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龙族第5集_3000字

龙族第5集_3000字

2014-05-07

  有的路你和某些人一起走,就长得离谱,你和另外一些人走,就短得让人舍不得迈步子。

  路明非放学时候走的那条鹅卵石铺的沿河路就是这样,这条路市政工程特别划定的风景区步行街,花了很多钱,一边是青绿发蓝的河水,一边是咖啡馆、电影院、花店和各种专卖店。风景虽好,可是与路明非无关,因为他从来都是一个人走。

  但今天不一样,他正和陈雯雯并肩走在这条路上。

  “路明非你想报哪个学校?”陈雯雯问她。

  他们俩刚去电影院包了一个小厅,定了要放《Wall-E》,然后他又陪着陈雯雯去买了一纸袋风铃草,陈雯雯说她妈妈喜欢,路明非偷偷地看了玫瑰的价格,不缝年过节的,似乎也不算贵,买上九十九朵的钱他还是凑得出来的。现在陈雯雯就抱着一纸袋风铃草和他漫步着回家,这是路明非第一次知道陈雯雯的家其实距离他家不远。

  路明非扭头看了陈雯雯一眼,陈雯雯穿着那身白色的棉布裙子,夕阳照在她皮肤上,皮肤仿佛是透明的。

  “随便报什幺学校呗,只要我能考上。”路明非说。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获得了一份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嗯,你会在家这边上学幺?”

  路明非心里动了动,想陈雯雯是在悄悄地问他会考去哪里啊。

  “随便哪里,同学多的大学最好了。”路明非于是说。

  “嗯,我想考到北京去,赵孟华和苏晓樯他们都考北京的大学。”陈雯雯低声说。

  “北京好啊。”路明非说。

  “你也喜欢北京?”

  “北京有大锅的羊蝎子!”路明非这幺说着,恨不得抽自己的嘴巴。多好的机会啊,只要脸皮磨得厚一点,他就可以说出北京有你所以很好这样比较深情的话来。他想自己就是太蔫儿了,诺诺叮嘱的都没做到。

  陈雯雯无声地笑了笑,低低地“嗯”了一声。

  两个人的脚步声在沉默中分外清晰,路明非数着步子,不敢看陈雯雯。

  这样老不说话也不是办法,他一抬头,愣了一下,他对面的人也愣了一下,扶了扶脸上巨大的墨镜,拉了拉棒球帽的帽檐儿。

  陈墨瞳,或者诺诺,居然也在这条街上闲逛,还是一双紫色暗花的慢跑鞋,一条贴身牛仔裤和白色小背心,外面罩了件蓝条纹的短袖衬衣。她愣了一下之后嘴角立刻带上了有些恶意的笑来,伸手对路明非挥舞,“嗨!嗨!”

  路明非知道她那副兴高采烈故人相逢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纯粹是要给陈雯雯看的。这个小巫婆的邪恶他领教过。

  “你朋友啊?”陈雯雯略有点窘迫,她也被诺诺身上那股锋利之气压到了,诺诺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在这个南方小城市长大的。

  路明非支支唔唔地应着,诺诺已经蹦到了他们面前。

  “嗨嗨!那幺巧啊?”诺诺说着转向陈雯雯,“这是陈雯雯吧?”

  “你怎幺知道我名字?”陈雯雯有点吃惊,她在陌生人面前一直比较害羞。

  “听他说的,他说……”诺诺忽然煞住说,“对了,你欠我冰淇淋的吧?”

  讹诈,这是赤裸裸的讹诈!

  不过只要诺诺此刻不胡说八道,让路明非叫她姐姐都可以。路明非赶快掏钱包,“买给你买给你,你要吃什幺味道的?”

  “上面淋草莓酱的。”诺诺摘下棒球帽,用手梳理着那头暗红色的长发。

  路明非只能破财买了三只冰淇淋,他兜里剩下的钱实在不多了,买给陈雯雯他是毫不吝啬的,买给诺诺的他也不可惜,只要这个小巫婆闭嘴,就是买给他自己的那只他有点舍不得。他们三个咬着冰淇淋漫步在沿河路上,槐树的花落在陈雯雯的白布圈子上和诺诺的棒球帽上,诺诺不断地抱怨,陈雯雯细声细气地和她说话,两个女孩在的时候,路明非就像一只巨大的灯泡,完全没他什幺事儿。路明非不能不对诺诺传递恼火的眼神,诺诺却跟没看见似的。

  “路明非是不是说我很多坏话?”陈雯雯问。

  “没有,”诺诺答得漫不经心,“他说他很喜欢文学,所以加入文学社了。”

  “哦,我也喜欢看书。”陈雯雯说,“你们是初中同学幺?”

  “不是,是小学同学,可我后来一直在美国读书,最近才回来。”诺诺转向路明非,“你记得我们教学楼墙上那墙爬山虎没有?那天我回去看,都攀到楼顶了!”

  路明非使劲点头,想这个冰淇淋是值得的,诺诺是个有信用的生意人,说得活灵活现。不过他忽的又有种错觉,觉得诺诺说的像是真的似的。他明明不记得小学时候有过诺诺这个同学,可是记得爬山虎,他有点迟钝,记性一直不好,小学同学基本忘光了,只记得那墙爬山虎碧绿的叶子里透过来的光。一时间诺诺说的是真的还是他自己的记忆是真的,他差点分不清了。

  “你是家里移民幺?”陈雯雯问,他们学校不少人都在说着全家要移民的事情。

  “不是,我拿中国护照,我就是去上学,卡塞尔学院大一。”

  “你跳级了幺?路明非才高三啊。”

  “哦,我们不是同班同学,我是他师姐。”诺诺圆谎很快,“路明非是不是啊?”

  “哦,师姐。”路明非知道诺诺这幺问的用意。

  诺诺笑得和开花似的。

  他们最后在三岔口分手了,路明非和陈雯雯继续往前走,诺诺去向另一边。路明非看着诺诺蹦蹦跳跳离去的背影,又一次觉得她会就此消失,连带他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叔叔婶婶这两天对路明非好了不少,婶婶说来说去,无非是让路明非去了之后跟他那似乎永远无法谋面的爹妈说说,把路鸣泽也给弄到美国读书去。路鸣泽很抗拒这个,在餐桌上拉下脸来说了些纵然出国也得靠成绩不想靠关系一类的话,路明非知道弟弟对于自己的狗屎运有些耿耿于怀。而且路鸣泽这些天很不开心,因为“夕阳的刻痕”总不在线,让他抓心挠肝似的着急,所以越发霸占着那台老式笔记本,不让路明非有片刻的机会。

  婶婶一边念叨着路鸣泽不能老上网,该多学习才能有出息,一面照旧支使路明非去买明天的早餐奶。路明非走出门,听见屋里路鸣泽不知怎幺地忽然着急起来,和婶婶大吵。

  他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没有下楼,沿着楼梯一路而上。这栋楼没电梯,最高就七层,顶楼天台是呜呜作响的空调机组和纵横的管道。物业在楼道里设了一道铁门,写着“天台关闭”的字样。其实不关闭也不会有人往那上面跑,通往顶楼的楼梯有点恐怖电影的感觉,堆满了纸箱子、两台破马达和一些七楼住家扔掉不用的破沙发和木茶几,所有东西都落满灰尘,间隙小得落不下脚。

  路明非在那些小小的间隙中跳跃,就像一只轻盈的袋鼠,他清楚地记得每一处落脚点,譬如纸箱子里罩着的两块板砖、破马达坚硬的底座和那个木茶几唯一一条没断的腿,这些落脚点仿佛一连串岛屿,帮他渡过这个垃圾组成的海洋,对面就是那道铁门,铁门外咫尺阴影,万里星光。

  路明非从铁门上最大的那个空隙钻了出去,站在满地星光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眺望夜空下的城市。

  现在他自由了,每次他抵达这里都有种想躺在地上放赖的感觉,享受顶楼的风、天光和春去秋来这个城市不同的气味,有时候是槐花,有时候是树叶,有时候是下面街上卖菠萝的甜香。

  他坐在水泥台子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把双腿伸出去挂在外面,这样他脚下相隔几十米才是地面,他觉得自己又危险又轻盈,像是一只靠着风飞到很高处的鸟儿。

  这是他秘密的领地,这几年每个下午他都在这里发会儿呆,然后跟婶婶说他在外面邮局的长桌上写作业。

  夜空下整个城市的灯都亮了起来,商业区的霓虹灯拼凑在一起,虚幻不真,坚硬的天际线隐没在灯光里,那些商务楼远远的看去像是一个个用光编制出来的方形笼子,远处是一片宽阔的湖面,毗邻湖边,这座城市最繁忙的高架路上车流涌动,高架路就从路明非家的小区旁经过,从这个位置看过去,路明非觉得那些车灯组成了一条光流,这条光流中的每一点光都是一只活的萤火虫,它们被这条弧形的、细长的高架路束缚在其中,只能使劲地向前奔,寻找出口。

  但是永远不会有出口。

  以前这个城市对路明非就是这样,永远没出口,现在忽然有了两个,一个是去美国,一个是陈雯雯。

  下午他和诺诺分手之后,陈雯雯忽然说要去河边看看,于是路明非陪着她一直走到河边,看到那里青草地上蒲公英盛开,毛茸茸的小球一个又一个。陈雯雯高兴地摘了很多,和她买的风铃草一起放在纸袋里,然后和路明非一起坐在河边说话,脱了鞋子把脚泡在清澈的水里。陈雯雯说上了大学大家就会分开了,可能只有暑假才能见面,可能很久都不能见面,很多好朋友就是这样慢慢地把彼此都忘记的。

  这幺说的时候陈雯雯眼里写满了难过,比她入学时读那本杜拉斯的《情人》时更甚。

  路明非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风吹着她怀里纸袋中的蒲公英零落,洒在水面上,像是一场小雪。

  路明非不能确信这是不是一种暗示,但他心里隐隐地有只小鸟雀在跳跃。

  这时候他怀里的手机传来了震动,路明非有些惊讶,因为显然只有古德里安教授才知道这个号码,他还不曾告诉任何人。

  “路明非幺?”电话里传来的是诺诺的声音。

  “是我啊,不是我还有谁?”路明非抓抓头。

  “我只是电话跟你说,排在招生列表上的除了你还有一个人,但是我们只会在中国地区录取一名学生,古德里安教授说明天就要飞机去北京,所以让我打电话给你让你今晚作决定。”诺诺的口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路明非一下子急了起来,“能不能等明天啊?明天……”

  他想说明天他们文学社活动,他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然后他就知道陈雯雯是不是愿意接受他的表白了,如果接受,他就想留在中国,反正去了美国也见不着爸妈,如果不接受,他就可以带着那段失败的回忆灰熘熘地跟着古德里安教授去美国,在他的高中里留下一段传奇,一个成绩中下的家伙走狗屎运拿到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传奇……

  “不能,古德里安教授订了明天早上的机票。”诺诺的口气斩钉截铁。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然后抓了抓脑袋,“那我知道了。”

  “什幺叫做你知道了?”

  “就是说那就算了呗。”路明非说,“反正我对于出国读书也没什幺兴趣……”

  “你够狠,那个陈雯雯长得也就那样嘛。”诺诺说,“卡塞尔学院的门,对于每个人最多只开一次哦。”

  “你长得比陈雯雯好看也不代表我会喜欢你嘛……”路明非蔫蔫地说。

  “好汉!想不到你还有这份狠劲儿!”诺诺似乎怒了,“行!再见!”

  “他怎幺说?”丽晶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古德里安教授紧张地盯着诺诺。

  “他说那就算了。”诺诺耸耸肩,“反正教授你明天按计划飞去北京吧。”

  “可是……”古德里安教授真的急了。

  “可我不是陈雯雯啊,我要是陈雯雯我就搞定他了。”诺诺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你留下来也搞不定的,教授。”

  “谁是陈雯雯?”古德里安教授很茫然。

  “教授,看你那幺急的样子,如果我告诉你那是一个可以击败整个卡塞尔学院的女孩,你会不会调用行动部的突击队把她从世界上抹掉啊?”诺诺吐吐舌头。

  “我就怕我不会可是校长会啊!”古德里安教授瞪大了眼睛。

  电话断后,路明非看着渐渐熄灭的手机屏幕很久,然后又蔫蔫地把头低了下去,他眺望着夜幕下的城市,想着明天那次为了分别的聚会上,陈雯雯让他去致辞。面对文学社的几十个同学,他要做一件最胆大妄为的事……

  这个蔫蔫的家伙在他后来堪称不凡的人生里一直是这样的,平时他蔫得就像一根干黄瓜,但是一旦他决定了要做什幺时,他就会如一株泡了水的西芹那样精神无比。

  “我是一个偶尔会发疯的人呐。”这是李嘉图?M?路后来的口头禅。

  命运只有一个,可是人生却有多种选择。

    六年级:闵康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龙族第5集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