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刀剑神域_3000字

刀剑神域_3000字

2014-05-12

  在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高手花了整整一个月测量后,发现最底层区域的直径大约有十公里,足以轻松容纳下整个世田谷区。再加上堆积在上面百层左右的楼层,其宽广的程度可说超乎想像。整体的档案量大到根本无法测量。

  这样的空间内部有好几个都市、为数众多的小型街道与村落、森林和草原,甚至还有湖的存在。而连接每个楼层之间的阶梯只有一座,阶梯还都位于充斥怪物的危险迷宫区域之中,因此要发现并通过阶梯可以说是相当困难。但只要有人能够突破阻碍抵达上面的楼层,上下层各都市的「转移门」便会连结起来,人们也就可以自由来去两个楼层之间。

  经过两年的时间,这个巨大城堡就这样被逐渐地往上攻略,目前已到达第七十四层。

  城堡的名称是「艾恩葛朗特」。这座持续飘浮在空中、吞噬了将近六千人,充满着剑与战斗的世界。它的另一个名字是

  「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闪烁着深灰色光芒的剑尖,浅浅地划过我的肩膀。

  那固定显示在视线左上角的细长横线,好不容易缩短了长度。同时,似乎有只冰冷的手掌,抚摸过我胸口深处。

  横线那称为hp条的蓝色条状物,可以看出我的生命残值。虽然它还有八成左右的残值,但不能把事情看得太过于乐观。因为相对来说,我已经朝死亡深渊前进了两步。

  在敌人的剑再度进入攻击动作之前,我就先往后跳开一大步,以保持与敌人之间的距离。

  「呼……」

  硬是吐了一大口气来调整一下气息。在这个世界的「身体」虽然不需要氧气,但在另一边,也就是躺在真实世界里的真正身体,现在呼吸应该非常剧烈。而随意摆放的手应该正流着大量冷汗,心跳也加速到破表了吧。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算我眼前所见全部都是虚拟的立体影像对象,减少的也只是数值化的生命值,但我现在的确是赌上自己的性命在战斗。

  从赌上性命这点来看,这场战斗真是相当不公平。因为,眼前的「敌人」这除了拥有闪耀着光芒的深绿鳞片皮肤与长手臂外,还有着蜥蜴头与尾巴的半人半兽怪物,不只外表不是人类、甚至没有真实的生命。它只不过是不论被杀掉多少次,都可以由系统无限重生的数字文件档案集合体。

  不对。

  目前,操纵这只蜥蜴人的ai程序正在观察、学习我的战斗方式,用以不断提升自己的应对能力。但这些学习档案,在该个体消灭后便会重置,而且不会反馈到下次出现在这个区域的同种个体上。

  所以,就某种意义上来说,眼前的这个蜥蜴人也算是活着。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也是啦。」

  虽然不可能理解我的自言自语,但是蜥蜴男等级继怪物「蜥蜴人领主」,竟然露出牠那排列在细长下颚上的尖牙,呜呵呵的笑了一下。

  是真的。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什么是想象当中的虚拟怪物。

  我把右手握着的双刃直剑架在身体中央,摆好姿势。

  蜥蜴人也举起左手的圆盾,右手的单刃弯刀向后缩去。

  微暗的迷宫通道上,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风,将墙壁上的火把吹得晃动了起来。火焰闪烁着反射在潮湿的石板上。

  「呜哇哇!」

  蜥蜴人领主的脚向下一蹬,伴随着凄厉的咆哮声往这边冲了过来。弯刀从远处划出一道锐利弧线,在空中留下炫目又鲜明的橘色轨迹,直往我怀里进逼。这是弯刀部门里属于上位的剑技,单发型重攻击技「弦月斩」。这是能在0。4秒内越过四公尺射程进攻的优秀突击剑技。

  可惜的是,我已经先预测出牠的攻击模式。

  其实我是故意不断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诱导敌人ai学习系统做出这样的攻击。躲过离鼻尖只有几公分距离的刀锋,一边闻着传进鼻子的焦臭味,我放低姿势冲进了蜥蜴人怀里。

  「嘿呀……」

  右手中的剑跟着吼叫声横砍出去,刀刃伴随着水蓝色光效,深深刺进了鳞片较薄的腹部,鲜红色光芒代替血液飞溅而出。接着响起「呀」一声沉重的悲鸣。

  但剑并没有就此停住。随着砍击,系统自动辅助我的动作,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发出下一波攻击。

  这就是这个世界里决定战斗胜负的最大要素,「剑技」「swordskill」。

  从左边向右回砍的剑再度撕裂蜥蜴人胸口,我接着将身体回转一圈,将第三道攻击深深地切入敌人身体。

  「呜咕噜噜哇!」

  蜥蜴人在从大技挥空后的僵硬中恢复的瞬间,右手的弯刀伴随着不知是愤怒或是恐惧的怒吼往下砍了过来。

  但是我的连续技也还没结束。向右切开的剑彷佛弹簧反弹般往左上角弹跳,直击敌人心脏也就是敌人的最大弱点。

  四次的连续攻击,在我周围画出正方形水蓝色光线,炫目地扩散开来。这就是水平四连击剑技,「水平方阵斩」。

  鲜明的光效照亮了迷宫的墙壁,接着变淡消逝。同一时间,蜥赐人头上的hp条也一点不剩地完全消失。

  绿色巨大身躯一边挣扎,一边向后倒去,在不自然的角度下忽然停止

  接着发出玻璃破碎般的巨大声响,变成细小的多角碎片爆开来。

  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死亡」。短暂、简洁,一种不留下任何痕迹的完全消灭。

  看了一眼浮现在视线中央,显示获得经验值的紫色字体与道具列表,我把剑左右挥舞了一下,收进背后的剑鞘里。接着我后退了几步,直到背部碰到了迷宫墙壁才慢慢地滑坐到地上。

  先将闷在胸口的气大口地呼出来,再紧紧闭上双眼。或许是长时间单独战斗所带来的疲劳,太阳穴深处传来沉重的刺痛感。用力地摇了几次头,摆脱了刺痛的感觉后,才再度睁开了我的眼睛。

  视线右下角那个小小发着亮光的时刻表,显示时间已经超过下午三点。现在不离开迷宫的话,就赶不及在天黑之前回到城镇了。

  「该回去了……」

  虽然没有任何人会听见,但我还是一个人自言自语,慢慢地站起身来。

  一整天的「攻略」终于结束。看来今天也很幸运地从死神手中逃脱。但是回到家,经过短暂休息后,立刻又得面对明天的战斗。就算做好了万全准备,只要不断进行这种胜率不是百分之百的战斗,总有一天会遭到命运女神背叛。

  而最大重点就是在我抽中王牌之前,是否能「完全攻略」这个世界。

  如果以生存为最优先考虑的话,完全不离开属于安全范围的城镇,耐心等待有人完全攻略的日子到来,才是最聪明的办法。但是我却不采取这种方法,每天都单独潜入最前线,不断以死亡的危险来换取自己升级,这究竟是已经中了这个虚拟大型在线游戏的毒,还是

  想靠自己的剑来解救整个世界的我,根本就是个超级大笨蛋呢,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太过于自傲了。

  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自嘲的微笑。我一边朝着迷宫区的出口走去,一边忽然回想起那一天的事情。

  两年前。

  想起那个一切全都结束,又重新开始的瞬间。配合着奇怪的吼叫声,胡乱挥舞的剑尖只是不断切着空气。4147314

  紧接着,身躯虽然巨大却能以敏捷动作躲开剑刀的蓝色山猪,朝着攻击者发动猛烈的突进。看见攻击者被山猪扁平的鼻子给撞飞,在草原上打滚的样子,我不由得笑出声来。

  「哈哈哈……不是那样。重要的是一开始的动作啦,克莱因。

  「痛痛痛……这家伙……」

  嘴里一边咒骂着一边站起身来的攻击者队伍成员克莱因看了我一眼,很没出息地回了我一句话。

  「你说的我也知道,桐人……但那家伙会乱动啊。」

  我在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认识这个用额上的头巾将红色头发竖起来,瘦长身躯上裹着简朴皮革铠甲的男人。如果是用本名,我们根本就还没熟到能直呼对方的名字。但是他的名字克莱因、和我的名字桐人,都只是为了参加这个游戏所命名的角色名称,所以加上先生或同学这些称谓反而会显得相当滑稽。

  看见克莱因摇摇晃晃的脚步,我心里想着,他应该是头晕了,于是用左手从脚边的草丛捡起一颗小石头,肩膀确实摆好动作。系统检测出剑技的起始动作后,小石头开始发出些微的绿色光芒。

  接着,左手上的小石头一闪之后,便在空中画出一条鲜明的光线,直接命中了准备再度进攻的山猪眉间。山猪发出「噗叽!」一声的怒吼,将目标转往我这个方向。

  「当然会动啦,这可不是训练用的稻草人。但是只要确实做出动作来发动剑技的话,接着系统就会让技巧命中敌人了。」

  「动作……动作……」

  克莱因嘴里一边像念咒语一样重复呢喃,一边轻快地挥动右手的海贼刀。

  蓝色山猪,正式名称为「狂躁山猪」,虽然只是等级1的小喽啰,但在不断挥空和遭受反击之下,克莱因的hp已经减少了一半左右。虽然就算死亡也能马上在附近的「起始之城镇」复活,但要从那边走到这个练功区还得花上一段时间。而且这场战斗再进行下去,大概也只剩下一次左右的攻防。

  我一边用右手的剑抵挡住山猪的攻击,一边侧头考虑着。

  「该怎么说才好呢……不是说一、二、三然后照顺序摆出动作,接着砍下去就好,而是要在起始动作时稍微停顿一下,感觉到技巧已经准备好了之后才磅!地一声砍下去……」

  「是这样吗?」

  那张在印着低俗图案头巾下的刚毅脸孔,一边露出了难为情的表情,一边将曲刀举在中段的位置。

  一吸一吐的深呼吸之后,重心放低,像要把刀扛在右肩上似地往上举。这次系统终于感应到规定的动作,慢慢划出弧形的刀刃发出橘色光辉。

  「喝呀!」

  克莱因在发出浑厚吼叫声的同时,左脚用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流畅动作往地面一踢。响起「咻锵!」一声听起来相当舒服的效果音后,刀刃在空中划出火焰般的痕迹。单手用曲刀基本技「掠夺者」漂亮命中进入突进状态的山猪脖子,将牠同样只剩下一半的hp给消灭了。

  发出「呜叽」这种可怜的死前哀号后,巨大身躯便像玻璃一样破碎。我的面前浮现出用紫色字体所显示的经验值获得量。

  「太棒了!」

  克莱因做出夸张的胜利姿势后,带着满脸笑容转向我,然后高高地举起了左手。与他用力击掌庆贺后,我也不禁笑了起来。

  「恭喜你首次获胜。但是……刚刚的山猪,就跟其它游戏里面的史莱姆一样。」

  「咦,真的假的!我还以为那是中头目哩。」

  「怎么可能。」

  笑容逐渐转变成苦笑后,我把剑收回背后的剑鞘里。

  我嘴里虽然开着玩笑,但其实很能理解克莱因的喜悦与感动。在这场战斗之前,都是由比克莱因多了两个月经验跟知识的我打倒怪物,所以他到现在才总算尝到用自己的剑粉碎敌人的那种爽快感。

  或许是想要复习吧,克莱因一边发出高兴的怪声,一边重复使出了相同的剑技。我暂时先抛下他不管,往四周看了一圈。

  往四方蔓延的广大草原,在开始略带红晕的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遥远的北方浮现出森林轮廓,南方则是闪着光的湖面。东边可以稍微看到一点城镇的城壁,而西边则是无限延伸的天空与被染成金色的云群。

  目前,我们位于巨大浮游城堡「艾恩葛朗特」第一层南端的开始地点,「起始之城镇」西侧的宽广区域。周围应该有为数不少的玩家与我们一样正在和怪物战斗,但因为这空间实在太过于宽广,所以我们的视野内没有看到别人存在。

  好不容易才满足的克莱因将剑收进腰间的剑鞘里,然后往我这里靠近,接着跟我一样视线往四周环绕了一圈。

  「话说回来……不论看几次都难以相信。这里竟然是『游戏里面』。」

  「虽说是游戏里面,但也不是魂魄被吸进游戏世界什么的。只是我们的脑代替眼睛、耳朵,直接看到、听到由『nervgear』利用电磁波传送进来的情报……」

  我耸耸肩说着,并像个孩子似地噘起嘴来。

  「你这家伙或许已经习惯了。但这可是我第一次体验『完全潜行』!这真是太厉害了……真的,能生在这个时代真是太好了!」

  「你这家伙太夸张了。」

  我虽然笑着,但心里也有完全相同的感觉。

  「nervgear。」

  就是运作这个⑨vrmmorpg(虚拟实境大规模在线角色扮演游戏)「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的游戏机名称。

  而它的构造与上一世代的定点式游戏机完全不同。

  与需要平面屏幕装置与手握控制器这两个人机接口的旧式游戏机不同,nervgear的界面只有一种而已。那是将头部到脸部完全覆盖住的流线型头盔。

  它的内侧埋藏了无数的信号组件,而头盔则藉由这些组件所产生的复数电场,与使用者的脑部直接连结。使用者不需要使用自己实际的眼睛与耳朵,就能因为机器直接给予脑的视觉皮质区及听觉皮质区情报,而让使用者有看到与听到的感觉。其实除了听觉与视觉外,触觉、味觉与嗅觉,也就是所谓的五感,全部都能由nervgear读取出来。

  将头盔戴上,并锁上下颚的固定杆后,只要从嘴里说出开始指令「连结开始」这句话的瞬间,所有噪音都将远离,视线也由一片黑暗包围,接着只要穿过从中央出现的七彩光环,就能处于完全由数字档案所建构起来的世界里。

  总而言之。

  半年前,在2022年五月发售的这部机器,终于完全将「虚拟实境」给实现了。开发出nervgear的大型电子机器厂商,将连结至其创造出的假想空间称为「完全潜行」。

  这实在是个相当符合实际状况的名称。因为一旦连结后,就真的与现实世界完全隔离。

  因为使用者不只是接收假想的五感情报而已连由脑部向自己身体所发出的命令也会遭到阻断与回收。

  这可以说是为了在虚空间里自由行动所必须的机能。若是脑部对在现实世界的身体所下达的命令依然有效,比如说,完全潜行中的使用者一旦在假想空间内产生了「跑步」这样的想法,真实世界里的身体也将同时跑动起来并撞上房间的墙壁。

  正因为nervgear会将延髓往**发出的命令回收,接着将命令转变为活动游戏人物的数字讯号,我和克莱因才能在假想战场上,自由地东奔西跑并且挥舞我们手上的剑。

  完全进入游戏当中。

  这种体验给人的冲击性,让包含我在内的许多游戏玩家深深为之着迷。几乎足以确定自己不会再回到触碰屏幕、或感应条程度的接口去了。

  我对眺望着随风摆动的草原以及远方城壁,而感动到眼眶湿润的克莱因问道:

  「那这套『sao』也是你第一次玩的nervgear游戏吗?」

  克莱因那张犹如战国时代年轻武士的威风脸孔转向我之后,「嗯」一声点了一下头。

  他面露认真表情时,的确帅到能在时代剧里扮演主角。但是这个外表当然不是他在现实中的容貌,这是从零开始微调了许多不同参数后,创造出来的游戏角色。

  当然,我的角色也同样帅到让人有点不好意思,他具备有如同奇幻冒险动画里的主角一般的容貌。

  克莱因用他那应该也与现实世界里不同,强而有力的美声继续说道:

  「说起来,应该是买了『sao』后,才赶快去买了游戏机。因为第一批出货量只有一万套而已,我可以算很幸运了。嗯……不过说到幸运,抽中sao封闭测试玩家的你,可以说比我还要幸运十倍才是。那应该只限定一千人而已吧!」

  「嗯、嗯,应该是吧。」

  由于一直被盯着看,我不由得搔了搔头。

  到现在我还是无法忘记,当看见各大媒体强力报导出「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这个游戏名称时,我所感觉到的那种兴奋与狂热感。

  nervgear虽然实现了完全潜行这种新世代游戏环境,但是对应这种崭新机械构造的游戏软体却都不怎么有趣。每一款都是小而精美的解谜、教育、环境系的游戏,像我这样的游戏中毒者,对这种情况可说累积了相当多的不满。

  nervgear能创造真正的假想世界。

  但是,创造出来的却只是走个一百公尺就会碰到墙壁的狭小世界,那根本就是本末倒置嘛。从机体发售开始,就梦想能够进入游戏世界的我以及其它游戏狂们,会开始期待某种类型的游戏,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期待的当然就是对应网络连线的游戏而且是有数千、数万的玩家同时上线,培育自己的分身来战斗、生活的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在期待与渴望已经达到临界点时,游戏公司充满信心发表的,就是这款称为世界首次出现的游戏种类,虚拟实境在线游戏「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了。

  游戏的舞台是拥有一百层楼的巨大浮游城堡。

  每层里面都有草原、森林、街道,甚至连城镇都有,而玩家们只能靠着自己手上的武器来闯荡这些楼层,找出通往上层的阶梯并打倒强力守护兽,努力往城堡的顶楼迈进。

  这款游戏大胆地把奇幻冒险在线游戏里,一向被认为是必须要素的「魔法」给排除,将其取而代之的是「剑技」这个被设定成接近无限数量的必杀技。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想让玩家运用自己的身体,以自己的剑来战斗,令玩家能够体验到完全潜行环境的最大魅力。

  除了战斗用技能外,也有冶炼或是皮革工艺、裁缝等制造系,还有钓鱼或者烹饪、音乐这些日常系等多种技能,玩家们在广大的区域里面不只是冒险,还能像文字所描述的一样,在里面「生活」。按照个人的意愿与努力,也可以在里面买下自己专属的房子,然后过着耕田牧羊的生活。

  这些情报陆续被发表出来,游戏玩家们的狂热程度也跟着水涨船高。

  仅限千人的封闭测试玩家,也就是正式开始服务前的营运测试参加者的募集,就有将近当时nervgear贩卖台数一半的十万人参加。我能够通过那道窄门顺利被抽中,只能说真的是侥幸。更棒的是,封闭测试玩家还能得到正式版的优先购买权这个礼物。

  两个月的测试期间,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如梦似幻般的日子。在学校的时候,也是不断想着技能构成以及装备道具的事情,一放学就马上冲回家,一直潜行到快天亮为止。转眼之间,封闭测试期间便结束了,当培育的角色被重置的那一天,我感受到彷佛被人夺走了半个自己般的失落感。

  接着时间终于来到今天2022年十一月六日,星期日。

  下午一点,一切准备妥当的「swordartonline刀剑神域」正式开始营运。

  当然我也是在三十分钟前就准备好,时间一到便一秒不差地准时登入游戏。从服务器状况看来,在线人数瞬间就超过了九千五百人。换句话说,其它能买到游戏的幸运儿应该也跟我的情况差不多。从每家大型购物网站的首批出货量,都在几秒钟内全部销售完毕,还有人为了昨天的店面贩卖,从三天前就熬夜排队甚至闹成新闻这几点来看,就可以知道,买到游戏的人几乎百分之百都是网络游戏的重度中毒者。

  这种在线游戏狂热分子的模样,也在这个名叫克莱因的男人身上忠实地表现出来。

  当我一登入sao,并且再度踏上了「起始之城镇」那令人怀念的石板路后,马上就朝着位于复杂小路里头的便宜武器店跑去。克莱因可能是从我那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往前冲刺的模样,推测出我应该是封闭测试玩家。在叫住我之后,就马上对我做出「稍微带我一下嘛!」这样的要求。

  这种才初次见面,就理所当然地要人家带他的厚脸皮程度,让我不由得感到相当佩服,只好顺势回答出「哦,哦。那……要去武器店吗?」这种像导览npc才会说的话,之后更直接与他组队,并且在练功区里面教导他战斗的初步方法,一直到现在这就是我们两个认识的经过。

  老实说,我在游戏世界里也跟在现实世界的时候一样不擅于交朋友。封闭测试时虽然认识了许多人,但称得上是朋友的却连一个都没有。

  但是这个名叫克莱因的男人,却很不可思议地能够马上进入他人的内心世界,还不会让人感到不愉快。我内心一边想着或许能跟这家伙打起长久的交道,一边再度开口说道:

  「那么……接下来怎么办?继续打怪直到你抓到手感为止吗?」

  「那还用说!……虽然很想这么回答你……」

  克莱因端正的眼睛往右边一瞥,确认一下显示在视线角落的时间。

  「……但也该下线去吃个饭了。我已经预先叫披萨店在五点半送披萨到我家来。」

  「准备得真周到。」

  克莱因挺起胸膛,对着发出惊叹声的我答了一声「当然」之后,又像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似的,继续说:

  「啊,对了,等一下我要在『起始之城镇』里面,跟之前在别的游戏里认识的一群家伙见面。怎么样,我介绍你们认识,要不要也加他们当朋友啊?这样随时都可以传讯息,也比较方便吧。」

  「咦……嗯」我突然不知该说什么。

  跟这个叫克莱因的男人虽然处得不错,但不保证同样也能跟他的朋友合得来。反而还有可能因为没办法跟他们好好相处,连带跟克莱因也变得有点尴尬。

  「说得也是……」

  听到我不干脆的回答,克莱因或许是察觉到我的心意了吧,他马上就摇头说:

  「没关系,我当然不会勉强你。之后应该还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才对。」

  「……嗯嗯。不好意思,谢谢你了。」

  道歉完之后,克莱因又再度用力摇摇头。

  「喂喂,应该道谢的是我才对!你这家伙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你。不过,当然是精神上的感谢就是了。」

  说完之后咧嘴一笑,又看了一次时间。

  「……那么,我先下线了。桐人,真的很谢谢你,以后也请多指教了。」

  对着他用力伸过来的右手,我心里一边想着这个男人在「别的游戏」里,一定是个很不错的领导者,一边伸出手回握。

  「我才要请你多指教呢。如果还有什么事想问,随时可以找我。」

  「嗯。全靠你了。」

  说完之后,我们的手便放开了。

  对我而言,艾恩葛朗特或者该说,称为swordartonline的这个世界,从这一刻起,就再也不只是属于娱乐的「游戏」了。

  克莱因退了一步,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一起笔直举起,接着往正下方一挥。这是叫出游戏「主画面窗口」的动作。一个发着紫色光芒的长方形,立刻与铃铛般的效果音一同出现。

  我向后退了几步,往附近适合的石头上一坐,并且打开窗口。接着开始动起手指,准备整理到目前为止以山猪为对手的战斗中,所捡到的战利品。

  这时候……

  「咦……」

  克莱因忽然发狂似地叫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登出的按钮?」

  听到这句话,我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来说道:

  「没有按钮……怎么可能?仔细找找。」

  听到我用惊讶的声音说完,高大的曲刀使瞪大了在低俗图案头巾下方的眼睛,脸往手边靠了过去。

  在起始状态下的细长状长方形窗口,左边会有几个选单卷标,右边则是显示出自己道具装备状况的人形轮廓。而在这个选单的最下方应该会有「logout」也就是从这个世界脱离的按钮才对。

  我正准备将视线再度移回在几个小时的战斗里,得到的道具一览表时,克莱因又稍微提高音量地对着我说:

  「真的找不到。你也找找看嘛,桐人。」

  「我不是说了,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嘛……」

  我边叹气边嚅嗫道。之后敲了一下自己窗口左上角,那个回起始选单的按钮。

  右边开着的道具栏顺畅地关闭起来,窗口回到起始状态。还有许多空白处的装备人偶图案浮现出来,左手边则整齐排列着选单标签。

  我用相当熟稔的动作把手指移到最下方

  这一刻,我全身的动作停了下来。

  没有。

  正如克莱因所说的,封闭测试时不对,今天下午一点登入时,还确实在那里的登出按钮,现在却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凝视着那个空白的地方几秒钟后,再度把选单标签从上面开始慢慢看了一遍,确认过按钮的位置没有改变后,我把视线抬了起来。克莱因歪着脸露出「对吧?」这样的表情。

  「……没有对吧?」

  「嗯,没有。」

  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我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曲刀使看了微笑着摸摸自己强壮的下巴。

  「因为今天是游戏正式上线的第一天,的确有可能会出现这种臭虫。现在gm专频应该已经被塞爆,营运公司可能快哭出来了吧。」

  克莱因悠哉地这么说道,但我却有点坏心眼地吐槽他说:

  「你还这么悠哉啊?刚刚不是说拜托披萨店五点半的时候送披萨来吗?」

  「啊啊,对哦!」

  看到他瞪大了眼睛跳起来的模样,我的嘴角也不禁上扬了起来。

  将不用的物品从因负荷过重而反红的道具栏里删除后,整理完道具的我站起身来,走到嘴里喊着「糟糕了!我的鳀鱼披萨和姜汁汽水怎么办啊!」的克莱因身旁。

  「总之你也去gm专频那边申诉看看吧。说不定可以从系统那边直接让你下线。」

  「我已经试过了。根本没有反应。啊啊,已经五点二十五分了!桐人啊,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可以下线吗?」

  克莱因一脸狼狈地张开双手如此说道。当我听完他的话之后

  我脸上原本的微笑整个僵住了。因为有股莫名的不安抚过我的背脊,让我感到一阵发冷。

  「这个嘛……要登出的话……」

  我一边呢喃一边思考。

  要脱离这个假想世界,回到现实世界里自己的房间,就只要打开主窗口然后按下登出按钮,接着按下从右边浮现出来的确认选项yes按钮就可以了。真的很简单。但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其它的方法了。

  抬头看向克莱因高高在上的脸庞,我慢慢地摇了摇头。

  「抱歉……没有。自行登出除了操纵选单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怎么可能……一定还有什么方法才对!」

  像是要否定我的回答似地大声说完之后,克莱因忽然大吼了起来。

  「回去!登出!脱离!」

  当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sao里面没有装载这种声音指令功能。

  克莱因继续东喊西喊,甚至开始用力跳了起来。我压低声音对他说:

  「克莱因,没用的。说明书上也没记载任何紧急断线的方法。」

  「但是……这真的很夸张嘛!就算是臭虫好了,竟然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志,回去自己的房间和身体,这真是太过分了!」

  克莱因露出沮丧的表情,转身面对我这么叫着。他所说的其实我也有同感。

  真的很夸张,实在太没道理了。但却是铁铮铮的事实。

  「喂喂……骗人的吧,真不敢相信。我们现在没办法从游戏世界里离开了!」

  用有点迫切的声音「哇哈哈哈」笑了几声之后,克莱因连珠炮似地继续说道:

  「对了,切断机体的电源就可以了。不然就是把『头盔』从头上拔下来。」

  克莱因像是要摘下透明帽子似地把手放到额头上,我则是内心再度感到有些不安,冷静地对他说道:

  「你说的两种方法都办不到。我们现在……没办法控制真正的身体行动。我们由脑部向身体发出的命令,全部都在这里被『nervgear』……」

  我用手指在后脑杓下面,也就是延髓的地方敲了一下。

  「……所阻断,然后变换成活动这个角色的讯号了。」

  克莱因听完我说的话之后也沉默下来,慢慢地把手放下。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各自想着事情。

  nervgear为了实现完全潜行环境,把从脑往脊髓传达的命令讯号完全取消,转变成活动这个世界的身体的讯号。在这里不论多么用力挥手,现实世界里躺在自己房间床上的我,手臂却是连动也不会动一下,这样才不会因敲到桌角而造成淤青。

  但是,现在正因为这个机能,而让我们没有办法依照自己的意志解除完全潜行状态。

  「……那现在只有等他们消除臭虫,或现实世界里有人帮我把头盔拔下来了。」

  克莱因依然用茫然的语调喃喃自语。

  我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同意他所说的话。

  「但我是自己一个人住,你呢?」

  稍微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老实地回答:

  「……跟我妈妈和妹妹,总共三个人。所以,如果我在吃饭的时间没有下去,应该就会被强制解除潜行了……」

  「哦?桐、桐人的妹妹几岁?」

  我把眼睛突然发亮,探出身子的克莱因从头用力推了回去。

  「现在这种状况你还这么有闲情逸致。我妹是运动社团的,而且最讨厌游戏了,像我们这种人跟她完全不会有交集。比起那种事……」

  为了赶快改变话题,我把右手大大伸展开来说道:

  「你不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吗?」

  「臭虫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太对劲了。」

  「这可不光是臭虫那么简单的事。发生『无法登出』这种事,可是攸关今后游戏营运的大问题啊。实际上我们待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你的披萨正逐渐变冷,这也算是造成现实世界里金钱上的损失对吧?」

  「…冷掉的披萨比不黏的纳豆还要难吃啊…」

  不理会克莱因这种莫名其妙的呻吟,我接着说道:

  「这种状况的话,营运公司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先把服务器停下来,然后把所有的玩家强制断线才对。但是……从我们注意到这个臭虫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分钟了,别说是断线,营运公司连个相关公告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唔,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这样。」

  克莱因好不容易出现了比较认真的表情,开始用力搓着自己的下巴。他的头巾被高挺的鼻粱向上推,在脸上形成一片阴影,而他那细长的眼睛正在阴影底下发出锐利的光芒。

  如果把这个游戏的账号砍掉,我们就不会再相遇了吧!但我们两个人的分身现在却在虚幻世界里,讨论关于现实世界的事情,这实在让我感到有些不习惯。另一方面克莱因继续说:

  「……sao的开发营运公司『argus』,是以重视玩家权益出名的游戏厂商对吧!就因为他们值得信赖,所以就算第一次推出线上游戏,仍然造成大家的抢购。然而第一天就搞出这么大的问题,这根本就是自砸招牌嘛!」

  「你说的没错。而且sao还是这类虚拟实境在线游戏的先驱,如果现在就发生问题,这类型的游戏或许就会被禁止了也说不定。」

  我和克莱因两个人虚构的脸孔面面相觑,同时低声叹了口气。

  艾恩葛朗特的四季是依据现实世界来演变。所以现在也与现实世界一样刚刚进入冬天。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假想的干冷空气后,一边感受着肺里假想的空气一边把视线往上移。

  数百公尺的遥远上空,第二层的底部被一片紫色云雾给笼罩着。用眼睛顺着它凹凹凸凸的平面一路看过去,可以看见遥远的彼方有一座巨大的塔也就是往上层的通道「迷宫区」耸立着,同时也可以看见它连结着最外圈的开口部分。

  时间已经超过五点半,我眯起眼睛窥看被夕阳染成一片赤红的天空。斜射的太阳光让广阔的草原闪耀着金色光芒,即使现在身处异常状况,我依然因这美丽的假想世界而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但在这之后。

  这个世界却永远失去了它原本的面貌。

 

    五年级:steyry5rsy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刀剑神域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