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弑爱_3000字

弑爱_3000字

2014-04-30

  【一】前世

  (1)李清照

  我总是习惯在如火的夕阳里,沉浸在血色的黄昏,在失落将来未来之际对着鸾镜将我细细的柳眉描画得漆黑冶艳,然后将眉尾上扬,斜飞入如云的双鬓,再均匀的涂抹上一层厚厚的黛青色眼影,脸色是惨淡的苍白,将双唇点上泣血的玫红……

  抬起葱嫩的皓腕,轻轻抚了下齐地的火红色罗裙,莲步轻移步出了朱红色的闺门。门前百花失色,我轻扯嘴角,邪魅得像是那只等爱的妖狐。

  自从成亲以后,我便不再穿白色的衣裙,也不再去城南的山谷了。整日喝着闷酒,吹着愁箫,然后在日暮时分画上妖艳的浓妆,纪念我那逝去的爱情。对于明诚,是愧疚的,我多么想将这个因为爱我而变得寂寞的男人拥入怀里,好好去爱。但是,在我遇上那个同样喜爱穿着白色衣衫的男人的时候,我的整颗心便已经沦落,深陷。而那个男人,那个羽扇纶巾,面如月色的男人,我也同样辜负了他。任我饱读诗书,出口成章,任我父母宠爱有加,不被《女戒》约束,不受那裹脚之苦,可我仍旧逃不掉这时代所有女子的悲哀。我必须依父母之命,媒约之言嫁给仅仅一面之缘的吏部侍郎的三公子。

  小姐,小姐……碧莲只手用丝绢拭着额头的细汗,另一只手护在胸前,一路小跑跌跌撞撞的冲过来。

  我幻想着她偷酒时的情景,轻笑出声。夺过酒壶,我轻盈的一个旋身,朝着西边的凉亭飘去。碧莲在远处金黄色的菊花丛中静静的荡着秋千。她是我陪嫁过来的丫头,同我从小一块长大,所以她知道,我不喜人打扰。她也知道,我的灵魂被寂寞和孤独对嗜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黑色的洞,一个埋葬了我今生所有欢乐的洞。

  这时,忽来一阵细雨,毫无预兆的飘扬起来。梧桐树上细雨淋漓,园中菊花本来就憔悴,何况又要遭受无情的风雨,纷纷落落的堆积满地。我仰头猛喝着酒尊里满溢的清酒,愁闷也一并化作清酒燃烧着我的五脏六腑。

  记忆中那些零碎的片段不停闪现,像脱缰的野马,在脑中横冲直撞。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者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2)葛誊敬

  金人的铁马踏碎了北宋逶迤壮丽的河山,关山江河全变得萧杀冷落,风雨飘摇。

  夜半,我翻来覆去无法成眠,起身挑起银色的缸罩住灯芯,披着白色的长衫凭栏眺望。窗外是日夜奔流的长江,默默无声匆匆东流,一片烟水茫茫。国将破,连江河都感觉到了。偏偏天空中一轮明月皎洁如霜,月华如练,银河垂地。我心中一阵凄戚——莫非又是到了八月十五月圆亲人团聚的时候?我泪眼迷蒙,双手无力地扶住窗棂,心中凄切汹涌而来,顿觉无法呼吸,像被千万只嗜血的毒虫叮咬,细碎的,清晰的,一阵阵的疼。

  小心翼翼地解下金黄色的香囊,捧在枯黄的掌心,拇指一遍遍抚摸过那些细密,匀称的针脚,两只含情脉脉的鸳鸯交颈呢喃,一切是那般甜蜜,温馨。我轻抬起早已婆娑的杏目,望着远方墨黑的山峦,在朦胧的月色下那么的凄清寂寞。我恨不得将眼前的山峰望穿,好让我再看一眼那日日挂念的温柔娇媚的红颜。只可惜天遥地悠,隔万水,挡千山,更何况那久久缠绕我心头的女子已经嫁作他人了。

  回忆又再次漫上心扉。一阵阵,悲喜交织,我掩面,泣不成声。

  我带着聘礼去李府提亲的那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一路上莺啼燕转,柳暗花明,心里是无法比拟的欢喜。我很长一段时间没见照儿了,这段时间里我购买了很多珍宝,收集了很多名家字画,我的照儿总是沉迷于字画诗词。我要把这些珍贵的宝物当做聘礼去娶我的照儿,我要她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当我抵达李府的时候已是晌午,李府人声鼎沸,车来车往,震天的锣鼓撞击着我的耳膜。我匆匆拉来一个路人询问,原来是照儿今天出嫁,新郎是吏部侍郎的三公子。过往道贺的人不停的欢笑着,在我身边模糊的流动,我耳朵里再听不见震天的锣鼓鞭炮,听不见嘈杂的人声,世界是如此热闹,而我站的地方却像是被世界抛弃的角落,异常冰冷。喉间猛的一股腥甜,一口鲜红的血喷出,揪着心口,漫天的疼痛铺天盖地的袭来。

  我病了一个月,暮春的时候辞别了家人去了汴京。听说汴京有很多的秦楼楚馆,有很多的达官贵人,有很多的文人雅士,我觉得那里更适合疗伤。我像是被抽去灵魂的行尸走肉,在兵荒马乱里苟且偷生着,而我希望这些生存的疼痛能让我们两两相忘。毕竟那对我来说太疼,太沉。可有些事情越是想忘记,就越沉淀的越深。譬如说我在无眠的夜里,对着圆月,会不小心想起她。

  不忍再临窗远眺,怕望故乡遥远渺茫,归心更难以收。我无奈地闭上眼,可叹几年的浪迹萍踪漂泊不定,在无情的战乱中颠沛流离,在他乡苦苦滞留。轻轻将窗虚掩着,吹灭烛火重新和衣躺回床上。整个夜都是无助的黑,四周是空洞的恐惧。又想起照儿,定也和我一样在妆楼以这样的落寞的姿势,空白的表情,渴盼的眼神凝望远方吧?不知道她会误认多少只归船?会喝多少盅苦酒?她那里又会知道我和她一样,身倚靠着栏杆苦苦思念,满怀忧愁呢?无数个黑暗的夜里,我只有这样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

  思绪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肆意的翻滚着。像长江的水,汹涌但沉寂。

  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收。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流?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别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3)回忆

  李清照

  城的南侧有一处幽静轻灵的山谷,谷中到处长满了苍翠的湘妃竹,这些翠竹随风轻摇,像一层层荡漾的碧波拍打着堤岸。在山谷的最南侧有一条长满荷花的小溪,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圆盘里是一朵朵蕊珠天宫下凡的荷花仙子随微风翩翩起舞着。

  我仰头饮尽最后一口酒,然后把酒尊搁在石桌上,葱白的小手解下腰间白玉做的箫,在指尖一个漂亮的回旋,凑近殷红的唇,娓娓的箫声在徐徐的风中此起彼伏,自由穿梭在竹林山涧。如同我喜爱喝酒,拒绝裹脚,坚持读书习字般不受那些迂腐的礼教束缚的自由,那种我行我素的畅快,怕是这世上的其他女子是不能体会得了的……

  一曲吹完,四周归于平静。猛的心中空空荡荡,迷迷茫茫。

  小姐的箫声虽自由奔放,却……

  高亢却很清雅的男子的声音突兀的传来。我惊诧地扭回头,羽扇纶巾,面如月色,白色的长衫在风中微微飘扬。继而撞进了一双桃花眼里,漆黑,深邃,像两口无底的古井,泛着诡异的粼粼波光,刹那,我感觉那双眼睛像是将我的灵魂深深吸了进去般。

  我想他必是也听出了箫声中隐藏的迷茫与寂寞吧。我轻拢了下裙摆,起身往亭外走去。

  他的声音又轻轻传来,字字珠玑。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这是我和他第一次相见的情形,虽然我默默无语的走开了,可他倜傥的身影和那如珍玉落地的声音却深深刻在了我的心上。

  葛誊敬

  自从初次在溪边凉亭见到照儿后,我像是个未经人世的少年般春心荡漾,每日清晨就去那里等她。我们每天在溪边的亭子里一边抚琴吹箫,一边喝酒作词。她不像其他的女子那样含蓄矜持。她爱喝酒,微醉时,杏眼迷蒙,面若桃花。她识字,并且才华横溢,朱唇轻启,总是一首首绝美俏丽的好词。她总是喜爱穿白色的衣衫,很多时候,我看着她雾气蒙蒙的眼神,轻盈纤细的身姿,一回眸,雪白的罗裙随风肆意翩飞,像一只寂寞的狐仙。

  太阳又要西沉了,山抹着微云,天粘着碧草,溪水涟涟的流淌着,像一首情意绵绵的《上邪》。

  我扶起照儿,轻搀着着她的皓腕上了回家的乌篷船。照儿睁开迷蒙的醉眼,望着昏黄的天空,敬,又日落了么?

  是的。我将她紧紧搂进怀里,在眉心落下怜惜的一吻。时间总是长如春梦短暂无多时,逝如秋云飘散无觅处。

  照儿颠簸着起身,轻笑着,敬,我们来摘荷花吧,管它天黑天蓝的。

  照儿侧蹲下身,扬起皓腕,快乐的采着荷花。她的头发黑如金墨,柔顺的从肩膀上垂下来,然后没入水中。那些头发荡漾在水草里面,像是它们低低的吴侬软语,偶尔有飞鸟斜斜的飞过水面,然后隐没在渐暗的暮色中。我走过去蹲在她身旁,放眼望去到处是盛开的莲花。天,渐渐黑了下来,看着她快乐精致的侧脸,不忍心打断她。就让她在我的世界里尽情的快乐吧,她必是我的妻,我葛誊敬唯一的妻。照儿一个旋身偎进我怀里,香唇紧贴着我荏苒的胡须。隐隐的,她纤细的双手如灵蛇般缠绕上来,不停地抚摸着我早已经汗湿的背,唇再一次上移,吻上了我错愕微张的嘴。我想推开她,但她修长的双腿不知何时圈上了我的腰……

  四处一片荷香,水波荡漾,轻摇着乌篷船。

  照儿,我明日便告诉我爹娘,准备好彩礼了便去你家提亲。

  她仍闭着眼睛,嘴角荡开绝世的微笑,扯下系在腰间的香囊塞到我手上。银铃般的声音伴着荷香送来: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4)赵明诚

  听说李老爷是齐鲁着名学者,并且也酷爱金石考据,早就想拜访讨教了。早上我匆匆起床,穿上藏青色长衫,腰身用黑色滚金边的腰带系上,峨冠博带,再轻摇着一把缀着水墨青山的纸扇,自认为算是风流倜傥,博学多才的翩翩公子了。

  才轻叩了两声朱红色的大门,家仆便匆匆打开了大门。李府四处都是梅树,绿草金菊倚着梅根生长得正繁茂。不远处的一棵梅树下,一个雪白的身影刚好荡罢秋千起身,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懒得揉搓细嫩的手。在她身旁,瘦瘦的梅枝上挂着晶莹的露珠,身上涔涔的香汗渗透着薄薄的罗衣。我忍不住停下步子,驻足痴痴地看着。我想,那时身旁的仆人必定认为我很失礼吧?但他又怎么会知道我被眼前这女子深深吸引了呢?背影已是阿罗多姿,不知道面容又是多么的千娇百媚啊?

  佳人似乎察觉有人在看她,幽幽地转过头,看见突然进来一位客人,她慌张得顾不上穿鞋,只穿着袜子抽身就走,头上的金钗滑落下来,她随手摘下一只青梅,回头含羞的望着。

  我呆愣在原地,像是被雷电击到,一下子心中满是即爱又怜的柔情。

  那天李老爷很热情,说了很多话,但是我一句都记不起来。心里念的想的都是含羞带怯的那么一回眸。临走的时候,李老爷一直把我送到府门口,我向他打听了早上那荡秋千的女子,原来她就是李格非的千金,那个博学多才的才女李清照啊!我含笑望着李老爷,告诉他过两天家父赵挺之会亲自登门造访。然后,我看见他聚起深深的皱纹,夸张的笑着,定是知道我已经有娶李清照为妻的打算了。

  成亲那天宾客满座。我穿着火红色喜服在喜宴上不停地穿梭,欢笑,举杯。像一只欢快的飞蛾,迫不及待地扑进我最爱的女人燃起的熊熊烈火,那足以焚毁我灵魂的烈火,而我面对这锥心的痛却是心甘情愿的欢喜。道贺的人不断在我面前涌现,去了一批又来一批,我挂着僵硬的笑容,眼睛里全是无边无际的落寞。看了看天色,已渐黄昏,泣血的残阳染红了偌大的赵府,仿佛我的血溅满了整个婚宴。

  我知道,她不爱我,在我爱上她之后。我也知道,她爱另外一个人,在我爱上她之前。不尽的愁思,黯黯然然弥漫天地,夕阳斜照,草色蒙蒙,清照是否知道我此刻默默靠着栏杆的心意?我仰起头,又是一杯清酒下肚。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暗暗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5)逝去

  时光一直不停地流转着,那些属于青春的记忆仍旧清晰如昨。像是一场梦,一场永远都不会醒来的梦。而我在梦里一直咀嚼着一个男人的名字,疯狂的怀恋着那个一身雪白的身影,从青丝到白头……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等到对的时间,对的地点,费尽一切心机再遇见他。

  【二】今生

  杜琦月特意去Salon把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变成了艳丽的橙红色,顺便修剪了下齐肩的梨花头。她很漂亮,也很时尚,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这个城市快乐的飞来飞去。从Salon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Salon的旁边是一家叫“等待”的咖啡厅,她走到一张靠窗的桌子前,隔着玻璃轻轻叩了下。里面一个面容清秀,身形瘦削的男孩急急站了起来,匆匆买完单跑了出来。还没站定,便撑开手中粉紫色的遮阳伞罩在杜绮月头顶。

  他叫朱明,杜绮月已经不清楚他是她的第几任男朋友了。

  杜绮月是个博爱的花心女人,而且是一个可恶的花心女人,一个变态的可恶的花心女人。她常常这样自己形容自己。因为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旅客,一个喜欢流浪行走的旅客,而她的流浪与行走于别人不同,别人是一寨一镇的游历,而她是在感情里一站一站的漂泊。她的身边总是不乏男人,而且每个男人都是倾其所有的宠爱她,而当那个男人完全被她征服后,她会毫不犹豫的分手,头也不回。每一次恋爱对她来讲都像是一个花期,分手了,花谢了,但是那个女人却是从每一次花期中破茧的更带毒更妖娆。杜绮月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我只是爱上了爱情本身。其实,杜绮月是一个非常寂寞的人,她有着比一般人更寂寞的灵魂。她总是感觉自己只有一半的灵魂,她在人世上走这一遭就是为了寻找某个人,某个她遗失在泱泱轮回里的另一半灵魂。

  她将头靠在朱明的肩上,双手环抱着朱明的细腰,大步大步的迈着步子,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朱明挂着宠溺的笑,侧过头在她荡开的眉心落下一吻。惹来杜绮月咯咯咯的笑声,然后朱明也跟着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走过天桥的时候,朱明看着桥下涌动的车海,像一场华丽匆忙的轮回。他转过头看着杜绮月浓密的睫毛,月,我们前世一定认识。

  杜绮月瞟了一眼朱明,他大概是被他那作家老爸给感染了多愁善感的毛病吧。朱明的爸爸是一位颇有名气的作家,杜绮月不知道他是属于哪个派系的,反正说到朱康成没有几个不知道的。杜绮月从没有看过朱康成的书,因为她是个急性子,没耐性坐下来完整的看完一本1cm厚的书。

  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傍晚,杜绮月百无聊奈的窝在沙发上来回翻着电视频道。很恼火,这时候的节目大部分都是新闻。杜绮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垂下眼睛,看见朱明落下的一本书——《李清照》,作者,朱康成。李清照她是知道的,一个爱了一辈子,也寂寞了一辈子的宋朝女词人。杜琦月爱惨了她的那些寂寞的诗词,读着,会让她有一种穿肠而过的心痛。仿佛那些等待,那些无边无际的愁闷都是她曾经亲生经历过般。

  杜绮月放下书,抬眼望了望窗外,天黑沉了,雨却一直没有停歇,飘飘洒洒的,让她的思绪有些莫名的烦乱。她又重拿起书本,无聊的翻开第一页。

  残阳,翠竹,孤亭。佳人,白衫,箫鸣。昨日双溪鸳鸯交颈,今朝隔门相送他人嫁衣。泱泱轮回,愿作绝情人不食人间伉俪情。

  杜绮月久久的盯着第一页寥寥无几的几句话。脑中迷迷蒙蒙的,像有什么东西要浮出脑海,却又被一层薄纱挡住,冲不出来。她只是不停的幻想着,在残阳如火的黄昏,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吹着箫,在等待着某个楸痛她心头一块肉的人。而这样的情景她似乎重复了无数次。杜绮月颤抖着小心翼翼地翻着一页又一页····

    六年级:227811094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弑爱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