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 公众号

    作文网订阅号

    (www_zuowen_com)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

  • 家长帮APP

    家长帮

    家庭教育家长帮

    iPhone Android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八】完_3000字

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八】完_3000字

2014-05-26

  决战第三十四话城堡里的那个王(一)

  城堡里的那个房间里很昏暗,没有开灯,郑逸腾安静地坐在里面喝红茶。

  郑楠昊走进房间,站在郑逸腾面前。

  “坐吧。”他的口气很冷漠。

  郑楠昊坐在了沙发上。

  “旅行怎么样?”他的口气丝毫没有回暖,依旧冷淡。

  “挺好的。”

  “出去这么多天也不给家里电话,你母亲很担心你。”

  黑暗中,郑楠昊挑了挑眉:“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先去见母亲。”

  “先站住。”郑逸腾揉了揉眼睛,开始在电脑上敲字。

  “干嘛?”

  “不久前端木硕给了我电话,说要取消订婚,这是你干的好事吧?”

  “没错,”郑楠昊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头发,“是我干的,因为我不想和她结婚。”

  郑逸腾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怒火,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准备燃烧:“你怎么这么莽撞!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毁了我们公司多少业务?”

  “我认为我不这么做,至少会毁了两个人的一生,弄不好也许是三个人的。”郑楠昊毫不示弱。

  “你……”

  “端木家是因为技术问题即将面临破产,才要和我们联姻的,父亲。”

  “这个我很清楚,我也愿意让他们利用我们,因为最后一定会转变成我们利用他们。”

  “但是,”郑楠昊望进郑逸腾的眼睛,“父亲,我不希望有一个充满利用的婚姻,这样,对我,对端木珺瑶,都不好。”

  郑逸腾沉默了。

  一会,他忽然抬起头,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我答应端木珺瑶,给她钱,让她彻底退出,你放心吧,我不会用家里的钱,这是我的事情。”

  “你愿意这么做很好,但是钱我已经给端木硕了,你也不必操心这件事情了。”郑逸腾继续低下头处理公司的文件

  “所以,父亲,请允许我和小影订婚。”郑楠昊微微倾身,乘胜追击。

  郑逸腾犹豫了一下,本想拒绝,但脑中浮现出莫紫轩笑眯眯的眼睛,叹了口气:“什么时候带到家里来,我想见见那个女孩。”

  “谢谢您,”郑楠昊笑了笑,“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

  “什么事?”郑逸腾在电脑上敲了几个字,抬头问道。

  “我不打算作为头号继承人继承公司。”

  “你说什么!”

  “父亲,请你把公司的主权交给哥哥吧,我负责帮助他。”

  “没可能!”郑逸腾几乎要暴走了,但他依旧注意着他那沉稳总裁的形象,“你今天一回来,就开始给我三番五次提出无理的要求,郑楠昊你真的太过分了!我告诉你,现在我反悔了!我拒绝和那个什么林纳影见面。”

  郑楠昊懒洋洋地站起来:“我继不继承公司和小影任何没有关系,请你不要因为我的事情对她产生什么芥蒂。顺便告诉你,小影的母亲已经同意我们了。那么,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谈吧。”

  他开始漫不经心地朝门外走:“下个星期六我会带她回家的,现在我想也许我必须要去看看母亲了,再见。”

  决战第三十四话城堡里的那个王(二)

  林纳影跟着郑义穿过硕大的庭院,来到一楼的一扇大门前。

  郑义推开门,朝里面恭敬道:“老爷,林小姐来了。”

  “进来吧。”屋里传来一声冷淡的声音,郑义对林纳影做了个请的动作,待她走进,郑义轻轻关上了门。

  “林小姐,请随意坐吧。”郑逸腾喝了口杯子里的红茶。

  “呃,好的,谢谢您,伯父。”林纳影有礼貌地答应了一声,坐在了郑逸腾对面的一张椅子上。

  “纱凌,给林小姐倒茶。”

  “是,老爷。”

  被唤作纱凌的女子给林纳影倒了杯茶,用同情的眼光瞟了瞟她,抱着茶壶飘走。

  “打扰了林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很想在小儿正式介绍你之前先见你一面。”

  “没什么,我也一直很想见见伯父您。”

  “那么林小姐,请问你和郑楠昊交往多久了?”林纳影暗暗叹了口气,心中道:审讯开始了。

  “呃,四个多月了。”

  “那你们认识多久?”

  “五个多月。”

  “噢——”郑逸腾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那你喜欢我儿子哪点?他可是又霸道又冷淡又让人生气哦。小时候没少吓跑喜欢他的女孩子。”

  林纳影脑海中想象着小郑楠昊吓跑女孩子的样子,强忍着笑意:“他的确很霸道,很冷淡,很让人火大,不仅如此,他还不关心别人的感受,随意利用别人。但是很奇怪,虽然我们常常斗嘴,他也经常让我很不爽,我却觉得他也不是那么霸道冷淡让人火大。其实楠昊在我眼里,是个很温柔的人。正是因为他有别人发现不了,我却能发现的温柔,我才喜欢上他,想和他一起牵着手下去。”

  “林小姐,你觉得我会同意你们吗?我认为楠昊应该找一个文静大方,知书达理的才女,而不是像你这样古灵精怪的,我并不是很希望你们结合。”

  林纳影不甘示弱,道:“伯父,恕我无礼。第一,我认为您的标准是您想相伴一生的女人,而不是楠昊的;第二,或许您有这样的标准是因为您没能和这样的女子结婚,才会要求自己的儿子找这样的女子。”

  “好吧,我们换个话题,”郑逸腾喝了口红茶,“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楠昊打算放弃继承权。”

  “伯父同意吗?”

  “我不认为我会同意,楠昊真的太过分了,一次一次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老实说,我很生气,也很失望。你认为呢?”

  “伯父,我觉得,您应该为楠昊想想,我觉得您会比我更了解楠昊。他一向是个很怕麻烦,但是考虑很周全的人,如果继承公司他一定会有很多的麻烦,会让他感觉很烦,不快乐。因此他一定是想好了才会这样决定的,您应该相信他的决定。”

  “我觉得他的行为很自私。”

  “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难道看见您的亲生儿子天天感觉烦闷,没有快乐,您就会高兴吗?我想您是不会的。我觉得您的大儿子郑榆昊更适合继承公司。既然有更适合继承公司的人选,您何必要逼不适合,也不想继承的人去继承呢?”

  郑逸腾沉默地盯着林纳影。

  林纳影安静地回望郑逸腾。

  半晌,郑逸腾终于开了口,口气里少了几分刁难:“抱歉,林小姐,刚才是我在刁难你。”他顿了顿,“你说的没错,我的夫人,就是楠昊的母亲,就是个古灵精怪,天天蹦来跳去的女人,我却喜欢看到这样的她,为此我没少和母亲大人吵,所以我希望楠昊可以娶一个温柔娴静的姑娘。至于继承公司的事情,既然你这么认为,我会好好考虑你的意见的。谢谢你,林小姐。如此看来,你很适合做郑家的儿媳。”

  他话音刚落,一个紫色的娇小的身影便飞扑进来,吊在林纳影的脖子上,像个小猫一样蹭啊蹭:“老公你好坏哦,偷偷见小影不告诉我,哼唧,不理你了。”

  “紫轩!”郑逸腾满眼无奈和宠溺。

  “喂,小影哦,你刚才好厉害哟,敢和逸腾顶嘴,你是我的偶像。”她趴在林纳影肩上小声道。

  “夫人,那不算顶嘴吧。”林纳影黑线。

  “傻丫头,怎么还叫我夫人啊,以后见到我叫妈,听见没?”

  林纳影黑线+黑线。

  莫紫轩终于从林纳影身上下来了。她坐在林纳影身边,笑眯眯地看个不停:“小昊真棒!我就喜欢你这样古灵精怪,活泼伶俐的女孩,嗷~小影一定是我家儿媳哦!老实说我真不喜欢你大哥娶得那个女孩呢,一点也不可爱。像小影这样的才是我最爱呢。”

  林纳影黑线+黑线+黑线。

  敢情您和您老公的标准完全相反——!!

  “小影?你怎么在这?”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林纳影回头,看见郑楠昊高挑的身影正立在门廊边。

  “那个……”

  “楠昊,是我临时决定先见见小影的。”郑逸腾喝完了杯里的红茶,难得地笑了笑,“没什么了,你送她回家吧。”

  郑楠昊挑眉,看着捧着杯子的父亲,死死抱住他的小影的母亲,和满头黑线的林纳影。无奈地摇摇头。

  “那么,伯父伯母,我先走了。”

  在莫紫轩表示对小影不叫妈的不满时,郑楠昊走过来牵住林纳影的爪子,拉着她出门。

  林纳影与他相携着出了门,回头望了望屹立在黄昏中的城堡,看见在一楼的大窗口蹦蹦跳跳挥手道别的莫紫轩,叹了口气。

  ——怪不得郑逸腾希望他儿子娶个文静的。

  ——不过,遇上这样的婆婆,真不知是好是坏呢。

  决战第三十五话我们永远是朋友

  “影,可以出来一下吗?我找你有点事,在你家楼下等你。”

  林纳影接到这条短信的时候,一脸的狐疑。

  苏晨爽?他怎么了?

  托着脑袋想了想,林纳影还是把《白夜行》放下来,从飘窗上轻盈地挑落。换了一件白色的毛衣,配上深色的牛仔裤,显得帅气无比。

  捏着手机下了楼,在楼门口看见了一身咖啡色风衣,低下头靠在墙上安静等待的苏晨爽。

  他乌黑的发在冷风中被吹起,掩映了他那一双带着浅浅忧伤的黑眸。

  “哟,真难得,董萱放你出来啦?”林纳影走近他,笑道。

  “呵呵,这里太冷了,找个咖啡厅吧。”苏晨爽望着她美好的笑脸,眼眸里的忧伤又增加了一点。

  他习惯性地去牵她的手,却被她拒绝了。

  “啊?抱歉,我习惯了。”苏晨爽一脸窘迫,急忙解释着。

  “嗯,没什么。”林纳影笑了笑,跟在他身后。

  两个人不紧不慢地走着,在一家星巴克门口停了下来。

  推开门,一阵温热的暖气袭来,苏晨爽心疼地望了望林纳影被冻得有些苍白的脸颊,伸手将她推进去:“快进去吧。”

  下午茶时间刚过,店里的客人很少,林纳影和苏晨爽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边,喝着甜得有点腻的咖啡。

  林纳影歪着头,问道:“忽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

  “说啊?”她眯着眼晴笑了起来,小小的酒窝带着一丝丝温暖。

  苏晨爽决定先找些话题:“问问,你最近过的好不好?”

  “挺好的啊,就是从普罗旺斯回来,东西买太多,拎的行李重死了。”

  “怎么买那么多东西?”

  “还不是我家太后,把旅游当成团购,幸好有郑楠昊,不然我就提前变成弯腰驼背的老人家了。”林纳影笑着喝了口咖啡。

  “哦?阿姨最近好吗?”

  “挺好的,看她的未来女婿看得不亦乐乎,口水直流。”

  “郑楠昊?”

  “嗯。”

  ——郑楠昊,郑楠昊,现在你的眼里只有郑楠昊。

  苏晨爽默默捏紧了拳头,心里极其不甘。

  “影,”

  他忽然抬起头,正色道。

  “怎么?”

  “我今天只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一定要郑重地回答我。”

  “好。”林纳影点了点头。

  苏晨爽闭了闭眼睛,决定了!要说出来,不然此生再也没有机会!

  “我想问你,”他顿了顿,心里却开始退缩。

  “什么?说啊?”

  在她的催促下,苏晨爽终于喊了出来:“如果我可以和董萱分手,你还会不会重新和我在一起?!”

  安静。

  安静到了极致。

  林纳影挠了挠头发:“你刚才说什么?”

  “我刚才说,如果有可能,你可不可以重新和我在一起?”他冷静下来,声音也变得和平常一样温和。

  ……

  “苏晨爽,我以为你不会再这样想了。”半晌,林纳影终于轻轻地开口。

  “为什么?”他不甘心地问。

  林纳影喝完了杯里的咖啡,微微一笑,眼睛里亮晶晶的:“当初要分手,我理解你,也坦然接受,骄傲地走掉。但那只是在你面前,我的心有多痛你不知道的。

  “就在我最需要依靠的时候,郑楠昊出现在我的身边,给了我温暖的依靠。虽然他常常取笑我,拿我开玩笑,但他总是在我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在我身边,给我温暖和信心。他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

  “虽然别人觉得他冷酷又无情,但他却不断地给我温暖,去疼我,宠我。那个大恶魔其实是个嘴硬心软的大好人,只是别人看不出来。

  “苏晨爽,一个给我了这么多温暖,愿意为了我而改变自己的人,我不可能会舍得推开他。

  “呐,但是不管以后会怎样,我还是要说,你苏晨爽是我林纳影永远的好朋友。”

  她抚开遮住眼睛的发,一股脑塞到耳朵后边,露出那一双漾着波澜的双眸。几缕发调皮地滑出来,看上去美丽得无与伦比。

  “是吗?”看着她美好的笑容,他忍住想冲上去吻她的欲望,问道。

  “当然啦!”

  苏晨爽无奈地笑了笑,低下头竭力去掩饰眼底的忧伤。他走过来,轻轻抱住了她,低声道:“最后一次这样抱你了,”

  “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小影,既然你的幸福我给不了,但你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幸福。”

  “嗯,你放心,我一定会的。”林纳影靠在他的怀里,微微闭了闭眼睛。

  “苏晨爽,”她忽然开口叫他。

  “嗯?”

  “既然你必须和董萱过一辈子,那就不要再抗拒了,毕竟你抗拒也不能改变结局,所以你要笑着去接受。也许你不会爱上她,但总有一天,你会慢慢地接受她,回应她对你的好。”

  她又补充道:“啊,我忘了说了,也希望你,幸福……”

  决战最终话在“FourLeafClover”(一)

  早上,林纳影坐在课室里,懒洋洋地靠着墙角,哈欠连篇。

  郑楠昊进来,看见了坐在墙角准备冬眠状态的她,微微抿了抿嘴,手在自己的衣袋里捏了捏,下定了决心。于是便走过来握住她的手:“跟我来。”

  “干嘛?”林纳影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他,便软软地倒进他的怀里。

  “翘两节课让你清醒一点。”郑楠昊捏了捏她的脸,微一用力,便把她拖了出去。

  清晨的空气很清新,但因为季节的缘故,稍稍带了些凛冽。临近冬日的阳光也不是那么刺眼了,透着微凉的寒气照射在两人身上。郑楠昊拖着她一路跑出了学校。

  站在大街上,被寒风吹着,林纳影终于清醒了。她揉了揉眼睛:“干嘛来这里啊?”

  郑楠昊不回答她,握紧了她冰凉的小手,微微拧了拧眉,把身上那件长长的黑色风衣披在她的身上:“穿那么少,你真的是找打。”

  林纳影嘿嘿地笑了笑,听话地跟在他后面,任由郑楠昊拉着自己走过一家一家的店铺。

  两个人终于在一家店面不大,却很高的店铺前停了下来,林纳影好奇地抬头。

  FourLeafClover

  店名用漂亮潇洒的圆体字书写,刻在一块不很规则的木板里,木板上画了淡淡的幸运草作为背景,和下面的门搭配的很和谐。明亮的玻璃门周围装了木质的边框,门边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子,写着“营业中”。

  林纳影眯了眯眼睛:“以前怎么没发现‘FourLeafClover’的店门那么漂亮啊。”

  “傻瓜,”郑楠昊轻拍她的小脑瓜,“不久前从新装修了一下,现在,应该已经不算是一家正规的酒吧了,倒有点像是酒吧和茶吧的混合体。”他勾起唇角笑了笑,“来吧,今天带你到这里是有事情的。”

  推开门,便看见几张的木制小桌子,不远处的吧台前是几张高脚凳。擦得干干净净的桌子椅子在不算清冷的晨光下泛起淡淡的光泽,显得格外可爱。悬挑在门口的小铃铛若无旁人地一摇一晃,发出那清脆的声音。

  “殿下,林小姐,早上好”小绿依旧是一身绿色的裙子,梳一条平整的马尾,捧着黑色的托盘。

  郑楠昊朝她使了个眼色,小绿立马会意。神秘地冲林纳影笑了笑,她走过来挽住林纳影的手:“林小姐,请跟我来。”

  小绿拖着她上了电梯,一脸神秘的微笑,却什么也不说。林纳影被她拖进了那间天蓝色的房子里,让她坐窗边的小沙发上,吩咐道:“小姐,您在这里等着哦,千万千万不要乱跑,您要是乱跑我的罪过就大了。”

  “喂喂!”林纳影大声叫着,想问个清楚,小绿已经关上了门跑了出去。

  无奈之下,林纳影只好在房子里乱转悠。

  决战最终话在“FourLeafClover”(二)

  她走到窗前,微微拉开了一点那窗帘,慵懒的阳光透着窗户撒进房间里,在地上活蹦乱跳,点亮了铺在地上的地毯,也点亮了林纳影细长的眉毛。

  郑楠昊推开门的时候,看见了眉毛上好像镀了一层金的林纳影,觉得她比平日里还要美丽。

  他悄悄地走了过去,从后面伸手,轻轻拥着她。

  “第一次发现,你不靠衣服也可以这么漂亮。”他把头搭在她的肩上,轻声道。

  林纳影瞪了他一眼,回嘴:“那是你不会欣赏。”

  “父亲同意我放弃公司的继承权了,因为你吧?”郑楠昊抬起一只手揉揉她的发

  “那个啊,就是他问我怎么认为,我就说了说我的想法啊。”

  “你的想法?是什么?”

  林纳影回头,望着他的双眸,微笑道:“啊?那个啊,就是希望伯父理解和相信你的决定啊。因为你一定是想的很周全以后才下决心的。”

  “谢谢你。”郑楠昊的双臂更加用力,安静地将她拥紧。

  “没什么,既然你不想做,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那我作为你的女朋友,就不应该强求你怎样怎样,应该支持你相信你才对。”

  郑楠昊低了低头,在她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在熹微的晨光里,两个人沉默地站在窗前,男生从后面抱着女生。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一言不发,只是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下面的道路。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声中,花花草草也都逐渐沉醉了。

  良久,他把她转过来,松开,双手搭在林纳影的双肩上,低下头去,鼻子轻轻触碰她的鼻头。

  “我要和你签第三个协议。”他低低地开口。

  “什么?”

  “这个协议其实是一个承诺,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你在四年后找我兑换。听好了,是四年后,过期不补。”他说吊理清晰,不紧不慢。

  “到底是什么东西?”

  郑楠昊微微一笑,什么也不说,伸手一捞,就把她捞进怀里。

  他悄悄伸出他的右手,无声地握住她白皙的左手。他的左手则打开了一只精巧的红色绒布盒子,从里面取出了那枚戒指。戒指被交到左手上,他慢慢地,静悄悄地,不让她知道地,把那颗戒指,套在了她左手的中指上。

  “啊!”

  感觉到自己的中指上多了一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林纳影惊讶地举起左手,看见了中指上那个闪闪发光的戒指。

  整个戒指上只有一颗钻,那是一颗简单而朴实的透明的钻石,被两条明亮的白金环绕着,镶嵌在指环上,那白金微微翘起,形成两道弧线。钻石在淡淡的阳光下显得神采奕奕,折射出许多跳跃的星光。

  郑楠昊邪邪地笑着,伸手捧住她的脸:“记得,四年后要找我兑换一个承诺,过期不补。”

  “还有,”他慢慢地低下头,吐出温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不许拿下来。”

  下一秒,他便含住了她那如同玫瑰一般美丽的唇。

  “永远……”

  “我都不允许你拿下来……”

  ——因为,你是我决定要过一辈子的人。

  ——这一生,我不许你离开我。

  end

  番外爱之奏鸣曲(一)

  现在是暑假。

  下过雨后的后山小路上,周围的花花草草沾满了晶莹的小水滴,空气中带着夏日暴雨过后的那份清新。

  赵荏苒抱着一本薄薄的小本子,优雅地走在通往学校后山的小路上。

  呐,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向他透露自己的心意。

  她踩在有少许泥泞的小路上,脚步有些紧张,直直垂下的刘海遮住她的眉毛,露出明媚却透着淡淡忧伤的大眼和有些苍白的脸色。

  因为,再不告诉他,就没有机会了。

  远远地看见黎昕靠在一棵大树下,她浅浅笑着,快步跑过去。

  “抱歉,没有让你等很久吧?”她跑到他跟前,微笑着。

  黎昕看着她苍白的小脸上沾着一粒粒汗珠,温柔地笑了笑,用手帕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没有。”

  赵荏苒呆呆看着他体贴地为自己擦汗,心上渐渐生出忧伤。

  他们的关系似乎很好了,但黎昕从来没有一点点透露出对自己有朋友之外的意思,难道他真的不喜欢自己么?

  “荏苒?”看到赵荏苒在发呆,黎昕拍了拍她的肩,关切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赵荏苒迅速恢复正常,“黎昕,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嗯?”

  赵荏苒吞了吞口水,微微低下头,看到黎昕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家楼下那个云游诗人的诗句:“你只是一道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光,却能带着温暖,希望,快乐,直直地射入我空虚的心灵。”

  “在我心中,你的存在是和别人不同的,怎么说呢?也许其他人是可有可无的,但你不是。”她轻声道。

  “我懂,就像当年的影儿在我心中这样的存在一样。”

  她眼底闪过一抹失望:“我们家楼下以前有一个云游诗人,他写过一首诗,一首很长的诗,但我一直记得有一句话,也许不是很贴切,可我始终觉得是在说你。”

  黎昕安静地看着她,她轻声道:“‘你只是一道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光,却能带着温暖,希望,快乐,直直地射入我空虚的心灵。’”

  风轻轻吹过,微微卷起她淡蓝色的裙角和乌黑的直发,夏日的暖风拂过她美丽的脸颊。她把头压得更低了。

  “所以,黎昕,我不能再逃避了,不然我将没有机会告诉你,”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黎昕盯着她的脸颊,很久之后,低低道:“荏苒,我不想伤害你,可我不知道我到底,还喜不喜欢影儿。对不起。”

  两个人陷入了安静,周围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

  “我知道了,让你困惑我很抱歉,”赵荏苒抽了抽鼻子,低下头去,把怀里的本子塞进黎昕的怀里,“这个送给你,再见。”

  她快速地跑开,把黎昕一个人留在后山。

  黎昕靠在树上,叹了口气,真的不想伤害她呀。

  她仔细看了看赵荏苒塞给她的本子,薄薄的封面上写着五个清秀的字:《月光奏鸣曲》。

  “黎昕,你知不知道!”晚上,黎昕捧着那本《月光奏鸣曲》发呆,忽然接到了戴月的电话,“荏苒明天就要去加拿大留学了,也许再也不回来。”

  “什么!”

  “嗯,明天早上十一点的飞机,你一定要来啊,荏苒喜欢你两年了。”戴月快急死了。

  “我知道,”黎昕低低道,“我不想再伤害她,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影儿,所以,明天我不会去的。”

  他径直挂了电话。

  明知道这样是不行的,放走身边爱自己的女孩,只为了等一个不可能的人,真的好傻。他自嘲地笑着:“可是,荏苒,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给你幸福,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你。”

  黎昕握着《月光奏鸣曲》走向钢琴,他欠了欠身,坐在琴凳上,十指自然地放在黑白的琴键上。

  微微闭了闭眼睛,一首纯熟的月光奏鸣曲从他的十指间流泻下来。仿佛在人们眼中呈现出柔和的月色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的情景。月光奏鸣曲,为爱谱写的曲子。他默默地盯着那五线谱,莫名地想起了赵荏苒。

  她没有影儿那么活泼,没有影儿那么任性,没有影儿那么倔强。荏苒一直都是十分安静地,乖巧地,温柔地生活在他的身边,就像,就像,就像当年的……影儿一样。

  闭上眼,一下子回到了十年前的阳光午后。一个有着浅褐色温柔大眼的女孩推醒小小的自己:“在这里睡觉会着凉哟。”

  “你是谁?”他睁开眼睛。

  “我叫林纳影,你可以叫我小影。”小女孩微微笑着,漂亮的眼睛变成两抹弯月。

  眩晕。双目清醒时,发现自己在琴房。

  荏苒坐在身边,两人的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着,一同演奏出完美的一曲。

  又是眩晕。

  他看见那群围着他的小影叫骂的泼妇,冲上去,伸手握住林纳影的小手,稚嫩的声音轻轻道:“影儿,我会保护你的。”

  继续眩晕。

  荏苒的头重重地靠在他的腿上,看着她疲劳的样子,黎昕伸手抱住她。

  “黎昕……我,喜欢你……”

  他一下子睁开自己的双眼,结束了那些梦境。

  终于懂了。

  只是因为影儿那时候给自己温柔的感觉,才会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她。而现在才明白,其实只是迷恋影儿的温暖。在这温暖的阳光离开自己时,他才懂。

  其实……我早就,喜欢上荏苒了吧。

  他自嘲地抿抿嘴:“我绝对不再放你走!”

  番外爱之奏鸣曲(二)

  现在是十点三十五分。

  天空蓝透了,让人感觉无比忧伤。

  “前往加拿大温哥华的飞机将在十点四十分到达,请旅客到登机口开始检票。”冰冷的女声响彻大厅。

  她没有通知其他人,只告诉了戴月。

  “月月,”她抱了抱红着眼眶的戴月,轻声道,“我走了。”

  “等一等!”戴月喊住她,“荏苒,你不等等他么?”

  赵荏苒抽抽鼻子:“不等了,他不回来的。”

  没有等戴月再说什么,赵荏苒最后看了一眼从小长大的城市,和那忧伤的蓝天,拖着行李和父母道了别,转身前往登机口。

  ——黎昕,再见了。

  “荏苒!等一等!”戴月忽然尖叫起来。

  她诧异地回头,看见一抹黑色的影子冲过来。

  是黎昕。

  他握住她的肩膀:“不等了吗?告白失败了就逃走吗?”

  “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困惑。”赵荏苒动了动身子,挣脱开他的手,“再见。”

  也许,是,再也不见。

  赵荏苒闭上眼睛,拖着行李箱大步朝前,忽然感觉到一阵风吹过。

  是什么?温暖地触碰着我。

  是什么?轻柔地抚摸着我。

  是什么?坚定地阻挡着我。

  她睁开眼,看见了黎昕近在咫尺的脸。

  他那微微发干的嘴唇轻轻触碰着赵荏苒有些苍白的唇,极为温柔地擦拭着,仿佛害怕吓到她。

  只一个轻轻地触碰后,黎昕抬起头,眸子里带着深深地自嘲。

  “我的答案全在这个吻里,现在,你可以走了。”

  黎昕回过身子,提步向回走。

  “不要。”

  温柔的声音从后面飘来,赵荏苒从背后伸出手,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腰。她把脸放在他的T恤上,感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息。

  黎昕僵住。

  “对不起,我不走了。”

  他感觉到背后湿了,回过头,看见赵荏苒沾着泪痕的脸。

  没有再犹豫,黎昕回身,轻轻地抱住了她细小的身子。

  “对不起,”他低低道,“我一直很错误地把对影儿的迷恋当成了喜欢,一直在伤害你。现在我懂了,我喜欢影儿,这一点没有改变,但是,我爱你。”

  赵荏苒怔了怔,收紧了搭在他腰上的手,低声啜泣着。

  “荏苒,不要走了好吗?留下来好吗?”

  “嗯!”她轻声答应着,闭上眼,把头靠在他的胸口上。

  黎昕紧紧抱着她,怀中的荏苒感觉快窒息了,她抬起头,透过他的睫毛看着背后湛蓝奠,忽然感觉到那天空是那么好看。

  “果真,果真,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看到的什么都是美好的。”

  她轻声说。

  黎昕温柔地抚开她挡住她眼睛的发丝,笑道:“那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无论天也好,地也好,山也好,水也好,我陪你一起看。”

  “还有月光。”她眨眨眼睛。

  “嗯,还有月光。”黎昕附和着。

  他紧紧搂住她,浅浅地笑着,想起了刚才自己的话。

  ——无论天也好,地也好,山也好,水也好,我陪你一起看。

  ——所以,这一辈子,我不许你离开。

  番外相识

  四年后,某两只结婚后的一天,某天晚上。

  郑楠昊浅浅笑着,一只手搂住林纳影,另一只手握着鼠标,在笔记本电脑上随意翻看着郑榆昊发过来的资料。

  林纳影满足地揉着小肚子,开始在他怀里胡思乱想。忽然,她想到自己和郑楠昊第一次接触的时候,某公子仿佛从那时候就认识她,虽说和他在一起四年了,可这个问题到现在也不知道。顿时,林纳影心中好像有一只好奇的猫咪,痒痒的。

  (剧情回放:“你是谁?”林纳影秀眉一挑,微微眯着眼盯着面前的男孩:褐色的瞳仁、飘逸的红发,修长的手指,白嫩的脸蛋让人忍不住要上前掐掐。“哈哈,有意思,林纳影,你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我记住你了!”)

  “喂,”她在他眼前晃了晃自己的爪子,打算问个清楚。

  “嗯?”郑楠昊眉毛都不挑一下,继续看他的资料。

  “郑楠昊,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啊?”

  郑楠昊低头瞥了她一眼:“我没喝酒。”

  好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耶!林纳影汗道:“什么啊,我哪有说你喝酒。”

  “所以,你就算要试探我对你忠不忠诚,也应该等我喝醉了再问,毕竟酒后才吐真言嘛。”郑楠昊闲闲道。

  =_=!!

  此乃林纳影的表情。

  “去你的!我问你正事呢!”

  “老婆大人吩咐。”

  “就是捏,就是捏,我们两个在大街上遇到那次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啊?”

  “我说呢,怪不得问我这种问题,原来是小影不记得了,”郑楠昊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微笑着,“第一次啊,我想想……”

  林纳影难得好脾气,乖乖坐在他怀里,让他好好想。

  忽然,郑楠昊用力锤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只手:“我想起来了,那次,对你来说是第一次和我见面,对我来说,不是。”

  什么!

  林纳影大惊:“为什么会这样!”

  郑楠昊把她抱好,淡淡道:“记得么?上海微之前,在你初中的时候,很喜欢去圣海贵族学校附近的公园看书。”

  “这种事情你怎么知道!”

  “你笨死了,”郑楠昊拍拍她的头发,“我初中在圣海读,每天放学都会去那个公园散步,所以,常常看到一个笨蛋坐在树下看书,笨蛋只盯着她的书,怎么可能会看我。当然,我也懒得让你看。”

  “你才笨!”林纳影回嘴,然后继续问,“那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

  “你问题很多耶!”郑楠昊看了看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不耐道。

  “说嘛说嘛!”林纳影卖萌。

  郑楠昊坐直身子,趁她没注意,用公主抱的抱法把她抱起来,大步朝楼上的卧室走。

  “郑楠昊你干嘛!”林纳影尖叫。

  郑楠昊懒得理睬她,踢开卧室的门,把她扔在床上,再顺便把被子扔到她身上:“很晚了,你快点给我睡觉。”

  林纳影虽然好奇地要命,但看着郑楠昊不容反抗的脸,只好吐吐舌头,闭上眼睛。

  郑楠昊站在床边,端详着她那安静乖巧的睡脸,不由莞尔,俯身亲亲她的额头。

  他一直记得。

  九年前,那一个阳光温暖慵懒的下午,他散步到林纳影看书的树下,看见那个一头咖啡色卷发的女孩手中的书歪在一边,而女孩已经静静地睡着了。

  那一刻,向来对小女生没有兴趣的他仿佛被她吸引了一般,快步走进她,悄悄地伸手翻动她手边的书,那是一本东野圭吾的《放学后》,翻开封面,在扉页上有着几个狗爬一样的字:“林纳影收藏”。他看着她安静的侧脸,脸上渐渐浮现出很久没有的温柔笑容。

  “小少爷!少爷!”远处传来了郑义的呼喊,小郑楠昊触电般站起来,迅速地离开。走到一半,他忽然回过头,深深望了望熟睡的女孩,轻声道:“呐,林纳影,我们还会再见的。”

  下午温暖的阳光下,他小小的身子快速跑开,跑向不远处那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

  想到这里,郑楠昊脸上又露出了那年那个午后露出的温暖的笑容。他带着浅浅的微笑,悄悄地退出房间。

  “笨蛋,晚安。”

    五年级:把心囚禁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下笔无助?
我要点评: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八】完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恶魔 的作文
关于 冷俊 的作文
关于 少爷 的作文
关于 千金 的作文
关于 富家 的作文
关于 公主 的作文
关于 五年级 的作文
关于 小说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