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二作文 > 小说 > 小楼吹彻玉笙寒【下】_2000字

小楼吹彻玉笙寒【下】_2000字

2014-04-23

  八、

  自从成亲第二天,锦就没有再见到木行舟。听老夫人说,皇上给他派了个任务,去蜀地寻一个名叫清茶的女子。清茶,锦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像是有谁曾在她面前提起过。只不过时间太久,就像是栏杆伤的红漆终会被剥去,锦想不起谁曾提过。也罢,锦笑笑,将衣服裹紧了一些。今日,如果没出意外的话,木行舟将带着那个女子复命。早早地,锦就等在他必经的路口,天下着薄雪,官道上人行稀少,偶尔看见几只寒鸦飞过。锦等了很久,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远处传来马车的辘辘声,锦看到木行舟骑着马,走在马车前面。他瘦了,但更显得眼睛出奇的亮。“阿锦。”木行舟微微勾起嘴角,“在等我?”“嗯。”锦点点头。“等我复命之后,我带你去远处转转。”木行舟微蹙眉头,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只能在心里默默说:阿锦,如果这次我真的回不去,就请你离开,去寻你想要的东西。清茶,早就死了,等他们找到时已经变成白骨森森中的一员,在蜀地充满瘴气的树林里静静等待着被人发现的那一天。他们也只是带回了清茶的骨骸,装在那辆华丽的马车里。九、不知为何,锦总是觉得很不安,自从木行舟入宫起,不安就一刻也没有平息。回来的路上,锦感觉奇怪,像是却了些什么,今天的木行舟看起来失了原先的淡定温和。天色渐暗,锦猛然想起,清茶!为什么马车中听不出人声?莫非……锦意识到,这恐怕就是父皇一直隐藏不发的阴谋吧。来不及多想,锦翻出压在箱底的剑,她要去把木行舟带回来。然而事情已出乎她的意料,院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跌落,锦提着剑,一点点推开门。只是没有想到,木行舟居然回来了。一身血,手中却握着一把剑。“阿锦,我回来了。”他轻声说,锦却已经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锦怔怔看着,直到另一束剑光飞起。出于本能,木行舟挥剑相抵,由于受伤太重,他的剑脱手。对方的剑却似行云流水一半逼来,咬咬牙,锦拔剑而出。苏溪。锦愣住。就着月色,她才看清那个执剑的男子,居然是苏溪。一样冷冷的眉眼,一样孤傲的身姿。在她发愣之际,剑已经落在了木行舟的脖子上。“不要!”锦惊呼。苏溪看了看锦,把剑压的更重些。“公主,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想隐瞒你的。圣上说,只要我听他的安排,他就告诉我清茶在哪里。”“清茶明明已经死了!”木行舟声音嘶哑,“圣上的话不可以听啊……”锦突然想起,清茶就是苏溪曾提过的。他说,他曾经对不起她,所以无论再怎么苦,他也要找到清茶。那是他唯一一次提起这个人,锦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你就愿意为了她,杀掉无辜的人吗?你就愿意为了她,听命于你讨厌的人吗?苏溪,你当真要杀了他么……”苏溪没回答,抬眼看着锦,一动不动。许久,锦听到他说,“来不及了。”不可置信地回头,锦看见箭头泠泠。原来,一开始这就是条死路。原来,父皇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回去。锦笑了,可是他们却都看见她眼里盈盈泪花。十、苏溪想起,曾经锦也是这样倔强。没出师的时候,整天带着伤,可就算是那样,她也未曾落泪。他不习惯眼前这个含泪微笑的女子,甚至是有些厌恶。“行舟,这下我们都出不去了……”锦笑着回头,“苏溪,如果你活着,就把我们葬到一起吧!”她推开苏溪的剑,扶着体力不支的木行舟,看向那锋利的箭头,头仰得很高,仿佛是将要涅盘的凤凰。苏溪任她把剑推开,警惕地盯着弓箭手,一边把剑缓缓举起。他感到了杀意,那股杀意似要把天下屠尽。不知是谁一个手势,箭如飞蝗,划过微寒的空气。木行舟紧紧拥住锦,企图用身体挡住细密的箭雨。锦大惊,下意识挽出了一个剑花,但那是何等微不足道。眼看就要葬身于此,锦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却染上笑意,一同死在这里看起来也不错呢。突然,周围没了声音,锦睁眼,看到木行舟微笑的脸。“阿锦,活下去。”他轻声说。说完,他委然倒地。正要去扶他,锦感觉胳膊被人拉住,她看到苏溪一脸决然。苏溪单手持剑,另一手拉着她,躲进了屋内。平生第一次,锦见识到了苏溪的剑术,和他人一样,冰冷无情,只是一个动作,弓箭手就倒下了大片。锦的脑子就跟放空一样,呆呆地看着苏溪移开屋中的衣柜,衣柜后是一个地道。不由分说,苏溪拉着锦跳了进去,顺手将火折子扔向屋内。是行舟救了他们。苏溪烦躁地拉着锦在暗道里狂奔,没人知道苏溪和木行舟是生死之交,这次本来是做戏的,却没想到,假戏真做。行舟的本事苏溪直知道,最后一击是以生命为基础。他不知道那一招的名字,但无疑一招救下了苏溪和锦。苏溪手中捏着木行舟交给他的一串铜铃。不用看他也知道,是一条红色的带字,上面懒懒系着两颗铃铛。是清茶的东西,她说除非她死了,不然不会解下。同生同死。苏溪脑海里浮现出曾经许下的誓言,如今清茶已去,他还活着干什么?苏溪猛然停下,任锦撞到他身上。“阿锦,你顺着这里向前走,就可以出去了。”苏溪浅笑着,“阿舟都要你活下去……阿锦,记着忘记这些皇家纷争。为师没什么可以给你的,就把这铜铃赠与你。”锦呆呆地应下。苏溪笑得很温柔,转身往回跑,锦没有再喊,只是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没入黑暗。锦知道,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可偏偏没有理由可以让他留下。所谓悲伤,所谓惊慌全不见踪影,锦只是有些遗憾。遗憾没有早一些遇见苏溪,遗憾没有早一点遇到木行舟。如果真的有如果,锦想事情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锦狠狠擦去眼泪,向着之前的方向跑去。既然你们都要我活下去,我没什么理由不活下去。十一、暗道尽头,是一家酒肆的后院。锦筋疲力尽,怔怔地看着她出来的地方。没有人,没有人要出来了,锦眨眨眼睛,表情不断变换,最后却是一张含泪微笑的脸。有人迎了出来,锦不认识她。那人看到锦只身一人,眼里似乎写满了悲恸。“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带着一把名叫‘流光’的剑?”那个女子问。锦亮出手中紧握的剑,不小心将铜铃摔下。那女子伸手攥住那个铜铃,死死盯着锦手中的剑。“你……认识苏溪?”锦问。女子捂脸低低哭出声来:“我是清茶啊。我回来了……”恍然间,就像是一切终将落幕,锦感到阵阵悲凉,她微笑着说:“苏溪还没回来,他……他不在国都,听说去了蜀地,要很久才能回来。”“你是他的什么人?”“我叫锦,是他的徒弟。”

 

    初二:苏熏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小楼吹彻玉笙寒【下】_2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小楼 的作文
关于 玉笙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