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16)_3000字

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16)_3000字

2014-04-26

  “你的配合天衣无缝,可是的小提琴音质却过于浑浊,高音不够细腻,低音又不够厚重。如果以这样的音色,你没有资格加入这个乐团。”

  这样的评价无疑与一颗重磅炸弹,粉碎了月影在所有人心中刚刚才树立起来的美好形象。

  我知道,渡井英自从上次把月影错认是哥哥,就对他有种莫名的反感,甚至是敌意,好像在责怪月影破碎他的梦。他已经接受哥哥永远离开我们的事实,却偏偏出现一个月影,仿佛时刻提醒着他,失去哥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可是这样,对月影是不公平的。

  “英!你不能这样,月影他不是哥哥,并不是他的错啊。”我冲到渡井英身边,小声却焦虑地提醒着他,“月影的演奏很棒,大家有目共睹,拜托你清醒一点,公平一点。”

  渡井英对我的话置若罔闻,一步一步走到月影面前,直视着他,好像在那张陌生的面孔之下,有另一张脸,然而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大感意外。

  “问题出在你手中的这把小提琴,它是廉价的劣质品。对于演奏者来说,乐器就是另一个自己,而现在的你是残缺的。无论你拥有再高的天赋,也没办法演奏出完美的音色。”

  随着渡井英的话语,所有人的视线又集中在月影手中的小提琴上。

  “是啊,木质那么粗糙,也没有刻上制造者的大名和制造日期,一看就是一文不名的地摊货。”

  “拿着那么低劣的小提琴,就要加入我们这全国首屈一指的乐团。对我们来说,简直是侮辱。”

  “话说回来,这家伙到底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啊。无名小卒!”

  虽然月影让很多女团员目眩神迷,露出不忍驱逐他的神色,但在音乐的世界里,渡井英是无可争议的王者,只要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任何人从音乐界消失。

  “统统给我闭嘴!你们这群只会人云亦云的小人!”

  刚才还对月影的演奏顶礼膜拜,现在又因为渡井英的话就做起墙头草!

  我实在忍无可忍地大喊一声:“忘记刚才你们被他的演奏所震撼的表情吗?!是这把琴把月影从病床上拯救出来的!是它唤醒月影的!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用那么恶劣的话来侮辱他的音乐!”

  周围一瞬间静止。

  所有人都回过头震惊地望着我,包括渡井英。

  啪!啪!啪!啪!

  忽然安静如宇宙的排练厅里,响起一阵不紧不慢的掌声,聋子都能听到其中的嘲讽。

  “真是师徒情深啊……太令人感动了。”

  雪伦美丽的身影出现在排练厅大门口,她的目光扫过月影,最终尖锐地望着我。

  “高凌葵,你总是有办法给我惊喜。谁都知道,你一直暗恋渡井英先生,把他封为神明。可是现在,为了这个在背后默默指导你的老师,就胆敢当众指责渡井英先生的评价。我真的不知道你这是尊师重道,还是移情别恋?”

  这个女人一番话就挑拨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我对她反感透了。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2)“小葵,你真的喜欢这位——渡井英先生吗?”

  没想到,月影更加离谱,对于别人对他音色的侮辱毫不介意,此刻却站起来,无比认真地询问我这样的问题。

  我……雪伦……渡井英……月影……被一种空前的剑拔弩张的气氛笼罩着。

  不。我怎么能在渡井英面前承认我还在喜欢他。我答应过渡井英,接受永远不能成为普通恋人的现实,而且我也决定,不再因为自己的爱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束缚。

  “雪伦小姐,我想你恐怕弄错了。我和渡井英先生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我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曾迷乱过。但我现在非常清楚,他是我的哥哥,我们之间如果说拥有感情,那是——兄妹之情。”

  我的声音清晰地回荡在排练厅,我的目光清晰而坚定,范雪伦没有再说话,渡井英也没有,只是用那种无言的目光,久久地注视着我。我甚至对他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他的脸色却冰冷如霜雪。

  “原来你们是兄妹,那太好了。”

  月影唯恐天下不乱地走过来,搂了搂我的肩膀,笑咪咪地说:“那我就放心了。”

  接着,他像是面对一群和善的朋友,愉悦地宣布:“既然这样,我准备留下来,参加小葵的演奏。”

  所有人满头砸满黑线的表情,望着搞不清状况的他。

  这里——可是渡井英的世界!

  果然,渡井英的目光回到月影身上,应该说从月影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看着月影,看着月影手中的小提琴,发出最后通牒。

  “下一次排练,如果你拿不出一把像样的琴,就立刻离开我的视线。”

  16.

  “洛——桑——”

  小卉的声音听上去快要崩溃了。我知道洛桑借助手机,偷拍坐在她对面的月影,已经足足一个小时。

  “宝石般的眼眸,如雪的肌肤,花朵般的嘴唇……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漂亮的人啊,不,这哪里是人,分明是降临人间的天使……”洛桑一副幽魂模样,用极慢的声音梦游般说了一大堆恶心的话。

  “葵,他究竟是谁啊?就坐在我对面,却让我感觉出现如此不真实的幻觉。那么好的皮肤,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在洛桑的咸猪手就快触摸到月影的脸颊之前,被小卉果断地打掉。

  “你不要每次见到帅哥就乱流口水好不好,光头跟着司元棋去了纽约,你就想红杏出墙吗?”

  “够了!”我重重地拍了下桌子,“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叫你们出来,是计划给月影买小提琴的事,你们不要犯花痴好不好!”

  “面对他,不烦花痴也难啊。”洛桑不服气地咕哝道。

  月影坐在我身边,却毫不为意,悠哉悠哉地开口了:“我很喜欢这把琴,而且上面还承载着我的记忆,没有更换的必要。”

  什么?

  我恶狠狠地转过头,望着月影恐吓道:“你知不知道渡井英的话就像圣旨一样,下次你再带着这把琴出现,绝对会被赶出去的!”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3)“可是……”小卉接口道,“渡井英认可的琴,都是世界级的名琴。动辄百万美金,甚至千万美金。就算是我爸琴室里多年的珍藏,也望尘莫及。”

  小卉说到这里,沉重的现实像一座大山死死压在我背上。

  是啊……如果要买到能让渡井英认可的琴,对于我们目前的实力,简直是天方夜谭。

  商量买琴的计划无疾而终,带着浓浓的愧疚,我坚持送月影回到孤儿院,这段时间他都暂住在那里。

  一路上我都没怎么说话,帮不上他的忙,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关系,放心吧,我会演奏出让渡井英认可的音乐。”月影看出我的担忧,依旧露出那种令人安心的微笑。

  “月影,我真的担心,渡井英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小葵,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你走到最后的比赛。”

  “万一,到最后你还是没恢复记忆怎么办?”他那么全心全意地帮我,我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小葵,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就摘掉了面具,那个代表着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面具。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的时候,身体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去吧,去陪在那个女孩身边。虽然这一切都还很模糊,但见到你,我好像找到了自己,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

  天已经黑了,皎洁的月光从道路两旁茂密的树冠顶部仿佛晶莹的碎片般洒在地上,风吹动树叶,光斑四处游动。

  望着月影那张陌生的脸庞,我却觉得哥哥距离我那么近……那么近……

  月影的话像流水般剔透的音符,拨动着我的心弦。

  “我相信,不管相隔多远的距离,不管消磨多长的时间,那些我一直在等待的人,一定会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第二次排练时,月影果然带着那把受尽嘲讽的小提琴出现,乐团里的人窃窃私语,有的人甚至断定,今天的排练很快就会被渡井英取消。

  “真的没事吗?”我始终放心不下。

  “放心吧,一切有我。”月影挥动了一下手中的琴弓,用它敲了敲我的脑袋,目光一片明媚。

  时间一点一点临近,渡井英就快来了。

  我的心也渐渐悬到了嗓子口,渡井英会不听任何解释,就把月影驱逐出去吗?

  但任凭我如何担忧,这一刻还是来临了。

  渡井英在两个助理的陪同下出现,我赶紧朝月影的方向看去。

  谁知,月影突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他的脸上带着我从未见过的惊讶。

  “我的小提琴不见了……”

  刚才还安静地待在月影座位旁的黑色琴盒,居然无影无踪,当然,他的那把小提琴也随着琴盒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也就休息了两三分钟而已,小提琴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

  而且那把小提琴,对月影很重要。或许就是他能恢复记忆的关键。

  我被针扎般跳了起来,埋着脑袋在所有座位之间钻来钻去,却丝毫不见琴的踪迹。

  渡井英一言不发的站在指挥台上,对这样的突发状况毫无波动,只是冷冷地望着月影:“请你离开排练厅。”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4)“让我们再找一找!请给我们五分钟!”我面对渡井英发出请求,可是他丝毫不为所动。

  月影站了起来,安抚地对我说道:“小葵,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我先去休息室等你。”

  月影离开了排练厅,大家也陷入一片沉寂,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正要和渡井英理论。

  谁知一个工作人员慌慌张张冲了进来,语无伦次道。

  “不好了!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国立音乐厅花园的走道两旁葱郁的树木投射绿色的树影,让人心旷神怡,可现在与格格不入的是,在绿浪的笼罩下,黑烟滚滚而起,还有木柴燃烧发出刺耳的噼啪声。

  那燃烧的火堆中,赫然是一把小提琴,已经被人砸烂,破碎成一片一片的小提琴。

  “那是月影的小提琴——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

  我疯了一样冲过去,想都没想双手就伸向那滚烫的火堆,抢救那些燃烧的木片,虽然它们已经不可能再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但我只想挽救月影的琴,完全不顾任何后果。

  这时一个人从背后紧紧地抱着我,任凭我如何挣扎就是不松手。

  渡井英抱着不顾一切冲向火堆的我,严厉地吼道:“你疯了吗?!你的双手会被烧伤的!”

  “医院的护士告诉我,我一直躺在病床上,几乎就是个植物人,结果有一天突然醒来,就向她要求说要一把小提琴。每天晚上拉动琴弦,我觉得自己也像是慢慢被唤醒一样,渐渐的,竟然能下床走路,所以我离开医院的时候,只带走了那把琴。我想,也许,我能从乐曲中,重新获得记忆。”

  ……

  烧伤也没关系,就是手指变成焦炭也没关系,但月影不可以失去这把琴,他说过,是这把琴把他从病床上唤醒的,他继续演奏的话,或许真的可以唤醒他的记忆。

  渡井英用尽全力地抱着我,眼睛却一下子从我的眼眶中滚落。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月影不可以因为我失去这把琴。

  我不希望每一个出现在我身边,全心全意地帮助我的人,都遭到不幸。

  烫伤的手指全部起了泡,换药的时候,纱布总是黏连住血肉,轻轻一扯就是撕心裂肺的痛。可即使是这样的疼痛,也不及愧疚所带来的疼痛的万分之一。

  “渡井英先生,高凌葵小姐一直情绪低迷……”医生望着渡井英冰封般的脸庞,却也不得不说出事实。

  “她的手指被严重烫伤,很可能,得退出这次的选拔。”总指导跟在渡井英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渡井英一言不发地沿着医院的走廊,朝病房走去。窗外是布满铅灰色云朵的天空。

  砰的一声,病房大门被猛地推开。

  我靠在枕头上,担忧着月影现在知不知道小提琴已经完全被烧毁的消息。

  突然,胳膊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握住,整个人就这样从病床上被硬生生地拽了起来。

  “渡,渡井英先生,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好,要不换个时间……”护士小姐慌慌张张地冲过来阻拦,却连同医生和总指导一起,被渡井英关在了门外:“我要单独和她在一起。”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5)“我很差劲,是不是。”我抬起脸,渡井英的样子在泪眼朦胧中变得那么模糊,“为什么我总是会给别人带来不幸……”

  “哥哥获得‘仲夏夜之梦’决赛冠军后,在赶往回家的途中,发生了车祸……”

  ……

  “渡井英,你能为这个女孩付出你的手吗?你可以为这个少女失去你现在所有的一切,甚至未来吗?”

  “放开她。”

  渡井英拿起木棍,目光坚定不移他没有任何犹豫不决,非但如此,反而是果断得让人吃惊,似乎是在来之前,就早已经做下了决定。

  “放了她。”

  渡井英的话音刚落,我看到木棍重重地朝他的胳膊挥舞下来。

  ……

  “我的记忆说不定就封存在这把小提琴上,一直用它演奏的话,就可以找回记忆。”

  悲痛的记忆就像是开闸的洪水,在身体里奔流,我终于知道自己不敢面对的是什么。

  哥哥过早去世,渡井英最珍贵的演奏家之手受伤,月影的封存着他宝贵记忆的小提琴被烧毁……

  都是因为我。

  渡井英用力地抱着我,向来冷酷的脸上是心痛的神色。

  “小葵,你绝对不是给别人带来不幸的人。每个在你身边的人,才能找回自己。”

  渡井英像在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手掌传来温暖的力量。

  他喃喃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相信我,月影的记忆绝对不在那把小提琴上,他应该有一把真正属于他的小提琴。”

  17.

  “渡井世家即将再创辉煌,范雪伦小姐成为获得《风之声弦之舞》永久演奏权的最大热门人选!”

  “《风之声弦之舞》戏剧性转折,原曲作者高星海先生的爱女高凌葵手部烧伤,即将退赛!”

  “渡井世家天佑神助,王者地位不可动摇!”

  电视,杂志,网络,被这样的消息铺天盖地地笼罩着。

  “范雪伦小姐,关于高凌葵小姐在排练《图兰朵》时因意外暂停所有训练的消息,您怎么看呢?”

  “最大的竞争对手面临退赛,你是觉得庆幸还是遗憾?你会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机会吗?”

  雪伦美丽的脸出现在镜头似乎更加光芒四射,她傲慢地回答:“上天赐予的机会?别天真了,我只相信机会是自己创造的。”

  “两位都来自着名的音乐世家渡井家族,作为评委之一的渡井英先生更看好您还是高凌葵小姐呢?”

  另一位女记者挤上前来,企图挖到这个处于音乐巅峰的家族的八卦绯闻。

  “我不清楚渡井英先生目前的评价。”雪伦镇定自若,“但不管如何,我向来不会允许字典里出现‘意外’这样的愚蠢字眼。”

  “最后你还想对高凌葵小姐说些什么吗?”充满火药味的话语刚落,十几家电视台的采访话筒一拥而上。

  雪伦冷眼看着镜头,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

  “高凌葵,你知道吗?音乐界有多少人付出比你艰辛百倍千倍的努力,却无人赏识,流过的汗流过的泪一点也不会比你少,却像是尘埃一样永无出头之日。音乐界就是这样华美又残酷的地方。就因为你拥有一点点的天赋,已经太过幸运。所以不要再无病呻吟,要死要活,这样的你,根本就不配做的我的对手!”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6)高凌葵,在你出现之前,我是渡井家族收养的琴童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做梦都想着自己能和渡井英并肩而立。可是因为你,我手中提琴沦为废物,我从一颗被呵护着珍珠变成被人弃之不理的沙砾。

  原本触手可及的一切,如今遥远得有如隔着两个世界,你永远都不会明白,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

  所以,不管使用怎样的方式,我也一定打败你!

  就在外界新闻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我和月影却被渡井英接到他的别墅。

  为了不让月影的情绪受到影响,我隐瞒伤势,努力地复原。小提琴的烧毁也被描述成一场意外。

  而此时此刻,我们就像进入了一家小提琴顶级博物馆。

  史特拉底瓦里1715年制小提琴“克里蒙斯”、瓜奈里1734年制小提琴“耶稣”、1566年制阿玛悌小提琴“佛兰西亚的卡罗十五世”……

  每一把小提琴都被精心封存在水晶橱窗里,闪动着如钻石般无瑕的璀璨光芒。我们眼前陈列的全都是轰动一时的绝代名琴。

  “渡井英……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就是整个音乐界都憧憬已久的,渡井英的专属琴室,这里保存着二十一把历史都在百年以上的世界级名琴,据说任何一把的价值都在百万美金以上。是所有音乐家,尤其是小提琴家连参观一次都觉得是奢望的神殿。

  “选一把你喜欢的。”渡井英没有理会我吃惊的神色,对着月影淡淡道,“就算是我赔给你的。”

  赔给月影,是指那把被烧毁的小提琴吗?

  渡井英继续说道:“你的琴是在我的排练时间里损坏的,也有我的责任。所以我应该做出赔偿。”

  月影望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选择。

  “这一把这么样。”见月影没有反应,渡井英取出其中一把,递到月影手中。

  那是制琴大师史拖拉帝1709年在巴黎制作的名琴,价值700万以上……

  月影尝试着轻轻地拉动琴弓,如玻璃般透明、纯净的声音透过金黄色的琴弦,瞬间洋溢而出。

  这把琴好棒……手指仿佛被吸附其上,手指被琴弓和琴弦自然而然地牵引一般。

  “好棒的音色!月影你……”正当我想劝说月影赶紧收下这把琴,月影却放下这把琴,像是受到透明的召唤一般,走向陈列橱的最后,看着沉睡其中的一把小提琴。

  渡井英走了过去,目光一凛:“你对这把琴感兴趣吗?这是帕格尼尼最珍爱的一把小提琴。”

  “耶稣。”

  没想到月影竟然对这把琴的名字脱口而出,我大大地吃了一惊。这可是专业人士才知道的殿堂级名琴啊!

  渡井英眼中又出现了那种翻涌的波涛,但几乎是一瞬间,就被他克制住了。他用往常一样平静,甚至有些淡漠的口气介绍道:“这把琴是瓜奈里1742年所制,是历史上最传奇的琴,像野马一样难以驯服,很多技巧高超的演奏家在它面前都败下阵来,你真的要尝试吗?”

  月影注视着“耶稣”,目光与那赤金褐红色的琴身交织在一起,迸射出璀璨的光。他的手轻轻握住琴弓,缓缓地拉动……

  刹那间,难以言喻的低音和高音交相辉映,迸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震撼。

  琴弦就像是人的灵魂,最开始只是没有交集的平行线,但一旦波动琴弦,就奏出迷人的乐曲。

  彼此交融,不可分割。

  月影像是变了一个人,与这把“耶稣”一起绽放出来的灵魂,在乐曲间恣意翱翔。

  演奏者唤醒了小提琴的灵魂,而小提琴也同样唤醒了演奏者的灵魂。

  不但是我,我发现渡井英也沉醉于“耶稣”令人振聋发聩的声响之中。

  一曲终了,向来被称为“魔琴”的“耶稣”,独特而不羁、拒绝任何人驾驭的“耶稣”,却像一个安静的孩子躺在月影的怀抱中,那么安适那么听话。

  渡井英凝视着月影,声音如同从深深的回忆中传来:“既然你选择了这把琴,那么我就把他送给你,因为你可以唤醒它的灵魂。”

  我震惊地望着渡井英,这把琴可是渡井英整个琴室中最珍贵的存在。

  周围一切陷入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月影把“耶稣”递还给渡井英,虽然我从他的脸上看出依依不舍。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珍藏,这太贵重了。”

  渡井英却没有伸手去接,他的声音那么柔软,只有当提到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声音才如初融的雪花一般。

  “这里所有的琴都不是我的,而属于我的哥哥。你选择的这把‘耶稣’,也是他最爱的琴。在你出现之前,只有他能驾驭这把琴。”

  一直以来,屈指可数的几位“仲夏夜之梦”的金奖获得者,都梦想能用“耶稣”演奏,获得这一全世界小提琴演奏家朝思暮想的殊荣。可是,他们都失败了。

  最有可能驾驭“耶稣”的渡井英却拒绝演奏,而是将它永久地尘封在水晶橱中。

  直到知道他是哥哥的双胞胎弟弟,是渡井家族让他成为已经去世的哥哥的替身,继承哥哥的名字和荣耀,以维护渡井家族在音乐界的地位。我才明白渡井英为什么不使用“耶稣”,因为“耶稣”的灵魂与哥哥同在,那是他对哥哥的永恒纪念。

  可是现在,渡井英竟然要把哥哥最珍视的小提琴送给月影。

  “相信我,月影的记忆绝对不在那把小提琴上,他应该有一把真正属于他的小提琴。”

  我忽然回想起渡井英的话,那是什么意思?他至今没有放弃月影就是哥哥的想法吗?

  我瞪大眼睛望着渡井英,他平静而又肯定地对月影说,声音中甚至带着一种请求。

  “请你让这把琴再度奏响完美的音乐!”

    六年级:许优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16)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图兰朵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