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2_3000字

薄荷荼靡梨花白 2_3000字

2014-04-26

  成长的烦恼。

  我两岁,云思儒六岁,太子十二岁,狸猫(猪)年龄不详

  “云思儒,我们玩跳山羊!你做山羊!”

  “为什么总是我做山羊?”

  “我属猪,你大我四岁,属羊,你不做山羊谁做山羊?”

  “什么是属羊?什么是属猪?”

  “吃的是草,产的是奶的是羊;吃了睡,睡了吃的是猪”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奶?”

  “多吃木瓜就会有了”

  …………

  从此以后,云家大少爷最爱的水果就是木瓜。

  实验结果:失败!——多年以后云思儒仍旧前胸一马平川~~看来天生的资质才是最重要的,后天木瓜丰胸实属造谣!(作者:让你哥丰胸?!恶寒。)

  我三岁,云思儒七岁,太子十三岁,狸猫(猪)年龄不详

  抓住男人的胃=抓住男人的心!

  为了以后抓住更多美男,我决定开始练习厨艺

  实验对象:云思儒

  实验用品:牛肉、面条、食盐、柴火、油、葱花……

  实验步骤:(1)生火。火太旺了。

  (2)灭火。错把油当成水。

  (3)厨房烧掉半边。牛肉被烤成焦炭。

  (4)换个厨房继续烧面。但是牛肉没法用了。

  (5)清水捞面,撒上小葱。

  实验结果:

  “云思儒,这是我煮的牛肉面,你是第一个尝的哦。爹爹都还没有吃过呢!”一脸虔诚,大眼忽闪忽闪,期待状……

  云思儒眼眶里泛起水蒸气,感动地接过面条……

  整碗消灭完毕。

  “容儿,这就是牛肉面?”

  “是啊。”

  “为什么我没有吃到牛肉?”

  “你吃过老婆饼吗?”

  “吃过。”

  “里面吃到老婆了吗?”

  “没有。”

  “那不就结了。”

  …………

  实验结论:

  云想容: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孙中山十次革命才成功!

  云家大厨:只要不让六小姐进厨房,刀山火海我都去!

  云思儒:以后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

  我四岁,云思儒八岁,太子十四岁,狸猫(猪)年龄不详

  “云思儒,你教我射箭,好不好呢?”谄媚地抱着云思儒的手臂。

  “你叫我哥哥,我就教你。”云思儒揉了揉我的头发,溺爱地笑了笑

  “好嘛~~~”深吸一口气“小白……鸽!”

  “为什么是‘小白哥’呢?”

  “因为小白(‘鸽’字四舍五入,省略不计)穿白衣裳最好看!容儿最喜欢啦!”

  后有史学家记载:香泽国源朝左相之子云思儒,雌雄莫辨之姿,嗜白,所见之人无不倾心,世人后常以“思儒”喻美男。

  看我弯弓射大雕!~——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二级准备!——发射!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

  哈哈!看来射中啦!

  不过———————————————天上还在飞的那个是什么东西?怎么没有掉下来?疑惑……不解……

  低头一看——

  狸猫倒在地上打滚,一边耳朵鲜血淋漓,嗷嗷直叫唤,惨不忍睹……

  唉,可惜了一支好箭啊!(作者:太不人道了,小心动物保护组织起诉你。)

  小白哭笑不得地抱起狸猫,细心地帮它上药,包扎好被我射断的左耳。此后,狸猫一见到我出箭必定撒腿就跑(女猪:啦啦啦!我是快乐的神箭手!不出箭则以,出箭必见血!);从此,狸猫就把小白当成了它的恩公,小白一来它立马扑上去热烈迎接,就差以身相许了(猪狸猫:我是公的,不搞BL!)

  “两只狸猫,两只狸猫,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此后,一首动人的童谣在香泽国传唱开来,家喻户晓!街知巷闻!

  当然,没有尾巴的就是狸猫太子,没有耳朵的就是我家狸猫猪啦!——by传唱人:云想容。(太子:怎么又扯上我了……)

  我六岁,小白十岁,太子十六岁,猪狸猫年龄不详,伤龄1年

  太子纳兵部尚书之女姬娥为侧妃。

  我怒了……

  想当年,我可是在诸多1女N男美文中熏陶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传统女性,从来只有我负天下男,不可天下男负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姑奶奶我长大以后定要让你拜倒在我石榴裙下,再用力踏碎一颗玻璃心!嘿嘿,某女在阴暗的角落里冷笑……

  “啊嚏!”东宫里正在读书的太子忽觉一阵阴风吹过,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启禀太子殿下,太子妃差人送来贺礼!请殿下过目。”

  “呈上来。”一双亦邪亦媚的美目仍旧专注于字里行间,疏离而淡漠。

  “此乃太子妃为太子专门晾晒的十三两花茶,据说不似一般花茶取花瓣入茶,此茶仅取花蕾,甜美非常!”(作者:花蕾?——花蕊——花心?女猪:BINGO~正解!)

  “传我的话,谢过太子妃。”云淡风轻的语气没有波澜。

  “是。太子妃还为此茶取了个别名。”

  “何名?”

  “伟歌。”太监低头弯腰恭谨地回话

  剑眉略微地抬了抬,斜睨了太监一眼,“何解?”

  “歌颂殿下英伟神勇。”

  …………

  我九岁,云思儒十三岁,太子十九岁,猪狸猫年龄不详,更名“一只耳”。

  又是一年柳絮纷飞时,淡淡春风,半池柳絮轻如烟,淡淡雨丝零星飘落,四月春光似逝非逝。

  若隐若现拢烟眉,似嗔似喜含情目,娇俏玲珑挺秀鼻,不点自红樱桃唇,肤若凝脂,颊似粉霞,不盈一握的柳腰娉婷袅娜地倚在水亭雕花木栏旁,水光潋滟之中,倾国倾城之貌隐约幻现……世上之人只消一眼便会爱上她。

  撑着纸伞,信步走到缘湖边,初映入云思儒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幅安静唯美的画面,不禁驻足呆立,沉醉其中……

  但是

  “啊嚏!……啊嚏!……啊嚏!……啊嚏!……”

  一串连珠炮一样的喷嚏声打破了魔咒,云思儒无奈地轻轻摇头,浅笑,拾级而上,行至水亭中央,“容儿,可是又过敏了?”轻柔淡雅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关切。

  “嗯!~积劳成疾。”我揉揉通红的鼻子,擤了擤。

  “哦~~~?容儿何劳之有?”小白握住我的手,阻止我继续虐待自己的鼻子,小白的手很温暖,刚好可以把我整只手包容住,春风一样适宜的触感让我不知不觉中安定了下来。

  “脑力劳动就是累人,我在这里念你念到一千零八遍你才感应到。”

  “容儿想我了?!”语气里满溢的是欣喜和雀跃

  “那可不!我想念你粉嫩的皮肤,柔滑的触感让我爱不释手;我想念你水灵的眼睛,深情的凝视让我深陷其中;我想念你柔嫩的嘴唇,微微嘟起的唇型让我想一亲芳泽……啊!我太想你了!”我热情地张开双臂。

  “容儿~~~”小白的双眼立刻吟满水雾,脸微红,缓缓张开双臂,迎接。

  “我实在太想你了!我的最爱——一只耳!MUA!”我一弯腰,热情地一把搂住躺在边上午休的一只耳,一口亲了下去

  一只耳从噩梦中惊醒,抬头看了看云思儒怅然若失、略微有些妒意、一青一紫阴晴转换的脸,再看了看一脸兴奋搂着它的云想容,恶寒,莫名……(一只耳: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啊……啊……啊……啊嚏!TNND!”一只耳顿时被横飞的唾沫糊满全身。

  “你呀!唉,方师爷配的药可是又被你给倒了?”小白一边叹气,一边掏出丝帕给我擦了擦脸,再帮一只耳顺道擦了擦(一只耳:有擦等于没有擦,都是那恶女的口水=_=)

  “太苦了呀。哥哥最好了,不会和爹爹告状的是吧?”吐了吐舌头,一脸凄苦地挨着小白的身子蹭蹭……蹭蹭……蹭蹭……

  “唉,良药苦口利于病。”云思儒叹了口气,伸手拢了拢身边可人儿的肩,心里清楚——只有想容有求于他的时候才会叫哥哥,才会这样像猫儿一样温顺地主动靠近他,虽然明知是被她利用了,却甘之如饴,被利用的心甘情愿,只求这一生能够这样为她遮风挡雨,默默守护着她。只是……想到明年想容就要进宫,心下一片烦乱,手劲无意识地加大了起来

  “小白,疼!”我挣开小白的怀抱,拿丝帕擤擤鼻子,只觉得气管里面一阵痒——都是这该死的花粉过敏症!

  自从七岁那年,我患上了花粉过敏以后,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就开始不停地打喷嚏,气管喉咙瘙痒不止,只有喝了方师爷配的药才能缓解一些,方师爷试过不少配方,但都不能根除,只能暂缓。爹爹怜惜我身体不适,便让家丁把云府上下所有能开花的植物都斩草除根,换种上各式绿叶植物。但收效甚微,因为这香泽国最大的特点就是鲜花种类繁多,且花期长,四季不分明,春夏季极长,爹爹总不能让人把全国的花都给拔了,所以一到春天,花粉便从空气里缓缓散播到这相府中来。

  “对不起,都是哥哥不好。”小白心疼地揉着我被他抓疼得肩膀

  “给我画幅画,我就原谅你。”

  “好呀!只要容儿喜欢,莫说一幅,就是十幅哥哥也画给容儿。”

  “雪碧,速去书房取来笔墨丹青。”穿过来以后,我十分想念赵忠祥!错了,是十分想念原来的垃圾食品,但是,大厨水平有限,吃不到,没有办法~~只有把下人的名字全改称我最爱吃的垃圾食品名,想吃的时候叫叫他们名字YY一下,嘿嘿。

  “为何只取笔墨,没有纸张,容儿让我画在哪儿呢?”

  嘿嘿!我一把抓住边上想伺机开溜的一只耳。一只耳不知死活地在我怀里做垂死挣扎,妄想逃脱。

  “一只耳,你最近好像又长膘了,来,让你容大爷摸一把!”色咪咪地掐了一把一只耳的屁屁,“不乖乖听你容大爷的话,嘿嘿,赶明儿带你去见见赵大厨的菜刀……”抹了一把快要滴下来的口水……

  一只耳闻言,立马闭眼,四腿一蹬,挺直身子,放弃挣扎,配合作僵尸状!哈哈,我就知道我的一只耳最识时务了!

  “就画在一只耳的身上!”我豪迈地一挥手。

  小白无限同情而又庆幸地看了一只耳一眼,幸好容儿今天没拿我开涮。

  只见缘湖水亭中央一少年,一袭白纱袍,衣袂飘飞,临风而立,眉目舒展,手持玉杆紫毫笔,时而远眺,时而低头泼墨挥毫;发髻上束的银丝带随着他的身姿,时而扬至耳后,时而顺垂在白皙剔透的脸颊,仿佛依恋那美好的触感,来回摆动……

  说实话,不愧是我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小白,如今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作者:厚颜无耻也要有个限度!女大?无语……)——我不禁看着他的侧影,发呆……食色,性也!

  “好了!容儿看看,可还满意?”小白微笑地回过身来,看我一脸呆相,不解,“容儿在看什么?”

  “小白真好看。”还未回魂的我脱口而出。

  小白先是一愣,继而脸色微微一红,略有赧色地说:“再好看也没有容儿好看,容儿是这全天下最美的人了!”

  “那是!”收起口水,我不屑地甩了甩头,走上前。

  只见这午后初雨乍晴的缘湖春色在小白的巧手下跃然纸上,错了,是猪背上,我不禁赞叹了一句,听到我的夸赞,小白笑得像抹了蜜一样。唉!这娃儿好看是好看,就是傻了些,随便夸夸就乐成那样儿,看来以后对待男人就是要恩威并重(平时尽情虐待,关键时刻夸上两句)!

  好画当然得配上好文才能相得益彰,我大笔一挥,在猪背另一侧题上四句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缘湖比想容,淡妆浓抹总相宜。”(希望苏轼他老人家不会被气活过来)

  就在小白探头想要看清诗句的时候,我突然玩心大起,拿着毛笔就往他脸上画去,谁知小白经过我长年累月的锻炼,身手敏捷,一个侧身躲过我的毛笔,我不甘,提笔追去。

  小白总是在我快要追上时回头朝我促狭一笑,然后又轻巧地躲开攻击,气得我牙痒痒。

  一只耳不明白我们在干什么,看我凶神恶煞的样子以为我又要捉他上厨房,吓得撒腿就跑。结果,水亭里,一男一女一猪,前前后后,追打得不亦乐乎。

  “痛!”哪儿来的柱子,看见姑奶奶我也不让路!我捂着鼻子,痛得整张脸拧成一团,一抬头——

  一抬头——就撞见一双邪媚狭长的眼睛,微眯着,那高傲的眼神竟让我有似曾相识之感,薄唇紧抿,显示着被冲撞人的不悦和不耐——切!不就长得帅些,拽什么拽!被撞得人可是我,要是以后长成扁平鼻,我还要你付整容费和精神损失费呢!

  “太子妃年幼,无意冲撞太子殿下,还望殿下恕罪!”这时,我才发现爹爹也在,正拱手俯身站在一旁,看不清脸色,语气清淡没有起伏——等等,倒带ing~~~太子也来了?哪里?啊嘞!不会就是我撞到的这头吧?!难怪觉得眼熟,想当年,我们可是有一面之缘,就是这倒霉的一面之缘把我盖棺定论了,这么多年不见,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个人了……

  爹爹这一开口,我才发现我正趴在太子胸前,两手撑着他的胸膛,一个人仰头看,一个人低眼晲,姿势甚是暧昧,赶忙把手拿下,微弯膝盖,两手交叠在左腰侧作了一个福身“想容参见太子殿下,殿下千岁!”

  “云思儒参见太子殿下!”身后小白两手一抱拳,不卑不亢作了个揖

  “免礼~”只见狸猫身穿白色银丝秀龙锦袍,衣襟和袖口是黑色锦缎拼接,上绣金丝盘龙纹,两手背在身后,而胸前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彰显我的罪证——看来毛笔最后是招呼到他身上去了——狸猫从袖子里掏出丝帕,嫌恶地擦了擦那团墨水,墨水居然奇迹般地消失了。

  哇!这衣服不知道是什么航空材料做的,墨水上去居然也可以擦掉,我不禁在脑袋里搜了一圈,随后定论——肯定是类似于雨衣的材料,聚四氟乙烯(PTFE)防水透气层压织物,具备阻燃、防静电、抗油拒水、易去圬、防酸碱等功能(作者:女猪原来是学材料化学的,请大家原谅她的职业癖好),总而言之一句话“居家旅行之必备物品”!——不过狸猫这家伙也真是的,大晴天穿身雨衣到处跑,也不怕被人抓进精神病院住院观察!到时候可别怪我不给你送饭!(作者:古代没有精神病院。女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看来只有等我日后出山创建!唉,我真是广大患者的福音!来电垂询请拨021-XXXXXXXX!)

  “太子妃好雅兴,赏湖?”不疾不徐,淡漠不着痕迹,仿佛在问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回禀殿下,容儿与我在此作画吟诗~”就在我对狸猫对我大不敬的语气愤懑不满的时候,小白替我回答了狸猫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小白对狸猫有丝敌意,说话时候还特意加重了“容儿”两个字,奇怪,小白应该没见过狸猫,怎么就这么讨厌他?看来狸猫这种只拿鼻孔和膀胱(旁光)看人的剥削阶级确实不能赢得广大劳动人民的好感!

  “哦~~~素闻云相之子丹青妙笔,今日不想得此良机可略窥一二,只是,这画在何处?”听见小白的回话,狸猫也不恼,只是斜睨了小白一眼

  “画与诗均在此处,请太子殿下过目指点!”我抓过一只耳一把塞进狸猫怀里

  突如其来的温香暖玉抱满怀让狸猫有一瞬间诧异,继而很快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表情,扫了一眼一只耳背上的画和诗,看到侧面的诗时,表情总算有了点变化,媚眼微挑,“好一句‘欲把缘湖比想容,淡妆浓抹总相宜’,好诗!好画!看来爱妃甚是‘谦虚’~~”云思儒在听到“爱妃”这个称呼的时候,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一般一般,谢殿下夸赞!想容向来谦虚得近乎自卑。”我噎不死你个小样儿!

  …………狸猫一时语塞

  “云丞相,素闻府上缘湖浑然天成、风景别致,今日一游,却发现这盎然春绿中竟无点红,不知何故~?”狸猫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看来练过太极~

  “启禀殿下,这全是想容的过错”低下头作小媳妇状,装可怜。

  “哦~~~?”

  “殿下难道不曾听闻‘闭月羞花’一词?”抬头不屑地看了眼狸猫,哼!

  “容儿,不得无理!”爹爹无可奈何地看着我,脸上却是淡淡的笑意

  狸猫一副想笑又笑不出来的样子,嘴角微微抽动,唉,可怜的孩子,要笑就笑嘛!干嘛一副便秘的表情,你忍得痛苦,我看得也痛苦!

  小白宠溺地看着我,在场只有他笑得最自然……

  而后,狸猫在水亭坐了约摸半个时辰,和爹爹讨论了一些朝政上的事情,我听得懵懵懂懂,不甚明白。不过,他们这样不避讳我和小白在场情况说的估计应该也不是什么国家机密。只是,我发现,像狸猫这样狂傲的人对爹爹说话居然存了三分敬意,足见爹爹确是了得!心里对爹爹的崇拜不免又加深了几分~~

  狸猫临走前神色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背上寒毛直竖。

  时间快转它不停的快转

  旋转我跟着旋转

  看天空蓝得多么熟悉

  看日历一页一页撕去

  听风轻轻吹袭

  听阳光笑得多么美丽

  听耳边传来句句旋律

    六年级:陌沐柒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薄荷荼靡梨花白 2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