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十一)_3000字

琴医帝妃(十一)_3000字

2014-04-23

  

  可现在,也不得不这么做。

  “什么事?”凤语汐心中一动。到底还是要这个身份掩盖,况且蓝铭涯还是父母的朋友,这忙不得不帮。

  “你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蓝铭涯看着眼前的小人儿,眼里闪着谁也看不懂的光,也闪着,为什么看不懂凤语汐的光。可以说,十岁的女孩一般都很天真童趣,可是也不会轻易答应别人的要求,这女孩给他的感觉,是很不一般,不似一个孩子。

  “我姓凤。”凤语汐勾起笑,“凤语汐。”

  “那你父母在哪?”就算要这孩子帮忙,也要让孩子的父母放心,这种孩子不在身边的感觉,他们现在就深有体会。当然也不会让这孩子的父母着急。

  只是,凤这个姓,很耳熟?!

  “你父母,叫什么?”虽然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蓝铭涯还是叫了出来,声音几分颤抖,心跳加速。

  凤这个姓,并不多见,但是有一家是凤姓,全天下皆知,凤天皇族!但让蓝铭涯最熟悉,便是友人之名!

  凤语汐没有先回答,不知从哪掏出一枚玉佩,递给蓝铭涯,才回答道:“家父凤浩云。”

  蓝铭涯颤抖着手,接过玉佩,仔细地看了又看,眼睛里,几分湿润。十几年了……他真的不是消失在人间!

  花淋柔已从先前蓝羽离离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惊讶的望着蓝铭涯。在她印象里,蓝铭涯只哭过一次,那是十一年前,她才认识蓝铭涯不久,看到他对着一封信落泪,仅那一次。

  哪怕后来经历那么多困难,他也没有落泪。只是很奇怪,十一年前,他们只是在凤天帝国,可不知什么原因,来到仰光帝国,本已小有名气,却来到仰光帝国发展,一步一步从零开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他、他在哪……”蓝铭涯抑制住心中激动,小心地问道。现在,他没有轻视凤语汐的意思,他本身就不是凡品,他的孩子更不容小视!

  十一年前,凤浩云无故失踪,蓝铭涯也找了好久,可是一直毫无音讯,最值得怀疑的,便是凤浩云所在的皇族,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他不愿为凤浩云名义上的父亲卖命。

  他的一切,都是凤浩云给的,可以说,没有他,就根本没有活着的蓝铭涯,从他摆脱孤儿这个身份,跟随凤浩云脚步起,他就誓死效忠凤浩云,只是可惜,十一年前,他失踪了。极少落泪的他,落泪了。

  “他不在了。”凤语汐声音低低的,她没有掩饰那份失落。

  花淋柔看不下去了,轻轻搂过凤语汐,最先一次搂着她,只是把她当成蓝羽离,这一次,她为凤语汐而心疼。

  凤浩云这个名字她不陌生,虽然这凤天太子的名声很大,但也弄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假的。蓝铭涯经常提起,让她也好奇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值得蓝铭涯一直心生敬佩。

  这样友情的分量,与他的爱情保持平衡,这句话,蓝铭涯没有掩饰的向花淋柔说过,花淋柔明白,他爱她多深,就与凤浩云友情多深。

  “碰!”蓝铭涯一拳打在桌子上,神情有些恍惚,他不会念力,可他被凤浩云锻炼成了一个睿智聪明的人,就这份聪明,让他在十一年前就明白,他可能不在了,可这也只是可能!亲口听到,让他那一份小小的希望,破灭……

  虽然这样,他还是明白谁的伤痛最大,毫无疑问,便是他的女儿。

  “如果你希望你的父母开心,就不要这样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一旦保护一个人,便是用一生一世去保护,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让他喜怒哀乐。不过,你真是他的女儿?”

  凤语汐离开花淋柔那让她亲切的怀抱,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我知道。所以我要让他们看到,我生活得很开心。当然,我是他们的女儿。”

  看到蓝铭涯质疑又加深了几分,凤语汐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很疑惑,爹爹的相貌和我的完全不同,那我就告诉你吧,我易了容,至于为什么,请你们就别问了,到了时候,我会告诉你们。”

  爹爹的朋友,便不是外人。她相信她爹爹的交友眼光。

  蓝铭涯几分讶异,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思维,不知为什么,凤语汐给她的感觉,非同一般。这完全不是一个十岁女童所有的明智。

  他苦笑,那个人的女儿,怎么可能一般。

  “好了,语汐。”蓝铭涯扬起笑容,“既然来到我家了,我们就是家人,你可以把我们当成父母,不介意的话,就认我们当干爹和干娘吧。”和他女儿同岁的年纪,却早早失去父母的爱,这不能不让他心疼。

  做过了父母,就会对孩子有一种莫名的亲近。

  父母?父母……

  凤语汐心里一遍遍念着这两个字,在她印象中,已经有五年离开父母了,但那种感觉,真的让她永远忘不了。一个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注定会坚强,可她宁愿不要坚强。

  凤语汐嘴里喃喃:“父母……好吧,可以的话,那你们就是我的爹娘。”这句话的口气很奇怪,就像是说给蓝铭涯和花淋柔听的,仔细听来,却像是在自慰。

  “好孩子。”花淋柔怜悯疼爱的看着凤语汐,似无奈,似叹息。她有些不明白,凤语汐是怎么撑到这么大的,小小的她,失去了父母,又是如何坚强的前行……

  “爹!娘!”凤语汐扬起笑脸,说出了这五年一直不敢大声说出的名称,她的心有些颤抖,那种感觉,似乎心又得到了充实。

  “哈哈,语汐,既然这样,那爹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可以吧?”蓝铭涯见凤语汐放开心思,爽朗的大笑,动手拍了拍凤语汐的肩,“既然你是我的女儿,其实这也算不上请求。”

  “爹爹请说。”凤语汐灿烂的微笑,很容易让别人忘了她经历过的事情。她很开心,毫无疑问。虽然眼前的两人不是她真正的父母,但是,他们却给了她温暖。只要他们是她的亲人一天,她便永远的记住他们,尽自己所力,保护他们。

  “这也是我要羽离回来的原因,陛下下令,每位大臣必须带上自己嫡系子女,进宫测试,年龄不限,未满二十即可,本来我是想拒绝的,可陛下好像对羽萧感兴趣,就下令我必须带上自己的子女。”蓝铭涯叹口气,本来离蓝羽离回家的时间还有一段,可半路仰光皇帝下了这道旨意,这才让他心急火燎地把蓝羽离叫回家。

  虽然半路上,蓝羽离遭人伤害的事让他不可遏止的心痛,但那段事已告了一个段落。不过他揪出的罪魁祸首,不是陈家,倒是有人借陈家之名,去要挟他的女儿,以致让他发怒,替那个人灭了陈家。好一招借刀杀人,连他也不禁赞叹,不过人证物证俱在,那人也不得不伏法。

  现在,凤语汐替蓝羽离回来了,这个担子,自然而然的落到凤语汐头上。反正也没错,凤语汐也是他的女儿。

  “什么时候?”凤语汐稍稍迟疑,希望不要拖太久,她还要给金丝找解药。

  “和羽离回来的时间是刚好的,明天就入宫。”蓝铭涯满意地看着凤语汐,凤语汐这一说,就是变相的答应了他的要求,这个问题解决了,一切都好办了。

  凤语汐点点头。

  “不过,明天进宫,不要表现得太反常了。”蓝铭涯深深地看着凤语汐,现在的凤语汐的确不像孩子,他害怕明天到了宫中,会有别的大臣做文章。

  凤语汐默认了。花淋柔过来,像一个母亲般搂着凤语汐,拍拍凤语汐的背。

  “孩子,你受苦了,来,先去休息一会吧。”

  “谢谢娘。”凤语汐乖巧的应了一声。

  “傻孩子,既然喊我娘,还用着着说谢谢吗?”花淋柔温柔的笑,对凤语汐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

  凤语汐灿烂的微笑,随花淋柔有说有笑,一路慢慢隐去。

  蓝铭涯凝视着两道身影,握着的拳,从始至终都没有松开过,攥得死紧,就像他那心一样,也开始骤然的疼。

  “浩云,我会替你照顾好语汐的,你放心吧。只是太可惜了,我现在不能替你报仇,你放心,如果我知道是谁,我会拼尽所有,来为你报仇!”

  蓝铭涯望着不带一丝杂质,分明的蓝天白云。眼中带着血丝,慢慢的又湿润了,落下一滴泪。

  也不知过了多久,蓝铭涯才慢慢拿回神,看着送凤语汐休息的花淋柔归来。

  “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花淋柔的鼻子酸酸地,泪水又从她那已经微微红肿的眼中流了出来。声音也有些沙哑。

  “语汐她受过得苦太多了,虽然她没有怎么说,但是从五岁失去父母,一直到现在,她受过的苦能少吗?”花淋柔抹了眼泪,低下自己的头,有着轻微的抽泣声。

  “那她有没有说凶手是谁?”蓝铭涯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也有丝丝心疼,但他没有听错,五岁!凤浩云是凤语汐五岁时走的!那么,凤语汐是知道凶手是谁!

  “我问了。但她不肯说,她说,总有一天,她会血刃仇人,她让我们放心。”说到这,花淋柔吸了吸鼻子。

  一时间,蓝铭涯也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良久,他才似叹息地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好好照顾她吧。我明白,他的女儿,也是一个非池中物之人,或许许多年后,整个世界,都会有她的名字回荡。”

  花淋柔含泪点了点头。

  蔚离阁。

  刚刚送走花淋柔的凤语汐终于松了口气。

  “掉眼泪的人真可怕!”凤语汐想着刚刚的场景,后怕的抖了抖。

  花淋柔这个名字也起的太名副其实了,动不动就会掉泪,凤语汐还没有开始说几句话,花淋柔的眼泪就啪啦啪啦的落下,劝也劝不住,就算劝不哭了,下一刻,凤语汐接着讲,花淋柔的眼泪说来就来。

  凤语汐真的怀疑,是不是如果她一直说下去,花淋柔就会一直掉眼泪,天!她的眼泪有多少!为什么掉也掉不完?

  凤语汐颇为无语,一哄带劝终于把这位“泪神”送走了。

  花淋柔的眼泪哭得她心里毛毛的。明明自己是一个冷血动物,为什么还会有感觉?眼泪她上世看得太多了,但也没什么感觉。这一世,真的,她的改变真的很多。

  凤语汐送走花淋柔后,快速的关上门,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这些时日她经历的也有些多了,这些变故,都是她在山谷中没有料到的。没想到,这根本不是自己的计划嘛。还是真的应了那句话,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凤语汐喝口茶,把脑子里太多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统统去掉。现在她要想的不是这些,而是今后的打算。或许说,并不要计划,而是静观其变,过好现在。

  凤语汐静下心来,打量一番这间屋子。屋子并没有多大,尉离阁总共也没有几个屋子。但是处处显示出原主人的天性,进来时,那花园里种满了花,还有几个土坑,这个屋子里又布满了稀奇古怪的东西,可以看出蓝羽离真的不是属于坐得住的那种人,真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样过的,秋枫又到了哪?

  想着,凤语汐拿出那个属于她的褐红色小葫芦。

  “秋枫,你现在到哪了?”

  “语汐?”声音中透着丝丝惊喜,不过很快镇定过来:“我快马加鞭,已到了凤天了,估计过些日子,就可以开始去走访那些势力了。”

  “嗯,逆宗有什么问题没有?”

  “逆宗也已经建立了,只是威信度还很低,许多人只是以为是一个小势力,没有几个愿意来与我们搭上关系。就连逆宗建立时,那些人来的也很少。”谈到逆宗,秋枫的情绪有些失落。

  “秋枫,如果结集这些势力,最多需要多久?”思考一阵后,凤语汐问道。

  “这些势力也不是在什么偏远的地方,我估计,如果加紧时间,大概需要半年。”声音中满是自信。

  凤语汐若有所思,勾起微笑,看来她没有选错人。虽然半年的时间很长,但这类似古代的世界远远不如现代发达,一个帝国,国土又是数一数二的大,就算不做别的,就为赶路,都要花去不知多少时间,何况还要去说服那些势力之人?

  “好,半年后,结集这些势力,然后和我说,再放出一个消息,具体是什么,那时我们细谈。不过邀请的人中,一定要有这些势力。”

  “我知道了,但是我们下一次见面,一定要是在半年之后吗?”秋枫的声音有些惆怅,也有些叹息。

  “不一定。”凤语汐笑了起来,“如果有缘,中间或许我会去找你。对了,羽离过得怎样。”

  “羽离?”秋枫也有丝笑意,“她过得还不错,而且,我估计她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估计和她弟弟一样,只是没有蓝羽萧的变态而已,而且她的提升速度很快,我发现了一个特点,羽离,特别爱旅游,每到一个地方,就算我们不会停下来了,她也会在马车中看着窗外,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伴随着兴奋,她的修为也逐渐提升。”秋枫也很开心,凤语汐听见那边还伴随着女孩不满的嘟嚷声,似乎是在推着秋枫。

  “那就叫她和我说会话吧。”

  “嘿!语汐!我发现和你混好处真的太多了!”蓝羽离在那边兴奋地大呼小叫,掩饰不住喜悦之感。

  “哦?什么好处?”凤语汐慢条斯理。悠闲的喝着茶。

  “这还不显而易见嘛!有吃有喝有风景看,还有一个人免费被我欺负,还不像家里和弟弟小小开个玩笑,就要被骂,多好!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家里的约束!哎呦!”可以听的出,蓝羽离最后,还被秋枫赏了一个爆栗。真是一对活宝。

  凤语汐无可奈何摇了摇头。

  “哎,语汐,你是不是万能的啊?怎么什么你都有啊?还有许多我没有见过的。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为什么你的命这么好呐?”蓝羽离嘟嘟嚷嚷。

  我命好?凤语汐一声轻笑,如果我的命都能算的上好,又有谁的命不好呢?如果蓝羽离也能忍受那几年的地狱生活,估计也可以像她一样吧。

  “好了,你管好自己吧?想不想父母?说实话。”

  “我……我……说实话,好像没有。”

  “那我把你的父母抢走,你会不会伤心?我告诉你,你父母已经在我表明身份后,让我做他们的女儿了。”凤语汐戏谑。

  “当然不行!你抢走了,我跟你没完!”蓝羽离大声叫道,满是童稚的声音里,带着威胁,“我跟你说,父母不是挂在嘴边的,我只想再见到他们,肯定比羽萧厉害!”

  “好好,我知道。”凤语汐笑意满满,“他们很担心你,不过也期待下次见面,希望你别让他们失望,另外,我认他们做干爹干娘,所以没人和你抢他们真正女儿的位子。”

  “那就好。”蓝羽离气呼呼的,不过也感觉心里暖洋洋的。

  “你们好好做自己的事情,也不要让我失望。我先不说了啊?”

  “那好吧。”

  凤语汐收起那褐红色的葫芦,心情也被渲染开心起来,看一切也比较顺眼。

  顺手又倒了杯茶。她感觉到,有个人影快速向她这边走来,至于听这声音,好像体重还没她的重,念力在一级高阶左右,脚步有些不稳,一猜就能猜得到,这是谁。

  ——蓝羽萧。

  凤语汐刚喝一口茶,还未吞下去。

  “碰!”凤语汐有些担忧的看着门,她希望这个门别突然倒在这个小人影上。凤语汐喉

 

    初一:张美琦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十一)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