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十岁的王妃_3000字

十岁的王妃_3000字

2014-05-27

  “娘子想出去看星星!”王爷却丝毫不在意,仿佛这种态度,他已经习惯了一样,只是笑呵呵的说着。

  “王爷,王妃,天色不早了,请就寝!”喜婆却如同没有听见一样,只是重复着这句话。

  “娘子……这?我们明天再去看,好吗?”听到喜婆的拒绝,王爷为难的拧起了眉,一脸对不住的看着夏落。

  “没关系,夫君,天晚了,我们早点休息吧!”夏落笑了笑,丝毫不在意,真不在意吗?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娘子,你真好!”王爷如释重负,舒了口气。

  “王爷,王妃,我们告退!”话完,人也走了,压根儿不管新房里面的两个人会怎么样,这忽略,有够彻底!

  “娘子,我住这边房间,你有什么事情,只要叫一声,我就知道了。”王爷指了指和夏落毗邻的一间房间,说着,夏落此刻才注意到,他们的新房,跟现代的套房差不多,客厅加几间睡房,只是,这好歹是这新婚夜,王爷王妃分开睡?当然,她不可能真和他睡?事实上,是准备他要是敢对她怎么样,她就不客气了,但是,这话真从王爷的口中说出来,她又觉得奇怪了。

  王爷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一样,憨厚的笑了笑,“我们以前没有见过,娘子对我还很陌生,而且娘子还小,我会等娘子长大的。”

  “多谢夫君,你真好!”柔柔的一笑,各自走进自己的睡房。

  一,珠帘放下,床幔放下,夏落却盯着大红的床顶,愣愣出神,要靠她自己回去肯定是找不到办法了,古代又没有电脑,看来只有等着玉喧竹来找自己了,所以,在这之前,她必须靠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异世里面生存。

  而隔壁房,那平白得来的老公,好歹是个王爷,王妃这身份,对她还是有帮助的。

  主意打定,眼缓缓合上,正式开始了她在王府的生活。

  第二天一大早,夏落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伶俐的丫头正轻手轻脚的放下手中的铜盆,抬头看到夏落正好从坐起来,笑道:“,哦不,现在应该叫您王妃,早点已经备好了,您梳洗了我们就去餐厅。”

  那笑容发自内心,看不出丝毫的做作和虚伪,夏落也回了个笑容,“嗯,王爷呢?”

  “咦……,才刚嫁过来就开始关心王爷了啊。”丫头取笑着,和夏落那种熟稔的态度似乎超过了一般的主仆关系。

  夏落脸稍稍一红,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喃喃道:“他是我的夫君嘛。”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千万别学之前了,身子是自个儿的,你都不心疼,就没人心疼了。”丫头欣慰的唠唠叨叨的,夏落此刻可以确定了,这丫头,大约是跟着她一起过来的陪嫁丫鳜而且,看起来,似乎她和这身体的主人感情还是很好的。

  手抚上头,眉头稍稍皱起,一副难受的样子,果然,那丫头急忙奔了过来,“,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还疼?”

  “我……我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啊?怎么我脑子里总是一片模糊,很多事情都好像不记得一样呢,就连你,我明明觉得好熟悉,好亲切,可是,我就是记不起来你到底是谁啊?”要想了解清楚状况,这招是百试百灵的狗血招数。

  果不其然,那丫头一下就抱着夏落那小身板哭了起来,没有哭的很大声,很压抑很压抑的哭着,夏落身子僵了一下,然后举起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哭的这么压抑,肯定是不想人知道,看来,这身体果然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苦命的!”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帮我说说这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吧,不要哭了,要是让人看到了多不好!”拍着她的背,柔和的声音有种莫名的魔力,安定着人心。

  “嗯……嗯……”坐直了身子,伸手快速的抹掉眼泪,强逞出一抹笑容挂在脸上。

  “又哭又笑,真不害臊。”夏落取笑着,伸手替她抹掉脸颊上一颗漏掉的眼泪。

  “……”丫头不依了,被自己小的取笑。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说说我的事情吧,忘记了很多,让别人知道了总不好。”

  “嗯,您是我们北固国最受器重的夏丞相的女儿夏落,我是你的贴身丫头翡绿,这还是替我取得名儿,老爷有很多妻妾,娘是老爷的第十个小妾,但是生的时候难产,所以,和我从小就相依为命,我们住在丞相府最边上的小屋里面,大,二,五她们嫉妒的美貌,常常来刁难,要做这做那,都是我没用,我没能保护好。”翡绿越说越自责,忍不住的用手敲着自己的脑袋。

  夏落抓住她的手,“她们是主子,你是丫头,你当然不能怎么样,不要自责了,我现在也还是好好的。”

  “嗯,我们在那小屋里面住了十年,性子好,处处忍让,安安静静的,连话都很少说,只是,咱们一起的时候,才跟我说话,我们本来以为一直都这么过了,哪知道,上个月,老爷下朝突然召见,我没有跟去,回来就一直在哭,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皇上下旨要和三王爷成亲,曾经说过,此生只想找个平凡人家嫁了,当他唯一的妻子,最不想的就是和皇室贵族扯上关系,但是皇上亲自下旨,我们反抗不了,然后你……你……”

  说到这里,翡绿又哭了起来,夏落静静的等她哭完。

  抹了抹眼泪,翡绿又继续说:“都是我不好,没有注意到的反常,成亲前的两天,特别的沉默,连同我,都不怎么说话了,我应该更加注意的,也不会让去寻短见,,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你只有微弱的气息躺在的时候多么担心,还好老爷及时找来了大夫,否则,,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原来如此,老爷及时?他不及时行吗?皇帝下旨的新娘子突然死了,只怕他几个脑袋都不够摘吧!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不要哭了,那帮我说说王爷吧!”

  翡绿的说明再加上她自己的推测,这身体原主人的状况,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总之就是一个爹不疼,其他家人不爱的沉默小女孩,现在被一纸圣旨给换到了王府来住,偏偏小姑娘不乐意,自己寻了短见,看来,她在这新房之中也寻短见了,否则,怎么会那么凑巧,自己就来了?不过,既然这身体是自己的了,就没有再让人平白欺负的道理了。

  “王爷叫君沧暮,是当今圣上唯一的亲生弟弟,很得圣上和太后的喜爱,但是……呃……王爷却好像很……呃……”毕竟是在评价一国王爷,又是现在的夫婿,翡绿还是有些开不了口。

  “很没用!”夏落接口,翡绿诧异抬头,似乎诧异怎么知道的。

  “昨晚上见识到了。”夏落平静的说着,连丫头都能爬上头的王爷,不是很没用是什么?

  “嗯,对,不过,这也说明王爷性子好,以后待肯定会很好的,再也不要做傻事了。”翡绿急忙转口,深怕夏落再去弄出个什么事情来。

  “放心吧,我不会做任何的傻事了,我会好好生活的!”夏落拍着她的肩,会做傻事的是这身体的前主人夏落,她是谁?她是最爱惜自己生命的人,否则,也不会在佣兵界里面弄出那么多名堂来隐藏自己的实力,那所谓的第一,早是她的了。

  “那我就放心了,,快来梳洗吧!”听到夏落这样说,翡绿终于放心的展开笑颜,想了想,又转头:“似乎有些不同了,以前可没有这么开朗啊,也没这么爱笑。”

  “不好吗?”夏落俏皮的眨了眨眼,当然不同了,人换了嘛。

  “好!太好了!我常常念叨要开心一点,都快念叨成老太婆了,能这样,当然是最好了。”开心的拧着柔绢脸巾,给夏落搽脸。

  “王妃,你怎么还没弄好啊?我们都等着你吃早餐呢!”

  两人说笑的时候,门边却传来了煞风景的声音,夏落抬头一看,门口正站着一个满脸不耐烦的丫头,好像来叫王妃,是非常不情愿的事情。

  夏落眼一眯,一抹锐利一闪而过,谁是主?谁是仆?王府的奴才还都翻天了?

  锐利的眼神让那来叫人的丫环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瞬间有种被即将撕裂的感觉,但是再仔细看去,又什么都没发现,暗想是自己眼花了,丞相府的懦弱她们可早就跟丞相府的丫鬟们打听清楚了的,说是,其实就跟她们丫鬟差不多,有什么可神气的!

  “你……”翡绿看不过了,一冲,正要指责那丫头,却被夏落拉住了手制止。

  “好的,我马上就去!”夏落笑的很柔,跟昨日的王爷一样,丝毫的不在意,早已经习惯这种态度一般,仔细想想,这王爷和这身体原主人,还真是相像,都被府内的人欺负着,只不过,王爷至少还有皇帝和太后的宠爱。

  叫人的丫头见她答应,冷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你现在是王妃,不能太柔弱了,不然那些下人就会爬到你头顶的。”翡绿不满的瞪着那丫头远去的背影,转头又跟夏落念叨着,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强悍一点啊!

  “不要太在意,这王府和丞相府一样,需要谨言慎行,我自有打算。”

  夏落嘴角噙着一抹诡异的笑意,安慰着自己的丫鳜快速的让翡绿整理好衣装。

  现在,是去见识见识这王府的下人有多么翻天的时候了!——

  走进餐厅,夏落算是见识到了,这古往今来,除非主仆情意非常深厚,主子和下人才会同桌吃饭,但是,像现在这种大规模的,倒是第一次见到。

  整个餐厅,跟个宴会厅一样,足足摆了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上,备满了丰盛的早餐,而那些丫头下人们个个如同主子一样端坐着,她和翡绿一,所有怒气的眼光都看向她们俩。

  夏落将这些目光尽收眼底,整个餐厅,上百号人,看起来欢迎她的只有那王爷,跟他身旁的两个书童模样的少年,以及同一桌的一个华服四十多岁微胖的男人吧!

  “娘子,快来,快来,用早餐了,我们等着你。”君沧暮一见夏落出现,急忙站起身来,笑脸迎接了上去。

  “是啊!是啊!王妃,王爷可是坚持着一定要等您来一起用餐呢。”那华服男子也笑着说着。

  夏落却看了他一眼后收回,虽然是笑着说的,她怎么就听出一股酸味?也难怪知道了为什么这么多下人都怒气冲冲的瞪着她了,原来是因为这没用王爷一定坚持啊,嫁人第一天就将全府上下的下人都得罪完了的,估计,也只有她了!

  “娘子,这是王府的候副总管,以后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吩咐他。”君沧暮指着那个微胖的华服男人说着。

  夏落含笑的点头,眉眼带笑的看向候副总管,“如此,以后就要麻烦副总管了。”

  “哪里,哪里,为王爷王妃做事,是我们下人的福分。”候副总管客气的答话着,态度虽然也很谦恭,但是,夏落总觉得他并非真的谦恭,就凭他一个副总管却光明正大的和主子同桌吃饭就可以看出来,若真的谦恭,这上下之分,总该知道吧!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候副总管就是这上梁吧!

  “夫君,既然有副总管,那总管呢?”夏落明知故问着,既然先介绍着副总管,肯定是因为总管不在。

  “叶总管代替我去巡查铺子了,所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君沧暮将她牵到饭桌前,又亲自布置好她的早餐,连筷子,都送上了她的手,让跟在她身后的翡绿毫无用武之地。

  “哦!”夏落了然的点了点头,注意到自己在提到总管的时候,那副总管脸上闪过了一丝的不自在,看来,那个总管是个可用之人。

  他们一动,那些下人也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吃起了早餐,没有人管主子这桌怎么吃,需要什么,夏落将这一切都看到了眼里,记到了心上。

  慢条斯理的吃完,再拿着翡绿递上来的湿绢拭了拭唇,才转头看向君沧暮,“夫君,你一会儿要做什么?”

  君沧暮还没有回答,候副总管却抬头,“王爷一会儿要在书房看书。”

  “哦!”夏落看了候副总管一眼,突然的笑了一下,又问道:“那我一会儿需要做什么呢?”

  候副总管一愣,一是夏落年纪虽然不大,却是个美人胚子,这一笑顿时让人眼前一亮,更主要的是,他突然有种被取笑讽刺的感觉,但是再仔细看看,王妃和十岁女娃儿一样,天真娇柔,大约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她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娃儿而已,能知道些什么。

  “王妃可以在后花园扑扑蝶,绣绣花,或者看看妇德,女诫这些。”

  所以,候副总管很顺理成章的答着话,若是他知道以后夏落会毫不留情的拿他开刀的时候,恐怕此时,这态度就会真的谦恭一些,但是,可惜,他没有预知能力,所以,他的态度,骄傲了!

  “哦?”夏落拖长了音,主子的生活,原来都是下人做主啊,这王爷,她不得不说,是她见过最没用的人!

  “既然如此,请副总管替我准备个安静的院子吧,我不喜欢人打扰!”柔和的笑着,细声的说着。

  候副总管了然的点头,王妃的性格他们早就调查清楚了,毕竟,这关系到他们在王府的地位,在圣旨下来的时候,他们就去和丞相府的下人套交情去了,一个生活在偏远木屋的不受宠的庶出之女,安安静静的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有这样的要求,他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好的,王妃,我马上就去安排!”

  说是马上,其实,他还是慢条斯理的和主子一样的排场吃完了早餐,这才将夏落带到了她要的安静院子。

  推门而入,翡绿手放在鼻端扇了扇,看着里面荒芜的样子,转身就跟紧随在身后的夏落嚷了起来。

  “,他们太过分了,你看看,这么脏,肯定从来都没人打扫。”

  “自己打扫一下就行了。”夏落瞄一眼,随意的说着,反正王府下人的态度已经嚣张的翻天了,就算再出来什么事,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最主要的是,她要这安静的园子可不是为了安静生活,而是,现在首要的是要将自己的身手锻炼起来,这副身子骨太弱了,弱的她想尖叫!那些下人,就让他们多逍遥一段时间!

  她不是注重主仆级别的人,毕竟是生活在人人平等的二十一世纪,但是,如果有人挑战上了自己的权威,那么不好意思,平等这个词,她也会篡改的面目全非!

 

    五年级:琉璃樱花草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十岁的王妃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