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2014-04-23

  她开始学喜欢真正地笑,喜欢父母对她的宠爱。渐渐的,她迷上了这里,但也不只是父母的爱,还有那被这大陆人们称为念力,却类似内力,并且还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调动东西的一种力量。也还有这里的各种生灵,奇幻的守护神兽……

  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她知道了这个与中国古代相似的射月大陆,分为龙皇,天凤,仰光,三个帝国,其小国无数。还有一个传说可敌国的帝宗,屹立万年不倒。只是表面上平静,龙皇天凤却事事都暗暗相争。

  每个人到了六岁,便就有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守护神兽的能力,与之一起成长。还可以和别的神兽结契约。但是,契约必须是神兽自愿,所以绝大多数神兽都是驯兽师训出来的,能有本事与神兽结契约的几率几乎为零,不过也不是绝对的事。

  妈妈,是龙皇帝国最受宠爱的公主,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能遮半边天的大祭司。爸爸,是天凤帝国最办事雷厉风行的太子,也是天凤帝国最杰出的青年才子。

  母亲在父亲身边卧底,却无意爱上对方。国仇,事事拉扯着他们,但是,为了彼此,他们却放弃了尊贵的地位,不顾一切的逃走。在仰光帝国一片偏远的地方生活了下来,一走就是六年没有出去,凤语汐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在那个偏远山村的记忆。清苦的生活,他们没有抱怨。哪怕只是凤语汐,也懂了世间的情,懂了他们的相视而笑。

  因为刚花了六年合成的《龙凤逆踪》最近有突破,所发出的气息没有完好的掩饰住,便暴露了他们的行踪。父母好像是想到了这个结果,不想连累山村的人,于是就出来准备再找一个地方,过他们的想要的生活,可是还是被追上了。

  直到刚刚,被轩辕幻追杀上了,他们也是坦然。只是为了保护她,不顾危险沉睡。在神识之境中,凤语汐完全是诉说了上世的思亲之苦,仿佛自己真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只有父母的爱才是她的全部。

  好不容易得到的爱,她只感受了五年,就轻易被轩辕幻破灭。

  不,她不甘心!她要报仇!凤语汐心中想道,哪怕是死,她也要报仇!

  ……

  “咦?这丫头怎么还不醒,难道是我的药失效了?”

  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倒也免不了几分趣味。

  凤语汐睫毛猛地一颤,睁开了眼。

  “师父!”几乎是脱口而出。可说出口了,凤语汐可就后悔了。这眼前的老头虽和她前世的师父一个特点,可长的毕竟不像啊!

  “嗯?丫头,你喊我什么?我可不是你的师父,不过,你现在认,我到可以考虑考虑收不收你。”白衣老头趣味的说。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凤语汐眼眸微微黯淡,压着报仇的渴望,唉,要是师父在就好了。

  “嗯,丫头,你昏迷了一个月,为了救你,可浪费了我的几颗绝世好药。你说,怎么赔?”难得这个深谷来了个有趣的小丫头,看她样子,没准还真是老琴的徒弟。嘻嘻,他可要不能放过啊,要好好玩玩!

  听他说到这,凤语汐才感到身上一阵剧疼,疼的小脸发白,但忍住没哼出声。

  老头眼中一抹激赏。

  凤语汐忍痛,轻轻低头看向自己,跳崖的后果,自己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但也没这么严重吧?几乎被包成木乃伊!脑袋有几秒的晕怔。

  不过说真的,她身上几乎没什么钱,只有《龙凤逆踪》的秘籍。对了,秘籍呢?那可是父母的心血啊!不会被他拿了吧?

  那老头看出了她的心思:“喂喂,当我是什么啊,我像那种人吗?你的盒子在那边,再说,上面有封印啊,我打也打不开,当柴烧,还点不着呢。”

  老头嚷嚷,向一边指了去。

  凤语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无语地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盒子闪着淡淡金光,显然是防御后的象征。就说嘛,我还不信了,如果没有封印,他会好好呆在一边,不看盒子里的东西?眼睛看向老头,眼里带着点可笑。

  “喂喂,我救人救错了是吧?我猜,这盒子上的金光是你摔下悬崖保护你才亮的,闪都闪了一个月。要不,你摔下来就死翘翘了,还撑得到我救?告诉你,把这破盒子带来,都费了我很大劲呢!”老头不满的撇撇嘴,根本是老顽童一个。

  的确,这《龙凤逆踪》差不多就是认她为主,她自己有伤,它肯定会保持防御状态。

  “对不起,不过,我身上只有《龙凤逆踪》,但是,我绝对不能给您!抱歉。”凤语汐眼里带着点歉意,对这老头有些尊敬,因为他给她的感觉,就像上世师父一般,让她感到无比亲切。

  “谁要你的破盒子了?给老子也只能当废柴烧!”老头几乎暴走,但随即想了想,“本来,我是想让你做我五年的徒弟,但鉴于你刚刚的表现,哼哼,我决定了,让你做我十年的徒弟!”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他如果不好好玩玩,对不起老琴啊。

  凤语汐眼眸一闪,做他徒弟,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虽说的确不可以轻信任何人,但是从这个老头身上,她只感受到了他认自己为徒弟的欣狂,和说不出的喜爱,毕竟自己这块好材料,不是谁都可以当她的师父。甚至在他眼里,她还看到了一份愧疚。

  “可以是可以,我要学什么?”凤语汐迟疑一会,说道。

  “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和我习医。我是药老,你唤我师父。对了,你叫什么?”

  “是,师父。我叫凤语汐。”凤语汐立即改口,“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有些无语的看着身上的伤,身上木乃伊似的绷带,这伤……会不会是不死也得残的那一种啊?不过,残疾算什么?只要手能动就行了,我要用我的手,去手刃仇人。

  “语汐,你是不是怀疑你师父的能力呀,嗯?”药老望向凤语汐,摸了摸胡子,“这点小伤难得到我?更何况那个叫什么龙凤逆踪的木盒已经卸掉了大部分力,你身上只是断了些筋骨,我敢保证,不出今天,你一定是个完整的自己。”

  “扑哧!”凤语汐笑了,不过,这师,我真的拜对了,断了筋骨还能说小伤?以后要好好坑他一笔。

  “丫头,笑什么?不相信为师?”药老诧异道。

  “不是,只是那木盒不叫龙凤逆踪,我是说里面的东西才是龙凤逆踪。”凤语汐正声说道,怕这位师傅再次暴走。

  “咳咳,这我当然知道,口误口误。”老脸微微一红,咳嗽两声掩盖过去。“好了好了,你休息,我出去。”也不等凤语汐说什么,匆匆出去了。

  “呵呵,这老头比上世的师父还要可爱呀。”待药老走远了,凤语汐也忍不住笑,感叹道。只是,爸爸妈妈却不在了。凤语汐不禁沉默。

  药老跑出凤语汐的房间,离开了小屋喘了口气,在一个小孩子的面前失态,太丢人了!只是,她的体质,要不要和老琴说呢?他也不知道吧?可是如果不说,这样的下去,太浪费了。

  “老药,跑成这样,干嘛呢?”一声带着趣味的声音响起。一样的苍老,却带着一缕说不出的忧伤。

  一个身影从树林的深处走了出来,薄雾笼罩。

  “别提了,老琴。还不是你那宝贝徒弟弄得。你真给我弄了个祸害来。”药老没好气的说。

  “哈哈,老药,你也有今天。不过我是给你送了个宝,这孩子悟性极高,这么好的徒弟,如不是我现在不能出现在她面前,我才不把她送给你呢。”

  “真搞不懂帝天是怎么想的,让我们保护她。而且还这么早就选下一任继承人。选的人还是这个小公主,真的很怪。”

  酝酿一下,药老才慢悠悠的开口,“不过……我在为她疗伤时,发现她身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炼药体质,只要她肯,她就能百毒不侵,但是……”

  “但是什么?”

  “你真的要我说啊?”

  “废话真多!快说!”琴老瞪着这个欠扁的老头,第一次发现他原来是这么的啰嗦。

  “你不会追杀我?”药老还是有一丝不确定,小声问道。

  “……你说不说?”

  “好好,我说我说。但是,她必须忍受七天七夜的虫咬之苦,喝七天七夜的毒药汁,再治好,然后持续一年……我能保证她一年后还是活的。但是,只要她撑不住,我就不能保证,她的身体功能,器官还是不是正常运转,也就说,一年之后,她可能六感失去循环,成为一个废人……”药老闭上眼,饶是见惯了生死的他,声音也满是不忍。

  “……”

  琴老沉默了,这痛,是非人能忍受的,但是,细细思索,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他还是决定相信他的徒弟。他决定赌,不过,他却输不起。

  “我的预言,只有在她的世界里才有用,但是她离开了那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只能看到语汐的路一片迷茫。上一世,语汐选择了死亡,但是,语汐不是普通人,她经历了两次父母消失之痛,心智早已不是常人。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琴老消失在丛林之中。

  “喂,喂!你别不讲义气啊,说点有用的话行不行,帮我想想该怎么办!”药老叫道,张牙舞爪,可是,琴老早就离开了。

  天哪!我该怎么办?药老呆呆的望着天。

  次日,凤语汐醒来,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啊,真舒服!等等,她能动?凤语汐不可置信的再动了动手。依旧是白带缠绕,可痛楚,早已没有。天!那老头不会说真的吧?真的好了?嗯,是时候打心底改口喊师父了。她慢慢地解下绷带,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丫头,醒了?”药老走了过来,眼神复杂,“我说的不错吧,世界上还没有我医不了的病。只要你醒了,这伤口就能很快地愈合。”

  “师傅,今天我们学什么?”凤语汐自动跳过药老的自吹,取下绷带,问道。

  “嗯,我们先去吃饭。”药老没有回答凤语汐的话。

  “哦。”

  凤语汐跟着药老走出房门,来到屋子中间的一间房里。

  没错,简单的摆设,是能更衬托出这里的人仙风骨道,可是,这也太单调了吧?一张桌子,四条长凳,整个屋里只有这些。

  “丫头,别以为我很穷,你还没去看我的宝库呢!”药老斜眼瞄了一下凤语汐。

  “呵呵,没有没有,我们吃饭,吃饭。”凤语汐干干的笑了一声,坐在长凳上,抄起筷子,望向桌上的四个盘子,咽了一口口水,僵在了那里。

  这……玩意儿,能吃?

  “喂,别没吃就下结论,你先吃吃看,你会知道药的绝妙用处的。”

  凤语汐想了想,犹豫不决,吃死了怎么给父母报仇?

  “丫头,别弄得像上刑场似的,你吃了以后,想吃我还不给呢。”

  看着药老,凤语汐的手还是颤抖着向前伸去,夹起了一根黄叶根似的白菜,咽了一口口水,不管了!把那根白菜往嘴里送。

  那根白菜,看起来不咋地,可吃起来的味道这么会这样呢?入口先微苦,然后便奇妙的甜。凤语汐吃了,再也忍不住,抄起饭碗,向四盘菜轮番进攻。如果最先不是看到这菜的可怕色相,她早就吃了,一个饿了一天的孩子,见到食物她还不吃?那不是废话!

  药老看着凤语汐的吃相,怎么也想不懂一个孩子怎么从上面摔下来,虽说是计算好的,但总有个原因吧?

  待凤语汐吃完,药老缓缓开口,问道:“孩子,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从崖上摔下来?”

  凤语汐顿了一顿,不知道是不是该将自己的事讲给他听。看着药老,她还是决定把那层往事说出。就算是回想,清淡风云的说出,凤语汐也不觉颤抖。末了,还不忘加了一句,“我一定会去报仇!”

  药老默默地望着凤语汐,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承担这么大的血海深仇,连他都一丝动容。

  药老拍了拍凤语汐的肩,“好!我支持你,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会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毕生所学交给你,我会教你以药救人,也能教你以药杀人。但能掌握多少,这是你的事了。”

  凤语汐闭上了眼,心神平静了下来。“那师父,接下来我们学什么?”

  “不急不急,语汐,你能吃出这菜里加了什么药吗?”药老问道。

  凤语汐眼眸闪过一丝疑惑,“这菜不是你做出来的吗?肯定是调味料了。”

  “笨丫头,我那手艺,恐怕做第一餐菜就把自己毒死了,能活到现在?我在菜里加了一味月露草,就是吸收月光凝结的露珠长成的,入菜入药都会让人有一种回味无穷的甜。生在偏远地区,这块大陆几乎绝种,也只有我春云谷才有。”

  “哦哦,师父,这真的是药的作用?你的春云谷就有?在哪?”凤语汐真的被迷住了,本来,她是没兴趣学的,对此,她只有完成任务的决心。在她的世界观里,从一开始只有琴走进了她的心中。现在,又不知不觉的有了药,这个名词。

  哈哈,他就说没错吧,兴趣才是学习的动力。药老搓手想到的,只有以后怎么整她。只是他没想到,最后他是被人整。

  “嗯,跟我来。”药老淡淡地说,可心里还是不免兴奋。

  凤语汐顺从地点点头,跟在药老身后。

  “哎呦!”药老一声惊呼,向前趴去。哪个混蛋乱扔垃圾?药老怒了。

  “玄水琴?”凤语汐也叫道。但也没忘本,先去扶师父。

  “嗯?”药老稳住了身形,“玄水琴?”

  凤语汐解释道,“玄水琴,其声音绝世美妙,同时也具有的杀伤力,但怎么在这?”凤语汐没有傻到把上世的事说给这一世的人听,只是,玄水琴怎么在这?

  药老:“……”

  “咳咳,这可能是上面扔下来的,既然你认识,那你拿着吧!”

  这该死的老琴,怕他徒弟忘记琴技,把这玄水扔这,给我添乱?

  “嗯。”凤语汐见好就收,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现在别人动一根手指,便可以把她拍死,用得着这样?即使是利用她,她也认了,她只希望报完仇。再说,好久没弹琴,心的确痒了。

  收好琴,抬头一看,人整个呆了。这是……仙境?

  从屋里她仔细看了看,但只能看出这个房子古色古香,除了设备几乎没有外,只能说是简朴中带着奢侈,造房的木头都是最贵的那种,一木千金,能够安神,还是有价无市的。并且从构造上来看,还是非常大的房子。

  只是出了门,凤语汐已经沉醉了般。入眼的是一个铺着不少药材的院子,还有一阵香味扑来,闻着格外清爽。

  院子外面是一片湖泊,还有不少兽类在一旁栖息,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中间的雪狮。一条瀑布从天而来,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音,落入水中如普通瀑布一样,激起一片水花,被念力控制的十分巧妙才消除声音。

  湖边还种着不少菜,还有一个八角亭。另一边而是一片很大的空地,和一片很美的森林,笼罩着淡淡薄雾。似乎望不到头,只是在那一边还有座山。依偎着这个最大的房子的还有几个略小一些房子,不过随便一个市面价格绝对是无价的。这根本是一座宅子嘛。

  阳光在这个仙境,不,梦境之中跳跃,似乎在欢迎着这一切。似乎有一些怪异的地方,她也不知是什么。只不过凤语汐能十分的确定,这一切并不排斥她。

  不过在她眼里,上世师傅的仙境之所都比这逊色。

  “丫头,回神了。”药老说道,然后领着她走进山林。

  凤语汐跟着他进林间,心中不免震撼。

  “丫头,很惊奇吧?这个是我养老的地方,哦,对了,你还有个师兄,只是,他可能再也回不到这里了,他是不久前出谷的。只是,我在这谷里设了结界,外面进不来,也看不到。”

  药老的眼眸明显暗了,不过话锋一转,“你能进来,或许是《龙凤逆踪》吧!”他总不能说是他事先知道,故意的吧。

  “师兄?”凤语汐疑惑。不过她也从这段话中明白了怪异之处,结界。

  她记得她跳下来时,看到的是一片深渊,而从这山谷内往外看,似乎这山谷很浅,抬头便能望到一片天,而且这里很大,从山崖上看,却只有一条很窄的缝隙。只是这结界是不是太强大了?连轩辕幻都识破不了。

  “小孩子管那么多干嘛,你要的月露草在那。”药老显然想避开那个问题,指着月露草说。

  凤语汐也无话可说,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几株小巧的,闪着淡淡光晕的小草生在那里,只是他们不能照光,生在这密林之中。

  “这就是月露草?”凤语汐向前走了一步。

  “别动!”药老急急把她拉回自己身边,“这林子里的一切都有毒,甚至还包括空气。”

  “那你……”

  “这是我养老的地方,如果我不了解这里,我能活下来?”药老打断凤语汐的话,扯下两个荷包,拿着一个,“给你,戴着它,你就没事了,不过,小心些,毒虫可能挡不住。”

  凤语汐接过,望向月露草。

  “月露草,有着甜味,但也带着毒,只能在月下凭着露水生存,采下在阳光下晒干,毒素可消除……”

  药老向凤语汐解释道,也陆续向她解释林子中的一些动植物。

  夕阳西下,他们还在林间游荡,药老仿佛早就习惯了,还在向凤语汐说着。凤语汐虽然很着迷,但饿着也不好受,打断药老的话,“师傅,已经快到晚上,我们是不是回去吃饭?”

  药老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样吧,我们先回去。”说完,药老便一声不吭地带着凤语汐,踏上回去的小路。

  纵使凤语汐再疑惑,也得罢手,她有种预感,即使她不说,今晚也一定会知道。

  晚饭吃完,药老打着饱嗝,说道,“语汐,没想到你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这么好吃的饭,真是便宜那个只会弹琴的家伙了。不过,对自己来说,能省一点月露草,就省一点。

  凤语汐微微一笑,收拾着碗筷。上世,师父的厨艺也是不敢恭维的,忍无可忍,终于有一天,她拿起锅铲,给师父做了一顿饭,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比师傅的黑焦菜强多了。她的厨艺也慢慢练出来了,这一世,又常常看娘亲做饭,自然厨艺也越好,自己慢慢摸索,竟然娘亲也说她的厨艺已经连宫中大厨也比不上了。

  药老从饭菜中回味过来,眼神复杂望着她,似乎在考虑,这件事要不要和她说呢?

  半响,药老还是说出了口,“语汐,早在为你疗伤时,我就发现你的炼药之体,只要你的身体觉醒,可消百毒,但是,如果让它觉醒,就必须经过一系列的痛苦……”前面说的干脆果断,可说到这,药老还是不禁望着她,眸中不忍。

  “什么样的痛苦?”如果真能抗百毒,复仇之路一定会轻松些。为了复仇,什么痛我会怕?只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相信这个刚相处一天的老头,不过她的直觉认为他不会伤害她。

  药老闭上眼,“七天毒虫蚀骨,七天毒草入药,再七天治疗……如此循环……一年。”药老已睁开眼,“但是,我能保证你不死,只是,如果你一轻生,六感就会失去循环……语汐,你不愿,我不会强迫的。”

  不答应?这是不可能的,为了报仇,她生命也可以不要,这,她会怕?

  “我答应你。”凤语汐张口就说,“我相信,这对一个研究草药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提升的机会。”

  “你……你答应?”药老惊讶的望着凤语汐,本以为她要思考很久。

  “为了父母。”

  凤语汐坚定的说。

  “好了,开始吧。”凤语汐走向药老。

  “嗯,走。”药老带着凤语汐走向树林后面的山洞。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