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情殇_3000字

情殇_3000字

2014-05-05

  遇见你是我的一生的劫。

  辰凉,我就是赌上全家的性命也在你面前输得一塌糊涂。

  你是我的劫,我便甘愿受劫。

  你是这世界最善良的人,而等我看清的时候你却成了伤我最深,最邪恶的男子,可我还没有出息的爱着你的残忍。

  我凌木雪璃与辰凉间的爱与恨,至死不休。

  情殇爱

  遇见你是我的一生的劫。

  辰凉,我就是赌上全家的性命也在你面前输得一塌糊涂。

  你是我的劫,我便甘愿受劫。

  你是这世界最善良的人,而等我看清的时候你却成了伤我最深,最邪恶的男子,可我还没有出息的爱着你的残忍。

  01相遇

  这一刻我便这样定定的看着雪地里的这个男子,透明白皙的皮肤,白色的衣服似乎要融在雪里一样,就连你洒在雪地上的鲜血也是如此唯美。

  辰凉,你说如果我们都不曾相遇,如果我没曾救下雪地里的你,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我也不会有那么痛心的对白?

  “你是谁?”这是你对我说过的第一句话,辰凉,也许你吸引我的便是这一刻这样死寂绝望,没有半点涟漪的眼神,让我不由地想要温暖你,想要看一看这样漂亮的眼睛有了柔情的眼神。

  “我是雪璃,你呢?你又是谁?”

  “辰凉。”这样冷淡的你,这样冷淡的语气,以至于我对你后来的热情心甘情愿地沉溺在你的热情的算计里。

  还记得当时我默默念着你的名字,心里竟涌起了莫明的心痛,辰凉?

  “公子不等等吗?雪域暴雪,若不等雪停,以公子的身体状况来看,现在出去——必死无疑。”手里的梨花膏在看到你转身的这一刻,散了一地,如果我不留你,我们的交集只停在这里,我们会不会都幸福?

  你手里的剑微微一颤,竟笑了,“我便是寻死,为什么不出去?”

  “公子说笑,这世间有人为命放弃财富,放弃妻儿,甚至放弃至亲至爱,却不见有你如此轻贱生命地,有什么事何不留着生命再说。”

  “谢谢雪璃美意,辰凉心领了。”说完你便毅然踏出了我搭建的小蓬。

  雪璃?不是姑娘,不是雪璃姑娘,是雪璃!他竟叫我雪璃,如此亲昵。

  也许从这一刻起,从这声雪璃开始,才是我们生命真正的纠结。

  02再见

  辰凉,从你叫我雪璃的那一刻起,鬼使神差地,我便偷偷跟在你身后,所以每每看你爱扶地握着手里的青合剑,我便充满了好奇。

  “傻瓜。”我裹紧身上的银狐雪衣,远远地站在他的身后,“这么冷的雪,你为何坐在雪上,真的这么想死?可你也别选择被冻死啊。”

  “雪璃,你出来吧。”

  我咬住下唇,以他的体力,他不可能知道我跟踪他啊。

  我愣在原地,没有说话,我不信他有武功,即使他手里握住一把不错的好剑,我也不相信他是有能力查觉我的存在的高手。

  “雪璃,你看我不像习武之人?”辰凉静静地看着远方的雪,很奇怪的是这样的夜晚竟然会有如此皎洁的月光,辰凉,这样的你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人。

  “辰凉。”我走过去座在他的身旁,“有如此内力,初见你时怎么会受如此重的伤?”

  “人若求死就算有通天本领也必死,你说是吧雪璃。”辰凉,自始至终你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03过去

  我有一个表哥,从小他就在我身边陪我,琴棋书画他替我弄,黑锅他替我背,好吃好玩好喝的,他总是省下来给我,所以我从小就十分依恋这个表哥,随着年龄的增长兄妹的情谊逐渐变质,上个月表哥向我父亲提亲,父亲欣赏表哥才识,欣赏表哥为人,更欣赏表哥对我的温柔,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父亲一定要让我和表哥成亲,他认为只有嫁给表哥我才会得到幸福,可我对表哥只是亲人的依恋,为了寻找自己的真爱,我便在成亲之日逃了出来。

  “辰凉,这就是我的故事,现在换你了。”我微笑着看着他。

  “你比我幸运多了,有亲人,有爱人,而我——”辰凉的话没有说完,叹了一口气,“我的过去,只有恨和绝望。”

  “雪璃,你说,我为什么就没有办法死去?”这是你第一次对我微笑,辰凉,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的微笑有了特别的感觉,当生命结束之时,我才知道这是心动,辰凉,你知道吗这一刻我一点也不觉得我们是只见过两次面的人。

  “要死还不容易吗?你手里的的青合剑看起来很锋利嘛。”我笑着看他,说实话,我还真怕他在我面前就用这把剑自我了结的。

  辰凉,我看见你表情一瞬间的呆滞,看着白雪,你用世界上最忧伤的话话对我说“我也想,可是我答应过一个人,无论怎样都不可以自杀的。”

  是吗?这是辰凉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吧,这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对这个人充满好奇,还有——敌意?

  不知不觉中,这个连性别都不知道的人,在我脑海中竟成了一个妙曼女子。

  04爱

  “辰凉,活下去吧,也许你真的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好好活下去,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与自杀无异。”

  辰凉回过头,紧紧盯了我好一会儿,“雪璃,你跟墨紫好象,你们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墨紫?

  “你便是答应墨紫要好好活下去吗?”

  你轻轻地摸了我的发,亲昵的刮了我的鼻子,“你呀,还真是和墨紫一样,对任何事都充满了好奇。”

  “是吗?那你叫她出来我看看。”

  在我的观念里,我一直认为男子是不会落泪的,至少表哥不会,父亲不会,辰凉啊,我看到了,看到了你落泪,温热的眼泪掉在雪地里消失。

  “墨紫死了,从我的生命里消逝了,永永远远消逝了。”

  “辰凉,你爱她。”

  不是你爱她?是你爱她。

  不是疑问,是肯定。

  “是。”辰凉那样干脆地承认了。

  伴着此刻锥心般地心痛,我明白了,几日的相处,凌木雪璃爱上辰凉了。

  05表白

  我就不信,我一个活人还比不过那个已经死了的人,辰凉,我要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你干什么,雪璃?”辰凉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我从他后背紧紧抱住他的腰,任他怎么挣扎也不放开,“辰凉,我爱你,这次出来,我相信你就是我要找的爱,我希望能成为你生命你最重要的人。”

  我感觉到辰凉的身体愣了一瞬间,“你知道的,我心里有墨紫了。”

  “知道,所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走进你,让你慢慢忘记她。”辰凉,请你给我一些时间,也给你自己一些时间好不好?

  “对不起,雪——”

  辰凉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打断了他,“不,辰凉,我不急着知道,你慢慢想,慢慢回答我。”我更加用力地抱住辰凉,辰凉,辰凉,这两个字在雪璃的心里已经无法消逝了。

  “对不起,我不会,也不希望忘记墨紫,雪璃,对不起。”

  心空了,辰凉,那日你就是如此绝情地甩开我的手,尽管我泪流满面,你也不曾安慰。

  06回家

  “辰凉,也许我应该回家了。”表哥,你还是找来了,我握着手里的绸缎,这是只有凌木家才产得出来的紫玉缎。

  “回去?结婚吗?”辰凉,你的语气那么的平淡,就算只是朋友你也应该为我难过,可你问的竟那么淡。

  “也好。我也可以去做我应该做的事了。”

  辰凉,原来在你看来我是你的累赘,妨碍着你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原本心里存在的一点点侥幸这一刻全都瓦解了,也罢。

  “表哥,你出来吧。”我对着周围大叫,“我跟你回去。”泪水悄悄在脸上发热,辰凉,可你却从末在意我的眼泪。

  “璃儿。”表哥的声音还是那么宠溺,如果这样宠溺的声音可以在那个人的口里听到会有多好,可惜那只是梦。

  “璃儿,他是?”表哥的手指向辰凉。

  我很机械地对他们做的介绍,“表哥,这是辰凉,辰凉,他是我的表哥凌木沧宇。”

  “凌木?凌木沧宇?”怎么回事?辰凉握住青合剑的手轻轻颤抖,“雪璃,你是凌木家的人?”

  “是啊,怎么了?”

  “没事。”错觉吗?我感到辰凉眼里有莫明的仇恨。

  “你好。”他们很友好的向对方抱拳。

  06吻

  “雪璃。”辰凉,你是来向我告别的吗?明天,明天过后,也许我的一生便不会再有你了,你只会存在我的记忆里。

  突然唇上传来阵阵温热,我瘫倒在他的怀里,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吻我?

  “雪璃,我爱你,我对不起墨紫,因为我爱上你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昨天,昨天你还推开我的手,告诉我你心里有墨紫,你不可能忘记她,昨天你还叫我不要痴心妄想,你一点也不喜欢我,你还嫌我是你的累赘,你又怎么可能爱上我?

  “不要离开我。”辰凉抱住了我,“雪璃。”也许不是梦,我真的听到了那样宠溺的声音,就算是谎言,我也愿意这样溺死。

  “璃儿。”

  表哥?我慌忙地挣扎了辰凉的怀抱。

  那样受伤的表情,表哥,我对不起你。

  “璃儿,没关系的,也许我要恭喜你找到自己的真爱,我们一起回去吧,我会跟伯父说的,我们取消婚礼。”为什么你还在笑,我明明可以感觉到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痛,表哥,璃儿对不起你。

  “表哥。”我咬着下唇。

  “对不起宇兄,君子本不该夺人所好,可是,我、爱、雪、璃,超越一切地爱她。”

  辰凉,也许就是这句话,让我做了那么多,错了那么多。

  06婚礼

  “爹爹,娘亲,孩儿不孝,害您担心了。”我跪在地上看着因为想我而生病的娘亲,辰凉很贴心地握着我的手,陪我一起跪着。

  “他——”娘亲疑惑地看着辰凉。

  “伯母,您好,我叫辰凉,我欠雪璃一生,请您成全我们。”

  “混帐,混帐。”爹爹很生气地拍打着桌子,“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爱去哪去哪,爱怎样怎样。”

  “老爷,璃儿可是我的宝贝,你怎么能这样子说,没了女儿,你赔得起我吗?”娘亲从床上起来把我和辰凉扶起来,“傻孩子,出去吃苦了吧,看你都瘦了一圈了。”

  “伯父,谢谢你的厚爱,沧宇没有福分成为雪璃的夫婿,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雪璃能快乐,伯父,您成全他们吧。”

  表哥,原来你也会流泪,可是,雪璃今生注定要负了你。

  “表哥,谢谢你。”

  “老爷,宇儿都这样说了,你就答应璃儿吧。”

  “爹爹,璃儿此生非辰凉不嫁。”

  “唉!”爹爹叹了口气,“我不管了,你们爱怎样怎样,我老了,管不了你们了。”说着离开了。

  “璃儿,还不谢谢你宇儿表哥。”娘亲看着表哥,“宇儿,你别难过了,改天我一定帮你找一个比璃儿更好的姑娘给你做老婆。”

  娘亲走过去拉住表哥,“可怜的孩子,我们家对不起你啊。”

  “别这么说,只要璃儿快乐什么都好。”

  辰凉,今夜我将成为你的妻子,我穿着嫁衣,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苦涩,辰凉,这是我今生最大的赌注,以全家的性命赌你对我有情。

  “辰凉,你来了。”我笑着看他,一席红衣,辰凉,今夜你是我的夫君,除去白衣的你,还是让我如此痴迷。

  “雪璃。”辰凉,我看见你的眼里有痛苦和不安。

  “辰凉,你抱我好不好?今夜我是你的娘子。”

  “小姐。”当看到香儿的一刻我便知道我输了,输掉全部我爱的人。

  “香儿,不,应该叫你墨紫是不是?”

  辰凉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愕,“雪璃,你都知道了?”

  “是,我知道了,那日,我穿上娘亲手缝的嫁衣,想要给你看,成为你新娘的那天我美不美,可是,我却听到你和香儿所有的计划,我好傻,以全家的性命做了一个最大最失败的赌注,赌你对我有情,赌你不忍心如此伤我,辰凉,没想到这就是我的婚礼,期待已久的婚礼,我以为今夜我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可惜了——”我笑了,笑得癫狂,“辰凉,你好狠地心,枉费娘亲如此偏心你。”

  “香儿,凌木家待你不错,可你怎么忍心这样子对待凌木家?”

  “小姐,你对我不错,可惜你父亲做过错事,你也别怪我狠心。”香儿,那个可爱地让人心疼地香儿竟会露出这样的冷笑?

  “他们都死了?”我看向辰凉,这次,所有的爱都化成了恨,辰凉,我恨你。

  “是的。”辰凉低下头。

  “辰凉,我恨你。”我脱下嫁衣,“幸好我还没有嫁给你。”

  “雪璃,你——”

  “如果你还有良知,请你杀了我,用你杀死我所有爱人的剑也杀了我。”

  “雪璃,我——”辰凉,别让我看见你受伤的神情,我承受不起。

  “住口,你只用告诉我你杀还是不杀?”心里好难受,一口鲜血从我的口里喷出,辰凉,我的血落在你红色我喜服上,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不是这上面也有爹爹,娘亲和表哥的血。

  “一定要这样吗?”辰凉,不爱我,为什么又要露出这样为难,这样心痛的表情?

  “不,你还可以让爹爹娘亲,还有表哥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我嫁给表哥,你和香儿走,我们从此陌路。”

  “雪璃,对不起,他们——他们——”

  “他们都死了。”香儿挽住辰凉,他们看起来那么恩爱,“死于辰家绝秘迷药,昏迷中被辰哥哥杀了。”

  “辰家?辰凉,你下的毒手?”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辰凉,再见。

  辰凉,抓住我的手,“雪璃,你要去哪?”

  “放开。”这双手,我要不起,“你真行,杀了我爱的人,还要我活着,就连唯一的施舍也不给我,让我死吧,死在表哥血染过的剑下,这辈子我负了表哥,下辈子我绝对不要再遇见你。”

  “你真的很想死?”

  “是。”

  “为什么?”没想到这种情况下你还会拥抱的,辰凉,一直以来,我都看错你了吗?

  “因为我不想让自己余下的生命都记着你,恨着你。”

  “那好吧,你就去死吧。”辰凉的剑刺在我的胸口,是错觉吗?辰凉,你猩红的眼睛,悲伤的流泪,是为我吗?可是你说‘你就去死吧’这句话时为什么又是那么冰冷,辰凉,到死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爱过我没有,你看,我真的不懂你。

  辰凉,我们的结束竟是这样?辰凉,成亲之日竟是这般结局。

  也罢,爹爹娘亲,还有表哥,璃儿来了。

  07情殇

  我是辰凉,紫寒辰凉,我的父亲是云国大将军——紫寒城,可惜两年前,凌木磊向皇帝进了谗言,说父亲兵叛,一道圣旨抄了我全家,只有我跟着师云游四海,才免于一死。

  我以为杀了仇人报了仇,然后和青梅竹马的墨紫远走高飞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从此便会从失落到幸福启程。

  可是当雪璃的血顺着我的剑一点点流向下流,染红了我的手,刹那间的心痛让我知道了这几天一直疑惑的问题——我爱上了自己仇人的女儿?是的,我终于肯定了我爱她,我爱凌木雪璃,可是我却亲手杀了我爱的人。

  墨紫,这个我一直以为很爱的女孩,当那天以后我终于知道,对她只是妹妹,没有丝毫的心动,我想保墨紫,可是最后对不起她,也对不起雪璃,没想到我伤害最深的两个人竟都是如此深爱着我的她们。

  雪璃,她知道我所有的一切,她知道我和她成亲只是为了在所有人放松警惕的时候报仇,可是她没说,她说她以所有的爱下了人生最大的赌咒,却赌的一塌糊涂。

  她说她恨我。

  “辰哥哥你怎么吐血了?”

  “雪璃她说恨我。”

  08真相

  我是墨紫,一生坎坷,为了得到辰凉,用尽手段,最终还是没能和你在一起,辰哥哥,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对我你只是如妹妹般看待。

  我以为就算是妹妹,你也会一生陪我,可是,我错了。

  你宁愿守着凌木雪璃的坟墓,也不愿和我浪迹天涯。

  如果真的有因果报应,这便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惩罚。

  那日,我身中巨毒,又在杀手的追捕下坠入悬崖,本应该就此远离人世,幸运的是,我竟遇到凌木雪璃,被她所救,化名为香儿,从此以丫鬟的名义呆在凌木家,说实话她对我很好,不但把我当成好姐妹,而且还重金请了医鬼替我去毒,我的命便是凌木雪璃救下的。

  我知道,辰哥哥的仇人便是凌木家,在几翻打听下,我却知道凌木磊向皇上进言是受了国师范仲龄的唆使,当知道真相的时候,凌木磊以死向皇上求情,却因国师阻拦,最终还是害了紫寒家,因为内疚,一气之下,辞官回家。

  辰哥哥,如果你知道凌木家不但不是你的仇人还是你的恩人,你会怎样,你与凌木雪璃又会怎样?

    六年级:227811094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情殇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