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龙族四(1)》_3000字

《龙族四(1)》_3000字

2014-05-22

  一战场中归来

  黑色的湾流G550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声,撕裂云层,在落日的余晖中降落在卡塞尔学院的停机坪上。此刻停机坪上站满了人,学生会、狮心会的干部们,执行部部长施耐德,曼施坦因、古德里安教授……甚至有装备部部长阿卡杜拉,虽然这家伙穿着一身防尘工作服戴着厚重的头盔……与其说是来接机不如说是准备进入实验室做实验。机门打开,舷梯缓缓降下,希尔伯特·让·昂热校长首先露面,紧接着是狮心会会长楚子航,学生会会长恺撒·加图索,学生会成员零……还有两眼无神的路明非。人群中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掌声,谁都知道这个学院本部的最强组合在日本解决了白王级别的灾难同时拯救了日本,最后还赢回了日本分部的忠心。一行人走下舷梯,昂热和恺撒面带微笑,零和楚子航照旧面无表情,路明非走在最后一个,但没有人注意到他。狮心会副会长兰斯洛特和学生会的一名干部上前拥抱他们的会长。路明非漠然地扫视了一眼人群,看见了……那头不断出现在他脑海中的火红长发,长发的主人正扑向面带微笑的恺撒。他的心里抽动了一下,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他向着自己的宿舍走去,在夕阳下,他的背影被阳光拉得很长很长。从日本回来的人受到英雄般的欢迎,甚至包括在大家印象里一向废柴的路明非。当天晚上,学院在礼堂里举办了盛大的宴会,招待全校的所有学生和教授,为了庆祝执行部日本组的平安归来。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到了……除了路明非。路明非抱着膝盖,一个人坐在寝室的上铺,目不转睛地盯着墙上画中的一个女孩,无声地留下泪来。女孩的名字叫上杉绘梨衣。即使过了这么长时间,也还是忘不掉她啊。已经过去多长时间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那个女孩明明已经死了啊,为什么还要记着她呢,明明都已经回到学院来了啊,明明都可以见到诺诺了啊……为什么还是忘不掉她呢?她已经,死了啊。什么是死?是终点,是永诀,是不可挽回,是再也握不到的手、感觉不到的温度,再也说不出口的“对不起”。可是对于那个傻傻地单纯地喜欢自己,一直到生命尽头都还喜欢着自己的女孩,“对不起”这三个字又有什么用呢?她可是在死的时候都在想着你的名字啊……“难道你就甘愿这样当个废物继续混日子么哥哥?”路鸣泽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在了窗前。路明非没有回答。路鸣泽叹了口气:“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很后悔很难过,可是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如果当初你早决定半个小时她就不会不见啦,她会和你一起坐着飞机回到学院和你一起迎接那些美好的日子,她会一直单纯地喜欢你,反正她就是那么一个傻傻的女孩嘛……”“闭嘴。”“别再想啦,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呢,我说了我不能改变过去啦,就算是给我全部的生命也做不到……”路明非猛然站了起来,怒吼:“我他妈叫你闭嘴!”路鸣泽摇摇头,刚想回头说些什么,在看清眼前人的那一瞬间,这个面对白王都不曾畏惧的少年大惊失色。他看见了一双熔金色的眼睛。

  二新生社团

  恺撒坐在真皮沙发上,面对着两张退会申请书,沉默不语。从日本回来的第二天,两名学生会会员申请退出学生会,在早上由一名学生会干部交给恺撒,他一贯慵懒的表情在看见署名的瞬间分崩离析。申请人——路明非、零。“不能通过,这两人一个是S级一个是A级,如果他们退会后被楚子航挖走,我们面对的局势将会很不利……S级的实力暂且不谈,零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一名干部打破了沉寂。“这我明白,”恺撒扶额,“但我们确实没有一定要留下他们的理由,何况……”他打开了今天的新闻头条。“S级学员路明非退出学生会,他将何去何从?”守夜人讨论区新闻版块头版头条。“只是退会而已,我们并没有证据显示他会加入狮心会。”恺撒沉思。见会长拿不定主意,干部们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安静下来等待结果。几分钟后,恺撒突然站起:“算了。反正总有一天,他会再回来加入我们,”他拿出学生会主席印章,在申请书上重重地盖下自己的名字,“况且他现在退出,有人会去兴师问罪的。”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直坐在窗边的路明非起身开门。“你小子脑子出问题了?居然敢退会?你忘记你是谁的小弟了?”一开门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骂。路明非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一对摇晃的银色四叶草耳坠,那么熟悉……熟悉得让人心底一疼。当初就是为了这对耳坠的主人,在那个清晨河畔的婚礼上,他没有选择绘梨衣。责骂声还在继续:“你现在赶紧去给我撤销申请听见没有?现在撤销还来得及……”诺诺不依不饶。“说完了吗。”诺诺愣住了。“如果说完了就走吧,我不会撤销的,”路明非淡淡地说,“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他当着诺诺的面关上了门。诺诺心里一惊,不知何时开始,这个废柴的眼神变了……变得很像楚子航。

  路明非自创社团,名为‘上杉’。”楚子航淡淡地说。下午两点半,昂热的办公室里,楚子航和恺撒被邀请喝下午茶,旁边坐着风骚的……啊错了,是伟岸的副校长。“看来那个女孩的死对他影响很大啊。”恺撒漫不经心地说。昂热没有回答。他的面前,就是一份社团成立申请书,申请人——路明非。“我在他寝室里看到了那个女孩的画,长的是挺漂亮的……”副校长耸耸肩,“但是有必要那么伤心么?据说他很害怕那个人形兵器啊。”恺撒笑笑:“那只是以前,跟美少女呆在一起久了,想没有点火花都难。”“你们能正经一点么,眼前的问题是这份社团申请,”昂热扶额,“不是他对那女孩是否有意思。况且这点也不用讨论了,从社团名就能看出来了。”“也许只是为了祭奠她吧。”楚子航喝了一口红茶。“那这动作也太大了,”恺撒皱眉,“我以前完全没有看出来这个女孩对他有多重要。可能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喜欢那个废柴的姑娘吧?”昂热的目光停留在“上杉”副会长申请人后的名字上:“我看未必。”副会长申请人——零。“哦?真空女王陛下居然对那个废柴感兴趣?”恺撒饶有兴致地问。“倒不如说当初她加入学生会只是因为路明非。”楚子航说。恺撒显然很受打击:“现在女孩的审美观都崩坏了么?我的魅力居然还比不上那个废柴……”“年轻人,”副校长眉飞色舞,“这你就不懂了,女孩喜欢一个人不是取决于他的优秀程度而是他身上有多少自己喜欢的地方……”昂热拍了拍桌子:“我们能否不要再讨论这类没有营养的事情了?”“哪有啊关心一下年轻人的终身大事也是我们作为长辈应该担当的责任……”昂热默默地举起茶杯。副校长赶忙举起双手:“我投降,我投降。关于这件事我没意见,交给你决定。”但从他的口气中谁都能看出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件事上。昂热虽然察觉到了,却没有说什么。短暂的沉默。“既然没有不良动机,就通过它吧。”昂热拿出了校长私章,“只有两个人的社团应该也对你们构不成威胁。”他向着楚子航和恺撒笑笑。“无所谓。”“没意见。”如出一辙的回答,同样漫不经心的表情。

  第三章自由一日

  “今年我不会让任何人阻止我拿回诺顿馆的使用权。”恺撒说楚子航照旧的面无表情:“很期待。”“原谅我打断你们一下,”副校长咳嗽了两声,“今年可不是只有你们两个社团参加真人CS。”说着,他望向坐在教堂下长椅上闭着眼睛的路明非,和正在擦拭军刺的零。“差点都忘了。我真期待‘真空女王’陛下在战斗中的精彩表现。”恺撒微笑。楚子航也点点头。虽然会长们这么说,干部们心里却都十分不顾一屑。就算零的战斗力再怎么强,她也不可能一个人面对狮心会加上学生会的所有人,何况还有恺撒和楚子航这两个学院本部最强战力。而路明非的战斗力几乎是被他们直接忽略了,从他以前的表现参考用副校长的话来说就是“还是让他回家种菜比较恰当。”所以今年的自由一日自然而然地又被大家看成了是狮心会和学生会之间的竞争。声音虽然刻意压得很低,但却正好传入零和路明非的耳朵里。零皱了皱眉,路明非却什么也没说。也许是怂惯了。副校长挥手:“好了,都回自己的阵地准备一下,要开始了。”“好。”两队人转身离去。零把军刺插入刀鞘:“走吧。”“嗯。”和第一次的自由一日基本一样,狮心会的主阵地是教堂,学生会的主阵地是一栋黑色小楼,而“上杉”的主阵地,是英灵殿。“很期待吧,老友。”昂热对已回到钟楼的守夜人说,“不知道路明非对那个女孩的感情强到什么程度。”“不干我事,我只是为了看女生们穿紧身作战服的样子……”昂热叹了口气,果然对于一个淫贼来说这等事情才是他们终身的目标。他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通过广播说道:“那么现在,卡塞尔学院自由一日,狂欢开始!”话音未落,教堂和黑楼里冲出了两队人,一上来就是激烈的扫射,冲在最前面的人立刻被子弹打翻在地。苏茜和以前一样占据了制高点,拿起了巴雷特狙击一切她能看到的目标。诺诺也拿出了L115A3:“这次可没有那个废柴挡着了……”她叹了口气。英灵殿一片寂静。短短的十几分钟,双方的交火已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没有人再试图从空地冲向敌方阵营,而是远距离互相扫射,在试探敌方火力的情况下稳妥进攻。最后,双方都只剩下了会长和几名高级干部。

  楚子航和恺撒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制止了己方的进一步行动,同时从腰间拔出了佩刀——狄克推多、蜘蛛切。“喔?象龟的刀啊,还真是怀念,不知道同样握着这把刀的人又跟他差多少呢。”恺撒笑笑。“我会尽力。”简洁的回答。“那么开始吧。”恺撒也不再多说。双方同时沉默下来,但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反而是闭上了双眼。

  就在高级干部们以为两位会长进入假死状态之时,恺撒和楚子航同时睁眼。如金色汽灯般明亮的黄金瞳!这两个疯子的暴血直接从三度开启!“还真是认真啊。”昂热晃着一杯冰酒,“看年轻人的战斗真有意思。”两人静了一瞬,同时扑上。由于龙血的作用,他们的速度快到刀和手臂都模糊了,只留下一点点虚光,平常人眨眼的一瞬间,他们的刀碰撞了几十次。如果是以前的村雨这时候应该已经折断了,但这不是村雨,这是斩鬼刀·蜘蛛切安纲!恺撒感觉到了对手的杀机和力量,神色凝重起来。心形刀流·四番八相楚子航仅靠着观察就学会了源稚生磨练了多年的刀法,那无可匹敌的一刀被他完美地复制了出来。蜘蛛切势如破竹地斩下,和狄克推多碰撞迸出金色的火花。楚子航用尽全力的一刀几乎把狄克推多斩断,但这把刀毕竟出自名匠之手,硬生生地扛下了这带着无限杀机的一刀。而由于反作用力,楚子航被弹开到了原来的位置。“你的学习能力这么强,真是让我惊讶。看来这次日本之行你又有进化。”恺撒鼓掌,“但眼下还不是我们决一死战的时候,先要解决一个人。”“终于要来了。”楚子航收刀入鞘。“看样子你是让我先来?没问题。”恺撒笑笑,将狄克推多放下,举起沙漠之鹰交叉于胸前,做出了绝对的进攻姿态。英灵殿的门轰然洞开。所有人都看向那里,但什么也没看见,好像撞开门的是一个幽灵,瞬间消散在了空中。恺撒却笑了起来:“不愧是女王陛下,速度真快。”同时,他转身向着一个高级干部的方向连射几枪,却没有子弹击中肉体的沉闷声响,而是金属的撞击声。零用军刺格挡了恺撒的子弹,但她并未冲向恺撒,而是刀锋一转,向着一名干部刺去。俄罗斯军用暗杀术·阿萨辛狂风!这种暗杀术被创造出来用于应对反应和体能及其优秀的敌人,是一种能让对手在完全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中刀毙命。学生会17人,解决1人,剩余16人。零在脑海里抹去了这个目标。她在得手后并未追击,而是转身回到了英灵殿门口。“接下来交给你了,”她淡淡地说,“别让我失望。”震耳欲聋的枪声回答了她。学生会16人,解决14人,剩余2人。在三秒内,路明非用后坐力极大的AS50连射了15发子弹,枪枪命中,射击精度让枪械专家恺撒也为之震惊。眨眼之间,学生会站着的人就只剩下了诺诺和恺撒。与此同时,零抓住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路明非身上的时候,移动到了狮心会众人的面前,瞬间解决掉了四个人。“Bravo!”恺撒微笑。一颗来自高处的大口径子弹击中了零,她带着惊诧的表情倒在血泊中。在昔日的朋友面前,狮心会选择了帮助宿敌。

  四决意

  “和面对一条古龙没有任何区别。”这是后来楚子航对那场战斗的回忆。零在巴雷特的枪口下倒下了,没有再说一个字。路明非也没有说什么,他扔下了手中的枪,提起一把刀,从隐蔽物后走了出来。由于没有装备部的支持和其他装备来源,他已经打光了所有子弹。在看清那把刀的一瞬间,楚子航和恺撒都愣住了。那是绘梨衣的刀。

  你还是忘不了那个女孩啊。”恺撒叹息,“但也到此结束了,我今年一定要和楚子航分出胜负。”楚子航没有说话。沙漠之鹰轰然作响。一秒内就有四颗子弹打中了路明非,他被大口径子弹打得一个踉跄,但仍未倒下。狮心会剩余7人同时开火,诺诺和苏茜也几乎在同时加入了“弹雨制造者”的行列。他们真正关心的是恺撒和楚子航的战斗而不是这个废柴,所以要尽快解决他。开枪的一瞬间,诺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影,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在持续一分钟的压制扫射下,路明非倒在了血泊中。不知为什么,他还是没有失去意识,还在挣扎着试图站起来,但他就像趴在光滑的冰面上一样爬起、滑倒、爬起、滑倒,就像是一只笨拙的北极熊。楚子航制止了下属接下来的动作:“已经不用了。”他带着悲哀和同情的眼神看向路明非,眼神里有一丝黯然。恺撒却并未放下枪口,而是转向了路明非左边的一个位置,喊道:“谁在那里!”楚子航一惊,以他对敌人的敏锐程度一点都没有发觉那里还有除了路明非之外其他的人,但他毫不怀疑恺撒的话,因为他有一支由镰鼬组成的军队。而那支军队带来的消息从未错过。“镰鼬在你手里还是这么熟练啊,恺撒·加图索。”一个男孩漫不经心的声音传了出来。路明非左边的一团空气中显现出一个人形,一个男孩的人形,一米六的个子,却有着和楚子航一模一样的黄金瞳。“不愧是加图索家族的继承人。”恺撒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是他!”在男孩出现的瞬间,昂热霍然站起。他捏碎了手中的酒杯,接着冲下楼去。守夜人什么也没有说,他已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那个男孩不该出现在这里,或者说他出现在这里简直就是个悖论!恺撒依然用枪指着他:“说你的名字。”“路鸣泽。”简单的回答。楚子航皱眉:“不要欺骗我们,路鸣泽是他的堂弟,我见过的。”“我就是他的堂弟。”路鸣泽微笑着。“对,他确实是。”一个熟悉声音传了过来,昂热走到了恺撒和楚子航中间。“校长你认识他?”恺撒不解。“我们是老朋友了。”昂热淡淡地说。

  路鸣泽的脸上依然一副冷漠却又让人无可挑剔的笑容:“好啦好啦,我不是来找你们的,我只是来唤醒一个人,他叫路明非。不要妨碍到我们哦,我心情不好就会想杀人,杀条龙也无所谓。”他看了一眼楚子航。说罢,他转身看着路明非“哥哥,你上次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你不是废物对不对?如果你不是废物你还会倒在这里连前进一步都做不到吗?你面前的只是一个S级,四个A级和几个B级,你就被打的如此狼狈,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就这样你还想复活那个女孩吗?就这样的实力你也敢用她的名字来命名你们的社团吗?你是在侮辱那个名字吗?”路明非的身体像被雷电穿过一般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停止了挣扎,他抬起了头,直视着路鸣泽,却什么都没有说。路鸣泽滔滔不绝:“明明是个废物却说自己要改变未来,明明什么都做不到还想要复活那个女孩,明明掌握着权与力却宁愿收敛爪牙当个废物……”“直到今天你还是这么懦弱,你还是没勇气去做一些决定,你还是每次和我交易时都犹犹豫豫,你还是不明白自己的血统有多么强大。”“如果当初你能早点下定决心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但是哥哥,一切都已经晚了。不过我也不会让你伤心太久,反正你只剩下四分之一的生命了,死了之后就解脱了哥哥,死了之后你就不会想起那个傻傻的女孩了。这样不是很好么?”“是啊我就是个废物,被人救了无数次最后还是个废物,也许我真的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路明非眼神迷离,弗里嘉子弹的麻醉效果开始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不不不哥哥,你其实并不是废物,只是你想要当一个废物。”路鸣泽忽然提高了音量,“你只是需要最后一点点的动力,那么让我给你吧哥哥。看见你面前的这些人了吗?只要你打败他们,我就会尽我所能让绘梨衣回来。”路明非身躯一震,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用无神的眼睛看着路鸣泽。“都这种时候了还玩我……”路明非苦笑道,“欺骗一个废物的感情对你有意思吗?不要想再让我跟你做交易了,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一点生命了。”路鸣泽摇摇头:“你可是我哥哥啊,我怎么会骗你呢,我说的是真的。最近我刚刚想起了一个言灵,似乎能够复活已经死去的人。但我并不想使用它,因为那个女孩跟我没关系,源稚生源稚女上杉越和我都没关系。但你不同,你是我哥哥,你为那个女孩的死而难过,我或多或少的也有点难过。”“只要你打败他们,我就复活上杉绘梨衣。”路鸣泽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路明非眼中的迷离瞬间消散,黄金瞳再次亮起:“向我保证。”他对路鸣泽说。“Yougotmyword。”路鸣泽微笑。楚子航、昂热和恺撒疑惑地蹙起眉头,看着路明非的一举一动。他对着面前的男孩似乎在说些什么,但男孩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就在他们考虑是否要上前干涉的时候,路明非突然有了动作。他挣扎着站立了起来,拔出了樱红色长刀,看着昂热的眼睛说:“来吧。”狮心会的干部们甚至笑了起来,当今的混血种社会估计没有人能同时打败面前的这三个人。昂热却没有笑,与之相反,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凝视着路明非的眼睛。他在那双黄金瞳中看出了决意和杀机。“好,”昂热回答,“我们三个来当你的对手。”

 

    五年级:唐文逸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龙族四(1)》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