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阴阳Q_3000字

阴阳Q_3000字

2014-04-25

  夜,已深。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电脑前,展俊百无聊赖,无聊像虫子啃食着他的神经。

  展俊QQ的好友栏里,头像灰色,没人上线。

  当你想要聊天时,却无人可聊,那是一种怎样的寂寞。

  总不能和自己聊天吧?

  展俊想着不由自主地打开查找栏,在里面输入了自己的QQ号,点击“查找”,对话框中跳出“展俊”的信息。

  展俊笑了,难道真的无聊到了跟自己聊天的地步?继而,他又点击了添加好友。居然有好友请求信息,他通过了“展俊”的好友请求,展俊瞪大了眼睛——竟然加上了!

  他的好友栏里多了个叫“展俊”的网友,QQ号跟他的一样。

  展俊想着点击好友栏里的“展俊”,说:你好!

  紧接着“展俊”回复:你好!

  展俊又打了几句“你是谁?”“我叫展俊”之类的,当然自己的QQ你打什么就回复什么。

  展俊喝了口茶,他很兴奋,仿佛发现了惊天的秘密。

  展俊感觉太有意思了,于是他打了一句:有意思。

  突然,展俊惊恐瞪大了眼睛。

  他看到的回复是:有意思吗?

  怎么可能?自己在跟自己的QQ聊天,本应该是你打什么回复什么的,怎么回复别的?莫非看错了?

  展俊又说:你是谁?

  回复: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

  冷汗像打在窗上的雨滴,一股一股地从他的额角往下流淌……

  展俊以为这是恶作剧,很快他就否认了,此刻与他聊天的QQ号,跟他的相同。

  QQ又说:你怎么不会说话了?害怕了?

  展俊平静了一会儿,颤抖地打着字:你到底是谁?

  回复:刘鹏飞。

  展俊:我们认识吗?

  刘鹏飞:我想不认识。浩瀚网络何谈认识啊,聊着聊着我们就认识了。

  展俊:你怎么和我用一个QQ号?这,这是不可能的。

  刘鹏飞:在你那个世界当然不可能。

  展俊的手抖了一下:你说什么?

  刘鹏飞:我已经死了,所以可能。

  展俊叫了一声,他的手抖动地敲打着键盘,出现一堆混乱文字。他不敢想象,竟然跟死人在聊天,而且更恐怖的是这个死人与他用的是同一个QQ号。

  刘鹏飞:不用紧张,我看到有个跟我相同的号码加我,我就知道这是来自人间的。你知道吗?

  展俊:我,我知道什么?

  刘鹏飞:其实你用的是阴阳Q。

  展俊:什么是阴阳Q?

  刘鹏飞:就是你用的QQ号,在你脚下的世界也有一个人在用。哦,叫鬼更贴切。这种情况很少见,很多人活人不知道他们用的是阴阳Q。要知道自己用的是不是阴阳Q,就像你一样加自己的号,看看能不能跟鬼对话。

  刘鹏飞越说展俊越害怕,展俊无法想象竟然跟鬼在聊天,事实颠覆了他的信仰。

  刘鹏飞又说:呵呵,展俊,你不用紧张,咱俩也算有缘,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你给我讲讲上面的事,我给你讲讲下面的事,怎么样?

  展俊:可,可以……

  刘鹏飞:咱们还可相互帮助嘛!比如说……

  心都碎了

  午夜,十二点,展俊下楼。

  楼道很黑,灯坏了,冷风呼呼地往楼道里灌,肆无忌惮。

  展俊去便利店买了一打黄表纸。

  天,还下着雨。

  昏黄的路灯照着寂寂长街,十字路口,无人。

  展俊好后悔,好端端为啥加自己的QQ呢?没想到还是阴阳Q,加上个死人,聊得胆战心惊。好在刘鹏飞还算友善,若是加个恶鬼,那就惨了!展俊不由得打个冷战,不知是天气冷,还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

  展俊找到个离自己住的小区不远的十字路口,给刘鹏飞烧纸。

  毕竟刘鹏飞他得罪不起,既然人家提出来了,就送点吧!也算是对“朋友”的一点心意。

  就在这时,展俊的电话响了。

  “展俊,你快来救我……我在黄家岗十号……”声音战栗急迫,包含着莫大恐惧。

  还没等展俊说话,挂断。

  打电话的是他的女同事江蓠。

  展俊对她有意思,却不知江蓠什么想法。可是当展俊听到电话那端江蓠恐怖的呼救之时,展俊的心都碎了。

  展俊急忙跑到大路,拦了辆出租车。

  “师傅,快,黄家岗十号。”

  司机师傅微微一愣,问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展俊急忙掩饰自己的惶恐,说:“去接一个朋友。”

  出租车缓缓开动,速度不快。

  展俊急了:“给你双倍的车费,快点!”

  司机说:“看在钱的份上我送你去,不过我告诉你,你小心点儿。那里闹鬼!”

  展俊脑袋嗡的一声大了一圈,看来今天是完蛋了!聊QQ聊出来一个,此去黄家岗又不知碰到什么。

  “快开车!”

  十分钟的车程到了黄家岗十号,再往前走100米就是展俊的工作单位。

  黄家岗十号,七层办公楼,去年被大火烧了,至今未修复。当时,烧死一名清洁工,传闻午夜还能看到亮灯,有一个面目全非的女清洁工走来走去。

  可是眼前的楼漆黑一片。

  展俊给江蓠打电话,忙音。

  展俊左右看看,出租车早已远去,路上就他一人。

  江蓠在被烧毁的大楼里,可是她在哪一层的哪一屋啊?

  正当展俊犯愁之际,三楼最里面的屋子亮起了灯。

  幽绿的光,远远望去如同怪兽的绿眼睛。

  江蓠在那里?

  展俊没多想,快步进了大楼。

  楼道里黢黑不见,展俊拿出手机照亮,上了三楼,忽然冷风拂面。走廊的尽头,一间屋子漏着微弱的绿光。

  江蓠会不会真的在里面?

  传说会不会是真的?

  展俊缓缓地往前走,每走一步都仿佛踩在自己的心上。

  绿光近了,冷气更盛。

  到了近处,展俊看到那扇门被烧得残破不堪,绿光就是从里面射出来的。

  展俊翘首往里面一看,仿佛突然触电,浑身酥麻,耳里嗡嗡作响。

  屋子不大,有张上下铺的床,只剩下了铁架子。床头摆着桌子,脏兮兮的桌子上摆着蜡烛,那绝对不是人间的蜡烛,若不然为何放着绿光。江蓠在里面,她就坐在桌子旁边,手里拿着扑克牌在机械性地打扑克。他浑身抖如筛糠,眼神里充满恐惧,因为江蓠的对面坐着的不是人。准确地说是个死人,死去一年多的人,是被大火烧死的那名清洁工。她浑身黢黑,面目全非,露出一双眼白,灯光下仿佛是绿色的。獠牙外露,挤出黑糊糊的腮帮。浑身烧灼的衣服像是一层残破的皮,紧裹着……

  展俊不敢再看了,生怕做噩梦,他能想象出来清洁女工临死前的惨状。

  这可怎么办?

  如果江蓠被歹徒劫持,大不了拼了,可是展俊面对的不是人啊!

  展俊脑际里忽然闪过三个字——刘鹏飞。

  我去收拾她

  展俊小心翼翼地登陆手机QQ。

  屋里面,机械性的打牌之声,断断续续,还有江蓠的低泣。

  展俊手机QQ登陆成功,急忙找到刘鹏飞,还在线。

  展俊:鹏飞,在吗?

  刘鹏飞:呵呵,在,刚收到你寄来的钱,谢谢啊!

  展俊:不客气。我遇到麻烦了……

  刘鹏飞:怎么个情况?

  展俊言简意赅地一说。

  刘鹏飞久久不回复。

  展俊急了:怎么办啊?

  刘鹏飞:你对付不了她。

  展俊:所以才找你帮忙。你有办法吗?

  刘鹏飞:我是她的前辈,当然有办法。

  展俊:前辈?

  刘鹏飞:我比她早死了两年,当然是她的前辈,我想想怎么办!

  展俊:快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展俊和江蓠都在煎熬着。

  良久,刘鹏飞来了信息:有办法了!

  展俊:什么办法,快说。

  刘鹏飞:只有我亲自去收拾她。接受!

  信息过后,刘鹏飞传来一个文件。

  手机QQ是不能传送文件的,可是太多的匪夷所思,展俊也蒙了,想都没想他就按了OK键接受。

  江蓠还在低泣,还在颤抖地出牌,生怕出错了会遭到毒手。眼前的不是人,她清楚。今晚,江蓠加班,没想到一出门已经十一点了,走着走着迷迷糊糊地竟然走到了黄家岗10号,鬼使神差地上了三楼,然后就跟面前这位鬼大姐打起了牌。

  期间,女清洁工说要去楼道看看,巡视巡视。她不仅仅是清洁工,还兼职更夫。

  女人当更夫也难为她了。

  江蓠见她走远才起身逃跑,刚到一楼,迎面碰到了她,一双幽绿的眼白死死地盯着她,张起没嘴唇的“嘴”阴冷地说:“还没打完牌呢!”

  女清洁工每隔着三十分钟就要巡视一次,其实她一直在重复着临死前的动作。

  江蓠趁她不在就想方设法逃脱,两次都未成功。

  江蓠放弃了,看来只等待天亮,命大的话,或许有救。趁她再次巡视之际,江蓠给同事打电话,最后打通了展俊的手机,然后关机,她害怕“鬼大姐”发飙。

  江蓠的心七上八下,黄家岗传闻闹鬼,展俊,能来吗?

  展俊来了,就在门口。

  江蓠见到了救星,展俊并不怕,只是眼神呆直。

  在她的眼里展俊成了英雄,他毫无惧色地指着女清洁工,厉声道:“你,滚开——”

  女清洁工缓缓起身,似笑非笑,阴冷地说:“又来一个,正好咱们斗地主。”

  展俊又说:“我叫你滚开,听见了吗?”

  女清洁工大笑一声,震落两颗牙齿:“我要是不走开呢?”

  展俊地声音比他更冷:“那你会死得很惨。”

  “我本来死得已经很惨了,不怕再来一次。”

  女清洁工伸出烧焦的手狠狠地掐向展俊。

  展俊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咔嚓一声,硬生生地掰断了她的手臂,震落的焦灰,纷飞四散。

  江蓠尖叫着,再也承受不了打击,昏倒。

  她昏倒那一刻,她看到展俊竟然勇敢地抓住女清洁工的头颅,啪的一声响,捏得粉碎……

  人命交易

  江蓠悠悠醒来。

  “你终于醒了!”

  她发现在医院,病床边都是同事。

  黄经理说:“小蓠,你怎么样?早都跟你说了,加班完了就在单位住,就是不听话,你这事弄得多危险。怎么还睡在十号那个火烧楼里了。”

  江蓠想起那晚犹有余悸,不知是梦还是亲身经历。

  江蓠想到了一个人:“展俊呢?”

  黄经理气不打一处来,说:“***呢!还提他干什么?是不是那小子对你图谋不轨?”

  江蓠以为听错了。

  同事肖强解释说那晚他和黄经理一起吃饭,吃到半夜,黄经理想起江蓠在单位加班,于是就回单位来,结果路过黄家岗十号发现展俊抱着江蓠,怪异地走着。于是他们两人上去制止,展俊突然晕倒。黄经理翻出展俊的手机,发现手机QQ上有个叫“刘鹏飞”的留言:搞定!由此断定,展俊跟那个叫“刘鹏飞”的图谋不轨。

  江蓠想起展俊那晚虽有些怪异,但很英勇,若不是他及时出现,说不定她已经死了。

  展俊感觉自己死了,头昏脑涨。

  ***里,他用手机QQ跟刘鹏飞聊天。

  展俊:江蓠已经得救了吗?

  刘鹏飞:必须滴。

  展俊:多谢你了。

  刘鹏飞:客气,谁让咱们有Q缘呢!

  展俊:对了,那晚你给我传的是什么?我怎么头昏脑涨的?

  刘鹏飞:呵呵,那是我自己。

  展俊:你说什么……难道说你附了我的身?

  刘鹏飞:是啊!我就是通过传输过去的,要不然你能对付得了那个大姐吗?

  展俊:也是啊……等我出去给你烧三千万。

  展俊正聊着,黄经理等人到了,保释了他。

  展俊被黄经理单独邀请到他的车上,他有话要说。

  “我知道你对小蓠有意思。”

  展俊说:“你不也是吗?你要说什么直说,别绕弯子。”

  黄经理冷哼说:“请你离她远点,听见了吗?”

  “你虽然是经理,但在爱情面前咱们都是平等的,小蓠选择谁还不一定。”

  黄经理说:“别以为你是老员工,我就不敢开除你。”

  “刚上来就开人恐怕不好吧!还有开人得经过王总的同意吧!”

  黄经理冷笑:“不用请示王总,我要是连开人的权力都没有,这个经理还当着什么劲儿。我正式宣布,你被开除了!”

  展俊怒了:“你敢?”

  “下车,滚下去!”

  展俊怒不可遏,望着黄经理远去的轿车,骂道:“敢开除老子,你找死!”

  原本以为是吵嘴,没想到展俊真的被开除了,彻底被开除,没有挽回的余地。

  傍晚,展俊在十字路口给刘鹏飞烧了纸钱。

  他的手机一震,是刘鹏飞的消息:怎么样了?还在所里?

  展俊:出来了。还不如在里面。

  刘鹏飞:怎么讲?

  展俊:我被开除了!我离开了工作五年的单位。

  刘鹏飞:为什么呀?

  展俊:还不是因为江蓠,黄经理对她有意思,他怕我抢先一步,所以排除异己。

  刘鹏飞:靠!滥用职权,我帮你收拾他。

  展俊:好,那就来点狠的……事成之后,给你烧一亿。

  刘鹏飞:成交。

  悬案无解

  展俊走了。

  江蓠有些郁闷,她要给展俊打电话,可是一直关机。黄经理喝得有点高,舌头都直了。出来时,他强烈要求江蓠开车送他回家,江蓠只得送他。到了黄经理小区门口,黄经理拿出个首饰盒送给江蓠。

  江蓠知道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她也知道接受了代表什么意思。她的心忽然涌起莫名的感动,是想起展俊的感动。

  黄经理的手僵在半空:“小蓠,这个送给你。”

  “抱歉,黄经理,这个我不能接受。”

  黄经理不高兴了:“就当作是奖金。”

  不管他说什么,江蓠都不接受,她的心里在想着另一个人。

  “你是不是喜欢展俊?”

  江蓠沉默,按照她对他的了解,接下来该是历数展俊七宗罪的节目。

  果然,黄经理说:“小蓠,我告诉你展俊很阴险,你跟他在一起不会有好处。他为了成事不择手段,而且在公司干了好几年又没地位,可见才能一般……”

  黄经理下面的话江蓠没听下去,她的心好乱,更让她乱的是黄经理居然扑了上来。

  “你干什么?”

  江蓠怒气填膺,她没想到道貌岸然的黄经理,如此下作。江蓠猛地推开他,下了车,逃走。

  车里的黄经理呸了声:“**,不识好歹,你以为你是谁?”

  黄经理掏出一根烟刚要点燃,突然停住,他看到后座有人,登时一惊,“展俊,你,你怎么在车里?”

  展俊目不转睛看着他,目光中充满复杂之意,那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死人。

  “展俊,你给我下去,滚下去……”

  展俊脸色惨白,突然说:“你就是那个黄经理吧?”语声平白,毫无感情。

  气焰嚣张的黄经理忽然矮了半截,在他面前的仿佛是陌生人,而不是老员工展俊。

  “你在说什么?难道你不认识我?”

  展俊面无表情:“你的龌龊事我都看到了。现在,我一句话都不想跟你说。”

  “你想怎样?”

  “要你的命。”

  话音未落,展俊掐住黄经理的脖子,力道凌厉。任凭黄经理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渐渐地呼吸困难,眼冒金星,就在他的世界发黑的那一刻,他看到面前的展俊的脸发生了变化,变成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

  “你……不是展俊……”

  黄经理死了!死得诡异,死得蹊跷。

  黄经理死在车里,死鱼般地凸着眼珠,就好像有双看不见的手狠狠地掐着他,奇怪的是根本没有留下指纹,无疑成了悬案。

  恐惧表白

  黄经理死后两个月,展俊回来了,荣升经理一职。

  江蓠见到他,心理暖暖的。

  星期天的晚上,展俊到了十字路口,烧了大量的冥币。

  江蓠按照幽会时间来了,她说:“没想到,你还想着他。”她嘴里的“他”指的是黄经理。

  “毕竟同事一场。”

  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茶楼,十四楼。

  展俊借机会去WC的时候,给刘鹏飞去信息:我把钱烧给你,是上次你帮我杀了他的钱。

  刘鹏飞:小意思,谢啦!

  展俊:我还有一事情要帮忙……

  刘鹏飞:说吧!

  展俊说了请求。

  刘鹏飞:靠!这个难度太高了吧?

  展俊:所以才请你帮忙啊!拜托了,事成之后我给你烧十亿,外加十辆跑车,十个美女。

  刘鹏飞:哈哈,好说好说!

  茶楼里,展俊给江蓠讲了很多惊悚故事,吓得她毛骨悚然,当然这些故事都是他从刘鹏飞那里听来的。

  江蓠说:“你讲得好吓人,就像真的一样。”

  展俊逞能说:“那当然,那边我去过。”

  “你别瞎说。”

  “你不信?其实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从楼上跳下去,根本不会死,你信吗?”

  江蓠莞尔笑道:“你可别逞能了,你……”江蓠要说什么,却双颊绯红,如暮霭云霞,娇艳欲滴,她低低地说,“如果为了我,你愿意去死吗?”

  展俊说:“当然。”

  展俊说着走到窗户旁,城市辉煌的灯火尽收眼底,展俊深吸一口气说:“我从这里跳下去,如果还活着,我希望你能做的我女朋友。”

  江蓠的心莫名地悸动,突然她大叫一声,她眼看着展俊纵身跳了下去。

  茶楼里顿时大乱。

  江蓠一口气跑下楼,眼含热泪,她不过随口说说,没想到展俊却真的跳了下去。

  江蓠大叫着展俊的名字。

  街上的人痴痴地看着发疯似的江蓠。

  “展俊……展俊……”

  地上根本没有展俊的尸体,江蓠找了一圈还是不见展俊,她急得像个迷路的孩子,哭得稀里哗啦。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轻声说:“小蓠,我在这里。”

  江蓠回头看到了展俊,原以为他会浑身浴血,可是完好无损。她不敢相信,他明明从十四楼跳了下去,竟还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手捧一束玫瑰花。

  展俊微笑着说:“小蓠,我爱你!”

  江蓠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猛地抱紧展俊。

  街上行人,为之鼓掌。

  展俊拿出手机迅速回复刘鹏飞:多谢了!哥们儿!都是你的功劳。

  那头的刘鹏飞似乎没在线,并未回复。

  我能上来

  展俊当了经理又与江蓠交往,名利双收,美人在怀,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他值得炫耀的了。这些天与江蓠频繁交往,城市的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这晚,看完电影,送她回家后,展俊回到公寓,他感到很疲惫,又很快乐!

  展俊打开电脑,登陆QQ,期待与江蓠Q聊,等了很久江蓠没上线。

  一定是她累了。

  展俊正想着一个跟他相同的QQ号发来信息,是刘鹏飞:兄弟,这几天挺爽呗?

  展俊:呵呵,还行。

  刘鹏飞: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展俊:没有。最近太忙,明天就烧给你,十亿,十辆跑车,十个美女。

  良久,刘鹏飞未回复。

  展俊:你怎么了?

  刘鹏飞回复:我改变主意了。

  展俊:呵呵,要什么尽管说。

  刘鹏飞:我和她接触几次,我忽然发现我爱上了她……

  展俊: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刘鹏飞:你应该明白。请把江蓠烧给我。

  展俊:别开玩笑了。

  刘鹏飞:看我的语气像是在开玩笑吗?

  展俊:这个不行,除此外什么都可以。

  刘鹏飞:就知道你不肯,既然如此,那就你下来,我上去。

  展俊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冰冷,急忙把刘鹏飞拉黑。不一会儿,屏幕中跳出刘鹏飞对话框:别以为拉黑了,我就不能跟你说话。

  展俊:你好卑鄙。

  刘鹏飞:咱们两个到底谁卑鄙?我在那边过得好好的,本已无心回来。可是,是你把我的思绪勾了出来。我帮你办了很多亏心事,满足你的欲望。

  展俊:可是我也给你烧钱了。

  刘鹏飞:现在我不要了,我要上去。

  刘鹏飞发过一个传送文件:接吧,朋友!

  展俊冷笑,回复道:我知道你是以这种传送方式过来,我不接看你怎么办?

  展俊点了拒绝,就在这时,突然屏幕里伸出一只苍白枯干的爪子,带着淋漓的腐肉,狠狠地抓住展俊的头颅。

  刘鹏飞的对话框中迅速打出一排字:别以为你拒绝接受,我就不能出来。下来吧!

  苍白的爪子狠狠地一捏,展俊疼地撕心裂肺地惨叫,他忽然听到全身骨骼寸断的声音。一具尸骨慢慢地从展俊的身体里被抽出来,带着殷红的鲜血与撕开的肌肉,缓缓地被拉进屏幕中……继而,屏幕中飞出一缕淡淡的影子,他捡起展俊留在地上的皮,就好像穿雨衣般,穿上了!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展俊的皮的陌生人坐在电脑前用展俊的QQ回复:我还是向往人世的,兄弟,你在那边好好待着,哈哈……

  刘鹏飞回复:你好卑鄙。

  展俊:谁让你用的是阴阳QQ呢!我会申请把这个QQ号封了。你在那边等待另一个无聊的人加你吧!再见——

  尾声

  江蓠见到了展俊,她很诧异地问:“咦,你怎么好像长高了?”

  展俊笑着:“是吗?是爱情让我长高吧!”

  江蓠嫣然一笑:“少贫嘴啦!”

  展俊搂住江蓠,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狞笑。

  江蓠挣脱他,说:“我有一个很好玩的游戏,你要不要玩?”

  “什么游戏?”

  “你听说过阴阳Q吗?就是加自己的QQ,如果能加上,说不定能跟另一个世界的网友对话呢!”

  展俊脸色铁青,冷冷说道:“最好别加!”

    六年级:财神爷125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阴阳Q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