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十三·白玫瑰的命运——绽放篇_3000字

十三·白玫瑰的命运——绽放篇_3000字

2014-04-26

  “灰原!”柯南冲到灰原的面前:“你怎么会来?”

  灰原仿佛没听到一般,瞳孔一直没有焦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灰原?灰原!!”柯南的叫声终于把她拉回了现实。“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大侦探。”

  灰原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有这么重要的事居然不叫上我,你真是‘自私’啊”

  柯南不禁露出半月眼,喂,我可是为你的安全着想啊!

  “喂,工藤。”服部无奈的叫道:“现在怎么办啊,这位小姐姐的出现可是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啊!”

  柯南也不禁沉思:“这……”

  “不需要追踪。”灰原突然出声,一句话把大家都说愣了:“她就交给我,我们只要等在这里就行,她会回来的。”

  不知名的暗仓,凌从一个黑影手中接过一个手提包:“东西都在这里了,我要的呢?”对方说道。

  “放心,你很快就可以得到它了。”凌转过身,背对着他,开始掏包,只是,最后掏出来的,却是一把银制手枪!凌脸上露出略带怜悯的残酷笑容。

  一声枪响,回荡在天空中……

  当凌再回到酒店,已是夜晚。习惯性的不开灯,凌独自坐在黑暗的小屋中,回想着白天的一切。特别是......

  “那个女孩......”凌喃喃着。实在太像了,可是,怎么可能呢?“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志保......”

  “我还好哦!”突兀的,清丽的女声在背后响起,凌大惊,猛地向背后看去,隐隐的,从窗外投下的月光,在床上勾画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居然有人!我居然完全没察觉到!凌迅速思索着。组织的良好培训令她并没有惊慌,但......这个语气、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记忆的大门被猛地敲响,凌闪电般打开了电灯开关......

  灰原悄然的坐在床上,眼神平静的看着呆住的凌。“你好啊,四玫瑰。”

  “你是......雪莉?”凌狐疑地看着灰原:“你......怎么会......”

  “啊,天意吧!不知道被他们知道我的药还有这种功效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灰原丝毫不害怕,没有像见到组织其他成员那样,相反,居然意外的平静!“你想立功么?四玫瑰?只要现在把我交给组织,你就立大功喽!”

  “呵!”凌不禁轻笑:“你在开玩笑吧,你明知道我......”四目相对,微妙的情感开始流露......

  “不会这么做的!”

  灰原绽开微笑。

  下一秒,她们几乎同时向对方扑去:

  “好久不见了!志保!”

  “你也是啊!零子!自从你念了大学,我们就再没见过面呢!”

  “是啊!你也不跟我联系!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把我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给忘了呢!”

  “怎么会呢!你也知道,组织看得紧嘛!我也身不由己啊!”

  “是么......”

  门外,柯南四人正夸张的趴在门上。灰原和凌的对话听得他们一愣一愣的。什么跟什么?他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开玩笑吧!

  房间里,灰原和凌依旧聊得不亦乐乎,从小扯到大,过去整整二十分钟还没停下来的意思,听的快斗他们郁闷得要命。柯南总算知道女孩聊天的功夫,不是一般的高!灰原这家伙,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终于,灰原突然叫道:“啊!差点忘了!门外还有四个特工在等着呢!可以放他们进来么?零子?”

  “特工?什么?”

  “就是跟组织过不去的人啦!你开门就知道了!”

  凌疑惑的打开了门,门外,四个男生早已整装待发般得立正站好了,凌首先看到......

  “啊!你是那个进女厕所的变态!”他指着白马大叫。

  白马差点摔到地上,更要命的是,凌这一声,惹得在场所有人都惊异的向他行注目礼,进女厕所?不是吧!

  白马知道自己百口莫辩,索性默不作声,素质,一定要注意素质......

  再看到的,自然是柯南。“咦?你不是白天的小男孩......”

  柯南勉强挤出一个笑,随后眼神瞟向灰原,无声的传达着信息:你给我解释清楚!

  筱原零子,十九岁,作为组织一员,除了是头脑类的人物外,还常常作为外交人员去执行各种任务。是宫野志保在组织认识的第一个也是最知心的朋友。好奇怪,这里面的人交朋友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

  柯南脑海里正快速思索着,突然被服部拍了一下脑袋:“盯着人家看那么久干什么?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你想到哪去了!”柯南不满的嘀咕,同时瞟了一眼灰原和零子,那两人和白马居然聊得火热!白马还真是少女杀手啊,连组织的人都不放过!倒是灰原,见了朋友一下子开朗了许多,但是零子这个女孩,真的可以不顾及的全向她坦白么?

  “差不多了吧!”一直在旁边靠着墙的快斗突然出声,脸上带着不耐烦,他这次可是带着必要查清楚的决心才自曝身份啊!“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也该进入正题了吧,两位小姐!”

  “不着急不着急!”零子随意的挥了挥手,就像在哄小孩:“话说回来你还没向我自我介绍呢,这位小帅哥~”

  快斗的脸一下子蹿红,她的语气……怎么感觉自己被调戏了?

  白马轻笑:“他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哦!你一定认识的!”

  “谁?”

  “怪盗基德。”白马灰原同时说道。

  “神马?”零子闻听此言,嗖的一下窜到快斗面前,像在检查一件古董一样,从头到尾细细瞅着,快斗那个无语啊!他们当自己是死的么?

  “对了!说到怪盗基德!”零子回头冲灰原叫道:“你那支白玫瑰还在么?志保?”

  “嗯……”灰原顿了顿,记忆大门再次开启,她随手从上衣兜里掏出一朵纸花,花朵是含苞待放的白玫瑰。

  “这是什么?”白马奇怪的发问,一旁的柯南服部也莫名提起了好奇心。

  “真的在诶!保存得很好么!喂,小哥,你父亲的魔力真的很大哦!”零子回头冲快斗眨了眨眼。

  “我父亲?!”一听到这个敏感的话题,快斗立马警惕起来:“这朵花和我父亲什么关系?”

  “咦?你不知道?”零子惊讶的出声:“志保,看来这真是你我独一无二的秘密呢!”

  “好啦!”灰原淡淡一笑:“怪盗基德……真实的魔法师……”

  黑暗的组织,对于还是孩子的宫野志保来说,是充满恐惧感的,整天眼里只有那仿佛要吃人的黑色,还只有九岁的志保虽然也懂一点事,但脆弱的内心依旧对周围的一切十分害怕,她渴望看到一点其他的颜色,哪怕只一会儿。

  九年前的那一天,志保从黑色的恶梦中醒来,似乎有什么将她吵醒了,但她此时心中只有凄凉,看看周围的黑暗,她不由感慨,还不如不醒来,反正现实与噩梦一样黑暗!

  而此时的她,亦是身处黑暗的小房间——只因白天的训练没有达标而被关了禁闭!

  但组织似乎很不会折磨小孩子,连一个禁闭间都这么大!

  突然,“嗑哒”一声,志保一惊,抬头一看,禁闭室的门居然打开了!沉重的大门轻轻摇曳着,如恐怖的大口在咀嚼……

  凉意从心底一下子窜遍全身,她壮起胆子,一步一步向门口挪去……

  “呼~”就在那一刻,白色的身影从她头顶一闪而过。

  “谁?”志保大叫一声,没有恐惧,只有惊喜,因为——那是白色啊!组织中绝不会出现的颜色!令她从心底感到安慰和光明的颜色!

  直到现在,灰原想起当时的感觉,依旧是一片温暖。

  “呼啦~”依旧是影子,但志保已经不再害怕,她很清楚,穿白衣服的绝不会是那群恶魔。

  “你是来救我出去的么?请告诉我!”

  “嗖~”一阵风从背后吹起,志保猛然回头,世界霎时陷入白色。他离她那么近,伸手就能碰到他的衣服,那片耀眼的白色。

  “你……是天使么?”那是志保唯一能想起的形容词。

  白衣人笑了,借着从天窗透入的微弱月光,她能看清他脸上邪魅的笑,迷倒众生一般。

  黑羽盗一蹲了下来:“不,我只是个魔法师,可爱的小姐。”随之,一支白玫瑰从他的指尖绽放,那一只含苞待放的花蕾,瞬间夺去了志保的眼球:

  好漂亮,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漂亮的东西!

  “送给你,就如这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一样纯洁的小姐……”磁性的声音动情的诉说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悯从他眼中一闪而过。

  如久寒的冰雪遇到了第一缕春风,那种感觉多么遥远又亲切,似很久以前的初生,被夸奖和赞美,被呵护,被捧起。在她几乎遗忘了那些感情之后,黑暗中再次为她开启了一扇白色的大门,引导她走向心灵的正确方向……

  许久,志保才从那种感动中回过神,泪水,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脸庞。“谢谢!”她轻轻接过了那朵玫瑰,那一刻,她已暗暗立下誓言,会用一生去守护这朵玫瑰,守护这一份纯洁,不能遗忘。

  但现实总是打破她的幻想,伴随着大门被撞开的声音,枪声随之响起,几乎擦过她的发际,而下一刻,她感到自己已经被抱起,又轻轻放到了地上,只是身后的白色身影悄然移到了前方,牢牢护住了自己。

  “你跑不了了!黑羽xx……”志保的记忆中,后面的两个字被枪声掩盖,始终没有听清,她只记得,那个白色的魔法是利用“魔法”从头顶高高的天窗处逃走了,她随之被赶过来的姐姐抱在了怀里,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那一朵白玫瑰……

  “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或许不配得到你父亲亲手送的玫瑰,但请允许我自私的留下它,它真的在我的成长之路上起了很大的作用……”灰原轻轻说着,手中的白玫瑰依旧在打着旋舞蹈着。

  众人完全陷入了沉默,没人发现白马眼中,有一丝奇异的光芒在闪烁。

  而此时快斗脑海中,却回忆起他小时候和爸爸的一段对话:

  “爸爸,为什么你见到每个女生都会送她一朵花呢?”

  “听过一个传说么?快斗。传说每个女孩都曾是天上的天使,为了找寻自己心爱的人而降临到凡间,直到死才离开。所以我们应该尊重每个女孩,因为她们放弃了天使的身份,才有了爱与世界。”

  “……这样啊,那我以后也要送花给每个女孩,要感谢她们的降临!”

  “这很好哦,快斗。”

  “呵呵,我是无所谓啦,倒是爸爸你,每次给别的女生送花妈妈都会生气呢!”

  “—.—|||”

  也就是从那以后,女孩的定义对于快斗说就不一样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快斗看向灰原与零子,堕入黑暗地狱的天使么?真可惜。他开始有点理解爸爸送她花的用意了。

  “好了,也不说其他的了。”灰原收起玫瑰。“零子,组织这次派你到底是干什么?”

  一听这话,零子终于露出严肃的表情,起身:“过来看。”

  霎时,众人全聚拢过来,只见零子拿出一个小手提包,一层层打开密密麻麻的密码锁,瞬间,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众人一看手提袋中的东西,全愣住了,“这……”

  “好了,也不说其他的了。”灰原收起玫瑰。“零子,组织这次派你到底是干什么?”

  一听这话,零子终于露出严肃的表情,起身:“过来看。”

  霎时,众人全聚拢过来,只见零子拿出一个小手提包,一层层打开密密麻麻的密码锁,瞬间,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众人一看手提袋中的东西,全愣住了,“这……”

  大大小小的纸袋有上百个,里面装着各色各样的粉末或晶体,也有几只针管里装着明晃晃的液体,不用说,大家都明白——毒品!

  灰原定了定神,检查了一下:“全是高纯度的标本啊……

  “是的。”零子应着:“接受这些毒品标本,转送给组织,这就是我的任务了,当然还有……”

  “干掉知情者,对吧?”灰原面无表情的说道。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胆寒了。

  零子无力的靠在了墙上:“是……没有办法,你知道的。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

  “是,我厌了,已经申请退出组织……”

  “什么?”灰原大吃一惊:“怎么可能……那群家伙,能放过你么?”

  零子露出了一个醉人的微笑:“当然没那么容易,但我不会放弃,因为……我有了自己喜欢的人!”

  “!……”沉默……

  “我和他说好了,说我有一点事情,处理完,我们就去国外,扎一个没人能干扰的地方,开始我们的新生活!”

  灰原无话可说,女孩子的这种心情她怎会不了解?“他……知道你的事么?”

  “不,不清楚,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彼此爱着对方,相信他就是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

  望着零子沉浸的表情,灰原无法告诉她组织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要离开的人,她怎能轻易打碎少女的梦?

  “天使……找回目标了么?”快斗喃喃着。

  “什么?”柯南似乎听见了。

  “没什么……”

  “那零子,接下来……”

  “零零……”急促的电话打断了灰原,零子掏出手机扫了一眼,瞳孔立刻放大,她望了一眼众人,吐出一句话:“是琴酒!”

  寒意再次席卷了灰原,柯南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终于来了!

  “喂?”

  “事情怎么样了?四玫瑰?”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男音响起。

  “很顺利,你待会儿就可以来了,我……”

  “不用等。”

  “嗯?”

  “我和伏特加就在二楼这里,马上上去了。”

  “!!!”零子呆住了,惊恐地望向众人,二楼,那就意味着,不管怎么走,灰原他们要想离开,都会与琴酒他们撞上!怎么办?

  鬼魅般的黑影进入了四楼,迎面走来一个服务生,推着一个餐车走了过来,看到琴酒和伏特加,似乎被他们脸上的表情吓到了,恭敬地立在一边不敢说话,琴酒轻蔑地走了过去。

  待黑衣二人走远以后,服务生脸上露出一丝笑,低头撩开餐车的幕帘,“可以了,出来吧!”

  “呼~挤死我了!”别扭的大阪腔响起,服部从刚好能容下一人的餐车底部钻了出来,而餐车上面,灰原掀开盖在上面的布,露出了脸。

  服务生也撕下脸上的易容,是白马!

  服部微微喘了口气:“真服了黑羽那家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一次易容!”

  “很正常!”白马整理了一下:“倒是工藤,居然想出这么个招。”

  “习惯了!”这次轮到服部说了。

  灰原始终不吭一声,但白马和服部都看得出来,她很担心!

  互相对望一眼,白马开了口:“别担心,相信黑羽和工藤会处理得很好,他们两个都不是简单人物呢!”

  “啊,是……”但是,她更担心的是……零子,从她说要退出组织的时候,心里就很不安,隐隐的,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鬼魅般的黑影进入了四楼,迎面走来一个服务生,推着一个餐车走了过来,看到琴酒和伏特加,似乎被他们脸上的表情吓到了,恭敬地立在一边不敢说话,琴酒轻蔑地走了过去。

  待黑衣二人走远以后,服务生脸上露出一丝笑,低头撩开餐车的幕帘,“可以了,出来吧!”

  “呼~挤死我了!”别扭的大阪腔响起,服部从刚好能容下一人的餐车底部钻了出来,而餐车上面,灰原掀开盖在上面的布,露出了脸。

  服务生也撕下脸上的易容,是白马!

  服部微微喘了口气:“真服了黑羽那家伙,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一次易容!”

  “很正常!”白马整理了一下:“倒是工藤,居然想出这么个招。”

  “习惯了!”这次轮到服部说了。

  灰原始终不吭一声,但白马和服部都看得出来,她很担心!

  互相对望一眼,白马开了口:“别担心,相信黑羽和工藤会处理得很好,他们两个都不是简单人物呢!”

  “啊,是……”但是,她更担心的是……零子,从她说要退出组织的时候,心里就很不安,隐隐的,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黑暗中裂开了一条光缝,随之,幽灵般的身影闪现在门口。

  “欢迎啊,琴酒。”旋转椅转了过来,零子面带微笑的看着琴酒。

  “四玫瑰。”冰冷的男人一如既往:“东西呢?”

  “哎呀!琴酒大人干嘛这么着急啊,先聊一会儿嘛!”

  床底下的柯南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真服了这家伙!

  “哼!”琴酒冷哼一声:“一个想退出的人怎么突然这么热情?”话锋一转:“莫不是有什么异心?”

  “哎呀呀!看你说哪去了?”零子冷汗直冒:“都是同事,别这么见外啊!哈哈……”

  琴酒扫视周围一眼:“带上东西,跟我来,还有任务。”

  零子一惊,站了起来:“什么?不是说这已经是最后一个……”

  琴酒一个杀人般的眼光射过来,零子只好闭嘴,乖乖的走了出去。

  房间再次陷入安静,几秒钟后,柯南率先爬了出来,随之出来的,还有……零子!

  “真是的!我说话可不会像他那么肉麻!”零子拍拍身上的灰,不满的说。

  柯南暗自发笑,那家伙就这样!每次都那么夸张!“哎,他们说的另一个任务是……”

  “我怎么知道!那帮家伙出尔反尔!”零子气得跳脚。

  听罢,柯南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看来不是简单的事呢……要小心啊,黑羽!

    六年级:怜月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十三·白玫瑰的命运——绽放篇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