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想象作文 > 结束,也是开始_3000字

结束,也是开始_3000字

2014-04-19

  一场旷世之战落幕,然而却是留下了一个满目疮痍的中州,原本的繁华不在,甚至整个中州,都是在此刻被一分为二,一条数万丈庞大的深渊,将两地分割而开,而这条深渊,在rì后,也被人称为双帝渊,谁也无法忘记那天的那一场惊天之战…中州因此而损落了繁华,不过所幸,劫难就此而止,伴随着其他地方的人涌进这里,不久的将来,这中州,依然会成为斗气大陆的中心,因为,这里,爆发了决定斗气大陆命运的决战。

  而伴随着魂天帝的封印,决战自然便是以联军的胜利而告终,至于魂族,虽说因为魂天帝晋入了斗帝,不少人实力都是大涨,但奈何还未展现威力,他们之中的十之七八,便都是尽数被魂天帝拿去祭了血刃,余下的那些人,也是失魂落魄,面对着联军的追捕,并未有太多的抵抗,便是束手就擒。

  在大战落幕后不久,联军也算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攻进了魂界之中,然而意料之中的繁盛并未看见,在进入魂界后,他们所见到的,依然是满眼的赤红,整个空间,死气沉沉,罕有人迹。

  在魂界的中央位置,联军发现了一个近十万丈庞大的血池,其中的血液粘稠无比,在那血池中,漂浮着密密麻麻的尸体与白骨,而在见到这一幕时,他们方才明白,为何魂界会如此的空空荡荡。

  因为,这里的人,似乎已是尽数被投入了这个血池,魂天帝为了达到目标,果然是倾尽了一切…这种人,让得人心寒与恐惧,但让得人感到庆幸的人,这种疯子,总算是有着人能够将其降服。

  魂界之中的一些残余之人,也是被尽数带走,而后古元等人联手,将这片魂族的老巢,彻底的毁灭,从此以后,中州之上,将不会再有所谓的魂族…远古八族,唯有古族,炎族,雷族依旧尚存,哦,对了,当然不能忘记,还有着那因为萧炎晋入斗帝,而再度激发斗帝血脉的萧族!

  所谓的斗帝血脉,血缘越是与萧炎亲近者,所受到的好处便是越大,而其中最明显的,自然便是萧炎的女儿萧潇,她几乎直接就是在萧炎踏入斗帝的那一霎,狂飙到了八星斗圣的层次,那种速度,看得人简直就有种昏厥的冲动,虽说萧潇天赋极佳,但这种天赋还没有彻底的展现出来,她便是因为种种缘故,直接一跃成为了斗气大陆上的顶尖强者,这种情况,让得雷赢炎烬这种修炼了数百上千年的人,简直就是有着一口鲜血喷出来的冲动,这就是第一代享受斗帝血脉的好处么?

  斗帝血脉,正是如此变态的东西,不然的话,又如何能够以一人之力,振兴整个种族。

  可以想象,整个萧家,都会彻彻底底的享受到斗帝血脉所带来的好处,他们的实力,也将会在以后的时间中,得到一个巨大的飞跃,到时候,要重返萧族当年强盛之时,也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大战结束,联军自然也是宣告解散,不过很显然,以后的斗气大陆,若是没有特别的情况的话,将很难会爆发如此恐怖的大战,因为,现在的大陆,有了一位至尊强者的制衡。

  炎帝,萧炎!

  一个响彻了斗气大陆每一个角落的名字,一个被无数人尊崇的名字,在很多人的心中,那是一道宛如神灵般的存在,他庇护着斗气大陆!

  联军解散,但天府联盟却依旧尚存,而且如今的联盟,不再有着任何的势力宗派之分,现在的他们,非常的明白,能够在这个联盟之中存在,将会是一种无比璀璨的荣耀。

  而那种荣耀,也是来自于那位站在了斗气大陆顶点的人!

  …距那场惊天大战过去后的两年,中州也是陆陆续续的再度繁华起来,众多的宗派势力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令得中州,再度变得如火如荼。

  当然,对于这些,天府联盟却是再没有插过手,他们保持着超然的地位,静静的看着中州的发展与衍变,而对于这毫无疑问的霸主,也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势力,胆敢有丝毫的挑衅。

  在与魂天帝交战后所造成的伤势,萧炎借助着异火之力,仅仅两年时间,便是再度成功修炼出了身体,而所幸,并未留下什么后遗症。

  而在这两年中,萧炎与薰儿,彩鳞,举办了一场异常盛大的婚礼,那次的婚礼,有着天地以及无数人的见证…而这,也是萧炎给予两女曾经的承喏。

  在婚礼后不久,萧炎便是再度将天府的盟主之位,转交给了药老,按照他的话来说,现在的天府联盟,已经不再需要他来顶抗…。

  对于萧炎的这般举动,药老也是无奈,他知道这小子又是想要当甩手掌柜,不过在一想到这些年他所背负的那些重担,心中也是不免有些心疼,所以也只能再度出任盟主之位,替萧炎将这个担子接过。

  而将这个担子卸下,萧炎这才悠哉悠哉的潇洒而去,这天地之间,方才是任其逍遥自在。

  …时间流逝,chūn去秋来,年许时间,又是悄然而过。

  东中州,北离城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凉亭,三道人影坐于其中,举目间,略微的有些迫不及待。

  “柳擎,他真会来么?”凉亭中,一道身着灰衣,面sè有些凌厉的男子,舔了舔嘴,开口道。

  “林焱,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急脾气。”在一旁,一位身着青衣的男子,微微一笑,显得颇为的温雅的道。

  “林修崖,听说你在青天城建了一个崖帮啊?”身材高壮的柳擎,笑着道,如今的他,也是柳家的掌舵人,眉宇间,倒是有着不少的威严。

  “玩玩罢了。”林修崖轻笑道:“难登大雅之堂,跟那个家伙相比,连根毛都不算…”

  “呵呵,林修崖,这话可不像是你能说的哦…”林修崖的话音刚刚落下,凉亭中便是响起一道熟悉的笑声,旋即一道身影,便是这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凉亭之中,一身黑衫,赫然便是萧炎!

  “哈哈,你这家伙,总算是现身了。”见到萧炎出现,三人脸庞上都是涌现喜色,快步走上,一人一拳打再前者胸膛上。

  “嘿嘿,我竟然打了炎帝一拳,真他娘的威风。”林焱大笑道。

  见到这分别数年的好友,萧炎也是爽朗一笑,手一抓,数坛烈酒便是出现在亭中:“别说废话,不醉不归。”

  “好,今日就陪你!”

  三人也是大笑出声,毫不客气的接过,仰头猛灌。

  凉亭中,四人大笑对饮,笑声传出,在这亭间显得分外的洒脱。

  月色攀爬而上,林焱与柳擎都是烂醉如泥,不顾风度的躺在地上,他们并没有使用斗气抵御酒气,他们想要畅快淋漓的醉上一场。

  “接下来打算去哪里?”林修崖脸颊有些泛红,他望着萧炎,笑着道。

  “逛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萧炎笑了笑,抬起头,望着那轮明月,道:“想回加玛帝国了…”

  “以后有事情,就去天府联盟,我已经关注过他们…”

  “呵呵,这个背景可有些骇人啊,看来当年跟你去加玛帝国,还真是选对了路啊…”

  “哈哈…”

  ……花宗旧址。

  因为联盟同化的缘故,如今的花宗,也算是彻底融入了联盟,不过一些花宗的老人,依然是喜欢留在这个安静的地方。

  花宗后山,一道倩影雍容而立,月白sè的裙袍勾勒出那动人的曲线,显得分外的诱人。

  “老师…”在女子身后,一道身着浅色衣衫的女子轻声叫道。

  “嫣然,有什么事么?”身着月白色裙袍的女子偏过头来,露出一张噙着雍容优雅的美丽俏脸,正是云韵。

  望着那张美丽而充满着韵味的俏脸,纳兰嫣然心中轻叹了一声,这些年不乏诸多在中州大陆上颇为名望的强者以及势力首领对云韵表露过爱意,不过可惜,却无一人能够有着半点的进展,她心中清楚,在云韵的心中,那个人的影子,恐怕极难根除,即便如今的他,已经有了妻室…“萧炎送来了一句话…”纳兰嫣然轻声道。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那一直都是平淡如水的云韵,却是骤然转身,那般反应,看得她再度苦笑一声。

  “什么?”云韵的声音,不知觉的有着点点颤抖。

  “他说…你可愿意再回加玛帝国…”纳兰嫣然微微一笑,笑容有些酸涩。

  云韵也是怔了下来,贝齿紧咬着红唇,美眸突然的有些湿润,那里,一直都是她最为怀念的地方。

  那里,不是云岚山,而是魔兽山脉……加玛帝国,青山镇。

  如今的青山镇,比起当年,无疑是要繁华许多,借助着魔兽山脉的地势,倒是有着越来越多的佣兵驻扎在这里,而这之中,除了因为此地进入魔兽山脉容易之外,便是另外在那青山镇中,有着一个医馆。

  医馆并不大,但在那里,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便是能够让你继续活蹦乱跳的出来,而这里,也几乎是所有青山镇人最为敬畏的地方…医馆之前,终年都是被拥挤的人群所挤满,这些人有的是受伤的佣兵,有的则是从外地赶来的伤员,不过在这里,有着一条铁一般的规矩,不论你的身份如何的高贵,在这里,只能领号排队。

  当然,这般有些嚣张的规矩,在初始时,自然是引来了不少冷笑与不屑,不过在当一位违规的斗皇强者当着众人的面,莫名其妙的开始身体融化时,所有人方才明白,那一位身着白色衣裙,看上去善良清纯的女孩,拥有着何等可怕的手段…至此以后,再无人将这里的规矩,视为无物。

  医馆之中,有着一方简单而整洁的木桌,在那木桌之后,有着一道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孩安静的端坐着,阳光从屋顶倾斜而下,照耀在那张噙着轻柔微笑的脸颊上,那般美景,看得面前所坐的伤员呆了下来。

  “回家将药熬成汁液,敷在伤口便好。”白衣女子轻柔一笑,将手中的药包轻放在桌上,青丝如瀑般的倾泻而下,显得清纯动人,那般气质,让得那些来到这里满身血气的人有些自惭形秽。

  伤员拿着药包,失魂落魄的离去,脑海中,始终都是浮现着那温柔的笑容,如此女子,那般温柔,光是看着,心中的烦躁,仿佛都是会淡下。

  见到前一位伤员离去,后面所排的人,顿时大喜,然而就在他要上前时,一道身影突然从一旁走过,先一步的便是坐在了椅子上。

  “你找死!”

  见到居然有人插队,所有人都是愣了好片刻,然后个个都是暴怒了起来,面带杀气的望着那道人影,敢在这里捣乱,这家伙找死不成?

  “请先排队吧。”

  白衣女子偏着身子,头也不抬的整理着一旁的药蒲,轻柔的嗓音,让得人如沐春风。

  见到她这般反应,后面不少人都是暗自冷笑,这家伙,再不走就要倒霉了…不过,就在他们冷笑时,那如同无赖一般坐在椅子上的人,却是突然嘿嘿笑道:“关系这么好,排队就不必了吧?”

  “这个混蛋,竟然敢出言调戏?!”

  听得这句轻薄的话,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蠢货不成?他还真以为这看起来柔弱的女子,是寻常女子么?

  一道道目光,开始带着怜悯的盯着那道身影,一些人,甚至都是低叹摇头,当然,自然也少不了一些因为此人冒犯心中的不可亵渎的仙子,眼中充满着愤怒之人。

  然而,就在这些人准备等待着看一场悲剧发生时,那偏头整理着药蒲的白衣女孩如白玉般的素手,却是突然一抖,怔了一瞬,俏脸急忙转移而过,顿时,一张泛着笑容的熟悉脸庞,便是出现在了她的眼中,当下贝齿便是轻咬上了红唇。

  “一个人走了,也不怕孤单啊?”身着黑衫的男子,轻笑道。

  他的话,让得后方愤怒的众人突然一愣,而还不待他们回过神,白衣女子的轻灵嗓音,便是俏皮的响起,让得所有人,都是如遭雷击的呆滞了下来。

  “你不肯陪我,我只好自己走了啊。”

  黑衫男子捎了捎头,望着那灵动双眸中有着点点黯淡的白衣女子,苦笑了片刻,终于是道:“那跟我住到乌坦城去?”

  白衣女子掩嘴轻笑,美眸却是泛起点点红润,唇角有着一抹温暖柔和的弧度扬起。

  见到她这般反应,那排队的众人,一颗心顿时摔成数瓣,瞬间挖凉哇凉的……

  加玛帝国帝都,加玛圣城。

  今rì对于加玛帝国甚至整个西北地域,都算是一个颇为重要的日子,因为炎盟两年一度的拍卖会,将会在加玛圣城展开。

  这拍卖会,极其盛大,而其中所拍卖的物品,也是属于顶尖层次,每一次的拍卖会,不仅会吸引来西北地域各方势力以及强者,甚至连其他地域的人,都是慕名而来。

  而拍卖会的地点,则正是在加玛圣城中央位置,那里,是以往米特尔家族的总部所在。

  高高达数百丈的水晶天穹之下,坐满着密密麻麻的人影,火暴的气氛,一直将拍卖会维持在高潮,当然,气氛之所以会这般热烈,倒并非全是因为拍卖物品的缘故,而与人,也是有着很大的关系。

  那是一位身着红色旗袍的妖娆女子,合体的裙袍,将那丰满成熟的曲线,凸显得淋漓尽致,其一颦一笑间,也是展露着无尽的成熟风情。

  当然,在座的人虽然不少都对台上的尤物美人有着一些念想,但他们却是明白,此女可并非是什么花瓶,炎盟之所以能够在西北地域如此强盛,不少功劳,都是倚仗着她的经济手段,她手下的产业,遍布着整个西北大陆,而且,她心中的情报系统,也是能够将你所做得任何事情,调查得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虽说修炼天赋并非很强,依靠着丹药,方才达到斗皇层次,但在她的手下,却是有着无数的斗宗强者誓死效命,这等本事,谁敢说其是花瓶?

  这个女人,在西北地域,有着一个特别的称呼,金之女皇,另外,她的名字,叫做米特尔。雅妃。

  拍卖台上,雅妃略带一丝慵懒的望着那花费了物品数倍价格将其拍卖到手的人,不由得轻笑摇头,旋即从纳戒中取出一卷泛着古气的卷轴,酥麻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妖娆。

  “天阶低级功法,雷动决,三十亿起拍…”

  她的话,立刻便是在拍卖场中引起了一些sāo动,不少人目光都是有些火热,不过也不知道那火热究竟是因为卷轴还是因为人…不过天阶低级的功法,在这里显然还是拥有着不小的重量,因此不少宗派势力,都是跃跃欲试,有着想要争抢的架势。

  “三十亿…能不能便宜点?”

  然而,就在即将起拍时,一道不合时宜的笑声,突然的响起,让得所有人都是愣了一愣,旋即失笑出声,谁这么蠢?当这里是菜场么?还讨价还价?

  一道道目光顺着声音移动,最后停留在了前排的一处地方,那里原本空着的椅子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位身着黑衫的青年。

  台上的雅妃,同样是因为这突然的声音怔了怔,美眸转向那椅子处,然而,当其目光望着那一道噙着笑容的熟悉脸庞时,手中那卷价格不菲的天阶低级功法,便是在啪的一声,掉落下地。

  “三十亿,再加个人的话,行不行?”

  黑衫青年望着那比起当年显得越发成熟的绝世尤物,笑吟吟的道。

  这话一出,不少人面色都是微沉了下来,拍卖场的一些护卫,已经面色阴沉的迅速靠拢,然后对着那黑衫青年而去,他们已认定,此人是来捣乱的。

  然而,就在不少人坐着看好戏时,那台上的雅妃,却是怔怔的望着那对与当年相比,依然清澈的黑色双眸,半晌后,她轻咬着红唇,脸颊上,浮现一抹魅惑众生的妩媚笑容。

  “可以考虑啊…”

  她的声音,在拍卖场中回荡着,而后,那原本沸腾的拍卖场,便是瞬间鸦雀无声,那些护卫,也是在此刻僵了脚步,一脸的木然……岁月如梭,时间未曾因为任何人而有所停留,不知不觉,距离当年的双帝之战,已是过去了十数年的时间。

  在这十数年中,斗气大陆之上,也是人才辈出,不断有着新的强者崭露头角,为这片大陆,添上几分精彩。

  而至于炎帝萧炎,则是在这十多年中,完全的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那种种传说,却依然并未消逝,反而是在口口相传中,变得越发的神化以及让人敬畏。

  加玛帝国,乌坦城。

  对于加玛帝国的人来说,乌坦城俨然是圣地般的存在,因为那里,是萧家的总部,而萧家,这些年强者辈出,就算是放眼斗气大陆,能够与其匹敌者,都是寥寥可数。

  在乌坦城中心的位置,一座庄园矗立,隐隐间,有着小孩的嬉闹声从中传出。

  视线越过高墙,只见得在那其中的庭院中,几道小孩在其中翻滚嬉耍,咯咯的笑声,响个不停。

  在庭院的石椅上,青年双臂枕着后脑,嘴中挑着草根,微眯着眼睛,享受着那温暖的rì光浴。

  在青年身旁,身着淡青色衣衫的女孩,一对如玉般的修长素手灵巧的剥开一颗水果,然后轻轻的放进青年嘴中,做完这些,女孩刚欲起身,却是被一只手臂直接揽住纤腰,在其一声娇呼声中,扯进了怀中,然后狠狠的在女孩脸颊上吻了一口,让得她脸颊顿时绯红了起来。

  “霖儿他们还在呢…”青衣女子娇羞的嗔道。

  “看见就看见呗,都老夫老妻了…”萧炎撇了撇嘴,笑道。

  “爹,你又在欺负娘!我要告诉彩鳞娘!”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旁便是窜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双手叉腰,大声道。

  “小兔崽子,还敢威胁你爹,一边玩着去。”

  萧炎翻了翻白眼,随手一挥,一股劲风便是吹拂而出,见状,小男孩体内顿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斗气光柱,不过可惜,当那股劲风吹来时,依然是直接将其吹翻而去,然后软软的落在了地面上。

  “你啊…”

  见状,薰儿不由得轻拍了萧炎一下,嗔道。

  萧炎笑了笑,抬起双眸,望着天空,脸庞上的笑容,突然徐徐收敛,他轻声道:“这段时间,我有些比较奇特的感觉…”

  “什么?”薰儿怔问道。

  “薰儿,你知道为什么以往斗气大陆上的斗帝强者,后来为什么全部失踪了么?”萧炎道。

  “为什么?”闻言,薰儿也是微微一怔,道。

  “或许…他们是离开这个斗气大陆。”萧炎双眸中,有着淡淡的光泽闪动,他轻声道。

  “不会吧?”薰儿一惊,喃喃道。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顶多半年,或许便是会有答案了…”萧炎拥着薰儿,道。

  闻言,薰儿也是微微点了点头,环在萧炎腰际的玉臂,不自觉的加深了力道。

  …半年时间,眨眼便过。

  中州,天府联盟总部,一座高耸的石塔上。

  在石塔周围,有着无数的强者悬浮,他们的目光,皆是泛着狂热的望着石塔顶部,那里,一道黑衫青年安静的盘坐着,这是他们十年之内,第一次见到那传说中的人物。

  炎帝,萧炎!

  “你认为萧炎所说,究竟是真还是假?”烛坤望着萧炎,偏头对着一旁的古元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似乎也只能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斗气大陆上的斗帝强者会消失得那么干净,那种等级的人,想要斩杀,可并不容易啊…”古元迟疑了一下,道。

  “唉…”

  烛坤叹息了一声,心头很是复杂,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就真是井底之蛙了啊…天空上的平静,持续了整整半日时间,终于是在夕阳斜落时,突然泛起了阵阵奇异的波动。

  无数人屏住呼吸,目光震惊的望着这一幕。

  那种波动,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烈,到得后来,萧炎双眸也是陡然睁开,一道贯穿天地般的气柱,从其天灵盖暴shè而出,最后在整个中州的目光注视下,直接冲进了那遥远的天空上。

  “嗡嗡!”

  随着这道气柱冲出,那波荡的天空,也是变得极端激烈了起来,半晌后,一个泛着淡淡光泽的光芒通道,仿佛是破开了位面空间的束缚,出现在了那天地间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

  在那通道出现时,萧炎也是豁然起身,面sè凝重的望着这一幕,从那通道中,他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

  源气!

  那早已在斗气大陆上消失的源气,也是晋入斗帝强者的关键之物!

  整个天地,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烛坤与古元张着嘴,心头如同泛起了惊涛骇浪一般,那道通道在出现的时候,他们分明的感觉到,那驻步上千年的实力,居然有了涨动的趋势!

  “咕噜…”

  两人的目光,无比火热的望着那个光芒通道,灵魂深处传出了一种极端强烈的悸动,那种悸动,告诉他们,若是进入其中,他们的实力,必然能够突破!

  “呼…”

  萧炎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平静了多年的漆黑双眸中,也是在此刻涌上了火热,原本冷却的血液,仿佛都是在现在沸腾了起来。

  “结束,果然也是一种开始……”

  萧炎嘴角掀起一抹微笑,或许,这也会是一种其他的开始。

    五年级:孟俊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结束,也是开始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