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四年级 > 想象作文 > 恶魔与天使皇家学院5_3000字

恶魔与天使皇家学院5_3000字

2014-06-02

  “哥,你说我还可以接着在苏格拉斯学院上学?”饭桌上,我喝下最后一口果汁后激动的大喊。

  “没错,你,空桐琳可以继续在苏格拉斯读你的书,而且不用怕任何人欺负你。”烈放下刀叉郑重其事的向我说道。

  “这下你不仅有帅气迷人的五个哥哥,还有一个风靡万千少女的未婚夫。”门口传来了熟悉的鬼叫声。

  “影哥,这怎么会有我们家的钥匙?”我戳了戳身旁绅士进餐的大哥。

  “呵呵,这你要问烈喽,都是他一手办的。”影笑着把头撇向烈,闻声,烈脚底抹油溜进了厕所。

  “哎,空桐琳你现在怎么跟影那么亲啊?一口一个影哥影哥的叫。你都没那么叫我”逸撅着嘴,折磨着他盘子里的惨不忍睹牛排。

  “你又不叫空桐影,我怎么会叫你影哥。”我故意曲解某人的意思,气得逸脸色发青。

  “琳,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你是想要今天上学还数几天?”某人冤魂不散飘到我的身爆自从知道我是空桐琳后,他在我家就好像一个小男人。听到这声音,我情不自禁的向影哥身旁移了移。

  “我只有哥哥,没有未婚夫。你还是那个开学第一天就旷课的痞子。”打心眼里,某人的把饮料倒在我头上的邪恶形象就没有改变。“影哥,我今天还是和小暖傲思一起上学,我先回房间穿校服。”然后撂下一个白眼就上了楼。

  【楼下】“兄弟,你们的妹妹还不是很好追啊,以前我还以为她暗恋你们这几位大少爷呢。”纪无风在空桐琳上楼后瞬间变回他恶魔一样玩世不恭的样子,拿起桌上的酒杯倒了一杯红酒,然后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沙发上。

  “无风、烈,你们确定这样不会伤害到琳?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决不允许她受一点伤。”影的手搭在烈的椅子上,散发出慑人的威严。

  “影,琳也是我的妹妹,这样,凭借纪家的能力,琳会大大减少受到伤害的几率。而且前几天纪无风父亲已经告诉他空桐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就是琳,这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其他对头查出来,这样,单凭我们是无法彻底保护到琳的”烈坐到沙发上,一脸的无奈。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琳如果爱上纪无风呢?当他知道纪无风对她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骗局的时候会怎么办?”凌淡定的吐出一句话,闻声,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的抬起了头,包括神情凝结的纪无风。

  “我只要让琳安安全全的,直到她18岁后继承空桐集团,如果她受到什么伤害,我绝对、绝对不会饶过任何一个人”影沉住气,将手中满满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翌日,当我踏进这传说中暴力的苏格拉斯贵族学院,一切的一切都让我……都让我摔破眼镜。

  “空桐琳同学,我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我是4班的龚璐。”公路?我还马路呢。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校庆舞会上,你骂我的好朋友傲思厚脸皮来着对吧?”说着我冰冷的越过了惊诧不已的她。我们空桐家除了天生的帅哥美女基因之外,还有超凡的过目不忘的记忆力。

  “空桐琳我喜欢你!”还没进到教学楼,就发现在就学楼四楼的阳台上站着一个男生,而他身下是许许多多为他加油鼓劲的学生。“空桐琳,我叫薛磊,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正当我愣在教学楼门口时,薛磊就在一大群学生的簇拥下走到了我的面前。“空桐琳,我叫薛磊,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伴随着他的话语一束鲜艳的玫瑰花递到了我的面前,正当我不知所措时,一阵阵尖叫铺天盖地的涌来。“啊!~~少爷们来了。”转头一看六个绝美的少年正朝我走来。

  “薛磊,高一6班,身高178cm,体重60kg,成绩中等偏下,身体健康,无疾病史,骄子集团小开。”影淡定的说着,看的周围的男男女女两眼冒桃心。除了成绩之外其他还不错嘛。

  “骄子集团,2009年共逃税852万,制造质量不合格产品7600吨,所属超市、饭店接到群众举报5000多次,现欠银行贷款300余万。”接着纪无风脱口而出的一系列数据让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当然这当中也包括着这位告白的薛磊。

  “妈呀,纪无风你是检察官吗?你还知道什么?”我不可思议的问道纪无风,从哥哥们小小的吃惊中可以看出纪无风家绝对不亚于空桐家的精密情报网。

  “我还知道这位薛磊同学从小到大谈过29次恋爱,最多纪录是同一时期共交8个女朋友。”

  “啊~~!”伴随纪无风的惊人一语,在场的女生发出了一阵鄙视的尖叫,站在我眼前的薛磊早已面色惨白,而我也愣的说不出话来。

  “薛同学,你还真不是一般厉害哦,我最多只是同时交往5个女朋友,你超过我喽。”魅抄着裤兜,故作不经意的摆出他迷人的pose。

  “啊~~!”又是一声尖叫,这次女生们两眼冒桃心,一副花痴样,而男生却一脸的羡慕。

  “在此郑重说明,空桐琳是我纪无风的合法未婚妻,请任何人不要打她的注意,否则下场就会像薛磊同学这样。”说着纪无风递给薛磊一张写着“骄子集团正式宣告破产”的告知书。“我才不是你未婚妻呢”我用手肘一捅纪无风打在我肩上的胳膊,径直走进了教学楼,心里却莫名的有了一丝小小的甜蜜。

  远远站在身后的空桐影看到这一幕,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终于到了午餐时间,纪无风和哥哥们去了餐厅,而我摆脱了一大帮子假意和我交朋友的男生女生,一个人来到了苏格拉斯学院教学楼后一个不惹人注意的偏僻草坪上。

  远离餐厅的草坪此时格外安静,我躺在草坪上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在这里应该没有人会打扰我吧。天生迟钝的我竟然没有注意到现在有人正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怪不得上次会莫名其妙的被赵静柔推进水里。

  “……”

  感觉到有人挡住了我眼前的光犀便“倏”的一下睁开了双眼然后坐了起来。眼前的人与众不同的装扮好像从某个见不得光的地方走来。一身黑色蓬松的休闲服,衣服后面大大的帽子戴在头上遮挡住了这个人的整个脸,两只手抄在裤兜里,让人看不见他的一寸皮肤。

  “你是谁?”我猜测这应该不会是某个想和我交朋友的人故意装扮出来的,因为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熟悉的气息,这种气息似乎在哥哥和爸爸身上感到过,但这个人散发出来的却更浓重、逼人。

  “我叫慑,你只要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以后我会暗地保护你,不要跟任何人说过你见过我。”一阵与他外表和名字完全不同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听这阳光声音,让我有了一股莫名的温暖。

  “你为什么要保护我?”我好奇问了一声,其实是想要再听一下这温暖的声音。

  “……”然而慑却沉默着离开了我的视线。

  两分钟后……

  “空桐琳,你在这里干什么?”身旁传来了纪无风着急的声音。

  “哎,你还真受的宽,我只是在这里坐一会儿,又不会死。”我站起身来,转头拍了拍沾上了草叶的屁屁。

  “你这只猪不吃饭难道不会饿吗,饿死是一件很难堪的事。”听纪无风一说,我的肚子便不争气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纪无风拉着我衣服后的帽子把我拖出了草坪,快走到餐厅时,粗鲁拽着我的手便瞬间松了下来,改成牵住我的手。这个人不去演戏绝对是好莱坞的一大损失啊。我白了他一眼,想要拉出自己的手,却被紧紧地握住不能动弹,就这样被生拽进了餐厅。“啊~~!纪无风少爷来了。”一进餐厅,铺天盖地而来的尖叫声涌进我的耳朵,而身旁的纪无风却像没听见似的径直拉着我走向了傲思、小暖和五个哥哥所在的餐桌。

  “琳,快过来吧,你的餐我已经点好了。”影哥微笑着拉住了我的另一只手,示意我坐到他的旁边。

  “放手啦!”我用力甩开纪无风的手坐到了影哥的旁爆却没人发现纪无风脸上瞬间闪现出了一丝颓败的神情。

  “影哥,为什么你们的盘子里都有香菜和胡萝卜?”我刚要开吃,却发现自己的盘子里只有一块被切好的牛排和几块切成片的番茄黄瓜。

  “你体贴的影哥知道你不喜欢香菜和胡萝卜,都给你挑出来了,还把牛排切好了。”另一旁传来逸略带嫉妒的声音。

  “哦~,谢谢影哥。”我一脸开心的吃起了牛排,还不忘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向另一旁的逸说“小暖也不喜欢香菜和胡萝卜哦。”闻声,某人惊喜的瞪大了双眼。

  “啦啦啦啦啦啦噜,噜噜噜噜噜噜啦。”周六大清早,我在厕所悠闲地梳着自己乌黑秀丽的头发。楼上哥哥们正在整理着自己的球服,今天他们可是要去学院专门的训练基地进行一天一夜的篮球训练,傲思小暖以两名篮球队经理的名号有幸一起前往训练基地。哥哥让我一个人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怎么可能呢,今天我可是要去疯狂血拼。

  “琳,我们先走了,你不要乱跑,我们不准拿手机,有事跟帮里的兄弟或老陈说。”烈临走不忘叮嘱我老实呆在家里。

  “恩恩恩,好啦好啦,你们安心训练,我会很听话的。”我整理着自己的领子,然后五个人半信半疑的走进了车子。

  哈哈哈,快走快赚我好几个星期没有出去玩了,今天都要补回来。我跑上楼拿出自己超喜欢的大嘴猴可爱包包,一溜烟跑出了别墅,却发现门口竖立着一座高高的五指山,我一头撞上了其中一根高高的“指头”。

  “就知道她不会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看我说的没错吧。”烈一脸骄傲的样子。

  “那既然这样子的话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魅掏出手机拨了一串电话“喂,老陈,派五个兄弟到别墅,马上。”

  “哥,别,我不出去了还行吗?”我可怜的恳求着几个哥哥,五根柱子却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一步回头,甩门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别墅前后已经立了几个黑帮小弟。

  “哼哼含你以为这么几个小弟就能阻止我跑出去?”看着哥哥的车子逐渐走远,我立马飞奔进了逸的房间。呵呵,小逸逸的屋子里应该会有很多攀爬的用具吧。在逸的柜子底下发现一个很普通的的塑料箱子,里面大大小小的数不清的器具。而我唯一熟悉的就是箱子底下一个专门用来进行攀爬的工具。我拿出工粳利用超凡的记忆力将逸的房间规整的丝毫不差。然后蹑手蹑脚走到别墅最靠里的一个窗子前,窗下是一片小花园,走几步就可以离开别墅了。我先把大嘴猴包包扔下了窗户,然后将从逸那翻出来的工具往窗台上一挂,拽着另一端就迈出窗台,像蜘蛛人一样慢慢的移下了别墅,利用花园的隐蔽性,逃出了别墅。

  大街上的空气有臭豆腐的味道,好香啊。提着我的大嘴猴包包悠闲地飘荡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今晚我可以玩到夜市收摊喽。我左手一根烤肠,右手一把肉串,嘴里还咬着刚刚吃完的臭豆腐,真爽啊!

  逛了一下午,包里已经装了满满的好吃的,最喜欢大嘴猴手提包是因为这个它是我最大的包了,用它可以装许多好吃的,在步行街的座椅上检查我包里的成果,话梅干、巧克力、棒棒糖……手里还提着没吃完留到回家吃的肉串和烤玉米。“今天的收获很丰富,包包,我们回家喽。”走到步行街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到空桐路。”没错,我们家所在的地方就是以空桐家命名的空桐路,这条路只有我们空桐一家居住。出租车师傅听后默默地发动起了车子,一路上,谁都没有出一声,而车上的收音机一直处于没有信号的状态。因为空桐路在市中心,来往的路几乎是四通八达,所以我没有在意出租车是沿哪条路回家的。可是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还是没有到家,而且,这路上不像是市中心那么繁华。突然,车子在一条隐蔽的只容一辆车子通过的小路停了下来。“,把钱拿出来吧。”车子的司机淡定的说着,“我知道你是有钱人,把钱拿出来留你一条命。”我把手慢慢的移到车门把手的位置,却发现已经被司机反锁。无奈,为了我空桐家唯一一名女性后代的性命,我贡献出了自己可爱的小钱包。拿到钱包后,司机立即把我推下了车,然后驾车飞奔离开。“哎,大叔,你抢我?钱包里被我今天花的就剩一百来块钱了,可能还不够你的油费呢。”无奈的摇了,“我可怜的脚丫子,对不起你了。”提着满满的一大包东西,踏上了狼狈的回家之路。我竟然忘记了我的高档手机正安安稳稳的坐卧在我的裤兜里。

  累死我了,在长途跋涉了1公里后,终于忍不住瘫坐在了一条小路旁的石墩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呜,早知道就把好吃的给抢匪司机,让他给我留10元钱打车了。”我揉着自己娇嫩的脚踝,突然好想好想傲思小暖、哥哥,似乎还有纪无风。

  稍作休息一会儿后,又继续前行。路上几乎没有人了,路灯忽隐忽现。快到市中心了,我突然看见眼前的路灯下有一辆亮着车后灯的黑色轿车,而且没有挂牌。“妈呀,不会是黑车吧。”说着我加快了脚步,想要远离这辆车。

  在快要接近这车的时候,亮着的车灯突然暗了下来。我刚想撒开脚丫子逃赚一块不知什么色的抹布就捂到我的眼上,然后就失去意识昏睡了过去。

  “大佬,这小妞干什么的?”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几个人的交谈。

  “老板说要抓到她,要活的。”一个好像老大的声音回答着。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呢。”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又说着。

  “那不是有包嘛,翻翻看不就知道了,老板说要活的,又没说身上的东西也要上缴。”说着一个颠颠痫痫的男子掳走了我胳膊上的包。

  “妈呀,想不到这小妞那么能吃。”说着,几只大大的爪爪就伸向了从大嘴猴包包里倒出的食物。呜呜~~还我的零食。我装作没知觉,却有一种想要扑上去咬他们的。

  “哎,什么呀,连个钱包都没有。”废话,有钱还能让你们抓住?不过我是空桐琳的身份没有几个人知道啊,他们抓我干什么?在这个破仓库里摆着当花瓶?(某鬼:咳咳,注意影响,你摆着当花瓶会吓着小孩的。某琳:滚蛋!你这个烂笔头没你说话的份。)

  “哎,边吃边等着,老板那边待会就派人来了。”说着我听到了巧克力被撕开的声音。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一声老土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我抓狂的幻想。

  “喂,老板,恩,好,没问题。”一个好像领头的男人接起了电话。

  “老板说先揍一顿,然后拍几张照片打电话勒索。”男人聊天一样的向身旁一直站着的几个小弟说。

  “这么个漂亮小脸可惜喽。”说着一个彪形大汉起袖子朝我走来。

  正在我自认倒霉为我漂亮的小脸蛋感到可惜的时候,彪形大汉瞬间直直的仰倒在地上。而正在吃东西的几个人跑过来不停地摇晃他,最后其中一个得出结论:“大、大哥,他、他死了。”妈呀,还没碰我就死了?是他倒霉还是我命犯天煞?

  “看他不知道的什么病了,算了,抬出去埋了。”说着,倒地的彪形大汉被3个男人抬了出去。

  “你们几个快把事解决了,待会拿钱走人。”领头的人又朝身后的另几个手下说道,这几个男人虽没有前一个彪悍,但都十分的粗壮,而他们听后也顺命的向我走来。当我再次为自己say阿弥陀佛的时候,几个人又七横八竖的倒在了离我大约2米远的地方。看到这一幕,坐在凳子上的领头人突然跌坐在了地上。

  “谁?谁?有本事出来!”

  “大哥,太、太邪门了。这女的太邪门了。”另一个拿我包吃我零食的小弟也脸色惨白。

  “兄弟们,拿着,跟我一块上。”说着一仓库的小流氓拿着木棍、铁棒向我走来。妈呀,管我什么事呀,是他们自己倒霉。在离我快两米的地方,一群人都举起了手上的,我吓得后背直冒冷汗,多亏我现在的姿势是在冰凉的墙角躺着,否则衣服绝对会湿透。我紧紧闭着眼睛希望他们下手不要太狠,但手中的木棍、铁棒却迟迟没有落到我的身上。

  悄悄睁开眼,除了遍地躺着的人和七零八落的木棍铁棒外,在仓库一张放满我包里零食的桌子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一身的黑色,难道是慑!现在他正恶狼般的扑在零食堆里,手里还拿着一半不到的巧克力。“你是慑,是你救我?”我不可思议的朝着远处的人说道。

  “我说过我会暗地保护你。”没错,阳光的声音,是慑。他听了我的话后头也没抬,一直深埋在零食堆里。

  十几分钟过后……

  “吃饱了。”慑终于从桌子抬起头来,而桌子上的零食已经被他风卷残云的解决掉。看的我一阵的心疼。

  “你吃饱了吗?”我有气无力的扭了扭酸了的脖子。

  “嗯,恩?你怎么还在这?”一声天真的让我抓狂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废话,你就一直在那吃啊吃啊吃啊吃,又没人给我松绑。”我把头看向一直被麻绳拴在石柱上的手,狂吼道。接着,我就看到某人的手一挥,一个好像是白色的东西就向我飞来。妈呀,他不会是恼羞成怒要杀了我吧!听到“不明飞行物”划过的声音后,发现拴住我手的绳子顿时松开,而一个精致的菱形飞镖深深的穿过绳子插进了石柱里。

  “天哪?这些人都是被你打晕的?”我站起来,揉了揉红肿的手腕,不可思议看着慑。

  “不是,我太饿了。”哦~还以为他是高手呢,原来是个骗子。“一,我没有打他们,只是给了他们一人致命的一击。二,他们不是被打晕,是被杀死。”听完接下来从慑口中说出的话后,我的大脑在几秒之内停止了旋转。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在这?”瞬间的石化后我恢复了平常人该有的理智。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不仅不会伤害你,而且会一直保护你。我在这里是因为你全天二十四小时的行动都在我的视线当中。”慑起身看向我,不,是朝向我,因为我根本看不见他的眼睛。现在只能看见他修长白皙而且沾着零食渣的手。

  “那刚才我刚被人你怎么不帮我?”我小媳妇似的抱怨着。

  “你钱包里只剩下一百三十八块五毛钱还有一张被撕成两半花不出去的一块钱,为了这点钱,不值得。”说完,慑转身走出了仓库。

  “一百三十八块五毛钱不是钱吗?”我气愤的向离开的人大喊道。

  “快走吧,待会他们老板的人就来了,到时别怪我不救你。”听完这话,我拿起桌上的包包就随着慑走出了仓库。

  夜晚的道路上只有我和慑,漆黑的夜色,不由的给他增添了更多神秘的色彩。

  “不要一直看我。”慑不紧不慢的说道,头却一直没有看向我。

  “你就不能把这个大帽子拿下来吗?搞的像个异类似的。”我不满的朝他嘟囔着。

  “不能,至少现在不能。”一阵欠扁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但是他好像很厉害。

  “你的功夫怎么那么好?那个飞镖你是怎么练的?还有你是怎么把那几个大汉解决的?”我接连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因为,他真的很神秘。

  “我有不回答的权利。”一阵毫无感彩的声音。

  “含不说就不说,我空桐琳总有一天会知道。”我赌气走在了前面。

  对,空桐琳,你终究会有一天会知道我的全部。——慑

  “哦,对了,我告诉你慑,你说你一天二十四小时知道我的行迹,我劝你不该知道的就不要知道。”我转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他。

  “不该知道的?你是说你洗澡和换衣服的时候?”

  “你敢看,我就把你的眼抠出来。”我边说边比划着。

  “你必须一天二十四小时在我的视线之内,至于这些,你多虑了,我不感兴趣。”

  “那就好,什么?不感兴趣?你什么意思?”我不依不饶的纠缠着某人。

  “女人真的好烦,你家到了,快回去。”我白了他一眼朝大门走去。“你白痴啊,爬墙回去。”慑将我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我来到了别墅最里面一个窗户的窗下,看着高高的墙,我无法想象我是怎么爬下来的。

  “能爬下来难道爬不上去?”又是一阵欠扁的声音,但是我不否认。

  “你、你干什么?”这时,慑蹲在了我的身前。

  “上来。”——慑

  “干什么?”

  “上来。”慑传出了不耐烦的声音。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趴在了他的背上。只见慑背着我拽着绳子轻盈的跳上了两米多高的阳台,把我放下后就一步跨出了阳台。天哪,他不会掉下去吧?我快步走到阳台前,却看不见他的踪影。

  “哎,我说过我会24小时看着你,放心,我跌不死。”别墅顶上传来了一阵调侃的声音,他还真像一个会飞夜行侠。“以后少吃点。”一句话打破了我对他的敬佩。

  “切,还真以为自己会飞啊,小心跌死你。”说着,我转身离开阳台,回到了卧室。他现在就在我家上面呢,似乎真的拥有诱人的魔力。

  翌日清早,出门上课时正巧碰到了几个刚刚从训练营里回来的哥哥。

  “哈哈哈,今天运气真是好啊,一出门就遇到国宝了。”我跑到几只戴墨镜的熊猫面前调侃的说道。

  “上课去,我今天不去学校了,死教练,明天找人拆了他。”魅把外套往地上一扔,往宽大的沙发上一躺就再也没有出声。

  “那,我也上去睡了。”影疲劳的打了一个哈欠。“你上学路上小心点。”

  “对了,过几天我们比赛,你来不来。”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潇洒的从我身边掠过。

  “当然啦,去凑凑热闹。”

  “别忘了把小暖和傲思叫上。”逸装作无所谓的斜靠在沙发上,手里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根棒棒糖。

  “哎,你别吃了行吗?训练这么多天不累啊,还吃,吃的我恶心。”我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不行,我一点都不累。”逸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棒棒糖,谁叫医生说他从小就有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症,必须每天补充至少300k糖分,而他也从小痴爱糖。

  我好奇的转过头看着烈,用眼神在问“他怎么一点都不累?”

  “他昨天一天没有摄入一点糖分,晕了一会儿,为了偷懒就装了一天昏迷,其实是睡了一天。”烈无奈的摇了,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楼。

  “切,装晕?比赛的时候可别拖后腿!”我撂下一句就要甩门而出。

  “别忘了给纪无风请假,他上午也不去上课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凌在我临走前向我说道。

  “哦。”简单的一声回答后走出了校门,他原来也很累哦。

  一到学校,乌压压的人群从身后蜂拥而至我身前的告示栏。

  “今天又有新生要转来哦。”

  “恩,不知道会不会转到我们班。”

  “希望又是一个大帅哥。”

  “美女也不错啊。”一群男男女女不厌其烦的议论着。

  “空桐琳,你也在这啊。”傲思小暖看到我后欣喜的向我跑来。

  “你知道今天要来转学生吗。”傲思拉住我的手,一脸的迫不及待。

  “听说要转到我们班。”一暖此话一出,告示栏前的男男女女瞬间冰冻在了这一秒。

  “谁说的啊,怎么都转他们班呐。”

  “对啊对啊,上次玄枫也转在他们班。”

  听到了玄枫的名字,傲思欣喜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拉着我和小暖离开了某个是非之地。

  “哎,傲思你又怎么了。”小暖很是无奈的朝着黑脸的傲思说着。

  “对啊,傲思,不会是那个玄枫又出什么花招了吧,告诉我,我教训他。”我紧握着拳头,一副抢我嫂子的愤恨。

  “他……昨天……上我们家……提亲。”傲思顿顿卡卡的说出了一句不连贯的话。

  “哦,提亲啊,我还以为什么事呢。”我听后临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提亲!”但是三秒钟后一阵暴怒的狮吼回响在苏格拉斯校园上空。

  “你小点声。”傲思连忙捂住我的嘴巴。

  “呜呜呜,哈直使(他找死)!”我不顾傲思的阻拦,用力的大喊,喷了傲思一手的口水。

  “算了,算了,先听傲思讲完嘛。”小暖拉下傲思捂着我的手。

  “我爸妈同意了,但是我不想。”傲思平静的说着。“我爸妈知道现在玄枫家发展的很好,他们以为我还喜欢他,就答应了。”傲思无能为力的摇了。

  “傲、傲思,你等着,我、我打点话。”我一激动舌头顿时变得山路十八弯。“我、我打电话叫影到你家提、提亲。”

  说着慌忙从口袋掏出手机,激动地差点让手机掉到地上。

  “小琳,别激动,深呼吸,呼气~~吐气~~。”小暖立即拿过我手里的手机,在我胸前比划着深呼气的动作。

  “对拉,小琳,你先别激动,我父母虽然跟我说他们同意了,但是昨天我没有在家,他们就说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所以玄枫家那我们还没有答复啦。”

  听到这话,我突然拉起了傲思的手哭哭啼啼的说“千万不要同意,不然我影哥会很难过的。”

  “影……会难过?”傲思一脸的不可思议。

  “当然,我影哥又没说不喜欢你。……只是现在还不能答应你。”我自动将后面的一句勒死在我的嗓子眼里。自从上次舞会后,傲思明显变得温柔了许多,这一点我和小暖心知肚明。“只要你给他时间,他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我一脸的认真。而傲思,忽闪的大眼睛充满勇气与坚毅。

  也许,

  昨天的道路很迷茫;

  也许,

  现在的道路很无奈;

  也许,

  明天的道路很曲折;

  但是,

  心中的那份信念……

  是唯一的永恒。

  柏拉图的真爱光芒

  会让你们永远的拥抱在一起。

 

    四年级:刘昕语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恶魔与天使皇家学院5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