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二)3_3000字

琴医帝妃(二)3_3000字

2014-04-23

  想到这个可能,凤语汐抱起《龙凤逆踪》,走到玄水琴的面前,便按照上述所说,修炼起来。

  不一会儿,念力所发出的气息遍布这古色古香的房间。

  ……

  龙皇帝国,祭幻山的祭司府内。

  轩辕幻走进冰域,遥遥便望见冰床上的一对人影。

  “唉……”轩辕幻走到冰床边,低头凝视着凤浩云和龙梦月。

  凤浩云和龙梦月依旧静静躺在那里,一切保存在一年前的模样,而他们的手,就一直没有松开过,在那片森林,轩辕幻的弟子尝试分开,可不论使多少念力,依旧分不开。这便是真爱的力量吧。

  “月儿,为什么你还不醒呢?一年了,你还没有醒,知道吗?那狗皇帝真的认为你死了,可我知道,你没有死,可你为什么不醒呢?如果你醒了,我发誓,不再把你限制,我告诉你的身世是什么。”

  “如果不是皇族才有那东西,我不会把你送入那里去,我知道,那狗皇帝是看中了你小时候的相貌,他还想骗我一个承诺,可为你,我不得不答应啊。”

  “我很后悔,如果怀你时,情绪太大波动,生下的你,也不会那般。为了救你,我答应那狗皇帝的要求,把你送入皇族,自己也成为这个国家的祭司。这样,他才肯救你啊。”

  “你知道吗?为了让你进皇族,他杀了自己的女儿,让你替补,只因为他女儿的相貌普通,没用,所以杀了!这狗东西,不配活在这世上!我杀了他,是的,他不配活在这世上!”

  “知道皇族为什么没有泪吗?因为自古帝王无情!可我不同,我是那狗皇帝的表姐,我从没把他当表弟,但好歹他是个人,可他把你当人了吗?轻易利用,没有把你当做一个人!”

  “我杀了他,是的,这天变了,我力排众议,支持这个国家最没势力的皇子继位,因为在皇子中,只有他让我看得顺眼,只有他有过情,他是这么多人中唯一帮助过你和凤浩云的人。以他的聪明,没有势力,绝对有这个实力。”

  轩辕幻目光渐渐移向两人牵着的手,眉间也有些欣慰。

  “月儿,知道为什么一年前我毫无保留地发出自己的气息吗?因为我希望你能和他们逃走,知难而退,可你太傻了,以为我肯定会杀你。”

  轩辕幻摇了摇头。

  “我反对你和凤浩云在一起,是因为我怕你再走我的老路,走上这条情殇啊。你的眼光不错,凤浩云的确值得你去爱,只为他肯为你站在我面前,我就会答应你的那份情。可你那么绝,如果知道我们的关系,会不会不这么绝呢?我掌握分寸,打伤了你们,因为当时有人在场啊。封印,沉睡,也不愿分开。我小看了你们的情。”

  “追小语汐,是因为我要保护她啊,可那小家伙竟有这胆识,我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非池中物啊,可惜了,唉。”

  想到决绝跳下的那抹淡蓝身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人。”轩辕幻静静凝视两人,许久,喊了一声。

  不大会,便有一个弟子端着装有两碗药汁的托盘而来。

  轩辕幻端着其中一碗药汁,药汁上还泛着金光。

  “把东西放下,你出去吧。”轩辕幻吩咐。

  弟子行了个礼,悄悄退下。

  “月儿,如果这东西还让你醒不了,也没能让你醒的东西了,现在的陛下为了感谢我,拿出了这国宝花,当初我可是把你送入皇族,还答应了无数条件,才得到的,现在这么容易,早知道,就早点杀那狗皇帝了。”

  自嘲的笑笑,小心翼翼的喂起龙梦月。待碗见底,才拿起另一碗药汁,看看凤浩云。

  “看在你是我准女婿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喂你了。”

  喂完药汁,接下来,就是等待了。这药效发挥,需要一个时辰。

  一等,便是两个时辰,轩辕幻还未察觉有什么变化。

  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也满是坚决:“唉,月儿,这花救不了你,所有东西都救不了你,但还有能人异士,只要我活着,我会想办法救你的。”不舍地望了望绝美的脸庞,转身出去。

  身后,两人身上泛起点点金光,很淡、很淡。

  忽然察觉身后有什么动静,轩辕幻怔住,接下来便是狂喜。难道……难道有效?

  快速转头,也发现了两人刚刚起的变化。压制住心头的欣喜,在一旁不安的等待。

  渐渐,金光越来越刺眼,慢慢转换为白色,所涉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广。

  “大祭司!大祭司!发生什么了!”屋外传来弟子焦急的声音,因为轩辕幻吩咐,没有命令,不许涉足这座屋子。

  “快!结阵!封住这气息!”轩辕幻也喊道,同时在这个院落设下结界,隐隐有些欣喜。如果没看错,这是突破至神级的预兆,要知道,这两人也才二十多岁啊。而且,被誉为一国天才的两人,至今才七级念力。连破三级,怎不让人欣喜?

  同时,她也看出,这不是药的缘故,而是沉睡。二十多岁的神级高手,还是两人,传出去,多轰动啊。所以,她才下令封住气息,也不怕有人外泄这消息,留在这里的人,必是可信之人。

  不知过了多久,白光才渐渐淡去,床上的两人有了些动静。轩辕幻压制住狂跳的心。快速吩咐弟子离去,同时,她的结界还没撤去,刚突破之人,一般不知道掩饰自己的气息。

  两人慢慢转醒,茫然地看着眼前,身上没有一丝念力波动。

  “浩!”

  “月儿!”

  声音中掩饰不住的,依旧是惊喜。

  两人起身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轩辕幻在一旁。

  “师傅!”龙梦月惊叫道,护住凤浩云,心跳还是紧张的跳动。看着轩辕幻皱着的眉头,“师傅,可不可以放了我们。”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丝丝绝望。

  龙梦月当然想不到,轩辕幻皱眉的原因,她皱眉,是因为感受不到一丝念力波动,是奇怪,不是突破了吗?

  看着轩辕幻依旧在那沉思,凤浩云握了握龙梦月的手,不动声色地把龙梦月转为护到身后,试探的声音响起,“前辈?”

  轩辕幻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听到这声音,不禁回到现实,调笑地说道:“喂,小子,该喊岳母了,给你喂了一年的药,不必这么生疏吧?”

  凤浩云呆住,龙梦月更是一副遭雷劈的样子。这……是她的师傅?在众人面前高高在上、冰冷的师傅?还有……岳母?

  “呵呵……”看到两人模样,轩辕幻更是开心,念力嘛,没了大不了她护着他们,仇家再多,也要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本。

  “师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梦月看了看还在笑的轩辕幻,弱弱的说道。

  “月儿,是时候告诉你的身世了,那皇帝醒了,也不需要隐瞒。你,是我轩辕幻的女儿。”

  接着,轩辕幻说出整个事实。丝毫没有在意两人已经呆滞的表情。

  “……这个、师傅,不不……娘,你真是我娘?”咽了咽口水,龙梦月不确定的说道。从小,她便在训练中长大,在外人看来她最得宠,可事实呢?

  轩辕幻点点头,一副有问必答的表情。

  沉默许久,似乎在消化掉这个消息。

  “哼!这狗皇帝!应该拖出来鞭尸!为了利益?他妈的为了利益!”凤浩云的眸子仿佛要喷出火,咬牙切齿的说道。

  “……”龙梦月惊讶地看着凤浩云,这可是她第一次看到凤浩云发火骂人,彪悍!

  心里不禁暖了暖,安慰道,“浩,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相认呢,再说人都死了,我们不应该找他,而是找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鞭尸有什么意思?当然,这可不包括娘。”龙梦月的邪恶细胞猛增,似乎在想怎么折磨那些人。嘴角泛起邪恶的光芒。凤浩云亦是点点头。

  轩辕幻看着龙梦月,眼神恍惚,似乎又想起了那个人。摇了摇头,道:“找?怎么找?你们可是一丝念力都没有,随随便便一个两级念力的人,便可以把你们杀个透彻。”

  “啊?”两人试探试探自己的身体,的确,没有一丝念力,不禁苦恼。

  “月,那些人,要我们动手吗?借刀杀人,不是更好?”凤浩云的邪恶细胞在龙梦月影响下,变本加厉。

  “哦?既然你们有想法,那——你们自己报仇吧。”轩辕幻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两人,“你们不好奇,为什么从七级突破到神级?为什么却没有一丝念力?”

  “岳母大人,汐儿呢?”凤浩云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一阵沉默过后,轩辕幻在两人有些疑惑的目光下开口:“她在你们昏迷后,跳下深渊……”

  “是不是我们昏迷不久?”龙梦月急促开口,凤浩云跟着点点头。

  轩辕幻点点头,也有些怀疑为什么这两人不是她想象中的伤心?

  “哦……”两人松了口气。

  “难道,汐儿没死?”轩辕幻惊叫道。

  “是啊,这就是我们昏迷的原因,因为那滴泪和《龙凤逆踪》,汐儿绝不会致死。我们身上的全部念力在那滴泪上,同有的,还有我们的神识,我们的那抹神识见过了她,况且,我们那滴泪,会在关键时刻以十倍的力量爆发,所以我们才确定她没死。”

  “那你们还能不能修炼?”轩辕幻也开心,但又想到这个问题。

  “能是能,可以修炼,但念力只能保存一天,接下来,便会被那泪滴吸收,自身再次没有一丝念力。”凤浩云说,“不过也好,这样也能保护汐儿了。”

  “这么说,你不打算接汐儿过来了?”龙梦月说道。

  “是啊。”凤浩云点点头。轩辕幻亦是说:“这样也不错。”

  “为什么?”龙梦月不解的问,一家人团圆不是很好吗?

  “唉,小笨蛋。历练,懂吗?历练。在我们保护下,她永远不可能长大。再说,以她的性格,绝对会来找岳母报仇,只是顾及到我们希望她安全活下去的愿望,她会在有这个实力的时候来报仇。”

  “可是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龙梦月抓了抓头发,快要抓狂。

  “月儿,你现在多少岁?”轩辕幻明知故问。

  “二十五,不对,沉睡了一年,二十六了。”

  “那汐儿呢?”

  “才六岁。”

  “你们突破,二十六岁。她的资质呢?比你们怎样?”

  “这个……”想了想,忽然抖了抖,“她、她至少是我们三倍的资质。”

  “那还担心什么?最多十几年,就可以和她在一起,况且,我想看看,这外孙女有多逆天。”

  “……”龙梦月幽怨的看着自己母亲,十几年!不多?亏她说得出口!

  “月儿,我们对面不相认,也二十五年了……”轩辕幻垂下了眸子。

  龙梦月见状,也慌了起来:“是是,汐儿历练,也挺好的,今后,我和浩会陪在你的身边。”

  “好,是你说的,不许偷偷去找她,要陪在我身边!”轩辕幻忽然笑了。让龙梦月一愣一愣的。知道被自个母亲坑了,无奈的笑了笑。

  凤浩云看着眼前,不经有些欣慰,是的,自己那卑微的母亲死后,自己就再也没有家人了,那个所谓的父皇,把自己当做给他自己立威的工具,太子?呵呵,凤浩云自嘲的笑笑,只要他的势力比皇帝高,自己便是死路一条。

  而现在,家人就在眼前,多好。

  “岳母,以后多给熙澈制造一些麻烦,他也需要历练历练了。”

  “浩云,也别见外了,以后也和月儿叫我娘吧。”轩辕幻微笑,紧接着问道,“熙澈是谁?”

  “他?”凤浩云有些感激地看着轩辕幻,这就是家人的滋味吧,“……娘。他是你的另一个外孙,不过,可要记得多给他制造一些麻烦,否则我心里不平衡。”对啊,小汐儿所要经历的苦,可比这家伙多多了。

  “嗯。”轩辕幻先是感到诧异,接着笑着点头。

  ……

  另一个地点,悠扬山庄内,病刚刚好转的小熙澈,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颤,又晕了过去。

  “快!快!少爷又晕了!”庄内小厮不住的大喊,又急急忙忙去劫刚刚走的大夫。

  “唉!这孩子!病好了多久!怎么又晕了?”莫悠不住的叹息。

  风漫扬拍了拍妻子的肩:“担心什么,这小家伙这一年哪次不是痛十几天,好几天?好在只是轻微的感到疼痛,也不会死,这次准是提前发作了呗,不会有事。”

  莫悠颇为头疼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因为自己把关心都给了这个孩子和他们那刚出生的女儿,他……这是不满吧?

  ……

  “娘。”龙梦月喊道,“我想知道,我姓什么?”的确,到现在,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姓什么,这着实有些怪怪的感觉。

  “你……”轩辕幻顿了一顿,垂下眼眸,最后还是说道,“你姓秦,秦梦月。”

  看出了娘的明显有些心情低落,秦梦月还是乖巧地点点头,没有追问。

  “还有,娘有个问题。”轩辕幻看着眼前自己的女儿女婿,发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你们可以突破至神级,还没有瓶颈?这可不是那碗药的问题。”

  凤浩云微笑:“的确不是那碗药的问题,那碗药,只能让我们醒来,这个原因,还是那滴泪。”

  “啊?”轩辕幻惊道。那如果自己也流些泪,是不是也会这样啊?突破到高阶?要知道,她可是在神级中阶突破到高阶的瓶颈徘徊十年。而低阶到中阶的那个瓶颈,她可是徘徊了十六年,很可能不会再有突破。

  “或许,是因为爱吧……”凤浩云搂着妻子,满足的说道。因为有爱,才有这滴泪。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二)3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