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龙族四(3)》_3000字

《龙族四(3)》_3000字

2014-05-26

  九卷土重来

  酒德麻衣背靠着冰冷的墙壁,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傲人的长腿上布满了血痕和黑色的血液,身上的紧身作战服已经破烂得成了一道道布条。按说像她这么在乎形象和外表的人穿着这样的衣服应该会恶心得马上脱下来扔掉然后拉开自己堪比时装店的衣服挑选自己看中的套装换上,但现在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因为她就要死了。半个小时前,龙族入侵了集团的所在地。在日本解决了白王苏醒事件后,酒德麻衣和苏恩曦满怀惬意地登上私人飞机回到了德国总公司所在地,准备好好享受老板破天荒许诺的两个月假期。虽然老板对他的高级助理们一向很好,从工资到住宿条件都是最高水准,但却很少给她们放假。当时老板说要给她们放两个月的长假时,作为忍者的酒德麻衣还比较淡定,苏恩曦就立刻给震了,缺人老板不是开玩笑之后在飞机上一直不断地拍打着酒德麻衣的腿说:“这个世界玄幻了长腿。”想起这些,酒德麻衣不禁苦笑。敌人入侵后很快地把实力最强的酒德麻衣围困在了地下室二层,而把上层的苏恩曦和支援部队堵截在了通向地下室的楼梯口,看起来敌人的这次行动经过精心策划并且对这栋楼的地形了如指掌。敌人的数量虽然不算多,但全部都是纯血龙类,并且都是三代种甚至以上,远非当时在源氏重工楚子航和恺撒面对的那种情况能比。如果不是因为她近乎变态的言灵“冥照”,她早就已经死在逃往地下室的路上了。仔细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纯血的龙类集体入侵本就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而能够驱使三代种甚至次代种的又究竟是什么生物?酒德麻衣已经不愿再想下去。

  如蛇吐信子般的嘶声又传了过来,酒德麻衣骤然警觉,抓起了由贤者之石打造的弯形双匕首“新月”。这两柄双刀专为她这种近身战专家设计,刀刃上打磨出了一排细小的倒刺以便在砍中敌人的瞬间完全撕裂被砍中部分的肌肉,特殊设计的凹槽能以最快速度给敌人放血以达到最大杀伤力,是对付龙类和混血种都好用的利器。但在英灵殿和恺撒对决的那天晚上她并未使用这两把双刀,因为当时她接到的命令是拖住恺撒而不是杀了恺撒,如果使用它们很可能在被砍中一刀之后恺撒就会彻底丧失战斗能力。她静静听着声音逐渐逼近确认自己和龙的距离,然后一跃而起,同时在空中释放了言灵。纯血龙类的反应速度十倍与混血种,在酒德麻衣跃起的一瞬间龙就听到了被刻意压低的脚步声并迅速做出反应,一双锐爪直接抓向酒德麻衣的落点,但它什么也没抓到,因为目标消失了。言灵·冥照这个序列号不高的言灵在外人看起来完全比不上楚子航毁灭性的“君焰”,但在近身战上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变态言灵,它能让施术者完全没入黑暗,让敌方彻底失去目标从而被酒德麻衣从背后割喉,唯一能克制它的只有恺撒的“镰鼬”这类完全不依靠视觉就能精准确定敌方位置的言灵。但她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龙的血统越高越纯正感官和体能也就越好,她由于前面和龙类战斗的经验误以为入侵的龙类都是听力不大敏锐的三代种,而它恰恰是有爵位和封号的次代种!在酒德麻衣准备举起双刀的一刹那,龙类迅速转身,布满青色鳞片的巨爪把酒德麻衣打飞了三米远。同时附近其他的龙也听到了这里发出的声响,开始向这里聚集过来。酒德麻衣想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女孩从天而降,清脆的吟唱声仿佛来自天外,她带着一个领域落地,然后瞬间释放了开来。言灵·君焰龙类被青铜与火之王一脉的高危言灵轰开了一小段距离,但纯血龙类的强韧身躯远非常人能比,它们挣扎着爬起来,向女孩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女孩在一双双黄金瞳的注视下仍旧毫无惧色,再次吟唱了起来。酒德麻衣呆呆地望着女孩的背影,第一次觉得女孩美得像个天使……虽然女孩本就长得一副绝色姿容,但比起这个更令她震惊的是女孩的出现,因为她现在应该在卡塞尔学院过她的学校生活。

  恺撒拿着走进了校长办公室,那里有四个人正坐着等他。看见第四个人的时候他先是一惊,然后他就想捂脸扭头转身就走说我不认识这个人。他的种马老爹正悠然自得地喝着校长珍藏多年的正山小种,欣赏着远处群山连绵的风景。发觉恺撒走进来后,他眉飞色舞地对着恺撒说道:“哟!儿子你总算来了!让我们一阵好等呐!”恺撒装作没看见他也没有听见他的话,径直走到了昂热面前,把手中的移动硬盘放在了桌上:“校长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昂热点点头:“好。”“校长你到现在都没有说明,这是什么?”楚子航问。“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你一定是我儿子那个竞争对手楚子航对不对?我经常听到你的事迹!他们都在说你是我儿子命中的宿敌什么的,不过我儿子的竞争对手连女朋友都没有可不行,正好我认识几个你这么大年纪的女孩,来我给你找她们电话,长相身材绝对让你没话说……”庞贝不甘心被冷落,一抓到机会就对着楚子航连续扫射,同时摸出了手机。昂热默默地举起了咖啡杯。庞贝立刻收起了贱兮兮的脸:“好好好我们说正事,今天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给在场各位看个东西。”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施耐德拿起移动硬盘连接到电脑上,然后打开了荧幕投影,路明非的脸出现在了荧幕上。看见投影的时候楚子航和庞贝都是一愣,不明白校长给他们看路明非的照片是什么意思。然而在观察过照片的每一个角落后,他们顿时明白了过来。昂热要给他们看的是那双赤金色的瞳孔。“这是我昨天晚上拍下来的。当时他和学生会的一个干部起了冲突,只是因为贾斯廷把那个女孩弄哭了。”恺撒口气平淡,却神色凝重。“他对那个女孩的感情还真深。”昂热也十分认真,“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只有纯血龙类或者半进化种才该有的眼睛。”“哪个女孩?是照片后面那个露出一半身子的么?看样子腰挺细腿挺长的……”庞贝又来了精神。昂热扶额:“如果你再跟我们讨论这种事情我就请你从我的办公室里圆润地滚出去。”“好好好别冲动我保持沉默,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叫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庞贝还是一副谄媚并且嬉皮笑脸的样子。“作为卡塞尔学院第二大校董你们有权知道这件事。”昂热说,“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原因,不然这么严肃的场合我绝对不会叫你这个老淫贼来。”庞贝不以为然:“我还以为有多重要的事呢原来只是这个么,也许只是因为他血统纯度高也说不定啊。”施耐德嘶声说:“有这种瞳色的只可能是龙族血统高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半进化种或者纯血龙类,而如果学院里有这种随时可能失控的血统存在我们必须立刻清洗。”恺撒看着施耐德沉默不语,心说你亲爱的好学生楚子航也是不稳定血统你是不是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庞贝耸肩:“清洗就清洗好了,又不是清洗掉哪个美女,跟我没关系,如果要钱你们就刷我儿子的卡就好了。”昂热终于忍不住了:“请你立刻从这里滚出去记得带上门。”“我真错了我不说话了。”“其实比起这个,”楚子航突然开口,“我比较在意被校长那天说是一位老朋友的男孩是谁?”“其实这才是我找你们来的目的。”昂热切换了画面,看日期是自由一日那天校园中的监控录像拍下的画面,画面上是一张被放大的男孩的脸。“我曾经见过他。”昂热深色冷峻,“他叫李雾月,真名是天空与风之王。我在卡塞尔庄园见过他复活的那一刻,现在他回来找我了。”

  第十二章北京假日

  路明非牵着绘梨衣的手站在高速上升的电梯中,心中惴惴不安七上八下。他这是要回婶婶家准备和婶婶破镜重圆。虽说婶婶现在和他的关系有些僵,但他回趟家也不至于如此诚惶诚恐胆战心惊……他真正紧张的原因是身后一身西装墨镜面无表情的恺撒和楚子航,这两位明摆着就是FBI押犯人进监狱的范儿。当时楚子航提出要和他一起上楼时路明非吓了一跳,心说师兄是我带女朋友见家长又不是你办喜事,你跟着一起去是要当一千二百瓦电灯泡么?再加上老大就是两千四百瓦!虽然他心里这么想,就算给他二十个胆他也不敢真说,楚子航漠然的脸上清清楚楚写着“如果你拒绝我就拔刀把你脑袋削下来”,于是只好一边在心中无力地怒吼一边含泪妥协。至于恺撒……他听到楚子航的提议后想了想,点了点头说:“也好,我还没有见过你叔叔婶婶,我也懒得在车里等,那就一起去吧。”于是这事就这么定了,丝毫没有等路明非同意的意思。其实带上恺撒这个移动刷卡机还是正确的……他自掏腰包给叔叔婶婶买了很多路明非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化妆品和补品,在听说了叔叔喜欢顶级手机之后还专门买了一台Vertu。路明非拿着大包小包,对和解又多了几分信心。

  叮咚”一声,路明非按响了门铃。一个女孩出来开门,看清她的脸时路明非愣住了,那是他以为已经和路鸣泽吹了的陈佳薇。女孩看见他显然也十分惊讶,然后就回头喊了一声:“妈,路明非回来了。”路明非彻底呆住了,本来他还猜测这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挺她对婶婶的称呼就什么都不用猜了。随即他打心底里为路鸣泽高兴起来,即使这个小胖子弟弟曾经在家里无数次给他白眼而且一点都不尊重他,但他还是为路鸣泽高兴。也许就像象龟弟弟说的那样,跟亲人比起来,天下都不算什么吧?

  一阵脚步声从房间里传来,那张带着惊异的中年妇女的脸露了出来。在听到陈佳薇说到“路明非”这个名字的时候,婶婶浑身猛地一震,随即心里深深地不安起来。抚养了这个侄子这么多年,她一直对路明非没有什么好感,更谈不上喜欢,但毕竟是在自己家里住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即使是狗或者猫也难免有些感情。虽然之前暑假时路明非大张旗鼓动用自己学院的校工来帮忙切萝卜换马桶坐垫这件事让她很恼火,在东京他携漂亮妹子突然出现搅了路鸣泽的好事更是使她妒火中烧……啊错了,是怒火中烧,不过最后幸好陈处长一家经过慎重考虑还是决定同意了这桩婚事,婶婶心中对路明非的怨气立刻下去了一半,转而尽心尽力地筹备起了佳佳和鸣泽的婚礼,全然忘记了路明非这个侄子的事。此刻佳佳已经是她们家的一员,本该是皆大欢喜普天同庆的时候,偏偏这个埋藏在她心里多年的结子再次出现在这里,不知是来恭祝新人还是来闹场的。路明非见婶婶阴沉着脸并没有太意外,其实这比他预想的结果要好多了,最糟的结果可能是婶婶一见到他就破口大骂魔音穿耳让他生不如死。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经过了在东京他那么偏的临门一脚,还真就把陈佳薇踢进了路鸣泽家的大门,这下婶婶的心愿也满足了,心情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正是何解的好时候。于是他当机立断,先松开了绘梨衣的手提起了大包小包的东西,陪着笑脸对婶婶说:“婶婶好久不见,我回来看看你们,还给你们买了补品和化妆品,弥补一下以前我的过失,希望您不要再计较以前的事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婶婶的脸色。。

  婶婶第一眼看见的不是路明非,而是路明非身后那个被她给了无数个白眼的女孩,绘梨衣和上次在东京时一样的乖巧安静,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们俩一起出现时气氛明显自然了许多。其实婶婶也不是对漂亮女孩抱有偏见,而是绘梨衣这么一颗炫目的灯泡实在不适合在佳佳和鸣泽培养感情时出现,所以当时才会对她没有一点好感。现在佳佳被鸣泽娶回来了,路明非还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满脸讨好的笑容想要和自己家里和解,眼前的女孩也明显比以前顺眼许多。既然人家这么有诚意,自然是不能拒绝的,所以婶婶当下用一种比较心平气和的语气说:“先进来吧。”就转身进了房间。路明非心里大喜,看婶婶这样子怒气已经消了不止一半,这样他成功的几率又大了许多,当下立刻拉起绘梨衣走进了房间。陈佳薇见他们都走了进去,正要关门,突然看到门外还站着两个人,一身西装墨镜还高大挺拔颇有点hei涩会的味道,于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心想莫非路明非在外和hei涩会勾结才能有如此财力?正当她胡思乱想时,黑衣二人组里面的一个金发年轻人走了上来,摘下墨镜露出了海蓝色的眼睛,柔和礼貌地对陈佳薇说:“你好,我们是路明非的同学,可以进去么?

  ”在看清恺撒的一瞬间,陈佳薇两眼立刻冒出了粉红色的红心……恺撒本来就生得一张太过英俊的脸,嗓音又十分有磁性,对异性来说就是帅气爆表没得救了,作为一个女性更不可能拒绝这样的一个男孩的要求,于是女孩立刻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又拉开了虚掩了一半的门。恺撒对她点了点头,重新戴上墨镜,和身后的人一起走了进去。路明非走进了客厅,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就像从前一样不曾变过,只是当年软弱无能的衰仔如今已经蜕变成了伪高富还拯救过世界三次,而这一切的变化只是因为他内心由怯懦到坚硬的变化。其实这世上事和物都不曾变过,变的只有人心。

  路鸣泽和叔叔都坐在客厅里,看见路明非的时候都是一怔,然后叔叔露出了甚至可以说是欣喜的表情,这个侄子毕竟是他老路家的一份子,怎么说也跟他有相当一部分的血缘关系,看到他从日本平安无事地回来也就放心了。路鸣泽对堂哥的感情就没有这么复杂,于是他略略瞥了一眼路明非和绘梨衣就准备转过头去不看他们,但他突然看到了路明非身后的两个人,顿时浑身大震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婶婶和叔叔看到路鸣泽的反应都很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惊诧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害怕,于是他们顺着路鸣泽的目光向路明非身后看去,却也只看到了两个随行的年轻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婶婶刚要开口,路鸣泽就指着其中一个人结结巴巴地说道:“楚楚……楚子航师兄?”这个名字一出口叔叔和婶婶都是一愣,楚子航这个名字他们已经在家里听路鸣泽讲过无数次了,对于这个仕兰中学的传奇人物他们在外也有所耳闻,这样的人居然又和路明非成了校友?而且看这样子他们的关系还不错,想必路明非在家无能在外混得很开居然能和这样的高富帅搭上关系。楚子航只当没看见他们的反应,摘下了墨晃了一下算是打过招呼了,说了一句:“路鸣泽是么?我听路明非提起过你,你好。”看到自己的偶像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和自己打了招呼,路鸣泽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一个劲地喘着粗气,浑身时不时地抽搐着,像是得了什么癫痫一类的病。恺撒看到楚子航如此有名,不禁有些挫败,当机立断摘下墨镜,上前一步微笑道:“你们好,我也是路明非的同学,恺撒·加图索。”叔叔和婶婶不明白这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为什么要上前主动向他们打招呼,却也还是礼貌地回了一句。但路明非明白恺撒心里在想什么,自己的风头完全被宿敌盖过的感觉可不是这位骄傲的学生会主席能够承受的,马上接话道:“对对,这也是我同学,他是我们学校一个社团的老大,楚子航师兄是另外一个社团的老大。”这句话暗示恺撒和楚子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好让叔叔婶婶多少放一点注意力在恺撒身上,至少不让他太没面子。

  可叔叔婶婶明显不这么认为,虽说都是社团领袖,但社团规模也有大有小,以他们对楚子航的认识,这个人领导的社团怎么着也得是学院第一至少不会掉出前三。恺撒则不一样,他们以前从未听过恺撒这个名字,路明非在家里也没有提起过他,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恺撒有多优秀多土豪多贵族,只觉得他除了那张脸完全比不上楚子航。他们略带不屑的表情清晰地浮现在了脸上,恺撒带着微笑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和尴尬,刚想澄清,就听到路明非急忙补充说:“老大的社团和楚子航师兄的社团规模一样大!老大还是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恺撒听了没有多满意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前面的倒是可以说最后一句就不用了。我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跟他们有关系。”这两句话一出口叔叔和婶婶就有点呆了,和楚子航领导的社团规模一样大?这意味着恺撒和楚子航比并差不多了多少甚至可能比楚子航还优秀,而路明非在学院混得这么开有漂亮妹子有有权有势的师兄罩,居然还要叫这个外国人老大,可见他的地位。其实最让他们感兴趣的反而是路明非的最后一句话,虽然他们没有听说过什么加图索家族,但只要能被称为“家族”的东西……就一定有钱!“加图索家族……是什么东西?很有钱?”叔叔想也没想地脱口问道。恺撒刚想不顾一屑地说是个混蛋无耻到骇人听闻的家族,路明非就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赶紧回答叔叔说:“特别有钱的家族!老大身上这件衣服就值三万美元!开学的时候他就送了我一辆布加迪威龙!”虽然这么说就完全把楚子航的风头压下去了,但路明非并不怕这会得罪楚子航,因为他清楚楚子航虽然自尊心很强却不是会在意这种东西的人……何况他家的经济实力和加图索家比还是差太多了,恺撒所有衣服都是在他们加图索家御用裁缝店定做的,又镶水钻又嵌金丝,价值远超三万美元,路明非也只是实话实说。恺撒看路明非这么给自己面子,也就没说什么,只耸了耸肩。叔叔婶婶震惊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外国年轻人竟然有这么雄厚的经济实力,如果路明非所说不假跟这样的一个男孩搭上关系就好比和银行交了朋友……还是个不要你交钱反而给你送钱的银行!他们对待恺撒的态度瞬间缓和了下来,表情上甚至带着一些谄媚,恺撒对于这种表情见得太多了所以不以为然,反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了那部Vertu手机对叔叔微笑道:“听说你一直喜欢顶级的东西,这点和我很相似,我对和自己有相似之处的人一向很欣赏,他说这话的时候口气平淡如水,仿佛只是送给了叔叔一部手机模型。恺撒和叔叔对话的时候楚子航一直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什么也没说,因为他确实觉得这种东西他比不过恺撒也不想和恺撒比,他知道恺撒也不觉得在这点上打败他有多么令人自豪,他们追求的都是力量和荣誉上的胜利。绘梨衣也和楚子航大同小异,只是她一会无聊地摆弄衣角一会四处观察路明非婶婶的家,好像一个好奇心强烈却又不想闲下来的孩子。但即使她再怎么无聊也没有拽着路明非的衣袖就走,也没有催促路明非快点带她去玩,而是乖乖地站在一旁,路明非一直都是她心里很重要的人,而叔叔婶婶又是路明非的亲人,所以她对待叔叔婶婶就像是对待路明非一样有无限的耐心和好感。

  婶婶在一旁为自己家攀上了高富帅而欣喜不已,又觉得自己把楚子航晾在一旁不好,赶紧出来插了句:“我们家也快吃饭了,不嫌弃的话就呆一会跟我们一起吃吧?”恺撒停了下来,望向楚子航和路明非看他们的反应,楚子航点了点头,路明非则低低地说了句:“好。”恺撒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想太多,转而又和叔叔谈起了手机和各种高档奢侈品。婶婶则又是一阵窃喜,这样他们和高富帅又热络了一点。路明非有些沮丧,他本来想的主要目的是带绘梨衣以女朋友的身份见见叔叔婶婶,结果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恺撒那边去,虽然这种事他也已经习惯了……但毕竟没有人会愿意承认自己彻底输给了另一个人,没有人的自尊心会允许自己做如此伤自尊的事情,何况在女朋友面前岂能丢脸?于是他等恺撒一停下来,就立刻对叔叔婶婶说:“叔叔婶婶,那个,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恺撒疑惑地望了他一眼,随即目光又移向了绘梨衣,立刻明白了路明非的意思,马上很给面子地停了下来,稍微让开了一点位置。叔叔婶婶看他打断了他们和恺撒的谈话都很奇怪,不知道他有什么事,只觉得都没有他们和高富帅增进感情……啊错了,是友好交流来得重要。

  “这是我女朋友。”路明非把绘梨衣拉到了自己面前。叔叔和婶婶惊呆了,没想到路明非真的逆袭搭上了白富美,而且还是个他们见过的婶婶嫉妒得要命路鸣泽口水得要命的白富美,这么一比路鸣泽和佳佳的喜事就不算喜事了,瞬间他又被路明非碾压了。想到这些,婶婶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叔叔察觉到了老婆的神情变化,赶忙出来打圆场:“啊明非有女朋友了啊,恭喜恭喜,晚上带着女朋友一起在家里吃饭吧。”他又用手肘碰了碰婶婶,压低了声音说:“人家佳佳人都过来了你还较个什么劲,你看明非不还给你买了那么多东西么。”看到路明非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婶婶的火气稍微下去了一点,但也什么都没说,冷哼一声转头就走。叔叔无奈地看了路明非一眼,用眼神示意他好好招待同学们,然后就赶忙安慰老婆去了。

  “婶婶好像还是不喜欢我。”路明非转身时,绘梨衣把早已写好的话拿给路明非看,她长长的睫毛低垂下来遮住了眼睛,神色有些黯淡。路明非知道这个话题对她而言有多沉重。那天在夕阳下他也曾和绘梨衣讨论过这个问题,女孩和那时一样低垂着眼帘,眼睛里是掩藏不住的悲伤。她生来就是被世界厌弃的怪物,是凌驾于诸人之上的世间最危险的混血种之一。她认为世界不喜欢她,是因为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喜欢她,而那真心对她的区区两个人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现在她唯一的依靠只有路明非,路明非就是她全部的天下。而路明非的家人又不喜欢她,她觉得自己又被世界讨厌了。几个月前路明非在日本就见过这个女孩眼神里流露出来的这种悲伤,但那时他还对绘梨衣怀着恐惧,而且什么也不能做,因为他并不是绘梨衣的什么人。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是最亲近绘梨衣的人,是唯一能照顾她的人,他可以做到以前他无法做到和不想做的事情了。

  路明非伸出手把绘梨衣抱在了怀里,在绘梨衣耳边说:“没关系的,绘梨衣很乖的,婶婶会喜欢你的,因为我也喜欢你,所以世界都会喜欢你。”女孩惊喜地抬起头,在小本子上写:“真的吗?“真的。”声音从路明非左边传来,让他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学生会主席会在这种时候帮他,他看向恺撒,恺撒却并不看他,而是微笑着对绘梨衣说:“我们都是路明非的朋友,所以我们也都会喜欢你。”楚子航在一旁什么也没说,但也对着绘梨衣点了点头。

  恺撒并不知道这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也不知道这句话对绘梨衣来说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但他作为一个绅士是绝对不能看着女孩难过而什么都不做的。绘梨衣歪头看着面前这两个仅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表情起先很疑惑,然后她渐渐绽开了一个笑容。那是一个连路明非都从未见过的笑容,充满了来自心底的喜悦,即使当时他们重逢时绘梨衣都没有露出过这种笑容。但他知道为什么,有了这三个人对她的肯定,她觉得自己开始慢慢被世界接纳了,不再是个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异类了。

  但其实她所不知道的是,她体内流着的血和楚子航体内的血大同小异,唯一不同的是她是先天的血液,楚子航则是由于“爆血”的使用才使血液无限逼近于龙。这也是当时在日本楚子航没有想尽一切方法截下她去松山站那趟火车的原因,原本以他的杀胚本能是一定要阻止绘梨衣逃走的,但他却无法做到,因为他看着绘梨衣,就像看着镜子中一个完全不同的自己。

  路明非现在很想死。

  原本他是不该这么悲观的,因为他们一行四人正在北京城内到处游玩,最尽兴的当属绘梨衣和恺撒。恺撒虽然游览过世界各地大多数国家和城市,但却从未在自由的情况下来过北京,唯一的一次还是出任务,根本没有享受生活的时间。这是恺撒的原话,当时听到这话的时候路明非心说老大你当初来北京又是喝茶又是做SPA哪里不滋润不享受了?而对于绘梨衣来说,这是和日本完全不同的一个地方,虽然同样都是属于亚洲的国家,也都是黄种人的国度,但风土人情和气氛却截然不同。如果说东京是个大型购物中心的内部……北京就是个喧闹嘈杂的菜市场。路明非和楚子航对这个地方熟悉得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路,自然是对游览大街小巷没有任何兴趣的,他们出来的原因只是为了陪恺撒和绘梨衣。在恺撒和绘梨衣的要求下,他们去了故宫,去了天安门广场,甚至去了不怎么出名的香山,只是因为绘梨衣在杂志上看到这个名字很好奇,她以为这座山闻起来是香的所以才叫这个名字……虽然路明非是个宅男,但他不是个宅神,偶尔出来放松放松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是对身心很有好处的,何况身边还有个漂亮妹子和两个帅得不着边的师兄作陪,一路上女生兴奋的尖叫和男孩的口哨声不绝于耳。真正让他觉得生不如死的事情是……他花的是自己的钱。当时他找恺撒要求报销费用,恺撒居然罕见地一口回绝,理由不是他不想花钱而是“陪女朋友这种事情当然要花自己的钱才对,不然是你陪女朋友还是我陪女朋友?”幸好最后还是楚子航慷慨地帮路明非解决了囊中羞涩的问题,他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还是本国的高富帅最靠谱!

  从香山下来已是傍晚时分,路明非已走得精疲力尽两腿发软,恺撒和绘梨衣则还意犹未尽。绘梨衣固执地摇晃着路明非的衣袖要求再去玩一次,路明非好不容易才以“今天太晚了如果不回去会有妖怪出现”的借口蒙混过关,突然发现面前有一个很熟悉的貌美妇人在冲着他们微笑,两侧恺撒和楚子航的脸色也都凝重起来。蛇岐八家现任大家长兼樱井家家主,樱井七海。

  “几位好,又见面了。”樱井七海深鞠躬,她的声音虽然很温软好听,但中文说得确实很蹩脚。

  “蛇岐八家的大家长来这里干什么?”恺撒问。

  樱井七海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听闻苏桑的工作地被龙族攻陷,我们是来尽微薄之力的。”她身后站着一字排开的黑衣男。自始至终她都使用敬语,自从在日本本部专员化解了白王危机之后,日本分部对学院本部的看法彻底改观,在他们心里本部的强者已远不止昂热一个,恺撒、楚子航、零甚至路明非和芬格尔都在日本赢得了尊重,现在在他们看来整个卡塞尔学院都是卧虎藏龙之地。

  路明非这才想起来蛇岐八家还欠着苏恩曦几百亿欧元的债,那么他们来帮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过其实现在日本分部来帮忙也没有多大作用了,他们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战力,作为“皇”的源家家主源稚生、风魔家家主风魔小太郎、龙马家家主龙马弦一郎、宫本家家主宫本志雄橘家家主橘政宗和犬山家家主犬山贺尽数去世,还失去了数以千计的普通干部,最高战力上杉家家主上杉绘梨衣也已经离开了蛇岐八家,现在的蛇岐八家对于只有两个人的社团“上杉”来说都不足为惧。

 

    五年级:唐文逸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龙族四(3)》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