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八)2_3000字

琴医帝妃(八)2_3000字

2014-04-23

  凤语汐嘴角不停地抽搐,额头的黑线拉得老长!刚开始,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凤语汐的眼睛一亮。很明显,这两个人只有十几岁,但是本身念力就已经到了五级!虽比现在的凤语汐还差了一点,但是这也是天才啊,真不知今年的天才怎么这么多!

  可是,她又发现,今年的天才同样的便宜和不要命,他就不怕自己毒杀了他啊?这么神经大条,还未经她的允许就喝她的茶!

  对于一个陌生人,不论他年龄是有多大,凤语汐从来都是保持着一定警惕的,谁像他一样,这么不要命的相信别人!而且她不收笨蛋!

  凤语汐忍住想要踢这少年的冲动,细细打量了两人。

  正在品自己煮的茶,不,正在当喝水一般喝茶的少年,年龄只有十五岁左右,但念力级别就到了五级初阶,一看就知道是刚刚突破,这个少年的相貌倒也阳光帅气,只是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而且……他根本不会品茶!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叫那么大声!

  他根本就是在喝水嘛……

  凤语汐微微一笑,状似无意地移开视线,转移到另一位刚刚走进来的少年身上,不过一抬头,便发现对方也正在打量着自己,微微一僵,不过也很快缓了过来,微笑着看着对方,漂亮的眸中满是友好。

  秋枫细细的看着眼前好像只有十岁的小女孩,虽然这女孩只有平凡的面貌,但有着让人移不开视线的魔力,所以,他平静温润的眼中,更有一份好奇。

  凤语汐看着这如玉般温润的少年,丝毫不在意对方盯着她看,倒有一种赞赏,这个少年,也有五级初阶,但远远不如正坐在她身边少年的浮躁,倒是一个聪明的人……

  收收心思,凤语汐正准备如何把那位少年收入自己的势力之中。

  秋枫未等凤语汐开口,便走向了凤语汐。

  相貌也是拔尖的俊美,秋枫笑说:“小妹妹,这茶,能告诉我,是谁煮的吗?”声音很悦耳,温润而动听。

  “公子,你可以坐下来。”凤语汐微微歪着头,向秋枫说道。

  秋枫点了点头,在凤语汐的对面坐了下来,不过依旧没有动那壶吸引着他的茶水。平静的望着凤语汐,他在等她开口。

  见秋枫这般,凤语汐毫不掩饰的赞赏,眉间满是笑意。

  “如公子所见,这茶水是我煮的,不知公子有何意见?”凤语汐淡淡开口,抬手为自己斟满一杯茶。顺手又拿起另一个杯子,倒满放在秋枫面前。

  “秋枫,你尝尝,这可真是我尝过最好的茶了!几乎可以和你媲美!”赵烨兴奋地说道,催促着秋枫。

  唉,秋枫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么“聪明”的同伴,秋枫已不知该说什么了,这小子,在这么下去,早晚都被人卖了,还要帮别人数钱……

  “是怕有毒吗?”凤语汐浅浅喝下一口,“放心,没毒。”

  “那,多谢这位小妹妹了。”秋枫小心地拿起茶,先轻轻抿了一口,闭着眼睛慢慢回味。

  这茶的确很好喝,但这也不仅仅只是好喝。

  “小妹妹,你是有什么烦恼吗?”秋枫温和地说着。

  “公子,你知道什么?”凤语汐眸中划过疑惑。

  “也别这么说了,我叫秋枫,他是赵烨。”秋枫想要放下茶杯,但还是忍不住再喝了一口。

  “我叫凤语汐。”凤语汐友好的回答,“秋枫,你喝出了什么?”

  “掌握的有些偏差。”秋枫闭着眼睛说道,“如果你真是煮茶之人,那么,在煮茶时,你心里一定不是平静下来的,茶,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态。但是,这茶好,煮的也不错。”

  嗯?还懂茶道?凤语汐更是起了一定要把他拉入自己势力的念头,因为从此看出,秋枫很沉稳,是那种处乱不惊之人。

  “那,秋公子,你喝出了我的心境,你会不会煮茶呢?”凤语汐眼睛看着那套茶具,问。

  秋枫对凤语汐更有一抹探究,不知怎么的,他总认为,凤语汐,不简单,却又对他没有恶意。她真的只有十岁吗?

  秋枫有些疑惑。

  “略懂一二。”秋枫也没有丝毫做作,站了起来,拿起那套茶具,动作行云流水般的流畅。

  “呵呵,小妹妹,秋枫可是这里茶道最好的了,他和你的茶道都差不都,甚至更胜一筹,想要喝到他的茶,那可是很难得的。”赵烨笑着看着凤语汐,到和凤语汐有一种自来熟。

  “只是可惜,他是个男的。”赵烨叹了口气。

  凤语汐现在很想离开这神经大条的少年,和他在一起,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叫凤语汐。”凤语汐脸抽动了几下。

  “我知道。”赵烨笑嘻嘻的,“都说了,秋枫茶道再好,他也是一个男的,我也不能天天把他带在身边,你就不同了嘛,嗯,茶道这么好,要不长大之后嫁给我得了,那样也不错,我就可以天天喝到你煮的茶了。”

  凤语汐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但还是心平气和的和他说。

  “赵公子,我只有十岁,而且,你不知道吗?什么东西,就算再好,也只是一种味道,早晚都是要厌倦的。”

  “是吗?那我怎么没感觉出来?”赵烨抓了抓头发。

  你能感觉的出来那就才怪!凤语汐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按这种白痴的聪明程度,估计什么也都不知道。

  “那,或许,在你心里,它不只是一个味道。”凤语汐说出这一句话,立即也愣了。

  “哦。”赵烨应了一声,但明显还没有明白。

  秋枫没有去注意这两人的闲聊,专心致志的做自己的事情,一举一动都是无比娴熟。

  两人差不都聊完,秋枫也差不多好了。

  “语汐,你尝尝。”秋枫用凤语汐的茶叶,煮好的茶,在茶杯里,冒出腾腾热气,茶香也四散而开。甚至还浮起了一层白沫。

  “喂喂,我也要喝!”赵烨叫着,也为自己满上一杯。

  凤语汐端起茶,闭了眼,闻了闻茶香,才喝了起来。

  其实准确来说,凤语汐并没有学过茶道,只是看她师父久了,也慢慢学会了,不过看秋枫这样子,一定受过很好的培养。

  慢慢将一杯茶饮尽,凤语汐才睁开双眼,看着留在杯中的“咬盏”。笑了,真不愧是茶点到了极致啊。

  “不错!”凤语汐还觉得唇齿留香。

  “哪里,只是语汐带来的茶好罢了。”秋枫慢慢坐了下来,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对了,语汐,你这茶是在哪买的?这么好的茶,就连皇宫里的都比不上,不买些回去,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秋枫一笑。

  “如果你要的话,我就送你一点吧。”秋枫说出这话,也是凤语汐意料之中,这茶的确是茶中极品,从一个爱茶之人口中说出,是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语汐,你家住在哪呢?为什么这么小就出来了?这世道,并不是你这么小的女孩该出来的,还是趁早回去吧。”秋枫从凤语汐的言行举止也大概的猜出凤语汐的来历,估计又是一个像赵烨一样的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人。只是,凤语汐真的很奇怪,又不像世家子女一样,具体不一样在哪,秋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凤语汐眼睛扫过两人,也明白了一些。

  只是自己必须出来,创建一个势力或许不难,但是金丝的伤也是一个大麻烦,再不找或许也没有什么时间。“我家?”凤语汐也有些无所谓,“我家或许早不在了吧。”

  不在?什么意思?

  微微动脑,秋枫就知道凤语汐的意思了,他们两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笨蛋。现在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毕竟也只有十五十六岁,并不是完全接触到大人的世界,也不是那么懂什么人情世故。

  “我……”秋枫叶不知道说什么好,安慰吧,又怕勾起伤心事,可不安慰吧,又显得太无情。

  “没事。”微微一笑,凤语汐的眼睛很美丽,此刻发着璀璨的光芒。

  “那你们又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

  “这个,其实,我是从皇城里来的。”赵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毕竟他在皇城可是臭名远昭,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他太喜欢教训那些仗着自己家族,在外面欺男霸女的人了,每一次教训那些人,总要弄得百姓鸡飞狗跳……

  以至于,那些百姓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赵烨了。

  唉,想他一个丞相之后,还天天来这一个小镇避难,不能不惭愧啊。想到这,赵烨脸微微发红,用胳膊肿推了推秋枫。

  秋枫此时还在沉思中,被赵烨一推,顿时反应了过来。

  “我。”秋枫笑了,如一阵微风拂面。

  “我也没有什么来历,赵烨还隐瞒了一点,他是当今右丞相之子,估计又是为了什么麻烦,来这里避难了。”

  听到这,凤语汐把视线转移到赵烨身上,也微微疑惑,她还没想到,在这么小的村镇里,还能碰到皇城丞相之子。

  “喂,我都说了没什么嘛,秋枫还没有自我介绍呢。”赵烨脸更红了,让凤语汐都有点疑惑他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

  “我只是一个商贾之子,一年前家父病逝,我就继承了他的位子。还有——”秋枫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肯定,凤语汐身上,一定有着秘密。

  “语汐,告诉我,你的目的。”

  这句话问得很犀利,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引起秋枫的怀疑,连凤语汐也不知道秋枫会这么快问出来,一时有些怔住了。

  “啊?秋枫,你别吓人了,再怎么说语汐只有十岁,他能有什么目的?”赵烨也吓了一跳。

  “这件事,你就别管了,还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秋枫望了望天边快消失的彩虹,心里暗忖:她应该快来了吧。

  “什么事?”赵烨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心里漏了半拍。

  楼下有些骚动。

  秋枫走到窗边,往下望去。

  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骑马奔来,这紫裳女孩只有十几岁,不满十五,但是那异常可爱的脸上,总会让人觉得这女孩只有十岁。她的眼睛很亮,散发着一种不让人忽视的光彩。显得天真,又对一切事物好奇。

  “这女娃是谁家的千金啊?”

  “不知道,好像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我们镇里的人。”

  “嗯,这女娃长得真漂亮,而且看气质也不像小户人家的子女。”

  “还是别议论吧,省得惹祸上身。”

  ……

  可爱女孩听到周围议论,很明显的皱皱眉,但良好的礼仪教育,没有让她说出口来,翻身下马,女孩四处望了望。

  边望,她还有些郁闷,都说那小子跑到这来了,但她去哪找呢?

  她嘴中嘀嘀咕咕:“秋大哥都说了,让我来荷风镇等他,可好像一时兴奋过头,忘了问要在哪等他了,怎么办啊……哼!让我抓到那小子,绝对是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想着,她撅起了小嘴。

  “茗儿,我们在这。”秋枫向楼下女孩招了招手,温和得像一块古玉。

  连茗儿正纠结的要不要找一个人问一下,听到这一个声音,眼睛一下子亮了。抬头向秋枫望去。

  “秋大哥!”满满的惊喜,连茗儿随便把马交给茶楼,便向楼上跑去。

  “你怎么了!”凤语汐看着有些僵硬的赵烨,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安静。

  “秋枫……我跟……你没完!”赵烨憋出了这几个字,可是还是僵硬的坐在那里。

  凤语汐恍然大悟,这小子被点穴了。

  秋枫一脸正经地走向赵烨,抬手为他解穴。

  “赵烨,你是应该回去了,要不然赵丞相会生气的,还有,茗儿也要见你,我也是没有办法。”

  你没有办法,你没有办法个屁!

  赵烨好想在那张俊脸上留下一个拳印,可惜,他从来都没有打赢秋枫的可能。

  “嘭!”

  “秋大哥!”门看起来摇摇欲坠,真的很难想象,这一个暴力女孩是刚刚那个可爱的女孩……

  赵烨明明解了穴,但还是僵坐在那里,迟迟不敢回头望。这一声炸的他小心脏承受不住负荷,他很想一命呜呼算了……

  “茗儿,你来了。”秋枫抬手示意她过来。

  “嗯。”连茗儿也不忸怩,一甩长发,直接向秋枫大步迈去。

  “秋大哥,赵烨那小子呢?”连茗儿还没有看到背对着她的赵烨,自顾自的边走边说。当坐下来一扭头,便看到赵烨那欠扁的脸。

  “啪!”

  “对不起,这是本能反应。每次看到有人靠近,都会不住的打上去。你不会怪我吧?”连茗儿一愣,才自动道歉,不过那可爱的脸上,绝对没有一丝道歉的意味,反而眯起了眼,让赵烨无端的感到危险。

  “这……这怎么会呢?茗儿,你怎么来了?”赵烨摸着红了的半边脸,笑道。但心里指不定在呼唤:快来道天雷劈了她……

  这也不能怪他,谁让这连茗儿打不得,骂不得。打人还说本能反应……这种女孩,他不逃婚才怪了……

  “放心,回去我再慢慢收拾你,哼哼,敢逃我的婚。”连茗儿笑着说,人蓄无害的样子,真的联想不到她打人的样子。

  “这就不用了吧?茗儿,你也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谁逃你的婚了?明明我们还没有说结婚的好吧?这只是陛下的指婚。”最后两句他只能小声嘀咕出来。但是,连茗儿真的听不到?

  “你说什么?”连茗儿揪着赵烨的耳朵,柳叶眉上挑。

  “停停,我亲爱的茗儿,打住!好我跟你回去好吧!”细听,赵烨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哼!”连茗儿轻哼了一声,放开了赵烨。转头看向了秋枫。眼中到没有对赵烨的那抹凶恶,只有对秋枫的感谢和亲近。

  “谢谢啊,秋大哥,咦?这位是谁啊?”连茗儿视线落在凤语汐身上。

  秋枫直接无视赵烨投来的恶狠狠的目光。温润的声音响起。

  “她是我们结识的一位朋友。”秋枫还想说什么,就被连茗儿打断了。

  “哦,我是连茗儿。小妹妹,别出来乱逛,知道吗?一个人出来太危险了,你父母会担心的。好啦,下次有缘再见算了,爹爹也会担心,那,秋大哥他我先带回去了。”连茗儿笑嘻嘻的,那张脸显得更可爱了,匆匆向秋枫挥了挥手。一把拉住赵烨,拖着出去。

  “茗儿,那小心些。”见连茗儿这么说,秋枫也干脆就不介绍了。

  也知道连茗儿是背着家人而来,这里离皇城可是很远的,光一个来回,就要花上几月,快的也要一月,如果不是连茗儿有些实力,秋枫也不是那么放心让连茗儿来,也要不然家人会让她出来吗?

  不过也暗叹赵烨的运气,皇帝也不是乱指婚,只是看到赵烨和连茗儿走得较近,避免夜长梦多,才还未长大就把婚事定着,要知道联姻的郡主可是很多的,万一长大以后,异国来人,说看上了连茗儿,连皇帝也没辙了,总不可能为一个人两国开战吧?虽然打得过,还是不要那么麻烦较好。

  也因为皇帝与臣子的关系都较好,既然两人走得近,两家也愿联姻,何不成全?只是可怜赵烨……唉。不过只是赵烨没有看清自己的感情罢了。

  “嗯。”连茗儿点点头。

  “秋枫,我更你没完!嗷!茗儿,别啊!”门外还是传来赵烨无奈的哭号。

  “你刚刚说什么?那你再说一遍。”连茗儿咬牙说道。

  “没有,我说的是下次请他喝茶呢。茗儿你听错了。真的。”哀求的声音让人听得发麻。

  “哦?真的。”

  “真的……”声音有些弱。

  ……

  秋枫收回眸子,轻叹一口,上前去关上门。

  “说吧。我知道你有目的。”秋枫坐在凤语汐身边。

  “目的?”凤语汐笑了笑,不知道从何开口。

  一阵沉默。

  “刚刚那连茗儿是谁?”半响,凤语汐问出了这一句话。但她心里对秋枫的赞赏又多了几分。

  “她是连将军之女,也是因为前几天陛下突然下了一道圣旨,为两人指婚,所以赵烨才跑到我这来。这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你不知道?”秋枫发现他更好奇了,这凤语汐到底是谁?这仰光帝国传的人尽皆知,她为何不知道?

  “嗯,我的确不知道。”凤语汐垂着眸子望向桌面,“唉,秋枫,你知道,我的家已没有了,所以我的目的,很简单。”凤语汐不想隐瞒什么,她只知道,他值得信任。从他的一举一动便可看出,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可就这么被埋没了。碰到了凤语汐,就不可能就这么被埋没。

  “报仇?”秋枫惊讶的说道,这是一个小孩子吗?简直有了大人的思想,应该说比大人更成熟。真不知道她经历了了什么。

  凤语汐点点头。眼中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落寞。

  “那你准备做什么。”秋枫皱着眉头,多了一点同情,闷闷的说道。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八)2_3000字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