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十四·白玫瑰的命运——枯萎篇_3000字

十四·白玫瑰的命运——枯萎篇_3000字

2014-04-26

  乔装成零子的快斗默默地跟着琴酒和伏特加走着。

  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些毒品是最后一个任务么?为什么还有?他们要带我去哪?快斗疑惑万分,同时心里紧张得要命,这可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组织的人啊!

  终于,琴酒站定,不回头的说了一句:“把东西给我,然后跟着伏特加进去。”

  “哦……”快斗不甘心的照做着。

  琴酒接过毒品后转身就走,快斗纵然想跟去也做不到了。跟着伏特加进去一看,快斗傻眼了:“这是……派对?”

  伏特加傻子似的硬邦邦说着:“你的任务就是暗杀掉这里的一个人。”

  “什么?!!”快斗不自禁的大叫一声,傻点连声音都忘了伪装。这一叫,离他们比较近的几个人都转头看他们,伏特加一把堵住快斗的嘴,连连道歉:“不好意思,继续……”

  “把手拿开!”快斗装成娇气样,想着如果真是零子,这时候应该已经踹上去了吧!

  伏特加拉着他走到一个角落,小声的说:“听着,是这样,这是饭店的周年庆,所有经常消费的顾客都可以参加。那个家伙是组织的人,代号叫rum(朗姆),和你一样是想退出组织,但他在组织中呆的时间不长,组织对他不放心,所以要除掉他,只要你对他能下狠心,组织就相信你的诚意,可以对你网开一面,特许你退出,这也是对你的最后考验,明白了么?”

  “嗯……”快斗随随便便的应着,心里却乱了。怎么办?这是要杀人啊!他可应付不来!不行,得想个办法和工藤他们联络,保护好那个人才行!

  “那个……那个人的真实姓名是什么?”快斗小心的试探着。

  “……不知道。”

  “啊?!”

  “那个家伙是告诉了我们一个名字,但经过查证是假的,这也是我们无法信任他的原因。”

  ……那要怎么找他?即使我能见到他,可如果这些家伙在旁边监督,我可什么也做不了啊!到时该怎么办?“关于他……就一点真实信息也没有?”

  “有啊,至少那个家伙的一些其他基本资料是真的。比如性别……”

  这不是废话么……就这智商,也只有做跟班的份了!

  “你知道这些也没什么用,只管动手就是了。”

  好吧!“那那个人在哪?”

  “是个喜欢把别人关进想象世界的设计师。”冰冷的声音猛然从背后响起,快斗不禁打了个寒噤:“琴……琴酒,你回来了啊!”

  琴酒没看他,只是眼睛死死盯着某个地方:“告诉你的就这么多,其他的你自己处理吧,我们会来检验的。”

  ……这算什么啊!脑筋急转弯?不管了,看样子他只打算告诉自己这么多了,先去联系工藤!“那就这样吧,我先上个厕所,准备一下,到时候见了。”说完,快斗转身就走。

  “……等等。”琴酒突然发话。

  快斗一惊,站住了。突然有种自己像是被老鹰盯上的猎物的感觉,一种凉意冒上心头,直觉告诉他自己好像有什么破绽被发现了,果然……

  “很稀奇啊,你今天没有擦香水呢!上次见面你还说那是你必不可少的装饰呢!”

  !!糟糕!百密一疏啊百密一疏!“我……香水用完了,还没买……”

  “这样啊……”琴酒嘴角露出一丝冷意:“我似乎还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呢……”

  “……”他指的是什么?

  “你最好不要想着包庇什么人!”冰冷至极!

  快斗强行使自己冷静:“不明白你指什么,我先走了。”快速逃离那个可怕男人身边,是快斗唯一的想法。

  快斗身后,琴酒冷笑着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一根黑色的头发,那是他刚刚去零子房间发现的,会是谁的呢?他很感兴趣呢!

  “噔噔噔!”快斗几乎是跑着冲进了卫生间。实在太可怕了,这个组织的人果然不好对付!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快斗起伏的心总算渐渐平息。总之,先把情况汇报给工藤。掏出柯南交给自己的侦探徽章,快斗将琴酒的话全部复述了一遍。

  听罢,柯南的眉头紧锁起来,喜欢把别人关进想象世界的设计师?这是什么?这要怎么找?晃了晃头:“你先想办法拖一拖吧,黑羽,我们会尽快配合的。”

  关掉徽章,柯南抬头问一旁的零子:“你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么?”

  “……”沉思。

  “喂,筱原小姐?”柯南提高了声音,她在想什么啊?

  “对不起。”零子回过神,“我去上个厕所。”说完,径直出了阿笠博士的甲壳虫,走进了饭店。

  柯南有些疑惑,她的表情怎么怪怪的,自从听到任务是杀人以后就一直严肃……

  后座的灰原看着她的背影,默不作声,只是咬住了下唇,零子,你该不会……

  “既然如此,白马,我们先进去调查一下,总会有收获。服部,你留下来和博士看好灰原。”

  “为什么我要留下……工藤!”不等服部发出抗议,柯南和白马已经没了踪影。好吧,算他自认倒霉好了!

  “请问。我们能看一下今天出席活动的人员名单么?”柯南问服务员。

  服务员微笑着低头对柯南说:“这可不行哦,小弟弟,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们要保密。”

  “可是……”柯南还想说什么,一旁的白马打断他的话,掏出一张证件递给服务小姐:“不好意思,我是私家侦探,现在怀疑客人中藏有犯罪分子,放心,我们只看最基本的资料,有什么问题警方会负责。”

  服务小姐一听“犯罪分子”,吓得立刻递了上去,“给你。”

  柯南不由得佩服白马的能言善辩,但又有点不服气,若不是身体缩小可信度降低,他也可以!

  研究了一通各个人的名字加生日什么的,但始终没有和琴酒那句话对上号的,听起来更像是职业,但这“想象世界”是指什么?“设计师”又是指哪方面的?

  两人默不作声的靠着墙角思索中……

  突然,柯南灵光一闪,他想起黑衣组织之前曾联系过的一个人,他的职业似乎……和这句话靠得上……“嘀嘀……”侦探徽章突然响起,是灰原,她默默地说出了答案,也验证了柯南的想法:“那是组织通用的说法,指的是电脑游戏程序设计师。”

  “电脑游戏程序设计师?”听到这个,白马有些疑惑,“组织为什么……”

  突然,广播传出声音:“请贞观贤治先生到广播站来一趟,有一位玉峰凌小姐在这里等候……请……”

  柯南一惊,低头快速在资料中搜寻着,果然,这里面只有一位电脑游戏程序设计师,就叫贞观贤治!怎么回事?难道黑羽已经知道了?什么时候?“总之,快去广播站!”

  饭店外,服部依旧坐不住,“到底怎么样了啊……不行!我得去看看!喂,小女孩你……”服部一回头,后座的灰原已经不见了踪影。

  “咦?你说他们去了仓库?”柯南惊讶的发问。

  广播站的小姐应着:“是,那位玉峰小姐发完广播后就转告我们让到达的贞观先生到仓库去找他,说有一些机密的事业问题要和他说,反正那里没什么东西,我们就答应借仓库让他们谈……”

  门外一个影子立刻跑开了……

  白马听到了声音,但跑到门口时什么都没有看到。一种不祥的感觉笼上心头。

  “怎么了?”柯南走过来。

  “没什么,我们也过去吧。”白马说。“好!”两人刚下楼梯,却撞上了一个影子。定睛一看,两人都不由得愣住了:“黑羽?!你怎么……”

  时间回溯到二十分钟之前……

  正在快斗郁闷纠结徘徊之时,突如其来的广播却把他弄愣了。怎么回事?他没发出这样的广播啊,难道是真正的零子?

  来不及多想,他急忙向仓库赶去,不管怎么回事,他都得去看个究竟!

  等到了仓库门口,快斗刚准备开门,一只手冷不防搭上了他的肩:“喂……”

  快斗一惊,敏捷的躲开回头,愣了:“筱原小姐,你为什么……”

  零子微微一笑,说:“还是觉得你来太冒险,里面交给我吧,是我把他叫来的,我会小心的和他说明情况,毕竟我和他是一样处境的人。你去和志保他们汇合吧,我已经请示过他们,才过来的。”

  快斗狐疑的看着她,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虽然现在暂时联盟,还是不太放心……

  零子深呼一口气,似乎很郁闷的说:“看在志保的面子上我也不会加害你们,信我一次吧!”

  快斗想想,也是,这种状况他本来也应付不来:“那……你自己小心。有什么情况马上联系。”

  “好的。”

  匆匆变装回原来的样子,快斗转身去找柯南他们,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只是快斗没有看到,在他走之后,零子握了握藏在衣袖里的手枪:“对不起了各位……”建雄,为了你,为了我们,我什么都愿意做,你会体谅我的,对吧?鼓足勇气,零子推开门走了进去,冲里面那个表情错愕的男人举起了枪……

  当然,快斗现在终于明白,零子骗了他,她根本什么都没和柯南说,一直在自作主张,心甘情愿往火坑里跳!

  “我们快过去!”柯南急急的就要跑,快斗白马一起拉住了他:“不行!局面已经不受控制了,那里已经不能接近,否则我们都会被发现!”

  “可是……”“嘀嘀……”柯南的侦探徽章突然响了,烦躁的接通,柯南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什么?灰原不见了?!”

  仓库中,黑色的鬼魅身影再度出现,无言的踏过地上冰冷的鲜血,径直向面前的身影走去。“你干得不错,四玫瑰。不!现在不该再叫你那个名字了。”

  没人察觉,狭窄的通气管道,灰原正心怦怦跳的看着这一切。

  好害怕,好恐惧……可是,零子是我的朋友,我必须注意她,不能有事……

  “你们要我做的我都已经做了,”零子的声音带着颤音:“可以放过我了吧,这是约定。”

  “当然。”琴酒冷笑:“你做的很好,四玫瑰......不,你不应该再叫这个名字了。筱原零子小姐。”

  “你很快就可以永远离开这里了!”

  毫无预兆的,手枪就这么掏了出来,对准了孤单的身影。

  灰原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她很想大叫一声让零子快跑,但她不能出声,也不敢。

  我该怎么办?灰原忐忑万分。

  “你什么意思?”零子战栗着,琴酒身上散发出令人胆寒的杀气。

  “你还不明白么?”琴酒的声音波澜不惊,诉说着冰冷的事实:“一开始组织就没打算让任何一个想离开组织的人活着。他......”琴酒踩了踩地板上的血:“就是在你眼前的一个例子,组织不是不相信有人即使离开也不会说,但你不行。你为了那个男人连这种事都能做,那难免你会为了那个人违背你的誓言,所以......”

  “砰!”一分血色溅了出来。

  “你不能活着离开组织。”

  灰原的生命几乎定格在那一刻,撕心裂肺地叫喊几乎就要呼之欲出,但就在那一瞬间,背后猛地伸出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声音,被硬生生憋了回去。

  灰原惊恐的回头,居然是快斗!狭窄的通风口刚刚好能容纳他纤瘦的身材。

  快斗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手紧紧的捂着灰原的嘴,任凭她的眼泪崩落在自己的手上。

  但灰原从他那平静却坚定的眼神中却读出了一句话:

  绝不能出声!

  是的,绝不能出声,即使很残酷,但为了所有人,她只能无声的凝望着......

  生命,本就是脆弱的,不是么?

  对不起,零子。到最后,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眼泪无声的坠落着,快斗感觉得到那滚烫的眼泪,一瞬间就变得冰凉。

  绝望的气息,正悄然蔓延着。

  琴酒突然抬起了头,看向通风口。快斗觉察到不对,早一步抱着灰原转过了身,利用自己身上的黑衣服,堵住了通风口,使其看起来无异常。

  “老大,怎么了?”迟钝的伏特加疑惑的问。

  琴酒没出声,只是再次举起了枪,冲着通风口。

  “碰!”

  “咚——”空荡荡的回声传来,子弹打进通风管道后并无异常。

  琴酒微微冷笑:“溜了么?动作还真快。”

  “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伏特加还是搞不明白。

  “没什么。按计划,准备启动吧。”

  “知道了。”

  空洞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达拉。”突兀的声音,天花板突然裂开,快斗抱着灰原跳了出来。

  “零子!”灰原猛地挣脱快斗,径直奔到零子面前,跪下,拼命摇晃着:“醒醒啊,零子,求求你,别再丢下我一个人......”

  崩落的眼泪滴到了零子脸上,沉重的眼睑似乎花费了所有力气才勉强的睁开:“志保......”

  “零子!”灰原一阵欣喜:“你还活着......太好了......坚持住,我会救你的!”

  “不......”零子虚弱的摇摇头,想说什么,却只是凝噎。一旁的快斗早看了出来,她的肺部已经打穿,血流不止,怕是真的要不行了......灰原是学医理的,又怎会看不出来?

  “志保.....我是不是好傻。居然......居然真的相信他们会放过我......”

  “不......零子,都是他们......”

  “呵呵。”零子似乎没听,只是轻轻自嘲的笑了笑:“从小......在那里长大。居然......一点都没有觉悟呢......他们......早就不是人了......”

  灰原的心猛的紧缩,一股恐惧由心底发出,带着皲裂的寒意,冻得她不住的颤抖。

  “志保......”零子的手轻抚上灰原的手:“志保......也该有喜欢的人了吧......呵呵,可要珍惜啊,别像我......咳咳......”几乎窒息的猛咳,紧紧揪住了灰原和快斗的心。

  “最后.....请代我......向建雄道歉......我......失约了.......”

  “志保......一定要活着......但愿来世,我们还是好朋友......”

  游丝般的低语最终消散在寂静的空气中。灰原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更多的眼泪可流了。她仿佛看见零子如孩童般的笑脸渐渐模糊,小时候一起玩耍、一起学习、相互鼓励、相互保护的一幕幕,从此,成为不敢碰触的回忆了。

  快斗始终没有说话,这样的场景,似乎很熟悉,但又那么陌生,令他一时不知如何劝慰,只是无言的看着已经没有生命的零子,和几乎同样没有灵魂的灰原。

  直到山崩地裂的巨响震痛了所有人的耳膜!

  柯南无不郁闷的在楼顶看着那台黑色幽灵般的保时捷扬长而去,不禁在心里暗自叫嚣:真要命!白跑一趟不说,还出了这么多麻烦事!这下要怎么处理?

  而在零子的房间,墙上一个按钮般的装置正孤单的闪着红光,越来越急促,直到——

  “轰——!!!”

  火光瞬间喷射而出,酒店外的人们惊叫起来,纷纷逃散而去。

  柯南只觉一阵巨大的冲击力从走廊传来,震得他连后退了好几步,愣了愣,他立刻明白了:“那帮家伙居然装了炸弹?!”

  “工藤!工藤!”徽章里传来服部的声音:“工藤你怎么样?”

  “我没事。怎么样,联系到黑羽了么?”

  “恩,他正带着灰原逃呢,白马进去接他们了,只是那位叫零子的小姐......”

  “......明白了。”还是害了别人一条人命么?诶,这是他最不愿看见的,但愿灰原......

  “好了,工藤,不管怎样待会再说,趁着火势不大,你快出来!”

  “恩......”

  另一边,快斗正拉着灰原的手急急找寻着出口,“他们居然装了好几个炸弹,真是......”快斗不禁低声嘀咕,这下麻烦了,他们所在位置火势已经大起来了!

  灰原一直沉默不语,低垂着头看不出她的表情,手掌也一直无力着,只是任凭快斗拉着,这副样子让快斗也着实心疼。

  突兀的,那只手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量,猛地挣开了快斗,快斗一愣,连忙回头,却只看见那个小小的身影诀别一般,钻进了火海。

  “喂!”快斗的喊声只是淹没在刺耳的劈啪声中。

  “这家伙......”快斗明白灰原在想什么,只是他怎么能让一朵快要绽放的花朵就这么枯萎?

  “工藤!快想办法!那小女孩自己跑了,怕是不想再活了!”

  “什么?”眼看就要快到门口的柯南,闻听此言,毫不犹豫又折了回去:“你联系白马,分头找!一定要找到她!”灰原,你这个笨蛋,又要放弃命运么?

  她应该不会在走廊里,为了不让人找到她,她一定会躲在哪个房间里。想到这,柯南用力打开一扇扇门,仔细搜索着,汗水从他脸上滑下,滴落,也顾不得去擦。

  这是一个被空置的小单间,由于没有任何物品,加之被隔绝,所以火势反而比较小。但毕竟是被包围的,如果长时间不离开,迟早会被火焰吞噬。而灰原,正静静跪在地板中央,手中的那朵白玫瑰,在热浪中显得那样憔悴。

  灰原听到外面传来咚咚的脚步声,那样急切,灰原想着,应该是他来了。

  只听“砰”地一声,灰原背对着的门被猛地打开,同时传来轻微的、但压抑不住的喘息声。

  灰原没有回头,只是轻轻说了句:“是你么。工藤?”

  背后的身影顿了顿,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灰原感觉到他的迟疑,自己笑了笑:“我不会走了,工藤。不管你说什么,这次我是不会再走了。你跟我说过,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你还记得么?”

  “那是我真的很感动,曾经真的想着,这个世界还有人希望我在,还有人能支持着我,那就不要离开了。活着也挺好的,有你在,什么都能化解......”

  “但你看啊,零子死了......谁也没能阻止,没能救她,甚至是我......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好没用,零子到最后也没说出我在......明明还有一线生机,但她没说......”灰原的声音剧烈的颤抖着,眼泪肆无忌惮的顺着脸颊流下。

  “我只会成为累赘,所有人的累赘。所以,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了,我要真正直面自己的命运,我逃不掉的,就让这烈火洗刷我身上的罪孽吧,所以,工藤,回去吧。”

  背后的脚步声开始走动,只是不是离开,而是走近,那样坚定、决绝。

  “别过来!你走啊!”灰原闭眼大叫。

  脚步声没有停下,越走越近。

  “呵!”灰原轻笑:“你就是这样,工藤,自以为是又不听话,总以为自己能救下所有人,其实明明自己的命都未必保得住......”

  “但就是这样,我才会喜欢上你呢!”

  “!”背后的身影愣住了,几秒的沉默后,他终于开口,同时高挺的身形罩下的阴影拢上灰原:“这句话,你你应该自己跟他说

  她从未思考过命运的真正含义,就像她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刻,面前的男孩明明不是她期待的人,但依旧让她蓬勃心动。他说的话明明和那个人不一样,却依旧足够带给她力量,带给她活下去的力量,因为她感觉,她的生活似乎有了新的期盼......

  两只手依旧紧握在一起,白马没有松开,他看到女孩眼中又燃起了光芒,就知道他成功了。于是顺势扶灰原站了起来:“快走吧,不想被烧成焦炭就得快点离开这里!”

  灰原低了低头,不让白马看到她脸上的绯红,下一秒即刻恢复正常:“嗯!”

  “烘!”刚打开门,烈火一下子就窜了出来,惊得两人都后退了几步。白马不禁冒了冷汗:“火势已经这么大了,看来的冲出去才行,准备好哦!”

  灰原“嗯”了一声,手上传来的真实的触感给了她信心。

  突兀的,火中就这么窜出来两个人。“呼......这里火势小一点了......”白马喘了口气。灰原刚想说些什么,突然觉得另一只手上的感觉不太对,一看,不禁大叫:“玫瑰......”

  那支脆弱的假花已经被点燃,正迅速窜燃着,灰原连忙将它丢在地上,很快,它就变成了一堆灰烬。

  “我的玫瑰......”灰原伤心地看着那一小堆灰,惋惜不已。白马笑了笑,又牵起她的手:“没关系,含苞的玫瑰花已经开放了,待会儿出去就让黑羽给你变出来!”那个俏皮的微笑再次令灰原闪神,她终于明白柯南为什么那么容易就对白马说出真相,不是言过其实,他的眼神真的很有穿透力,即使是自己并不知道真相,也可以轻易让对方逼供,这样的男生,真是......太刺激了!

  当然下一秒,灰原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她在想什么啊......

  白马则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是拼命拉着灰原往前跑,想着一定要把她平安带出去,终于,他看到了出口发出的明敞的光,正兴奋地往那边跑。但紧接着,他敏锐的捕捉到,一小丝不和谐的红光闪过,令他瞬间胆寒!

  门口居然还有一个炸弹没引爆!

  来不及多想,他猛地提起灰原,灰原只觉得自己一下子飞了起来,接着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是震耳欲聋的声响。

  柯南和快斗他们正在门外焦急的等待,思索着要不要再进去看看,谁知又产生了一个爆炸,而且就在门口。一阵灰尘扫过之后,大门被封死了!

  “白马!灰原!”柯南急了,正想靠近,却被快斗挡住了,再定睛一看,那在大门外躺着的人不是白马还是谁?

  “白马!”柯南、快斗和服部也不管消防队员怎么喊,越过警戒线就跑到了白马面前。白马正吃力的爬起来,以免压坏了他身下的灰原。

  “白马!灰原,你们还好吧?”柯南急急的问。

  白马活动了一下脖子:“还好......”

  “灰原。你怎么样?”

  灰原睁开眼,就看见四个有名的大男孩将她团团围住,脸上全是关切。令她一时无语。她早就没事了,而此时这样的场景,只是让她想到......

  “噗......哈哈哈哈......”灰原一笑,四个人都懵了,难道她摔傻了?

  “喂!你怎么了?笑什么......”柯南在她眼前晃了晃。

  “你们......四个......围着我一个......哈哈,我还真是艳福不浅......哈哈哈......”

  “......”众人仿佛听到一排黑乌鸦飞过的声音......

  许久,柯南发声:“看来她是没事了......”

  灰原接话:“是没事了,只是可惜我的玫瑰被烧掉了......”

  闻听此言,白马撞了快斗一下,快斗回头,立刻明白了白马的意思。

  指尖伸到灰原面前,紧接着,一朵白玫瑰再次绽放,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是一朵盛开的花朵,娇艳不已。

  “美丽的花朵,总会绽放的......”快斗轻轻说着,脸上是标准的扑克牌式微笑。

  灰原不假思索的接过,玫瑰瞬间也绽放在了她的脸上,给了所有人阳光般的欣慰与喜悦......

  回去的路上,甲壳虫格外的挤,柯南不得已坐在博士的腿上,灰原则在前座上不停地把玩着玫瑰。后排,快斗无奈的夹在一黑一白两个人中间。

  白马依旧出神地看着灰原的方向,许久,突然出声:“唉,黑羽,那个变玫瑰的魔术......教给我吧!”

  “哈?我没听错吧!大侦探要学魔术?干嘛?”快斗疑惑不已。

  白马头也不抬:“好像......追女生挺有用的......”

  “啊?!”

  灰原一直静静听着,嘴角,露着一丝莫名的笑,看的柯南也莫名其妙。

  喂喂!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

  夕阳的余辉目送着甲壳虫的远去,有一种感情......嘘!不说,你懂得!

  后记:第二天,灰原就兴高采烈的上街购置了一个精美的花瓶,将那朵玫瑰郑重插了进去,摆在了窗台。柯南不解,嘀咕:“用得着么?又不是什么珍贵玩意......”

  灰原甩给他一个鄙视眼神:“怪不得那位小姐那么生气,你还真是一个不懂浪漫的白痴!”

  唉?这跟小兰又有什么关系啊?!

    六年级:怜月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十四·白玫瑰的命运——枯萎篇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