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缘起初唐 情尽此生(二)_3000字

缘起初唐 情尽此生(二)_3000字

2014-05-05

  哇,原来我的房间里的古董也有那么多啊!呵呵,到时统统带你们回去。恩,不知道这严府有没有葡萄架,摘些葡萄酿酒啊……“忆儿,你总算回来了,你可急坏娘了,傻丫头你跑去那里了?”一个中年妇女迈了进来。“娘……娘……”我结巴地叫着。“快给娘看看瘦了没有,以后不准这么贪玩,都把你爹气坏了。快去把男装换了,不准穿哥哥的衣服!”说完拿着一套绣花青衣给我:“这是娘绣的,快穿给娘看看。”“娘,你对我真好。”我抱了抱她,我是真心想抱她,回想在现代,独自一个人离家闯社会也够累的,若家里能有人这么等着你,挂着你,念着你,还真好!

  换好衣服,‘娘’就帮我梳头了。这古代的发饰真漂亮,玲珑鸢尾、明月耳珰、七彩缎带。我这么一打扮还真不难看,我在镜子面前照了照。“真俏。”‘娘’说。“谢娘,我给爹请安去了。”“快去罢,别惹你爹了啊!”“恩,女儿明白。”

  “不孝女,知道回来了?”一个年进半百的男子双手背腰,直挺挺地站着。“爹,女儿知错。”“知错?什么时候学会认错了?你还知道回家啊!”“爹,你别这么说妹妹,那日妹妹落水了,多亏有礼部尚书的公子相救!”哥哥忙搭腔。“真的?若确有其事爹就原谅你,若你撒谎,看爹怎么罚你”!那老头点了点我的鼻子继续说:“现在身体可好?”“谢谢爹爹挂念,安好。”我欠了欠身,这老头真严厉,不过内心还是很关心人的。

  饭厅。

  “来,忆儿,爹爹敬你一杯,爹爹不该没有弄清事实就责骂你,是爹爹不好。”说完将酒杯一举一饮而尽。真有长者风范,我不禁暗暗佩服起眼前这位老者。“爹爹,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爹爹教训的是,女儿敬爹爹一杯。”“几日不见,忆儿你顽劣脾性改了不少啊,懂得礼数了?”哥哥给我当头一棒。“哥哥,改了岂不是更好?”我偷偷白了他一眼。“川儿,你还说你妹妹呢,当哥哥的老欺负妹妹”!娘看了看哥哥:“对了,后天西郊云胜茶楼有个品茶会,川儿你去不去?”娘岔开话题。“品茶会?当然去!”“我也想去……”我的底气渐渐不足,装作可怜巴巴地看了爹一眼。“知道你这丫头贪玩,和你哥哥一起去,别给爹爹闯祸。你也不多学学凌家千金,看看人家姑娘多本分,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怎么就生了你个顽童?”“川儿,把忆儿给我管好了。”爹又转向哥哥。“是。”“谢谢爹爹。”我高兴地说。

  “回忆,你怎么又扮成男装了?”哥哥冷不丁地从我身后冒出来。“这是实事需要,难得爹爹同意,哥哥,我们快去吧,去迟了就没热闹瞧了。”我拉他上了马车。“哥哥,陆文杰会不会在品茶会?”“应该会在,其实品茶会是文人墨客,官宦子弟齐聚交流的一种方式,还会有很多名门小姐会在那里挑选意中人。”“那哥哥,你不准告诉陆文杰我是女儿身,说我是你弟弟就好了。”我抓着他的手臂。“鬼灵精怪,不要调皮。”“哥哥最好了。”我靠在他肩头,在这个封建礼教的社会里,有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哥哥,我真是幸运呢。“回忆,你成天在我这里撒娇,以后你相公怎么受得了你!”“那就不嫁,永远在哥哥这里撒娇。”“我可不要为了你这个麻烦鬼终身不娶。回忆,我们到了。”“哼,我都不嫁了。”我跳下马车。“我可没说我不娶啊,你这么调皮,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啊?”他笑道:“好了,我们进去吧。”

  (六)

  云胜茶楼。

  都是些陌生男子,或谈天、或吟诗、或煮茶,也有些女子,但为少数。室内的布置非常雅致,在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墙上还悬挂了不少丹青,真是一个适合文人墨客贤集的地方。哥哥一上楼就被拉去品诗,走的时候还不忘无辜地看了我一眼,真是没人性。“严兄,你怎么会在云胜茶楼?”是陆文杰。“对啊,那日不告而别是因家兄有急事,于是就将小弟带回府了,愿陆兄见谅。”“无碍,难得严兄找到兄长。只是害我在凌府寻了你几个时辰,想想严兄应该是有急事才会不告而别,于是就回府了。”正谈笑间陆文杰身后竟然冒出两个身影,“严哥哥。”两人异口同声,不用猜就知道是吉祥如意。“两位小姐好!今日怎么有空?”“哦~严兄有所不知,两个妹妹也不小了,为兄的做主带她们来觅如意郎君了。”“原来如此,这里那么多公子哥,陆兄可看清楚了。”……“凌尚书千金到。”是冰妍啊!“小……”“嘘!”我忙把手指放在唇前,她会意地点点头。“小颜,你怎么又扮男装了?”她小声问。“说来话长,你不会也来这里选郎君的吧?”“没有,过来看看热闹啊。”嘴上说着没有,目光却在陆文杰身上下不来。“是么,你不选,陆文杰就要被选走咯。”我打趣。“说什么呢。”“云胜品茶会现在开始,请各位才子佳人就座,今日我们的主题是‘美人’……”台上的老者开口,“各位才子可以写诗也可以赋词。”话说这初唐应该是以律诗为主,我写点什么呢?又不会作诗,啊,对了!周杰伦的《青花瓷》,仔细想了想,我就提笔写了: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自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泼墨的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哈哈,现代人就是好,方文山哥哥,谢谢你啊,哈哈……我又开始笑。“你傻笑什么,还不快写,莫非是写不出来想哥哥帮忙?”哥哥拍了拍我的头。“你说什么呢,这么瞧不起我啊!哥,我要是被哪家姑娘看上了怎么办?”我小声说。“就你?别给爹和我丢脸就好。”他耸耸肩。“哥哥!”我别过头不理他。“陆兄,AreyouOK?”我把头凑过去。“严兄你怎么了,哪儿疼?怎么哎呦哎呦地叫?”他一脸关切。“没……没什么,我问你好了没有,是写双儿姑娘的吧。”我笑。“是啊。”陆文杰很不好意思的笑笑。

  “时辰已过,请各位公子即兴演说。”那位老者站了起来。一时,现场吵杂起来。“大家静静,我们先让吏部的严公子来吧!”席间有人说,哥哥站了起来:“我写的是席间的一位女子。‘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冻梅花。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好!”有人鼓掌。哥哥写的是谁啊......垆边、皓腕,难道是如意?我抬头看见如意静坐在窗边。真美!她还没有感到众人的目光,直到吉祥拍了拍她,她才回过神,满脸羞红地接过哥哥递过的诗。

  “下面我来!”陆文杰站了起来:“飘渺见梨花谈妆,依稀闻兰麝余香。”“啧啧,妙啊,以梨花比美人。”我边鼓掌边看着冰妍,她正红着脸看陆文杰,这见异思迁的女人!呵呵,不过我依旧为她开心,看来这两个人还真是郎情妾意啊!

  “回忆,你平时不爱学习,就别出丑了!”哥哥附在我耳际说。“哥!”我大喊了一声。“这位公子怎么见着眼生?”我的嚷声引起了那位老者的注意。“顾老先生,这是严某的弟弟,小小顽童不必答理!”“哦,是令弟。严公子文采了得,可见令弟也不差。”说着拿走了我桌上的宣纸。只见哥哥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叹了一口气,一副很后悔带我出来的样子。“哥哥,你叹什么气啊?”“你那点水平我还不知道啊,连个字都写不好,还做诗呢”。他摇了摇头:“快回家吧。”他拉起我。“哥哥,你怎么这么不信任我?我就不走。”我甩开他的手。

  “好词啊。妙,真是妙!现凡五言七言律诗较普通,这作词的还真少见,严公子,令弟天资聪慧啊!他笔中的美人犹如瓶中花,人间仙。若有若无,美的让人想往,真如天女下凡,带给人间难以言喻的美感啊!”哈哈……也太好笑了,你应该去夸方文山!“什么?”哥哥走了过去:“回忆,你怎么进步这么快?”他很诧异地看着我。“为了让你看得起我啊,这个都是陆兄教我的。”我笑笑

  “恐怕,这位公子是在写自己吧!”谁说的,我什么时候写自己了?“李某有话要说!”一个身穿紫袍的人从人群中脱颖而出:“宛如新月的秀眉,一双秋水为神的眸子。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挥笔动作细腻如刺绣,文约词微。试问哪个男子会有如此优雅的仪态。想必公子是人中之凤吧!为何不以真实身份见人?”这男的怎么看出我是女的?我转身看向他,他的目光好犀利,一眼就洞穿了我的身份。我着实被吓了一跳,站在那里,窘迫不堪。

  “什么?严溢你是女子?我不相信!”那陆吉祥一步上前拉下了我的束发金冠,如瀑的青丝滚落,惹得现场一片呼声,而身边的陆文杰更是惊叹万分。“天!严溢你真是女子,枉我一直倾心于你,而你竟是女子,伤心至极,伤心至极!”此时此刻的吉祥竟没有了以往的刁蛮,让人不忍心疼于她,我又不知道她喜欢我,真是冤枉!“姐姐,你别难过了。”如意在一边小声地说。“对啊,对啊。我又不知道你喜欢我。”我忙陪笑。

  都是那姓李的!我抬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闹剧闹剧!”顾老先生忙打圆场。“严公子,严大人有如此才女真是有幸至极啊!今日的茶会就到此为止!”会场乱糟糟的真让人头痛!“严公子,今天小颜到凌府做客。”冰妍牵起我的手对哥哥说。“那有劳凌小姐照顾了。”哥哥说完又附在我的耳际:“你什么时候认识凌家千金的?我怎么不知道?去了凌府不要捣乱知道么?今天的品茶会都被你搞砸了!”我对着他傻笑,我还不知道我怎么认识凌家小姐的呢,你怎么会知道。“知道了,哥哥。”

  (七)

  “这位姑娘多有得罪了。”那紫衣男子走了过来。“哼!”我转过身拉着冰妍离开了会场。

  “冰妍,你见过那个玉砚么?我们要找到玉砚才能回到现代,否则……”“小颜,我也有四处打听留意,可是没有消息。唉,这大家闺秀可不好做,真是难受死了。”她伸了一个懒腰,“小颜你穿古装真好看!”“还好啦,要不是那个姓李的,也许我就名声大作了,真是恨死他了!你说玉砚会在那里?”“我在凌府找过,可是没有。”冰妍摇摇头。“我在严府找过,也没有!你说玉砚这么金贵的东西会不会是贡品啊什么的,所以……”“所以可能在皇宫!”冰妍若有所思地说。

  我们在凌府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说着彼此之间离奇的遭遇和一些新奇的事物。并且一致决定偷偷入宫。入宫这是一场冒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杀头。我要是死了,我的聚古这么办啊!我叹了口气,况且还确定不了玉砚的去处,在这个落后的社会里,又没手机,又没电脑的,到时这么保证自己的安全?

  “小颜,你说我们怎么进宫啊?”冰妍在我面前铺开一张纸。“我也不知道。”我看着她摇摇头。“不如我们当秀女?这样我们就能进宫了!”冰妍突然抬起头。“有去无回,什么馊注意!要是那玉砚不在皇宫,你那陆文杰还不哭死?”我垂下头:“又不能找那些当大官的爹爹帮忙,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他们是不会带我们进宫的。”“说的也是!”她用手抵着下巴。“我也没有绝技可以入宫表演,唉,我只会卖古董!”我拿笔在宣纸上乱画起来,“唉!”我俩同时叹着气。

  在用晚餐的时候,我使尽了我的十八般武艺才从凌老头那里套出了些话来。原来在几个月前,吐蕃使者访唐,进贡了一些玉器。听凌伯伯说那些玉器都是用珍贵的和田白玉打造的,那玉砚好像也是和田白玉做的。我想那玉砚十有八九在皇宫了。

  辰星寥若,我竟一夜无眠,身边的冰妍还在沉睡。我起身站在窗边,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心中不免有淡淡地惆怅。来长安城已经半个多月了,不知道我那聚古拍卖行怎么样了。虽然我和冰妍是以出差的原因离开了聚古两个月,但是要是我离开太久,聚古的正常运转还是要受影响的。还有那商场的经理会不会报警抓我们,毕竟那是一个值好几百万的古董,就怎么不见了,还不冤那!天蒙蒙亮,我看着桌上残留的烛泪,不禁感慨万分。要是不能回去,我们要面对的又是什么?是封建礼教还是政治婚姻?那我的妈妈会不会很伤心难过,平白无故的两个人就这么消失了。更严重的是,如果玉砚不能送我们回现代,那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坐到镜子前面看着我自己,唉,半个月没用护肤品皮肤都变差了。

  在凌府用完早餐后我就打道回府了,我和冰妍暂时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有什么头绪,于是只好日后再议。

  这凌府的轿子摇摇晃晃地,坐的我头都晕了,有轿车该有多好啊!“救命啊!”突然听见女子的呼救声,“落轿!”我探出身子:“你们回府吧,这儿离严府不远,我自己会回去的。你家小姐要是怪罪下来就说我说的。回去吧。”我走出轿子。“可是……”一小厮说道。“啊呀,别可是了,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

  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抬头望去,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我也挤了进去。哦,英雄救美啊!又有热闹好看了。“卑鄙小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轻薄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你还是不是人?”原来是那个拆我台的男子,今天到是在英雄救美,那天在云胜茶楼你怎么又要来揭穿我的身份?看我怎么报仇!“哎呀,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你这个薄幸郎!”我挤到他身边,还带着哭腔:“你这个薄幸郎,负心汉,不是去赌坊就是去青楼,今天又在街上管别人家的闲事,你还怎么当人家的夫君的?”我掩面而泣,“枉我不顾家人反对,母女成仇,委身下嫁与你,以为能与你长相厮守,却不料你这么不堪。你做出这些有损门风的事,真是天理难容啊。”也许太入戏了,我一边擦泪,一边用手捶打着他。看的出来,他正纠结于我这个突然出现的‘娘子’,显得错愕不堪,看着他那茫然无措的样子,简直好笑死了。“姑娘,你认错人了吧。”良久,他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你我未曾蒙面,我怎么会是你的相公呢?”“天啊!”我放声痛哭,“你这负心男子,当如今看我人老珠黄,年华不再,就索性说不认识我,不承认我是你娘子了。相亲们,你们倒是评评理啊!”“哪有这等伤风俗的男子!”“还学人家英雄救美呢,别逞能了!”“家有娇妻还出去寻花问柳,不知足!”“伪君子!”“这种人就该拉去见官!”周围的人谩骂着散开了......

  “我们好像哪里见过?”那紫衣男子抓住我的手腕。“云胜茶楼咯,你忘了,我可不会忘!”我讪讪地笑着。“好一个顽劣的女子,为何设计害我?”他渐渐收紧手掌。“谢谢夸奖,你可不要对我动粗哦,我可是很会演戏的哦。那也不算害你啦,只是一报还一报,呵呵。”我笑的颇为得意。“是么?”一抹诡异的笑容从他的唇边舒展开来,变成一道动人的弧线。“严小姐,刚才听你说,你很想下嫁于李某,想做我的娘子?”嫁给你?做梦啊!“嘿,我说公子哥,现在大白天的,你别做梦啊。我要回府了,告辞啊!”我学男子那样拱了拱手,算是道别。心里却因整到他而万分高兴。

  “严溢!”是谁叫我啊,我在古代叫严回忆啊,真是!我转过身,天哪!是她——陆吉祥!“有什么事么?吉祥妹妹。”我想我那时一定笑的特谄媚。“谁和你是姐妹了!我问你,你家怎么走?我妹妹好像是去你家找严大哥了。”“要我带你去可以,就是希望吉祥妹妹不计前嫌,忘了以前的不愉快。”“我陆吉祥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那一言为定哦,我们走吧!”我笑着牵起她的手,今天真是开心啊。仇报了,吉祥也不生我气了,真是好呢。

  (八)

  日子一晃而过,我和冰妍依旧想不出什么方法,此时此刻院子里的葡萄已经开始由青转紫了,马上我就可以酿酒了……

  “小颜,小颜……”冰妍急急唤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我走出门。“跟我来!”说完她拉我上街,“你看!”原来是皇榜。

  奉天承运

  皇帝诏曰:谁若能为画中女子制作一身绝无仅有,天下无双的衣冠,将获黄金万两,还能进宫面圣。

  故兹告示

  钦此

  “小颜,这皇榜你揭不揭?”画中的女子仪态娇贵,绛唇映日,皓齿星眸,光艳逼人。皇上能出万金悬赏,想必是皇上宠信的妃子。“揭啊。”边说边伸手去揭,“就凭我们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类。一套衣服,小case啦,我顺便帮她设计头饰好了。”“太棒了,我们回家有望了。”冰妍高兴地握住我的手。“神经病啊,嘴上说着砍死,还不要命的去揭皇榜!”身边的人唏嘘不已。我什么时候说‘砍死’了?“两位姑娘,三日后请带衣冠到中书省。”那位官差说完让我留下了身份证明。

  “冰妍,你说我们做什么衣服?”我比着画中的女子。“按说这唐代较开放的,思想也比较先进,既然要求绝无仅有,那现代的衣服够特别了吧!”冰妍笑着坐下。“双儿,我来看你了,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和乌梅。”陆文杰远远地喊。“陆公子。”自那次品茶会之后我都不好意思找他。“是……是严小姐啊!”他有些尴尬。“你们快坐!”冰妍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双儿,你们揭了皇榜?”陆文杰看着桌上的皇榜,显得焦躁不安。“怎么了?”冰妍伸手试了试陆文杰的额头。“这画中的女子是皇上的表妹,也就是淑贵妃,很喜欢奇装异服。你们怎么做得出她想要的衣服,我得和爹去说说,让他给皇上求个请,不要降罪你们才是!”“陆公子,再挑剔的女子,只要有我们两个在,保证她心花怒放。再说了,揭皇榜的人是我又不是冰……双儿,有什么祸都是我闯的!对了,陆公子,这淑贵妃平时衣着开不开放?”“什么开不开放?”他一头雾水。“哦,我是说淑贵妃穿着保守吗?”冰妍捂嘴笑着,陆文杰摇头:“这淑贵妃只要看到喜欢的衣冠,再怎么奇怪她都会穿,还好有皇上宠着她。”他顿了顿:“淑贵妃什么衣服没有见过,你们两个丫头不要命了?”“你就放心吧,要相信我和回忆啊。”“就是,有什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啊。”我笑。

  “相信我们!三天后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冰妍握住他的手。“那个,我去街上看看绸缎,你们继续啊。”唉~你们都粘成这样了,还怎么回去啊!难不成把陆文杰也带回去?那不行,那不是等于带回去个白痴?那把冰妍留下?那也不行,那谁当我的秘书啊……

  正遐想着,突然迎头撞上一个人,“哎呦!”我捂住脑袋,又是那个姓李的。“这次是你撞我了吧。”他笑着说。“哼,你有本事就喊非礼啊,本小姐今天没工夫搭理你。”我推开他,“我要去绸缎庄买布做衣裳。”“你这堂堂吏部尚书的千金,还要你亲自买布制衣?”他拦住我的去路。“去,去,去,别挡着姑奶奶的道,我去迟了可是要杀头……”额,好像说太快了。“你惹了什么皇宫贵族?”他跟着我走进绸缎庄。“没有,不关你的事啊,别跟着我!”我厌烦地看了他一眼,长的帅有什么用,人这么讨厌!“难道你揭了皇榜?”“你怎么知道?”我转过身看了他一眼,“Getaway!”我继续低头挑选着绸缎,“要设计成怎样的呢?”我小声嘀咕着。“给他安慰?给谁安慰啊!”他摸不着头脑的说:“你胆子不小啊,竟敢揭皇榜,到时惹了淑妹,我可保不了你!”他一脸严肃。“什么淑妹啊?你以为你是谁啊,别以为穿着紫衣就是皇上了。谁让你保我了,我和你又不熟。我让你走开,没让你‘给他安慰’。”

  “罗纱的不要,刺绣的不要,总之你知道的那些布料统统不要!”他摆摆手。切,你说的那些我还做不来呢!“比基尼她总会喜欢了吧!”我白了他一眼。“什么是比基尼?喂,颜姑娘……”我又走进另一家绸缎庄。“姑娘,你要买点什么?”“有没有特别一点的布料?比如丝质的?”“姑娘你来的真巧,我这儿有一批刚到的西域贡品。”说完他弯下腰,“是蕾丝啊!”“这位小姐真识货,这可是半年进贡一次的好东西,西域商人一般会把优质的进宫到皇宫,劣质一点的就卖到我这里。不过小姐请放心,我这个可是花高价买来的优质品。”他搓着手笑道。“你就别吹嘘了,我买下。”说完准备掏钱,额,我好像没有带钱……

  “严姑娘,你动作好快啊!”那个人走了进来。“不是交你不要跟着我么?对了,借点银子,我没有带钱。”我摊开手掌。“好!”“谢谢,有借有还啊。对了,老板,我还要那个白色印花的绸缎……”

  “你怎么都买白色的?”他又跟了上来。“关你怎么事,看在你借我钱的份上不和你吵。你叫什么名字?”“我啊,我叫李民,哦,不对,我叫李昊,对,我叫李昊!”“怎么回事啊,一下李民一下李昊的,你还不干脆叫李世民算了。”“你怎么可以直呼当今圣上的名讳?小心杀头!你又是怎么知道当今圣上名讳的?”“你笨啊,想当年我也是个文科生,就这点历史难不倒我。我还知道几年之后会出现‘贞观之治’呢。其实这李世民皇帝还当得不错啦,国泰民安,社会稳定的。”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了下来。“奇女子!”什么奇女子,我只不过是个现代女子而已。“喂,李昊,我不招呼你了,银子日后再还你啊。”说着走进凌府。

  进凌府后发现冰妍一直低着头在纸上画着,我看着桌子上的布料,一时间没有头绪。我把玩着手上的尾戒,突然瞥见冰妍耳朵上的耳钉,“不然……来套晚礼服吧!”“什么?其实坦胸露背的衣服淑贵妃是不会介意的,但是没有首饰啊。”冰妍放下手中的笔,“难道你想淑贵妃穿着白礼服然后戴着黄金项链?难看死了!”冰妍又低下头。“对了,这个……”冰妍摘下她脖子上的项链:“钻石的啊,一万八呢!还有……”她摘下耳钉,“这是水钻的,你就将就着用吧。”“谢谢冰妍!”“不用啦,要是能回去,这里随便拿一样都能买N根钻石项链了。傻瓜!我们开始设计礼服的款式吧……”“恩!”

  时间就在我们相互打趣,就在宣纸上慢慢过去…

    六年级:227811094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缘起初唐 情尽此生(二)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初唐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