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十二)5_3000字

琴医帝妃(十二)5_3000字

2014-04-29

  终于,凤语汐缓缓开口,不徐不疾,永远能让人能静下心来。

  “既然严小姐这样说,我不应战,也说不过去了。当然,除了舞之外,公主想要比什么随便。”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心提起,除了莫箫绝之外。

  莫箫绝会担心吗?绝对不会。以他对凤语汐的了解,他知道,过了今晚,蓝羽离和蓝羽萧这两个名字,会传遍整个帝国。会别人誉为天才姐弟。这背后的辛苦,或许也只有她自己明白吧。

  莫箫绝没有任何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被人指名要嫁的二皇子寂月梵尘,纯属是个凑数的,最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景轻菲不会如愿。

  姐!你不是自讨苦吃吗!蓝羽萧担忧的望着凤语汐,没有说话,但是凤语汐回望时,看到蓝羽萧的表情,投以了一个没事的微笑。

  严欣婷得意洋洋,丝毫不在意自己老爹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陛下,羽离会让这锦上之花开的绚烂!”凤语汐笑着对寂月鸿说。十足的自信,让景轻菲都有点怀疑,自己会不会输。

  “好!朕拭目以待!”凤语汐的自信让他没有缘由的相信她,寂月鸿不漏痕迹的看着凤语汐,又看看莫箫绝,心里暗忖,这两个倒是一对……

  同样的张狂,同样的自信,同样的,寂月鸿也相信,凤语汐和莫箫绝一样,同样的有这个实力!而且,在凤语汐身上,好像折射出了另一个影子,真的是她?那个人的女儿?

  一早,蓝铭涯就来找了他,他知道蓝铭涯是凤浩云的好友,他当然也知道,蓝铭涯告诉他的这个消息,可是,他不想一次次失望,选择了相信蓝铭涯是在开玩笑。但是,这时他真的有些怀疑,蓝铭涯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可需要什么准备?”寂月鸿问凤语汐。

  “不用。”凤语汐自信的微笑很容易使人对她有好感。

  “能否请公主再舞一曲?”

  景轻菲正处于呆愣之中,听到这话,她缓了过来:“当然!”

  除了凤语汐、莫箫绝那几个人外,所有人都会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兴奋。因为景轻菲的舞是让他们流连忘返,再看一遍,还是会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只是忧的是,输了也不好,不是么?

  在众人怀着又忧又喜的心情时,景轻菲开始了她的舞蹈,这次并不是上次一样的舞,甚至比上一次还要摄人心魂。

  景轻菲再次睁开眼,还是看到凤语汐那处乱不惊的表情,她也有些不安。也有些气。都这个时候了,凤语汐不是该有些惊乱了么?

  仰光帝国所有人,看了这次舞,一个个看呆了,只是不愿接受要输了的结局。

  凤语汐毫无预兆的鼓了掌,在这轻轻的晚风中,终于唤回了所收人的神智。又是一次,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凤语汐的身上。

  “轻菲公主的舞,不知何名?”凤语汐没有一点压力,像是在与一个朋友聊天。

  “此舞,名曰蝶惊。”景轻菲回答,也没有多大气焰,还是以往的友好。

  “好!接下来,该我了。”尽管所有人都不看好她,但还是怀着一线希望。或许……或许有奇迹呢?

  “公主,你可知你的舞还有一个缺陷?”凤语汐走向舞台的脚步一顿,转头问道。

  “什么?”景轻菲有些惊讶,声音有些低,但是掩饰不住那惊讶。

  这舞可是她研究好久,研究出来的,全国上下,哪一个不是赞不绝口?这舞还有一定的技巧,不是谁都能学得会的。除非景轻菲精心教导,否则这繁杂的舞根本无人学会。

  “不用紧张。”凤语汐笑容渐深,“这舞比上一次的要好上很多,是我看过第一好的舞,只是,缺了一样东西。你应该配上一段音。”

  说完,就转身走向舞台。

  没有谁明白凤语汐“配上一段音”是什么意思,只是也没有人注意,莫箫绝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不过他的眼里,的确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凤语汐。

  凤语汐不用任何装饰,也不用任何伴奏,一身蓝衣,就这样纵身跳上舞台,那小小的身影,比那舞台还要低一些,但那自信的气质,让人都不觉被吸引。没有人说话,不论是不是担心凤语汐的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上那蓝色的身影。

  凤语汐那小小的身影,定在舞台正中间。她闭上了眼,像是在感受什么一样,所有人,都在等她。

  缓缓地,她张开了双臂,一瞬间,连个前奏也没有,毫无预兆的动作加快,虽然没有景轻菲华丽的舞裙,凤语汐朴素的蓝衣却更让人惊叹,惊叹的是凤语汐的不可思议的动作,真的如蝴蝶般穿梭,行云流水,让人深深地着迷。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的舞步终于慢了下来。随即,那种转变,让谁都没有料到,凤语汐将这么快的舞步,生生的和那悠扬的舞步融合在一起,天衣无缝!

  众人的心情也随这舞一上一下,好像已经被控制了一般。

  在那快速的舞步接近尾声,凤语汐一个转身,舞起了那悠扬缓慢的舞。这就像是放慢了那快速的舞步一样,可又像与那快舞有些不同。没有多久,凤语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异常空灵,像凉水一般,沁入众人的心里。

  “如果时间,忘记了转,忘了带走什么。

  你会不会,至今停在,说爱我的那天。

  然后在世界的一个角,有了一个我们的家。

  你说我的胸膛会让你,感到暖。”

  这空灵的声音,是一个童音,是一个非常美的声音,让人怎么听都听不厌。即使没有伴奏,还是让众人沉醉。说来也奇,这明明是一首带着丝丝爱情的歌,但是谁都不忍打断,也不在意用童音唱这首歌是不是怪异。随后,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这空灵的声音中,还响起了另一阵声音。

  箫声!

  找到凤语汐歌声的节奏,莫箫绝闭上眼,缓缓摸出一支竹箫,如果有人注意他的动作,那就会惊叹莫箫绝的那种天神般的美,只是现在所有人都看着凤语汐。

  莫箫绝把箫缓缓放在唇边,那声音很美,让凤语汐都没有想到莫箫绝会吹箫,而且吹得异常美妙。只是众人还是看着舞台上的身影,眼睛都舍不得眨。莫箫绝的箫声很快融在凤语汐的歌声里,没有人觉得这箫声唐突,反而觉得相溢得彰。很美很美,仿佛定格一般,估计所有在场的人,都会记得这样一幕。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

  你会不会,永远没有,说再见的一天。

  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经不起风经不起浪。

  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我会向自己妥协——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看到你闪躲的眼。

  我不会让伤心的泪挂满你的脸。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能够感觉你也心痛。

  那一年我不会让离别成永远……”

  如舞一样,带着丝丝忧伤,连带着所有人的心情都被感染。包括这箫声,众人都知道,没有最好的表演,只有更最妙的演出。虽然众人都不知道这“一分钟”是什么意思,但也听出,那是代表时间。

  真是很美的一种境地,无法用语言描绘,在此之前,他们以为景轻菲之舞,堪比第一,可是这十岁小童的舞,竟还要美上许多。这时的凤语汐就像是一个在向人倾诉的悲伤少女,真正的让人心情都随之感染,他们很想,这场舞永远没有尽头,他们真的快要醉在这场舞中!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是笨蛋,稍稍有些理智的和实力的,只是远远的欣赏。因为他们的心不只是在这场舞中。

  连蓝羽萧都只是对凤语汐感到震惊,只是他反应过来,想到的是凤语汐也没有事了,才崇拜的看着凤语汐。寂月鸿若有所思地看着莫箫绝和凤语汐,他是被莫箫绝的箫声惊醒的,虽然以他的实力还真不至于醉在那里,但也要好久才能回过神。而且惊醒之后,他还是不受控制的被凤语汐吸引。

  一曲终了,舞也停了下来。只是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凤语汐真的怀疑,这群人还要不要眼睛了,睁了那么久,不累?

  可能也只有凤语汐会在这种时候若无其事装无辜,这还不是因为她?

  连莫箫绝都暗暗惊叹。凤语汐的目光落在莫箫绝手中的箫上,那一支竹箫好像是在那竹林里的竹子所制,年代也不似近年所制,一看就知道把玩了很久。凤语汐当初在竹屋里,其实还发现了竹子的碎片,但是她也没有在意,她知道是莫箫绝所留,但是还以为是莫箫绝闲着没事,弄根竹子玩玩。她的第一反应还是埋怨莫箫绝乱扔垃圾,害得她要清理。

  没想到,那竹子变成了这样一支竹箫。

  她也没有想到,莫箫绝身上还带着乐器,她以为莫箫绝不懂音律,因为她那年没有发现莫箫绝身上有笛箫之类的乐器。一般喜欢音律的人,会随身带着自己最喜欢的乐器,就像她和她师兄,总是随身带着琴和笛。

  难道,莫箫绝改性子啦?又喜欢上乐器?可是也不会才区区三年,就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吧?

  凤语汐想不通,也不愿去想了,反正也不关她的事。看着众人还没回神的表情,勾起了笑容。

  看来,她很成功呢?其实景轻菲的舞也不可能说为差,但是凤语汐的舞明显高上一筹,还配了一段歌声。所以成功的让所有人着迷。可以说,没有防备的人,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让那个人没有原因的死去,否则,上一世的她,怎么杀人?只是能经她手真正被她用刀杀死的人,少之又少。

  还有,这有首《等一分钟》,也不是她最喜欢的歌,准确来说,她那时还没有娱乐的意识,只知道一味报仇,根本不在意这些让人放轻松的事物。

  这首童音版的《等一分钟》,是她的老板,也是那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要她叫他哥哥的那个青年,给她听的一首歌,她只是无意识的记下了而已。也挺好听的吧?

  莫箫绝等凤语汐唱完舞完后,默默的放下手中竹箫,细细品味歌词之中的意思。

  等一分钟……等一分钟……她是说,等那一点点时间吗?既然一分钟表示的只是短短一瞬,那她是叫我等着吗……

  莫箫绝不明白,所以他看着更加沉默。

  这段时间,很静很静,草丛中虫鸣声清晰可闻。但是谁也不想打断这份沉寂。所有人还在回味。

  寂月鸿是最快反应过来的,好歹他是一国之主,定力更是出众,再说他的心不是放在这舞上。

  “好!蓝小姐之舞让朕大饱眼福啊。不知轻菲公主还有何话可说?”寂月鸿锐利的眼神一扫,众人大多回过神来,但还是念念不忘凤语汐之舞的神韵。

  “轻菲无话可说。”景轻菲想重新笑起来,可是如何也笑不起来。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清醒一些。看着凤语汐那淡漠的神情,景轻菲也对这个女孩产生兴趣。

  这是一个什么孩子啊……简直成精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景轻菲彻底无语。

  不过现在,她对凤语汐的兴趣,比对莫箫绝的感觉,还要深一些。莫箫绝的箫声也让她吃惊,但是所有人知道,即使没有箫声,景轻菲也必输无疑。她很想看看,这个小孩子,还有什么能力。虽然她自负一些,但也看清了形势,而且凤语汐不能不让她心服口服。她愿赌服输。

  景黎桦没有说话,更加迷惑地看着凤语汐,不只是他,所有人,只要回过神的人,都看着他,就连那个已经有了皇子妃的大皇子寂月梵漓,也好奇地看着她,本来他还不想来,只是看见莫箫绝留在这里,他也留下来,实际上是为了莫箫绝能再听劝,当上这个所谓太子。

  没想到,上演了这样的一场好戏。

  “轻菲想知道,蓝小姐这场舞,是什么样的名字?”景轻菲缓慢开口。

  凤语汐犹豫了一下,像是在思索,才开口道:“就叫……棼凌舞吧。”

  看着众人的疑惑,凤语汐再次开口:“治丝益棼的棼,滴水成凌的凌。”这舞看样子所有人都看不懂,干脆起个搞不清楚的名字算了。

  咦……为什么前面还要加一个“就叫”啊?……

  那是因为,这是凤语汐融合了两种舞的舞步,她虽然没有怎么跳过舞,但也看过描写跳舞的书,这两种舞听说都是曾经失传的绝舞,名字凤语汐也懒得去记,以至于,她也不知道该这舞叫什么东西。

  “棼凌舞……”景轻菲喃喃着,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抬头说道:“蓝小姐,那你还会什么才艺吗?我想,大家都和我一样,很期待。”虽然这样,她知道她可能面子一点也不剩,但是,她还是很想知道,凤语汐到底是不是万能的。

  一听到景轻菲这样说,所有人刷刷的竖起耳朵,还有些酸痛的眼睛看着凤语汐,期待凤语汐的表现。

  严欣婷已经默默退出去了,至少,凤语汐现在已经看不到她。

  “随便。”凤语汐轻轻丢出这两个字。

  景轻菲想了想,她只是为了想听一听,想看一看表演,想学习一下才艺方面的精妙,仅此而已。所以,当然是越好的表演越好。舞对景轻菲来说,是一个痴字,对于才艺,景轻菲是方方面面都精通。到此,景轻菲已经十分相信凤语汐的自信,更欣赏凤语汐这个人。

  “那蓝小姐,最擅长什么?最不擅长什么呢?”景轻菲此时给凤语汐的感觉,像是一个叽叽喳喳的记者。

  “琴。”凤语汐没有丝毫的犹豫,“至于最不擅长的,我至今还未发现。”

  好狂妄的口气!

  寂月鸿深深看了凤语汐,他现在十分肯定,蓝铭涯没有说错,也没有开玩笑。这个笑傲在这宫延之上的女孩,就是凤浩云的孩子!

  还记得,当初,在那场天才之战之前,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寂月鸿陷入了回忆。

  “那可否,献之一曲呢?”景轻菲被凤语汐的口气说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寂月鸿也被唤醒。

  凤语汐不矫情,既然她选择让蓝羽离的名字名扬整个帝国,那就要说到做到。她直接从乾坤袋里拿出玄水琴,往外延走了几步,盘坐在水边的草丛之上,闭上了双眼,双手抚摸着琴。

  所有人都不敢出声,屏住呼吸地看着她。

  如凤语汐的声音一样,琴声也很空灵,弹得正是除了那一首独创的《梦幻》之外的一首曲子,这也是她最常弹起的。她最常弹起的不是《梦幻》,因为她不想沉在这首曲子中,看到与父母相处的场景,《梦幻》最能让她记起父母。所以,她改了她最喜欢的一首,因为最常弹起,所以这首她已经非常熟悉,只是她也不知道,就因为她最常弹起,所以她忘了,在第一次见到莫箫绝的那段时间,下雪的日子里,她坐在雪地中,弹得正是这一首。

  几乎是一瞬,莫箫绝就被这曾经在他脑海中响了无数次的曲子,勾起了回忆。手又不受控制的,抬起竹箫,吹响了与这曲子同样的旋律,熟悉程度竟和凤语汐一般。或许这次莫箫绝吹得比较早,众人还没有沉醉在凤语汐的琴声中,一霎那,所有眼睛看着莫箫绝,而且也非常疑惑。

  因为上一次凤语汐的舞开始已久,所以他们都沉醉在舞中,很多人都没有发现箫声是谁吹出来的,这时一看,惊得眼睛比刚刚看舞时的眼睛还大!我的乖乖……这天是不是明天要下红雨啊,他们无比伟大的二皇子也会吹箫?而且还是与人合奏!

  不过他们也不想把心思放在这里浪费,因为有的听就够了,管谁吹的曲子,这可是天地难得的一次啊,错过了或许再也没有了。很快,众人都沉在这琴箫之乐中,甚至没有一个人愿意呼吸,一个个屏住呼吸。

  其实连凤语汐都没有听过这首曲子琴箫合奏是如何之音,这样一听,她甚至觉得,两人的合奏,比上一世的师父所弹还要好听,错觉吗?

  她不想再想下去,弹琴之人,分心可不是一个好事。

  两人空灵的琴箫之声,在静谧的月夜,很有一种神秘之感,莫箫绝的箫声,微微比凤语汐的要深沉一点,那一种感觉,凤语汐已经从他的箫声中听出来了。她心里微酸,可是她知道,她不适合他……

  这首曲子很长,也只有凤语汐与莫箫绝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这首曲子的感觉。让所有人像是听了一场天音。

  或许多少年后,在场的某个大臣告老还乡,时不时记起这段时光,还可以向同乡的人显摆,当年的他,是见证了这位蓝天之主与他家二皇子的爱情的开端呢……

  很长的曲子,可是所有人都觉得很短。

  一曲两人演奏完毕,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来。凤语汐也定坐在草丛边,没有丝毫反应。

  “你还记得呢……”凤语汐幽幽说出这几个字,却也没有让众人回神,或许,他们听到了,不愿回神。凤语汐想起来了,当年那个雪地,那个她第一次扔下玄水琴的情形。她从未独自丢下过玄水琴,那是第一次,为了莫箫扔下了。她记起来,那时,她弹得就是这一首。

  “唉……”莫箫绝的声音很轻,但是深深印在了凤语汐的心中。

  众人终于回过神,看着两人,实际上,是一会看着凤语汐,一会看莫箫绝。他们的头快要要成脑震荡了,可两个的当事人没有丝毫反应。

 

    初一:张美琦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十二)5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