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斗破苍穹_3000字

斗破苍穹_3000字

2014-04-28

  大厅中,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每每到口的话语,都将会有些无奈的咽了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娇贵少女,都是忍不住的横了老者一眼…

  倾耳听了一会,萧炎便是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

  “萧炎哥哥,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就在萧炎无聊得想要打瞌睡之时,身旁的熏儿,纤指再次翻开古朴的书页,目不斜视的微笑道。

  “你知道?”好奇的转过头来,萧炎惊诧的问道。

  “看见他们袍服袖口处的云彩银剑了么?”微微一笑,熏儿道。

  “哦?”心头一动,萧炎目光转向三人袖口,果然是发现了一道云彩形状的银剑。

  “他们是云岚宗的人?”萧炎惊讶的低声道。

  虽然并没有外出历练,不过萧炎在一些书籍中却看过有关这剑派的资料,萧家所在的城市名为乌坦城,乌坦城隶属于加玛帝国,虽然此城因为背靠魔兽山脉的地利,而跻身进入帝国的大城市之列,不过也仅仅只是居于末座。

  萧炎的家族,在乌坦城颇有份量,不过却也并不是唯一,城市中,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实力与萧家相差无几,三方彼此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未曾分出胜负…

  如果说萧家是乌坦城的一霸,那么萧炎口中所说的云岚宗,或许便应该说是整个加玛帝国的一霸!这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也难怪连平日严肃的父亲,在言语上很是敬畏。

  “他们来我们家族做什么?”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询问道。

  移动的纤细指尖微微一顿,熏儿沉默了一会,方才道:“或许和萧炎哥哥有关…”

  “我?我可没和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啊?”闻言,萧炎一怔,摇头否认。

  “知道那少女叫什么名字吗?”熏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娇贵少女。

  “什么?”眉头一皱,萧炎追问道。

  “纳兰嫣然!”熏儿小脸浮现点点古怪之意,斜瞥着身子有些僵硬的萧炎。

  “纳兰嫣然?加玛帝国狮心元帅纳兰桀的孙女纳兰嫣然?那位…那位与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萧炎脸色僵硬的道。

  “嘻嘻,爷爷当年与纳兰桀是生死好友,而当时恰逢你与纳兰嫣然同时出生,所以,两位老爷子便定了这门亲事,不过,可惜,在你出生后的第三年,爷爷便因与仇人交战重伤而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萧家与纳兰家的关系也是逐渐的浅了下来…”熏儿微微顿了顿,望着萧炎那瞪大的眼睛,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接着道:“纳兰桀这老头不仅性子桀骜,而且为人又极其在乎承喏,当年的婚事,是他亲口应下来的,所以就算萧炎哥哥最近几年名声极差,他也未曾派人过来悔婚…”

  “这老头还的确桀得可爱…”听到此处,萧炎也是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纳兰桀在家族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说的话,一般都没人敢反对,虽然他也很疼爱纳兰嫣然这孙女,不过想要他开口解除婚约,却是有些困难…”熏儿美丽的眼睛微弯,戏谑道:“可五年之前,纳兰嫣然被云岚宗宗主云韵亲自收做弟子,五年间,纳兰嫣然表现出了绝佳的修炼天赋,更是让得云韵对其宠爱不已…当一个人拥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时候,那么她会想尽办法将自己不喜欢的事,解决掉…很不幸的,萧炎哥哥与她的婚事,便是让她最不满意的地方!”

  “你是说,她此次是来解除婚约的?”

  脸色一变,萧炎心头猛的涌出一阵怒气,这怒气并不是因为纳兰嫣然对他的歧视,说实在的,对面的少女虽然美丽,可他萧炎也不是一个被下半shen支配心智的色狼,就算与她结不成秦晋之好,那萧炎也顶多只是有些男人惯性的遗憾而已,可如果她真的在大庭广众下对自己的父亲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请求,那么父亲这族长的脸,可就算是丢尽了!

  纳兰嫣然不仅美丽娇俏,地位显赫,而且天赋绝佳,任何人在说起此事时,都将会认为他萧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成,却反被天鹅踏在了脚下…

  如此的话,日后不仅萧炎,就算是他的父亲,也将会沦落为他人笑柄,威严大失。

  轻轻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萧炎那藏在袖间的手掌,却已是紧紧的握拢了起来:“如果自己现在是一名斗师,谁又敢如此践踏于我?”

  的确,如果萧炎此时拥有斗师实力,那么,就算纳兰嫣然有着云岚宗撑腰,那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行径,年仅十五岁的斗师,嘿,在斗气大陆这么多年的历史中,可唯有那寥寥数人而已,而且这几人,都早已经成为了斗气修炼界中的泰山北斗!

  一只娇嫩的小手,悄悄的穿过衣袖,轻轻的按着萧炎紧握的手掌,熏儿柔声道:“萧炎哥哥,她若真如此行事,只是她的损失而已,熏儿相信,日后,她会为今日的短浅目光后悔!”

  “后悔?”嗤笑了一声,萧炎脸庞满是自嘲:“现在的自己,有那资格?”

  “熏儿,你对他们似乎知道得很清楚?你先前所说的一些东西中,或许就是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吧?你是如何得知的?”轻摆了摆手,萧炎话音忽然一转,问道。

  熏儿一怔,却是含笑不语。

  望着熏儿的躲避态势,萧炎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熏儿虽然也姓萧,不过与他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而且熏儿的父母,萧炎也从未见过,每当他询问自己的父亲时,满脸笑容的父亲便会立刻闭口不语,显然对熏儿的父母很是忌讳,甚至…惧怕!

  在萧炎心中,熏儿的身份,极为神秘,可不管他如何侧面询问,这小妮子都会机灵的以沉默应对,让得萧炎就算有计也是无处可施。

  “唉,算了,懒得管你,不说就不说吧…”摇了摇头,萧炎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因为对面那在纳兰嫣然不断示意的眼色下,那位老者,终于是站起来了…

  “呵呵,借助着云岚宗向父亲施威么?这纳兰嫣然,真是好手段呐…”萧炎的心头,响起了愤怒的冷笑。

  “咳。”白袍老者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萧战拱了拱手,微笑道:“萧族长,此次前来贵家族,主要是有事相求!”

  “呵呵,葛叶先生,有事请说便是,如果力所能及,萧家应该不会推辞。”对于这位老者,萧战可不敢怠慢,连忙站起来客气的道,不过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所求何事,所以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呵呵,萧族长,你可认识她么?”葛叶微微一笑,指着身旁的少女含笑问道。

  “呃…恕萧战眼拙,这位小姐…”闻言,萧战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略微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

  当年纳兰嫣然被云韵收为弟子之时,年仅十岁,在云岚宗中修炼了五年时间,所谓女大十八变,好多年未见,萧战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少女,便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媳妇。

  “咳…她的名字叫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纳兰老爷子的孙女纳兰嫣然?”萧战先是一怔,紧接着满脸大喜,想必是记起了当年的那事,当下,急忙对着少女露出温和的笑容:“原来是纳兰侄女,萧叔叔可有好多年未曾与你见面了,可别怪罪叔叔眼拙。”

  忽然出现的一幕,让得众人也是略微一愣,三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萧叔叔,侄女一直未曾前来拜见,该赔罪的,可是我呢,哪敢怪罪萧叔叔。”纳兰嫣然甜甜的笑道。

  “呵呵,纳兰侄女,以前便听说了你被云韵大人收入门下,当时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侄女真是好天赋啊…”萧战笑着赞叹道。

  “嫣然只是好运罢了…”浅浅一笑,纳兰嫣然有些吃不消萧战的热情,桌下的手掌,轻轻扯了扯身旁的葛叶。

  “呵呵,萧族长,在下今日所请求之事,便与嫣然有关,而且此事,还是宗主大人亲自开口…”葛叶轻笑了一声,在提到宗主二字时,脸庞上的表情,略微郑重。

  脸色微微一变,萧战也是收敛了笑容,云岚宗宗主云韵可是加玛帝国的大人物,他这小小的一族之长,可是半点都遭惹不起,可以她的实力与势力,又有何事需要萧家帮忙?葛叶说是与纳兰侄女有关,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萧战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硕大的手掌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有些发颤的凝声道:“葛叶先生,请说!”

  “咳…”葛叶脸色忽然出现了一抹尴尬,不过想起宗主对纳兰嫣然的疼爱,又只得咬了咬牙,笑道:“萧族长,您也知道,云岚宗门风严厉,而且宗主大人对嫣然的期望也是很高,现在基本上已经是把她当做云岚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养…而因为一些特殊的规矩,宗主传人在未成为正式宗主之前,都不可与男子有纠葛…”

  “宗主大人在询问过嫣然之后,知道她与萧家还有一门亲事,所以…所以宗主大人想请萧族长,能够…解除了这婚约。”

  “咔!”萧战手中的玉石杯,轰然间化为了一蓬粉末。

  大厅之中,气氛有些寂静,上方的三位长老也是被葛叶的话震了了震,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望向萧战的目光中,已经多出了一抹讥讽与嘲笑。

  “嘿嘿,被人上门强行解除婚约,看你这族长,以后还有什么威望管理家族!”

  一些年轻一辈的少年少女并不知晓萧炎与纳兰嫣然的婚约,不过在向身旁的父母打听了一下之后,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讥诮的嘲讽目光,投向了角落处的萧炎…

  望着萧战那阴沉至极的脸色,纳兰嫣然也是不敢抬头,将头埋下,手指紧张的绞在了一起。

  “萧族长,我知道这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不过还请看在宗主大人的面上,解除了婚约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葛叶淡淡的道。

  萧战拳头紧握,淡淡的青色斗气,逐渐的覆盖了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狮头。

  萧家顶级功法:狂狮怒罡!等级:玄阶中级!

  望着萧战的反映,葛叶脸庞也顿时凝重了起来,身体挡在纳兰嫣然身前,鹰爪般的双手猛的曲拢,青色斗气在鹰爪中汇聚而起,散发着细小而凌厉的剑气。

  云岚宗高深功法,青木剑诀!等级:玄阶低级!

  随着两人气息的喷发,大厅之中,实力较弱的少年们,脸色猛的一白,旋即胸口有些发闷。

  就在萧战的呼吸越加急促之声,三位长老的厉喝声,却是宛如惊雷般的在大厅中响起:“萧战,还不住手!你可不要忘记,你是萧家的族长!”

  身子猛的一僵,萧战身体上的斗气缓缓的收敛,最后完全消失。

  一屁股坐回椅子上,萧战脸色淡漠的望着低头不言的纳兰嫣然,声音有些嘶哑的道:“纳兰侄女呐,好魄力啊,纳兰肃有你这女儿,真是很让人羡慕啊!”

  娇躯微微一颤,纳兰嫣然呐呐的道:“萧叔叔…”

  “呵呵,叫我萧族长就好,叔叔这称谓,我担不起,你是未来云岚宗的宗主,日后也是斗气大陆的风云人物,我家炎儿不过是资质平庸之辈,也的确是配不上你…”淡淡的挥了挥手,萧战语气冷漠的道。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闻言,一旁的葛叶大喜,对着萧战赔笑道:“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葛叶伸手抹了抹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一只通体泛绿的古玉盒子在手中凭空出现…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精神为之一畅。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聚气散?”

  古匣子之内,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正静静的躺卧,而那股诱人的异香,便是从中所发。

  在斗气大陆,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前提便是必须在体内凝聚斗之气旋,而凝聚斗之气旋,却是有着不小的失败率,失败之后,九段斗之气,便将会降回八段,有些运气不好之人,说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复的凝聚,却让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段,导致前途大损。

  聚气散,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位九段斗之气,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斗之气旋!

  这种特效,让得无数想要尽早成为斗者的人,都对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说起聚气散,便不得不说制造它的主人:炼药师!

  斗气大陆,有一种凌驾于斗者之上的职业,人们称他们为,炼药师!

  炼药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丹药,任何一名炼药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炼药师能够拥有这般待遇,自然与它的稀少,实用有关,想要成为一名炼药师,条件苛刻异常。

  首先,必须自身属性属火,其次,火体之中,还必须夹杂一丝木气,以作炼药催化之效!

  要知道,斗气大陆人体的属性,取决于他们的灵魂,一条灵魂,永远都只具备一种属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属性掺杂,所以,一个躯体,拥有两种不同强弱的属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当然,事无绝对,亿万人中,总会有一些变异的灵魂,而这些拥有变异灵魂之人,便有潜力成为一名炼药师!

  不过单单拥有火木属性的灵魂,却依然不能称为一名真正的炼药师,因为炼药师的另外一种必要条件,同样是不可缺少,那便是:灵魂的感知力!也称为灵魂塑造力!

  炼制丹药,最重要的三种条件:材料,火种,灵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天材地宝,炼药师毕竟不是神,没有极品的材料,他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种,也就是炼药时所需要的火焰,炼制丹药,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须使用由火属性斗气催化而出的斗气火焰,当然,世间充斥着天地异火,一些实力强横的炼药师,也会取而用之,用这些异火来炼药,不仅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而且炼出的丹药,也比普通斗气火焰炼出的丹药,药效更浓更强!

  由于炼药是长时间的事,长时间的炼制,极其消耗斗气,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炼药师,其实也都是实力强横的火焰斗者!

  最后一种条件,便是灵魂感知力!

  在炼药之时,火候的轻重是重中之中,有时候只要火候稍稍重点,整炉丹药,都将会化为灰烬,导致前功尽弃,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炼药师必须学会的,然而想要将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须需要强悍的灵魂感知力,失去了这点,就算你前面两点做得再好,那也不过是无用之功罢了!

  在这种种苛刻的条件之下,有资格成为炼药师的人,当然是凤毛麟角,而炼药师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药,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也因此,才造就了炼药师那尊贵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

  大厅之中,听着三位长老的惊声,厅内的少年少女们,眼睛猛的瞪大了起来,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葛叶手中的玉匣子。

  坐在父亲身旁的萧媚,粉嫩娇舌轻轻的添了添红唇,盯着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

  “呵呵,这是本宗名誉长老古河大人亲自所炼,想必各位也听过他老人家的名讳吧?”望着三位长老失态的模样,葛叶心头忍不住的有些得意,微笑道。

  “此药竟然还是出自丹王古河之手?”闻言,三位长老耸然动容。

  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中影响力极其庞大,一手炼药之术,神奇莫测,无数强者想对其巴结逢迎,都是无路可寻。

  古河不仅炼药术神奇,而且本身实力,早已晋入斗王之阶,名列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从他手中传出来的聚气散,恐怕其价值,将会翻上好几倍。

  三位长老喜笑颜开的望着玉匣子中的聚气散,如果家族有了这枚聚气散,恐怕就又能创造一名少年斗者了。

  就在三位长老在心中寻思着如何给自己孙子把丹药弄到手之时,少年那压抑着怒气的淡淡声音,却是在大厅中突兀响了起来。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

  大厅噶然一静,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转移到了角落中那扬起清秀脸庞的萧炎身上。

  “萧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给我闭嘴!”脸色一沉,一位长老怒喝道。

  “萧炎,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过这里我们自会做主!”另外一位年龄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长老,如果今天他们悔婚的对象是你们的儿子或者孙子,你们还会这么说么?”萧炎缓缓站起身子,嘴角噙着嘲讽,笑问道,三位长老对他的不屑是显而易见,所以他也不必在他们面前装怂。

  “你…”闻言,三位长老一滞,脾气暴躁的三长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气缓缓附体。

  “三位长老,萧炎哥哥说得并没有错,这事,他是当事人,你们还是不要跟着参合吧。”少女轻灵的嗓音,在厅中淡然的响起。

  听着少女的轻声,三位长老的气焰顿时消了下来,无奈的对视了一眼,旋即点了点头。

  望着萎靡的三位长老,萧炎回转过头,深深的凝视了一眼笑吟吟的萧薰儿,你这妮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让得三位长老如此忌惮…

  压下心中的疑问,萧炎大步行上,先是对着萧战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面对着纳兰嫣然,深吐了一口气,平静的出言问道:“纳兰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今日悔婚之事,纳兰老爷子,可曾答应?”

  先前瞧得萧炎忽然出身阻拦,纳兰嫣然心头便是略微有些不快,现在听得他的询问,秀眉更是微微一皱,这人,初时看来倒也不错,怎么却也是个死缠烂打的讨厌人,难道他不知道两人间的差距吗?

  心中责备萧炎的她,却是未曾想过,她这当众的悔婚之举,让得萧炎以及他的父亲,陷入了何种尴尬与愤怒的处境。

  站起身来,凝视着身前这本该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纳兰嫣然语气平淡娇柔:“爷爷不曾答应,不过这是我的事,与他也没关系。”

  “既然老爷子未曾开口,那么还望包涵,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这要求,当初的婚事,是两家老爷子亲自开口,现在他们没有开口解除,那么这婚事,便没人敢解,否则,那便是亵du死去的长辈!我想,我们族中,应该没人会干出这种忤逆的事吧?”萧炎微微偏过头,冷笑着盯着三位长老。

    五年级:皓hao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斗破苍穹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