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十八·月夜的会面_3000字

十八·月夜的会面_3000字

2014-04-26

  昏暗的房间,烟雾徐徐飘起,女人娇媚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浮动,她微闭着眼,不知在想什么......

  我这么做,真的对么?

  “阿嚏!”快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青子在一边幸灾乐祸(其实很担心):“叫你昨天淋雨!感冒了吧!”

  快斗无奈的吸吸鼻子:“我乐意!哼!”嘴上硬着,心中还是懊恼不已,早知道就不那么绝了。这下好了,今天还要应邀和那个家伙见面......

  想起昨晚的邮件,快斗就不禁心生疑惑,她居然约自己午夜十二点在海边见面,还说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他,还是关于组织的,还加一句什么不来会后悔,搞什么啊!一点诚意都没有,要他怎么相信?可不去的话,如果真的错过了机会......但如果是埋伏......总之快斗纠结了一个晚上,还是不晓得该不该相信那个叫贝尔摩德的女人。

  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决定去看一眼。

  剩下的问题,要不要叫上那个小侦探?如果跟他说的话他肯定会来,就怕遇到危险,害了他怎么办?

  “唉——”忍不住叹气,快斗无奈的趴在了桌子上,头疼啊!

  “喂!”冷淡的女声,同时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快斗艰难的抬头,当然他不看也知道是谁。小泉红子,这个不是劝他放弃就是告诉他危险的女人,每次和她说话都要被挫,这次不知道又占卜到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快斗心一狠,索性不去理她,继续休息。

  ......

  一个井字出现在红子头上,红子强压下怒火,低声说:“我不是劝你放弃的,我是来支持你去的!”

  闻听此言,快斗一个激灵站起来:“我没听错吧!你说真的?”

  声音太大了,霎时班里所有人都向这边行注目礼,更是在男生们看见红子和快斗暧昧的姿势后,狭小的空间里充斥了密集的电光,快斗感觉温度持续升高,自己要被烤熟了......

  “出来!”简短的一句话,红子转身就走。

  快斗挠挠头,在青子不安的注视下,跟了出去。

  青子感觉心里一痛,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总说悄悄话?还不让任何人知道?

  当然,还有一个人,可不是单纯的看着。白马皱了皱眉,心中荡起不安,犹豫了一下后,他也悄悄跟了出去。

  天台......

  “去吧,虽然没什么很大的危险,但还是要和同伴说一下!”红子的声音无半点起伏,听不出喜还是忧。

  “什么叫没什么很大的危险?到底有没有危险?”快斗皱着眉头:“大小姐这种时候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

  “你不是从不信我的么,这次这么积极征求意见了啊!”红子好整以暇的转过身。

  快斗无语:“我说真的......毕竟那个贝尔摩德搞不懂是站在那一边的......”

  “我对那些家伙没兴趣,反正去是一定要去,你会有收获。话就这么多,你自己看着办!”

  红子说着,不经意的抬眼看了一眼大门,她知道,白马正躲在后面偷听,呵呵,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当然,她预测到了会发生什么,危险?没有。倒是可以让眼前的人吃一下苦头,解一下自己的心头之恨!叫你不信我!>_<#

  白马大概明白了,他转身“噔噔噔”冲下楼,同时给柯南打电话:“工藤!有情况......贝尔摩德......”

  放学,快斗和青子一同回家。

  “阿嚏!”快斗还在打喷嚏。

  “怎么,还没好一点?”青子终于忍不住关心起来,毕竟看不下去快斗难受啊!

  快斗苦着脸:“好像更严重了,回去要吃药。”

  “真是的,一点不知道爱惜自己,你这个毛病到底什么时候能改啊!”

  快斗咧咧嘴:“以后应该不会了,我也想开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好好活下去才对!”

  青子微笑,快斗还是快斗啊,不需要太担心,他从小就那么自强啊!“对了,今天你和红子又说什么悄悄话?”

  快斗一滞:“没什么,一些私人问题......”

  “什么?!”

  “啊不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快斗眼睛一转,岔开话题:“青子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消失了,找不到了,你会......难过么?”

  “嗯?”青子有点惊讶,她想不到快斗会问这个:“我才不难过呢!我一定会狂开聚会庆祝一番!终于没人烦我气我了......”青子嘴硬着,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快斗不见了,她会怎么样?

  把地球挖空,她也一定要把他找出来,哪怕......哪怕......

  快斗安静的听着青子哇啦哇啦的撒着谎,笑了。

  笨蛋,脸红成那样,真不会说谎!

  回到家,快斗一刻不停的开始准备,他已经把寺井支走,也没告诉他今晚的计划,各种因素,总之,先对他保密。

  只是,他似乎忘了什么......吃药......

  临近午夜。

  柯南白马一起出现在快斗家楼下,柯南还抱着滑板。

  仰头看着透亮的窗户,柯南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试图调解自己的情绪。

  但是......

  不行!心里还是乱乱的!“这家伙什么意思,一点也没和我们说!他以为这样很高尚?搞什么他死了我绝不给他收尸@#¥%%……&*......”

  白马一把捂住他的嘴:“小声点,被他发现恐怕他就是不去赴约也不会带我们去......”

  柯南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收了口。真是,这家伙总弄得自己心神不宁,好像......好像......

  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一样!

  静等......

  十一点四十分。快斗出现在平台。怪盗的服饰。

  白马柯南隐蔽在一旁,看着他如优雅的天鹅一般振翅飞走。

  柯南一踩滑板,径直跟上,把白马甩在后面。白马无语,我说他抱这么个东西干嘛!

  无奈,只好用跑的,幸好柯南留给他一个追踪器,让他找得到。

  只是,不经意的回头,不知是不是错觉,那还亮着灯的窗户上,隐隐映出一个模糊的身影......

  白马不由一愣,脚步也停了下来,这是,他的手机响了。

  “哈!大侦探,上当了吧!”居然是快斗!

  “你没走?”白马惊讶的看着那个身影。

  “唉!你和那个小侦探果然都很笨......”我怎么可能让你们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还有你这个脸上藏不住话的家伙......

  “啪!”白马不由分说,一把扣上手机,又转而拨起号码:“工藤,盯紧黑羽,他知道我们了。”同时扫了一眼窗户上一动不动的黑影,拿起侦测器跟了过去。

  电话那边那么大的风声,还敢蒙我?!

  直到确定白马走了之后,窗边的黑影才动起来。房间里,快斗叹了口气,一把关掉了旁边的电风扇。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来这两个侦探还得练啊!

  看看表,十一点四十五分,足够了。快斗这才走出房门,锁上门后,他转到后门,跨上摩托车,一路驶去......

  平静的海边,贝尔摩德倚在护栏上,看向海面。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纹,却有着不配容貌的沧桑。

  摩托车在不远处戛然而止。

  听到了声音,贝尔摩德并没有回头,依旧看着海。

  快斗走近,看了看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坚定地走近,站在贝尔摩德身边,像她一样,也靠在了护栏上。

  “大海还是很美的,虽然晚上看不到边界,却更神秘了几分。”快斗开口,语气轻松,像是和一个久别的朋友聊天一样,丝毫没有危机感。

  贝尔摩德唇边勾起一个妩媚的笑:“是啊,越神秘越令人向往......”顿了一下,她又说:“却越危险,一旦陷入,便无法自拔。”

  快斗看向贝尔摩德:“也许可以求助一下别人呢?”

  贝尔摩德依旧笑着:“那也要看别人有没有这个能力,如果连自己都无法自保......”

  “也是啊。”快斗长叹:“可就是有一些人,即使没有把握,也要去试......”

  “是,你和银色子弹都是这样。”

  快斗一愣:“银色子弹?”

  贝尔摩德终于回头,看着快斗:“那个戴眼镜的小朋友。”

  “哦,他啊!”快斗大悟:“智商越低自然越倔,那样的家伙就没什么稀奇了!”

  贝尔摩德静听着,心里发笑,真有趣,不晓得当他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时,会不会还这么嚣张呢?

  一时的沉默,耳边只有海风吹拂的声音。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莎隆阿姨。”快斗平静地声音夹杂在风中,轻轻飘进了贝尔摩德的心里。

  无言,只是无言。

  贝尔摩德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快斗,那亮亮的眼神让他有那么一瞬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第一次见到对方,奉上变出的玫瑰时,那个明媚的笑。

  “你曾经对我很好,也许是不能说的秘密,但我只想知道,你的立场究竟是什么。”

  贝尔摩德转过身,不看快斗,只是传来声音:“我只做是在做,想做的事。”

  末了,添上一句:“虽然仅此一次。”

  “我现在说的,都是真实的,我也只说一次......”贝尔摩德的声音幽幽传来,快斗立刻警惕起来,不管怎样,他都不能放过机会!

  “这个组织,远没有你看到的那么小。”

  “它是覆盖了全世界的,只是总部在日本,所以大部分人马也聚集在日本,涉及的领域也很多,政治,经济,甚至人际,都很庞大,而且很多一部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以不同的身份隐藏着......但你若真想击垮它,也很简单,只要找到总部和主要的分部,攻下来,你就能得到其他各地人员的所有资料,到时候不用你出马就能解决了。”

  “在哪里?”快斗急急的发问。

  “sorry,这个不能告诉你,你要自己去找,但我可以告诉你突破口。”

  “是什么?”

  “还记得之前主要负责击杀你的人么?他们的代号。”

  快斗一愣:“我调查过,记得听过......毒蛇和蜘蛛......”

  “你没有疑问么?为什么我们的代号性质不同?”

  “不太清楚,我猜他们可能只是雇佣来的。”

  贝尔摩德点头:“差不多。透析一下就好。”说着华丽的转身:“酒,是用来被摆到桌面上,提供给可人品赏的,越久越醇厚;动物,则是依靠自身来讨好主人,得到想要的奖赏的,只能存在很短的时间,主人一生气,便没有存在的价值,因为要多少有多少......这样就明白了吧!”

  快斗说:“也就是说,你们和他们都是组织的人,只是不同的分支?你们......是有组织精心培养,而他们,则是出于某种目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听命于组织?”

  “聪明!这也是组织不愿放弃雪莉的原因,酒可不一样,失去一个就少一个啊......”

  “可我看你们也没少杀害自已的同伴,像灰原的姐姐,还有筱原小姐......”

  “正是因为是自己培养的,才给予厚望,所以组织无法原谅这样的背叛者......”

  “那......基尔不是后来加入的,为什么也被赋予酒名?”

  贝尔摩德回头:“你知道的真的蛮多的嘛!”

  快斗汗颜,拜小侦探所赐啊!

  “没办法,人力紧缺,所以能通过忠心测试的新人,可以以待估者的名义,暂时赋予酒名,做的不好,直接除掉!”

  “真狠啊......”快斗不由冷笑:“那你是待估者还是培养者?”

  贝尔摩德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就像之前说的,动物名的赋予者有很大的野性,自然也不会像酒名者一样忠心,更何况很多人是被骗来的。”

  “骗来的?”

  “以匿名的方式,用委托的形式,拜托对方做事,事后给报酬,感觉不错的循环利用,不可靠的直接杀掉。”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他们就这样得到了代号,不知所以的为组织卖命,当然组织看情况要不要安排杀人的行动。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又有头脑又辨得清是非,本是以侠盗的身份做一些事而已......没有任何邪恶的念头,甚至还有些正义,可是很吃亏的!”

  快斗的脑中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人的身影:“爸......爸爸!”

  “爸爸......也是?”快斗不确定的问。

  贝尔摩德笑了:“也是被骗的。偷得也是些贪官败类之人的财,只可惜你爸爸的英明,虽然最后......”

  “你到底想说什么?”快斗冷冷的问。

  “你爸爸是不会这么甘心平白无故被人利用一回的,他召集了所有被骗的人,鼓动他们反抗,利用自己的能力摧毁组织。当然他们显然低估了组织的真实力量。最后失败了,他们派代表与组织签了约定,隐居各地,永远不再参与组织的任何事情,否则自己的家人不保......就这样,这个联盟散落各地,从此尽量不再露面,但他们却掌握着一些资料,或许......”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找到那些人,就能......”

  “SA,你自己看着办,就这些,你走吧!”贝尔摩德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快斗默默地看着贝尔摩德,眼神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人不由得心虚......

  猛的,快斗转身:“不管怎样,谢谢,莎隆阿姨......再见!”下一刻,他已然变装成怪盗,一展那雪白的翅膀,像一只骄傲的海鸥掠过海面,飞向远方。

  贝尔摩德一动不动,良久,才默默的叹了口气:“BOSS,原谅我......”

  暗中,白马和柯南脸色凝重。

  这到底是为什么,贝尔摩德?

  还有,是谁......在快斗的假人上动了手脚,竟让它领着我们来到正确的地方!

  暗中,仿佛有一只大眼睛,正默默窥视着一切......

  夜空中,快斗盲无目的的转着圈子,他需要让冰冷的夜风来使自己保持冷静。

  此时,他在想一件事情:怎么找到散落的起义者?

  居然隐居了,必然隐藏其身份,没一点资料怎么找?

  等等,快斗突然想起一个人!

  妈妈!

  难道,妈妈所谓的到处旅行,就是为了找他们?

  对了,妈妈做为幽鬼女士,也是有可能和爸爸一样,被利用的!

  那么......快斗正要进一步思考,头却突然像要炸裂一般疼,紧接着眼前一片迷乱,一些乱七八糟的图像涌入脑海......

  黑暗中,那个孤独的白色身影悄然坠落,像流星一样向下方坠去。

  黑暗来临前,快斗感觉被一片温柔的蓝色包裹......

  朦胧中,一些似乎很久远的声音传入,模糊不清的影像在眼前纷乱着:

  “这两个小家伙,真爱打架!”......

  “对不起了,小家伙......”

  “你不能那么做......他不会屈服......”

  “我没有办法......”

  “把他交给我......”

  “你疯了吗......那是我们的孩子.......”

  “我知道了......去吧......”

  “从今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孩子.......”

  是什么,他看不清,发不出声音,也听不懂,但那些身影,好熟悉......

  是谁?

  快斗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一个声音别扭的响起:“哟!醒了啊!”

  快斗低眼,柯南一脸怒气的看着他,眼神中却分明有着担心。

  快斗起身,浑身酸疼:“这是哪?我怎么在这?”

  柯南没好气的说:“我家!你发烧了从空中摔下来了!!!被人给救了!!!!!”一声比一声响,那语气像是要把面前的人给吞了。

  快斗干笑:“怎么?生气了?是你自己水平不行被我给唬了,能怨谁?”

  一旁的白马想插嘴:“其实......”柯南却打断他:“你还好意思说?你应该庆幸你命大!碰到了赤井!”同时向白马使眼色,意思很明白:先别告诉他异情!

  快斗这才看向离得较远的赤井,他没有易容。

  “你也该庆幸你是掉在海里,而且离得不远......”柯南在一旁解说。

  赤井终于开口:“我只是恰巧路过,刚巧看见你在往下掉,只是大半夜你发着烧怎么还在天上飞?”显然柯南还没告诉他实情。

  “我只是没想到会发烧......用不用我再帮你易容?”

  赤井沉吟了一下:“不用了,我已经打算回FBI在日本的总部了,当然,我不会露面,也跟那边说好了暂时保密,就继续让他们以为我死了。如果有需要,冲矢昴还会来帮忙。”

  “你......决定了?”快斗很诧异,突然的这个决定很让人想不通。

  “嗯。我这就走了,行李也已经搬好了,你好好养病,有空再联系!”赤井说着就退了出去,顺手拿着一把伞,并用口罩遮住了脸。快斗才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在下雨。

  赤井走后,房间里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柯南靠近快斗,将手搭在了他的额头:“总算是退烧了,以后别这么乱来!”

  快斗不知说些什么,但那一刻,他只是莫名的点了头:“我睡了多久?”

  “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六年级:怜月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十八·月夜的会面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