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七】_3000字

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七】_3000字

2014-05-26

  在一起第二十八话旅行的准备(一)

  “影儿影儿!”下课后,黎昕跑过来,在她眼皮底下放了一张通知,兴冲冲地指给她看“你看,是12月的外出旅游耶!”

  林纳影懒懒地推开他的手,和手上的通知,继续看书,顺便懒洋洋道:“不去。”

  “真的不去?”黎昕捏着纸问道。

  “学校年年搞这种活动,他们都说很无聊。”

  “那很可惜啊,这次好像学校花重金准备旅行哦,去你最喜欢的普罗旺斯。”

  林纳影“哗”的站起来,果断抢过了黎昕手上的通知单,反反复复看了三四次,终于确信了是真事:“是真的!我要去!”

  刚从门口进来的郑楠昊看见她难得积极地样子,莞尔一笑,走过去揉揉她的发:“难得你这么积极,不过也好,就当培养感情了。”

  林纳影微微僵住了,看见黎昕朝她坏坏地笑了笑,又跑去向别人宣传了这一天大的好消息。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宣传委员就是宣传委员。

  正准备坐下继续看书,忽然冷不防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对上了郑楠昊似笑非笑的眼:“我想,我该好好考虑,怎么样把和我的小影的情侣游设计的好玩点了。”

  “郑楠昊!你去死!”林纳影飙了,想推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却不如他劲大,只好哼哼唧唧在他怀里想办法。

  郑楠昊望着她气结的脸,小嘴气鼓鼓地噘着,心中忽然变得柔软,他抿起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手臂微微动了动,温柔地把脸伸过去,轻声唤道:“小影。”

  林纳影以为他良心发现打算放开自己了,欣喜地回过头,却感觉嘴上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堵住了。男生微微闭着眼,帅气得要人命脸和她离得很近,身上清冽的气息直直钻进她的鼻孔里。郑楠昊双手拖着她的脸颊,如捧着珍贵的瓷器般,小心翼翼地去吻她那柔软清香的双唇。两个人几乎没有在意到这里是课室,更没有在意到门口班主任铁青的脸。

  伫立在门口的老班看着两人相拥相吻的场景,紧紧锁住眉头,抿抿嘴,严厉地说:“我决不允许这种行为出现在重点班!”

  ……

  林纳影趴在床上看普罗旺斯的地图,一面写写画画,想找出一条完美的路线,但天生的路痴让她无语。

  “唔唔,先去亚维农的断桥看看,然后呢,再去Bonpas古堡,还有熏衣草花田,接下来,就去新亚维农的摩天轮玩玩吧,啊!我也好想去圣安德烈城塞哦!算了,两个一起去……”她一边嘟嘟囔囔地念着这些景点的名字,一边喝咖啡。

  “小影!”杨雅茹忽然冲进林纳影的房里,兴奋地叫着“你要去普罗旺斯对不对!我相信你不介意帮妈妈带点东西的,哈哈。”

  —

  在一起第二十八话旅行的准备(二)

  没等林纳影表态,杨雅茹就口若悬河地说她要的这个那个了:“带几瓶橄榄油,还要普罗旺斯的常用香料,要我列举吗?比如有,百里香、迷迭香、茴香、薄荷,对了对了,不要忘了月桂叶,做出来的烤肉很好吃滴!不要忘了可林松饼干哦!尽量多买点,要杏仁口味的;最最重要的,就是要给我买上那么三四十种不同的明信片哦!”

  “雅茹!你这哪里是一点东西啊!我是去旅游,不是去团购的说!”林纳影看着杨雅茹飞快翻动的嘴皮,几乎要晕倒。

  “没关系啊,旅游和团购差不多,哈哈!谢谢咯!”杨雅茹笑着拍了拍林纳影的头,不再听她的牢骚,带着胜利的笑容,去厨房做晚饭。

  林纳影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低头研究地图。

  手机“嗡嗡”震动,林纳影抬头看了看,是郑楠昊的短信,便伸手打开。

  “一定要去艾克斯的海豚喷泉。”

  “少爷,我是路痴。”

  郑楠昊微微一笑,索性打了个电话过去:“小影,不如我们不要跟团了,单独行动吧。”

  虽然单独行动比跟团有意思多,但是……

  “再说一次,我是路痴。”

  “没关系,我不介意做你的向导。”

  “是导盲犬吗?”林纳影笑嘻嘻地在地图上画了个圈,不知死活地调侃他。

  “如果你愿意做我的狗夫人的话,当然。”

  呜呜,调侃变成被调侃,林纳影无语望天了,只好采用打不过就跑的策略,正准备挂机,那边忽然传来淡淡地笑声:“小影。”

  “嗯?”

  “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不会是要嫁给你吧。”

  “如果你愿意也不错,至少我省了求婚的准备,比如玫瑰啊,戒指之类的。”

  “……”

  “算了,到了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田再说吧。”

  “哥哥,不带这么玩人的。”

  “呵呵,小路痴还是快点去熟悉地图吧。”

  “你才路痴!你全家都路痴!”口不择言,其实真正路痴的是她自己。

  郑楠昊靠在桌前,口气闲闲地挪揄道:“真聪明,你怎么知道我家夫人是个路痴呀。”

  “……”调侃不过他,林纳影搬出了打不过就跑的战术,留给那边一阵阵忙音。

  …………

  郑家别墅。

  屋内。

  郑楠昊唇边挂着浅浅的,不易察觉地笑容,握着手中华丽的黑色手机,抬起头,看着窗外的夕阳。

  屋外。

  郑逸腾无可奈何地站在走廊里,在阳光下不住地撇着嘴,看着古灵精怪的妻子莫紫轩同志翘着屁股,笑得一眼灿烂,朝门缝里不停地窥探。

  咳、不得不说,生活真是很美好。对某个人的老爹来说,美好的让人有点无奈。

  决战第二十九话我会保护你(一)

  林纳影抱着一个放了一本大大的厚厚的LP的包包,塞着耳机万分悠闲地听着音乐,头靠在郑楠昊肩上看风景。

  郑楠昊低头看着压在他肩上的重力,伸手揽住她,漫不经心道:“我忽然发现,某人今天很黏我,怎么回事啊?”

  于是,靠在他肩上的恶狠狠地某人瞪了他一眼,在他肩上泄愤般用力地锤了一下,直起身子,侧过头去,看向窗外不再理他。

  今天是全校出发去普罗旺斯的日子,一上车,林纳影就被郑公子拽去了后排,眼尖的老班看到了,便夺过导游萧晓的大大的扬声器,吼道:“林纳影,你坐到这边这个位置来,”随手指了一个靠门的位置“郑先生要让端木家的小姐坐郑楠昊旁边,你就将就点吧。”

  ——端木小姐要坐在郑楠昊旁边。

  ——你就将就点吧。

  林纳影一怒,站起来就要理论,却忽然被郑楠昊拉回去。他低声对她道:“我来。”

  然后,大巴里的温度迅速降了好几度,郑楠昊头也不抬道:“理由?”

  “郑少爷,您也知道,端木小姐是您的未婚妻,您理所当然应该……”说着说着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现在班主任管的事情可真多啊。”这话说的不咸不淡,不冷不热,但脸色却更黑了

  老班底气不足地看着郑楠昊愈发阴沉的脸,瞬间,室温又降了几度。

  车门忽然打开了,背着香奈儿绝版白色双肩包,一头水蓝色长发盘在头顶,扎着一个小樱桃,看起来可爱又纯真。

  “老师,我坐在哪里?”环顾了一下基本满了,只剩一个靠门位置的车,端木珺瑶刻意看了看郑楠昊闭目养神的角落,问。

  老班可怜巴巴地盯着郑楠昊,真无奈,她千方百计想让郑楠昊和林纳影愤慨,却被郑公子冷得不能再冷的语气吓住了。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躲避郑楠昊,得罪端木珺瑶了:“咳,那个,端木同学,请你坐去黎昕的旁边吧。米峰,你坐到这里来。”

  黎昕身边正在和MM发短信的男生抬起头,挑了挑眉,但还是极不情愿的起身,走向门边那个座位,而端木珺瑶,则收起了她花朵般美好的容颜,黑着脸坐在黎昕身边。

  黎昕瞟了她一眼,收紧了抱住包包的手臂,向窗边靠了靠,故意避开她似的。

  忽然,黎昕的手机开始震动,他掏出来,打开。

  ——抱歉,没想到会这样。By:影8:30:25-10。7

  他勾了勾唇,手指在键盘上按了几下,发送。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8:32:01-10。7

  …………

  决战第二十九话我会保护你(二)

  …………

  车子开在去机场的高速公路,端木珺瑶忽然对黎昕道:“喂,你是不是很喜欢林纳影啊。”

  “干嘛?”黎昕睁开眼。

  “我们两做个交易吧。”

  “?”

  “我可以让林纳影和你在一起,条件是,你要全力支持我。”

  黎昕回头看了看靠在郑楠昊肩上睡的不知死活的林纳影,长长的咖啡色卷发倾斜下来,遮住她美丽的不可方物的脸,隐约看见她略略勾起的嘴角。郑楠昊的爪子搭在她的肩上,头靠着她的头,赫然一副神仙眷侣的样子。

  他回过头,冷淡地对端木珺瑶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就不用了。”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她么?你不是很恨郑楠昊和她在一起么?”

  “你说了那么多,就是希望影儿和郑楠昊分手吧。”

  “对!我做梦都梦见他们分手!我就是讨厌林纳影!她害我和楠昊不能在一起!”端木珺瑶狠狠地瞪着熟睡的林纳影“我们为什么不能联手?如果我们联手分开他们,你和你的林纳影就可以在一起啦!”

  黎昕别过头,眼里满是不屑:“你倒是很直白啊。”

  “哼,就算你一个人知道我的真面目也无所谓,我相信你会同意的。”她哼了一声“明天之前给我答案。”

  端木珺瑶安静了下来,黎昕也低下头沉思着,看着端木珺瑶看起来万分平静的侧脸,他忽然想起了父亲的口头禅:暴风雨前是平静的。

  侧身回头,看了看后面相依相偎神仙眷侣睡得哈喇子都要掉下来的两只,看起来,似乎,大概,也许,好像,貌似,也很平静。

  五年前,看见她被一群张牙舞爪的女生骂成小太妹的时候,他没有走脑子,冲上去把那群在男生面前娇滴滴在女生面前当恶霸的那些女生赶走,碰上她熟悉的眼眸时,他的一句“以后由我保护你。”从他的嘴里蹦出来,这五年,他真的做到了。

  五年后,当在威胁着她幸福的人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镇定了,他知道不能像五年期一样莽撞地把那个女人赶走了,那不会成功。那,他又该怎么办?

  他托着脑袋又想了想,脑子里渐渐地生出一个大胆的主意。

  伸手推了推身边的端木珺瑶,黎昕弯了弯身子,低声道:“我答应你的提议,但我也有条件。”

  “什么?”

  黎昕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我不会干涉你的行为,但你,要让我清楚你的每一步计划。”

  端木珺瑶想也没想,似乎把大家都当成她那样为爱不择手段。她得意地笑了笑:“好!我保证!”

  黎昕看着端木珺瑶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暗暗握紧拳头,下定决心:“无论何时何地,我依旧会保护你到我没法保护你那天!”

  决战第三十话旅馆风波(一)

  天上的灰机啊灰啊灰啊灰,只听到“biu”的一声,咳,我承认我巧妙地使用了夸张修辞,灰到了普罗旺斯。刚才还靠在郑楠昊身上睡觉睡得哈喇子都要留下来的某人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同学们,大家好,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亚维农的机场,一出去就可以看见普罗旺斯的优美景色。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大家一路奔波,都很累了吧,那么我们先去下榻的旅馆,我们住的呢,是一家叫做KyriadHotelAvignonCapSud的旅馆,我们这个班级为期一周的普罗旺斯之旅将从这里开始,三天后我们将前往埃克斯。等一下同学们到我这里拿房间,有单人间和双人间,可以随意选择,明天我们早上九点钟准时出发,希望可以同学们睡个好觉。对了,等一下到了旅馆以后,行李请放在车上,只带随身物品,服务员会把大家的行李箱送到各个房间。”萧晓提着麦克风,捏着资料,在摇摇晃晃的大巴上说了半天,林纳影索性又靠在郑楠昊肩上打了会盹。

  KyriadHotelAvignonCapSud门口。

  这是一家很像乡村别墅的旅馆,当街的房子是个大堂,从后门出来可以看见几栋小巧的双层别墅立在后院里。木质的房子里镶嵌着一把白色的小门,透过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可以看见房子里小巧的咖啡桌,还有站在柜台后面和服务员闲聊的老板娘。房子外面满是绿色的大草地,随意种着几棵树,看上去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一群人背着包包走进去,一阵闹哄哄地分房间之后,人群终于各回各房,各睡各觉了。

  林纳影站在大堂的落地窗前注视着外面的草坪,郑公子拿了房间去发现林纳影在发呆,便走过去,伸手从后面抱住她:“在想什么?嗯?”

  怀中的女孩回过头,抬眼望着抱住自己的男孩的脸,又看了看站在柜台后面笑的满脸慈祥的胖胖的老板娘,道:“没有,只是觉得外面好漂亮哦,走吧。”

  郑楠昊宠溺地笑着拍拍她的脑袋,把林纳影的一个小背包甩到肩上,一只手牵住林纳影的手,拉着她朝后门走:“丫头果真没见过世面。”

  “嘻嘻。”林纳影笑着勾住他的手臂,回敬道:“郑公子果真没眼光,看上了没见过世面的丫头。”

  “你发现了哦?”郑楠昊低头,闲闲地瞟了她一眼“怎么样,我很可怜是不是啊,眼光真的有待提高啊,怪不得老爸老让我和端木珺瑶结婚呢。”

  “你敢!”林纳影收回自己的手,气鼓鼓地瞪着他。

  郑楠昊觉得好笑。伸手揽住身边的女孩,一副认命了的样子:“诶,没办法,我眼光不好,喜欢了就没办法放下了。”

  前一秒还怒发冲冠的女孩立马变得囧囧的了,故意压住眼底的喜悦,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道:“切,谁稀罕啊。”

  好笑地看着她一副囧到不行的样子,郑楠昊不由得莞尔:

  ——好可爱哦。

  决战第三十话旅馆风波(二)

  “踢里哐啷。”

  东西扔在地上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里,郑楠昊无语地看着林纳影把东西扔到地上的坏习惯,正想提醒她小心摔跤,话还没出口,就看见林纳影的前方横着一个好几本书。书放的特别密集,极其容易摔跤。

  “你小心点啊。”郑楠昊刚吐出这几个字,就看见林纳影脚一滑,身体向前扑去。

  “小影!”

  快速从散落在地上的东西上跳过去,伸出手臂,牢牢地拽住了林纳影乱动的爪子,用力向回一拉。

  本来没什么事了,结果林纳影一慌张,一脚踩到了郑楠昊的脚上,郑楠昊被她踩的东倒西歪,脚下跟着一滑。

  “砰——”

  诶,看来这两人,还是逃避不了摔下去的命运啊。

  林纳影发现,虽然摔了下去,但好像一点也不痛耶而且还软软的。正好奇为毛酒店的地板那么软,低头,就看见了给自己做肉垫的郑楠昊,她立马大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在这里!”

  郑楠昊脸上多了三道华丽优美的黑线,没好气道:“你没脑子啊,要不是我在,你早就成林纳影牌肉饼了,起来啦!你很重的说!”

  林纳影讪讪地笑了笑,从郑楠昊身上爬起来。

  “你没事吧?”郑楠昊站起来,整整刘海拍拍灰,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抱过林纳影,盯着她看了又看,问道。

  “没有。”她摇了摇头,忽然发现这个郑楠昊还没回去睡觉,于是好心提醒道:“内个、您怎么还不回房?难道,我们一起……”不要啊。

  “原来我们家小影那么想啊。”郑楠昊抱稳了她,靠近她的脸,坏坏地笑着。

  “没有哇!”呜哇哇,妈妈!这个人脑子不正常。

  抱住她的人微微一笑,把脸凑上去,在她的唇上轻轻一碰,若有若无的触感让她怔住了。

  把林纳影放到地上,拍拍她的头发:“笨蛋,站好了哦,要是等一下我不在,你又摔倒了,那神仙也救不了你哦。”

  说完,郑楠昊小心翼翼地穿过乱七八糟地倒在地上的东西,关上了房门。

  林纳影在屋里又呆了半天,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冲着关起来的门大喊道:“什么嘛!我才没那么笨!”

  喊完后,良久没有回答,她奇怪地看了看周围。

  ——咦?人呢?

  ——什么时候出去的?

  ——为什么我没发现捏?

  咳咳、纳影小朋友,你今天是怎么了?

  决战第三十一话我不希望你不快乐(一)

  洗好澡,林纳影穿着上面印了碎花的睡衣,坐在窗前,万分不情愿地喝着速溶咖啡,看着《嫌疑人X的献身》。

  外面一阵敲门声,她懒懒地往椅子背上一倒,道:“进来吧。”

  本来以为是郑楠昊,她已经微微笑着直起身子,看清了来人,又倒回椅子里。

  端木珺瑶,站在门口直勾勾地瞪着林纳影。

  “TMD。”她在心中暗骂着“这女人又来烦人了。”

  端木珺瑶踩着华丽的脚步,一扭一扭地走到林纳影跟前,低下头,海藻似的长发落在林纳影的脸庞上:“呐,你是斗不过我的,楠昊一定会和我在一起的。”

  “说完了?可以走了吧?”林纳影推开她的脸,低下头去看书。

  “不可以!”她抬高语调,俨然一副早就搞定郑楠昊的样子“我注定会嫁给楠昊,而你,就没办法了呢。我给你两条路吧,第一呢,就是你哪来的回哪去,二呢,就是你给我赶走。怎么样?林纳影?”

  “要是我选第三呢?”林纳影抬头。

  “三?第三是什么?”

  “三就是……”林纳影刚说了三个字,一个冷淡的声音就把她的话接了过来。

  “就是你识相点,哪来的滚哪去。”

  是郑楠昊。

  “楠昊,你怎么能这么说?”端木珺瑶不满地撅起嘴。

  “我不想说第二遍!”

  端木小姐缩了缩脑袋,畏惧地望了望郑楠昊,又不甘地瞪了瞪林纳影,灰溜溜地跑出去。

  郑楠昊一把抱起舒舒服服坐在椅子上傻笑的女孩,点她的鼻子:“笑的跟一个花痴一样。”

  “哼唧,”林纳影打着他的手臂,表示不满“你刚才真的很帅嘛,还有哦,我又被你的未婚妻威胁了,哼唧,当你女朋友真辛苦,吼吼。”

  郑楠昊环住她的腰,把头搭在她柔软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反正都是我女朋友了,不论怎么样你都不许逃开哦。”

  “喂!你干嘛啊!”林纳影感到肩上的重量,连忙喊道。

  “唔。”郑楠昊轻哼一声,把她抱得更紧了“当然是睡觉啦。”

  “你有病啊~不去自己房里睡!跑来干嘛!”林纳影飙。

  郑楠昊睁开眼,十分恶魔地瞪了她一眼:“闭嘴。”

  于是乎,某人乖乖地闭嘴了。

  555,没办法,连气势都比不过他。

  第二天,也不知道郑楠昊用了什么方法,什么手段,老师和导游十分放心地留下郑楠昊和林纳影两个人,带着一车人走了。

  听见了汽车走远的声音,郑楠昊便走出房门,推开林纳影的房间,笑着撇了撇站在屋子里发呆的林纳影,又十分恶魔地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某纳影还没来得及发作,就郁闷地对了对手指,把恶魔退出房门:“要我换衣服你也得出去吧。”

  郑楠昊半靠在门上,弯腰,唇贴在她耳边,坏坏道:“你最好快点啊,要不然我就要冲进去了哦。”

  “砰!”

  “嗷~”

  门关了,门板刚好用力地撞到了郑楠昊的鼻子上,他捂着自己的鼻子一阵惨叫:“林纳影!你等着!我要你好看~!”

  决战第三十一话我不希望你不快乐(二)

  第二天,也不知道郑楠昊用了什么方法,什么手段,老师和导游十分放心地留下郑楠昊和林纳影两个人,带着一车人走了。

  听见了汽车走远的声音,郑楠昊便走出房门,推开林纳影的房间,笑着撇了撇站在屋子里发呆的林纳影,又十分恶魔地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还没换衣服?”

  某纳影还没来得及发作,就郁闷地对了对手指,把恶魔退出房门:“要我换衣服你也得出去吧。”

  郑楠昊半靠在门上,弯腰,唇贴在她耳边,坏坏道:“你最好快点啊,要不然我就冲进去了哦。”

  “砰!”

  “嗷~”

  门关了,门板刚好用力地撞到了郑楠昊的鼻子上,他捂着自己的鼻子一阵惨叫:“林纳影!你等着!我要你好看~!”

  郊区的薰衣草田。

  郑楠昊牵着林纳影的爪子,两个人并肩站在田垄上,他的另一只手在手上搭了个凉棚。

  田里的薰衣草热热闹闹,挤挤嚷嚷地开成了一片紫色的大草原。时不时从空中飘来的香气蔓延着。两个人嗅着这香气,都陷入沉默。

  “咳、”郑楠昊觉得气氛怪怪的,开口说话,“好奇怪耶。”

  “怎么啦?”林纳影正在笑嘻嘻地捧着相机一通猛拍。

  “按照花期来说,现在不是只能看到残花败柳吗?怎么这么茂盛啊。”

  林纳影娇俏地吐了吐舌头:“看见郑公子您,它们哪里敢败啊。”

  “白痴”郑楠昊伸手探了探她的鼻子,“来!”然后握紧林纳影的手,拖着她在大片大片的薰衣草中飞奔。

  风,高高地扬起她的长发,薰衣草清香的味道灌满鼻腔,周围淡紫色的花朵在阳光下显得越发娇嫩可爱,在晨光里的微风中,薰衣草的花朵们自由自在地摇动着,尽情地享受着美好的晨光下的那份惬意。

  不远处高起的草地上,某两只懒懒地躺在上面,任由暖暖的却不刺眼的晨光倾泻在他们的脸颊上。

  郑楠昊忽然笑着问:“怎么样?”

  “啊?”林纳影回过神来,“这里好舒服。”她舒舒服服地闭上眼睛,忽然想起了什么,“咦?你不是说有话对我说吗?”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遮住了自己上方的阳光,微微张开眼,看见了郑楠昊似笑非笑的眼。

  他压在她身上,双手撑在她耳边的草地上,低下头细细地端详着她干净的脸庞,唇边勾起淡淡的笑意,眼眸里流露出少许的温柔。周围的风安静了,薰衣草也都静下来,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沉默。

  良久,郑楠昊终于俯下身,在她耳边淡淡地问道:“小影,相信我吗?”

  “嗯。”林纳影捏了捏手下的草,答道。

  “那你答应我,永远不要去担心端木珺瑶,我会解决。”他略略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而且,我不希望你不快乐。”

  林纳影沉默了很久,抓着草的手慢慢松开,才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道:“嗯,我答应你。”

  下一秒,温热的气息就游荡在她的口齿间。郑楠昊的唇如同果冻一般柔软,带着清冽的味道,温柔地吮吸着林纳影的唇。伸出手捧住她的脸,更加用力地去向她索取那些美好。

  在一片淡淡的紫色的花地里,甜蜜地亲吻着女孩的男孩,在这时美好的气氛中,暗暗许下承诺:

  ——我一定会让你幸福。

  决战第三十二话放弃

  来到普罗旺斯的第五天的晚上。

  埃克斯的一家旅馆里。

  饭后。

  黎昕如约来到了端木珺瑶的房门口,没一会儿,端木珺瑶就来了。

  “你来啦?”她开了房门,两个人走进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你的计划是怎样?”黎昕捧着一杯水,坐在椅子上

  “计划是这样的,明天上午我们要去米拉波大街,我让爸爸安排了一辆车去撞林纳影。到时候我会支开郑楠昊,你就跟在她身后,至于你要怎么救她我不管。”端木珺瑶扬了扬脑袋,似乎是充满信心,“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

  “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子很危险吗?而且我一点也不认为我救了影儿她就会和我在一起,要知道从小到大我救了她多少次,她依旧没有爱上我。”黎昕拧眉,对她的计划提出了质疑。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我们就停止合作!我会改变计划。”端木珺瑶对他的提问表示不满。

  黎昕皱了皱眉头,道:“好吧,我答应。”

  他正准备离去,忽然听见了端木珺瑶叫住他:“等等先,刚才郑楠昊约我见面,”他回过头去,看见端木小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颜色,“等我们见了面,再看情况,决定执不执行计划。”

  “好吧。”黎昕说着,退出了房间。

  他靠在门外的墙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叹了口气:端木珺瑶,何苦如此相逼?这样做既伤人又伤己啊。

  咖啡厅。

  端木珺瑶刻意打扮了一下:新买的A字红色风衣,脚下踩着一双雪白的长靴,梳着高雅的发髻,用各种各样的夹子夹着,脸上明显可以看出画了淡淡的妆。

  她刚进入咖啡厅,便看见了坐在窗边,看向窗外花园的郑楠昊。

  他无比悠闲地坐在那里,修长的双腿完美地叠交在一起,显得格外好看。手中捧着一杯咖啡,张扬的红发柔软地贴在他那白皙的前额上,显得他更加桀骜不驯。

  端木珺瑶径直坐在了郑楠昊的对面。

  “楠昊。”她故意撅了撅嘴装可爱,用抱怨的口气道,“你终于知道要和人家约会啦?你知道这一天人家等了多久吗?”

  “别装了,我的时间很紧,懒得和你说那么多的废话,”郑楠昊冷冷地撇了她一眼,“你千方百计要嫁入郑家,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别说你只是为了我,我不信。”

  “我就是为了和你在一起。”端木珺瑶定定地看着他。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郑楠昊挑了挑眉。

  “你不相信也无所谓,总之你放心,我一定会扫除所有的障碍,和你在一起的。”端木珺瑶充满自信道。

  “我对你一点感觉也没有,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能嫁给你,什么事情都值得。”端木珺瑶握了握拳。

  “不得不说,你伪装的很好,但是,”郑楠昊懒懒地伸了个懒腰,道,“据我调查,在你和我表白的前些日子,端木医药集团因为技术问题遭到社会质疑,致使生意和股票一落千丈,而我相信,端木硕也知道,只有和郑家联姻,才能挽回这个局面,所以……”

  “你不要说了!”端木珺瑶打断了他,“我怎么会这样呢?我要和你在一起就是想和你一起生活。”

  “端木珺瑶,你这样累不累啊,你明知道我不肯能喜欢你为什么还要如此纠缠?”

  “我不要放弃!”她高高扬起脑袋,“我不相信我赢不了林纳影。”

  郑楠昊按住了她的手:“你不承认你的计划,我也没办法。但我要告诉你,不管你嫁给我的原因是什么,只要你嫁给我,郑家也不会给你一分钱去挽救你爸爸的公司。”

  端木珺瑶的手微微抖了抖,隐瞒了这么久的秘密,背负了这么多的苦,难道即使嫁给他也没法挽救端木企业吗?

  她抿了抿嘴唇,声音里带着颤抖:“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要隐瞒什么了。你以为我真的愿意嫁吗?这样莫名奇妙的婚姻最讨厌了,即使我真的会爱上你吗,我也不想要爱上你的前提是婚姻。但为了爸爸,我没有别的办法。既然我连嫁给你也没法帮助爸爸,那你放心,我一定会全力拆散你和林纳影,你毁了我的幸福,我也不会让你幸福的。”

  “你倒是个孝女啊。”郑楠昊干脆利落地无视了她的威胁,打了个响指,一张支票便悬挂在端木珺瑶的眼前,“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一张足以保全你家的支票,但条件是,这场游戏,你退出。”

  端木珺瑶望着眼前这个冰冷到让自己无法接近的男人,低声道:“我想想吧,给我几天时间。”

  深呼吸一口气,踏出了咖啡厅。她摇摇晃晃地走到卧室里的洗手间里,按开水龙头。看着从水龙头里哗哗流下的自来水,端木珺瑶苦涩地笑了笑,弯下腰洗了一把脸。其实刚才在他提出条件时,她的答案就准备好了,但为什么还是有点隐隐的不舍?

  掏出手机给黎昕发了个短信:“计划取消,我决定放弃了。”

  想了想,又给端木硕打了条短信:“郑楠昊同意给我钱,前提是我放弃这场婚约。”

  她走出洗手间,故作高傲地昂起头,语气里充满着不屑:有什么关系,世界上的好男人多得是,我干嘛非要喜欢他!

  回身倒在床上,用力地闭了闭眼,心里还是止不住的不舍:承认吧,端木珺瑶,在这些天里,你已经爱上他了,但是为了整个端木企业的兴亡,你又不得不放弃他。

  决战第三十三话未来的岳母大人(一)

  “是是是是是!您老人家要的东西我全部给你买齐了,啊!对对对!我特意帮您买了很多很多的明信片,足够你发一辈子了,饼干我也买了很多,总之你要的东西把我的钱都花光光了,您满意了没?”郑楠昊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跟她母亲耍宝的女孩,唇边浅浅地笑,“我说雅茹你不至于吧,你关心你的饼干有没有被偷吃,不见你关心你的女儿被人拐跑,您养了17年的女儿居然比你的明信片和饼干重要,说出去都让人桑心哈。”

  “小影啊,听说你有男朋友了哦?是不是帅哥?带回来妈瞅瞅。”被女儿说的自惭形秽的杨雅茹终于停止询问她的饼干了,改成询问她的男友是不是帅哥。

  林纳影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等她的郑楠昊,道:“还可以吧。”

  “带过来带过来!”杨雅茹立刻叫了起来,林纳影已经可以想象她的表情、心理是多么的兴奋、激动以及冲动(咳、、、)了。

  “那我问问他愿不愿意哈。”林纳影无奈地拿这句话把已经两眼开始泛桃花的母亲压回去,挂了电话。

  刚挂上电话,林纳影就被郑楠昊一把拖走:“快点,全班都在等你!你慢死了!”

  机场大巴终于摇摇晃晃地开动了,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学生们都累了,纷纷动了动身子,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小睡一会。

  端木珺瑶在机场就被父亲接走了,于是老师便安排了赵荏苒坐在端木珺瑶原来的位子上。

  赵荏苒累的不行,也没空和黎昕说话了,头靠在窗边,不一会便睡着了。

  车子晃啊晃啊晃,一个大拐弯,赵荏苒小小的身体因为惯性,便“咚”的一声倒在了黎昕的腿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她索性动了动身子,在黎昕的腿上找了个舒适的地方,沉沉地睡去。

  黎昕宠溺地看着窝在自己腿上像小猫一样的女生,微微一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黎昕……”她忽然出声,轻声念叨着他的名字。

  “……我,喜欢你……”

  最后四个字几乎没有了声音,黎昕却听得清清楚楚。

  “嗯。”他轻轻地回答她。

  赵荏苒往他怀里缩了缩,小手捏紧了他的T恤。

  后面,林纳影靠在郑楠昊哥哥的肩上玩手机,两个人偶尔聊两句。

  “郑楠昊。”决定了半天,还是快点让老妈见了他吧,省的唠叨。

  “嗯?”

  “你等下有米有时间哈?”有啊有啊,一定要有啊!

  “干嘛?要和我约会啊?”郑楠昊低头掐了掐她白嫩的脸颊。

  黑线啊黑线。

  “不是啦!我们家母后,也就是雅茹,她说想见你”

  “唔?”郑楠昊侧了侧了身子,头贴近林纳影的耳边,微微吹起她耳边的几缕发,“我可以理解为,见岳母么?”

  “砰!”

  一个包包砸到了郑楠昊完美的脸上。

  “你找死啊!”郑楠昊咬牙切齿。

  林纳影正欲答话,那张比地狱修罗还恐怖的脸一点一点地逼近,绝美的面容几乎成了黑色,她急急忙忙往后退,撞在了汽车的玻璃上。下一秒,林纳影童鞋就僵住了。

  僵住的原因,是……

  郑楠昊咬住了她的双唇。

  。

  决战第三十三话未来的岳母大人(二)

  于是,最后的最后,就是嘴唇肿起来的林纳影和一脸得意笑容的郑楠昊站在了杨雅茹的面前。

  杨雅茹很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小影你的眼光快赶上你妈我了!”

  郑楠昊看了看杨雅茹特意带上的氧化项链,郁闷地咳嗽了一声,走到林纳影耳边:“你确定你妈是在夸我?”

  “呃……”林纳影瞟了瞟两个人,赶紧扯开话题,“那个,雅茹,易轩呢?还有,你不是要明信片吗?现在要不要看看呢?”

  “你老爸出差了,”前半句还很平静,后半句就……“明信片?哪里哪里?快点给我!”

  伴随着杨雅茹激动地大叫,郑楠昊就看见了无比吃惊的一幕:自家小影像维尼熊一样被杨雅茹拖了进去。

  “唔!这个薰衣草花田的明信片好漂亮哟!这么精致的明信片一看就知道不是我们家小影挑的,对吧?小昊?”

  一声小昊叫的郑楠昊全身发毛,他努力地笑了笑,道:“对了,阿姨,听小影说您喜欢种花,我特意在普罗旺斯为你买了当地的向日葵种子。”

  他将一袋种子放到桌上,微微笑了笑,对面的杨雅茹立刻感动的眼泪哗哗。

  “喂喂!你也太好收买了吧!”(林纳影)

  “去你的!”杨雅茹瞪了她一眼,伸手握住了郑楠昊的手“小昊,你真是太贴心太贴心了!比起我养了17年的女儿来说,你简直比我女儿还懂我!小昊你怎么就不是我的孩子呢?”

  郑楠昊凝固。

  “对了,小影,”杨雅茹才想起自己的女儿,回头不客气地命令“去去去,给小昊弄杯咖啡,再去买点饼干。”

  林纳影无奈地走进了厨房。

  杨雅茹冲郑楠昊嘿嘿一笑:“小昊啊,我们家小影啊,不会做饭,不会洗衣,不会做家务,而且还笨手笨脚,你不嫌弃她真的太好了!”

  “不会啦,阿姨,虽然小影确实又笨又懒,但和她相处的日子里,她让我变得好奇怪,连我妈都说我变了。”

  “喔?说说看你和小影的经过吧。”杨雅茹同志也很八卦。郑楠昊看着她,不禁在想,要是莫紫轩和杨雅茹成了亲家,后果……

  望着杨雅茹兴致勃勃的脸,他不好意思拒绝:“遇到小影以前,我是冷漠的,孤单的,对什么事情也不关心。人生唯一的任务就是和父亲指定的人选结婚,接手家里的公司,在哥哥的辅佐下管理。

  “其实我们的开始,是因为一个协议,内容嘛,是我要她假扮我三个月的女朋友。那三个月真的发生了好多事,我和小影一起面对,最后父亲威胁我,要我断绝和小影的来往,老老实实和他指定的对象订婚。

  “我当时觉得终于和那个麻烦精分开了,应该会很开心。但后来我发现,我已经习惯她在我身边了,我不允许她离开。好像她也是这么想的,订婚典礼上我本来想要当场拒绝,谁知道那个笨蛋忽然就冲出来,拖着我就跑了。

  “小影那个笨丫头给了我反抗的勇气,我和那个要和我订婚的女孩说清楚了,回了家再劝父亲接受我的决定。这些日子下来,我发现我需要小影那个笨蛋,在她身边我才是最自然的郑楠昊。以后的日子我也要拖着小影一起走下去。”

  杨雅茹听完,已经泪眼朦胧了,她激动地抓住郑楠昊,叫道:“小影能和你这么好的孩子在一起,我也就放心了。”

  林纳影端着咖啡杯走出来,一脸狐疑地打量着激动得满眼泪水的老妈:“咋了?”

  “没什么,”郑楠昊优雅地笑着走过来,她猝不及防,一把被他抱住,他微微倾身,柔软的唇落到了林纳影漂亮饱满的前额。

  良久,他抬起头,左手揽住她的肩,浅笑道:“刚才,你家母后答应把你嫁给我。”

  ——————————————

 

    五年级:把心囚禁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恶魔冷俊少爷的千金富家公主【七】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富家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