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客户端下载
  • 官方微信

    作文网微信

    (www_zuowen_com)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

  • 家长帮

    家长帮小程序

    无需下载
    微信扫码打开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二 > 小说 > 月光不会说再见_3000字

月光不会说再见_3000字

2018-08-30 18:05:46

  
  宋初光,我终究还是为我们没有开始的故事写上了结局,亲手,写上的,再无可能。
  ——十六岁的陆晓月
  【寄语】十六岁,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天很蓝,风很轻,水很温柔,而那年的你,也刚好出现。
  【一·新】十六岁,刚步入高一的陆晓月扎了一个马尾辫,带着紧张不安和激动,跨进了高中大门。刚到班,陆晓月发现大部分人已经做到了位置上,或独自看书,或与左邻右舍交谈。所有人脸上还未褪去的,是独属于初中的那份青涩与稚嫩。而在嘈杂的教室里,总有一个地方是净土,总有一个人很安静。只一眼,陆晓月便挪不开眼睛了。那是个很安静的男孩,拥有一张多少女生梦寐以求的无痕无痘无疤的干净脸庞。一米八几的高个子,修长的手指,还有一双被牛仔裤修饰的完美的大长腿。男孩算不上多英俊,但是有魅力,有气质。气质也可以为颜值加分。陆晓月挪动脚步,选了一个离男孩最远的位置,坐下。陆晓月心想,高二分科,如果可以,高一这一年她只想安安静静地度过,他和她,就做个陌生人好了。
  如果可以,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的交集。
  【二·缘】
  也许,这个世界最墨菲的就是墨菲定理了。第二次学月考试完,陆晓月被班主任极其幸运的分到了男孩的前面。陆晓月转身放书包时,瞥见了男孩的作业本。原来,他叫宋初光。
  这天下了课,宋初光抖了抖陆晓月的椅子,陆晓月转过身挑着眉询问。宋初光身体前倾,右手托腮,说:“陆晓月,我们以后都是一个学习小组的了,你为什么这么高冷?”陆晓月张了张嘴,却又什么都没说。同桌阿琳点点头说:“是啊,晓月,你看起来不像是高冷的人啊。”陆晓月笑了笑,她总不能回答说她只是单纯的不想理宋初光吧。其余的三个人一脸期望的看着她。陆晓月瘪了瘪嘴说:“我哪里高冷了?”宋初光点了点头说:“是啊,依照你的身高,就算站在冰箱上也不能高冷。”陆晓月瞥了他一眼,宋初光耸了耸肩。下午考英语,宋初光对陆晓月说:“陆晓月,我们打个赌吧。”陆晓月说:“打什么赌?”宋初光坐到阿琳的位置上说:“陆晓月,我们赌这次的英语成绩谁高怎么样?”陆晓月偏着头问:“赌注是什么?”宋初光的眼睛在那一刻灿若星辰:“谁低谁就不吃饭,怎么样,有没有勇气赌?”陆晓月侧着身,看着他说:“赌就赌,谁怕谁?”然后,在两人的紧张中,试卷发了下来,陆晓月比宋初光高了一分。陆晓月扬了扬眉角说:“宋初光,记得你的赌注。”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宋初光就像饿久了的狼,迅速的跑出教室,陆晓月在后面跺跺脚,宋初光,又把她给耍了。等到宋初光吃完晚饭回教室时,看见陆晓月坐在他的座位上。宋初光扣了扣桌面,看书的陆晓月抬起头,四目相对。“陆晓月,你干嘛坐在我的位子上?”陆晓月转过头继续看书:“我不叫陆晓月,我叫宋初光。”宋初光轻轻一笑:“那好,宋初光同学,有何贵干?”陆晓月闷闷的说:“其实也没什么,自以为是,目中无人,骄傲蛮横,猥琐不堪的宋初光同学违背承诺,违反赌约。”宋初光无奈的笑了笑,大长腿一迈,坐在桌沿上:“陆晓月,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陆晓月转头看着他:“是啊,怎么,有意见?”宋初光突然就像个孩子一样的笑了:“陆晓月,我没有违反赌约。”陆晓月挑眉看着他:“你不是去食堂了吗?就你那速度,学校不会愁有人拿不到市青赛男子短跑第一名了。”倒是宋初光,嘴角的笑容未停过:“陆晓月,我记得,我说谁低谁就不吃饭是吗?”陆晓月点点头。宋初光双肩一耸:“可我没吃饭,我吃的是面。”陆晓月闻言抿唇一笑:“是吗,那你需不需要面条鲜?”宋初光拖着腮摇摇头:“不要,味道本来就很浓了。”陆晓月看着宋初光,忽然起身,推开宋初光,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骗子。”
  【三·初】
  陆晓月趴在桌子上睡觉,对于朝六晚十二的高中生来说,课间这被剥削的几分钟尤为可贵。睡得正熟,椅子突然被人猛然一抽,陆晓月按按扑棱扑棱挑个不停的心脏,转过身,恶狠狠的说:“宋初光,你究竟想干什么?”宋初光撇了撇嘴说:“下节课是数学课,提前让你醒醒神。怎么样,是不是一下子就清醒了,要不要感谢我啊!”陆晓月瞟了一眼,眼中慢慢模糊,与记忆里的那个影子渐渐重合。陆晓月抑制住想哭的冲动。宋初光挥了挥手,说:“喂,搞什么,这样都能发呆?”陆晓月轻轻地吸了吸鼻子说:“谁发呆了,我只是在想,怎么‘感谢’你。”陆晓月特意把“感谢”二字说的咬牙切齿宋初光突然就笑了,陆晓月望着笑的花枝乱颤的某人,脸颊一热,大脑一片空白,似有礼花在绽放。宋初光看见直愣愣盯着他看的陆晓月忽然就严肃起来了:“陆晓月。”被喊了名字的陆晓月心陡然停了一拍,抬起头:“干,干嘛?”宋初光冷着脸说:“你可千万不要喜欢上我。”陆晓月眨了眨眼睛切了一声说:“神经病。”然后,转身,奔赴氢氧化钠的世界里,可她,一个字儿,也没看进去。
  直到很久以后,陆晓月才明白宋初光话中的深意。他就是一个浪子,是漂泊的船,不会有停靠的岸。
  高中珍贵的一节体育课,陆晓月挽着阿琳绕着跑道走。阿琳的眼神从未离开过篮球场上的某人,陆晓月知道,阿琳是在看她的男友,篮球队的前锋。好巧不巧,陆晓月一眼望见的,是控球后卫的宋初光。校服在他的身上穿出了制服的诱惑,鲜明的锁骨,投篮时偶尔露出的腹肌都让女生为之一震。陆晓月忽然放开了阿琳,告诉阿琳她去买水。陆晓月满怀心事的离开。陆晓月拿着一瓶农夫山泉,坐在小卖部旁边的长椅上,栀子花的清香驱走了闷暑。陆晓月拧开瓶盖,咕咚的喝了一口,擦嘴时触及一片湿润,自己,竟然流泪了。她知道,她之所以刚开始对宋初光避之不及,因为他像极了他,那个陆晓月永生都不会忘记的人。可是,他,终究不是他,他连他的影子都算不上。
  “我想,你现在需要这个。”修长的手递来一张纸巾,陆晓月低着头说谢谢。宋初光坐在陆晓月旁边,自然的翘了二郎腿。“陆晓月,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还学林妹妹,一哭二闹三上吊?”陆晓月抹了抹眼泪,吼了回去:“你瞎啊,本宫正值芳华,乃一名美少女是也。”宋初光的视线瞥向胸前:“啧啧,就你那胸前二两肉,谁信?”陆晓月两颊通红:“宋初光,你无耻。”起身,跑开。宋初光却低声笑了笑。
  两周后,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足球比赛。陆晓月所在的班级是重点班,说白了,就是一群书呆子,而陆晓月她们班首轮对上的,是一个被体训生包揽了的班。刚开始,体育委员小默说弃权,因为人凑不齐,后来老班说,咱们输球不输骨气。于是,篮球队员全都上场了,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霸气。陆晓月拉上阿琳去小卖部买水,因为班上后勤组忘记准备水了。中场休息的时候,陆晓月一人一瓶的分发了,也许,真的是缘分,老班说一人管一位球员的水,而到陆晓月时,恰好接过的是宋初光的水。宋初光递过来时,陆晓月愣住了,恰逢裁判吹哨,宋初光一下子将水塞在了陆晓月的怀里。下半场,一个球从宋初光的侧脸飞过,砸飞了他的眼镜,宋初光并没有慌,大脑快速运转,根据物理学知识和常识,确定了眼镜掉落的范围,一个弯腰,就这一个动作,引来陆晓月旁边女生的尖叫。宋初光若无其事的捡起眼镜,戴上。
  等到裁判的终止哨吹响,一切都结束了。11:2,虽败犹荣,而那两颗球,却都是宋初光一个人进的。人散了,陆晓月看见站在场中间的宋初光,什么也没想,第一个冲了出去,直直的奔向宋初光。站在宋初光面前,陆晓月轻轻的呼出一口气,递出水:“给!”宋初光挑了挑眉,拧开瓶盖,喝了三分之一。两人并肩往回走,回到教室,宋初光累瘫了坐在座位上,汗沾湿了额头。宋初光忽然抬起头说:“陆晓月,你饿不饿?”陆晓月本想说不饿,可是看到宋初光满头大汗的样子,抿抿嘴说:“我饿了。”宋初光递来饭卡说:“帮我买点面包。”陆晓月沉默的接下饭卡,转身,跑向小卖部。陆晓月拿了一袋切片面包,想了想,还是拿了一瓶酸奶。陆晓月本想用自己的饭卡,但是,她想,宋初光那么骄傲的人,一定会不开心用她的钱买他的晚餐。陆晓月看着饭卡上的照片,这是一个学期前照的。照片上的人依旧是那么高冷,却带着青涩。陆晓月摩挲着饭卡,或许,如果能够一直为他买饭,未尝不是一种快乐。“给。”陆晓月把晚餐递给了宋初光,宋初光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陆晓月,问:“陆晓月,你不饿吗?”“啊?”愣了一会儿的陆晓月接着说,“哦,刚刚在小卖部喝了一包牛奶,你知道的,我在减肥。”宋初光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陆晓月抬起头,大大方方的任其打量。只是,耳垂的微红出卖了她。“陆晓月,你耳朵怎么这么红?”陆晓月送给他一个白眼说:“被异性那么盯着,谁都会耳红的,好吗?大哥,这是常识。”而这次,宋初光的耳朵红了。
  因为科技节比赛中有一项微电影制作赛,陆晓月得班委信任,成了这次微电影的总负责人,而电影名取自郭敬明的“我从单薄的青春打马而过”,自然而然却也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打马剧组。陆晓月对后桌的人说:“宋初光,你去当男主好不好?”宋初光摇摇头。陆晓月抽掉宋初光正在看的书:“宋初光,咱们哥俩好的什么似的,这么个小忙,你不会不帮吧?”宋初光抬起头,看着陆晓月说:“陆晓月,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因为拍电影要上镜。”闻言,陆晓月松了一口气:“如果你是担心这个,就没必要了。毕竟你还是有点颜值的,要对自己有信心嘛。”宋初光突然微微一笑说:“我是怕,拍了电影以后,我就火了。”陆晓月只是将抽出的书狠狠地砸向宋初光:“姓宋的,你丫的一个自恋狂。”好在凭着导演江姐和他的交情,宋初光最终还是答应了参演。
  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后,陆晓月揉了揉饥肠辘辘的肚子,转过身:“喂,宋初光,你有没有零食啊?”宋初光瞥了陆晓月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好丽友派。宋初光撕开了包装袋:“陆晓月,你是不是特别饿?”陆晓月点点头,然后,宋初光看着陆晓月笑了笑说:“那你就看着我吃吧。”然后的然后,陆晓月就看见宋初光当着她的面把好丽友吃掉了。要说气愤当真没有,陆晓月只觉得心里有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痒痒的,酥酥的。
  【四·别】
  离期末考试还有一个月,老班突然要求换座位,首当其冲的,就是陆晓月和宋初光。他们,成了教室最远的距离。可是,让陆晓月欣慰的是,她和宋初光的感情未曾因为距离而冷淡,甚至越来越好。在一堆数不清的试卷和真题里度过的时光真的很快。眨眼,就到了快要高考的日子。因为高考要占用教室,所以要布置考室,老班说男生和女生搭档,男生搬桌子,女生搬椅子。陆晓月的桌椅是完好的,所以她安安心心的坐在座位上玩手机,宋初光从后面敲了一下陆晓月的头。陆晓月揉揉被敲痛的头,微仰着头:“宋初光,你这是干什么?”宋初光耸了耸肩说:“喂,陆晓月,你没听到老班的话吗?赶快点,你搬椅子,我搬桌子。”跟在宋初光的身后,陆晓月心中莫名的有了一丝的甜蜜。布置好了考室,回到教室,收拾好了书包,又刚好和宋初光遇见。其实不是刚好,陆晓月收拾书包时注意着宋初光的进度,所以,当宋初光收拾好了时,陆晓月边走边慌张的拉上了拉链。两个人站在教室后门口,沉默着,无话可说。陆晓月觉得能够和宋初光呆在一起,俨然是一种幸运,但是,她害怕宋初光知道自己的心意,于是左瞧瞧,右瞅瞅,伪装成为一副我在等人的样子。宋初光看着只到自己胸口的陆晓月:“你在等人吗?”“啊?哦,是的,在等一位朋友。”陆晓月慌慌张张的回答。宋初光点点头:“你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我去下洗手间。”陆晓月点点头。看着宋初光离开的背影,又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属于宋初光的校服外套和他的一口袋的书,陆晓月竟然觉得内心是一阵充实。看着去而复返的宋初光,陆晓月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就像是宋初光的妻子,等着丈夫回家。“陆晓月,你真是不知廉耻啊。”陆晓月默默地摇了摇头。宋初光接过东西后说:“陆晓月,你刚刚说什么?”“啊?没什么,就是说你为什么那么快就回来了。”宋初光翻了一个白眼:“你是猪吗?我当然只是去洗了一个手。”然后,陆晓月和宋初光肩并着肩的离开了。等到到了一楼,宋初光突然问:“陆晓月,你朋友怎么办?”陆晓月学着宋初光的样子耸了耸肩:“凉拌呗。”宋初光挑了挑眉。陆晓月摇摇头说:“好了,刚刚发短信有事先走了。”“哦~”宋初光拖长了尾音。陆晓月坚定的点点头。
  路再长,也有尽头。两人在宿舍门口分别。宋初光忽然问:“陆晓月,你选文还是选理?”陆晓月瞪了他一眼:“这不废话嘛。本宫理科已废,只能读文科。”宋初光点点头,转身离去。陆晓月火烧屁股的往寝室奔去,放下书包,直接去洗漱台,拼命的用水浇自己的脸:“陆晓月,你真的是疯了,为了一个男人,撒谎不打草稿,关键是还这么理直气壮。真的是疯了。”
  与其有时候说是命运抛弃了我们,还不如说,是我们,脱离了命运。
  交了选科志愿表后,陆晓月突然染上了悲哀。还有七天,她和他就要说再见。熟悉的马林巴琴声响起。“喂?”“你是陆晓月吗?”手机的另一边是一个陌生的女声。“恩,是的,我是陆晓月。”“你好,我是宋初光的妈妈。”
  按照约定,陆晓月坐在咖啡店等着宋初光的妈妈。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人挎着香奈儿的最新款走了进来。女人摘下墨镜,搁置一旁:“晓月啊,你不用紧张,先点餐吧。”陆晓月点点头。服务员走上来,宋阿姨点了一份七成熟的西冷牛排,陆晓月点了一份七成熟的法式红酒牛排。“晓月,阿姨叫你来也没有别的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劝劝初光。”陆晓月放下刀叉,看着宋阿姨说:“劝他什么?”“晓月,初光选的是文科。”陆晓月浑浑噩噩的回了家,她拿出手机拨给了宋初光:“宋初光,你为什么要选文科?”宋初光愣了一下,然后说:“陆晓月,我不选文科,难道你选理科啊。”陆晓月想也没想就说:“怎么可能,我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前途。”陆晓月就听见了宋初光呵呵的笑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第二天,陆晓月的手机坏了,而她,弄丢了宋初光的号码。她没有那个勇气去问宋初光要。说是冷战,陆晓月并不觉得,至少,有时候,宋初光还是会和她说话。同桌阿琳笑着说:“陆晓月,你是不是喜欢宋初光啊。”陆晓月忽然呆滞,看着阿琳。阿琳笑着说:“要不要我去告诉他。”“别,别告诉他。”陆晓月没有底气的说。“为什么?”阿琳偏着头问。陆晓月望向宋初光的方向笑了笑说:“我不想影响他考试,这次考试影响分班。”阿琳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宋初光,我陆晓月怎么敢影响你的未来?
  【五·悟】
  期末考试结束,陆晓月成了倒数第三,而宋初光,仍旧是全班第二。知道成绩的那一刻,陆晓月叹了口气,还好,宋初光的成绩没有下滑的厉害,她对于自己的成绩,却是不闻不问。放暑假,陆晓月刚刚登上半个月未登的QQ,发现手机快要被刷屏了,而她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宋初光的消息。那是宋初光趁她发作业照的一张照片,宋初光问她,漂不漂亮。陆晓月回答你说呢。谁知道,宋初光的反应竟然如此大,他说,我说的是你,你以为……陆晓月看见这一句害怕尴尬,说,你相机是不是自带美颜?宋初光说是。我就说嘛,不过我以为什么?陆晓月问。没什么,宋初光打来这三个字。陆晓月想回什么,却发现,一片无力。陆晓月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乡下修身养性。班长发来消息告诉她,明天是聚会,问她来不来。陆晓月本想问宋初光来不来,可是害怕自己的心意被别人知晓。陆晓月问班长要来一份要去的人的名单,终于找到了宋初光那三个字。陆晓月告诉班长,这次聚会,她会去。只能赶早班车,陆晓月又害怕赶不上,订闹钟又害怕把舅舅舅妈吵醒,毕竟他们二人要上班,无奈之下,陆晓月熬了整整一个通宵,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洗漱干净,带着昏昏欲睡的脑袋去了汽车站。一觉未睡醒,却又一觉睡到下车。陆晓月带着欢喜和激动到了吃午饭的地点,扫了一圈,却发现,没有,宋初光那张熟悉的脸,没有出现。失望难过,像一张巨网,紧紧的裹紧了她,让她不能呼吸。强颜欢笑后,陆晓月逃离了这里。那天晚上,陆晓月哭的不能自已。那天晚上,临近一点,她想通了,却也累了。她想起以前自己最喜欢的一句话。
  累了就放弃,不累就继续。
  于是她打开消息框,她说,宋初光,既然你不想为我们写下结局,那么,就由我亲手写上一个结局。
  宋初光,有些话,憋了很久,再不说,就没机会了。的确,我喜欢你,到现在依旧喜欢你。喜欢和你斗嘴,喜欢在你踢完球后给你递水,喜欢为你做很多很多事情。每一件,你都不知道。足球赛,后勤组忘记准备水,看见你满头大汗我拉上了阿琳去买水,其实,是怕你休息时没水喝。知道你们的衣服都在鑫哥那,于是我问鑫哥他吃不吃饭,果不其然,他说要,我便自告奋勇的帮他拿,其实,我最想,拿的是你的外套。很有心计吧,我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好陌生。你累的不想下去吃饭,让我帮你带,可你知道吗,我也累的不想下去。我向来不会拒绝别人不太过分的要求,更何况,还是你。帮你买面包,却怕你发现我的心思,又佯装给自己买了一袋奶。还记得布置考室那天吗,你让我帮你,我很开心,能够有机会离你那么近。我很羡慕江姐,她敢做我不敢的。她敢问你有没有胆量陪她去操场散心,谁都知道,她是想向你告白,可惜,宋初光,我陆晓月从来都不是一个勇敢的人。你知道每次和你在QQ上聊天我有多忐忑吗,我怕会让你感到无聊或厌倦,我真的,不像我了。还记得我的名字在学校滚屏上滚了一周吗,我只是努力的,让自己的名字更多可能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还记得布置完考室我们一起出门吗,哪有那么巧,不过是余光看你的速度,看你走向后门,我急急忙忙的边走边拉书包的拉链,我们就那么站在门口沉默,你突然问我等人,我说是,哪有什么人可等,不过是想和你待在一起。你不会明白你让我帮你拿东西时一瞬间的感动和心动。可是,当我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你看着我不说话,我怕你看出我的意思,马上就说肤白貌美大长腿,你说是,可惜我,一项也不属于。我试着放下你,可对我来说太困难。期末考试前三天,我做了一个疯狂的举动,我用小刀一刀一刀的刻了一个“枫”,都说我傻,都问我值不值得,我没说话,只是往伤口上喷上了花露水,一瞬间,痛彻心扉。我对她们说,这样,就不会在复习课上睡觉了。我只是害怕,会有那么一天,连你也忘记。他们问我究竟喜欢你什么。是啊,我究竟喜欢你什么呢?你信不信,是缘分。
  刚开学,看见你,我就下定决心要远离你,因为看见你,我就会想起那个被我辜负的男生。我最不想面对的就是你,本想高一只有一年,我不想与你有任何的瓜葛,做个陌生人多好,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班主任竟然将我调成了你的前桌,然后事态一发不可收拾。起初我本想找老班换座位,可是我怕你会没面子,我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陌生人。可是,还是没法阻止你对我的吸引。我永远跑在你的身后,有些倦了。
  宋初光,我很郑重的告诉你,我,陆晓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我变得不再是自己,我也很严肃的告诉你,一直执着会变成执念,而我,不愿意执念,就这样吧。我贱够了,不打扰你了,永远都不会。宋初光,还记得那条说说吗?其实是送给你的。我一直都知道,你只是最令我心动的风景,却终究不是属于我的骑士。宋初光,再见,再也不见。写到这,陆晓月看了看时间,一点半,于是,又写了结局,有始有终,莫过于此。最后说一句,真的是最后。
  晚安。
  发过去,陆晓月在手机的这头,哭的不能自已。
  第二天,果然看见宋初光的回复,却让陆晓月心痛的无法呼吸。
  宋初光说,陆晓月,你说你喜欢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的。
  陆晓月没有回复,原来,在他的眼里,连自己的喜欢,也只是一场笑话。
  【六·结】
  虽然是分了班,却不是换了学校,自然避无可避的,两人还是会碰到。好几次,陆晓月看见宋初光的欲言又止,只是让自己离开的更快,她怕,再多看一眼,她的决心会被动摇。就这样,结束吧,她真的是累了。她已经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如今,只想好好的学习。她要做一个全新的陆晓月。她说,从现在起,她就是她,是不属于任何人的她,是没有权利去喜欢任何一个人的她,是永远只属于自己的她,她,要为自己而活。
  【七·伤】
  宋初光,你一直都说我很坚强,也很绝情,在校园里看见你,犹如看见陌生人一样,可是,宋初光,你告诉我,难道还要我恬不知耻的上去拍拍你的肩,若无其事的说:“嗨,好兄弟,好久不见。”这样对我,是最大的嘲讽。我从不甘心只是做你的兄弟,却又不狠心向你表白心意,让自己痛苦了很久。宋初光,如果我十六岁那年,从未遇见过你,该多好。
  闺蜜打来十几通电话,一个未接。我最终还是不忍她担心,编辑了一条短信。
  小琬,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发那样的说说,但是请你记住,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了,你要记得,你还有我。或许我经常处于失联的状态中,哦,不对,不是或许是一定。那也请你不要难过,以为我不理你了,可能,我只想一个人静静。我们吵过闹过,也因为彼此而哭过。别人以为我活的有多光鲜亮丽,可你却知道我那颗敏感脆弱的心。我一直都在等待那个将我救赎的人,以为自己遇见了,却终究还是过客。我觉得自己很坚强,其实你我都知道那是我的伪装。如果我真的幸运,又怎么会强迫自己成为一个男生?你答应我不醉不归,可我不敢将你带入这歧途。我不再是我,是陌生的我,不再是你引以为傲的闺蜜晓月,我只是一个曝光自己伤口的孩子,只能自己一个人静静的疗伤。与你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对我来说是种解脱。每次见你们,见其他人,我都得迫使自己用笑脸迎接你们,我不能把悲伤传染给你们,那样的我,卑劣的自己都不能接受。我抽烟,酗酒,脏话满篇,谎话连天,成绩下滑,入口全班第三出口倒数第三,被班主任狠批,也恬不知耻的恣意妄为。几年后的我会活成什么样子,也许只会比现在更糟了。小琬,怎么办,我坚持不下去了,也不想要坚强了。
  小琬编辑了一条让我痛哭流涕的短息。
  晓月,你好好的,我们大家就好好的。你那么好,只是别人不知道,他们都是傻逼,是智障,别理他们,他们都没看到你笑的最灿烂的时候多可爱,多纯净。他们都不懂你认真起来多迷人,他们都不知道你文笔的意义,我陪你,加油啊,晓月,尽管我又要说坚强,可我多希望你能枕着我给你个依靠。我们可能都一样,只是换了个角度思考,你说想要怎么解脱?旅游吗?费上家当陪你好不好,别说那样的话了,我好伤心啊,我更希望看见再笑的你,真的很好看啊,一口牙齿很好看经常露出来啊。加油,晓月,我在,别做傻事,想到我在,会为你担心伤心,我知道你不忍心,你一直都是那么善良。所以要加油,要记得,我一直都在。
  恰巧这时,好朋友文子也发来了短信。
  你还知道吗,你原来是那么的自信,美好,为了宋初光你改变自己,或许你们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但是一个转身让你遇见了他,你相信是幸运可是你也明白这不过是个错误的遇见,既然你已经爱过,痛过了就没有什么好后悔,好难过的了,他只是一场无果的美好,可是你还有接下来的路要去走去经历去绽放。
  是啊,我还那么年轻,这只是一场烟花,是绽放刹那的芳华,我的未来,还那么长。
  宋初光,谢谢你。从我的十六岁里,绽放刹那又咫尺天涯。愿你安好,即使和我全然无关。
  陆晓月
  写于2016年8月4日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09032638号-30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