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六)4_3000字

琴医帝妃(六)4_3000字

2014-04-23

  仿佛眨眼般,一年之后的春天到来。

  凤语汐九岁了。

  可凤语汐得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师父!”药老房间内,凤语汐跪坐在床边,看着气息微弱的药老。

  “师父,这么会这样?你……”凤语汐脸上满是焦急。她查了好几次,却怎么也看不出药老到底是什么病。

  凤语汐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然后,她就把所有对着人体有用的丹药一股脑向药老嘴里塞去!

  “咳咳……”就在丹药快到嘴边时,药老传来微弱的咳嗽。

  凤语汐疑惑地停下手中动作,这也太巧了吧?不管了!反正师父都醒了!

  “师父!告诉我,你是什么病?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凤语汐精致绝美的脸上,焦急毫不做假。

  看着凤语汐,药老忽然有一种他错了的感觉,不管了,做都做了……

  “语汐,别浪费丹药了,我,咳咳……我可能熬不过去了……”药老面无血色,微弱地说道。

  “师父,师娘快醒了,你总要熬到见到师娘的那一刻吧?”凤语汐担心的说道。

  就是因为她要醒了,我才走……

  “等等……”药老沙哑的声音传来。

  不过凤语汐可没有心思听,退了几步,拿出了玄水琴。

  不过琴因心而变,这时的凤语汐心中满是焦急,又有什么心情?所以弹出来的琴声暗藏杀机。

  这些年,其实凤语汐一直没有停下对琴医结合的研究,她的琴声,能医人心,病情不大,或许弹一首曲子,再吃点药什么的,就能痊愈。所以,她的琴声能勾起人的求生欲望。

  只是现在弹的这首曲子……

  “咳咳……”药老的咳嗽声更大了。他虚弱的抬抬眼皮,这根本不是在救他,就算他不会死或许也会被弹死……

  “师父……”凤语汐满是慌乱,“为什么我弹不出那时的曲意?”

  “语汐,琴由心生,心要平静……”药老似乎随时都要晕过去。

  “语汐……按照那本书的方法,救醒你师娘,别告诉她我是一个老头,我希望……我还是在她心里那完美的那个人。告诉她……尹智风在外面等她……还有如果你师兄回来了……不要为难他,让他在这里生活吧……终究还是我欠了他……对了!”想要闭眼,药老似乎还想到什么,“语汐……为我建座墓……不过别把我埋在那里,为我另找一处地方……”

  唉!他可记得,那混小子走时还说说如果他死了还要刨了他的坟……这太可怕了,他可不想真被刨了……

  凤语汐吸了吸鼻子,平静了心神,又弹奏了一曲。

  这一曲悦耳动听,勾起了人的最大求生欲望。

  可药老却欲哭无泪,他本来就只求一死,可现在听着听着,还真有点舍不得死了。不行,让我去死吧……

  于是,一个古朴典雅的房间内,一个绝色女孩闭着双眼,双手在古琴上不停的翻飞,其琴声悦耳动听,让人难以忘却,床上,一个老头脸色苍白,没有了呼吸。

  一曲终了,凤语汐缓缓睁开眼,看着床上雪白的身影,想哭,可是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这样一个时时刻刻想整她的老头,反而被她整的老头,死了……

  “师父,你放心,我会的。”

  几天后,药老下葬,凤语汐用藏宝库里的翡翠玉为他建了一座碑,反正藏宝库里,东西不用说,多得要命而都是顶级的,师娘喜欢青绿色,所以她就用翡翠为他建了一座碑。不过药老可不在这里面,依他的要求,凤语汐把他葬在林里。

  然后,又过了几天。

  凤语汐拿着那朵黑莲磨成的粉,按照书上的要求,配合着各种药材,熬成了一碗药汁。

  端着药,凤语汐走向了水晶室。黑莲根被她小心地收起来了,现在只要她的师娘一醒,便万事大吉了。

  凤语汐看着棺中温柔的女子,小心翼翼地把手中的药放下,这可是药老等了多年才等来的,就这么一碗,绝对不能出差错,否则前功尽弃。

  扶起柳清絮,凤语汐有些奇怪,这柳清絮的体温和常人无异,可她也昏睡了这么多年,这一点从药老的外貌便可看出,要不然药老怎么可能这么老?

  如果药老在,肯定会大喊冤枉,他只是为了不让别的女子喜欢上,才这样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老去?

  不过他这外貌倒也符合这年龄……

  一点点喂着柳清絮,看着药一点点被灌进去。凤语汐有种松气的感觉。

  之后,凤语汐便在一旁等着柳清絮的反应,准确来说,是在一边神游太虚,思绪不知飘到那里去了。

  看着柳清絮,凤语汐马上想到了自己的娘亲,她和这棺中女子一般温柔,却为了他们的爱情,为了她,被轩辕幻追杀。然后,死亡。

  又不知怎么的,想到了莫箫绝。他那惊艳的身姿,谪仙的面庞出现在凤语汐脑海里,久久无法散去,还有的是他的清香,是那么好闻。凤语汐慢慢回味,忽然被自己吓了一跳,自己怎么想到他?凤语汐自嘲的笑笑,他根本不是谁都能配的上的,他那般的人,如何看得上比他还要长的差的人?

  再说,自己对他也没有什么意思。

  想着,她又想到,谷中的三兽。净月被药老卖了,所以没有在谷里。而那两只她的守护神兽,现在都已到了八级,可以说都很难敌了。只是以后的修炼,只会越来越慢,越来越难。但是,称为帝级兽,修炼速度岂能是外界的神兽可以相提的?凤语汐也开始冲击五级初阶,或许不久,她就能到了五级初阶。

  其实如果不是一年前,凤语汐发现了身体强度的重要性,现在就已经在冲击六级了,但她执意要练身体强度,所以也就这样了。这一年中,完全都是在练身体强度,不过她也够变态了,一年之内,就能把身体硬度练到四级!

  不过一旦冲击到了五级初阶,就能像以前一样的速度修炼。

  她已经够变态了,虽然不如莫箫绝,但这第二变态的位子,绝对没人和她抢。她才七岁不到一半,便到了四级高阶,这可是别的天才都要十多岁才能达到呢!至于莫箫绝,早就被她忽略了,那家伙,根本称不上是人……

  察觉到柳清絮传来呼吸,凤语汐连忙回过神来,观察着柳清絮的变化。她也想知道,黑莲到底有什么妙用。

  柳清絮现在就像处在一片黑暗之中,当她被这暖暖的黑色流过心间时,她发现,自己受的伤已完全好了。

  这是哪?她明明为他挡了剑,必死无疑,连她也这么认为。可是,自己还有思想,难道,她没死?

  力量源源不断地从身体内冒出,她不禁疑惑,看着自己的双手。

  怎么会这样?她为了提升实力,服用了许多丹药,许多还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可这力量远远超过自己原来的力量,直至……超越神级……

  不行!柳清絮忙忙提起自己的念力,隐藏了这慢慢发出的力量。她虽然不知道,这力量哪来的,但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有实力,有时不是一个好事。一不小心,便会招来强者围攻。

  “师娘,师娘……”凤语汐蹲下,靠在冰棺上,轻轻喊道。

  柳清絮听到的是这样的喊声,是谁在喊?莫非喊的是她?什么跟什么的师娘?

  努力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如千斤重,怎么怎这也睁不开,柳清絮急了,使出全身力气,睁开眼睛。

  “师——”凤语汐的声音戛然而止,扑闪的大眼睛望着柳清絮。

  柳清絮睁开眼,便看到了望着她,大约七岁的女孩,背景还是水波粼粼的湖面,和嬉戏的小鱼,透过湖面,还是蓝天白云。

  脑袋有些痛,柳清絮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抬起手揉了揉头发,这才发现自己处在一口冰棺内,她茫然的坐了起来,看着四周光滑的碧水晶,清晰地照出她的身影。然后,她的目光锁定凤语汐。

  “呵呵。”凤语汐干干的笑了,任谁看见了躺在棺材里的人醒来,还盯着自己看,都会不自然吧,“这个,师娘,我——”

  “师娘?你师父是谁?”柳清絮柔柔的声音响起。她很疑惑,莫非是谁趁她昏睡把她给抢来了吧?刚醒来如果不是看到自己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衣服,估计她会认为她借尸还魂了。只是,他呢?

  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柳清絮不禁失望了,如果真的是那个人,那么他一定会守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他却不在。

  可是自己现在在哪呢?她的记忆还定格在死亡那一刻,之后发生了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这个小女孩喊他师娘,可是周围却没有他的影子,难不成是以前的朋友?可是也不能喊她师娘啊!

  “我师父——”凤语汐歪着头想了想,可是连她都不知道师父叫什么,说起来还真有点搞笑,和她的师父在一起两三年,她和师父见面次数还真的不多,而且,她还真的连他叫什么名字都还不知道!还从未问过。

  “师娘,我师父说,她不想让你知道他的名字,所以,还是别问了吧,她希望在你心里,他还是个完美的他,不想在你心里留下瑕疵。”凤语汐想来想去,这个回答还是最合适的,反正她也不知道药老的名字,这样说也只是把药老临终前的话转述出来,也不算骗了她,“师父在几天前,去世了。”凤语汐说到这,明显有些失落。

  柳清絮本对师娘这个称呼大为不满,但听了凤语汐的话后,柳清絮也有丝对凤语汐口中师父的感激和愧疚,在她心里,这个师父,肯定是当年喜欢她的人,只是自己心有所属,但这个人是真心爱着她的,为她付出,她可清楚的明白,当年她一定会死,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她又活过来了。

  在她心里,即使做不成夫妻,她现在也愿真心待这个朋友。这是可惜,他死了。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不要伤心了,估计他也不希望你伤心吧,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应该活出自己的快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是无忧无虑的玩耍?”柳清絮柔美的声音仿佛有着魔力,让凤语汐感到温暖。

  让凤语汐本有些难受,却哭不出来的感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而是那一份依恋。

  这种感觉,真的很像她的娘……

  凤语汐微闭了眸子,脸上浮起了一丝满足,现在的她,很安心。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柳清絮。”丝毫没有长辈完备之分,柳清絮像是对一个与她平等的人一般,友好的说着。

  凤语汐清醒了过来,望着眼前离开冰棺的温柔女子,笑着说:“我是凤语汐,师娘,你真的好漂亮啊。”凤语汐发出由衷的赞叹,这种温柔气质,也是她不可能具备的。

  “呵呵。”柳清絮笑了,为她温柔气质,又添了一笔奇异的美感,“还说,我再漂亮,也已经年纪大了,哪像你这样绝美,未到十岁,就有了这样美丽的容颜,估计,以后的各色男儿终要为你倾狂。”虽然说,她死前的年龄才二十多,可是谁又知道她昏睡了多少年呢?她对凤语汐也没有嫉妒,甚至连羡慕也没有,自己就是自己,也不用看着别人怎样,做好自己就足够了。

  她也知道,如果她可以有孩子,也会像她一样可爱,只是做就做了,她也不会后悔。能陪在他的身边,就已经足够,或许他也会恨她吧,因为自己,夺了他的心,却连孩子也不会有。现在,他还是否活着都是个未知数。

  凤语汐眨着大眼睛,看着柳清絮,这种温柔的美感,让她打心里的舒服。

  “对了,师娘,师父临终前还说,好像有个叫尹智风的会在外面等你,尹智风是谁啊?”凤语汐好奇地问。

  “尹智风?”柳清絮寂灭的心开始复燃,抑制着心中激动,有些不知做出什么表情的意味,“他、他在哪?”

  那个混蛋,活在这个世上,却不来找她,这又是什么意思?她知道,她不能给他带来孩子,但是,她毕竟深爱着他啊,自己复活,第一个看到的,却不是他。可是这也好,他活着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师父没说。哎呀,师娘,你还没有告诉我呢,尹智风是谁?”凤语汐开始为自己的师父抱不平,明明都说了,师父爱着师娘,师娘也爱着师父,可为毛师娘这么深情的呼唤一个人的名字?难不成师父是尹智风?别吓死人了哈,她可是亲自给师父送终。

  “他是我丈夫。”柳清絮平静了心神,但也掩饰不住激动。

  啊?凤语汐睁大眼睛,这是什毛?丈夫?如果不是凤语汐心脏够强,估计也会晕了过去。丈夫……师父,难道你强抢人妻?

  凤语汐翻了翻白眼,想象力丰富的她,做出了一个假设。她认为药老所讲述的完全是瞎编的,或许讲的是师娘和尹智风的故事,而师父暗恋师娘,可师娘又成了别人的妻子,所以,在柳清絮死后,尹智风走后,他就想尽一切办法复活师娘,可不幸的是,他死了。

  ……药老在这,绝对会吐血而亡……

  “哦,原来师娘你有丈夫啦。”凤语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也不能说不赞同药老的做法,爱一个人并没有错,再说师父死都死了,她也知道这样的结局才是最好的,也是药老最想看到的。

  “嗯,语汐,虽然我不喜欢你师父,但是他最少也是我的朋友。”柳清絮对这个神秘的师父,还是有愧疚的。

  “清姨,你是要现在出谷么?”知道柳清絮有丈夫,凤语汐换了种称呼。

  “嗯,我想现在出谷。”柳清絮充满复杂的情绪,但还是想要立刻见着他,虽然在她记忆中,才是昨天见过,可是自己昏睡多久都不知道,他又等了多久呢?

  而且自己的力量,似乎已不是神级。

  “哦,好吧,那现在就跟我出去吧。”凤语汐起身向外走去。柳清絮的步伐有些紊乱,似乎已不是自己的了,但她没有停下,跌跌撞撞地跟着凤语汐。凤语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扶着柳清絮。

  与凤语汐辞别,也是在第二天上午,因为柳清絮才刚刚醒来,身体上有许多不便之处,甚至走路都有些难走,休养了将近一天,才有些好转,至少动作也不再那么不自然。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六)4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