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记号_3000字

记号_3000字

2014-04-19

  那个空灵的母亲的声音,那个可怕的噩梦,那个诡异的暗示,究竟要诉说着什么?神秘而幽怨的蓝色记号,究竟是魔鬼的附身,还是天使的召唤?

  史蒂芬又一次被尖锐的声音牵引着,走进了一个冰冷寒湿的地窖。在他的心里,总是充满着对这里的恐惧,仿佛一个看不清方向的深渊,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样的鬼怪。史蒂芬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咽了口吐沫,想想还是回头吧。“史蒂芬,我的孩子,史蒂芬……”母亲那凄厉而悠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声音不是来自于史蒂芬赖以生存的世界,那像是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冰封一样的世界,声音跟随着空气的湿冷而变得空灵、狭隘。

  史蒂芬,摇了摇头,从那尖锐刀子划破钢管而发出的刺耳、磨牙的声音里,猛然清醒过来。母亲就在下面,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呼唤着自己,史蒂芬顾不上心内的害怕,顿声轻轻地走了下去。地窖还是那么陈旧,如当年母亲在他孩提时,时常带着他往地窖里放番薯时的情景一样,一盏昏黄的吊灯,在空气里情不自愿地来回大幅度地晃动着,仿佛在埋怨着谁,将它狠狠地撕扯开来,惊扰了它的美梦一般。地窖里上了透透的微尘,连呼吸都夹杂着呛人的浓烟,史蒂芬咳嗽一声,四下里张望。

  两排陈旧的书架上摆放着凌乱的书籍,那是父亲战争时遗留下的军册,曾不让史蒂芬与他姐姐马蕊有任何能够窥探的空隙。如今,这里布满了陈旧的色调,仿佛一个古老的壁画,早已失去了可以考古的价值,就那样陈列在纷杂的地窖里,遗忘在这个冰冷的角落。史蒂芬试图伸手去触碰那些看似一碰即碎的古老记载,却被背后的声音再次慌忙地拉转过身。

  “史蒂芬,我的孩子,史蒂芬……”母亲还像她未曾逝去时那样慈祥,端坐在矮矮的椅子上,穿着她那身惨白的连衣裙,戴着她那不适宜冬季的丝绸帽子,手指着史蒂芬脚下的一个盒子,盒子上有一撮像一朵莲花的记号,史蒂芬看着母亲,伸手想要拾起那个四方的看着并不重的盒子。

  史蒂芬,史蒂芬,马蕊的声音在客厅里张扬地四处跳蹿,史蒂芬已经忘了多少次在这个紧要关头的时候,被这个让人憎恶却不得不卑躬屈膝的女人给搅乱了。史蒂芬懒散地掀开被子,拉开窗帘,卡布其的镇上,总是那么安逸,空气总是那么新鲜。“史蒂芬,今天约瑟夫会来这里与我们共进晚餐,你快点为你那没精打采的身体添点色彩吧!哦,总是睡到太阳快要落山,我真不知道这个美好而和平的世界,还能让你,我这个失去了灵魂的弟弟有什么依恋?哦,上帝,快饶恕我的牵强吧,让他随着我的咒怨变成疯子吧。”

  史蒂芬皱了皱眉,无法忍受却不得不忍受这种耳根子都长毛的腔调,什么时候才能长一对翅膀,飞出这个地方,哪怕成为吸血鬼,也能自由了吧?约瑟夫在马蕊刚刚扯完嗓子,便好不知趣地踩在了史蒂芬昨天刚打扫干净的地毯上。这个地方,像一个宫殿,只能说简陋的宫殿,是马蕊和史蒂芬的母亲曾精心打扮的宫殿,里里外外简单而优雅,环式的楼梯,总让人觉得像威廉姆一世的住宅,享有了皇室的拥戴,可这毕竟是一个乡下的小镇,就算那么精心,也只不过是一个简陋得如老妇的裙子那样,冗长而不值得观赏。

  约瑟夫毫不客气,在马蕊的一番唠叨和忙碌中,与史蒂芬迎面而坐,马蕊眼瞅着自己年近三十还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的弟弟,气不打一处而来。我说你就不能把你那乱糟糟的头发去整理整理?哦,我的上帝。约瑟夫看着马蕊搞怪的表情,回过头瞅着眼前的史蒂芬,耸了耸肩,摊开手掌,一幅莫不凌然的样子。史蒂芬看着约瑟夫的表情,不觉背脊发寒,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总觉得心头隐隐不安。我说马蕊,你能不能安静几分钟?让我这失去了脑壳的脑袋安静一会儿?史蒂芬围上围脖,一手拿刀,一手拿叉,使劲地朝着那半生不熟的牛排上插了上去,血从牛排中飞溅了马蕊一身。哦,我的上帝,请原谅这个不知好歹的孩子吧!马蕊翻了白眼,移动她那臃肿的身躯,很艰难地朝着洗手间嘟囔着走去。

  我想知道你是我姐姐的第几任了?我吗?约瑟夫很绅士地咀嚼着牛排,扔了一块,取下脖子上的围脖,很轻地在嘴唇上抿了一下,这块牛排味道真的糟透了。是不是也如你对我姐姐的看法呢?史蒂芬拿着刀叉,使劲在盘子里来回切磋着,眼睛却死定定地瞅着对面的约瑟夫。哦,上帝饶恕你吧,这话可不该你来说。约瑟夫两指掐捏着红酒,低头举了一下杯子,径自一饮而下。正在这时,史蒂芬透过那红色的装满葡萄酒的酒杯,隐约看到约瑟夫右手手肚子根部有一朵莲花。史蒂芬停下不断撕扯牛排的手,眯着眼睛,来回别过酒杯看着约瑟夫的手。那朵莲花,像极了梦里的见的那朵。

  怎么,史蒂芬对我的手,如此敢兴趣?约瑟夫,隐隐地站起身,史蒂芬还在恍惚中,约瑟夫的左手就已经按上史蒂芬的左肩,慢慢地,他低下头,凑近史蒂芬的左耳,轻轻地说“上帝会指引你的,我的兄弟,啾啾啾啾,我的号码,想到什么可以找我”。约瑟夫,扔下那个擦完了嘴的围脖,微微地冲着史蒂芬诡异地一笑,笑得史蒂芬浑身像长满了冰疙瘩,背脊上爬满了一缕一缕凉。

  史蒂芬又一次在同样的梦里惊醒,数了数,真的数不清从母亲离世这五年内,究竟在这样的梦里挣扎了多少回了,那地窖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那刻着一朵莲花的盒子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东西?史蒂芬揪扯着自己凌乱不堪的头发,眼中充满血丝,铁青的脸上,汗珠淋漓,从史蒂芬那张恐怖而充满惊瑟的脸上,不难想象,他已经被这样的梦,剥落到了崩溃边缘,究竟该怎样?母亲究竟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我该怎么做?史蒂芬,疯狂地继续揪扯着头发,突然间,他想起晚餐时约瑟夫手上的莲花,还有他临走时语重声长的话,史蒂芬拼命想着那个数字,那个约瑟夫给他的号码。

  “我知道你会打来的,明天中午,圣马尼河见。”挂断了电话,史蒂芬难以入眠,抱着被子,滴答滴答看着秒钟在转,究竟,这个梦要告诉我些什么?究竟母亲要说什么?究竟那个地窖里装着什么?为什么这些年都封在那里,不让我们进去?史蒂芬还在纠缠着这个梦,窗外狂风大作,雷电交加,这个冬季,似乎有点不寻常,为何还会有雷电?一道闪光,劈在史蒂芬的窗下,史蒂芬昏昏沉沉地看见一张脸,一张扭曲的脸,那脸上血肉横飞,又一道闪电击穿史蒂芬的心脏,那分明是父亲的脸,那张狰狞的脸。

  约瑟夫早已等在圣马尼河,史蒂芬小心翼翼地靠近,从见到约瑟夫的那一个刹那,史蒂芬总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越靠近他越像走进了冰冷的地窖。空气都在他的四周凝结。坐吧,约瑟夫根本没有回头看来者,便知道是史蒂芬。想知道我手上的记号是怎么回事对吗?史蒂芬眼球快瞪了出来。不用惊讶,这个是你母亲为我留下的。我母亲?史蒂芬站了起来,瑟瑟地看着约瑟夫,期待着他能够再详细些。约瑟夫并没有抬头看他,是的,是你的母亲,这是她的圣灵,是我们圣马尼河河神的记号。

  史蒂芬嘴巴张得老大,不知道自己是做梦呢,还是在听故事呢!不用疑惑,你的母亲正是我的母亲,是我神的母亲,在她生命消失的那一刹那,我便在空气中自然来临,我是她的子嗣,是母亲派来帮助你的神灵,而你是圣马尼河河神的第三十八代传人,你必须得到母亲盒子里的圣令,才能掌管河渠,才能让卡布其再次轮回在安逸的生存里,否则这个冬季,这个圣诞的来临,将是卡布其的末日,将是死神罗孚疯狂的日子,他将带走一切的生息,将这个美丽而安静的卡布其变成火海变成一片空灵。

  史蒂芬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河神?什么死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听上去像是在放电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奇幻电影?正在史蒂芬不得其解的时刻,天色骤变,方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乌云密布,昏天黑地,电闪雷鸣,远处的天空滚动着层层的黑云,如同黑暗的地狱,将要笼罩着整个大地。一时间,人仰马翻,逃得逃,蹿的蹿,乱七八糟一片,史蒂芬伸手想要抓住约瑟夫,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圣马尼河岸,只剩自己一个人在飓风骤雨中摇晃。快,快去打开母亲的盒子,将圣令开启,只有你,只有你才能打开,你将用你那双沾满圣马尼河圣光的手,开启圣马尼河的明天。声音消失在一片狼藉中。

  史蒂芬踉跄着爬了起来,天地间,突然像被水冲开,乌云向两侧抽开,昏黄的夕阳射进史蒂芬的眼帘,路面湿湿的雨还在脚下摩挲,路人们咒骂着死一样的天,今天是平安夜,街灯早已明亮通透,高大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圣诞老人的礼物,史蒂芬被眼前的景色带进了梦乡。“史蒂芬,我的孩子,史蒂芬,只有你能开启那个印着圣马灵神记号的盒子,那里面是一个莲花一样的圣令,你是死神的儿子,也是河神的圣体,只有你的双手,才能让圣令燃烧,快去吧,快去协助你的哥哥约瑟夫,将你的父亲死神在圣诞之夜赶回他的世界吧。”

  死神的儿子?河神的圣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史蒂芬朦胧中,踉跄着推开自己的家门,离圣诞夜还有不到六个小时了,可我要怎么开启那个盒子?史蒂芬顾不得揣测,只想着那个梦,那个困扰了他多年的梦,今夜,我一定要打破这个梦,一定要知道这个梦究竟是什么?史蒂芬疯狂地朝着地窖奔去,记得小时候,父亲总是很严厉,父亲的脸,总是那么阴沉,从来没有一丝笑容,他总是一个人在黑夜里远离着家人,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肉都跟着那道疤惺惺地外翻,史蒂芬从来不敢正眼看自己的父亲,父亲也总是没命地追打着史蒂芬和马蕊,告诉他们,不准去我的地窖,也不准偷看我的战争书册。母亲总是泪眼汪汪地看着史蒂芬被自己的父亲毒打,忍不住上前拦阻,却遭来父亲的殴打,将母亲打得遍体鳞伤。在史蒂芬的心里,是恨父亲的,直到父亲突然消失,也未曾有一丁点的想念。一晃二十年过去了,这一切仿若如梦。

  母亲逝去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仿佛她的眼底看见了什么,那么惊恐,那么畏惧。史蒂芬的眼泪混在汗水里,顾不得父亲那张凛冽的脸,撬开地窖的锁,那锁足有二十年没有开启,早已锈迹斑斑,当撬开的那一刹那,史蒂芬的手,鲜血淋淋,史蒂芬吮吸了一口自己的血,眼神涣散,他的暗门竟在不经意间闪过一道蓝光,就如同那圣马尼河的河水,那么透蓝。母亲的盒子,母亲的盒子。跟着梦境里的路,史蒂芬下了地窖的阶梯,来到布满灰尘的书架,书架上凌乱的倒着父亲曾经的书籍,史蒂芬想要翻开一探究竟,却将伸出的手搁浅在半空中,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史蒂芬,快,我的兄弟,用你的热血和你的圣体,开启母亲的盒子,死神就要来临”

  史蒂芬,在约瑟夫的声音中,寻找到母亲曾一次次在梦中指引的那个盒子,史蒂芬抱起盒子,盒子却轻如流水,要怎么才能打开它?外面的天,突然间又昏暗了下来,又一阵狂风大作,屋顶的瓦片被掀起,四处飞溅,死神,来了吗?父亲——·来——·来了吗?史蒂芬,史蒂芬你在哪?马蕊的声音在地窖的门口响起。我在这里,马蕊。马蕊随着史蒂芬的声音寻了过来。哦,我的上帝,你不知道父亲坚决不允许你来这里吗?我的上帝啊,请饶恕他吧,他只是一时好奇。马蕊双手合十,眼中充满了恐惧。

  马蕊,快来帮我,看看这个盒子怎么才能打开?马蕊看到了史蒂芬手中的盒子,哦,上帝呀,这个莲花好美,像一个水精灵一样,散发着魔幻般的色彩。我来看看,马蕊从史蒂芬的手中夺过盒子,仔细端详。这个时候,狂风肆意在屋檐外面拍打,街道小巷,整个镇子全部笼罩在一片黑暗里,这是怎么了?上帝呀,我的神啊,镇上的男男女女躲躲藏藏,惊慌失措。约瑟夫,迎着月光站在圣马尼河河心,双手打开,月光洒在他的胸前,一道莲花记号随着月光从约瑟夫的身体里慢慢溢出,带着朦胧的光亮,时蓝时黄,绕着约瑟夫渐渐升腾起一座莲花,圣马尼河的水随着莲花座的升起,溅起一波一波汹涌的浪花。来吧,让我的身体来抵挡着你,黑夜的死神,你带不走这世界,来吧。

  一道闪电,穿透约瑟夫的身体,将约瑟夫劈成两半,人们惊叫着四处逃窜,那闪电夹杂着火光一道一道飞向大地,溅起千万火花,飞旋在人们中央,烧死了牛马、烧死了鸡鸭,烧得圣诞树只剩下灰烬,人们死得死,躺得躺,一个踩着一个的尸体,漫无目的地逃荒,孩子的哭泣,妇女的哀号,男人们撕裂的咆哮,整个世界冲进了火里,成为一片火海汪洋。约瑟夫的身体随着溅起的蓝色水花凝聚成一袭莲花,忽明忽暗,散着幽光,幽光里迸射着一道一道如水的波纹,一缕一缕飞向人们,抵挡着火蛇,环绕着人们,把人们紧紧地包裹在淡蓝色的幽波中。那火蛇与幽波死死纠缠,破了一水,又破一水,约瑟夫身体化为的莲花早已暗淡,淡蓝色的幽光隐隐褪去,渐渐沉入河心。

  休罗,你顽强挣扎什么?留你的儿子在这里送死吗?缩头乌龟,我要统统把你的子民杀死,杀死,抛在圣马尼河里,成为你的泥土。快出来啊,你这个胆小的水精灵,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小人,当年为了救你的子民,竟甘愿做我罗孚的宠物,如今你还想利用我的儿女来与我抗衡,你出来啊,今天我们就来了解我们的一切,卡布其我是必定要灭绝,不会再让圣马灵的子嗣再度存在,我将统治整个圣马灵界,我将是万众之王,圣马灵不再有圣马河神的存在,只有我罗孚,只有我死神的存在,哈哈哈哈……

  狂笑划破长空,火光冲天,圣马尼河的水就将干涸,万物都将沉溺火海,休罗透过火光流着泪水却无可奈何,她已经消散,无法再聚集灵光来保护着千年的圣马灵河岸,难道圣马灵就这样沉溺于死神的火海?这里的灵音将不复存在,神灵庇佑的子孙后代将从此消失在宇宙,不再有圣马灵这个国度的存在。休罗垂下头,死死地盯着河中央约瑟夫化身的莲花,死气围绕,不再散光,难道一切就真的这样结束了吗?我的祖先,我的圣灵,就这样毁在我的手里了吗?这如仙境般的桃园,这神仙伴侣的世界,就这样不复存在吗?不,不,绝对不……休罗的狂呼划破苍穹……

  地面上,裂开了一道缝,缝隙里,一道幽蓝的灵光闪起,慢慢地向大地浮起,幽光一撮一撮聚集,像一个个灯光散落在空气里,零零散散却又不断聚拢在一起,死神的脸狠狠地扭曲,那如黑幕般的身躯,笼罩了整个天地,他的眼睛散发着诡异的红光,像一匹狼,迸射着可怕的光芒,他狂笑了,还在挣扎,哈哈哈,看你们还有什么把戏?死神一挥他那幕布般的黑暗,一道一道火蛇再度降临,天空像下起了火焰雨,淅淅沥沥向大地铺天盖地。

  是史蒂芬,是史蒂芬。休罗的眼睛射出一道幽蓝的光芒,与那地缝里射出的幽蓝相接,绕成一团,渐渐的那两撮幽蓝混为一体,史蒂芬手举蓝色莲花,莲花座芯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史蒂芬额头闪着淡淡的蓝光,眼眸似两颗淡蓝色的水珠,看不见他瞳孔的收缩,只能朦朦胧胧看见那淡蓝色的雾,蒙在他的双眼,木木地如同一束雕像,随着手托的蓝莲花慢慢升起。蓝色的莲花,在史蒂芬整个身体游出地面的刹那,迸射出一道蓝光,直向河中央约瑟夫化为的灰暗莲花上,蓝色光照亮水中的莲花,莲花顿时向两侧撕开,莲花的中间透出一朵小小的金莲花,金莲花旋转着,四处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慢慢地金莲花停下了。约瑟夫在金莲花的低端慢慢升起,他裹着一身蓝色的水珠,滴答滴答着如梦一般的颜色,金莲花停住片刻,突然射出一道光芒,射向史蒂芬,将史蒂芬紧紧裹住。

  一道闪电,劈向被金色裹体的史蒂芬,约瑟夫的身体开始飞奔向史蒂芬,就在快要与史蒂芬合并的刹那,史蒂芬,额头的蓝光,突然旋转飞旋起来,慢慢变成金光,将约瑟夫的身体整个吸入那道金光,约瑟夫就这样消失在金色光芒中,而史蒂芬却长出了一对金色的翅膀,头顶生出一环蓝色的光环,他金黄色的胴体,赤裸着冲向黑暗,冲向那个生他、却要夺走他生命的黑暗,他的父亲,罗孚。什么?阿修罗?你居然将我的儿子承载了圣体,变成了阿修罗?罗孚,愤怒地扭曲着黑暗,将火蛇一个个冲向水雾中的修罗,烧得休罗连连哀嚎。

  阿修罗冲向罗孚,罗孚挥动着黑暗,一道道火蛇逼近阿修罗,阿修罗的圣体尚未成熟,被一道道火焰燃烧得噼里啪啦作响,阿修罗吐出一道蓝色的水环,绕住了一道道火蛇,阿修罗在空中旋转,飞快地旋转,金光闪烁中,越转越快,金光四射,阿修罗竟然化为一颗金莲花,直冲向黑暗,将黑暗穿出一个口,一个大大的口,顿时阳光透过那个口,遍布了大地,罗孚一声惨叫,随着阳光的肆意,黑暗像一道环慢慢在那个口子的增大下,一圈一圈褪去。

  天,明了,火熄了,圣马尼河的水又涨满了,蓝幽幽的河水旁,堆积着笑逐颜开的老少男女们,戴着圣诞的帽子,老人们抱着孩子,孩子们要着礼物,一片和详,一片宁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卡布其,恢复了宁静。史蒂芬躺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中,他缓缓睁开眼,天很蓝,就像他的眼睛,水蓝水蓝的,他看到了母亲还有约瑟夫,还有那个以自己的血液打开盒子的马蕊,他们手牵着手,透过白色的云,露出微笑,在看着史蒂芬,在向他挥手。

  “亲爱的,你额头的莲花真好看,水蓝色的,是在哪个刺青高手那里刺的啊?”西尼亚,娇滴滴地趴在史蒂芬身上,婀娜地扭动着她那动人的曲线。这不是刺青啊,这是我们圣马灵神的记号。圣马灵神的记号?亲爱的,你又拿我当三岁小孩玩弄啊?我可不吃你那套,上帝会惩罚你的,你让一颗幼小的心灵受到了蒙骗。哦?是吗?我倒要看看你那颗心灵有多幼小?史蒂芬狠狠将西尼亚压在身下。额头的幽蓝色莲花,顿时闪过一道光芒,那真的是圣马灵神的记号,将在缔造下一个圣马灵神的传人,那记号将生生不息,轮回在和平安静的岁月里,长存……

  【编者按】《记号》,是一篇惊心动魄、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那个空灵的母亲的声音,那个可怕的噩梦,那个诡异的暗示,究竟要诉说着什么?神秘而幽怨的蓝色记号,究竟是魔鬼的附身,还是天使的召唤?小说以史蒂芬为主人公,以寻觅记号为主线,叙述了一幕幕触目惊心、毛骨悚然的故事。作者想象力极其丰富,故事情节设计独特,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步步惊心,引人入胜。值得细细品读,倾情推荐共赏!

    五年级:狂战士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记号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