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星弦森林【序章(野玫瑰)】_3000字

星弦森林【序章(野玫瑰)】_3000字

2014-04-26

  “我们相遇了,这绝非偶然。”

  我,高凌葵。

  第一次是在这里遇到他的。

  6岁那年,爸爸妈妈因为一场车祸去了天国,变成孤儿的我被渡井家族收养,成为声名显赫的渡井音乐世家的养女,也成为被世人奉为小提琴神童的渡井英的妹妹。

  “葵殿下,希望我们的冒昧没打扰到你……”

  刚一下课,只是三年级小学生的我就被几位高年级的学姐学长团团围住。渡井家族附属音乐小学里,每个人都眼高于顶,只有我享受着被追捧的殊荣。

  “葵殿下,我们会在校庆日演出《胡桃夹子》,可以有这份荣幸请你加入吗?”看着比自己高年级的人卑躬屈膝,虽然不太舒服,但还蛮值得洋洋得意。

  渡井家族附属音乐小学的校庆日,不但古典音乐界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们都会到场,学校的最大股东,渡井家族的主宰,也就是我的养父——渡井森也会出席。所以,校庆日演出不仅是一年一度大家展示才华的机会,更关系到高年级学生今后在音乐界的命运。

  众所周知,渡井家族以培养世界级的顶尖音乐家而闻名于世。而我的哥哥,据说他的天赋超越了家族中的任何一个人,他的出现,也将渡井家族完全变成音乐界的圣殿。所以,为了能在演出中崭露头角,得到渡井家族一点点关注的目光,每个表演小组都会拼命争取优秀的组员。而我,无疑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那么,我想担任第一提琴手,没问题吧。”我故意刁难这群想借用我的光芒的家伙。

  “呃……可是按照规定,低年级的学生不能……”一个学长刚露出为难的神色,就被一堆白眼砸扁了。

  “当然可以!只要葵殿下愿意加入,第一提琴手的人选也可以改!”

  “你会不会说话啊!葵殿下是得到渡井森先生和渡井英少爷首肯的神童,第一提琴手本来就是她嘛!”

  这些家伙拍马屁真是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不过,他们说的也是事实。

  流淌着作曲家父亲和小提琴家母亲的血液,我从小就认定自己是为音乐而生的!

  因为出色的音乐天赋才被渡井家族收养,也因为频频在演奏中技高于人,甚至打败高年级的学生,才在这所顶尖的音乐附小成为风云人物。

  我不耐烦地拿起小提琴,打断他们的赞美:“我需要现场演奏一段给你们评估吗?”

  “哦呵呵呵呵,葵殿下真是太可爱,太喜欢开玩笑了!你的演奏是天籁级的,我们哪有资格做评估。今天下午放学后,第三排练厅,大家都等着你哦。”

  “不见不散,千万不要答应别的小组,拜托了!”

  “葵殿下,我们永远爱你哟!”

  够了没有啊,这些马屁精有时候还真是让人很困扰。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的才华让他们彻底折服了呢?

  放学后,我拎着琴昂迈着骄傲的步伐走出校门。

  谁会跟那群平庸的家伙一起排练啊。我傲慢地想着。我的水准跟他们绝对不是一个层次的。序章:野玫瑰(2)不过学校也不是一方净土,因为不管在学校的任何角落,我都会受到堪比X光线的热烈的崇拜眼神,还有如潮水般不知所谓的家伙抢着帮我背书包,提琴盒,真是像苍蝇一样令人厌烦。

  从学校门口的车站乘坐59路观光大巴,半小时的车程就可以来到一片城市中已实属罕见的森林。

  夏日的光透过枝叶,斑驳而透明。森林里栖息着一大片一大片从远方迁徙而来的白色候鸟,在波光滟潋的湖泊中梳理柔软的羽毛。

  没错,这里就是我练琴的秘密基地,

  我的养父,以严厉着称的渡井森,在听到年仅6岁的我的演奏之后,破例让我住进渡井山庄。

  我养父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我现在的哥哥,在古典音乐界只可仰视的神话,如同光芒般存在的渡井英,在听完我的演奏后,说我是不可多得的小提琴天才,终有一天会登上最高的舞台。

  我心中的偶像,只有我的哥哥。

  除此之外,没有人再能给我的音乐做出任何指点,所以平时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演奏,是我认为的最佳场所。

  “既然答应了那些家伙,还是把《胡桃夹子》重温一遍吧。”

  我自言自语,拉动琴弓。流畅,婉转的乐声通过飘动的空气如同长了翅膀般飞扬而起。

  太完美了,我就像在湖水中望着自己的那耳喀索斯(注:希腊神话人物,因爱上自己的倒影而变成水仙花),被自己的音乐深深打动着。

  “吵死了。”

  突然一个声音冲进我的耳蜗,他说什么……不,一定是我听错了。

  我晃了晃脑袋,抬起胳膊,继续华丽美妙的演奏。

  “吵死了,有完没完。”

  声音比上一次更加冰冷,清晰,带着难以忍受的怒气。

  这下我彻底惊呆了。

  竟然有人说我……被所有人交口称赞的小提琴公主,为获得小提琴界最高荣誉“仲夏夜之梦”而生的天才儿童,6岁就被指定会成为渡井英搭档的葵殿下,演奏的琴声——吵死了?!

  我像见了鬼似的,放下手中的小提琴,顺着声音的来源往上看。

  葱郁的树木在风里安静地摇晃,像一片绿色的海。

  一个穿着白背心,茶色棉布短裤的少年坐在树杈上,晃着两条长腿,嘴里咬着半根小草茎。

  脏兮兮的脸,却非常漂亮又非常傲慢。

  夺目的阳光将他整个人笼罩着,就像是透明的,栖息在这片绿海中的森林之子。

  “你是谁?”我怔怔地望着他精致绝伦的脸,不由自主问道。

  “制造噪音的小鬼,趁我没发火,快点滚开!”他没有回答问题,却粗暴地开始驱逐我。

  他应该比我大好几岁吧。

  少年已经尖锐的轮廓在阳光中投射出深浅不一的阴影,虽然他浑身上下都很脏,就像是在泥里打过滚,却扑面而来被太阳晒得蓬松的满山坡上野玫瑰的迷人香气。

  他长得很漂亮,甚至和哥哥长得很像。

  可是他和温柔恬静的哥哥又是那么不同,他有一双清澄又锐利的眼睛。序章:野玫瑰(3)他就像是这漫山遍地的野玫瑰一样,美丽却浑身长满尖锐的刺。

  我承认,这时,我的怒火才彻底被他的点燃了!噪音?!从来没有人看不起的我演奏!

  “你这个野小子知道我是谁吗?所有人都说我拉的小提琴曲是天籁!”

  “他们都是聋子吧。”

  少年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白痴,然后他不屑地笑了:“你听不见吗,白鹭飞翔,溪水流动,太阳穿过枝叶,风吹花朵的声音……这座森林里的一切才是天籁,现在却被你聒噪浮夸的卖弄打扰了。”

  “你……”我气得发抖。这个家伙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

  他像猴子一样灵活,嘭的一声从树上跳了下来,站在我的面前。我这才发现自己刚够到他下巴的高度,只能抬起头,怒视着他。

  可他与我的目光一接触,转身就往蜿蜒向前看不到尽头的绿草地走去。

  白色背心,茶色短裤,黑色头发被风吹得很乱,他却一点也不在乎。

  一切就像是静止了。

  山坡上的风扬起,吹散了漫山遍野的野玫瑰,飘落的花瓣就像是带着香味的雨幕,让我渐渐看不清少年的背影。

  我突然回过神来,对着那个越来越模糊的背影,愤怒地挥舞着琴弓,大声喊道。

  “星期五晚上7点钟,你给我到渡井家族附属音乐小学来!”

  “干什么?”少年没有停住脚步,风传来他的声音,冷淡的可怕。

  “来听我的演奏,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音乐!”

  “我为什么要虐待自己的耳朵?”

  “你、你到底是谁啊……”

  “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

  “……”

  “再让我看到你,我就揍你。”

  “……”

  怎么会这样?!

  竟然有人这么野蛮地对待我,对我说那么过分的话。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一直一直说我的音乐是噪音,在虐待他的耳朵!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

  可是,就算我愤怒也好,抓狂也好,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也好,他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掉,直到消失,仿佛从未出现。

  倒霉透顶,为什么莫名其妙遇到一个恶劣的野小子啊。

  午休时间,我用铅笔恶狠狠地戳着作业本,可怜的它很快满目疮痍。

  “小葵,继续说啊,”同桌小卉凑过来,兴趣十足地问道,“你在练琴的森林里,遇到那个男生的事。”

  “男生?!”前排的女生洛桑瞬间眼睛发亮转过身来。洛桑是全班,不,全年级最早熟的女生,满口恋爱,约会,牵手。

  “就是遇到一个神经病,无缘无故说我的琴声是噪音,还说我虐待他的耳朵……喂,你们两个那是什么反应啊。”

  小卉和洛桑竟然一个玩手机游戏,一个照小镜子,好歹也要激烈的跟我一起讨伐那个该死的家伙吧。

  “我以为什么事呢,不就是遇到一个根本不懂音乐的家伙,随口胡说八道吗?”小卉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刘海,“连你的哥哥,至高无上的渡井英大人都认可你的才华。那种不认识的人,干嘛放在心上。”序章:野玫瑰(4)“他是故意这么说,想引起你的注意。根据我的经验,这是一种男生接近女生的常用手段。不用太介意。”洛桑用一种起码谈过100次恋爱的语气说道。

  “我哪有对他介意!”我嘭的一声把铅笔拍在课桌上,“他连我们学校的学生都不是,有什么资格评价我的音乐。不知道哪里蹿出来的野小子,我敢保证他连小提琴都没有摸过!”

  “……”小卉和洛桑都沉默着,无奈的眼神里写着“然后呢”。

  “我、我只是不服气,从来没有人批评过我的演奏!我一定要他再听一次我的演奏,我要他亲口对我道歉,一定要!”

  “还说不介意。”小卉和洛桑同时叹了口气,“小葵,你就不能把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忘了吗?”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地脱口而出。

  “啊?”

  是的,我不可能忘记,我绝对忘不了。

  “你听不见吗,白鹭飞翔,溪水流动,太阳穿过枝叶,风吹花朵的声音……这座森林里的一切都是音符,却被你聒噪浮夸的演奏打扰了。”

  我忘不了,他说这番话时,闭上眼睛,安静聆听,仿佛周围一切真的化作音符,在空气中组成美妙旋律的模样。

  我也忘不了,他那张过分漂亮的脸,那双清澄又锐利的眼睛,还有他站在我面前时,扑面而来的野玫瑰那骄傲的香味。

  “葵殿下,你的演奏实在太完美啦!我们爱爱爱爱爱你!”

  “瞧见没有,连校长大人都亲自站起来为葵殿下鼓掌呢!”

  “下面由我荣幸地向大家宣布,第47界校庆日最佳表演大奖的获得曲目——《胡桃夹子》!”

  “我们赢啦我们赢啦,早就说过只要有葵殿下的加入,我们赢定了!”

  我一个人坐在后台,看着学姐学长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奔走相告,见人就热情地拥抱在一起,每个人的脸都笑开了花,可是我心里却没有半点喜悦。

  “小葵,我来接你回家。”忽然,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柔和得如同最上乘的天鹅绒。

  哥哥!

  我兴奋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哥哥的出现让后台瞬间陷入一片疯狂的漩涡,但是没有人敢靠近他,主动让出一条道路。每个人只顾用痴迷和崇拜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精致优雅,仿佛画卷中走出来的少年。

  渡井英——虽然只有13岁,已经是音乐界炙手可热的神话。4岁登台便以世界上最优雅的小提琴曲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一鸣惊人,之后囊括所有世界顶尖小提琴赛事的金奖,被奉为百年难遇的神迹。而他精美绝伦的容貌和优雅谦逊的气质,更受到全世界乐迷的狂热追捧。

  他是如此高高在上,但在我面前,他永远是那个温柔可亲,将我当做珍宝般呵护的哥哥。

  哥哥替我拎着琴盒,温柔地牵着我的手,走出门去,后台依旧寂静无声,我知道所有人都还沉浸在如此近距离看到他的震撼之中。

  “哥哥,你觉得我今天的演奏怎么样?”序章:野玫瑰(5)和往常一样,我们两个坐在豪华轿车的后座,我突然急迫地问道。

  哥哥有一丝小小的惊讶,他抬起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目光温暖:“小葵怎么了,你从来不会这么问的。”

  “可是我今天想知道……”我垂下头嚅嗫,“我的演奏到底怎么样。”

  “小葵是最棒的。”哥哥拉起我的手,无暇的手指用力地握了握,微笑着向我肯定,“小葵,从哥哥见到你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你拥有很高的天赋,你的音乐有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哥哥的声音清澈透明,我望着他不染纤尘的目光,点了点头,紧紧地回握着他的手。

  我依偎在哥哥柔软的白色衬衣上,他像平时那样轻柔地搂着我,哥哥的怀抱一直是我最安心的地方。

  自从6岁的那个夜晚,爸爸妈妈永远离开我的那个夜晚。

  整个世界在我面前崩塌的时刻,是哥哥走到我的面前。他的眼睛如星辰般明亮,他的话语如夏夜的风吹散了我的悲伤和无助。他温柔又坚定地对我说,说:从现在开始,让我来保护你。

  从那天开始,哥哥就成为我的全部,我的整个世界。

  我只要得到哥哥的肯定就可以了,他是我心目中的小提琴之王。

  身边缭绕着哥哥温暖的味道,我渐渐沉入梦乡。

  梦境中,我竟然又回到那片绿海般的森林,看到满地花瓣被风吹散。

  那些花瓣在空中尽情地飞舞,盘旋,有一些随着风飘到很远的地方,视线所及之处都变得那么模糊。我透过雨幕般的花瓣,急切地寻找着一个人,几乎把整个山坡都跑遍了,可是任何地方都看不到他的身影。

  心一瞬间也像被风吹散一样,空落落的。

  他没有来。

  他没有来听我的演奏。

  他对我是如此不屑一顾,我却那么期待他的出现,想要得到他的肯定。

  即使哥哥的怀抱,也无法安抚这样的失落。

  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个家伙,他到底是谁?

  想着想着,不期然的,我在梦中闻到一种特别的香味,清冽,淡雅,还有种特别的骄傲。

  这闯入我梦中的,仿佛在心中扎了根的香味是什么?

  好像是——野玫瑰的香味。

  学校演奏大厅后台,还有很多人继续忙碌着收拾装饰物,打扫卫生,但每个人都兴奋不已。

  “真是想不到,今天能看到渡井英本尊。载入史册的梦幻时刻啊,我今晚别想睡觉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人,出身高贵,拥有天赋,还长得那么帅,又温柔。一想到和他呼吸一样的空气,就脸红心跳!”

  “你给他做女佣都不配。还是高凌葵最让人嫉妒了,竟然成为渡井英的妹妹,如果是我……”

  “你们别作梦了好不好,赶紧打扫,等会儿主任还要来检查呢……哎,这是谁放在门口的?”

  “是什么?一束花,这是什么花啊。好像是山坡上的野玫瑰。”

  “野玫瑰?奇怪,谁会送野玫瑰来……不过,这又是送给谁的呢?”

  “谁知道,反正不是送我的……”

  命运这种东西,原来也是有味道的啊,一旦觉察到它的存在,就绝对避免不了

    六年级:许优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星弦森林【序章(野玫瑰)】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