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我拿浮生,乱了谁的流年_3000字

我拿浮生,乱了谁的流年_3000字

2014-05-26

  两年前的实验高中,我在学生会担任职务。因为爱憎分明,所以值日时经常会结一些仇家

  [一]

  春天的时候,我穿起了百褶裙,踩着桃红色的鞋,怪怪得坐上唐宁的车去踏青。他说,七月,你这样穿真好看。我的嘴角扬起浅浅的笑,伸手去调音乐,但唐宁已先于我伸出手,我来不及收回的手指猝不及防地触碰到他的手背,男子皮肤的温热让我仿若触电般地缩回手指。

  你的手真凉。唐宁调完音乐,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缓解我的尴尬。嗯......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说完“以前”我便失去了声,后面那句话被我死死地堵在了喉咙里,但你的名字已如电闪雷鸣般机器的火花,招摇锋利地冲出了我的心脏,绽放在我的眼前。

  陆安生,那一瞬间,我有些想哭。我不明白为什么两年之后面对唐宁这样儒雅温柔的男子,我还是死性不改地回想起陪我笑,陪我闹、给我爱、带我奔跑、和我拥抱的像小疙子一样的你。

  两年前的实验高中,我在学校担任职务,因为爱憎分明,所以值日时会结一些仇家。

  那天我记了几个混混女生的名字,他们被通报批评所以不甘心,放学后结伴把我堵在了人迹稀少的实验楼,一番拳脚站下来,虽然我伸手彪悍,意志不屈不挠,但寡不敌众。混混女生退散,我挂了彩。

  我磨蹭到天色昏暗才走出实验楼,穿过空旷的校园,走到中央喷泉,抬脚蹦进了水池里。冰凉的水迅速洇开了腿上的血,我坐在池边清晰手臂上的灰尘,正闭眼享受刺痛的冰凉雨快意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戏谑的声音。原来学生会也会带头违反学校的纪律啊。

  我睁开眼,一张英俊的脸近在咫尺,黑白的眼澄澈如玻璃珠,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像一直狡诈的狐狸。我知道你,陆安生,实验高中的风云人物。学习优异,做派乖戾。

  但在这无人的校园里,鬼知道我踩喷泉违反纪律啊,所以我一点也不胆怯,洗净完手脚后,完全忽视你,兀自站起准备走。

  喂,林七月,你......你突然冲到我面前挡住我的去路。我抬头不耐烦地看了你一眼,顺着你惊讶的视线扫到自己的小腿,刚洗净的膝盖上又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迹——因为动作幅度大,膝盖上的伤口又渗出血来。

  我蹙眉,从包里掏出纸巾企图擦拭,你立刻拦住我的手臂,这样浸泡的伤口好得很慢。你的声音有些急促。我抬头盯着你,关你什么事,谁让你当好心狐狸。

  你不顾我的挑衅,伸手拽住我朝校外走。你带我去哪里啊?你放开我。我在你身后挣扎着企图甩开你的钳制,但你的手像一个钳夹,这么甩都甩不掉。

  如果想惊动门卫你就叫吧。你回头冲我狡黠一笑。我立刻闭上了嘴巴。

  [二]

  你带我去学校边上的小诊所,你轻车熟路地进去跟护士要了碘酒和药棉,然后把我拖到

  诊所外的板凳上,命令我做好,把脚放在长凳上。

  我大概猜到了你想帮我擦药,但......在古代,女子的脚是不能露给男人看的,加上我本身比较矜持,怎么都没办法坦然地让你帮我擦拭伤口。我从你手里抢过了要评说,我自己擦。

  你笑道,放心吧,我擦得不同,但是夏末受伤时就是我帮她擦药的。看着你坚持的眼神,我点了点头。你拧开药瓶,拈着药棉帮我擦药,碘酒的清凉让我不由自主地缩了下脚。

  路边的路灯亮起时,墙壁上映出了我们两个淡淡的影子。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平日在学校风光无二的你,并不如传说中的那么十恶不赦,反而有点盅惑人的温柔。你帮我擦完药时我正盯着你的脸冥想。

  喂,你在我眼前晃了下手开玩笑,不要这么迷恋哥啊。

  呸,我从沉默里惊醒,白你一眼,动作这么慢,害我差点睡着。说着我抬起手腕看表,放学已有三四个小时了,再不回去我爸准揍我。

  你伸了伸懒腰说,好事办到底,送佛送到西,我顺便送你回去吧。

  我晓得你,你是不是犯了什么纪律像让我开后门啊?

  哈,你失笑,我和学生会主席都是拜把兄弟,开后门不找他找你干嘛。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我一路都在追问你,最后我左思右想,想得出一个不靠谱的结论,陆安生,你是不是暗恋我?!

  小心!我话音刚落地,手腕突然被你用力抓住,脑袋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你像一个勇士似的抱着我旋转了一圈,一股劲风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你看着呼啸而过的开车开玩笑,不能发现我暗恋你你就这么想不开啊。

  我的脑袋还在你的怀里,属于男子的气息一瞬间蔓延过我的头顶,脸庞,耳边。我抬起头装作如无其事地道歉。

  你盯着我看了半天,突然爽朗地笑道,小孩,你现在像一只被煮熟的大虾。我开始追着你打。

  有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天生气场相近,虽然在这个并不大的校园里,我们早知道对方,却从没有说过一句话,但当相识时,又像老朋友一样相处。

  喂,昨天是不是陆安生送你回家的?第二天刚到学校,检查完课间操后,我被一群女生围在实验楼。女生还是昨天的混混女生,只不过中间多了一个娇媚美艳的人。作为时常巡视我们学校的学生会成员,我知道她就是你嘴里的夏末。我看着她没有说话。

  不知道陆安生是夏末姐的男人吗?带头的女生挑衅地望着我。

  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没有什么。我看着夏末说。

  夏末冷漠地望着我,没有说话,只挑了挑下巴,混混女生便围了上来。

  夏末,你有点过分了,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女生不由自主地让了一条道,你迅速走过来一把抓住我,把我护在身后,皱着眉看着夏末说,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说完,拉着我扬长而去。

  你把我带到了实验楼的阳台,我犹豫道,我去和夏末解释吧。

  解释什么?站在前面的你突然回头笑着望我,阳光在你的头顶铺天盖地,微风吹动你的头发。你回头的那一刹那,眉目明朗,微笑落拓,四个字石破惊天地咋进我的脑海,清风霁月。

  陆安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竟然从你这个小疙子的身上看出了金贵,不过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你家境优渥,本身金贵。

  你看着我,揉乱我的头发说,小孩,对不起,以后你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麻烦。我想起你从人群里把我拉走时,眼里仿佛有柔软的心疼,突然感觉有点窝心。

  [三]

  如你所说,之后夏末和混混女生再也没有来找过我。每次检查卫生走到你的班级时,我的视线总会在你的位子上多点停留,课间操的站在楼顶观望时,我总希望能看到你的身影,甚至我还期望夏木带着女生再来找我的麻烦,因为这样,你或许才会再次出现,将我带离人海。

  我知道我有点没出息,你只把我当路人甲,我缺开始幻想陪你走天涯,可是我的手腕上还有你的温度,鼻间还有你怀抱的味道。

  我之后再次见过混混女生的名字,但他们在没有来找过我。只有一个跑来警告我,林七月,别仗着陆安生罩你就这么嚣张。听到这样的话我本该开心,可我开心不起来,当你有些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罩我不如陪我,就像陪在夏末生变那样,每天一起上课,下课,吃饭,相濡以沫。

  我就是在这样郁郁寡欢的状态下度过了半个月,半个月后在树林里,我看到了夏末和你。你们并没有看到我,但我看出你们是在吵架。夏末伸手去拉你,你却铁青着脸甩开她。

  夏末弱弱地说,对不起,安生哥。你严厉地说,夏末,以前不想揭穿你,是因为不想让你难过,现在,请你好自为之。说完你转身离开,夏末站在原地一脸的忧伤无措。那个全校最张扬跋扈的女孩,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那种叫做失落的东西。

  我坐在实验楼的天台思考你的话,不明白你所说的揭穿是什么。小孩,在这里啊!我回头,看到一身白衬衫的呢,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英俊潇洒。

  自从上次你带我来天台后,我便固执地认为会在这里碰到你,所以才会小心翼翼地守株待兔。

  你好像并没有在意我的想法,而是看着不远处的天问,想不想去看夕阳?

  夕阳?我偏头问着你。

  嗯,月亮岛。

  月亮岛的夕阳,是这个城市的美景之一,有传说说去月亮岛看夕阳的恋人会永远在一起。

  我脸红得看着你,你却好像并不知道这一“看”意味着什么,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想把这句话当做我心目中的秘密。

  那天你让我在学校里等,十分钟后便开了一辆车从后门接我。路上我们并没有说太多话,我转头看你,你英俊的侧脸线条略显生硬,我想起中午时你和下面在树林里的争吵。我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喜欢的歌手靡靡地唱着,坐你开的车,听你听的歌,我们好快乐......

  虽然那时我们并不是真的快乐,但我和所有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小女生一样,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但路有尽头,景有消逝。那天因为堵车,到达月亮岛时天色已晚,我们错过了夕阳。

  望着潮汐潮落的天空,我想起中午时下面脸上的表情,满满的失落,我不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是不是也和她一样。你站在我的身后拍着我的肩,笑着说,走吧,小孩,以后再来。

  我满满地跟在你的身后,感觉有点悲伤,这对你来说或许只是一处美景,但对我来说,只有在这里,才可以和你假装恋人。这个爱情故事还未开始便被这沉去的夕阳生生掐断,我心底有着说不出的怅然,因为我一直认为错过远远比失去可怕

  [四]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情绪低落,为了让我的情绪好起来,你安慰我说,请你喝奶茶吧。一杯冰凉的香芋奶茶让我眉开眼笑,你说,你这么这么容易满足啊、

  我说,你不懂,这叫做知足者常乐。你哈哈大笑,我们捧着奶茶香两个傻子一样光附近的大学校园。看着校园里成双成对的情侣肆无忌惮地穿梭来去,我有点羡慕。我问身边的你,陆安生,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你转头疑惑地看着我。

  对啊,比方说,以前我就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我希望早点上大学,逃脱家长和老师的管制,好好谈一场风生水起的恋爱,和喜欢的男子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牵手,拥抱,就像他们一样。我指着不远处草坪上亲密的情侣。我转头看你,你呢?

  你望着我的眼神有一瞬的恍惚,你突然笑道,原来你这个小孩的梦想这么简单。

  是啊,虽然这些对你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我挪揄你。

  你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我的话,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我没有梦想,一出生,我的道路就是被安排好了的。虽然你经常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据说恋爱也谈了一场又一场,但那天,我在你脸上看到了一种不符合年龄的忧伤。

  回去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因为奔波了几个小时,我有些累了。你说,休息下吧,我把音乐关了。

  我自己来。说着我抢着去关音乐,但你已先于我伸出手,我冰冷的手指出碰到你温热的手背,我的手如触电般地缩了回来。你说,小孩,你的手真凉。说着,反过来握起了我的手。我经意的回头看你,你却笑眯眯的坦然地望着我。我的手被你一直握在手里,挂档,前进,你握着我的手,我的手握着换挡杆。

  很久之后,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你听过的最动听的表白或誓言是什么?那时我便想起了这一刻,你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像是握着幸福。

  但很快我便从着幸福中醒来,以为内我想到了夏末。我轻轻地从你手里抽出手,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你都是握得死死地。我低下头,胸腔中有一种缓重的疼痛,我说,陆安生,你当手,我不做第三者。

  我喜欢你。你转头定定的望着我。正挣扎的我突然心下一颤,抬头看你,你静静地靠近,一把把我抱在怀里,小孩,或许从看到你站在喷泉的那一刻,我就开始喜欢你了。

  那天我没有再挣扎,你握着我的手,一直把我送回了家,下车时我有些失魂落魄。你笑着拍着我的肩膀,小孩,你不是第三者,相信我。

  路灯在你的眼里开出绚烂,夏夜的风在我们身边谴绻,草丛里有小虫子低低的鸣叫,蔷薇花在墙边开得热烈。你说,相信我。我便闭上眼睛把手交给你。

  [五]

  你一整天都没有联系我,我便不禁怀疑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臆想出来的美好。放学时我却在我家附近的巷子里碰到了夏末,她一个人站在破败的巷子口,像是一幅美丽的画,只是画中的人却有些疲惫和无措。

  我们坐在附近的奶茶店里,她望着我,林七月,你和安生并不合适。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知道安生哥为什么会这样对待你吗?夏末兀自说了起来,我和安生哥从小便是青梅竹马,没错,我喜欢他,所以我排斥一切出现他身边的女生。有一次我为了收视一个女生,甚至找人在她手机里装定位设置,这些,安生都知道。你每一次在实验楼挨打时,安生也知道。你以为他会碰巧出现在那里吗,他只是想去帮我收拾残局罢了。以前每次惹事,他都会帮我收场,只是那天我们发生了一点小争吵,所以他故意气我,送你回家。

  夏末的话让我仿佛沉入了冰冷的海底,我面带微笑,心里却风起云涌。她继续说,我们现在在冷战,请你不要破坏。说完,她放下奶茶钱,独自走出了奶茶店。我木木的咬着眼前的吸管,奶茶喝多了没泪水就会丰盛。

  晚上时,我正趴在床上昏昏欲睡,你突然打电话给我,你说小孩,出来吗。在你未联系我之前,我一直瞪着你的电话号码想拨过去质问你,你们冷战为什么要拿我当炮灰。但当我听到你的声音,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柔软的刺了一下,疼痛和委屈涌上心头,对你的埋怨便随之不见了。我批了件外套出门,你的车已经停在门口。你伸手,小孩,来。

  你带我去了江边,这个时候,江边还挺热闹,乘凉的,唱歌的,不亦乐乎。我们一起走在江边,你淡淡开口说,小孩,其实你不是第三者。

  那晚,你说了长长的话,你说小孩我从没有说过这么长的话,你一定要听好。你说下面不是你的女朋友,只是邻居家小妹妹,因为他年少时去了母亲,而他父亲和你父亲交好,曾救过你父亲的生意,所以你一直对他比较宽容。

  你说他只是任性刁蛮,但是人其实很好,她不喜欢你周围有别的女生,使手段逼迫她们离开,但只要她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你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不知道,因为那些女生对你来说无关紧要。

  你说,小孩啊,以前我真是一个混蛋,我不懂得怜香惜玉,可是在看到你站在喷泉那儿洗血迹的那一刻,我有了从来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心疼。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告诉自己我想保护你,不让你再受任何伤害。你还说,小孩,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那天的夜空很美,远处有人在放孔明灯,你的眼眸像江水一样波涛汹涌。我望着你,心跳很快,之前所有的疑问和委屈烟消云散,爱一个,是要选择信任,不是吗。我不管你和夏末之前的牵扯,但这一刻,你站在我面前,说爱我,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之前的不快烟消云散,我一把拉住你的手,我们赛跑,如果你先跑到湘江一桥,我就答应做你女朋友。如果我先跑到,你就等着做男朋友吧。你愣了一下,然后开怀大笑起来,你敲了我的头,调皮。

  我胸腔里像是有一瓶摇开的可乐,鼓起的泡泡泛滥起来。我边跑边看你,你边跑边对我笑。陆安生,你若敢死心塌地,我就敢不离不弃。我杨玩着夜空,在心里默默地坚定自己。

  [六]

  夏末没有再来找我,但学校却流传起学生会干部林七月“小三插足”的传言,插足的对象是模范情侣陆安生和夏末。

  在我做值日时,经常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最后就连班主任、政教处都找我谈话。他们说,七月,你一直都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特立独行的举动?我只是低头,不说话。最后辞了学生会干部一职。

  这些你都知道,你握着我的手,小孩,你受委屈了。我笑靥如花,你爱我,我爱你,何来委屈只谈。你突然红了红眼,把我抱在怀里。

  那那段时间,你在学校出入甚少。在厕所里,我听到有人议论,夏末最近经常请假吧?

  是啊,在办出国手续。出国啊?听说她(原文此处是“他”,我感觉有点错误)们家和陆安生家早就安排好让他们两个一毕业就出国。

  啊,林七月知道吗?且,她这么会知道,陆安生这么会告诉她,一时新鲜哪抵得上半世安慰。

  ......

  一时新鲜,哪抵得上半世安稳。我死死的捏着手机,蹲在地上。

  我打电话给你,你接电话是很开心,小孩,最近功课忙吗,公司里出了点事情,所以我要处理几天才能回去。

  和你在一起后我才知道,你从小跟父母经商,你不仅成绩优异,对家里公司的运管也了若指掌。所以,小小年纪,商海起伏,雷厉风行。我笑着和你说了几句学校的事情,便挂了电话。我知道你很忙,而且这些事情也都是空穴来风,我不能自乱阵脚,但是说不出为什么,我的心情很差。

  我买了两瓶酒,去了江边。那天风很大,江风吹得我的头发,我从没喝过酒,所以不得章法的往嘴里灌,却呛到了。望着波光粼粼的江,又看了看难喝的啤酒,最后我选择了看风景。

  从江边回来,我的心情好了不少,却在学校门口碰见了夏末。她路过时冲我扬起头如以往般张扬地笑了,但并未说话。可是这一笑,就让我筑起的调拨坍塌。

  此刻的夏末不应该因为你们的争吵而失落、焦急、憔悴吗?张扬,我不感想,难道......

  你来找我时是周末,你有些憔悴,但依旧神采奕奕,你说,小孩,走,第一次约会。你带我去小吃街、去看电影、去溜冰、去玩电玩。最后你转头问我,小孩,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看着你如玉的脸,想起在厕所里听到的话,你会离开,你会和夏末一起去国外,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你忙不迭地帮忙擦眼泪,手足无措,小孩小孩,你这么了?你是不是不喜欢看电影?你是不是不喜欢溜冰?你是不是不喜欢玩电玩?对不起,小孩,我从来没有越过别的女孩,我只是把别人第一次约会做的事情全部做了一遍,你是不是不开心?对不起小孩,你别哭啊......

  你的道歉让我冰冷的心突然温暖了起来,我看着焦急,面对我毫无办法的呢,突然又想笑起来。我为自己的患得患失感到内疚,你从来没说过一句话,我却因为别人的话乱想了半天。每次都是你猜测我的心思,你过得真艰难。

  原来你是第一次约会啊、我擦干眼泪瓮声瓮气。

  是啊,你得意把。你看着我笑了,终于松了口气。你拍着我的头,小孩你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痛了。

  那我想去月亮岛看夕阳、

  好,我们现在就去,你立刻屁颠屁颠的拉住我的手。

  [七]

  一路你都握着我的手,我握着换挡杆,我喜欢你这个动作。你不坏好意的看着,小孩,说实话,当初我关音乐,你是眼看着我的手伸出来,故意也跟着伸出手的吧。

  我说美得你,心里却甜得冒泡。其实那时我看到你的手伸出来,本想缩回自己的手,但意识不受控制,你洁白细长的手像是最安全的地方,让我不由自主的触碰了过去,但这个我不打算告诉你。

  我们一路嘻嘻哈哈得到了月亮岛,今天来得特别早,所以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等夕阳。你拉着我得意的四处走,到处都是买东西的小贩、情侣、小孩、老人。

  可是最后我们没有等来夕阳,而是等来了一阵雷雨。两次的错过。在回程的车上,你握着我的手笑着问“小孩,如果我要去国外两年,你愿意等我吗?“的话让我绝望。

  我想开口问,安生,你与谁同去。我想大声嚷,安生,我不准你去。我想尖叫,如果把我当成一场游戏,请你现在放手。可是最后,面对你期期艾艾的眼神,我什么都没说。连声的喷嚏喝红了的鼻头告示着,我感冒了。

  虽然我觉得吃点药就好,但你坚持带我去医院输液。在我输液时,你去车里那干毛巾帮我擦头发,转眼接了一个电话,你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你握着我的手,小孩,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输液好吗,公司出事了,我得回去一趟。看着眉目突然变冷的你,我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笑得有些疲惫,你说,小孩,你真乖,等着我回来接你,你的唇在我额头印下冰冷的一吻。

  可是,那天,我从下午等到了晚上,从晚上等到了午夜,你都没有回来。

  我一个人输完液,顺着寂静的路一个人走回家。雨后的天空清晰异常,路边的树木干净落拓。我想起你的微笑,想起你的怀抱,想起喷泉边的相遇,想起我们的月亮岛,想起我们未曾一起看过的夕阳。陆安生,原来在这短短的日子里,我们已经经历过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

  有快乐有错过,却独独没有未来。

  我不知道未来的你会怎样,未来的你是不是会和夏末一起去国外读书生活。但我知道,未来的我,不可能站在你身边。

  [八]

  在我们失去联系的第七天,我感冒快好之时,你来了。你比上次憔悴,眼睛不再闪光。在夜里的大树下,你抱着我说,小孩,对不起。上次公司出事,我没能及时回来找你,这一周围都出差在外。你还说,小孩,我可能真的要去国外了,和夏末一起,你不要多想。小孩,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回来和你在一起。

  我感到脖子上有温热,一滴、两滴、三滴。是你的眼泪。而我的脸上,两行泪水顺着鼻翼、下吧,流到了你的衣服上。安生,你不知道,你走之后你留在我脖子上的眼泪,像刺青般,怎么洗都洗不掉,这么希望都能感觉到它们的温度。

  你告诉我,你一直对夏末好是因为夏末自小患有忧郁症,你父亲恳请你去国外陪她治疗。你说,小孩,你相信我,如果我和夏末能够在一起,就不会浪费这十多年的光阴。我只喜欢你。

  我推开你,安生,你让我考虑考虑。

  我回家关上门,打夏末电话,夏末,我按你说的做了。夏末的笑声在电话的另一端为不可闻,她说,林七月,你果真爱安生。可是抱歉,我比你更爱他。

  挂了电话后,我顺着门板滑落在地,呜咽了起来。安生,我会放你走,我一定会放你走的。

  这么多人编制一个谎言骗你,我不能破坏他们的用心良苦,更何况,就连我自己也无法看到你失意伤心。

  其实夏末的忧郁症并没有犯,而是你父亲的公司出了大事。夏末来找我是告诉我一切,她说,是你父母想送你去国外,你们两家才编出这样的谎言。夏末说,这次事故带来的冲击,要你父亲的公司和她父亲的公司联合起来才能化解,即便这样也有些悬。但你父母不想让你操心,他们便响了这个方法。

  她说,林七月,如果你爱他,就放了他。如果你不放他,我不去国外,或者我告诉父亲说他已有女朋友,他欺骗了我,我很伤心。你觉得这样我父亲还会帮他们吗?你愿意看到他家徒四壁吗?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安生,我们走过的路,转过的弯在我眼前灰飞烟灭。再美的梦也终有醒来的时候,再美的誓言也抵不过现实的分崩离析。我愿意爱你,你愿意爱我。可是,你愿意为我受苦,愿意为我背弃天下,愿意和我浪迹天涯吗?及时你愿意,我也不愿意,因为我爱你。

  我爱你,这不是一句简单的誓言,而是我愿意,把你要受的伤害,背负到自己身上。想起我曾经问过你的梦想,你说你的路从一出生就是被安排好的,你集成了家里的事业,那么安生,请你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吧。

  [九]

  你走的那天,我去机场送你。我和夏末握手言和,我对你说,小子,我愿意等你。我对你说,现在科技多发达,我们可以通过网络与电话联系,别弄得跟世界末日似的。

  我的笑在阳光下特别灿烂,你望着我红了眼。你摸着我的头发说,小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用力的点了点头。你们进入了安检通道,我还是在用力微笑。

  直到你的身影消失在那个明亮的通道里,我像失去了所有力气般蹲坐在地上。

  安生,再见了。

  安生。我们永远都不会再见。

  [十]

  唐宁,帮我暖下手吧。我疲惫的靠在椅背上,唐宁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意外开心的光彩。他小心翼翼的把我的手握在手里看着我,七月,以后我都帮你暖。

  高架桥上堵了车,我打开车船,外面的江面波光粼粼,远处一片夕阳美好。我闭上眼睛,眼里氤氲出泪水。

  安生,两年了,你离开两年了。你离开后我看过了一个故事。一个叫阳可得七旬老人收留了一个婴儿,取名叫布洛德。他陪她吃饭,带她生活,供她读书,听她倾诉。可是布洛德十二岁的时候,阳可至少有八十二岁了。他的记忆慢慢衰退,开始以往屋子里的摆设,自己的习惯,甚至是自己的名字......但这一切都不宜让他害怕,他害怕的是他忘记布洛德,他知道他终将死去,可是他不知道他亲爱的布洛德会如何继续生活。他每晚临睡前都会盯着可在天花板上的字喃喃自语,你是阳可,你爱布洛德。你是阳可,你爱布洛德。

  分开后的这两年,我也曾效仿他,在自己所住房子里的冰箱上、床头前、书架边、阳台花盘里,全都贴了字条,你是七月,你爱陆安生。你是七月,你爱陆安生。

  可是到最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傻,对于无力回天的事情,我是是不是不该选择铭记,而是应该选择忘记?

  这两年来,夏末会不是通过邮件把你们的消息告诉我,知道昨天,她告诉我,你们在一起了。我终于放下心来,我知道在你离去的第一年里,你疯了一般地寻找我。但一年后,我发邮件告诉你,你们走后,我便搬去了别的城市,换了电话,换了家,我遇到了新的男孩。我把唐宁的照片发给了你,你终于绝望。一年之后,众望所归,你牵起了夏末的手。而我,在另外一个城市的角落里终于选择忘记你,微笑着祝福你。

  前方车辆依然拥堵,唐宁放下方向盘,牵着我的手指着外面,七月,你看,夕阳真美,像你一样。我却笑了笑,疲惫的关上了车窗。

  安生,没有人知道,那天输完液,再从医院回去的路上,我遇到了坏人,我的衣服,我的身体都被撕破在那个寂静的夜里,是路过的唐宁救了巷子里的我。但是,从那以后,我还上了一种病,再也不敢看夕阳,夕阳那么,那么,凉。

    六年级:云天傲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我拿浮生,乱了谁的流年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