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花落.伊人如梦 (一)下_3000字

花落.伊人如梦 (一)下_3000字

2014-04-26

  亦紫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发现旱魃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旱魃果然如村民所说,是个光头,她的容貌奇丑无比,可谓鬼见愁,亦紫眼角抽了抽,她亦紫从小便在娱乐圈生活,从未见过如此样貌之人。那旱魃冷笑道:“既然都来了,何必那么快走呢,坐下来喝喝茶吧。”

  亦紫好声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来这儿的目的是为了劝说你,村民们没水喝,为此死了很多人,因此我希望你能离开赤水。”

  旱魃手中幻化出一把上古铜剑,向亦紫刺去,厉声道:“要我答应你?等你赢了再说!”一剑封喉,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

  上古铜剑迎风挥出,一道乌黑的亮光直取亦紫的咽喉。剑还未到,森寒的剑气已刺碎了寒风!亦紫脚步一溜,后退了七尺,背脊已贴上了一块磐石。上古铜剑随着亦紫的动作变招,笔直刺出。亦紫退无可退,身子忽然沿着那块磐石滑了上去。旱魃身体一轻,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她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

  逼人的剑气。

  旱魃的上古铜剑朝亦紫劈来,不能再躲了。

  亦紫体内的岚烟深吸一口气,那包在亦紫身外肉眼可见的苍蓝色的结界瞬间化为虚无。

  粉紫色的超短款披肩小外套后迅速长出一对果绿色的双翼,展开,带着亦紫飞上蓝天,亦紫反应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大地,打了个寒颤,双手在空中到处挥舞,怒吼道:“岚烟!你这是拿生命来诠释这种危险!而且还是我的生命!我要下去!”

  突然,一把飞剑朝亦紫刺来,可幸的是亦紫在最危急的时刻挥动双翼逃过此劫,岚烟满头黑线:“你还是担心自己的处境比较好。”

  旱魃的剑落了个空,自然不会好受,她闭上双眸,嘴里念着一段亦紫听不懂的上古咒语,背后竟渐渐凝聚起一双纯黑色的双翼,飞上高空,握着铜剑的手直指亦紫。

  亦紫注视着旱魃:“难道我们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吗?”

  旱魃冷冷笑了一下,缓缓开口:“不然除了这个,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亦紫心头一凉,妈妈教导过她,只有被别人伤害过很深的人才会时时刻刻像蝎子一样保护自己,攻击别人,她无奈地笑笑,像她这种温室花朵是永远不知道这种被别人排斥、欺压的滋味。

  亦紫平视旱魃,眸子里似乎荡漾着水波,清澈见底,没有一丝杂质,那种眼神,没有恐惧,没有狠毒,只有怜惜。

  旱魃狠狠地瞪了一亦紫:“别用这种可怜我的眼神看着我,我不需要你的可怜,相比之下,你的处境好像更危险吧!”

  “你想怎么样才能放过那些无辜的村民?”亦紫大声问道。

  “杀了你。”像旱魃一样,声音也是如此阴沉。

  亦紫承认在听到这句话时,是有那么一段时间害怕过。

  旱魃放下铜剑:“怎么,怕了?你要知道,拿你一人的性命去换那么多人的性命,是很值得的。”

  冰凉的铜剑已贴上脖子,亦紫没有恐惧,苍蓝的眸子平静地看着旱魃:“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旱魃狐疑地看着亦紫,许久,点点头。

  亦紫笑了,如此美丽,旱魃心里想道,只可惜是快夭折的鲜花。

  粉嫩的樱唇轻轻开启,声音悦耳动听:“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身份!因为父皇!因为不想再被人嘲笑!因为自己的母后是宫里最卑微的人,所以时刻被人欺压!所以只要强大了!就不会再过这种生活!”旱魃心底最脆弱的地方被牵动了,怒吼道。

  亦紫也不知道从哪传来了一股怒火,厉声喝道:“强大不是用被人的生命、痛苦所建成的!想不被他人欺压,想让父亲注视起自己,所以帮父亲打仗,引起轰动让父亲注视自己么?你错了,大错特错!真正的强大并不是这样!是勇敢、是自信、是善良!”

  旱魃看着眼前的女孩,过了很久很久,开口说话,声音有着从未有过的温和:“你赢了,你虽然在本领上赢不了我,但你用心,用真心打动了我,你赢了我,你可以走了,我也不会杀你,我会离开赤水的,你走吧。”

  亦紫拉过旱魃的手,降落下来,旱魃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还残留着余温,像是自言自语:“你是第一个,你是第一个不怕我的人,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这么近的说话,你也是第一个,第一个跟我牵过手的人。”

  亦紫忍不住出声问旱魃:“难道你的母后。”

  旱魃点点头,轻声说道:“我的母后,死了,但她生前也从未碰过我。”同时又在心里接道,因为她一旦对我好,就会被人陷害,她也怕,我不怪她,至少她是我的母后。

  亦紫黯然神伤,十分同情旱魃,她轻轻抱过旱魃,柔声说道:“那你跟着我吧,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旱魃啜泣着,把这几年来所有的委屈都爆发出来了,偷吃东西被别人往死里打,走在路上被兄妹们欺压、诬陷,被大家责骂等等。

  亦紫抚摸着旱魃的背,她知道这个女孩受了太多委屈,旱魃边哭边说:“你不怕我的相貌丑?”

  亦紫笑道:“我知道,其实你这么多年都是隐忍着成长,我也知道,你内心有着不为人知善良、美好的一面,你不丑,你用你的品质赢了那些虚有其表的人。”

  旱魃停止了啜泣,她渐渐从亦紫的怀抱中脱离出来,身上发出耀眼的白光,亦紫本能地闭上眼睛,没有发现被白光包裹在里面的旱魃神情那么温柔。

  待白光消去,亦紫呢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孩,眼前的女孩皮肤白皙如雪,双眸如一泓清水,高挺的鼻子傲然挺立,粉嫩的唇浅浅一笑,清丽脱俗,身上散发出一股甜甜的橙子味,这个女孩没有绝美的容貌,但十分清秀,并不妖娆,却有那么一点点的妩媚。

  女孩微微一笑:“你可不认识我了吗?我可是凶恶的旱魃呀!”

  亦紫结结巴巴:“不,不,不是,只是,你,你怎么这么漂亮了。”

  女孩抬起细手,吹出一口气,手中凭空出现一只小鸟,飞向上空:“这本是我的真面目,在后宫中,所有的女性都没我漂亮,她们嫉妒我,仗着自己受宠,我的地位卑微,欺负我,为了不让她们欺压,我用法术将自己的模样封印起来,并发誓,只要遇到真心待我的人,封印便会自动解除,为了不受欺压,我改名为旱魃,其实我的真名叫清莲,我的母后给我取这个名字的寓意是做人清廉,还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品质,可我让我的母后很失望吧。”

  亦紫拍拍清莲的肩:“你没有让你母后失望,你做到了,你也不要再怕别人,有人欺负你的话,我帮你揍她,回去后,不要再怯懦,你很美,真的,做好自己,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清莲点点头:“我会的,你放心吧,还有,其实我的法术是水属性的。”

  亦紫歪过头,睁大眸子:“水属性?”

  “恩!我会让村民们喝上清澈的泔水,让大地滋润,长出草木!”

  亦紫坚定地说:“我相信你,清莲。”

  清莲点点头,背后长出洁白的双翼,她朝亦紫轻轻挥手,说道:“我该走了,后会有期!”

  亦紫嘴角扬起一个最美的弧度:“再见!”

  岚烟感叹道:“主人,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交到了一个朋友,想不到旱魃真名叫清莲,这要传到21世纪,可是爆炸性新闻啊。”

  亦紫调戏道:“就你八卦。”

  在这上古时期,传来真心的笑容。

  夕阳西下。

  三

  场景一:赤水村

  亦紫带着岚烟来到赤水村外,亦紫一身浅蓝色的衣服,浅蓝色华衣裹身,外披淡粉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如雪月光华流动倾泻于地,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色的绸带束好,玉簪轻挽,簪尖垂细如雨珠的小链,微一晃动就如雨意飘渺,宛如淡梅初绽,没有皇家的奢侈却有一股恬静,貌如天仙,清丽脱俗,有一份天然去雕塑的自然清清新,就像薄荷,天然凉,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线的红扉营造出一种肌肤如花瓣般的粉嫩可爱,整个人既像随风飞散的樱花,犹如清灵透彻的冰雪.......白玉似的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淡紫色的水晶被一条红绳串了起来,这是清莲送给亦紫的,她说这个可以保佑亦紫,年年平安,那双苍蓝色的眸子晶莹剔透,澄澈闪亮,满怀芳香。她旁边的九尾白狐全身充满一股妩媚的气质,白毛光滑透亮,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它的嘴角扬着一个笑容,乃上古神兽。

  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土地上已冒出许多新芽,干枯的凹凸不平的土地上,低流着一条不知通往何地的小溪,一切都变了,看来清莲已经施过法了,亦紫笑笑。

  不知是谁一声“神女,神女回来了”引起大家的轰动。

  “神女,你终于回来了,谢谢神女救命之恩”“多谢神女,要不是神女的话,大家早就渴死了,神女,你实在太伟大了”“是啊是啊,谢谢神女”......

  亦紫摇头道:“大家不要谢我,救你们的不是我,而是旱魃。”

  村民们惊疑道:“旱魃?”

  亦紫点点头,“对的,若不是旱魃生性善良,今日我也不会站在这儿,村民们也喝不上如此清凉的泉水,所以这一切都归功于旱魃,旱魃其实真名叫清莲,在皇宫中,所有的女人都没清莲美丽,于是这种羡慕渐渐变成嫉妒,变成恨,那些女人仗着自己受宠,欺负清莲,清莲为了不让她们欺压,用法术将自己的模样封印起来,并发誓,只要遇到真心待她的人,封印便会自动解除,所以这一切都是有苦衷的,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大家也要体谅清莲。”

  村民们若有所思地看着亦紫,似乎懂了。

  村民们点点头,随即绽开笑容,俯身跪下,恭敬地说:“多谢神女救命之恩,神女就如同我们的再生父母,神女的再造之恩,我们永世难忘!”

  亦紫一惊,连忙说道:“大家快起来吧,你们老是这样的话,这是折煞我啊。”

  村民们一听这话,连忙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亦紫露出笑颜,灿烂若花。

  轻微的咳声从大家的身后传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出来,弓着腰拄着一根木棍当成拐杖,大家连忙让道,亦紫鼻子一酸,几日不见,村长已经白了许多头发,都是因为在担心她吧?

  村长看见亦紫,松了一口气,这孩子,终于平安回来了呢。

  村长拍拍亦紫的肩膀,说道:“神女对我们有很大的恩德,我们应该在村口立一座女神的雕塑,大家说是不是?”

  村民们一听这话,炸开了锅,好久才能平息下来,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子走了出来,说道:“这是一个好建议,我认为,我们明日就该开工。”

  “是啊是啊。”“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一片赞同声响起。

  亦紫好不容易插进一句话:“大家都是长辈,我是一位晚辈,你们真不用这么做的,再说,救大家是理所应当的,真不用的。”

  村民们不同意,亦紫说不过大家,只得答应,随便找个借口,回房休息了。

  窗外的月亮又大又圆,安静地挂在蓝宝石似的夜空上,寂静又安详,风一吹,一股奇怪的幽香散来。

  亦紫望向窗外,手托着下巴,心里不知想着什么,淡紫色的水晶在月光淡淡的照射下发出华丽的光彩,石榴绿的睡衣裹身,胸口系着一条白色的纱带,裙边有着蕾丝,长裙及膝,脚踏一双黑色的高筒靴,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眼睑,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缓缓开口:“岚烟,明天就要起程吗?”

  岚烟轻身一跃,跃到窗棂上,眼睛望着月亮,琥珀色的瞳孔里看出一丝淡淡的忧伤:“是啊,找到白泽后,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就算完成任务了。”

  亦紫睁开眼睛,苍蓝色的眸子里蓄满泪水,虽然她已经知道了那个令她失望的答案,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完成任务后就要回去了吗?”

  岚烟点点头,说:“你不想念你的父母吗?还有亦雪。”

  既然已经失望了,亦紫也不便再问了,启唇轻声道:“嗯,我知道了,明天就去找白泽,然后,然后就回去吧。”

  岚烟回过头,认真地说:“主人,不管在今日还是往后,你都要记住,历史永远都是历史,你无法改变,也没有权利改变,历史一旦离开自己本来运行的轨道的话,就会改变另一个人的命运,我们不属于这里,我们能做的,只有静观其变。”

  亦紫点头,回到自己床上,闭上双眼,清莲,对不起,不知不觉中,一滴泪珠从眼角落下。

  岚烟蹲在亦紫床头,主人,但愿,一切安好吧。

  天渐渐亮了起来,太阳拨开乌云,渐渐升了起来,鲜红的朝霞染醉了整片穹苍,黎明到来,太阳照进屋子,屋内,村长推门而进,亦紫已经洗漱完毕,村长轻声唤道:“神女。”

  亦紫回过头,拍拍胸脯,惊魂未定,她看着村长:“村长,您不要老叫我神女了,我叫梦寻亦紫,您以后叫我亦紫就可以了。”

  村长皱眉,“神女,这。”

  亦紫挑眉,佯装生气:“是亦紫。”

  村长点点头:“亦紫姑娘,你托我办的事我应经办妥了,你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亦紫笑颜如花:“谢谢您。”说罢,还鞠了一躬。

  “嗯,不用谢,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出去吧。”村长微微笑道。

  亦紫拎起岚烟,和村长走出门。

  刚出门,就发现不远处自己的雕像,亦紫惊讶,走上前去细细端详,眼前的少女个子高挑,身披一条超短小披肩,下面一条及膝的裙子,脚着高筒靴,微微上挑的柳眉,大大的眼睛,有点像,呃,狐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饱满的樱唇,这是自己吗?亦紫不太相信,虽然自己的面容是有点漂亮,但也不至于这么漂亮,可这确实是自己啊,亦紫咽了一口口水,转入正题,面对着村民,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谢谢大家。”

  大家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哎呀,神女,不要客气,都是小事啦......”

  亦紫看着这些善良的村民,现在的世界,这样真诚待人的有多少?

  匆匆地吃过早饭,和大家来到村口,跟大家告别,亦紫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女娲石,递给村长:“村长,这是女娲石,现在我归还于您。”

  村长摇摇头,“这个女娲石你更善于保管它.你收着吧。”

  亦紫也不好推辞,身上这个衣服穿入皇宫并不行,她和岚烟对视一眼,淡紫色柔和的光芒包裹住亦紫,渐渐,紫光消退,亦紫也换了一种装备,在离别中,上路了。

  场景二:皇宫外

  亦紫带着岚烟来到皇宫外,哇,不愧是皇家,这么雄伟。

  正要推门进去,一把亮闪闪的剑挡住了去路,一位年轻男子打量着亦紫,苍蓝的眸子清澈见底,秀眉轻挑,眉宇间满是单纯,水灵灵的,小巧玲珑的鼻子,如樱桃般的小嘴,荡漾在白里透红的脸上的笑颜,纯真动人,浅淡的橙红色长裙套身,外披淡紫锦缎小袄,边角缝制着雪白色的绒毛,一条青色的丝缎系在腰间,上面镶着一块琉璃玉佩,长如瀑布的头发用一支蝴蝶碎玉簪子完成了一个坠月簪,发间插着一排挂坠琉璃帘,清淡雅致,倾国倾城。

  亦紫轻轻一笑,拿出玉佩,男子立马退下,为亦紫开了城门。

  踏着玉色琉璃鞋,走在用青玉铺成的砖上,绝配。

  亦紫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将手中紧握的雨珠捏碎,幻化成了岚烟,长呼一口气。

  “亦紫!”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满是惊喜,亦紫将岚烟护在身后,发现竟是清莲,细细的眉,高挺的鼻子,小小的樱桃嘴上扬,嘴边露出两个芝麻大的酒窝,这不是清莲还是谁,亦紫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和她说,可碍于有外人在场,清莲朝身后的宫女挥挥手,宫女越走越远,亦紫笑道:“这些宫女都听你话了呢。”说完,又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清莲眸中尽是不舍:“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要走。”

  亦紫拍拍她的肩膀,强忍住心酸:“放心了,以后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的。”

  清莲点点头,伸出手:“拉钩。”阳光下,两只纤细的手紧握在一块。

  远处的屋顶上出现一片白光,似乎有东西在上面,岚烟低呼道:“白泽。”

  亦紫匆匆告别,朝那团白光飞去。

  飞过皇宫,飞过河流,飞过花丛,在树林中,白泽终于停了下来,它通身雪白,额头上有一只尖尖的角,目光柔和,温和地注视着亦紫。

  亦紫走前几步,想捉住它,可亦紫每进一步,它就退一步,亦紫始终都得和它保持距离。

  亦紫无奈,只能试着与它妥协:“白泽,今日辰时你千万不要去皇宫,否则会发生不堪设想的后果,真的,你要相信我,千万不要去。”

  白泽依旧温柔地这是这亦紫,不语。

  亦紫急了:“总之,你千万不能去,会发生不好的事,你要相信我,我没骗你。”

  白泽的眸子中依然没有丝毫波澜。

  岚烟从亦紫身后走出,走到白泽身边,白泽竟没有人和排斥:“白泽,我是岚烟,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我是谁,我和亦紫真没骗你,我们是在帮你,我们没有恶意,也请你,辰时,千万不要进皇宫。

  白泽看着亦紫,终于开口道:“槿萱,你,投胎了么?”

  亦紫还没明白什么意思,白泽又说道:“21世纪的守护者,该回去了。”

  说完,亦紫和岚烟身边浮起一片白光,令人不能反抗,朦胧之间,女娲石悄然落地,就像刚来到这个时代一样,那么安宁。

  等清莲赶到时,亦紫已经走了,嘴角扬起一丝凄凉的笑,亦紫,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让你伤害我的父王,即使我恨他,亦紫,我们,永别了,祝你,一世平安。

    六年级:陈瑜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下笔无助?
我要点评:花落.伊人如梦 (一)下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