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那年春天香樟弥漫_3000字

那年春天香樟弥漫_3000字

2014-04-30

  雾气弥漫,轻纱似的笼罩着整个校园。教学楼隐没在晨雾中,宁静,温馨。

  苏晓娟走过教学楼下一排枝繁叶茂的香樟树,手指轻抚着粗糙的树干,一根,两根,三根……身后响起一阵清脆的自行车声音,然后一辆镶蓝色的自行车停在苏晓娟身旁。苏晓娟瞪着彭宇,然后见他咧开一口白牙,笑得像个欠揍的冒失鬼。

  苏晓娟没有搭理彭宇,绕过横在身前的自行车径自往教室走着。她很喜欢早晨的学校,很祥和,很宁静,让人有一种清醒的感觉。但是很遗憾,自从她到这所学校报名来不小心碰到了同样考进这所学校的初中同学彭宇后,她压根没有享受过一天宁静的校园早晨。两年来,苏晓娟已经习惯了不管她到校到得多早,总是能好巧不巧的碰见他。

  喂。第四节课下课后到教室等我。

  彭宇把自行车滑到苏晓娟身旁,配合着她的步子,慢慢的向前移动着。

  有什么事?

  你猜,呵呵呵。

  傻逼。苏晓娟丢下这句话,拐弯上了旁边的楼梯。丢下在下面聒噪的吵着的彭宇。

  苏晓娟你给我记住。

  上到三楼,拐进教室方向的时候,她看见“四人帮”从她刚刚走过的香樟路上一字排开的走过来。四个人仿佛在说着什么有趣的事情,轻轻地笑着。其中一个个头最高长相最清秀的抬起头,对上了苏晓娟的眼神。苏晓娟马上转过头去,匆匆的进了教室。

  “四人帮”和苏晓娟是一个年级的,并且一直是年级前十名。她不了解“四人帮”的事情,每次别人说起他们的时候,她都是漫不经心的听着,她觉得那样讨论一个人很无聊。只是一个年级玩的比较好的四个人经常腻在一起而已,偏偏要冠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头衔。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乐队组合。当然,“四人帮”里有一个人对苏晓娟来讲是不一样的。就是刚刚和她对视的那个男同学,他叫钟尖,是苏晓娟的初中同学。而且整个初中,老师每次调座位,他总是在苏晓娟的前后左右徘徊。苏晓娟的文科成绩很好,但是数学差得一塌糊涂。上课听的明明白白的公式,下课十分钟后,老师再抽问,她总是脑中一片空白。而这个时候钟尖会沙沙的在纸上写着答案,悄悄递给苏晓娟。钟尖的作文老是写的很烂,苏晓娟也会送一些写作上的书籍给钟尖。三年里两人之间也算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暧昧吧。进了高中以后,两人便没有来往过了,像是同时约好了般装作互不相识。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体育老师刚讲完解散,大家便作鸟兽散的三三两两往食堂走去。

  秦鸾跑过来拍了拍苏晓娟的肩膀,神经兮兮的笑着。

  傻了啊,丫头。

  呶,给你。秦鸾往我手里塞着一张浅粉色的信笺,脸上荡开了花。

  苏晓娟看都没看一眼,往路边一投。秦鸾马上跳起来,冲过去捡起来,嘴里哇啦哇啦直叫。

  知道谁写的不?三班的钟尖……

  苏晓娟愣了两秒钟,一把抢过秦鸾手里的信笺。

  以后这种东西不要再接了。然后,她噔噔噔的一路小跑,食堂也不去了,直接回了教室。

  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了,所以教室里很安静,只有苏晓娟一个人。一路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像要蹦出喉咙来。苏晓娟小心翼翼地打开信笺,激动得手有些发抖。拆开是一封很精致的情书,苏晓娟从来都不知道钟尖有这么好的文笔,能写出这么雅丽的文章。她看着落笔写着“钟尖”两个字,心又普通普通的飞快跳起来。

  苏晓娟。

  苏晓娟抬起头,看见彭宇靠着教室门框,凌厉的看着她,她心虚的收好信。奶奶的,她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吗?

  彭宇走进来拉起发愣的苏晓娟就往外走。去吃饭,我请客。

  两个人沉默的走在去食堂的路上,然后拿着饭盒沉默的坐在操场的草地上,沉默的吃着饭。

  那天两个人吃完饭,平躺在草地上,天空很蓝,云朵很少。苏晓娟看着彭宇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双手枕在头下面,轻轻地磕着眼睛。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彭宇,一直以来彭宇在她的印象中都是嘻嘻哈哈的一副痞子样,她有些不习惯。

  上课铃声终于响了,苏晓娟跳起来,用脚踢了踢彭宇。

  上课了。

  然后看见彭宇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再慢悠悠的爬起来。苏晓娟自己一溜烟跑远了。

  上楼的时候她刚好碰见三班的学生都一窝蜂的挤下来。刚好看见钟尖和“四人帮”里的一个好像叫王涛的一起正走过来。她停在原地,等钟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咧着灿烂的笑容,云淡风轻的说:体育课吗?

  钟尖抬起头,也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嗯。

  然后他从她身旁走过。她感觉到他滚烫的肌肤擦过她的肌肤,然后她整颗心都开始沸腾起来。

  晚上,苏晓娟给钟尖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回信。她告诉他,其实在初中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他了。告诉他这两年来,每次在学校遇见他,她都很想走上去和他打声招呼。告诉他,她一直关注着他的每一次考试的排名,分数……总之苏晓娟写了很多很多关于她喜欢他,想他的话,一直写了三页。然后她小心翼翼的叠成一个“心”状。她从来没有给谁写过信,也不会什么叠信的花样,这种“心”型的叠法是她下午找秦鸾教的。

  一整个晚上,苏晓娟都兴奋地没有睡着。从钟尖第一次坐在他旁边,露出优雅的笑容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干净聪明的男生。从初中算起她已经暗恋了他五年。

  天还是迷迷蒙蒙的,苏晓娟订的5点的闹钟都还没有响,苏晓娟便从床上爬起来了。

  苏晓娟吃完早餐一切准备妥当,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5点20分。她在书包里拿出那封她昨天晚上写的身平第一封情书,然后小心的放进校服的口袋里。出门的时候她还愉快的对着寂静的房间来了个响亮的飞吻。

  苏晓娟在有些料峭的晨风里一步一步的走着,走过了一棵一棵的香樟树,脸上绽着快乐的笑容。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恐怕就是于与初恋走在通往学校的小路上了。

  捡到钱了?这么开心。

  讨厌的声音。该死的人。昨天还觉得他变成熟了,今天又是老样子,看来古人说的对,狗改不了吃屎。

  苏晓娟不客气的转过身。

  姓彭的,你难道没别的事可做了吗?整天烦着老娘。

  哎呀,这条路是你家的么?

  苏晓娟气得牙痒痒。忍耐忍耐。

  彭宇见苏晓娟站住不走,他也停下来不走了。看着苏晓娟龇牙咧嘴的样子,呵呵呵的笑得前仰后翻。

  出师不利。

  苏晓娟一甩头,往教学楼大步的走去。

  早上本来打算亲自交给钟尖的信,因为某个不识趣的人没有交成功。苏晓娟只好在早自习的时候拜托秦鸾转交给钟尖了。

  一个上午,苏晓娟都像在热锅上煎熬一般,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写信给男生,还是她暗恋了五年的男生。苏晓娟觉得很奇怪,今天她老是觉得周围的磁场有点不对头,大家今天特喜欢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而且还时不时的瞟向她。她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外乎,第三节课一下课,彭宇就狂风骤雨的冲到她们教室来,隔着窗户大吼着:秦鸾你给我出来。

  本来苏晓娟以为他来是找她的,没想到是来找秦鸾。

  她看见秦鸾挂着幸灾乐祸的笑站起来,走到彭宇身边。

  "啪"。清脆的一个耳刮子。然后是秦鸾脸上绯红色的五指印。

  苏晓娟惊叫一声冲过去,一把将秦鸾扯到她身后。

  彭宇,你疯了。

  彭宇血红着眼睛看着苏晓娟,愤愤的吼着:她那么对你,你还护着她?你拿她当朋友,她拿你当什么?

  苏晓娟呆愣的看着彭宇。脑中闪过秦鸾接过她写给钟尖的信的时候嘲讽的笑,想到同学今天奇怪的表情,然后她又想到那封精致的情书……苏晓娟转过头看着秦鸾。

  为什么?

  秦鸾又扯起那个刺眼的嘲讽的笑,凑到苏晓娟耳边轻轻地说,因为我喜欢彭宇,而彭宇喜欢你。

  苏晓娟一把推开秦鸾。疯了一般冲出教学楼。一路上,她耳边不断传来同学们指指点点的声音,看,就是那个女孩子,写情书给"四人帮"呢,情书不知道被谁贴到学校布告栏里了。

  苏晓娟漫无目的的一直走,心里是五味杂陈的感觉。被朋友出卖,初恋夭折,丢脸,每一种可能都会让她难过,而她偏偏三种都在同一天遇上了。恐怕她是今天全世界最倒霉的人了。她很恨秦鸾,不仅仅是被出卖愤恨,更多的是秦鸾利用了她对钟尖的那种纯洁的暗恋,伤害了她刚懵懂的爱情,刺痛了她的自尊。

  苏晓娟走到城南的河边,在河边的一颗大石头上默默地坐到了天黑。她觉得秦鸾是个很可恶的人。可恶的人,都应该要受到惩罚,而她会是秦鸾这一生中最恶毒的报应。苏晓娟站起身,拍了拍校服裙的下摆。朝就近的IC电话亭走去。到了电话亭,她学着秦鸾扯出一个嘲讽的笑,然后拨通了秦鸾家的电话。

  电话响了五声,那边传来秦鸾妈妈的声音。很好。苏晓娟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她故意改变了下腔调,欲盖弥彰的吞吞吐吐的说,建华在家吗?

  然后她觉察着电话那头秦鸾的妈妈愣了几秒钟,然后问,你是谁?

  效果达到。苏晓娟假装慌张地道了句谦就匆匆挂掉了。

  苏晓娟觉得心里很畅快。她环顾着四周阑珊的灯火,一辆又一辆的私家车从身边驶过,身边的人都面无表情的擦肩而过,猛然间觉得这热闹的城市突然间好冷漠。她想起了那个令人讨厌的聒噪的男生,想起他上午甩秦鸾巴掌时候的表情。然后,她觉得她心里的某一处开始潮湿。

  第二天,苏晓娟和往常一样走在那片浓郁的香樟树下,走的很慢,很慢。她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同学从身旁经过,包括情书男主角,她只是冲着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苏晓娟抬头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空,云淡风轻。

  那天,苏晓娟一直等到早自习的铃声响起,她才回教室。彭宇没有骑着他那镶蓝色的自行车出现在那段他们总是无巧不巧老是遇见的香樟路上。后来,苏晓娟听说是彭宇的妈妈知道了这件事,强制性的让彭宇转学了。同一天,苏晓娟看见秦鸾眼眶红红的,一下课就忙着给她家里打电话。

  有那么一小段时间,苏晓娟都在步步为营的攻击着秦鸾的家庭,用公用电话打着些模凌两可的电话,邮寄一些暧昧的信。秦鸾变得经常旷课,听得最多的消息就说她父母打架,闹着要离婚。

  很快的,大家都步入了高三忙碌的学习中,挤在成人的门口,等待破茧撕裂的痛。课业开始繁重,一次一次的模拟考,压得苏晓娟没有空余时间去忙别的事情。每次走过那段长满香樟的路上,她都是怀里抱着一沓厚厚的参考书,满脑子围绕的都是烦死人不偿命的公式。偶尔想起过去的某个片段时,苏晓娟也只是觉得那时候的她真是太太太闲了,闲得近乎无聊。

  时间一直不停地走着。那段通往学校教学楼的路上长满的香樟树,黄了又绿了。

    六年级:227811094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下笔无助?
我要点评:那年春天香樟弥漫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关注 私信
高考帮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