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七)2_3000字

琴医帝妃(七)2_3000字

2014-04-23

  

  “那时,其实我只有两级的实力,如果在谷里继续下去,或许也能有很大可能让实力快速增长,但那时的我,把一切都花费在医学和其他方面,对修炼也只是马虎的心态,所以从小修炼的我,也才两级。但那时的我,不愿就这么憋屈的修炼,然后报仇。”

  云凌夜握紧了拳头,有些轻颤。

  “师父知道了,对我说,去留随意。他可能知道再怎么限制也限制不住我,于是把一切丢给了我,让我做选择。年少轻狂,所以我才选择出谷。然而出谷后,我发现了人性的太多丑恶。那时只有十岁的我,过的生活可以说是无法形容,一个人,抓住了我,那时,我还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我被他表面所迷惑,认了他当养父。”

  “你知道么,那时我很绝望,因为他养我的原因,是需要我的血。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但还是给了他。可是,人性也暴露出来,他对我给的血,越来越不满足,直到有一天,他把我绑在椅子上,让我看着他从我的手臂割下一道长长的伤痕,我才知道,原来人都是这样的,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回来。”

  “看着他那样鞭打我,骂我,我想撕碎了他。但那时,我只能任人宰割,因为我的守护神兽夜还在沉睡。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每天他不开心就会来打我骂我,直接取我的血。但是,一个月后,他的日子到头了。夜醒了,它很气愤,救下我之后,本想要去杀了他,我制止了,因为我要他生不如死,看着我笑着把他一点点杀掉。”

  云凌夜抚摸着从他戒指中跑出来的一条大蛇,夜也用头轻顶着云凌夜的下巴,似乎在安慰,凤语汐看出,这是一条毒蛇,好像也是神兽的一种,只有五级。但它和云凌夜之间的感情,谁都可以看出来。

  “我善用毒,开始只是被那个人迷惑了,所以才让他得逞,但是,我伤好了之后,我要让他在毒虫堆里度过。他求饶,但我为什么要听呢?他是我第一个杀的人。但是我没有不杀他的理由。然后,在慢慢碰钉子以后,我慢慢成长。去杀我的仇人,可那群老不死的也很厉害,在这种世道,单纯善良只能死无葬身之地,我被追杀了很久,但是他们也终于被我毒死。那个所谓的父皇,害怕我,想要把皇位传我,但我只想报仇,仅此而已。”

  “我回来了,经历了世间的冷暖,我也成长了,本是想和师父开个玩笑,因为我明白他的心情,但是可惜,他就去世了。”云凌夜眼中情绪很容易便被凤语汐捕捉到。虽然谈不上敬,但那也看出,他对这个师父还是很怀念的。

  “对了,一个月前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她是谁啊?”云凌夜摸着夜那冰凉的鳞片,笑着问她,好像对一切都不在意。

  “谁?”凤语汐突然被问到,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就是一个月前从谷里走出来的女子啊。她是谁?”

  “哦,那个呀。”凤语汐笑了,平凡的面貌,不平凡的气质,无法不让人陶醉。

  “她应该说是师父喜欢的女子,柳清絮。”毕竟凤语汐还是不是特别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这样说准没错。

  “不是吧。”云凌夜一脸惊讶,“那老头想老牛啃嫩草?”

  “不是,按照他们说的,应该只是清姨不知怎么沉睡,师父为了救她荒废了这么多年,只为了找株草药。嗯,你娘好像给的就是他想要的那株,要不然你以为他会这么好,早就把你不知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哦。那她如果真的喜欢师父,为什么要出谷呢?”云凌夜疑惑的问。

  “就是因为她不喜欢师父啊,连她都不知道师父叫什么,况且师父已死,她不出去干嘛?”

  “这样啊,他也厉害,在谷里呆了大概九年,都不知道有这样一号人。”云凌夜笑着,那样的玩世不恭。

  “喂,小师妹。好像我还不知道你的来历吧,你又叫什么?”

  “我?”或许是同病相怜,凤语汐带着淡淡的笑意,“其实我能活下来,或许和你有些关系。”在她心里,到现在还以为药老是为了柳清絮才收她为徒。

  “我跟你以前认识?”云凌夜看着凤语汐。

  “不。”凤语汐摇着头,“但是,和你娘的那颗种子也有关系。”

  “那你可以和我说说吗?”云凌夜也想听听凤语汐的故事,毕竟,能弹出那样凄凉曲子的九岁女孩,如何又能平凡?

  凤语汐点点头:“我叫凤语汐。”

  “凤?你姓凤?和凤天帝国有什么关系?”云凌夜想到了这个可能,声音中不掩讶异。

  “如果说,有关系的话,那也是仇人。”凤语汐平静的说着,毫无波澜。凤这个姓,的确很少见,凤语汐也知道云凌夜能猜到。

  “仇人?你别告诉我,你是哪个失踪太子的孩子吧?”云凌夜失笑,但时间依旧吻合,倒有这个可能。再说他虽四年前出谷,到底也从别人口中听到一些事,不过明眼人都看出,是那皇帝不满太子风头过高,所以暗地杀死。但真的杀死倒也是众说纷纭。

  “其实当年爹爹没死,和娘亲逃了出去过自己的生活。只是他们也没有多少怪这些人的意思,但是现在,既然他们走了,而且现在他们已经去了,那我就要把账算得清清楚楚。你说我狠也好,还是小心眼也好,我不允许别人欺负和我有关的人。”

  “其实,你不嫌弃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我的手里,沾了足够多的鲜血。”云凌夜似叹气的说道,心莫名的一疼。

  “不管你是谁,或者是外面人人喊打,但是,成为了我的朋友,别人就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资本,你是我的朋友,即使为你,负了天下,我也愿意,原因无他,我们是朋友。”凤语汐淡淡的承诺,在她眼里,分为三种人,亲人,仇人,无关的人,成为她的仇人很容易,但想成为她的亲人,谁都知道这是多么的困难。只是,云凌夜身上,有一种和她同病相怜,所以他们成为了朋友,只要认定,便无改之。

  云凌夜看着她,眼中似乎有了坚定,夜早已被他收起来了。他轻轻搂过凤语汐,就这么单纯的抱着,没有说话。

  凤语汐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感觉脸上有温热的水珠慢慢划过。她没有推开他。

  她可以想象,在云凌夜受折磨的时候,他没有哭,为了自己的一句话,就这么落泪了。

  虽然云凌夜可能是王室的人,但他会哭。其实王室不一定都不会流泪,最初的时候,没有眼泪的人以王室居多,所以慢慢的,才有了王室不会流泪的传闻。只是如果出生一年,还不会流泪,那样才会真正的没有眼泪。

  很显然,云凌夜是会流泪的,但是他并不是能轻易流泪的。

  许久,云凌夜搂着凤语汐的手开始松动,他松开了凤语汐,抬手轻轻拭去眼泪,执意的转过头,不想让凤语汐看到他柔弱的一面。

  凤语汐也没有出声,一脸笑意,看着云凌夜,但眼里都是认可,这一刻,他们成了朋友。永远不会悔改。

  “好,小师妹,认定了你的话,以后我保护着你,想要伤害你,也先要问问我。”云凌夜大笑出声,他的声音还带着点沙哑。在这静谧的月夜,显得多么坚定有力。

  “好了,师兄,你这样都能哭,我还真佩服你。”凤语汐调笑。

  “嗯,为了你不泄露我哭了的消息,要不你就当我的妻子吧。这样我比较安心。”云凌夜左手刚想拍上凤语汐的肩,但凤语汐又何其灵敏,一个闪身就躲开了,只是可惜,树枝断了。

  “哎呦!都怪你!”凤语汐拍了拍身上染的草屑,可惜怎么拍也拍不完,青色的草汁染在蓝衣上,在月光下,多么美丽。

  “这个对不起啦,师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云凌夜一脸苦恼。

  凤语汐看着坐在草地上一身狼狈的云凌夜,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师妹,你笑起来好好看啊,要不你就当我妻子算了,跟着我你也不吃亏啊。”云凌夜痴迷的看着凤语汐,这时的凤语汐是大笑,脸上带着儿童特有的天真,还有高雅的气质。

  “白痴!我怎么可能嘛。行行,是我配不上你好了,你看我长得是多么平凡,哪像你。再说,现在我们才几岁啊。”凤语汐明显是在开玩笑,也不禁感叹现在这些孩子都太早熟了吧?

  “那我就只喜欢长相平凡的,可以吗?我看的那些长得漂亮的,都是蛇蝎心肠,哪有一个好的啊,妻子平凡些好,省得他人窥视,我可不想天天提防着别人,所以,你还是最好的。”云凌夜也毫不在意,他只知道,和她在一起,他很开心,她也很开心。

  “真的,你是非平凡女孩不娶?长得漂亮的你真不要?”凤语汐笑问云凌夜。

  “当然,我说话算数,非平凡女孩不娶,那些漂亮的太麻烦了。”云凌夜丝毫没有被人坑了的感觉,依旧拍着胸膛,誓言坦坦。

  “好!有志气!”

  “这么说,你答应了?”云凌夜眼睛贼亮的,完全只是一个顽皮少年形象。

  凤语汐摇了摇头,丝毫没有一点愧疚,不对,她干嘛要愧疚?明明是别人说的!

  “啊?小师妹呀,为什么?”云凌夜像吃了一个超级苦的苦瓜一般,眉头皱得紧紧的。

  “这个嘛,嘻嘻,你等一下。”凤语汐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她倒很想看看,知道了一切,他会是什么表情。连带着凤语汐的脚步都有些加快。

  “你……”云凌夜呆呆的望着凤语汐,忽然感觉,他被坑的好惨……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此时的凤语汐,伪装已去,露出那绝美的小脸,浓密的眼睫毛下,一双动人的大眼睛,含笑望着云凌夜,世上无双的脸蛋,不对,好像只有她和和她那所谓的哥哥才有这样倾世面庞,又不对,还有莫箫绝那样呢。九岁女孩,正是天真活泼的时候,但最吸引人的,是那高贵优雅,不容侵犯的气质,还带着九岁的稚嫩天真。

  这一刻,天地间,云凌夜的眼中,似乎只看到了凤语汐,世上其他的东西,都被凤语汐的光芒所掩盖,连皎洁的月光,都只能沦为凤语汐的陪衬。

  云凌夜眨了眨眼,还是这样,他不甘心,用手用力揉了揉眼,眼前依然是动人的身影。

  一切一定是梦!

  云凌夜狠狠地咬了下舌头,吃痛的喊了出来。

  “这不公平嘛!这世上还有这样漂亮的人!不行!我一定要把你抢到手!先下手为强才是最好的!”云凌夜虽是这么说的,刚想上前一步,可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什么嘛!小师妹!你刚刚竟敢骗我!骗我发出誓言!师妹,你是不是太狠了吧?万一我说了非你不娶呢?”

  云凌夜的声音里带着点恼怒,更多的似无奈。

  “师兄,我又没有逼你发誓,这个天地为证哦。”凤语汐笑开了花,越发动人。

  “我能不能哭啊。”云凌夜苦着一张俊脸。

  “随意。”凤语汐还是穿着那染了青草汁的蓝裙,拍了拍云凌夜。

  “师妹,你还是太狠了一些。”云凌夜非常无奈,无奈到他想一头撞死。

  “不过发誓都发誓了,悔也没有什么用,既然不娶你,那我也要保护你一辈子,这是我的誓言。”

  他想保护她一辈子,因为凤语汐她那笑容,真的很美。并不是因为她的外貌,而是他从那笑容中,看到了真诚,看到了接受,也看到了与他相似的那抹悲凉。

  明明她只是一个小女孩,这种表情,让他感到心疼。

  “而且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云凌夜若有所思。

  “什么道理?”凤语汐看着云凌夜那样,好奇地问道。本来她还以为云凌夜会来个死不认账,那样就更有趣了。但云凌夜并没有,他是一个重情义,重誓言的人。凤语汐也庆幸交了这样一个好友,毕竟这样的人不多见。

  云凌夜望着凤语汐,认真的说道:“那就是,做人不能不只看表面,否则被卖了,还要帮她数钱。”

  凤语汐:“……”

  “臭小子!你敢把我说成这样!我是那种人么?看我怎么教训你!”凤语汐挽起袖子,似乎真的想去教训云凌夜。此时的凤语汐完全颠覆了之前高贵优雅的美感,多了一股调皮可爱。

  “小师妹,我可比你大多了,不能叫我臭小子,你要喊我师兄!别、别……师妹手下留情啊!”

  月光下,两个人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这一夜,两颗孤独的心慢慢的靠近……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七)2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