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木玉成约【2】_3000字

木玉成约【2】_3000字

2014-04-28

  一连三天,顾明烟依旧没有醒转,看木先生却一副云淡风轻、成竹在胸的模样,众人知她脾气古怪,也不敢多问。神医嘛,都是有傲的资本的。而且小姐虽然没醒,但也没继续恶化,对翡翠山庄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好现象了。

  这一日木先生自顾明烟的房内走出时,看见公子坐在偏厅里,她怔了一下,随即停步,神思恍惚地望着他。

  阳光从窗格子里照进来,公子的眉毛与嘴唇都被染成了金色,全身流淌着清贵文雅的气息,那般的高高在上,不染俗尘。

  柳叶的眉头皱了皱,轻咳一记。公子自沉思中抬起头,看见是她,便微微一笑。

  她那么无礼地侮辱过他,他却好像半点儿都没放在心上。这个男人……如果不是虚伪透顶,就是教养实在太好,堪比圣人。

  想到这里,术先生大步朝他走了过去,低头一看,原来刚才胶凝住他目光的是矮几上的一盘残棋。

  木先生脸上起了些许变化,盯着他缓缓地道:“你不觉得下棋是这世上最浪费生命的事情吗?"

  公子失笑,“怎么会?棋局多变,一如人生。然而掌握棋局,却比掌握人生容易得多。"

  木先生望了那盘棋几眼,道:“听闻你棋艺之高,天下已无几人能出你右?"

  这次柳叶替他做了回答:“那是当然。”

  木先生闻言冷冷地一笑,扶正椅子坐下,“来,我与你下。”

  柳叶正要喝止,公子已先道:“求之不得。你是客,请执白子。”

  公子落子极快,木先生却恰恰相反,每下一步都要考虑很久。开始时柳叶看得很是不屑,这个女人也太自不量力了,居然敢找公子比棋,但时间一久,他越看越是惊心。木先生起手很普通,看上去毫无杀伤力,可到后来,每一子都表现出莫大的威力,环环相扣,其势逼人。

  太阳偏西,这局棋竟下了两个多时辰,公子的速度也变慢了,他抬起头,对上木先生墨玉般的眼睛,惊叹道:“高明,高明之至……”

  “你还没输,这盘棋还有得下。”

  公子一笑,“想赢我?不容易。"他一贯谦恭,惟有这句话上才稍稍露了点儿傲气。

  然而木先生听后,眼睛却变亮了,似乎颇为欣喜。

  口已西沉,侍女们进来点起了灯,也不敢叫这沉醉在棋局中的两人吃饭。就这样,又过去了三个时辰,明月当空,木先生忽然道:“好累。”

  公子长吁口气,脸上也有倦色,“虽然累心,但实在值得。我很久没有下得如此畅快了!"

  木先生凝视着他,淡淡地道:“你没有朋友吗?"

  公子怔了怔,眉间露出萧索之色。

  被她说中了。即使他名满天下,即使他人人景仰,但高处不胜寒。谁敢和他做朋友?谁配和他做朋友?

  木先生按住棋盘道:“不下了。”

  “为什么?还没有结束。"

  “明天继续吧。我现在很饿。”

  被她这么一说,公子才想起两人都没吃晚饭,果然饥肠辘辘,刚想伸手唤人,木先生却道:“很晚了,下人们应该都已经睡了。”

  公子惭愧地道:“也是,不该再劳烦他们。”

  “如果你不介意——”木先生停了停,眼底闪过一丝窘迫,“我去做些吃的来,如何?"

  “你?"不能怪他失礼,他是真的很意外。

  木先生站了起来,“不要忘了,我是女人。女人都会做菜。”说罢转身离去。

  走廊上挂着灯笼,灯光映下来,把她的背影拖拉得很长。公子望着那道背影,忽然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如果一个女人肯下厨做饭给一个男人吃,这代表什么?"他自言自语了一句。

  不期然身后响起回答:“如果这个女人是木先生,那就可能什么都不代表。”

  公子回过头,看见尽忠职守在他身后的柳叶,摸摸鼻子苦笑着道:“没办法,我总有点儿自作多情。”

  柳叶也望着她离去的方向,悠悠地道:“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很令人吃惊。”

  没多久,木先生便去而复返,人还未到,香气先全。

  好香!公子与柳叶对望一眼,顿觉食欲失动。看来这个女人不但棋下得好,菜也做得好。

  木先生将两菜一汤摆上桌,柳叶推公子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看到桌上的豆瓣鱼和蒜爆兔肉后都怔住了。

  见二人面色有异,木先生挑了挑眉毛道:“怎么了?"

  柳叶沉声道:“公子从不吃蒜,也不能吃辣,吃辣的就会吐。”

  木先生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噩耗一般。

  公子瞥了柳叶一眼,有点儿责怪他嘴太快的意思,连忙提筷道:“没关系,吃一点儿不碍事的。”他的筷子还没伸到盘边,木先生突然将桌上的菜和汤拂落于地,只听一阵哐啷啷,碎片残羹砸了一地。

  公子怔住,柳叶也怔住——没料到她的脾气竟是这么大。

  木先生望着公子,眼神很古怪,非常非常幽怨,也非常非常的凄凉。

  公子心中一紧,急忙道:“木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柳叶叹道:“虽然公子不吃蒜和辣子,但我是吃的,就这么倒了,真是可惜。这些菜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木先生站了好一会儿,才深吸口气,再面对他时已恢复了镇定,“那你现在喜欢吃什么?"

  公子留意到她话里的现在二字,心中闪过一丝疑虑,他沉吟片刻,抬起头道:“刚才拂了木先生的美意,现在容我表示一点儿歉意如何?"

  “什么意思?"木先生还没明白,柳叶却是顿时反应过来,露出惊诧的表情望向公子。

  公子微微一笑,“这次,就由我下厨以谢你们陪我至深夜吧。”

  他要下厨?!

  这会儿,轮到木先生不敢置信。

  “其实不只女人,有些男人也会做菜的。”公子推着轮椅转身离去,柳叶立刻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长廊幽静,有风轻吹,月光透过窗棂映上木先生的眼睛,竟有几分湿润。她忽然身子一震,捂住嘴巴,几缕血丝沿着指缝滴落,待胸口痛潮稍稍平息,她摊开自己的手,手上淤血已渐成黑色。

  还是……不行吗?只这么几天,或几个月,都坚持不了吗?

  不,不信!木先生抬头望天,一字一字沉着声道:"我不信,我不信我会输给你!老天,你要我死,我偏不死.我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若在这个时候输了,我死不瞑目!"

  是的,她等这个机会太久了。

  等了足足六年。

  华盖轻车在朱门前缓缓而停,赶车人一个纵身。轻巧地站在守门人面前,手伸入怀,拿出一张帖子道:“舞柳城大公子叶慕枫特来拜访。”

  门前侍卫连忙退开,恭迎马车入内,但见那四匹白马训练有素,乖乖跟着引路人往前,到得前厅门前时,也不需人吆喝,便自行停下。

  顾宇成笑着快步迎出来道:“总算是到了,再迟几天,菊花可就要谢了!"

  车门开启,两童子扶着一个白衣男子慢慢走下来,他面色苍白,还在轻轻地咳嗽,但精神看起来却还不错,尤其一双眼睛,乌黑剔透,充满了睿智之色。

  此人便是赫赫有名的病公子叶慕枫,在他十岁时,大夫们断定他活不过十五;在他十五岁时,大夫们断定他活不过二十;可他现在已近三十了,还依旧不屈不挠地活着,生命力之顽强,成就了江湖中的另一则传奇。

  “有无双公子与顾公子两位相邀,我怎敢不来?"叶慕枫轻轻地笑着,由两个童子扶入前厅。

  顾宇成高兴地道:“那可更好了,秋风初起,四腮鲈鱼和莼菜正是肥美,再配上公子的手艺,可就是天下极品了!"

  “公子天资聪慧,做什么都出色。”

  顾宇成断到这话后垮下了脸,叹道:“是啊,我本还想人无完人,他起码不会吹箫,谁知他前天首次碰箫,便歇了一曲《凤凰台上忆吹箫》,你说可不可气?有人为学一技之长而耗尽寒暑,有人却天赋异能不学自通。"

  叶慕枫惊讶地道:“公子会吹箫?"

  “想不到吧?"顾宇成苦笑着,"还是那个木先生唆使的……"

  “呀,你们请到了木先生?"

  “说起这个,我还正有事问你,你又是如何得知那个什么木先生的医术高明的?"

  叶慕枫道:“说来也是奇遇,六年前我路过眉山时旧疾发作,生命垂危,没想到山上竟隐居着这么一位世外高人,蒙他援手,才保住此命。但他性格怪异,我后来差人送了很多谢礼过去,都被他拒之门外。听闻顾大小姐得了怪病时,便第一个想起了他。”

  顾宇成皱着眉,喃喃地道:“还真是看不出来……这女人看上去行事作风处处透着诡异,说她有那样的慈悲心肠,真是叫人不信哪……”’

  叶慕枫挑起眉道:“什么?女人?"

  “木先生不是个女人吗?你说一个女人好端端的起这种名字,不是诡异是什么?"

  叶慕枫无比震惊地望着他,道:“可是——木先生不是女人啊!"

  “什么?你确定?"顺宇成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叶慕枫长吁口气,坚定地回答道:“木先生之所以名为木先生,是因为他脸上戴着一个木制面具。虽然我没看见他的脸,但他的身形他的手他的声音,都分明是个男人,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他还是个一等一的绝世高手。”

  顾宇成的眉头慢慢锁了起来,过了许久,阴森森地道:“那么看来,我们很有必要请这位‘木先生’来谈一谈。”

  霞光映人水中,泛起潋滟一片,折回纸上,明明晃晃。

  公子望着纸上的字,赞叹道:“我一直以为你字迹如刀,没想到你还能书写卫夫人的簪花小楷。”

  木先生轻勾唇角,手起笔落,又是截然不同的一种字体。

  “米南宫的蜀素贴。”公子道。

  木先生目光灵动,又写了一行。

  “欧阳询的九成宫。”

  木先生索性性起,她每写一种,公子便报出其名来历,一个写一个说,竟是丝毫不差。最后,木先生唇边含笑,轻轻轻下“采桑子”三字。公子愣愣地望着它,过了许久才长叹一声道:“这是我的字。如果不是亲眼见你写出来,我还以为就是我写的。”

  木先生手提毛笔偏头睨他。这么多日来,公子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和颜悦色,不知为何,心中微微一动,“真是难以置信,我请回的不仅是位神医,还是位才女。”

  “你不觉得我是在成心卖弄吗?"

  “你若成心卖弄,又岂会至今依旧默默无闻?"

  “也许,那是我不屑和你一样沽名钓誉。”木先生虽是这样说,但语气分明是在打趣。

  公子闻言不禁苦笑,“我得罪过你?为何你一再如此相贬?"

  木先生望着他,忽然正色地问:“公子,你快乐吗?"

  公子微怔了一下,没有回答。木先生紧盯着他,一双秋瞳深不见底,“你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吗?"

  “你的话中别有深意,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木先生轻吁道:“如此坦白,倒令我这个问话的人汗颜。”

  于是两人一同笑了笑。

  自那日下棋后,他和她的关系大改,公子发现木先生学识极其渊博,琴棋书画医卜星相无所不精,可以说,她除了不懂武功外,几乎没有不会的事情。

  世上怎会有这么聪明的人?在折服于她的才气的同时,亦对她起了惺惺相惜之意。这两日相处下来,两人如知交多年的好友一般赏文观画品书论棋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谈,每多发现一点,便对她的好感增加一分。似乎上天知他寂寞,故而特地安排这么一个人来到他的身边,何其有幸!

  木先生另取一张宣纸,笔峰开始随意游走,边写边道:“其实有个问题我很久前就想知道,不知你可愿解我疑惑?"

  “木先生请讲。”

  “江湖名嫒那么多,你为何独选顾明烟为妻?"木先生抬起头,表情淡然,但一双眼睛却晶晶亮,"你爱她吗?"

  她的问题虽然意外,但公子却不觉得唐突,他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答道:“我觉得她身上有一些特质,非常吸引我。”

  “哦?"

  “不知为何,我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时,整个人就像坠入一场梦中,梦境非常温柔、温暖,有我一直在寻找,但都没有找到过的充实。她很骄傲,也很任性,所有人都说她的脾气不好,但看在我眼里,却觉得很可爱,连她摔花瓶的样子,我都觉得美……我想,这就是动心吧,所以我选择了她。”

  公子答完,看向木先生,发现她的眼睛变得更黑更亮,也更深沉。

  “还有吗?我想听细节,可以说给我听吗?"

  公子发现当她如此柔软地说话时,他就根本不忍心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其实也不需要很多理由。我在双腿被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变得非常消沉,拒绝任何人的靠近。有一天我走出房间,她站在庭院的一株婆娑梅下,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张扬娇纵,目光非常非常温柔,也非常非常哀伤。她对我说:‘如果你不肯对自己好一点,那么,让我来对你好一点。’”公子说到此处笑了一笑,接着又道:“人有时候是很容易感动的。那句话对我的影响力实在太大,我没有丝毫可以抵抗的力量。”

  木先生垂下头,他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看见她握笔的手,起了一阵轻颤,最后毛笔自指间滑落,滚啊滚地掉到了地上。

  “木先生?"

  木先生整个人震了一下,猛然抬头,“什么?"

  “你——怎么了?"

  “公子……”木先生唤他,待他看她时,她的目光却又退缩,“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治不好顾大小姐的病,救不了她,你……会不会恨我?"

  公子有些惊讶,“为什么?"

  “你回答我,会,还是不会?"

  公子轻叹着道:“如是,命也。天命不可强求,我怎会迁责于你?你尽力了。"

  “那么如果……我没有尽力呢?"木先生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古怪。

  公子一呆,诧异地盯着她,见她素白的脸上闪过许多复杂的神色,似试探似认真似痛苦又似邪恶。

  她不是一般的女人!公子忽然意识到这一点。

  自一开始她出现时,就带着三分的不屑和不怀好意,到翡翠山庄后的行事更是诡异异常,难分善恶。难道她根本就不想救明烟?难道她真的来意不善?一时间,脑海中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破静寂:“公子、木先生,少庄主有请二位前厅一叙,有事相商。”

  公子回头,见一家仆拱手立在临水亭外,木先生立刻恢复成淡漠之色,先行走了出去。

  一阵风来,吹起了石桌上的纸张,最上面那张便飘到了地上,正好落在他的脚边。纸上,竟是一首诗经国风中的《秦风》——

  “欺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山有苞栎,隰有六驳。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山有苞棣,隰有树楗。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木先生刚踏入大堂,便感觉到了一丝异样。当柳叶推着公子也进来后,屏风后传来轻轻的咳嗽声,顾宇成同一人缓步而出,盯着她,冷冷而笑。

  木先生看见叶慕枫,脸色顿时大变。

  “如何?叶兄,这位就是木先生吗?"

  叶慕枫一眨不眨地望着她,整个人都好像呆住了,顾宇成迟迟得不到他的回答,便又问了一遍。这诡异的一幕落到公子眼中,一颗心沉沉浮浮,竟不知是喜是悲。

  当初之所以邀请叶慕枫来此,正是因为他对木先生心有疑虑,想确定一下,然而几日相处下来,虽每有冲突,但敬她之才又怜她弱质,一个女人若被丈夫抛弃,性格乖僻点儿也是情有可原,不知不觉中竟已习惯有她相伴。

  这习惯真是可怕,来得无声无息毫无预兆。

  木先生忽然转身,顾宇成一个眼色使过去,顿时有好几个侍卫“啪”地关上了门,拦住去路。

  “这就想走了?木先生--哦,不对,也许我应该问你一句--你究竟是谁?"顾宇成走到她面前,沉下脸道,"如果不说实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木先生没有看他,转头望向公子,眼睛闪烁着似乎有话要说,但终归没有说出来。

  公子轻叹一声,柔声地问:“告诉我,你是谁?"

  “我……”她垂下头,身子颤抖,像秋风中的落叶,几乎站不住,再抬起头来时,目光灼热,亮得出奇,直欲将人的灵魂都穿透,公子接触到那样魄目光,心中陡然一痛。

  她突地抓住公子的手,急急地道:“告诉我!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你——你——”木先生的眼中渐渐浮起泪光,表情变得无比哀伤,“身为武林三大圣地之一的青砚台的接班人、世人仰慕皆称公子、显赫家世尊崇地位又有娇眷如花的你,会爱上我吗?会爱上我吗?会爱上我吗!"

  她一连问了三遍,听得厅内人人震惊。

  顾宇成浓眉一轩,顿时大怒,“我就知道你这女人接近公子是别有用心,原来早就盘算着要跟我妹妹抢,怎么会有你这么厚脸皮的女人,说这种话你不害臊吗?"

  在他的骂声中公子脸色惨白,直直地望着木先生,竟是说不出任何话来。

  于是眼泪终于承受不了重量,纷纷滴落,木先生半跪在他的轮椅前,仰望着他的脸,哽咽着道:“不能吗?告诉我,不能吗?"

  “为什么……”公子终于出声,声音无比迷茫,“为什么?我以为你……"

  大厅的门忽然自外而开,史淮匆匆跑了进来,见到厅中的景象时怔了一下,但随即道:“公子,大小姐醒了,坚持要见你!"

  顾明烟醒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人又是一惊。

  公子正在迟疑,手上却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木先生紧紧抓着他的手,连指甲都几乎嵌入他的肉中。

  “不要……”她哀求,“不要去……”

  顾宇成走过来一把摔开她的手,木先生不会武功,顿时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发丝散乱,难掩的狼狈。

  “明烟要见你。”顾宇成盯着公子,提醒他谁才是他应该关心的人。

  木先生目光一寒,表情在瞬间变冷,她咬住下唇,冷冷地道:“如果你现在走出这道门,今后将再也见不到我。”

  顾宇成嗤笑,“就你也敢玩威胁?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木先生盯着公子,一字一字很慢地说道,"你说呢,我是谁?"

  史淮着急地道:“公子,大小姐还在那等着呢,她气色看起来很不好,随时都可能再次昏迷!"

  公子闻言不再犹豫立刻转身,滚动轮椅朝外走,心乱成了一片。一种前所未有的慌乱袭遍全身,根本无法思考自己的行为究竟是对还是错。

  这个女人,为什么一遇到这个女人,他所有的冷静自持都溃不成军?

  木先生望着他的背影,眼睛深处有样东西彻彻底底地碎掉了。

  顾宇成毫不留情地讽刺道:“现在你该死心了吧?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居然想跟我妹妹争,哼,自不量力!"

  人不人鬼不鬼?木先生听到这句话后居然笑了起来,边笑边站起身,样子看上去非常可怕。

  顾宇成不禁后退了一步,“喂,你可别再装疯卖傻……”

  就在这时,一直魂游天外的叶慕枫忽然惊叫道:“我想起来!你是她!你是她!"

  顾宇成连忙扭头,“她是谁?"

  木先生止住笑,面无表情地望着他。叶慕枫的目光变得非常惋痛,也非常不解,他沉着声道:“一别七年,每每追思姑娘昔日风采,都不胜向往。天下我所叹服者有三人,一是青砚台的轩辕老人,一是关东萍踪客迦洛,另一个就是姑娘。但你怎会憔悴和消瘦至此?"

  木先生的眼中起了些许迷离。

  顾宇成见舞柳城的大公子竟是如此推崇这个女人,不禁惊奇地问:“她到底是准?"

  “红楼七日,试遍天下才子,独领风骚;凤凰一曲,写尽人间百态,冠盖京华。”叶慕枫缓缓地道,“你现在还没想起她是谁吗?"

  顾宇成顿时瞪大眼睛,大惊失色,“钱……萃……玉?!"

  他怎么也没想到,站在他面前这个瘦骨嶙峋脾气怪异的冒牌木先生,竟然就是当年有着天下第一才女之称的钱萃玉!

    六年级:陌沐柒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木玉成约【2】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