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0)_3000字

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0)_3000字

2014-04-26

  “葵女王万岁!”

  我们常去的披萨店里,三只装满冰冻可乐的杯子碰撞在一起,溅出冰凉甜蜜的泡沫。

  “小葵,截止到下午4点,你的网络人气和第一场官方综合得分都是啊!而且比第二名整整高出十七分,他们要追上你是望成莫及,你实在是太棒了!”洛桑边看电脑,边开心地大叫。

  “葵,真有你的,昨天晚上还打电话跟我说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选哪一首,怎么临场发挥出那么棒的创意,我看了现场转播,那些评委们个个都傻掉了。还有渡井英……你看到他的表情没有!”小卉也难得放弃了优雅,和洛桑异口同声喊了出来。

  “他完全被你震撼了啊!”

  “还好啦……”看着两个死党兴奋得快要晕过去的表情,我的笑却有些僵硬。

  我心里清楚,这首曲子和演绎方式都是属于“狐狸面具”的,我这样做,算不算作弊呢?可是“狐狸面具”并不是参赛选手,他到底会不会介意呢。

  就在我为此苦恼的时候,小卉忽然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用一根手指战战兢兢地捅了捅我的胳膊,又指了指门口。

  “怎么啦?”

  我转过身去,披萨店门口竟然停着渡井英的豪华轿车,车窗缓缓摇下,他朝我点点头,示意我过去。

  “真没想到,你还有兴致邀请朋友一起庆功。”谁知,一靠近他,得到的却是冷淡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我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心中的期待和兴奋瞬间消失了。

  “今天的演奏是真实的吗?”渡井英淡然地望着我,似乎早就把我看透了,“以你目前的水平,绝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

  他的语气如此平静,不是询问也不是怀疑,而是在称述一个事实。

  就像一个撒谎的孩子被当场拆穿,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又白:“你少看不起人了!难道我在你心中的水准就那么低吗?这段时间以来,我,我可以进步啊。”

  “进步?”渡井英的脸色却像是冰川般带着严苛的寒意:“今天你所演奏的水准,对曲目所表现出的理解,是很多人就算连想象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没错,我应该说出实话的,但在渡井英面前,我就是不想示弱,我想在他的面前,证明自己的强大。我不想让他再因为要守护我,受到更多的牵绊。

  “不是还有一场吗?”我昂起头,强迫自己瞪着他的眼睛,“下一场选拔,我会继续让所有人震惊。到时候,你就没有办法再质疑我了。渡井英,我说过,我已经不需要你的庇护,我们都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的目光穿不透渡井英眼中的阴影,他的语气变得凝重:“小葵,你想让我放心,就要变得成熟一点。如果你借用别人获得选拔的胜利,那么,你的对手很快就会找到你的弱点,最终你会一败涂地,永远失去《风之声弦之舞》。这样的代价,你承担的起吗?”

  “我……”我张口结舌,想到这样严重的后果,也无法再强撑下去。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2)“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大家光临胖约翰披萨店,今天我们特别邀请到一位神秘嘉宾为大家现场演奏助兴,至于他的神秘之处,很快为大家揭晓!请大家光临本店!”

  突然,穿着绿色制服的餐厅经理站在门口向路人热情招呼,打断了我们尴尬的争执。

  店堂上方的小舞台上,出现一个修长的身影,坐在一架早已准备就绪的钢琴前。

  那位钢琴手忽然转过身,遥遥地注视着我,我的心咯噔一下。

  白色底,狭长的眼睛,尖尖的耳朵,鼻子和嘴巴。

  狐狸面具?!

  竟然是他!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渡井英看着神情古怪的我,顺着我的目光望着“狐狸面具”。

  “狐狸面具”朝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转过身,他修长的手指如雨滴般落在黑白琴键上,清澈的天籁之音流淌进每个人的耳朵。

  我看到渡井英的脸在一瞬间绷紧了,他的眼神中有巨大的潮汐翻涌着。

  “狐狸面具”弹奏的,正是我在第一场选拔是演奏的曲子。

  渡井英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言不发径直越过我,一直走到钢琴前,嘭的一声按下一整排琴键,打断“狐狸面具”的演奏。

  “你是谁。”他冷冷地问道。

  “这位先生,现在是表演时间……请你……”餐厅经理想上前阻止,却被渡井英身上的凛冽吓退到一边。

  “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眼眶已经泛红。

  “狐狸面具”站起来,直视着渡井英的脸,似乎在记忆中搜寻着,但很快,他的声音中透出一种无奈的笑:“我也希望知道自己是谁。”

  渡井英一言不发,抬手就要揭下他的面具,却被“狐狸面具”握住了手腕。

  餐厅经理连滚带爬地过来解释道:“这位先生,嘉宾戴着面具是表演的一大特色,我们有签过合约,他绝对不能在工作时揭下面具。”

  “为什么你弹的那么糟糕。”

  餐厅经理说什么做什么根本不在渡井英眼里,他只是盯着眼前带着面具的男子,目光如冰霜一样凝结起来,“你为什么连最基本的指法都不会!”

  我从未见过渡井英如此失态,赶紧冲过来拉开他和“狐狸面具”的距离:“渡井英,你怎么了,他是我的朋友,他从没学过乐器。”

  渡井英却一把抓住“狐狸面具”,好像一松手他就会消失。

  “从来没学过乐器,你在胡说什么?你从两岁开始就在渡井森的教导下学习,六岁获得小提琴比赛金奖,十二岁就获得仲夏夜之梦,你是百年难遇的音乐天才,是永远站在音乐巅峰的神话!难道这些都只是传说吗?你去孤儿院找到我,说我是你的亲弟弟,说要接我回渡井家族,说我们永远生活在一起。结果,你竟然一声不吭地消失了!我在孤儿院每天傻傻地等着你,像个白痴一样憧憬着你所描述的幸福生活!这些你都忘了,全都忘了吗!”

  渡井英近乎咆哮的声音把我吓坏了,我从来没看到他那么不冷静。餐厅里的客人们也推搡着散开,只剩下洛桑和小卉,望着不可思议的一幕。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3)渡井英的质问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插在我的心上,我知道他的感受,因为“狐狸面具”也带给过我同样的感觉。

  我也差点把他当成……哥哥。

  “英!你弄错了,我看见过他的脸,跟你长得一点都不像,他不懂指法不懂乐理,每次演奏都是凭感觉。虽然他真的很厉害,但他不是哥哥。”

  有谁知道我在说这番话时的心有多痛。

  因为,我也多么希望,老天能给我们一个奇迹,能把哥哥还给我们的奇迹。但为了渡井英,我不得不把这个梦打破。

  “抱歉,我真的不认识你。”

  “狐狸面具”看到渡井英脸上深刻的悲伤,他沉默了一会儿,主动揭开了面具。

  虽然美好得不食人间烟火,但他不是哥哥。

  渡井英望着那张如我所言,完全陌生的脸,一时间也陷入无声,眼神里翻涌着痛苦的潮汐。

  “狐狸面具”想要安慰渡井英似的,温和地伸出手:“我叫月影,虽然不是你想找的人。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做朋友。”

  “朋友?”

  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渡井英冷冷地瞥了月影一眼,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我追出门,就看到渡井英一个人站在街边,车流如注,但整个世界孤单的仿佛只剩下他一个。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风一直将我的头发吹来遮住眼睛,不想让我看到向来强大的渡井英露出那么悲伤的表情。

  渡井英回过头看着我,眼中的忧伤如同西沉的落日,他再次问我,似乎我的回答是他最后一线希望:“小葵,他真的不是哥哥?”

  看着渡井英脸上从未见过的痛苦神色,我艰难地发出声音:“哥哥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了。他是另外一个人,他是月影。”

  我走过,紧紧抱住渡井英,用力地想要驱尽他的悲伤。我没有哭,可是知道眼泪一滴一滴地流进我的心里,那么滚烫的,几乎要把我灼伤的眼泪。

  渡井英把月影错认成哥哥的那天,我做了一整晚的梦,梦里都是哥哥的笑容,如同渡井山庄盛开的风信子,都是哥哥的存在。

  那个把我从医院里接走,给了我整个世界的哥哥;那个把我搂在怀中直到我安然入睡的哥哥;那个说着“我会保护你,直到你回到你的星球”的哥哥,梦中,他的笑容依然温柔如晨曦。

  梦里还有渡井英,有着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庞,却冰冷如极地千年不融的冰川。

  他抓着我的肩膀,反复地问,小葵,他真的不是哥哥吗?他的脸上是撕裂般哀伤的表情。

  我知道哥哥是第一缕照进渡井英的世界的光束。他在孤儿院受尽欺负,认为自己是“不被期待来到世界”、“只是个多余的人”、是哥哥让他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得到珍视和疼爱。

  他对哥哥的感情一点也不逊色与我,甚至更浓烈,更炙热。

  曾经,我们这两个一所无有的小孩,都是因为哥哥,才拥有了整个世界。

  醒来的时候,眼泪已经浸湿了我的整张脸。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4)13.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再见过渡井英,也没有去孤儿院找月影。

  日子在一种伪装的风平浪静中度过,但我知道,月影的出现,已经将我的生活彻底打乱了。

  第二次选拔赛的考题很快宣布,所有的选手都将演奏普西尼的登峰造极的名作《图兰朵》。

  这是是普契尼最伟大的作品之一,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部作品。

  我们每一个人都将与大型管弦乐队合作,用手中的小提琴演绎这部以复杂多变着称的曲目。

  中国元朝时有一位以美貌和冷酷着称的公主图兰朵,她对于迷上其美貌前来求婚的各国王子们,提出一个极度苛刻的考验。

  “京城里的百姓们,仔细听好:尊贵的公主图兰朵为召驸马,颁布了谜语三条。凡有意应征者都可前来猜谜,不过,假如他猜不着,那就要把命丧!”

  流亡异乡的英俊王子卡拉夫也为她的美貌深深着迷,令他的父亲和女仆柳儿都忧心忡忡。

  “父亲,您看,公主的美丽是那样惊人。所有的星星都显得暗淡无光。”

  “可是她的冷酷也同样惊人,孩子,如果你前去解谜,一定会命丧黄泉!”

  “王子殿下,跟随你颠沛流离,我无怨无悔,因为在皇宫里,你曾经对我微笑……但如果这微笑消失,我也难存这世上。”

  开场厚重而阴森的场面,如暗夜的礁石露出白森森的尖牙。

  不但要避免小提琴被气势滂沱的交响乐伴奏掩盖,还要驾驭集高贵、冷酷、偏执于一身,却最终被一个吻打动的公主。几乎每位参赛者脸上都露出了焦虑的神色。演奏大厅里空前紧张。

  不对……感觉不对……

  高不可攀的、尘封已久的心再次敞开,这需要什么一种力量?

  我不明白。

  “停下来。”选手总指导敲了敲琴谱,“高凌葵,你是怎么回事。你目前总分是第一,可是你演奏的图兰朵完全就像一根木头,丝毫没有感情。”

  “抱歉。”我有些沮丧地再次放下小提琴。

  可是我真的不明白,一个冷酷嗜血的公主,为什么仅仅因为一个吻,就爱上一个素昧平生的男子。

  “你今天的功课,是再看一遍歌剧《图兰朵》,第三章节第四个段落练习300遍……”总指导不耐烦地示意我可以回家了。

  “300遍?!”我霍地抬起头,瞠目结舌地望着他。那今晚算是跟枕头永别了!周围顿时投射过来一大片惊讶或幸灾乐祸的眼神。

  “怎么,你有意见?”总指导白了我一眼,“8个小节就出现5处错误,你自己都不会觉得羞愧吗?”

  “第一场淘汰赛时,我的表现你应该没忘记吧!以我的水平,不需要这种机械的训练。我一定能揣摩出图兰朵的情感。”面对他这样尖刻的指责,我有些气愤地强调道。

  此言一出,周围又是一片哗然。

  总指导顿时被我的出言不逊气得脸色发青:“第一场淘汰赛时你表现出众是没错,但你就认为自己稳超胜券了吗?比赛没到最后,谁都不知道结果!”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5)“对啊。尤其是那些徒有其表的人,如果被别人发现没有真正的实力,又不肯笨鸟先飞!到时会是多么的无地自容呢?”范雪伦不失时机地走了过来,漂亮的眼睛里就像是藏了一大把针。

  “如果你借用别人获得选拔的胜利,那么,你的对手很快就会找到你的弱点,最终你会一败涂地,永远失去《风之声弦之舞》。这样的代价,你承担的起吗?”

  范雪伦戳中了我的软肋,渡井英的提醒也回荡在我的脑海。我知道第一次选拔,我确实赢得不够光彩。可是我不会放任自己,我一定要堂堂正正地赢回来。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个贼兮兮的身影猫着腰,潜入了新蕾孤儿院后门的小教堂。

  “月影,月影……你在吗?”

  刚靠近小教堂,就听到里面传来流水般清澈的钢琴声。

  我小心翼翼推开门,看到月影转过头,目光中是一个世间万物都将融化的微笑。

  “小葵。”他自来熟地叫着我的名字,应该是那天渡井英叫我时,被他听到的。

  “你的朋友怎么样了?那天他看上去很伤心。”

  没想到他在担心渡井英,我有些感激地笑了笑,但提到哥哥的时候还是不免伤感:“那天真不好意思,渡井英把你错认成他的哥哥了。他们是双胞胎兄弟,都是我的哥哥,我是渡井家的养女。其实哥哥七年前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原来是这样。”月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那个渡井英,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我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他是音乐之王,报纸,杂志,电视专访的常客,你见过他的照片也没什么稀奇。”

  “哦……”月影的脸一半沉浸在乳白色的月光中,半明半昧,似乎陷入一种遥远的回忆。

  我深呼吸一口气,突兀地朝他深深鞠了一躬,把他吓了一跳。

  “你这是干什么?”

  “对不起。”我认真而诚恳地说道,“我最近在参加《风之声弦之舞》的选拔比赛,第一场淘汰赛我用你的曲子应战,后来还获得全场最高分。没经你的允许,我向你道歉。”

  月影愣了一会儿,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以为是什么严重的事。你们演奏的世界名曲,也没得到作曲家本人的当面许可。音乐是属于世界上每一个人的。每个热爱音乐的人都有享受它的权利,它不被禁锢于任何个人。所有人都可以分享,这才是音乐存在的意义。”

  “可是我用它参加了比赛,还取得了名次。”这和单纯的享受音乐性质不同吧。

  “嗯……”月影摸了摸下巴,像是在考虑这件严重的事,忽然,他眼睛一亮,“那么你就成为我的代表吧。”

  “代表?”

  “既然你用我弹奏的曲子获得晋级,那我们之间就建立了‘联系’,那是音乐的‘联系’。那么,我们干脆一起取得最后的胜利怎么样?你获得了我的许可,那就不是盗用,也不算欺骗。我呢,说不定在创作和演奏的过程中也能渐渐找回记忆啊。”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6)他还在相信什么“音灵承载着每个演奏者的记忆”啊……

  我怔怔地看着月影。

  渡井英向来严苛认真不可逾越,虽然让我尝尽一次次撞击冰山的痛苦,但像月影这种异常跳跃的思维,还真让人更加头痛。

  “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合作?”

  “没错。”月影肯定地点了点头,眼角闪过一道超级自信的光,“第二场大逃杀的题目是什么。”

  “图兰朵。”

  “图兰朵……”月影的手指轻轻放在钢琴琴键上,月光照应着他的笑容,俊美的不可言喻。

  “那么,让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八分音符控制得很出色……指法从第三到第一也有很大进步……颤音的地方处理得也很优美。”

  金碧辉煌的排练厅里,因为一个纤细的身影格外绽放出光彩。

  一些参赛者们脸上挂着铁青色,不敢置信这些赞美的话语是从总指导口中说出,更何况,他赞美的对象正是昨天还与他发生激烈对撞的我。

  我手中的琴弓剧烈地颤动着,乐声柔软华丽,时而如同喷薄的朝阳,时而如同怒吼的风……

  高傲的图兰朵公主正站在高高的城墙之上,冰冷地注视着王子们的亡灵。她漆黑的头发和长袍在空气中散开来,扑面而来一种惨烈又浓重的美。

  “高凌葵,你是怎么驾驭气场如此强大的第一乐章的啊,跟昨天简直判若两人,真不愧是星弦女校和国音的双料!这种实力真是让我们望尘莫及。”

  “不管我们怎么样努力,还是比不过‘天赋’二字,这种一百万人也未必会诞生一个的天才就站在面前,真让人羡慕又嫉妒。”

  一曲终了,其他选手带着谄媚的表情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赞美。

  哦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

  虽然我维持着妥帖谦逊的表情,但在心里早就双手插腰,仰天长笑。

  月影这家伙实在……实在是……太厉害了!

  “想要演奏出图兰朵公主的精髓,就必须先变成她。”

  “变成她?”

  “没错,看见她所看见的,听见她所听见的,想到她所想的……第一步你需要了解图兰朵会如此冷酷无情的原因。她为什么要让一个个诚挚地爱着她,想要娶她为妻的王子都变成刀下亡魂呢?”

  月影的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具有古典风情的一幅哀伤又沉痛的画卷便展现在我眼前。

  “多年以前的深仇大恨,牢牢扎根在我的心中。我祖上一位不幸的公主,是爱情使她成为男人的俘虏。来自远方的侵略者掠夺了京城,带走了她,却留下了永久的耻辱,她惨死在异邦,香消玉殒。现在,报仇的时机来到,看那些异邦公子王孙涌向京城,妄想当驸马与我成亲,我要他们的生命来祭祀我祖先的亡灵!”

  “我明白了,公主的冷酷是想为祖先报仇!”我恍然大悟,拽着月影的胳膊,叫了起来。

  “不对。”月影却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对么……”我困惑地望着他。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7)“公主的心就像是一颗坚果,祖先的不幸只是坚果的根茎,慢慢的生根发芽,结成坚硬的果实。你要变成图兰朵,就必须知道真正的果实究竟是什么样子。”

  “果实……”

  “公主心中的果实坚硬如冰,是因为她根本不相信爱、完全摒弃了爱。只有不相信爱的人,才能成为世上最冷酷的人。所以,你对于图兰朵的演奏不应该是愤怒和仇恨,不应该是暴烈的杀气腾腾。而是——极度的冷漠。”

  一个没有爱的人,血液也凝成冰雪。

  月影一边为我讲解,一边弹奏着钢琴,完全把我领入图兰朵的内心世界。

  “虽然卡拉夫王子猜中了三道谜题,但图兰朵反悔不肯下嫁。卡拉夫王子不想勉强他挚爱的人,并愿意放弃生命以证明对她的真情,最后王子用一个凝聚生命的吻与公主告别,让图兰朵冰封的心在一瞬间瓦解。不相信爱的人,对于她最好的良药也正是爱。”

  钢琴声从无法化解的冷漠,进入冰雪融化的春天。

  我望着月影,目光中不自觉地充满了崇拜。

  一天的训练即将结束,我赶紧收拾琴谱,风风火火地往大门口狂奔而去,准备赶到月影那里继续“开小灶”……总指导的手却硬生生拦住了我的去路。

  “高凌葵,李云泽,蒋美美。三位留一下,鉴于你们今天表现比较突出,第二场淘汰赛之前,与你们配合的管弦乐团已经确定,以帮助你们提升驾驭能力。待会儿就会安排与乐团的见面。”

  我悻悻然地止住脚步,只能跟着总指导和其他几位参赛者往会议室的方向走去。

  为什么好端端的偏要在这个时候?

  月影这家伙连手机没有,不知道会不会一直等我……

  我嘴里碎碎念着,却完全没注意到,范雪伦望着我的背影时,眼角那种诡异又冰冷的光。

  14.

  “月影哥哥,你好漂亮!”

  “月影哥哥,你能每天都来陪我们玩吗!”

  “月影哥哥,再给星星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月影哥哥,茉莉想听你拉小提琴?”

  ……

  新蕾孤儿院旁的草坪四周长满了茂密的参天大树,郁郁葱葱的绿色混合着黄昏斑斓的光线仿佛天际缭绕的云雾,美如仙境。

  几个可爱的孩子正扬起天真的笑脸,痴迷地望着身边的一个盘起双腿坐在草地上,戴着一个奇怪的狐狸面具的男子。

  柔软的发丝随风轻舞,白色衬衣也飞扬起来,像绽放的白色花朵。

  虽然戴着面具,但整个人却闪闪发光,散出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美感。

  他就是高凌葵的神秘老师吗?

  不知道为什么,男子温柔的如同一朵云,但身上那种贵族的气息却无比强大,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稳住忐忑的心情,范雪伦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从车子后备箱拿出两大袋糖果和玩具,一步一步朝他们走去。

  “孩子们,你们好!我是新来的义工。你们可以叫我雪伦小姐……哦不,叫我雪伦姐姐好了!”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8)话音响起,孩子们和月影都转过头朝她看了过来。

  范雪伦按捺住月影直视她时脸庞忍不住潮红的冲动,赶紧将礼物分发给小朋友们。

  “有我最喜欢的维尼小熊!”

  “别跟我抢,巧克力是我的。”

  “阿宝,这是你喜欢的长耳兔,给你!”

  “谢谢雪伦姐姐!雪伦姐姐是大好人!”

  孩子们兴奋地嚷嚷着一团,直白而天真的夸赞让雪伦有些不自然。

  冷酷无情、心狠手辣,不近情理……

  这才是我范雪伦的标签!

  算了,这群脏兮兮的小鬼,是不可能了解我想做什么的。

  “孩子们,晚饭时间到了,去院长嬷嬷那里好吗?”

  用生平最温柔的语气将这群烦人的小鬼赶走,雪伦转过身,定定神,望着依旧坐在原地的月影,露出迷人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让她在商场上战无不胜,不知道攻克了多少难搞的竞争对手。

  “您现在不回家吗?”

  “我在等一个人。”月影微笑着回答,静美如皓月。

  雪伦心知肚明,她故作惋惜地说道:“是在等高凌葵吧。但是,她今天恐怕是来不了,因为渡井英先生今天也在排练厅。”

  月影抬起头,目光透出一丝困惑。

  “你不会不知道渡井英先生的大名吧,他是被尊为音乐皇帝的天才,是完美的音乐家。”雪伦继续娓娓道来:“高凌葵从高中时就单恋渡井英先生,给他造成很大困扰。但即使渡井英先生明确拒绝高凌葵很多次,她还是纠缠不休。今天,她不会离开排练厅半步的。”

  “渡井英……”月影重复着这个名字,深浅浅的斑驳的树影落到他晶莹的瞳仁中。

  雪伦满意地笑了笑,蹲下身,她美好的脸庞如馥郁的花朵。

  “我打听到,高凌葵这段时间都在接受您的指导,才可以突飞猛进。但她这么做不是为了音乐,不过是想让渡井英先生对她刮目相看。我认为您的才华不应该被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利用。而我真心的仰慕您,希望自己也能演奏出动人的音乐,不知道是否有幸能成为您的学生呢?”

  月影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微笑地望着雪伦:“没有问题。”

  雪伦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月影答应的如此干脆:“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月影说着走到一丛月季旁边,摘了一朵送到雪伦面前,“我欢迎所有喜爱音乐的人。”

  “这是送给我的?”雪伦受宠若惊,不敢置信地盯着手中的花朵。

  “是的。这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花朵,小葵经常会摘下一些布置孩子们的房间。”月影微微一笑,望着花朵若有所思,眼前似乎浮现出小葵总是风风火火的身影。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练习呢?”雪伦激动地握着月季,迫不及待地问道。

  “就现在吧。”月影回头一笑,目光由刚才的闲散变得认真,他一字一句对雪伦说道。

  “粗鄙的内心只会污染音色。你得先成为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你的音乐才会有动人的力量。第一课:先学会对别人用善意的语言。”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9)“你!”

  刚才还狂喜的表情瞬间凝固在雪伦的脸上,手中的月季仿佛长出了刺,狠狠扎进心里。

  可恶!可恶!可恶!

  高跟鞋疯狂地踩踏着月季花丛,它们盛开得越是茂盛,就越是提醒着自己刚才受到的莫大耻辱。

  “粗鄙的内心只会污染音色。你得先成为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你的音乐才会有动人的力量。第一课:先学会对别人用善意的语言。”

  “他的意思是我在背后乱说高凌葵的坏话吗?他竟然为了高凌葵这么羞辱我!高凌葵纠缠渡井英是整个爱乐市都知道的事!难道在他眼中,像高凌葵这种不知廉耻的行为反而是纯洁善良的吗?!”

  我竟然为了讨好这个人,送上门自取其辱!

  粉白的花瓣纷纷凋零,黏落入尘土,再被尖锐的高跟鞋踩踏得支离破碎。

  雪伦恶狠狠地发泄一通之后,发现手中竟然还拿着月影送给她的那朵月季,她下意识地想要将它丢得远远的,手指却颤抖着不听使唤。

  为什么……

  为什么会舍不得……

  月影如星辰流泻般迷人的眼睛,温和的说话的语气,与生俱来的高贵,就像是手中的花朵,让人无法生出任何恨意,反而深深地沉迷其中……

  15.

  到底是老天的眷顾,还是捉弄。

  我一直站在1号排练厅的角落里,望着足足由四十五人组成,即将在第二场淘汰赛上与我搭档的庞大交响乐团。

  但这一切带给我的震撼,都比不过站在指挥台上的那个人。

  修长的身材拥有让英伦模特儿都自惭形秽的挺拔,五官拥有如同被凛冽的寒风刻出来锐利轮廓。浑然天成的英俊冷漠,刹那间掠走所有人的呼吸。

  渡井英……跟我合作的乐团指挥竟然是渡井英?

  我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问:“英,为什么是你,这让我很意外。”

  “因为你之前的表现让我无法放心。我知道《风之声弦之舞》对你的意义,我不想让你因为失去它,一辈子活在愧疚里。”

  渡井英的声音理智而冷静,但我开心得就快要哭出来。虽然这与我的计划背道而驰,虽然我想让渡井英彻底摆脱我,自由的生活。可是面对他的关心,我还是幸福得几乎融化。

  渡井英继续提醒道,“但最后的成功只能靠你自己的实力,任何人都无法帮你。”

  “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加油的!”

  也许是看见我一副见到他就挪不动脚步的样子,渡井英用指挥棒敲了敲乐谱:“那你还在发什么呆?”

  “哦……”我赶紧拿出小提琴,虽然心中有万般不舍,但还是强迫自己转身站到第一提琴手的位置,准备就绪。

  “第一乐章:序曲Overture!”

  随着渡井英手中的指挥棒在空中舞出美妙的弧线,波涛般的音符在空气中流泻而出。

  巴松管和低音大管的阴沉筑起阴森的宫墙;中提琴和小号是戒备森严手持大刀的卫士;定音鼓和大鼓是那些已经为公主丧命的可怜亡灵的呜咽……第二章融化图兰朵之心(10)图兰朵公主,头顶着让所有的星星都暗淡无光的皇冠出现在高台上。她的面庞是那样美丽,高贵,却像是死神,迎来众人的悲鸣和哭泣。

  “第一提琴,准备。”

  看到渡井英的示意,我将琴弓压在琴弦上,缓缓拉动,内心却迫不及待想向渡井英展示自己的进步。

  如果他听到我现在的水准,也一定会为我高兴,为我的比赛而感到安心吧。

  嘭!

  突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练习,第二提琴手竟然从椅子上摔下,小提琴也跌落一旁,他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着,好像就要死去一般。

  所有人都被这意外的状况吓坏了,渡井英赶过来抬起第二提琴手的头,好让他不至于窒息。

  几分钟后,救护车把第二提琴手送往医院,听随行的医生说应该是急性阑尾炎。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由于参赛者众多,交响乐团人员原本就非常稀缺。第二提琴手又处于举足轻重的地位。

  练习陷入终止,大家都一筹莫展,渡井英正用电话跟主办方进行交涉。

  这时,一个人推开排练厅大门,径直走了进来,瞬间集中了所有人的目光。

  “月影!”

  我意外地叫出他的名字。月影举起他的那把小提琴,朝我笑了笑:“我一直在大厅里等你。刚才听说你们乐团缺了第二提琴手,真是很巧啊,怕等你的时候太无聊,我就把小提琴也带来了。”说着,他竟然自说自话站在第二提琴手的位置上。

  一瞬间,排练厅一片哗然,质疑和反对纷至沓来。

  “他是谁啊,从来没见过……应该不是我们的团员。”

  “他的水平怎么样,能跟上全团的演奏吗?第二提琴手可是很重要的位置啊!”

  “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但很快,各种疑问平静下来,因为作为乐团总指挥的渡井英始终一言不发。

  “英!你听过月影的弹奏钢琴,他拉小提琴也一样很棒!相信我,月影一定可以代替第二提琴手的。让他和我们一起演奏好吗?”我迫不及待为月影请求道。

  月影抬起头,丝毫不畏惧渡井英冰冷的目光,微笑地望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熟悉的好朋友。

  渡井英没有回答,他的目光像谜一样笼罩着月影。他一言不发,站回到指挥的位置,握着指挥棒的修长手指重新在空中定格。

  这样的手势表示——练习重新开始!

  啊,渡井英同意了!

  我欢欣鼓舞地朝月影点点头,赶紧回到第一提琴的位置上。

  雄浑,悲壮,阴沉又神秘的曲调再次奏响!

  月影果然厉害!竟然完全不用排练,就融入了这个四十五人的大型交响乐团,小提琴在他手中就如同拥有生命一般,追逐,配合着我,以及所有人手中的乐器,如此恣意自然,相得益彰。

  可是突然,渡井英却在空中划下休止符!

  排练停止!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望着渡井英,他却冷冷地盯着月影,眼睛像是蒙着寒冷的雾气。

    六年级:许优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星弦森林(融化图兰朵之心1~10)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图兰朵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