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 公众号

    作文网订阅号

    (www_zuowen_com)
    一手好文 一生受用

  • 家长帮APP

    家长帮

    家庭教育家长帮

    iPhone Android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2014-04-23

  她开始学喜欢真正地笑,喜欢父母对她的宠爱。渐渐的,她迷上了这里,但也不只是父母的爱,还有那被这大陆人们称为念力,却类似内力,并且还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调动东西的一种力量。也还有这里的各种生灵,奇幻的守护神兽……

  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她知道了这个与中国古代相似的射月大陆,分为龙皇,天凤,仰光,三个帝国,其小国无数。还有一个传说可敌国的帝宗,屹立万年不倒。只是表面上平静,龙皇天凤却事事都暗暗相争。

  每个人到了六岁,便就有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守护神兽的能力,与之一起成长。还可以和别的神兽结契约。但是,契约必须是神兽自愿,所以绝大多数神兽都是驯兽师训出来的,能有本事与神兽结契约的几率几乎为零,不过也不是绝对的事。

  妈妈,是龙皇帝国最受宠爱的公主,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能遮半边天的大祭司。爸爸,是天凤帝国最办事雷厉风行的太子,也是天凤帝国最杰出的青年才子。

  母亲在父亲身边卧底,却无意爱上对方。国仇,事事拉扯着他们,但是,为了彼此,他们却放弃了尊贵的地位,不顾一切的逃走。在仰光帝国一片偏远的地方生活了下来,一走就是六年没有出去,凤语汐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在那个偏远山村的记忆。清苦的生活,他们没有抱怨。哪怕只是凤语汐,也懂了世间的情,懂了他们的相视而笑。

  因为刚花了六年合成的《龙凤逆踪》最近有突破,所发出的气息没有完好的掩饰住,便暴露了他们的行踪。父母好像是想到了这个结果,不想连累山村的人,于是就出来准备再找一个地方,过他们的想要的生活,可是还是被追上了。

  直到刚刚,被轩辕幻追杀上了,他们也是坦然。只是为了保护她,不顾危险沉睡。在神识之境中,凤语汐完全是诉说了上世的思亲之苦,仿佛自己真是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只有父母的爱才是她的全部。

  好不容易得到的爱,她只感受了五年,就轻易被轩辕幻破灭。

  不,她不甘心!她要报仇!凤语汐心中想道,哪怕是死,她也要报仇!

  ……

  “咦?这丫头怎么还不醒,难道是我的药失效了?”

  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倒也免不了几分趣味。

  凤语汐睫毛猛地一颤,睁开了眼。

  “师父!”几乎是脱口而出。可说出口了,凤语汐可就后悔了。这眼前的老头虽和她前世的师父一个特点,可长的毕竟不像啊!

  “嗯?丫头,你喊我什么?我可不是你的师父,不过,你现在认,我到可以考虑考虑收不收你。”白衣老头趣味的说。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凤语汐眼眸微微黯淡,压着报仇的渴望,唉,要是师父在就好了。

  “嗯,丫头,你昏迷了一个月,为了救你,可浪费了我的几颗绝世好药。你说,怎么赔?”难得这个深谷来了个有趣的小丫头,看她样子,没准还真是老琴的徒弟。嘻嘻,他可要不能放过啊,要好好玩玩!

  听他说到这,凤语汐才感到身上一阵剧疼,疼的小脸发白,但忍住没哼出声。

  老头眼中一抹激赏。

  凤语汐忍痛,轻轻低头看向自己,跳崖的后果,自己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但也没这么严重吧?几乎被包成木乃伊!脑袋有几秒的晕怔。

  不过说真的,她身上几乎没什么钱,只有《龙凤逆踪》的秘籍。对了,秘籍呢?那可是父母的心血啊!不会被他拿了吧?

  那老头看出了她的心思:“喂喂,当我是什么啊,我像那种人吗?你的盒子在那边,再说,上面有封印啊,我打也打不开,当柴烧,还点不着呢。”

  老头嚷嚷,向一边指了去。

  凤语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无语地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盒子闪着淡淡金光,显然是防御后的象征。就说嘛,我还不信了,如果没有封印,他会好好呆在一边,不看盒子里的东西?眼睛看向老头,眼里带着点可笑。

  “喂喂,我救人救错了是吧?我猜,这盒子上的金光是你摔下悬崖保护你才亮的,闪都闪了一个月。要不,你摔下来就死翘翘了,还撑得到我救?告诉你,把这破盒子带来,都费了我很大劲呢!”老头不满的撇撇嘴,根本是老顽童一个。

  的确,这《龙凤逆踪》差不多就是认她为主,她自己有伤,它肯定会保持防御状态。

  “对不起,不过,我身上只有《龙凤逆踪》,但是,我绝对不能给您!抱歉。”凤语汐眼里带着点歉意,对这老头有些尊敬,因为他给她的感觉,就像上世师父一般,让她感到无比亲切。

  “谁要你的破盒子了?给老子也只能当废柴烧!”老头几乎暴走,但随即想了想,“本来,我是想让你做我五年的徒弟,但鉴于你刚刚的表现,哼哼,我决定了,让你做我十年的徒弟!”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他如果不好好玩玩,对不起老琴啊。

  凤语汐眼眸一闪,做他徒弟,这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虽说的确不可以轻信任何人,但是从这个老头身上,她只感受到了他认自己为徒弟的欣狂,和说不出的喜爱,毕竟自己这块好材料,不是谁都可以当她的师父。甚至在他眼里,她还看到了一份愧疚。

  “可以是可以,我要学什么?”凤语汐迟疑一会,说道。

  “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和我习医。我是药老,你唤我师父。对了,你叫什么?”

  “是,师父。我叫凤语汐。”凤语汐立即改口,“师父,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啊?”有些无语的看着身上的伤,身上木乃伊似的绷带,这伤……会不会是不死也得残的那一种啊?不过,残疾算什么?只要手能动就行了,我要用我的手,去手刃仇人。

  “语汐,你是不是怀疑你师父的能力呀,嗯?”药老望向凤语汐,摸了摸胡子,“这点小伤难得到我?更何况那个叫什么龙凤逆踪的木盒已经卸掉了大部分力,你身上只是断了些筋骨,我敢保证,不出今天,你一定是个完整的自己。”

  “扑哧!”凤语汐笑了,不过,这师,我真的拜对了,断了筋骨还能说小伤?以后要好好坑他一笔。

  “丫头,笑什么?不相信为师?”药老诧异道。

  “不是,只是那木盒不叫龙凤逆踪,我是说里面的东西才是龙凤逆踪。”凤语汐正声说道,怕这位师傅再次暴走。

  “咳咳,这我当然知道,口误口误。”老脸微微一红,咳嗽两声掩盖过去。“好了好了,你休息,我出去。”也不等凤语汐说什么,匆匆出去了。

  “呵呵,这老头比上世的师父还要可爱呀。”待药老走远了,凤语汐也忍不住笑,感叹道。只是,爸爸妈妈却不在了。凤语汐不禁沉默。

  药老跑出凤语汐的房间,离开了小屋喘了口气,在一个小孩子的面前失态,太丢人了!只是,她的体质,要不要和老琴说呢?他也不知道吧?可是如果不说,这样的下去,太浪费了。

  “老药,跑成这样,干嘛呢?”一声带着趣味的声音响起。一样的苍老,却带着一缕说不出的忧伤。

  一个身影从树林的深处走了出来,薄雾笼罩。

  “别提了,老琴。还不是你那宝贝徒弟弄得。你真给我弄了个祸害来。”药老没好气的说。

  “哈哈,老药,你也有今天。不过我是给你送了个宝,这孩子悟性极高,这么好的徒弟,如不是我现在不能出现在她面前,我才不把她送给你呢。”

  “真搞不懂帝天是怎么想的,让我们保护她。而且还这么早就选下一任继承人。选的人还是这个小公主,真的很怪。”

  酝酿一下,药老才慢悠悠的开口,“不过……我在为她疗伤时,发现她身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炼药体质,只要她肯,她就能百毒不侵,但是……”

  “但是什么?”

  “你真的要我说啊?”

  “废话真多!快说!”琴老瞪着这个欠扁的老头,第一次发现他原来是这么的啰嗦。

  “你不会追杀我?”药老还是有一丝不确定,小声问道。

  “……你说不说?”

  “好好,我说我说。但是,她必须忍受七天七夜的虫咬之苦,喝七天七夜的毒药汁,再治好,然后持续一年……我能保证她一年后还是活的。但是,只要她撑不住,我就不能保证,她的身体功能,器官还是不是正常运转,也就说,一年之后,她可能六感失去循环,成为一个废人……”药老闭上眼,饶是见惯了生死的他,声音也满是不忍。

  “……”

  琴老沉默了,这痛,是非人能忍受的,但是,细细思索,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他还是决定相信他的徒弟。他决定赌,不过,他却输不起。

  “我的预言,只有在她的世界里才有用,但是她离开了那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只能看到语汐的路一片迷茫。上一世,语汐选择了死亡,但是,语汐不是普通人,她经历了两次父母消失之痛,心智早已不是常人。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琴老消失在丛林之中。

  “喂,喂!你别不讲义气啊,说点有用的话行不行,帮我想想该怎么办!”药老叫道,张牙舞爪,可是,琴老早就离开了。

  天哪!我该怎么办?药老呆呆的望着天。

  次日,凤语汐醒来,满足的伸了个懒腰。

  啊,真舒服!等等,她能动?凤语汐不可置信的再动了动手。依旧是白带缠绕,可痛楚,早已没有。天!那老头不会说真的吧?真的好了?嗯,是时候打心底改口喊师父了。她慢慢地解下绷带,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丫头,醒了?”药老走了过来,眼神复杂,“我说的不错吧,世界上还没有我医不了的病。只要你醒了,这伤口就能很快地愈合。”

  “师傅,今天我们学什么?”凤语汐自动跳过药老的自吹,取下绷带,问道。

  “嗯,我们先去吃饭。”药老没有回答凤语汐的话。

  “哦。”

  凤语汐跟着药老走出房门,来到屋子中间的一间房里。

  没错,简单的摆设,是能更衬托出这里的人仙风骨道,可是,这也太单调了吧?一张桌子,四条长凳,整个屋里只有这些。

  “丫头,别以为我很穷,你还没去看我的宝库呢!”药老斜眼瞄了一下凤语汐。

  “呵呵,没有没有,我们吃饭,吃饭。”凤语汐干干的笑了一声,坐在长凳上,抄起筷子,望向桌上的四个盘子,咽了一口口水,僵在了那里。

  这……玩意儿,能吃?

  “喂,别没吃就下结论,你先吃吃看,你会知道药的绝妙用处的。”

  凤语汐想了想,犹豫不决,吃死了怎么给父母报仇?

  “丫头,别弄得像上刑场似的,你吃了以后,想吃我还不给呢。”

  看着药老,凤语汐的手还是颤抖着向前伸去,夹起了一根黄叶根似的白菜,咽了一口口水,不管了!把那根白菜往嘴里送。

  那根白菜,看起来不咋地,可吃起来的味道这么会这样呢?入口先微苦,然后便奇妙的甜。凤语汐吃了,再也忍不住,抄起饭碗,向四盘菜轮番进攻。如果最先不是看到这菜的可怕色相,她早就吃了,一个饿了一天的孩子,见到食物她还不吃?那不是废话!

  药老看着凤语汐的吃相,怎么也想不懂一个孩子怎么从上面摔下来,虽说是计算好的,但总有个原因吧?

  待凤语汐吃完,药老缓缓开口,问道:“孩子,你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从崖上摔下来?”

  凤语汐顿了一顿,不知道是不是该将自己的事讲给他听。看着药老,她还是决定把那层往事说出。就算是回想,清淡风云的说出,凤语汐也不觉颤抖。末了,还不忘加了一句,“我一定会去报仇!”

  药老默默地望着凤语汐,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就要承担这么大的血海深仇,连他都一丝动容。

  药老拍了拍凤语汐的肩,“好!我支持你,接下来的十年里,我会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毕生所学交给你,我会教你以药救人,也能教你以药杀人。但能掌握多少,这是你的事了。”

  凤语汐闭上了眼,心神平静了下来。“那师父,接下来我们学什么?”

  “不急不急,语汐,你能吃出这菜里加了什么药吗?”药老问道。

  凤语汐眼眸闪过一丝疑惑,“这菜不是你做出来的吗?肯定是调味料了。”

  “笨丫头,我那手艺,恐怕做第一餐菜就把自己毒死了,能活到现在?我在菜里加了一味月露草,就是吸收月光凝结的露珠长成的,入菜入药都会让人有一种回味无穷的甜。生在偏远地区,这块大陆几乎绝种,也只有我春云谷才有。”

  “哦哦,师父,这真的是药的作用?你的春云谷就有?在哪?”凤语汐真的被迷住了,本来,她是没兴趣学的,对此,她只有完成任务的决心。在她的世界观里,从一开始只有琴走进了她的心中。现在,又不知不觉的有了药,这个名词。

  哈哈,他就说没错吧,兴趣才是学习的动力。药老搓手想到的,只有以后怎么整她。只是他没想到,最后他是被人整。

  “嗯,跟我来。”药老淡淡地说,可心里还是不免兴奋。

  凤语汐顺从地点点头,跟在药老身后。

  “哎呦!”药老一声惊呼,向前趴去。哪个混蛋乱扔垃圾?药老怒了。

  “玄水琴?”凤语汐也叫道。但也没忘本,先去扶师父。

  “嗯?”药老稳住了身形,“玄水琴?”

  凤语汐解释道,“玄水琴,其声音绝世美妙,同时也具有的杀伤力,但怎么在这?”凤语汐没有傻到把上世的事说给这一世的人听,只是,玄水琴怎么在这?

  药老:“……”

  “咳咳,这可能是上面扔下来的,既然你认识,那你拿着吧!”

  这该死的老琴,怕他徒弟忘记琴技,把这玄水扔这,给我添乱?

  “嗯。”凤语汐见好就收,也没有怀疑什么,毕竟现在别人动一根手指,便可以把她拍死,用得着这样?即使是利用她,她也认了,她只希望报完仇。再说,好久没弹琴,心的确痒了。

  收好琴,抬头一看,人整个呆了。这是……仙境?

  从屋里她仔细看了看,但只能看出这个房子古色古香,除了设备几乎没有外,只能说是简朴中带着奢侈,造房的木头都是最贵的那种,一木千金,能够安神,还是有价无市的。并且从构造上来看,还是非常大的房子。

  只是出了门,凤语汐已经沉醉了般。入眼的是一个铺着不少药材的院子,还有一阵香味扑来,闻着格外清爽。

  院子外面是一片湖泊,还有不少兽类在一旁栖息,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中间的雪狮。一条瀑布从天而来,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音,落入水中如普通瀑布一样,激起一片水花,被念力控制的十分巧妙才消除声音。

  湖边还种着不少菜,还有一个八角亭。另一边而是一片很大的空地,和一片很美的森林,笼罩着淡淡薄雾。似乎望不到头,只是在那一边还有座山。依偎着这个最大的房子的还有几个略小一些房子,不过随便一个市面价格绝对是无价的。这根本是一座宅子嘛。

  阳光在这个仙境,不,梦境之中跳跃,似乎在欢迎着这一切。似乎有一些怪异的地方,她也不知是什么。只不过凤语汐能十分的确定,这一切并不排斥她。

  不过在她眼里,上世师傅的仙境之所都比这逊色。

  “丫头,回神了。”药老说道,然后领着她走进山林。

  凤语汐跟着他进林间,心中不免震撼。

  “丫头,很惊奇吧?这个是我养老的地方,哦,对了,你还有个师兄,只是,他可能再也回不到这里了,他是不久前出谷的。只是,我在这谷里设了结界,外面进不来,也看不到。”

  药老的眼眸明显暗了,不过话锋一转,“你能进来,或许是《龙凤逆踪》吧!”他总不能说是他事先知道,故意的吧。

  “师兄?”凤语汐疑惑。不过她也从这段话中明白了怪异之处,结界。

  她记得她跳下来时,看到的是一片深渊,而从这山谷内往外看,似乎这山谷很浅,抬头便能望到一片天,而且这里很大,从山崖上看,却只有一条很窄的缝隙。只是这结界是不是太强大了?连轩辕幻都识破不了。

  “小孩子管那么多干嘛,你要的月露草在那。”药老显然想避开那个问题,指着月露草说。

  凤语汐也无话可说,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几株小巧的,闪着淡淡光晕的小草生在那里,只是他们不能照光,生在这密林之中。

  “这就是月露草?”凤语汐向前走了一步。

  “别动!”药老急急把她拉回自己身边,“这林子里的一切都有毒,甚至还包括空气。”

  “那你……”

  “这是我养老的地方,如果我不了解这里,我能活下来?”药老打断凤语汐的话,扯下两个荷包,拿着一个,“给你,戴着它,你就没事了,不过,小心些,毒虫可能挡不住。”

  凤语汐接过,望向月露草。

  “月露草,有着甜味,但也带着毒,只能在月下凭着露水生存,采下在阳光下晒干,毒素可消除……”

  药老向凤语汐解释道,也陆续向她解释林子中的一些动植物。

  夕阳西下,他们还在林间游荡,药老仿佛早就习惯了,还在向凤语汐说着。凤语汐虽然很着迷,但饿着也不好受,打断药老的话,“师傅,已经快到晚上,我们是不是回去吃饭?”

  药老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样吧,我们先回去。”说完,药老便一声不吭地带着凤语汐,踏上回去的小路。

  纵使凤语汐再疑惑,也得罢手,她有种预感,即使她不说,今晚也一定会知道。

  晚饭吃完,药老打着饱嗝,说道,“语汐,没想到你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饭。”这么好吃的饭,真是便宜那个只会弹琴的家伙了。不过,对自己来说,能省一点月露草,就省一点。

  凤语汐微微一笑,收拾着碗筷。上世,师父的厨艺也是不敢恭维的,忍无可忍,终于有一天,她拿起锅铲,给师父做了一顿饭,虽然不怎么好吃,但比师傅的黑焦菜强多了。她的厨艺也慢慢练出来了,这一世,又常常看娘亲做饭,自然厨艺也越好,自己慢慢摸索,竟然娘亲也说她的厨艺已经连宫中大厨也比不上了。

  药老从饭菜中回味过来,眼神复杂望着她,似乎在考虑,这件事要不要和她说呢?

  半响,药老还是说出了口,“语汐,早在为你疗伤时,我就发现你的炼药之体,只要你的身体觉醒,可消百毒,但是,如果让它觉醒,就必须经过一系列的痛苦……”前面说的干脆果断,可说到这,药老还是不禁望着她,眸中不忍。

  “什么样的痛苦?”如果真能抗百毒,复仇之路一定会轻松些。为了复仇,什么痛我会怕?只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相信这个刚相处一天的老头,不过她的直觉认为他不会伤害她。

  药老闭上眼,“七天毒虫蚀骨,七天毒草入药,再七天治疗……如此循环……一年。”药老已睁开眼,“但是,我能保证你不死,只是,如果你一轻生,六感就会失去循环……语汐,你不愿,我不会强迫的。”

  不答应?这是不可能的,为了报仇,她生命也可以不要,这,她会怕?

  “我答应你。”凤语汐张口就说,“我相信,这对一个研究草药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提升的机会。”

  “你……你答应?”药老惊讶的望着凤语汐,本以为她要思考很久。

  “为了父母。”

  凤语汐坚定的说。

  “好了,开始吧。”凤语汐走向药老。

  “嗯,走。”药老带着凤语汐走向树林后面的山洞。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下笔无助?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一)2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br 的作文
关于 b 的作文
关于 Notice 的作文
关于 Uninitialize 的作文
关于 string 的作文
关于 offset 的作文
关于 15 的作文
关于 in 的作文
关于 data 的作文
关于 webroot 的作文
关于 zuowen 的作文
关于 lib 的作文
关于 Fcws 的作文
关于 Phpcws 的作文
关于 Ini 的作文
关于 初一 的作文
关于 续写改写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