欢迎来到作文网! 客户端下载
  • 官方微信

    作文网微信

    (www_zuowen_com)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

  • 家长帮

    家长帮小程序

    无需下载
    微信扫码打开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一 > 小说 > 高一小说:一厘米微蓝_3000字

高一小说:一厘米微蓝_3000字

2019-09-07 12:37:57

  柔软的白云铺满整个天际,整个高安镇。天空有厚厚的阴霾,雾霭盖住了整个苍穹,但天空还是暖暖的挂着一颗火红的太阳,慵懒的阳光斜照进灿江高中。


  高一实验一班。


  此时掌声此起彼伏,教室充满点点滴滴的喜悦气氛,连墙角的尘土也跟着闹得沸沸扬扬的。


  “我们祝贺全校第一名,江灿浩同学。”全部的目光齐刷刷的都落在这个人物身上。此时大雾渐渐散去,街上开始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热闹极了。


  “原来,他就是江灿浩啊,我以前都不知道他是谁呢!”


  “是啊,是啊,我也不知道,他老是那么……”话音未落,


  女孩停住了口,吓得面目有点惨白,因为此时江灿浩正盯着她,她退了几步,仓皇而逃。


  他靠在窗边,继续望着天际的那一厘米微蓝,他自语道“好美!……”


  第一次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那个从来不被人知晓的名字,此时正被挂上光荣的奖牌,写在那个排名榜上的第一个位子。一瞬间,谁都知道高一实验班有这样一个风云人物,叫江灿浩。


  “灿浩同学,我……”


  “不知道,我不懂。”


  “可是你不是满分吗?满分又怎么样。我瞎蒙的,不行啊!”


  那位女同学吓得退了几步,走开了。眼睛里面挂着泪痕。


  “喂,全校第一了不起啊,问个问题拽什么啊。我早就看你不爽了……”砰。一张椅子掉到地上。


  “千岛同学,算了。别跟他计较了……”“是啊,无所谓了,问老师就好啦……”大家忙着劝架,同时向江灿浩投去鄙视的眼光,直到看到他肩膀上的血迹,一个个像怕被拖累的人,躲开了。


  他眉毛紧促,有些疼痛,只是他还是要强的假装没事的样子,粗鲁的从书包里面拿出几张纸巾,擦了之后,扔到窗户,随着风飘散,像散落一地的思绪,凌乱不堪,却怎么也拾不起来。


  一时间,整个灿江,都知道,高一的天才江灿浩是自私的人,是个高傲的人,因此,一开始的崇拜,一瞬间瓦解。每个人对他避而处之。


  墙角的小花静静的开放,斑斓的色彩,遮住了那些灰色的砖石,那个春天,学校窗边弥漫着颓废而忧伤的气息。所有的植物都在湿润的空气里面旺盛而快乐。只有江灿浩,这个灿江高中的天才,脸上浮起的,依旧是黑黑的乌云,弥漫整个天际。


  6月,春光融融,温暖的阳光在每个人心中依旧温存,太阳慵懒的照在地面上,整个苍穹又是点缀着暖暖的微蓝,柔软的白云浮动着,一朵朵,自由的在天际翱翔,那么美,那么伤。


  他喜欢这样的日子,有点小阳光,却不是那种毒辣的阳光,他也喜欢蓝色,一点点微蓝,一厘米就足够温暖他一整个胸膛。


  “看到没有,旁边就那个走在你旁边的那个男的,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才江灿浩,不过听说他很孤傲的……”


  他又一次狠狠的盯住那些人,“别在我面前议论我,你自己有资格吗?你看看你自己……”


  他又一次用他的言语,激走了那些议论他的人。所有的人再一次孤立他。


  可是他从来不在乎,他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个人走一条小径,喜欢一个人拿着那个陈旧的MP3走在街道上听听那首“翅膀”这一切,他都喜欢,他孤独但是眼睛里面总是充满骄傲,他以为,他一个人也可以好好活着,而且要用骄傲活着。


  天空的依旧那么微蓝,点点黄色的阳光点缀着天空的光芒,这样舒适,令人想久久的睡上一觉。但越是宁静,却越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他依旧径直地走上4楼,高一实验一班,那个他想逃离的却又不得不进去的班级。坐罢,他从书包拿起书本,必修4,开始全神贯注的细看着,时不时拿起笔娴熟的写写画画,好像一下子就能把所以的东西都能记住。那样聪明的他,那样头脑在外人看来赋有天赋的他,在外人的不屑下,依旧有的高傲。此时老师只是讲到必修1而已,但是他总是可以快别人一步,自己去学习那些他不喜欢的东西,只是他知道,那是他离开这里的唯一方式。


  铃声在人们吵吵闹闹的时候不经意的响了,所有的同学也都扫兴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刚才那些围聚着讨论的话题,似乎激起他们脑细胞的活性,于是铃声的诈响,令他们乏味。


  第一节,数学课。


  数学老师是师范大学毕业的教授,对于数学很是在行,他也总是出一些令人抓耳挠腮的题目,让他们解得天花乱坠也解不出来。


  说罢,他就这样在黑板上写下一道题,然后转过身,用爬满皱纹的脸外带那个总是时不时吐出口水的嘴巴咧咧的说道”这道题是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我们老师发给我们做的第一道题,当时全班就我一人做出来了,”说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你们也做做看,看效果怎么样。”


  “哇,不是吧,大学的题给我们高一的做?有没有搞错?……”


  “是啊,老师是想炫耀他自己的才能吧?”


  “……嗯啊!”


  吵杂声继续着,“老师,等于4的5次方,对不?”


  一堆脑袋齐刷刷的又一次往后看,就像一开始老师公布第一名的时候一样,是的。又是江灿浩。


  “你,你怎么知道的?”连老师都放大瞳孔望着他,就像寻找着什么珍宝一样。


  “我算的。”


  又是这样简洁而又欠揍的回答,老师也知道他的性格,就不便多问,而是自己给同学讲解这样一道题。说罢,他开始注意起那个墙角靠窗的位子,那样一个貌不惊人的他,比起当年的自己,多了多少聪慧啊。


  他开始又被所有人当天才一样膜拜,不过,所有人依旧孤立他,远离他。他们都觉得他是个怪胎,那么聪明,可是为什么总是那么高傲?难道就不能合伙的给别人说一道题?那样会死吗?或许吧,他的心没有人能走进去,他孤单,但是骄傲,就像寒冬的腊梅,孤傲的树立在墙角边,却在那么冷傲的天气可以存活下来。


  12点,铃声敲响,下课。人群,一哄而上的跑出教室门口,或许,这个封闭了多年的学校,一开始他们的到来就是被逼的吧。


  他总是最后一个走的,他不喜欢和那些人一样去挤那个本来就小的可怜的大门,他喜欢一个人走宽阔的大路,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然后从书包里面依旧拿起那个陈旧的MP3,这是他一就以来的风格和习惯,每天回家要听一次那首歌。然后背着厚重的书包,径直回家。


  所有人都以为他的聪明是天生的,殊不知,在一开始,他也只是一个被老师叫成白痴的男孩。而这一声白痴便是改变他一生的话。


  10年前,他6岁,第一次上一年级,一开始,他那么腼腆,那么害羞,都什么事情都不过问,但是总喜欢一个人坐在那里,看那些老师和家长对话,然后眨巴着眼睛,笑着,看着。


  一年级第一次考试,语文50分,数学50,第一次,他看着这样陌生的数字,他以为,那不是区别于他和别人的界限,他以为,一切都可以无所谓的过去。


  第二次考试,他依旧那么得到那么惨白的分数,30,25。


  往往多次了,老师也开始找他,“我说灿浩啊,你能不能聪明点啊,你这样托我们班的分数怎么行啊,你这样会让老师我领不到钱的,你也为老师我想想啊,多努力点,或许分数就上来啦……”


  老师想的只是钱,而他想的是区别。原来,我不聪明……


  二年级了,他依旧是吊车尾,班里倒数第一的总是他,这个时候老师再也忍不住了“灿浩啊,你怎么这样笨啊,都一年了,这成绩还是那么烂,都搞不懂你的,你要不就别读了,少在那里托分,影响我们班,也影响我……”


  哦,原来我很笨。他心里这样认为,一句笨,让他以为他自己真的很笨,童年的年少无知,成了他致命的弱点,他的成绩从那以后更加惨淡,往往都是50多分,现在总是拿鸭蛋,他觉得,那是因为我笨,我没有任何资格比得上任何人,每次做试卷,他总是趴着睡觉,然后交白卷。


  六年级,他依旧倒数第一,甚至于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笨蛋,笨了6年,他也承认,他笨。所以不强求。


  那次,他回家的路上,看到他妈妈,我正想跑过去,看见妈妈和老师在谈话,他躲开,因为他害怕老师的眼光,害怕听他说“笨蛋”。


  老师和他妈妈交谈了好一会儿,最后离开了,他跑着想去找妈妈,当他跑到妈妈的旁边时,他发现,妈妈的脸上有些难过,她的眼睛里面挂着泪痕。


  “妈。怎么了吗?”


  “没有,没事,我们回家吧。”


  “额。我们回家。”


  其实他怎么会不明白,他那样的成绩,恐怕连上普通初中都有问题。


  11月过去了,天开始进入冷寂的孤冬,许多花儿都颓废了,他们也害怕寒冬腊月的季节。唯有梅花,长得那么傲盛。那么美。


  第一次毕业模拟考出来了,全校第一“江灿浩。”这三个字响当当的写在荣誉榜上。路过的时候,他抬起头,嘴角荡漾起一个10度角的微笑。因为,他不再是那个畏首畏尾的无用的笨蛋了。


  全校性的轰动,那个从来只配在最后一位的江灿浩,居然成了第一。


  “他作弊的吧!”


  “是啊,估计的了,我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


  “估计下一次他可能又要回到最后一位去啦,到时候看他怎么说。”


  他站在那里,听着那些人的闲言闲语,多希望他是个局外者,他多希望这个时候他能失聪一会,什么也听不进。


  他上了班级,六年1班,全班同学的议论,随着他的到来而一哄而散。


  “喂,江灿浩,你说吧,这次考试你是不是作弊的?老实说的话我会原谅你的。”


  “我……我没有,我都是自己做的。”


  “少来,说,哪来的答案?谁是共犯?”


  他开始沉默,他知道解释会是多余的。


  所有的人都远离他,他们都觉得,跟他这种作弊的人在一起,随时随地会有危机感存在。为了他们的自己的自私,他们远离。


  第二次模拟,第三次,他还是第一名,这一次,没有谁不相信,他开始蜕变了,就像毛毛虫变成蝴蝶一样,就像青蛙变成王子一样,他第一次站在人上人的位子。


  所有的人都相信,甚至把他当成神人来膜拜,他的成绩,成了所有的人改变对他态度的工具。只是看透世间冷暖的他,却再也回不到那个当初的十字路口,当初的徘徊,当初的无奈,都在十字路口的那一端做了总结。路的一端是看不见的远方,路的另一方是一条大路,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思忖着,徘徊着,最后,他决定走那一条稀少人群的道路,一个人独自前行。


  “灿浩,我……对不起”


  “对不起?嗯?”


  “我……我一开始不应该怀疑你的,你的实力,其实比谁都强,”说着当初那个她低下头,腼腆地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她以为,灿浩这样的人会慷慨的原谅她,因为他一直是那种憨厚老实的人。


  “请离我远点,他说着,掸惮身上的灰尘,你配吗?配得到我的原谅?……”


  千采退了几步,捋了捋头上的头发,尴尬的离开。一开始是她不相信他的实力,现在他站在人上人的位置上,才有那么多所谓“朋友”一样的人来靠近他,用他们的虚伪的真诚祈求他的原谅。


  可是,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了,那个畏首畏尾的江灿浩,那个傻傻只知道别人宰割的江灿浩,就像一直飞出蓝天的笼子,他发誓,他不会回去的,不会回到那个生了锈的铁笼,等待别人虚假的可怜。


  毕业了,他不被看好的上了县里面的重点初中,整个高安镇为之骄傲。欢欢喜喜的打罗敲鼓,因为江灿浩成了他们的骄傲,全镇第一个考上重点学校的。他还是第一个,那个落后的乡镇,散落一地的黄叶,却从来不会“化作春泥更护花”似地成为他们的肥料。而江灿浩,他成了第一人。


  整个初中,他依旧那么出色,全国物理竞赛,化学,英语,他通通包揽第一。别人都觉得他是个怪胎,因为他孤傲的性格没有改变,可是,他从六年级开始,脑细胞就像是芦苇一样,疯狂的增长。


  他并不是书呆子,他喜欢打篮球,而且篮球总是打得那么棒,可是他不喜欢和班里的人打,他喜欢自己一个人投投篮,练习一些计巧,他喜欢看看篮球赛,喜欢科比之类的人物。他还喜欢看看一些政治新闻,看那些关于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斗争。因此,他明白很多,他也很聪明,很多老师都以为他是个天才。甚至于连老师都觉得他是神人。


  只是谁都不知道,正是他的聪明,带给了不一样的悲痛。


  刚上初一那一年,母亲得了胃癌,他每天一下课就狂跑回家,他希望多点时间陪母亲,他从来不知道,母亲会这么早就离开他,他以为,他还要上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来养活,母亲,只是恰好那只是他以为。


  “浩,给我倒杯水额。”


  “额,妈,你喝。”


  他妈妈刚刚拿起杯子,手颤抖着,掉到地上,他想去捡,却被母亲喝住“别,你别捡,我自个来。”


  说着,他摊开床单,想自己下床,却双手无力的倒在地上。


  “妈。不要这样,我会难过的,真的……让我照顾你就好。”


  他们就这样靠在一起,哭泣了一整个下午。


  白昼被一再拉长,烦琐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每天上课,令他难受的,是空气里面庞大的空虚。他想着妈,他害怕她会出事。


  故事总是往悲情的一面发展。


  初二那年,母亲去世。该死的胃癌,使他失去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可以依靠的肩膀。


  灼热的气流从高空坠落下来,心里像装了一个巨型蒸笼“轰隆隆,轰隆隆的燃烧着”,他的眼睛臃肿。


  一年后,父亲再娶。


  后妈,这样简单的名称,他那么陌生,他也从来不叫她。即使在父亲的威逼之下。


  初三第一次模拟考,他还是第一,那个稳稳当当的位子,依旧属于他。他拿着成绩回家,父亲看了,很是高兴。


  “浩,你为咱家扬眉吐气啊,你妈要是……”


  父亲感到自己说错话,马上住了嘴。“吃饭吧,浩还没吃饭吧?”


  “等等,你的试卷多少?给我看看,我倒想看看第一是什么样的”。后妈叫喊着,明显的妒忌着刚刚丈夫讲的话。她不能容忍他还记得她。


  语文110,英语115。,政治95。其他的满分。


  “哟,不是很厉害吗?也不过如此,怎么没本事都给我考个满分啊,哈哈”说着,后妈露出猥亵的笑容。


  他盯着他,甚至于眼睛里面只剩下眼白。


  “看什么看,跟你妈一样的贱……令人不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你跟你妈一样的贱。听到没有,你耳聋啊。”


  他举起手,给了那个女的一巴掌,他足够高,185的身高,足足高了女人20厘米。


  “老公,他,他打我,你看,他打我。”女人娇气极了。一边撒娇一边留着几滴所谓的眼泪。


  “算了,他,他只是小孩子。别跟他计较啦。”


  “喂,江灿名,你的工作可是我找给你的,你不给我做主试试看,到时候看倒霉的是谁。没有我家的撑腰,你有现在的职位?”


  “你……我……”他爸爸没有说一句话,径直走进房间。


  女人此时更加高傲。她回击了一巴掌给他,看到没有,你们一家人没有我能活到现在?所以,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否则你爸,还有你这小兔崽子都别想活。”


  他无力了,第一次没有反抗,他知道那个女人纵使让他恨她,只是,这个家不能没有她。


  “喂,这次考试你考得不好,所以今天你要在大厅跪着,不能吃饭,敢反抗你就试试看”


  他颓然的跪下。那一夜,很冰冷,窗外下着雨,地板也很潮湿,潮湿得像已故的母亲。眼睛里面总是盈着泪水。


  打那以后,他的成绩又突飞猛进,第一名依旧是他,只是和第二名的差距越来越大,足足100分的距离。


  整个初中校园,他们都觉得江灿浩是个怪胎,甚至于他们都觉得他是事先知道试卷答案吧,不然为什么每一次考得这么好?天赐的神力吧。让这个人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的高智商。


  一年后,他毕业,依旧是重点高中,也便是他所在的新学校“灿江高中”。


  他回溯了自己半个人生,不免又想起他的妈妈,于是把手伸进书包里面。拿出那个MP3,那是她妈妈在的时候给他过12岁生日送给他的。虽然有点陈旧了,只是他很珍惜。


  那首“翅膀。”是曾经他和妈妈一起在沐浴着美丽的月光下听的,他很喜欢,他妈妈也是。所以他常常在回家的时候,每天都听这首歌。因为他很想念。妈妈。


  世界也是一直都不是荒芜的,只是心里搁不下太多的繁华。灿浩总是会想起在小镇的时光,疼痛的,温暖的时光。


  7月,临近放假,也临近期末,整个班级弥漫紧张的气氛。空气里开始有了夏天微热的气息,门前河岸边蔷薇开得无比灿烂,火红的颜色,倒映在河水里,被撕扯得破碎,惶惶的却迟迟不肯消失。


  阳光那么绚丽,依旧的点缀着湛蓝的天空,他遥望,还是那一厘米微蓝,每每这时,他总是情不自禁的让嘴角挑起一个完美的弧度。这样安逸的日子,很久没有过了,灿浩心里充满暖阳的日光,装满着湛蓝的天际,虽然只是一厘米微蓝,那已经足够。


  越是安逸,却越令人不安。


  “同学们,今天有一个好消息哦,大家要不要听?”


  “好啊,我几百年没听过什么好消息啦……”


  “哈哈,好啊,只要不是关于考试都好……”


  “……嗯嗯,我们要听”


  “好啦,我就直接告诉你们吧,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他是从厦门转过来的,大家欢迎她进来吧。”在老师指令下,门口走进一个女孩,扎着马尾,有些羞涩,她站在讲台前,有些颤抖地说道“大家好……我……我……是厦门……不是不是,我不是厦门……”


  全班一阵哄堂大笑。此时江灿浩依旧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看着天空的那一厘米微蓝,仿佛世事与他无关。


  女孩继续着“我我……我。叫纪千惠,纪是纪晓岚的纪,千是成千上万的千,惠是实惠的惠。很高兴来到灿江高中一班,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欢迎光临啊……”话毕。掌声响起。


  “千惠,你先到灿浩旁边坐吧。”


  “嗯嗯。”她点点头,正打算到那里去坐。


  “我不要,我只想一个人坐,不需要任何同桌。”江灿浩又是一副高傲的样子。


  “别这样,灿浩,全班就剩你旁边有座位,不然你让千惠到哪里去坐?做人不可以这么自私。”


  “老师,算了。”千惠走进灿浩旁边。准备把椅子搬到别的地方去。


  江灿浩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意不去。“喂,算了,勉强让你坐在我旁边吧,不过,不要靠近我。”


  “嗯嗯、”然后,她把椅子搬回原处。一切就这样结束,也这样开始。就像盛夏的荷花,开始滋长。


  “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这个数学题怎么解啊。我不是很懂,能告诉我吗?”纪千惠问道。


  “不能,我也不知道,我告诉过你不要跟我讲话的。你耳聋啊!!”


  江灿浩忿忿不平。


  “嗯,那算了,还是谢谢你。”说罢,她的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给了江灿浩一个微笑。


  他第一次抬头看着这个同桌了半个月,却从不正眼看的女孩子。扎着马尾辫,前额留着中短的刘海,长长的睫毛,直挺的鼻子,算不上漂亮,可是正是这种简单让江灿浩觉得,纪千惠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


  “你,你为什么看着我?”纪千惠看着他,问道。依旧是那个微笑。


  “没,看你不顺眼而已。”


  “哦、”


  日子过了一大半,还剩一个星期,期末考。


  星期一,太阳第一次那么毒辣,照着每一个人,尘土也沸沸扬扬的在空气里面翻腾,荡漾。


  此时纪千惠正对着一道数学题抓耳挠腮,她想了很久,却没有一点思路。


  “喂,那个……喂,喂,听到没有,我叫你呢”江灿浩有些不满的吼道。


  “你说的喂是指我?我记得我不叫喂啊,我妈妈是给我起过名字的啊。难道我又多了一个名字叫“喂”?”


  “纪,纪千惠”


  “呵呵,半个月了,你第一次这样叫我,谢谢。”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无知。”


  “如果我的无知能换来你的百年难得一件的微笑也不错啊。”


  说着,江灿浩发现,自己笑了,第一次这样没有理由的笑了,以至于自己也不知道。


  “对啦,你有什么事情吗?为什么叫我?”她问道


  “就,就刚刚那道题,需要我告诉你不?”他说。


  “那个数学题吗?可是你从来不让任何人问你问题的,怎么……”


  “我可怜你而已。”


  “呵呵,好啊,你先看,等等告诉我。”


  “不需要了,我现在说吧,刚刚和你说话的时候略微看了一下。我们开始说吧。”


  纪千惠惊讶极了,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脑细胞为何如此活跃?一道她弄半天没懂的题,竟让这个男生用余光就看明白了,她不免觉得心里对他再次崇拜。


  “喂,看这里。”


  “说过啦,我不叫喂。”


  “纪千惠,你看,这里你可以先算出关于这个三角形关于字母b的代式,然后,用底面积乘高求出b的值,接着……”


  “懂了吗?纪千惠?”


  “我……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额,问吧。”


  “你为什么怎么聪明?”


  “少来,我最讨厌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不想你成为我讨厌的人之一。”


  “额,对不起,我无意的。”


  最后一天,期末考前的最后一天,空气也变得死寂,整个灿江,每个人都在奋斗努力。


  窗外的树枝随着夏日的深入而变得愈发的茂盛,偶尔有风吹过,便聚成了一波波绿色的海浪。午后的阳光透过缝隙落在发黄的课桌椅上,然后四下散开,在墙壁上投射出若影若现的浮光。


  “喂,哦不,纪千惠,商量个事,好不?”


  “额?什么事?”


  他突然靠的她很进,她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啊?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生……你别……”


  他没理纪千惠的话,继续靠近,直到靠近她的左耳。


  “我们,逃课吧。”


  “什么?逃课?江灿浩,你没发烧吧。逃课会被老师……”


  “不怕,你说是我强拉你走的就行,要是被记过我就说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与你无关。”


  “可是,你从来都是兢兢业业的上课也,你从来也不迟到早退什么的,为什么突然。想逃课?而且,明天就要考试了……等等要是……”


  “我只是因为上课太无聊,你到底逃不逃?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不去就算了……”


  说着,江灿浩正准备一个人离开。


  “江灿浩,做坏事,怎么可以忘了我。一起逃吧。”


  “嗯嗯,他就知道,她会跟他一起逃的。”


  他们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逃离,带着全部同学投去的讶异的目光下他们逃学了。


  同学那边只是讶异,只是校门口的老伯就不好对付了。


  “怎么办?那俩个老伯在也,没有通行证是不可以在上课期间离开校园的。”


  江灿浩也有些无奈,他思忖的,不过脑细胞发达的人总是能想到不一样的借口。


  “喂,你们俩个,还没放学,想去干嘛?有没有通行证?没有的话一律不准在上课期间外出。”


  “老伯,你,认识我吗?”


  “认识勒,你不是就是鼎鼎大名的江灿浩吗?听说你很高傲啊。不过看你也挺貌不惊人的,感觉不出你多厉害啊,哈哈……”


  “额。老伯,既然你认识我就好啦,你女儿不是在我们班读书吗?”


  “是啊,你知道啊。你认识我女儿啊??”


  “额啊,我知道你女儿,你女儿叫晓浮,在我们班读书,不过……”


  “不过什么?难道她做错什么事情了吗?要是的话我晚上回家骂死她。”


  “没有啦,只是她成绩不是很好,虽然她很努力……我都看在眼里的”


  “是啊,我女儿没有你天生聪慧啊,她先天不足啊。”


  “没事,我愿意帮她”


  “真的吗?”老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那个听闻十分高傲的江灿浩,就是那个天才般的他,居然愿意帮自己的女儿,天大的好事啊。


  “不过,那老伯啊,我今天跟朋友有点事情要出去办,临时有点急事,没有跟班主任讲,您就通融一下吧。”


  “行啊,你只是有点急嘛。去吧,去吧。”


  傍晚,天色有点昏暗。


  他们跑出校门口,气喘吁吁的。


  “江灿浩,你行啊。原来这就是高智商人的想法。”


  “那是,哈哈……”


  纪千惠惊讶极了,她第一次看见江灿浩这么开心的傻笑,那样的笑容,他从来不表露出来,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不容他她多想,江灿浩开口了。


  “知道我们要去哪吗?”


  “去哪?”


  “我的秘密基地哦。是我和我妈妈的秘密基地。我带你去看黄昏。”


  “嗯嗯。”


  他们搭上公车,行驶了半个钟头,终于到达。


  那里有点偏远,偏僻而人烟稀少。


  “喂,你看呆啦,走啊。”江灿浩晃动着纪千惠的身体,示意她继续走进去。


  黄昏下,美丽的夕阳正准备西下。他们就那样坐在沙地上,此时,只有他们俩个人,海浪一浪拍着一浪,发出吵杂的声音。但是像一首乐曲,那么动听。太阳此时像极了了一个火球,夕阳旁满是红晕。太阳只剩半边脸,但是却像一个顽皮的孩子,迟迟不肯回家。夕阳涨红了脸,却发出芒果色的光芒,那么美,却给人一种忧伤的感觉。她伸出手。用手背遮住刺眼的光芒,然后睁大眼睛看着那颗火红的夕阳。


  “很久,很久没有来这里看夕阳和大海了,它们是我在大自然找到最喜欢的朋友。我孤单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总是他们。”江灿浩忽而又恢复一开始的严肃,孤傲。


  “说吧。”纪千惠说道。


  “说?说什么啊?”


  “为什么今天要逃课。”


  “不说了吗?我不喜欢今天的课程,很无聊。”


  “呵呵,你以为我会信?你才不是这样的人,平时上课你从来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不然你就狠狠的盯着那个人,谁都一样,不是么?你上课的时候总是那么认真,认认真真的做着笔记,从不马虎,从来不睡大头觉,而且,你从来不迟到,你总是最后一个走,第一个来到班级里面,这些,才是你江灿浩的风格,不是吗?你怎么会因为课程无聊而逃课呢?你在我眼中不是这样的人,在我面前,不要隐藏自己,告诉我吧,为什么?”


  “呵呵,就你知道我的事。”说着,他的笑容又开始凝固住,“你知道吗?今天,是我妈妈的祭日。”


  “你妈妈?可是,你家里不是有一位阿姨吗?难道她……”


  “额,她是我后妈,不过我从来不叫他,我妈妈去世那年,我上初二,她是得胃癌死的。我妈妈在世的时候,她常常带我来这里,特别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带我来这里,她说这里平时一半般不会有人来的,很安静,可以细细地想很多事情。她常常带我来看夕阳,她说她小时候她爸爸也常常带她来这里。所以我妈妈走后,我常常一个人来这里,我觉得这里就是我的倾诉地,开心的,难过的。都在这里。”


  “嗯,能问你个问题吗?灿浩。”


  “问吧,你和你后妈关系不好吗?”


  “呵,那个女人?她没有资格当我妈,她是我爸和我妈妈的第三者,甚至我觉得是她害我妈妈得胃癌的,如果没有她,我们一家人会好好过,妈妈她也不会不吃不喝那么多天,也就不会得胃癌,是她,都是她,那个贱女人。”


  “看来你很恨她。对么?”千惠问道。


  “我恨,我是很恨她,她因为家里有钱就无休止家的介入我家,到捣乱我们的家庭关系。你知道么?初二那年,我妈妈死后,半个月,我爸就娶了她,她老是那么娇气,靠着家庭背景,不过听说有一个孩子,但是在省外读书。她到我们家后,疯狂的折磨我。我。以考试作为借口。初二年的期末考,我考了第一,去学校领报告书那天,她来找我。我不情愿的出去,她叫我把报告书给她看,我不得不遵从。她看后我还清楚的记得她讲过什么。”


  那是2年前的今天,初二下学期,考试已经完毕了,今天是去拿报告书的日子。7月25号。每个学生都带着紧张和不安。唯有他,带着高傲,依旧不改。


  开完了一大堆的会,终于校长步入正题,首先我公布全校10名内的同学,请大家向他们学习。


  第一名“初二1班,江灿浩,第二名,成千岛。第三名……”


  他还是第一,稳稳当当的第一,没有人能超越的,和他同班的第二名成千岛,差不多查他50分的距离。


  可是,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那样慵懒倦怠的阳光下,却总是带来不安。


  他的后妈,还是来了,多事的她,依旧疯狂地折磨他。她站在门口,叫他出去,他无力的服从了。


  她说“你这个兔崽子,才考个这么烂分数,语文和英语为什么没有满分?其他的满分了不起?那是因为你幸运而已,我说过下次考试要通通满分,你居然俩科给我没有满分,你还有什么资格回家?”


  那个时候老师也看不过去了,伯母,别这样,灿浩他已经很优秀了,你看他科科都接近满分,语文也都110了,语文这东西很难得满分的,英语只是因为错了一个听力,119。这样的他在全校是史无前例的了,伯母你就别……”


  “老师,这是我的家务事吧?请你让我自己处理吧,老师没理由管学生的家务事吧?”女人抢了老师的话。


  “额……好吧。”老师也有点无可奈何。


  “喂,今天准时给我回家,到时候再收拾你。”说罢,丢下那张写着他优秀成绩的纸,被窗外的雨低落,打湿了。他捡起,轻轻掸了掸,收起来了。


  回到家,女人叫他跪下,他无可奈何,又这样跪了一晚。窗外的雨,叩问着他冷冷的思绪,冷冷的心。


  第二天,他生病了,再好的身体,这样的折磨,也会得病。


  “怎么。装可怜啊,想博得我同情啊,少来这套。”女人不屑极了,她以为他是在以这样的形式博得她的可怜。


  发烧很严重,39度。


  他知道要自己照顾自己,他无力的起床,却摔倒在地。


  最后,是他父亲背他去附近的医院,打了一天的点滴才好起来。


  可


  事情都过去俩年了,只是他清楚的记得,每一个故事,那个女人带给他的伤痛。那些伤痕,烙印在心。


  “灿浩,我大概明白你的故事了,你爸爸叫江灿名吗?”


  “额。是额,你怎么知道?”


  “额。那天经过你家,听见你后妈呵斥地叫着他,我就记住了。”


中小学写作指导、写作素材、优秀作文以及有奖活动

尽在“作文网”微信公众号


1564022112942133.jpg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 欢迎扫描二维码
    关注作文网微信
    ID:www_zuowen_com

新文速递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32638号-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