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玫瑰?再见你的笑颜_3000字

玫瑰?再见你的笑颜_3000字

2014-04-30

  天真不可以丢失,但在天真的同时,请你学会坚强。

  ——题记

  “说!是不是你弄掉的?”男生粗鲁地拉过冥优悠的衣领,“是不是你弄的?”

  “不关我事......”优悠低着头,委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我明明看见刚刚你不在的时候冥优悠经过你的位置的老大,肯定是她。”听闻这话,男生二话不说就把冥优悠“嘭”一声推倒,还用脚踢了几下。旁边的白发少年看不过,小声对男生说:“绿野,算了吧,她应该不是故意的。”“哼!”男生收手了,“你下次要敢招惹我,有你好看!”说完,他走出了教室。

  窗外,一只一直默默注视的教室的乌鸦飞里了那棵树。

  其他人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白发少年与冥优悠。

  “你没事吧?”白发少年蹲下来,把地上的优悠拉起来,好看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呜......好痛!”优悠站起来,却发现右手手臂异常刺痛。

  “被桌子划到了吧?都说了少去招惹绿野,你等等,我去拿药。”

  少年熟练地从书包里拿出药,小心翼翼地在优悠手臂上涂抹着。

  “白亚,为什么你总是随身携药?你受伤了?”优悠看着白亚的脸,坐在桌子上,两只脚一摇一晃。“你才受伤!这要是为你带着得好不!唉......别动......”白亚大声反抗,但声音依旧是温柔的。“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呀?按理说我跟你应该是敌人的。你是跟绿野一伙的,不是吗?”

  白亚的脸泛起了阵阵红晕,良久才回答:“因为,因为我是受人之托。”“啊?那......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不行。”

  那一刻,整个教室突然变得很安静,两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仿佛特别大声,特别清晰。

  白亚本以为冥优悠会生气,却没想到对方更然傻里傻气地问为什么。

  真是......天真那......

  “因为,我怕......”白亚欲言又止。“怕什么?”“没什么。”

  我怕到时候你下不了手。

  白亚伤感的看着她。

  “报告大人,”一只鸟飞进了充满了血腥气味的黑色城堡。是刚才那只乌鸦,它化为一缕青烟,幻化成人影,向宝座上的黑衣人下跪。

  “探查完毕。冥优悠在学校被人欺负,给人......”

  “可恶!”黑衣人拍了一下桌子,“再这样下去,魅冥之王的继承日要拖到什么时候!”黑衣人继续说:“优悠再这样下去,只会丢我们魅冥一族的脸,不行,我得回去一趟!”

  ......

  黄昏,寂静的校园中空无一人。白亚与优悠站在门外粉色的樱花树下。

  “好了,白亚,你回家吧,我自己就行了。”优悠伸手想要接过白亚手里的书包,心里却是纠心地痛。

  “啊......”“走啦!”白亚推了一下发傻的优悠。

  发呆的样子......好可爱呀!

  白亚在心里说。

  路过一家糖果店,冥优悠目不转睛的店里的棉花糖,一副“口水直流三千尺”的样子。“唉......都多大了,还吃棉花糖......”白亚无奈地掏出钱给优悠买了一个草莓味的棉花糖。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冥钥为什么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了。

  “哎,白亚,要不要来一点?很好吃噢!”优悠举起糖问少年。“呃......”白亚忽然感觉肚子咕咕的叫了一下。“好吧......”

  在撒满夕阳的光辉的樱花小路上,少年和少女共吃一个棉花糖......

  ......

  “好了,我到家了,你回去吧!”优悠接过书包,按下了门铃。

  久久没有人开门。

  “爸爸?”优悠使劲的拍门。白亚走了过来,拦下她的手。“我来吧。”他说。优悠惊讶了,她居然看见白亚从口袋里掏出了被太阳折射的发着闪闪银光钥匙,“咔”一下打开了门。

  “你......怎么......”优悠的嘴巴变成了“O”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地盯着白亚。少年倒好像无所谓,直径走进她家,“没什么,你爸给的。”

  冥优悠越发越怀疑白亚的身份,但她仍然开心,因为她很期待白亚的行为,她想知道这个对她那么好的男生,到底能给她带来多少惊喜。不要以为冥优悠看上去那么好欺负,那么天真,但实际上,心中那个沉睡着的恶魔,还是醒来。

  冥优悠不是笨蛋,她能够察觉得到身边的人对她是什么态度,她只是软弱,她害怕,她害怕失去,所以她一直都无法坚强。

  白亚熟悉的走进她家,放下东西,走进厨房开始弄东西。优悠抽了抽嘴角,她很想质问一声——“这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

  只是,她不敢说出来。

  2

  “呐,吃饭。”白亚端着热腾腾的晚饭出来,见优悠还在发呆。“喂,优悠?优悠?白亚在优悠面前不停地摆手。“优悠?”

  “啊?哦,有什么事吗?”优悠突然抬起头,少年担忧的脸与优悠心里的少年合并了。

  冥优悠小时候有一个哥哥,他对优悠很好,但是,有一天,哥哥不见了,像烟雾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从那个时候起,优悠开始变得内向,不再有任何的朋友愿意跟她玩。所以,有朋友,对与优悠来说,是一种奢望。她需要依靠,不管好与坏,很多人开始愿意。但到了最后,优悠得到的却是他人的抛弃。

  从那时起,优悠又开始害怕了,害怕失去。

  “哥哥......”优悠在恍惚中叫了一下。但不远的白亚的动作却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

  “优悠,吃饭了!”白亚在厨房叫着。“嗯......”

  ......

  饭桌前优悠捧着碗吃饭,但目光一直盯着白亚。她真太多疑问,太多太多......

  白亚似乎明白了,他笑了笑,“有疑问就问吧,憋着舒服吗?”

  “真的可以吗?”优悠问。“问吧!”

  冥优悠深吸一口气,然后以及快的速度问了一堆问题:“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我?你为什么有家钥匙?你为什么会认识我爸?你......为什么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为什么和我哥哥长得那么像?”

  白亚似乎并没有生气,他也问了一句:“你介意知道我的身份吗?”“嗯......说吧!”优悠擦嘴,含糊不精地说。

  “你猜啊!”白亚笑了笑。“你!”“好啦好啦,告诉你啦!”

  反正这也是任务的一步……

  “我是......”白亚故意停了一下,但在那个时候,优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你是......”

  “你(我)哥哥。”

  异口同声,无可攀比的默契。

  ......

  房间的灯已经熄了,但三更半夜,还是传来了谈话声:

  “我已经告诉她了。”是白亚的声音。

  “好,她有什么反应吗?”这个声音,是黑衣人的声音,但在门外偷听的冥优悠的耳里,确实父亲冥钥的声音。

  “她......”白亚说到一半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停止了说话对黑衣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又指了指门,就跳出了窗外。

  尽管优悠家住17楼,但对于白亚这种经过训练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黑衣人立刻会意,化为一缕黑烟,消失在迷离的夜色中。

  “没声音了?难道被人发现了?”优悠自言自语。这时,她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迅速拍了一下她的脖子。“咚”一下,优悠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知觉。

  此时,魅冥地下实验室。

  整个房间都充满着晶蓝色的亮光,没有血腥味,却有着死亡的气息。房间里的边缘,到处都是亮蓝色的机器生存器,里面躺一个又一个的人。他们紧紧闭着双眼,脸上没有任何血色,苍白如雪。

  但至少,他们还活着。

  这个实验室是一个制造生化人、制造具有极大杀伤力又没有感情的人,没有笑容,没有天真,只有——

  残杀。

  但,就偏偏手术台上躺着的人,是冥优悠。

  白亚远远地望着优悠,女孩的双眼自然地合着,红润的脸被蓝光映着,黑色的卷发散在肩上。

  “大人,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了。”旁边走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虽然看上去瘦削得有点弱不禁风,但口罩上的眼睛却是炯炯有神的。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紫色头发的青年,那是——

  上次监视优悠的那只乌鸦的化身。

  “嗯,输入战斗数据,激发心种,配备离子组合战斗装。”冥钥(黑衣人)说。

  白亚皱了皱眉头,小心翼翼地问:“没了?”

  “嗯,对了,还有......”冥钥似乎想起了什么,却被白亚打断了话。

  “我有一个请求,”白亚盯着冥钥的脸,“我希望你们不要抹去优悠的纯真,毕竟她还小,需要一个七彩的世界。”

  冥钥笑了,他拍了拍白亚的肩膀:“我明白了,要让他自己从锻炼中学会勇敢。”然后他转身走了出去,“罢了,开始吧!”

  白亚叹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不希望冥优悠被变成杀人武器。

  齿轮开始转动,机器开始震动,激光开始扫射,

  手术开始了。

  3

  手术进展很顺利,数据输入成功,离子设置完成,只剩下最后一项了,也是最危险的一项,一个不小心,优悠就会有危险。

  王室里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是优悠的父亲和母亲。

  “为什么一定要优悠?这次的手术风险很大呀!白亚那小子不也一样可以吗?这几年你软禁他训练的时候他的表现也很出色呀!”说话的是优悠的妈妈,她是一位美丽的女子,有着宝石蓝的眼睛和乌黑的卷发。

  “唉,孩子是需要成长的,而且白亚的母亲......他没纯正魅冥血统,这会影响家族的未来。而且,白亚很爱优悠,他不同意自己独占王位......”冥钥叹了口气。

  “可是优悠......”

  “你们可以信任优悠吗?她是你们的女儿,是的,她是弱小,但不代表她不可以强大!她也有她的好,至少,她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灿烂。”在门外偷听的白亚终于忍不住破门而入,一口气把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出来。

  “白亚......”优悠的妈妈看着白亚。而冥钥揉着他的太阳穴,这些事情让他操劳得太多了。

  这是一个局,一盘棋局,棋子一旦走了,就绝对没有后退的路。

  白亚回到房间,蹲在角落里,他不想,他一点都不想。但是,这盘局的设定者,就是他。

  他不得不面对。

  另一边,激发心种正在执行着。优悠的身上到处都是电管和纱布,头上插满了输入管。

  此时,优悠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是哪?”她行走在一个黑暗的地方,忽然,眼前出现了一缕白光,渐渐幻化成一个少年和一个小女孩,那是她,和白亚。

  在盛开着的蓝蝶花海里,他们正在玩耍着。风吹起她的裙摆,拂过发丝。

  优悠看着看着,她笑了。

  可是突然,场景转换了,一个干净整洁的教室,里面坐满了她的同学,个个都是面带嘲笑的表情,指责她天真,幼稚。优悠摇着头后退,她不相信这是事实。然后,他撞到了一个男生,转过头,是绿野。“胆子真够大呀!”他坏笑着逼向优悠,抡起拳头挥了过去。

  “不要!”优悠捂着头大哭。但而旁仍然回荡着那些充满讥讽的声音。

  “幼稚,”“天真!”“那么大了还吃棉花糖!”“差劲!”......

  “不是的,不是的!”优悠不停地大哭,她真的受不了,所有的仇恨,都在那一刻爆发了。一瞬间,周围的地方开满了玫瑰、长满了荆棘。那些刺,伸向了每一个人,插入了他们的身体......

  一片血的世界。

  “咔”一声,场影如一块玻璃,碎落在玫瑰海中。

  ......

  优悠睁开眼睛,一块金属拼接的天花板。她正想起来,却发现自己被拴在了手术床上。

  “成功了!”是那个深紫色头发的青年。门外的人听见了,马上都跑了进来。优悠的妈妈激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还是双色瞳!”冥钥也激动了。

  看着优悠那双一蓝一红的双色瞳,只有站在一旁的白亚没有出声,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眉都皱了起来。

  “爸、妈,能不能,先放我下来......”优悠看着兴奋得抱成一团的父母,有点哭笑不得。

  “哦,哦,好。”冥钥放下妈妈,按下了解锁键。

  ......

  晚上,一家四口终于如愿以偿地团聚了,他们围成一桌,吃了一顿丰盛的烛光晚餐。

  晚饭后,冥钥开始了家庭会议。白亚在心里偷笑,他就知道这顿晚餐是有目的的。

  果然,不出所料,冥钥的第一句就是:“我要说件重要的事,优悠,你就快到继承王位的时候了。”

  “啊?不行,我肯定不行。”优悠马上就否定了,手术后的她成熟了许多,不会再任性地选择,不会再“要”就要,“不要”就不要。她学会了三思。

  “优悠......”妈妈乞求她,“你必须要去面对的。”

  “如果不快点,还有可能会危险......”冥钥皱着眉头沉思。

  “危险?”优悠惊讶。而冥钥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继续顺着思路说:“是啊,如果不快点......啊!痛、痛!”说到一半,他被优悠的妈妈狠狠地捏了几下大腿。

  “艳云,别捏,哎、哎哎,痛哎......”冥钥痛得有点欲哭无泪感觉。艳云凑过去,用非常低沉的声音说:“你要敢把真相说出来,我就掐掉你这块肉你信不信。”

  这是什么节奏啊......

  冥优悠又问了一遍:“危险什么?”白亚连忙说:“嗯......就是说如果不加紧速度的话......就,家族可能就会有,呃......坠落的危险吧......”

  幸亏优悠还是比较天真的小孩,三个人终于把这个谎说了过去。但是,纸包不住火,事实终有一天会暴露。这场戏该怎么演,这个慌该怎么圆。

  白亚也不知道。

  还是顺其自然吧。

  4

  魅冥城堡的上空,是一大片血色红天,这源于城堡里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城堡的中央走廊,只有冥钥一人,但里面却有着另一个可怕的声音。

  “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墙上的一个大窟洞里幻出几缕红光,那光是暗红的,红得比血还要逼真。光幻化成漩涡,却诡异地回荡着液体流动的声音。渐渐洞里显出一个头像,那样狰狞的面容,可怕的气息。

  “优悠不愿意呀!我能怎么办?”冥钥有点无奈。

  “但是力量在不断地涌出,实验室生存槽里人的能量已经不能压制了,而你也快到了极限。我需要优悠的力量,再不压制,我不保证我能只小范围扩张。”

  “要不......告诉优悠事实吧。”冥钥低着头,却不想,被红光轰出几米外。

  “绝对不允许这样!”洞里的人像有些愤怒,“你敢这样,我就废了你!”

  随即缩为红光,消失不见。

  ......

  “啪嗒!”

  教室里得笑声嘎然停止,人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中间的两个人——绿野和冥优悠。

  绿野饶有兴致地看着冥优悠,“这应该不是第三次吧?我倒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老是撞掉我的东西。”

  这一次,优悠的表现得极其冷静,让所有人都很惊讶,也包括绿野。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哟,是吗?”绿野又像上次一样,拉起优悠的衣领,“找打吗你?”他的面目变得狰狞。周围的人自动自觉地把桌椅拉开,留出一片空地。

  教室里杀气腾升,但那些气息......是从优悠身上发出来的?!她面无表情地说:“拿开你的手!”“你吃豹子胆吗?”绿野似笑非笑。

  优悠目露寒光,一手用力抓着绿野的手腕,往外一翻,绿野抓着她衣领的手就松了。

  优悠顺势扬起手臂,把绿野甩出几米之外,撞破了教桌。

  冥优悠揉揉手,在熙熙攘攘的议论声中走回自己的位置。

    六年级:花意嫣然shanana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玫瑰?再见你的笑颜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nginx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