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十二·白玫瑰的命运——孕育篇_3000字

十二·白玫瑰的命运——孕育篇_3000字

2014-04-26

  黑暗。还是黑暗。

  灰原疑惑地走在这里,脚下发出空荡荡的脚步声,眼前是一群穿着白大褂,忙碌的人。脸上是彻人的冰冷。这对于灰原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我怎么……还在这里?灰原疑惑的看着周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赫然是宫野志保的样子!

  “我……”灰原惊恐的后退,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再看自己,竟然又变小了。而眼前的人物景象不知何时消失了。

  “这……”灰原站起来,眼前的黑暗令她恐惧。这里好黑,好冷,没有……其他的颜色么?拜托……让我看到……光明的颜色……

  “哗啦!”仿佛是呼应一般,灰原的背后响起衣襟抖动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后看,那一道白色的身影恰好掠过她面前。

  “魔法师先生!”那一道身影瞬间勾起了她的回忆:“不要走!”

  灰原回头,白色身影就在她面前,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只有那一朵从他指尖绽放的白玫瑰格外的耀眼。

  优雅的男音响起:“送给你,就如这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一样纯洁的小姐……”

  那一句话,瞬间温暖了灰原的心房,她不由的伸手接过了玫瑰,把玩着。可是突然,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灰原一抬头,眼前是漫天的火焰!

  她焦急的转着,可是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人了,恐惧,再次袭击了她。

  “不……不要……”灰原躲过一条条火舌,但还是有一条烧到了她的手,那朵白玫瑰瞬间燃烧起来,她本能的丢掉了它,但马上反应过来:“不!我的玫瑰……”

  “不!”灰原猛的睁开眼睛,自己正躺在床上。

  又是梦么?又做了这个梦……灰原坐起来,烦恼的按住湿湿的额头。突然,她反应道:“我的玫瑰!”

  她匆忙地下了床,跪在抽屉前,急急地打开,还好,那朵含苞的玫瑰静静的躺在那里,安然无恙。

  灰原小心的拈起它,轻轻把玩着。真是的,最近老是在做这样的梦,只是今天,多了那火焰……是在暗示我什么吗?黑暗中,那小小的身躯,显得很无助……

  清晨,柯南郁闷的坐在沙发上,不时的看着表。

  灰原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眼看到了他:“咦?大侦探最近怎么总往这边跑?”

  “……我也不想,只是今天某个人会来……”柯南没精打采的说,因为这事他已经被小兰数落好久了!

  “某个人?谁?”

  “就是……”

  “砰砰砰!!!”犹如地震般的砸门声传来,伴随着熟悉的大嗓门:“工藤!快开门!!!”

  灰原无奈的看着他:“你们侦探慢慢聊,我回屋了。”说着就消失了。

  “唉——”柯南叹着气,起身去开门:“来了啦!”

  打开门,眼前的人不是黑炭服部平次还是谁?“你不要这么大声,会吵到邻居的。”

  服部气喘吁吁,来不及说话,就风一般闪进了门,放下手里的行李,转身摇着柯南大吼:“在哪里?那个家伙在哪里?”

  柯南被摇的头晕眼花:“什么……那个家伙啦,你在说谁?”

  服部急切地说:“还能是谁?怪盗基德啊!你在电话里说的太简略了,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你怎么打败他的?他和组织什么关系?他父亲又怎么死的?快!快说清楚!!”

  “你不要急啦!”柯南好不容易挣开了服部的魔爪,揉着疼痛的肩膀,“我已经叫他来了,你有什么问题亲自去问他!!”

  “那他在哪里啊?”

  “我们约好车站见……”

  “那就走吧!”不等柯南说完,心急火燎的服部抓着柯南就跑出了门外,留下一路的烟尘……

  车站,快斗正郁闷地站着:“真是的,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我都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他了啊,还说有问题……”嘀咕着,他又眼神斜向后面:“话说回来,那个小侦探找的是我……”然后猛地回头:“你为什么跟来?!”

  白马探正悠哉的观察天上云朵的形状,听快斗这么说,微微低了一下头,脸上带着“甜腻腻”的笑,语调平和地说:“别这么冷淡嘛,黑羽同学,我们现在可是同一战线上的伙伴啊,要好好相处嘛~”

  快斗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谁要跟你好好相处啊!已经惹上你们两个侦探了!打死我也不要再和其他侦探有交集……”

  但现实很残酷,随着一声巨响,快斗和白马只觉得身边一阵黑旋风刮过,紧接着那阵风又倒转回来,最后停在快斗前面。

  “呼……就是你么?你……”服部刚抬头看了一眼快斗,立刻噎住了,又迟疑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眼冒金星的柯南……“哇!!他和你长的真的好像!工藤!”

  白马好笑得看着快斗僵硬的脸,看来老天爷不怎么宠你呢,黑羽!你越不想,他越来了……

  “我早就说过了嘛……”柯南艰难地爬起来,可惜他的那句话似乎被某个粗神经的家伙自动忽略了……“太像了,你是怪盗基德对吧?你这张脸该不是易容的吧……”说着,服部的手已经在捏扯着快斗的脸了……

  忍耐……

  “咦?撕不下来?好奇怪……”加大力度……

  轰!火光瞬间出现在快斗身后,这个家伙也太、过、份、了!“啪!”拍掉服部的爪子。“你玩够了没有!我不是橡皮泥做的!!这是真脸!既然知道我是怪盗基德就给我放尊重一点!否则信不信我把你变到喜马拉雅山去享受登峰造极的感觉!!!

  服部愣了愣,终于回到了正常的感觉:“别激动嘛,只是想看一下传说中的怪盗基德真实的样子,看来还不错嘛,至少是有脾气的,并不是那么绅士……”

  快斗无语……怎么这些侦探一个比一个毒啊,果然还是不要太接近的好……

  “呵呵……”优雅的笑声传来,白马慢慢走到服部面前:“也只有你这种粗人才能想出这种低级的恶作剧,真正的绅士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咦?你这个家伙怎么也在这里?”

  “我现在也是知道真相的人喽,而且可能知道的比你还多,这个秘密已经不是你一个人分享的喽!”

  “你……”

  于是,这两个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人开始唇枪舌战。

  这边……“喂,你特地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让这个大阪人看的?”快斗黑着脸问柯南。

  “啊……这个……”柯南知道自己肯定逃不过去了,索性大胆的说:“有什么关系吗?反正以后大家都是伙伴嘛!提前熟悉一下也好……”

  “少来!”快斗一个垫炮忽了上去,柯南抱头大叫:“你欺负小孩!”

  “什么欺负小孩,你比我大好不好!”

  “哦?是么?你生日是多少来着?”

  “六月二十一啊!白马没跟你说么?”

  “呃……我忘了。”

  快斗再次无语,算了,这家伙好像是连自己生日都记不住吧!他也别指望了……

  柯南尴尬的笑了,没办法谁叫他天生这方面的记忆体不完善呢。六月二十一日……等等!我记得,那一天是……柯南不禁惊讶的看向快斗:“喂,你该不会……”

  “嗯?什么?”快斗疑惑。

  这是,服部的大嗓门打断了他们:“好啦!我懒得跟你吵!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工藤,我们回去吧!还有怪盗基德,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呢!”

  “我叫黑羽快斗!”快斗郁闷,他再怪盗基德怪盗基德的叫,自己就要被逮捕了!

  “无所谓啦!工藤,你要请我吃东西哦!一大早过来还没吃饭呢!好不容易甩掉和叶那女人的……”

  柯南灵光一闪:“好啊,一会儿请你吃大餐……”

  白马叹口气:“既然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还有一个案子要处理呢。”

  这一回,服部快斗出奇的一致,异口同声说:“没人要留你,要走就走,本来也没让你来!”

  静默……

  “噗……哈哈哈!”这一下,四个人终于一起笑了,这大概就是一种默契的初现……

  事后,博士家……

  快斗一脸黑线:“说是要请那个家伙吃大餐……”镜头放大,快斗正身系着围裙,双手捧着热汤:“但为什么要我来做?!”

  平次已经在狼吞虎咽了,只有柯南回答他:“这是对你厨艺的肯定,你应该感到荣幸!”

  快斗狠狠地放下手里的碗,心中不爽,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这个形象很像家庭主妇哎!他可是怪盗基德,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服部含含糊糊的说道:“真的很不错……要是有鱼就更好了……”

  柯南拼命挥手,并堵住了服部的嘴巴,可是已经晚了……

  快斗身后瞬间冒出了幽冥之火,“别跟我提鱼!!!”随后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从博士家传来,伴随着惨叫声……

  自从经过多方针对他怕鱼的弱点折磨他,他已经从怕鱼升级为恨鱼……

  一场闹剧最终渐渐平息,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下午,灰原在地下室工作着,柯南正在看小说,服部和快斗正“愉快”的交流着……

  突然,柯南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显示屏,漫不经心的接起来:“喂?白马,什么事?”

  “工藤,你快来!”白马的声音很焦急:“我发现组织的人了!”

  “什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柯南立刻提起了精神,同时一股危机感传来……直觉告诉他,这又将是一场苦战……

  服部和快斗猜到了内容,一旁的博士紧张的指了指地下室,柯南心领会神,捂住电话,冲服部和快斗打了个手势,众人迅速转移到一个小屋子里,关上门后,柯南才放开手,摁下手机的扬声器:“白马,你接着说。”

  白马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原来,他今天接到一个案子,是一个豪华饭店的坠楼事故,**怀疑是他杀,嫌疑人被锁定为两男一女,因为被害人出事时只有他们三个没有不在场证明。但白马在经过一番调查后,确认为只是一场意外。于是在**的请求下,白马去向嫌疑人中的那位女性说明情况,并表示歉意。

  当白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背对着他打电话,远远地,白马就看见了那个女孩的一头银发……是的,银发,一种刺眼但却很协调的颜色。

  因为怕打扰到她,白马选择悄悄接近,等女孩打完电话再跟她说话。随着距离的缩短,他渐渐听清了她说的话……

  “嗯,遇到了一点小意外,但没关系,反正跟我无关……”

  “我知道,我会小心……任务的话不用你操心,你把自己的事管好就可以了……”

  “好的,那回头见喽……”

  “Gin!”

  白马猛地刹住,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这个名字他太清楚了,拥有惊人记忆力的他怎么可能忘记柯南说过的最可怕的人?!

  这个女孩是组织的人!这是他现在唯一理性的想法。

  银发女孩的手机已经扣上,眼看就要转过身了,如果被她发现自己的异常……

  那不是死定了!!!

  白马的大脑迅速转换着,终于,他反映到,于是在女孩转过身的一霎那,迅速装成恰好经过的样子,和女孩擦身而过……

  也是在那一刻,他看清了女孩的样子,很清秀的一张脸,似乎刚成年不久的样子,怎么会是那么黑暗的人呢?

  女孩也看了一眼白马,虽然只是匆匆一瞥,还是让白马心惊胆战,他迅速调转方向,也不管是什么地方,就闪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关门的那一刻,他分明看到了女孩眼中的诧异和复杂。

  关上门,断绝了视线之后,白马才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身上已是大汗淋漓。这才给柯南打了电话……

  听完陈述,柯南、服部、快斗都好长时间说不出话,这件事发生得太突然,他们都有些措手不及,一时想不出如何应对。

  良久,快斗发话:“不管怎样,先盯住那个女孩,既然是和组织有联系的人,很可能会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柯南应着:“黑羽说得对,不管怎样,先过去,盯住人,再慢慢想对策,毕竟对方和组织的关系有多深还是一个未知数。”

  服部点头,冲着电话说:“你现在在哪里?白马。”

  “江和镇的江和大酒店。”

  柯南说:“那我们马上过去,你先看住那个女孩,有情况马上和我们联系!”

  “好!”

  柯南挂断电话,对着服部和快斗说:“走吧!”又回头对一旁的博士说:“这件事千万别让灰原知道,否则……”

  博士点头:“我明白,我会看着小哀的,你也要小心啊,新一!”

  “嗯!那灰原就拜托你了!”说完,三个人就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阿笠博士站在门口,担忧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下室的方向,“小哀……”

  地铁上,三个人各怀心事,气氛很凝重。

  过了一会儿,快斗突然问了一句:“为什么不让那个女孩知道?”

  “啊?”正在思考对策的柯南突然回过神,有些不高兴快斗打断他的思路:“谁?灰原?”

  服部也诧异的看向快斗。

  快斗脸上难得出现复杂的表情,他开口:“她不曾是组织的人么?多多少少了解组织更多一些吧!叫上她不是方便很多?”

  “你开什么玩笑?灰原是组织的叛徒,如果她被组织发现,那就是死路一条!而且她对组织的人很后怕,无法面对组织的人……再说,你忍心伤害一个女孩的心么?她对自己曾经的作为已经很后悔,再让她想起,是对她的伤害!”

  快斗不再言语,转头看向窗外,三人再次陷入沉默。

  快斗的心情很复杂,他当然知道那个女孩的所有经历,也能理解……但不知为什么,就是对她没有好感,或许自己真的对组织的人成见很深吧!

  二十分钟后,众人到了江和大酒店。远远地,柯南他们就看到了焦急张望的白马……

  “白马!”

  白马回头,“呼!你们终于来了!”

  柯南很积极,张口就问:“那个女孩在哪里?”

  白马指了指酒店里面:“放心,她一直在里面,我问过酒店的服务生,她似乎要住两个晚上,一时走不了。”

  柯南松了口气:“那就好,你有调查她么?”

  “当然,但……也只知道她的姓名和年龄一类的基本资料而已。”

  哦?说来听听。”

  柯南他们说这走进了酒店,白马则开始介绍:“玉峰凌,女,十九岁,目前在涂江大学读大二,电子专业。住址不详,其他的也没什么用,反正这些包括姓名基本都是假的……”

  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四楼。白马指着432号房间说:“她就住在这里面,你们打算怎么办?”

  服部突然问他:“你确定没引起她怀疑?你不是说她看你表情怪怪的么?”

  “啊……这个……”白马瞬间语无伦次,说实话,当时他真以为自己被怀疑,但当他打完电话看清自己在哪个房间后,就明白了她眼神怪的原因,因为他发现,自己慌不择路,居然躲进了……女厕所!当然,这种糗事对于好面子的绅士白马来说,打死也不会说的……

  柯南已经开始准备,快斗好奇地看着他两只手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你要干什么?”

  柯南回头自信一笑:“等着看好啦!”说完,径直跑到432号房间门前,敲响了门!

  快斗他们大吃一惊,但还是匆忙隐秘,紧张地注视着……

  门开了,凌低头一看,惊讶的发现居然是一个小孩子。

  那一头银发让柯南也有一瞬间的失神,但他还是很快镇定,露出他无敌的小孩表情:“你好啊,大姐姐。我是两天前和爸爸妈妈一起住进这里过的,走时不小心落了东西了,现在过来找一找,可以进去么?”

  凌略微想了想,立刻笑了:“好啊,进来吧!”

  成功!柯南兴奋地想。

  眼看着柯南跟着凌进了房间,服部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嚷嚷起来:“工藤有没有问题啊......”

  快斗瞟了他一眼:“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他,他你还不了解么?我们只要等着就行了......”

  ......

  柯南进了凌的房间,立刻仔细勘查起来,左看看,右摸摸,凌倒也耐心,毕竟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小孩子会和组织扯上关系......

  突然,桌子上的电脑响起了“嘀嘀”的声音,凌立刻伏到电脑前,扫了一眼,神情立刻严肃起来,然后便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起来,但是删了好几遍,似乎才发了出去。这一切都被柯南看在眼里。

  她在和人聊天?看神情,似乎是什么重要的事,白马也说过她似乎是有什么任务,难道在和同党交流情报?正欲凑上前去看看,但凌突然回头,吓得柯南连忙尴尬的笑了。

  凌思索了一下,还是说道:“小弟弟,你的东西找到了么?姐姐还有事情要忙哦!”

  “啊......可能被打扫的服务生收起来了吧,我下去问问好了,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走喽,大姐姐再见!”柯南说着急急忙忙奔出了房间。

  凌好笑的看着柯南匆匆忙忙的身影:“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眼看着柯南跟着凌进了房间,服部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嚷嚷起来:“工藤有没有问题啊......”

  快斗瞟了他一眼:“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他,他你还不了解么?我们只要等着就行了......”

  ......

  柯南进了凌的房间,立刻仔细勘查起来,左看看,右摸摸,凌倒也耐心,毕竟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小孩子会和组织扯上关系......

  突然,桌子上的电脑响起了“嘀嘀”的声音,凌立刻伏到电脑前,扫了一眼,神情立刻严肃起来,然后便在键盘上敲敲打打起来,但是删了好几遍,似乎才发了出去。这一切都被柯南看在眼里。

  她在和人聊天?看神情,似乎是什么重要的事,白马也说过她似乎是有什么任务,难道在和同党交流情报?正欲凑上前去看看,但凌突然回头,吓得柯南连忙尴尬的笑了。

  凌思索了一下,还是说道:“小弟弟,你的东西找到了么?姐姐还有事情要忙哦!”

  “啊......可能被打扫的服务生收起来了吧,我下去问问好了,打扰你了不好意思,我走喽,大姐姐再见!”柯南说着急急忙忙奔出了房间。

  凌好笑的看着柯南匆匆忙忙的身影:“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焦急等待的服部、漫不经心的快斗,神情严肃的白马三人,看到柯南出来了,立刻围了上去。柯南摆摆手,三人心领会神,马上下了楼。

  无人的走廊里,柯南将他看到的都说了出来。

  “看来是有什么交易呢!”快斗轻轻说道。

  “啊,应该是。”柯南摆出经典的沉思状,又是交易么?记得第一次接触组织,也是因为交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和潘多拉又有什么关系呢?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喂!”快斗打断了他的思路:“你有安装窃听装置吧,打开听听,也许她会打电话呢!”

  “恩……”柯南点点头,摁下了眼镜旁边的窃听按钮: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众人无语。

  “又是电脑联系,现在的科技怎么这么发达?”服部不满地嘟囔。

  柯南苦笑,真是失策啊!

  突然:“嘟嘟”的声音响起。有电话!一道闪电划过,众人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不禁屏住了呼吸……

  “喂?”

  “……”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把货物准备好就行了,钱不会少你的。”

  通话结束。

  沉寂了一会儿,白马轻轻说:“可以开始追踪了呢!”

  “啊,是啊。”柯南的声音透出抑制不住的激动,兴奋的笑容看得快斗毛骨悚然。

  真是可怕的家伙!快斗忍不住暗下评论。

  博士这边,他正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念叨:“新一啊,可别出事啊!”

  “什么别出事啊?”清丽的女声传来,顿时吓了博士一跳。匆忙回头,灰原正趴在沙发背上,疑惑地望着他。

  “小……小哀,你怎么出来了?”博士尴尬的笑,同时快速思考着该怎么圆他刚才的话。

  “累了,出来喝口水歇息一下。他们呢?怎么都不在了?”

  “哦,他们去帮白马处理案件了。”博士匆忙敷衍。

  “这样啊,真是一群案件狂。”灰原似乎没怀疑,径直走进了厨房。

  “呼……”博士松了一口气,还好反应快。忍不住背过身,看向门口:“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如果被小哀知道组织又出现了的话……”

  “啪!”玻璃杯碎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博士一惊,猛地回头:“小……哀……”

  灰原眼神空洞的瞪着博士,瞬间,冲到博士面前:“你说什么?组织出现了?在哪里?快带我去!”

  博士后悔万分。自己这张破嘴!但他还是匆忙劝灰原:“不行啊,小哀,你……”

  “我知道。”灰原努力使自己平静:“我不是冲动,我是要去帮他们。我已经不会再逃避,所以想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忙。毕竟组织的事我了解的更多。”言毕,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博士:“带我去,我会保护好自己。”脸上,是毋庸置疑的倔强。

  博士愣愣地看着灰原,只觉得这个女孩似乎比原来更加成长了,或许,带她过去,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半小时后,当凌从酒店准备出门,柯南四人紧张跟随时,博士的甲壳虫车在门口同时停下。

  灰原急不可耐的率先跑进了酒店。

  凌也同时和服务员说明了情况,转身准备走出酒店。

  柯南他们看见灰原。愣了。

  灰原看见凌,也愣了。

  凌向前继续走,但她看到灰原时,脸上露出了不相信似的惊异。

  两个女孩对视着。

  灰原没有再动,只是愣愣的看着凌。直到凌和她擦肩而过。

  凌没有停,但眼神也一直没离开灰原,直到即将走出门口,还是不住的回头张望,但最终还是走了出去。经过博士,再没回头。

  灰原一直没动,脑海里,只是闪过那个名字:fourrose(酒名:四玫瑰)!

    六年级:怜月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十二·白玫瑰的命运——孕育篇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