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星弦森林(世间最美的音乐15~20)_3000字

星弦森林(世间最美的音乐15~20)_3000字

2014-04-26

  “狐狸面具”说的话,不是太高深,就是太胡扯,更重要的是,明天就要面临一场残酷大逃杀的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听这家伙说一堆我听不懂的话……

  我晃了晃混乱的脑袋,站起身:“不好意思,那就先不打扰你向音灵找记忆,我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再见!”

  “这么快就要分开,我好伤心。”

  受不了……他怎么可以这么直接。还有他眼神中的失落和伤感,又是什么?

  呼——

  不行不行,我不能对“狐狸面具”太没有抵抗力了。我不敢再说什么,拔腿就往教堂大门跑去。

  “喂,你看到在圣母左边拿着竖琴飞翔的天使吗?他被称作祈愿天使,听说只要跪在他的前面虔诚祈祷,就可以解决任何难题哦。”清澈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忽然将我快速向大门口移动的脚步硬生生止住。

  怎么?他知道我遇到难题?

  我回过头,“狐狸面具”沐浴在月光中,白色衬衣随着风舞动:“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

  到底是无法抵抗他的温柔,还是对明天的选拔一筹莫展?

  仿佛被那一股无形的牵绊吸引,我鬼使神差地走了回去,乖乖地学着他样子跪在圣母像前。只见他紧握双手,虔诚地举在胸口,安静地闭上眼睛。

  第一次近距离地看着他的侧脸,皮肤如白瓷般在朦胧的月光下发着光,他专注而虔诚的模样,似乎有圣乐在头顶响起,洁白的鸽子拍打着翅膀,飞翔在周围。

  被这样的氛围感染,我学着他的样子闭上眼睛,轻声道:“那就保佑我演奏出‘世上最美的音乐’吧。”

  “原来这就是你的心愿。”

  我倏地一下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眯着眼睛,正对着我。

  “你偷听?”怒火一下子从胸口蹿出。

  “没有啊,我只是真的很想帮助你。”那个家伙说得一本正经。

  “那你知道什么是‘世上最美的音乐’?”

  “不知道。”斩钉截铁。

  好吧,算我倒霉!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再这么耗下去,如果失去夺回《风之声弦之舞》的机会,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浑蛋!你自己玩吧!再见!”

  “不过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想不想听?”

  “你……”去死吧!

  葵女王我才不会像个猴子似的被你耍的团团转!

  这个家伙明明就是因为一个人太过寂寞导致行为偏差,想方设法骗我留下来陪他发神经!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了!再见,不对,是再也不见!”

  ……

  “这样吗?那好吧……我总是一个人,反正我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没有人愿意跟我做朋友。”

  “狐狸面具”朝我挥了挥手,缓缓垂下。他透过面具深深地凝视着我,纤长的睫毛仿佛被悲伤压得微微颤抖,整个人像是被抛弃了。

  我的心竟然被一下子揪紧。

  好吧,我认输。

  “那个……你要说什么故事,我,我听听看吧。只听五分钟哦。”

  三个小时之后。

  我得到了一个故事,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六个小时的残余时间,外加女生宿舍外死死紧锁的大门……第一章世间最美的音乐(17)神啊,我之前还误以为这家伙是天使一样的哥哥。

  这绝对是我葵女王有生以来做过最愚蠢的事情!

  10.

  惨白的脸色,吸血鬼般淤青的下眼睑,蓬乱的头发,还有来不及熨烫整齐的小礼裙……

  这个人真的是我吗?

  一走进音乐大厅,果然响起刺耳的议论。

  “你们看那个人是高凌葵吗?怎么弄成这副鬼样子?”

  “难道是担心得整夜失眠?看来她也不像传闻中那么厉害嘛!”

  “也说不定是打苦情牌,希望得到评委的同情呢!太有心机了。”

  “明明是一晚上没睡觉,我看有点像宿醉。听说她的私生活很不检点的!”

  一群长舌妇……

  可我现在连跟她们争辩的力气也没有了。最糟糕的是,究竟要演奏什么曲目,到现在我也没答案。

  我拎着小提琴,搭拉着眼睛往前走,没想到一个身影挡在了我面前。

  高挑的身材,美丽又尖锐的眼睛,还有那种仇视的目光,恨不得一口吞掉我。

  这种状况我见怪不怪,纱绘学姐,赵恩英,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出场的。我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面临一场大战前,总有几个挑衅者。

  我不耐烦地抬起眼睛瞟了对方一眼,却吃惊地愣住了。

  这个年轻漂亮的女生,处处透出精明强干和一种我所熟悉的冷酷。那样如极地冰川般的冷酷,我在养父渡井森的身上见到过,在渡井英对我严苛指导的时候见到过,这是渡井家族专属的一种冷酷。

  范雪伦。

  虽然只比我大一岁,16岁时就在渡井家族企业中担任要职,据说非常具有商业天赋,是整个家族中年纪最轻的商业精英……此刻她手中竟然也提着一个小提琴琴盒。

  “怎么,高凌葵,你很惊讶吗?”范雪伦带着惯有的尖锐目光望着我,“难道你认为全世界有音乐天赋的孩子只有你一个?还是说只有你才拥有足以吸引渡井家族的才华?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渡井家族的选拔和淘汰每年都在进行。自从你的出现,渡井森先生认为我的音乐才华一文不值,幸好我在商业方面的头脑让我不至于流落街头,协助他一起打理家族生意。可是现在……我要向他证明,他的判断是错的!”

  琴童……

  我一直知道被渡井家族招募的琴童不止一个,我被奉为珍珠。而大浪淘过,更多的琴童沦落被人弃之不理的沙砾。

  “在你出现之前,我是渡井家族收养的琴童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就是因为你,我被毫无留情地剥夺了机会。不过今天,我就会亲自送你出局。”

  “你错了。如果是其他比赛,也许我不会太在意输赢。”我坦然地望着范雪伦,丝毫没有被她凌厉的气势所吓倒,“但是《风之声弦之舞》的演奏权,我势在必得!”

  因为……

  那是属于爸爸和妈妈的曲子,如果不能胜出,我根本没资格做他们的女儿。

  也许是我眼中不甘示弱的坚定,让范雪伦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露出更为挑衅的笑容:“没错,也正因为这次是《风之声弦之舞》的演奏权之争,我才会参与。只要赢得奏权,就会让整个渡井家族对我刮目相看。我要让他们直面之前失败的判断!我也要让你一辈子活在自责之中!”第一章世间最美的音乐(18)“虽然我很想赢,而且一定要赢。但我不希望你这么恨我,毕竟我从来没把你当成敌人。”我平心静气地回答。在渡井家族,我听说过很多关于范雪伦在商业上的建树,平时也跟她毫无交集,不希望她活在这种莫须有的仇恨之中。

  “从来没把我当成敌人?!你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吗?!”谁知,范雪伦眼中的怒气更重了,简直要把我吞噬。

  哎……我无力地呼出一口气。她真是渡井家族培养出的完美的战争机器!

  不想再跟她做无谓的争辩,我拎着小提琴盒转身往准备室走去。

  没过多久,渡井英身旁围簇着一大群记者朝音乐大厅的方向走来。留在原地的范雪伦注视着渡井英冷峻的脸,盛怒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开心的笑:“高凌葵,暂时维持你的高傲吧。或许你还不知道,这一次你将面临着怎样的挑战……那些让你躲在身后受到庇护的人,都自身难保了。”

  11.

  “100212号选手,演奏自选曲目——门德尔松代表作,被誉为‘超凡技艺与清澈童心的完美结合’《仲夏夜之梦》序曲。”

  “100212号选手演奏完毕,请100213号选手准备,自选曲目——位列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列的‘王冠上的宝石’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

  “100213号选手演奏完毕,请100214号选手准备……”

  主持人的话语就越来越急的鼓点,我的手心渗出密密的汗水。

  从来没有一场比赛,会让我如此紧张。我闭着眼睛,想镇定一点,但大脑就像是被抽乱的线团,混乱不堪,全然没有刚才面对范雪伦是的绝对自信。

  因为,迄今为止,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表演曲目是什么!

  “100219号选手演奏完毕,请100220号选手准备!”

  “100220号选手……100220号选手?!选手高凌葵,高凌葵到了没有!”

  啊!

  “……到,到了!”

  已经轮到我了吗?像是从梦中猛然惊醒,我一把抓起手边的小提琴,匆匆忙忙地往舞台上跑去。谁知慌乱中,不小心踩到礼服裙的裙角,一个大大的踉跄,狠狠摔了一跤。

  轰——

  台下立刻想起不可遏止的哄笑声。

  糗大了……

  我涨红脸,爬了起来,强迫自己抬起头,故作镇定地望着评委席,一眼就看到穿着精致黑色礼服的渡井英。他面无表情,幸好没有让我看到生气的迹象。

  “感谢高凌葵小姐的即兴演出缓和比赛的紧张气氛,不过,我们不需要小丑。”评委席上一位衣着高贵的女士尖刻地上下打量我一眼,又看了看手中的报名表,“为什么自选曲目那一栏还是空的?请问你要演奏的曲目是?”

  怎么办,我如果说还没决定的话,一定会被马上赶出去的。

  “它……它没有名字。”

  话说出口后,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

  稍稍平息了一点的观众席这下就像是水滴溅到油锅里,爆发出比刚才更为剧烈的轰响。第一章世间最美的音乐(19)女士愣了一下,拧起眉毛:“那么是哪位大师的曲子?”

  “这个……”一滴巨大的汗珠顺着我的额角滑落。

  “舒曼?巴赫?斯特劳斯?

  “不是。”

  “是从未公开的私人古琴谱吗?”

  “不、也不是。”

  ……

  演奏大厅里的议论声简直要把屋顶给掀翻了。

  “高凌葵同学,如果你恶意扰乱赛场秩序,不尊重在场的世界级演奏家评委,继续这种离谱行径的话,那么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你将被整个音乐界封杀!”

  啪的一声,女士重重地放下手中的资料表,恼怒地斥责道。

  “我建议立刻取消第100220号选手高凌葵的比赛资格!各位评委有异议吗?”

  “我同意。”

  “同意。”

  轮到渡井英了,他遥遥地凝视着我,眼中一片凝固的阴影,他没有表决,只是问道:“高凌葵,你准备弃权吗?”

  不——当然不!

  刹那间,渡井英的目光,就像是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

  他……他这是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守护爸爸妈妈的爱,而不是给渡井英丢脸啊!

  “我要演奏!虽然这首曲子没有名字,也不是尚未公布的名家名作,但我会演奏出让你们所有人都认可的‘世间最美的音乐!’”

  我不顾所有诧异的目光,将琴弓放在琴弦之上,婉转迤逦的音乐声瞬间流淌而出。

  与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同,那是闪烁着神秘光圈,充满浓郁的异国情调的曲子。

  就像一个故事高手,娓娓道来,轻而易举就吸引住听众们全部的注意。

  来吧……

  我将用手中的小提琴讲述一个神奇而美妙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的亚细亚,在一千零一夜诞生的国度,有一个孤独的年轻人遇到一个饥寒交迫的昆仑奴,他好心施舍饭菜。作为感谢,昆仑奴提出要为他找到一个世界上最美的妻子。

  第二天夜里,浑身漆黑的昆仑奴背来一个巨大的金色包袱,一个狐媚的波斯舞姬从里面探出头来,朝年轻人微笑。她肌肤如金子,小嘴如玫瑰,双眼如星辰。她扭动着盈盈一握的腰肢,用脚尖在桌子上跳动闻名于世的美艳舞蹈——七纱之舞,让人仿佛置身与迷离魅惑的波斯王宫。

  我欢快地拉动琴弓。充满异域风情的小步舞曲带着一种神秘的魅惑之美。

  每个人的眼前似乎都出现了那个美丽得令人窒息的波斯舞姬。那些充满童话色彩的音符,仿佛她身上耀眼的金纱舞裙,将人带进一片金黄的世界中。

  年轻人却说,这女子只拥有世间三流的美丽,拒绝娶她做自己的妻子。

  昆仑奴将波斯舞姬重新放进包袱带走了。第三天,他又背来一个红色的包袱。只见他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后,一个高贵的西洋少女从包袱里走了出来,原本有些昏暗的房间里仿佛亮起了一团红光。少女是如此高傲美丽,冷若冰霜,仿佛神圣不可侵犯的女神,与之交相呼应的是她周身点缀着无数名贵的宝石。第一章世间最美的音乐(20)欢乐的小提琴声灵活地将了半调,转而进入一个较为缓慢却透出无限尊贵和华丽的气氛,令人仿佛穿行于富丽堂皇的宫殿,不远处高贵的公主像一颗巨大的红宝石,散发出高不可攀的华贵光芒。

  年轻人却依旧摇了摇头,说这位女子虽然尊贵,但只拥有世间二流的美丽。

  第四天,昆仑奴带来一个毫无奇特之处的白色包袱。从里面婷婷袅袅地走出一位东方少女。她的脸庞白净素雅,身着白色的软缎长裙,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但姿态清雅,毫无造作矫揉。她没有前两位惊心动魄的美丽,那种纯净美好却深入骨髓。

  终于,这位东方少女让年轻人怦然心动。

  这一次,舞台上飘曳的小提琴声没有任何修饰音,就像是一轮皓白的月亮,没有太阳炫目,也没有星星璀璨,却令人深深沉醉。看似简单的曲调,自然流畅,一气呵成。

  一曲终了,全场寂静,久久的,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但可以清晰地看到评委们的脸剧烈地变化着,从不敢置信直到巨大的震惊。

  这个女孩,从头至尾只演奏了同一首曲子,却利用升降调以及和弦,用三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演绎。

  相同的曲子,演绎出金色的魅惑舞姬,红色的高贵公主,白色的无暇少女,就像是用小提琴上演了一幕生动的舞台剧!

  这简直不太不可思议了!

  所有在场者也深陷在这样的震撼中,久久无法言语,比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滞。

  渡井英的目光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剧烈地翻涌着,我第一次在他向来冷静的目光中看到如此剧烈的波动,就像是常年沉寂的火山突然爆发一样。

  他也在为我的演奏震撼吗?

  此时此刻,心脏深处受到深深震撼的人,绝对不止所有的评委和听众,其实还包括我自己。

  “不过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想不想听?”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千零一夜诞生的国度,住着一个善良的年轻人……”

  “狐狸面具”一边说,一边在琴键上演绎出梦幻的音乐,相同的一首钢琴曲,他竟然随着故事的变化而变化,演绎出三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在我眼前展开一幕幕斑斓的画面。

  他仿佛用音乐绘画、用音乐表演、用音乐创造出语言和灵魂。

  刚才的情急之下,我竟然凭着一股无法解释的冲动演奏了这首不知名的曲目,只是将钢琴曲临时改成小提琴曲。

  或许昨天一夜无眠,就是因为,脑海中反复缭绕的都是“狐狸面具”的这首曲子。

  “这是什么曲子?以前完全没听到过,难道是演奏者自己的即兴创作吗?我简直不敢相信!”

  “她是怎么想到同一首曲子用三种不同方式进行演奏的?太令人惊叹了。”

  “第100220号选手的演奏……”

  渡井英的目光一直未从我身上移开,我从没见过他如此专注地看过我,心脏猛烈地失去了节奏。

  他拿起话筒,用一种克制的冷静说道。

  “先将曲子演绎出两段递进的绚烂华丽,以更完美地衬托出最后一段的纯净无暇,同一首曲子用三种不同方式演奏,是在告诉我们,不刻意讨好、魅惑听众,不额外添加累赘的修饰,那些极致纯粹而干净的音乐就是‘世间最美的音乐’。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深深的震撼。”

  场上场下一片沉默。

  这是渡井英从未有过的最高赞赏,我站在台上,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多么聪明的演绎,多么智慧的阐释!太棒了!我要为这名选手喝彩!”

  震惊的沉默之后,几个评委按耐不住,竟然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拼命鼓掌

  “Bravo!”

  顷刻间,整个演奏大厅也陷入一片狂热的欢呼声中。

  “第100220号选手高凌葵直接晋级!”

  “今天才第一场选拔就认输,这可不像我认识的雪伦小姐。”

  在渡井家族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安德烈管家满头银发,活像一位圣诞老公公,可是一向气焰嚣张的雪伦却掩盖不住身体的微微颤抖。

  “我,我知道这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但高凌葵的水平确实在我不可企及的高度。渡井英先生说他被高凌葵的曲子震撼,全场都起立为高凌葵鼓掌,所有人都赞叹她的才华!更可怕的是,她当场用三种方式演奏同一首曲子,巧妙又完美地诠释了试题的奥义,而且那首曲子我根本就没听过!现在我才知道,自己的水准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尽管不甘心,但雪伦还是咬紧嘴唇,说出实情。

  “是吗……”安德烈管家微微眯缝起双眼,看惯世事沉浮的眼睛骤然一凛,陷入了空前的沉默。

  “您,您不相信我说的话吗?”雪伦鼓起勇气抬起眼睛。

  安德烈管家缓慢道:“我当然相信你,因为你还不敢对我撒谎。”

  他重新看着雪伦泛红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甘和嫉妒,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今天我只想恭喜你顺利晋级,成为100名候选人之一,接下来的比赛,你只需要全力以赴,彻底把你的对手逼到绝境!你只要相信,今天你所看到的并不是葵小姐的真实水平,她应该找到了一个好帮手。”

  雪伦猛地抬起头,困惑地望着安德烈管家,却只得到一个让她退下的手势。

  空寂的房间里,安德烈管家按下一个电话键,语气恭敬而谦卑:“您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

    六年级:许优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星弦森林(世间最美的音乐15~20)_3000字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