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殇歌_3000字

殇歌_3000字

2014-04-30

  (一)

  “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的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荡到现在......为你翘课的那一天,花落的那一天,教师的哪一间,我怎么看不见。消失的下雨天,我好想再淋一遍......”

  ——《晴天》

  《叶惠美》。

  我曾经试过,一个人坐在被苍白的阳光笼罩着反射出冰冷的温度的石椅上,将头仰起,呼吸每一寸冰凉。我曾经试过,赤脚在泛黄的草坪上穿过,任那些已经失水干燥的锋利的薄片在我脚上摩擦,直至隐约可见血的腥红。我曾经试过,一个人戴上耳机,在喧闹的街头,保持一个人的安静,无视他人的拥挤和喧闹,径直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

  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不是这些。

  自从有人在我冰冷地已经冻结的水面上燃起一堆火,将冰慢慢融化,将火的温度慢慢传向水底深处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喜欢的不是这些。

  “啊,溱,叶子呢?”轩从前排转了过来,有一搭没一搭地问我。

  “不在。”我简短地回答。

  “废话,我也知道不在,不然我问你干嘛?”轩刚看完球回来,球技不好,也只能看看而已了。“算了算了,溱,你给我讲个笑话,我就原谅你。”M故作头疼地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个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要老和尚给他讲故事。老和尚就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个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要老和尚给他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个小和尚。有一天,小和尚要老和尚给他讲故事......”我的头依旧没有从桌上的书中挪开。当我正波澜不惊地讲下去的时候,叶子风风火火地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一大群慕名而至的学弟学妹们。不用想,她肯定又在学生会大谈特谈她的人生感悟、文学情怀了。“今天没时间了,改天继续哈,改天改天。”叶子特有的大嗓门在教室门口响起“哎,那个,S,给姐唱首歌呗,姐要开始写稿了。顺便,轩辕,你别打扰溱郎看书了,她手里那本书我急着要呢!”

  我把头抬起来,看到轩恨恨地背转了过去,我咧嘴一笑——不过,他没看到。

  S好听的声音慢慢响起。

  在下大雨的日子里,我们四人相互背抵着背,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向外围成一个小圈。电视上没有周杰伦的头像,只有他的歌声透过音响,穿过空气,和着窗外“噼啪”的雨声,传入我们的耳朵,渗入我的心底。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雨渐渐,打到我看你不见。还有多久,我才能在你身边。等到风停的那一天,也许我会比较好一点......”

  忽然之间,发现晴天是没有颜色的。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述它。我只知道,它适合我在下雨天的时候,静静地呆在房间,细细地聆听。

  (二)

  “我留着陪你强忍着泪滴,有些事真的来不及回不去。你脸在抽搐就快没力气,家乡事不准我再提。我留着陪你最后的距离,是你的侧脸倒在我的怀里。你慢慢睡去我摇不醒你,泪水在战壕里决了堤......”

  ——《最后的战役》

  Jay唱着首歌,我正坐在考场里,书写我的人生,我的前程。

  我们四个人一同走过了三年,三年的最后,便是这场战役。只是我知道,所谓的“最后”,根本就不是最后,不是终结,它只是开始,为后面更惨烈的战争拉开序幕。

  突然间,眼前浮现了无说张脸。我的,穿越过人群时漠然的脸;叶子的,透过无数张书签的嚣狂的脸;轩的,从平滑镜面中反射出的自信的脸;S的,从乐谱中传来的温和的脸;还有悲的、喜的、伤的、悦的、哀的、乐的、无助的、热情的、苍凉的、幸福的,那些陌生的、熟悉的脸,擦面而过的,熟知的脸......它们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像照相机上的闪灯光,一阵令人眩晕的闪动后,它们便飞快地跳过,一张又一张,知道那些回忆都已储满。

  可我仍然不愿醒来。

  忽然我想到了考试前一天,我们在教室拍照留念。“溱郎,我们说好,喊一,二,三,我们集体咔嚓哟,说好了哈!”S很是认真地跟我说。我笑着回答,“好。”可是,当“一,二,三”喊过的那一瞬间,我突然蹲了下去,躲在桌底不愿意出来。轩也蹲了下去,死命的把我往外拽。可不管他怎么用力,将头埋在双臂中,一动都不肯动。当最后,S和轩合力将我从底下拽出来的时候,叶子正站在那里拍着桌子,火很大:“溱......”可是她没喊完,愣住了。是的,愣住了。当她看到我满脸泪痕的时候,我知道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们四个人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桌上还摆放着一个照相机,谁也不再多说一句话。窗外的蝉鸣没有打破我们之间的静默,六月的骄阳没能蒸干我脸上的泪水。

  我终于还是选择了逃避。我不愿已分开的我们被强行印到照片上去,给以后的我一种“我们依然在一起”的假像。已经发生了,为什么我还要强行将它扯回?

  这一天,我们四个人分别坐在不同的考场里,书写我们的人生。等我们打完这场战役,真正的分离就要到来了。我们会在不远的另一处,继续一场更残忍更壮烈的厮杀。

  一霎那,呐喊冲天,血流成河。

  (三)

  “久未放晴的天空,依旧留着你的笑容。哭过,却无法掩埋歉疚。风筝在阴天搁浅,想念还在等待救援。我拉着线,复习你给的温柔。曝晒在一旁的寂寞,笑我给不起承诺。怎么会怎么会,你竟原谅了我......”

  ——《搁浅》

  心就像一只久经风浪的小船,在大海中左飘右荡。终于在一个烟雾弥漫的早晨,我迷失了方向。当金色的阳光再次穿透云雾,抵达这里的时候,才发现,我已前进不了了。在长久地游荡之后,我终于停岸。只是我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海滩,搁浅,无法动弹。

  又一次,Jay的歌声回荡在耳际,可我安静不了,停不下来。

  怎么会这样呢?我以前明明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旅行,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写信,一个人悠悠荡荡,一个人走走停停。可是现在,不知道心飘到了哪里。我本来一直很清楚,可自从分开之后,我找不到了。

  我迷失在了那个人声鼎沸的游乐场里。

  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聚。“叶子,你又迟到了!”S责备的声音响起。“哈,哈,不好意思。我是想一来就可以玩,所以......哈......”叶子打着哈哈。“算了算了,我们大人不计小人过了。”轩摊了摊手。“那我们先玩什么呢?”叶子一蹦一跳,马尾辫在她身后高高地荡起。“过山车!”轩爽快地回答。可是当我们到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从山顶排到了山脚下。“这个......额......太吓人了......”S目瞪口呆。“不玩这个了,我们来海盗船吧,反正都比较刺激。”由于被排队的人吓到,大家都接纳了我的建议。一轮过后,“你们怎么都不叫啊?”轩很是郁闷。“怎么啦?为什么我们要叫?你不也没叫么?”“我就不信了!”轩很是郁闷,倒了回去,“接着来,看谁先开口!”结果,整天的时间都耗在了海盗船上。暮色降临,我们四人疲惫不堪地从船上爬下来,夕阳将我们的影子拓印在水泥地面上,把那些歪歪斜斜的身影拉的好长。

  然后,我们各自回家了。再然后,我们带着最后一次愉悦入睡。然后的然后,我们分离了。

  我们都是如此的现实,现实到不愿许下“永远在一起”的承诺。倏尔,我想起,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有一个人给另一个人承诺,哪怕“明天我陪你唱歌”这么简单。

  (四)

  “随便说说,其实我早已经猜透看透不想多说,只是我怕眼泪撑不住。不懂,你的黑色幽默。想通,却又再考倒我。说散,你想很久了吧,我不想拆穿你。当作是你开的玩笑。想通,却又再考倒我。说散,你想很久了吧,败给你的黑色幽默

  。”

  ——《黑色幽默》

  我是如此安然地存在于那个狭小的茧里面。黑暗如此浓烈,我都要快忘了光是什么颜色,什么景象。就在这个黑暗逼仄的空间里,我熬了过来。就像,在我们分开之后,我独自熬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

  只是,我没有想到,迎接我的是比茧还要黑暗,比假期更加蛮长的痛。

  我一直是个不不喜欢黑色的人,即使我陷入了无穷无尽的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周围是一片黑色。黑色的镜框,黑色的衣服,黑色的街道,黑色的空间,还有黑色的心情。在一步步紧缩的空间里,我越来越沉沦,越来越压抑,越来越绝望。我想要逃离,我不要做自来水管理的水,在有限的空间里做着徒劳的挣扎和努力,在黑暗逼仄的空间里越捆越紧。流水也有到达不了的终点,也有逃离不到的空间。我要离开这里,我不要被禁锢,我要离开!我要做大海里的水,随着阳光一同蒸发,随着轻风一同流浪,随着雨水一起降落。我要去遍每一个泠泠山泉,我要去遍每一座飘渺云峰。我不要只是呆在这里。

  我翘掉一节又一节的晚自习,一个人背着书包在城市里盲目地探索。我坐在漫天繁星的空地上,一个人不知疲倦地唱歌,一直唱,一直唱,即使我的声音已经嘶哑。我只是借此来缅怀我的过去,释放我的压抑。我想要逃掉所有的我想要逃避的。我不要在那些压抑下不自然地生活,我不要窒息于这黑色的浪潮,我只想做我自己。

  我又想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如此美好而又那么遥远。我想起了轩不知疲倦地让我给他讲笑话,而我总是没有情绪地和他胡扯,扯到后来他下定决心要让我知道什么是幽默什么是笑话,而他居然找不出一个可以让我开怀大笑的故事。他在我的影响下,逐渐忘了什么是笑话。笑话什么?它是能使我们听到后笑到泪流不止的东西。现在,你随便找一个故事来,我听后都会泪流不止,之后才放肆大笑,笑的夸张,笑的嚣狂,笑的肆无忌惮。

  “溱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喊我了。这样喊我的人已经不在了。我依然记得叶子第一次这样喊我的时候,我满心的不悦。叶子解释:“古人们喊人都这样的,比如刘禹锡,可以喊‘刘郎禹锡’,那么你,我可以称为‘溱郎啊箬’。”“为什么多了个‘啊’字?”我面无表情的问叶子。“啊,因为四个字比较好听嘛!”“我只要一个字。”我伸出一根手指头。“不啦不啦,两个字,两个字。”“一个。”“两个。”......在一阵吵闹之后,我不得已妥协了。从此以后,我便成了“溱郎”。“什么?情郎?”S的嘴巴大大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而且是超大号的鸡蛋。“喔,此‘溱郎’非彼‘情郎’。你看......”叶子慌忙解释道。而轩则躲在一旁偷笑。

  我一个如此没有幽默细胞的人,在这一季,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幽默。

  只是,此时,我败给了幽默。败给了Jay的黑色幽默,败给了我自己的黑色幽默。

  (五)

  “光,轻如纸张;光,散落地方;光,在掌声渐息中他慌忙......这故事一开始的镜头灰尘就已经遮蔽了阳光,恐惧刻在孩子们脸上。麦田已倒向战车经过的方向,蒲公英的形状在飘散,它绝望的飞翔......孩子们眼中的希望,是什么形状。是否醒来有面包跟早餐,再喝碗浓汤......”

  ——《止战之殇》

  我早就知道,这场战役比上次的更加残忍更加血腥。它不止呐喊冲天,血流成河,它还使我们唯一的栖息地生灵涂炭,到处弥漫着硝烟和绝望。暮色薄,残阳似血,战役并未终结。红莲灼,旌旗如歌,杀戮未走向终点。我尽三千兵甲,终未能吞吴返越。旭日之初,东山之上,赤壁崖峰,许以平生之志。志,未遂而心将回,战未已而殇亦止。

  我败得惨烈。

  只是,轩比我更加落魄。在这个高手如云的校园里,轩一次又一次地携着梦想出战,却又一次又一次地为现实所绊。他找不回自己了,他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忘了他的过去,甚至连和他在同一所校园的我都忘了。他从天才变得和普通人并无二样,他从自信变得挫败,他从阳光活力变得已无人与之同舞。我宁愿只有我一个人沉沦,也不要所有人都陷入绝望,无法自拔。

  我从他们班走廊上经过,顺手抽走了被轩捧在手里的书。一切如此自然,自然地连轩自己都没有察觉。我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拿着书,将它高高扬起。“溱箬,别闹了,让我过去。”我依旧面无表情,“你可以选择从我身边过去,为什么非得让我让开?”“你身旁已经没有空隙了。”我知道,他只能选择我这里,就像现在的他,无路可走,别无选择。“我需要那本书。”我没有说话。“把它还给我吧。”我不答应。沉默代表反抗。一阵静默之后,轩伸手拿书,我将手一弯,他失手了。“溱箬,你干什么?把那本书给我!”“不给!”我的简明扼要终于激怒了轩。轩的眉毛向上挑起,整个人跳了起来,直接和我抢书。终于,他成功了。而我,继续用波澜不惊地给他讲笑话的音调留下了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我看到他愣在了那里。我知道,被阳光染成了金色的我的短发,就那样将金色的痒痒刺入了他黑色的瞳孔,抵达了他的心底。一句“既然你可以从我手里夺过这本书,那么,你还是你,你还是轩辕”而已。一声“轩辕”,对我都是如此重要。就像“溱郎”对于我,对于我们一样。

  你知道么,轩。你依旧是你的天才,你依旧活力四射,你依旧是你自己,只是你暂时忘了而已。

  我依然记得你正式用“轩辕”这个词的那天,微风拂过,将你的嘴角扯成了一道弧,阳光如果跃动的精灵,为你棱角分明的脸上添了一层光芒。“我就是轩辕了。”你的能力,一直都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是上古帝王轩辕氏的后裔。

  我们大家都记得。只是,你自己不要忘记了。

  (六)

  “天空灰的像哭过,离开你以后并没有更自由。酸酸的空气嗅出我们的距离,一幕锥心的结局像呼吸般无法停息。抽屉泛黄的日记榨干了回忆,那笑容是夏季。你我的过去被顺时针的忘记,缺氧过后的爱情粗心的眼泪是多余。我知道你我都没有错,只是忘了怎么退后,信誓旦旦给了承诺却被时间扑了空。我知道我们都没有错,只是放手会比较好过......”

  ——《退后》

  就这样在黑与白,绝望与希望边缘徘徊挣扎的我,在某一天的清晨,收到了叶子的来信。

  她说她很累,很辛苦。我想象不到,当年以文笔着称的有许多杂志约稿的才女,现在感到自己静如死水,快要窒息;当年胆子大的毫不畏惧老师凌厉眼神,在课堂上和老师公开争论的叶子,现在居然会害怕,害怕一切迷茫;当年乐天地对我说“没关系,就算天塌了也还有我这个高个替你顶着”的叶子,现在累了,累得不愿再站起来,累得想倒下;当年朝气蓬勃,在一起歌唱,就她嗓门最大的叶子,现在已置身于孤寂之中,没有知己相伴......是的,我想象不到。有很多事情我都想象不到。就像无法预知生活下一秒会怎样,我们又将如何变化如何分离一样。我想象不到当年叶子是怎么样以一分之差。拎着三年班长史去了另一所学校的。我甚至想象不到,S会孤身一人,身旁无亲无友地去异地求学。

  S是怎样抵住一阵又一阵的寒风来袭,一次又一次地仰头微笑的?她那么柔和,柔和的不会和任何人发生冲突;她那么真挚,真挚地从不矫揉造作。她一人孤身在外,没有我们帮她挡住那些浑浊的世故,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溱郎,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累,我不想再笑了,笑的太久了,我想让我的脸休息一下,就休息一下。你说我为什么总是停不下来?明明有很多事情是我不愿意去做的,可我还是会去坚持,知道我身心疲惫不堪了还不放手。我不想帮他们画海报,做宣传,可最后,只有我一个人留了下来,在空荡荡的教室对着巨大的白纸描绘。我不想对这他们每一个人微笑,用同一张面孔,同一个表情。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在人多的时候卸下伪装,世界总是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总是一个人在街头到处游荡,没有目的,没有居所......”耳边传来S的呜咽声,刹那,心绞得生疼。

  S,你要我怎么安慰你呢?我连自己都安慰不了。

  我们都不一样,我,你,叶子和轩,四个如此不同的人聚在一起。我怎么可以让如此温柔的你变得和我一样冷漠呢?其实我也不喜欢热闹。每次聚会,我都会很寂寞很孤独。我就是在一大群快乐、拥挤的人群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总是一个人在那里黯然神伤。每一次都这样,所以我学会了拒绝,学会了冷漠,学会了将自己和人群分割开来。直至,我们在一起。可是后来,我又迷失了。本来,我知道,自己是有位置的,或者,本来有,知识人多了之后,所有人都在奔跑,都在推挤,所欲人都偏离了方向,颠倒了次序。所以我照着原来的记忆,就迷失了方向,找不到位置了。我已无法再后退。

  我宁可在一个人的时候孤单,也不要在一群人中狂欢。

  (七)

  “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跟夜风一样的声音,心碎的很好听。手在键盘敲很轻,我给的思念很小心,你埋葬的地方叫幽冥。为你弹奏萧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而我为你隐姓埋名,在月光下弹琴。对你心跳的感应,还是如此温热亲近,怀念你那鲜红的唇印......”

  ——《夜曲》

  风在电线杆旁绕了个弯,我以为它从我这里飞过后便会冲向远方,不再回头。可是,寒冷再次来了个突击,令我防不胜防。就像那些曾经,那些远角的记忆,突然间随风一同飘来,唤醒了那片曾经荒芜、繁华过的土地上的生灵。

  没有你们的世界,太乱,乱的我心里的荒芜与繁华开始相互缠绕,互相干扰,相互交融到连我也分不清楚。失去了彩色的世界,黑白交替,灰暗滋生,光墨纵横。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哪一天,对它们来个突然袭击,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将一切的曾经驱逐干净,不留痕迹。

  那些寂寞和怀念一直在心底,像藤蔓一样,一直生长、盘旋,忙着将我的世界包紧、缠绕。

  然后,世界慢慢有声音开始响起,萦绕耳际。。它在如此空旷的空间里飘荡,和着忧伤的旋律。于是,我和着那个声音,轻轻地吟唱。那些歌词里透露的不是爱情。

  我们那些逝去的曾经,流走的记忆,都在这歌声里慢慢融合为无尽的流律和神曲。

  那些死去的旋律和着我们死去的声音,从世界的彼端传到了这里。

  那些死去的曾经,在命运的年轮里奏响一季又一季的殇歌与奠曲。

    六年级:227811094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殇歌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