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第一章_3000字

第一章_3000字

2014-05-29

  “杨夕月!你偶尔也自己做一次作业好不好?”柳晨星大吼道。看看自己手中的作业本,再看看杨夕月远去的背影,柳晨星接下来能做的,除了,就只剩下叹息了。

  现在都高三了,离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大转折点——高考,只剩下八个月不到了。所有的人,包括他,都为了考试忙得焦头烂额,真不明白杨夕月怎么还能每天地往外跑,整天不回家,就算杨爸爸和杨妈妈从来不会勉强她去学习,但是,她自己对自己的成绩也能看得过去?除了数理化,她几乎门门功课都是红灯。据传闻,外语老师说给她红灯都是客气,按她的水平,就该领鸭蛋!

  柳晨星恨恨地看着手中的作业本,真想将它碎尸万段,就像将杨夕月撕成碎片一样。很可惜,如果他每次这么想都这么做的话,杨夕月恐怕会因为买作业本而倾家荡产。杨夕月流落街头倒也没什么,可怜杨爸爸和杨妈妈……唉!他实在是不忍心,比起自己严格的爸妈,他们似乎更加亲切!柳晨星瞪着手中的作业本,半晌,终于认命地将它恶狠狠地塞进了自己的书包。

  柳晨星做完了自己,以及杨夕月的作业,天知道,为了模仿杨夕月那龙飞凤舞的字迹,他有多辛苦!连续一个月写下来,他都快不知道自己的字该怎么写了!他的字可是年级出了名的标准行书,还曾在市里的书画比赛中得过第一名。现在倒好,为了不让杨夕月的作业穿帮,他练就了一手自己都不认识的狂草,却几乎忘了自己那标准的行书该怎么写了!柳晨星恨恨地将钢笔插进笔筒里,绝对不能再继续这么下去了!看了看台灯上的电子钟显示出的时间,九点五十五分,他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思考怎么说服杨夕月放弃继续折磨他。柳晨星双手环抱在胸前,坐在书桌前,冥思苦想。

  十点整!门铃准时响起,一秒都不差。柳晨星啧了一声,真不知道杨夕月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够连续一个月十点钟一秒都不差地来向他讨作业。柳晨星伸手抚了抚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老天爷呀老天爷,能不能够显显灵,告诉他怎么办?干脆让他消失吧,要不就让她消失!

  “柳爸爸,柳妈妈!对不起,我又过来打扰了!”杨夕月的声音听上去“甜美动人”!如果是第一次听到杨夕月这么说话的人,毫无例外,绝对百分之百都会认为杨夕月一定是个亭亭玉立,温柔乖巧又可人的古典美女。而杨夕月的模样也的确如此,一张精致得几乎没有瑕疵的美人脸,虽然偶尔也会迸出两颗青春痘,但是杨夕月绝对没有眼下很多人,包括男孩子——比如他的“战痘”的烦恼。一对浑然天成,几乎无需修饰的柳叶眉,俏挺的鼻子,一张颜色漂亮得让人一见,就想一亲芳泽的樱桃小口,还有一口雪白整齐得会让人恨不得被她咬上两口的贝齿。这些已经够迷人的了,可是真正要人命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杨夕月的眼睛,一双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眼睛!柳晨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放在古代,只是那双眼睛,杨夕月恐怕就够得上被送上绞刑架的红颜祸水的标准了!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凭什么有人貌若天仙,有人其貌不扬呢?就比如他!柳晨星扁了扁嘴。

  “月月啊!又来问星星问题呀?这是柳妈妈刚刚做的核桃酥,来,尝尝!”

  隔着房门,柳晨星听到妈妈“和蔼可亲”的声音,妈妈这样说话的声音他这一个月来虽然已经连续听了三十天,更别说这十八年来,他听了多少次,但是他就是不适应,每次听到都会忍不住掉一地的鸡皮疙瘩,脱一层皮。老天爷还真是不公平到了极点,自己的妈妈对杨夕月比对他还好。核桃酥!他都没有,说什么男孩子不要吃零食,什么晚上吃甜的东西会长蛀牙!什么嘛,老实说不是为他准备的不就得了!

  “谢谢柳妈妈!”杨夕月甜甜回道,“那我进去了!”

  “去吧,去吧!”

  杨夕月一边冲着妈妈继续“甜甜”地微笑,一边关上房门,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甜甜”的微笑已经被“得意得很欠扁”的微笑代替。

  柳晨星愤愤地看着杨夕月上演变脸的戏码,这样的场面,他已经见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想到可怜的妈妈被无辜地蒙在鼓里,唯一的儿子明明知道却偏偏没有办法揭穿。唉,不提也罢!

  杨夕月将手中的核桃酥递到柳晨星面前,柳晨星看了一眼,吞了吞口水,用喘着粗气的鼻孔对着杨夕月,恨恨说道:“会长蛀牙!”

  杨夕月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挑了挑眉,盯着柳晨星的嘴巴,一副若有所思状。

  “看什么?”

  “我在想……你还有牙齿……是没被蛀过的吗?”杨夕月盯着柳晨星的嘴巴,看上去比上课的时候还认真。

  柳晨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斗嘴从来不是他的长项,更何况是和杨夕月这样牙尖嘴利的人斗嘴就更加不是他所擅长的了。打从他们两个呱呱坠地开始,他不论是吵架还是打架从来都没赢过杨夕月。吵架吵不过倒不见得是一件多丢脸的事情,但是打架也打不过多少有点伤自尊。小的时候,是因为他身单力薄,不是牛高马大的杨夕月的对手,虽然他的身高已经在一年前赶上了杨夕月,现在甚至比杨夕月高上了差不多五厘米,但是,现在他连和杨夕月动手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脑筋稍微正常一点的人都不会和一个练了十几年女子防身术的人比拳脚吧!

  “喂!你不要,我可就吃了!”杨夕月将手中的糕点在柳晨星面前晃了晃,然后放进口中,闭上眼睛,做出一副非常陶醉的样子,说道:“真是太好吃了!”

  不用她说,他也知道!柳晨星拉下脸,打开课本。要抗拒美食的,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妈妈做的糕点。但是,他今天要将杨夕月自己的工作还给她,俗话说吃人的嘴软,虽然这糕点是他的妈妈做的。

  杨夕月立刻发现不对劲,以往柳晨星也会别别扭扭的,但是总是半推半就,最后多是缴械投降。今天的柳晨星好像特别的阴阳怪气,他一定有什么话要对她说,而且,可以肯定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他是不想再帮她做作业了?极有可能!但是,她现在做的事情怎么也不能半途而废!看来,她也只能使出最后的手段了!

  “喂!吃吧!求你了!”杨夕月将核桃酥双手捧到柳晨星的面前,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柳晨星。

  “不吃!”又来这一招,从小到大,吃这招的苦头还吃得不够吗?每次做错了事,或者是要做错事的时候,杨夕月就会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求他。刚刚开始的时候中招还情有可原,但是后来,每次只要杨夕月一露出这个表情,他就厄运当头,要是吃了十几年的苦头,他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他就是天下最大的笨蛋了。柳晨星咬牙切齿地想着。他要是再上这个当,他柳晨星的名字从此倒过来念。但是如果他每次这样发誓都灵验的话,柳晨星现在也不知道该叫什么了。或者是叫“星晨柳”还是“晨星柳”?

  “吃吧!很好吃的,真的,不信你咬一口啊!咬一口嘛!”这下够给面子了吧!

  有问题!而且一定有大问题!柳晨星浑身的汗毛根根都好像天线般地竖起来了。杨夕月居然连跺脚、摇肩膀、嘟嘴这种动作都出来了,说明她现在一定在做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想上次,杨夕月还只是做出嘟嘴和摇肩膀的动作,他一时消受不了,一个冲动答应了她,最后的结果——柳晨星打了个哆嗦。他可不想再被禁足一个月,上次,被禁足一个月,他差点没疯掉,而且还害得他偷偷养的那只流浪狗不知去向,至今仍然下落不明。这次居然还加上跺脚?那做的事情一定比上次更加严重了?阿弥陀佛,性命要紧!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

  “你真的不要?”杨夕月眯着眼睛看着杨晨星,撇着嘴道。看来这招是行不通了,用了这么多年,终于也失效了——好在她早有准备!

  “唉——”杨夕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慢慢离开柳晨星的身爆叉着手坐到房间里另外一张专门为她而设的椅子上。

  “不要!”柳晨星头也不回。这场较量赢了,他才有可能叫杨夕月自己做作业。

  “你真没良心!”杨夕月抽抽鼻子,捂着脸呜咽道。这次柳晨星还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和她斗到底了!真难得,真应该好好鼓励鼓励。但是这场较量她可绝对不能输,为了她的“大业”,只能请柳晨星再牺牲一个月了,“我要去告诉柳妈妈!你欺负我!”

  一定是骗人的!杨夕月会哭?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可能性还比较大一点。柳晨星告诉自己一定要硬下心肠,绝对不能心软……

  下定了决心的柳晨星还真的很难搞耶!杨夕月捂着脸等了半天,也没见柳晨星有什么举动,偷偷睁开眼睛从指缝中看柳晨星的反应,发现柳晨星居然仍然端端正正若无其事坐在书桌前,看来光靠声音也不行,那只能拿出最后压箱底的绝招了!

  端坐在书桌前,等待着杨夕月的下一步行动,却半天也没有动静,柳晨星偷偷侧过脸,瞄了杨夕月一眼。这不瞄还好,这一瞄,柳晨星傻眼了!杨夕月的眼睛红红湿湿的,脸上还有可疑的液体流下的痕迹!眼泪?也许是口水也说不定!但是口水总不能让眼睛也湿湿的吧!自从上小学,杨夕月为了保护因为瘦小而受欺负的他,摇身一变成为大姐大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杨夕月掉眼泪了!是真的吗?所有的思绪划过柳晨星的脑海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眼看杨夕月眼中“可疑”的湿气有液化的趋势,柳晨星哪里还能去想什么可疑不可疑,几乎是用比光还快的速度举起双手,“我投降!我投降,我投降了还不成吗?”所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大概就是形容现在的他吧!但是柳晨星认命了,他真的认命了,看来这辈子,他是被杨夕月吃定了,道高一超魔高一丈啊!什么翻身不翻身,他是连想都不用再去想了!

  “真的?”杨夕月惊喜地问道。

  “嗯!”柳晨星只能无力地点点头。

  “我知道你是绝对不会欺负我的!”杨夕月甜甜笑道。

  柳晨星耷拉着头,闷不吭声。他当然不会欺负她了,受欺负的人从来都是他嘛!

  “真的很好吃,吃吧!”杨夕月将手中的核桃酥递给柳晨星,微笑道。

  “谢谢!”柳晨星伸手接过杨夕月递来的核桃酥,哀叹道。

  “不用客气!”杨夕月笑得很灿烂。

  “喏!你的作业!”柳晨星将杨夕月的作业从自己的一堆本子中抽出来,垂头丧气道。他这摆明是妥协了,以后杨夕月恐怕就更不会好好做作业了!柳晨星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又在心里摇。

  “你干吗又叹气,又啊!”杨夕月支着下巴,偏过头调侃道。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柳晨星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杨夕月。

  “我们心有灵犀啊!”杨夕月抿嘴一笑,一派理所当然地说道。

  “心有灵犀?”柳晨星反问道,“那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我知道!”杨夕月不情不愿嘟着嘴说道,“就是要我自己做作业嘛!”

  “如果是一次两次,那也都没有什么,可是你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自己做作业了!”一想到这个,柳晨星就觉得头疼。

  “能者多劳嘛!”杨夕月继续嬉皮笑脸。

  “那我能帮你去考高考吗?”柳晨星简直快要被杨夕月气到吐血。

  “我知道,但是你就再帮帮我嘛!”杨夕月拉住柳晨星的衣角,又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祈求模样。

  “,我觉得我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呀!”这也是他为什么这次这么想赢过杨夕月的原因。

  “一个月,再一个月就好了!”再有一个月,她要做的事情就已经做完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寸金难买寸光阴的时候啊!一个月……嗯?”柳晨星稍微冷静了些,为什么是一个月,这么准确的时间!柳晨星皱眉道,“除非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六年级:淡cha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第一章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