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小说 > 花落终有时_3000字

花落终有时_3000字

2014-04-18

  【忆音·莫唤紫衣】

  扬州的香满楼,霓裳羽衣,粉香巧笑,整日不断,叫那些气血方刚的少年郎们流连忘返。

  不过,香满楼最着名的,并非这些美人,而是另一位神秘的佳人。

  据说,这位佳人出身贫寒,不得已入了乐籍,不过香满楼的妈妈很是器重她,因为她是一位鲜有的才女,不仅赋得一手极好的诗词,还有着天籁一般的嗓音,歌声更是能打动人心。

  不过,她极少见客,就连出阁献唱,也总是蒙着一层淡色面纱,一双紫色的瞳眸在随身飘舞的长衫舞衣中充满了神秘的色彩,一如她的性子一般,令人捉摸不透,就连香满楼的妈妈都不好一直对着她。

  又是一日,细雨霏霏,天上乌云密布,一如妈妈沉闷的心情。她踩着小碎步,一边挥着手绢,一边冲到那位神秘的佳人阁前唤道:“紫衣啊紫衣,妈妈今天求求你出阁献唱一曲吧,虽说今天的阴雨天不和您的心意,可妈妈也是没有办法啊……”

  被唤作紫衣的佳人轻轻打开房门,将妈妈先请进屋,随后才开口:“什么事让妈妈这么心急?”

  “紫衣你不知道,”妈妈一脸沮丧,“今天咱们香满楼里来了一位重要人物,好像就是京城的那位九王爷,架势可大着呢。他点名说要我们的紫衣姑娘接客,不然就砸了我们香满楼呢。”

  “妈妈,你知道我一向不接客的。我可以出阁献唱,至于接下来的事情,紫衣心里自有分寸。”佳人将妈妈请出阁,开始梳妆打扮。

  软榻上放置着她常穿的紫色舞裙,她小心翼翼地扑上胭脂,一线晶莹却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

  如今都唤我紫衣……在这滚滚红尘之中,原来,真的不会再有人记得,那个最真的我了……

  梳妆完毕,佳人款款出阁,一曲歌吟,惊艳满席。舞罢歌尽,她稍一鞠躬,正想扯着舞裙回阁,不想被一个男子拉住了手臂。“这位公子?”她冷冷地回头,丝毫不留一丝情面。

  男子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紫衣姑娘歌唱得好,舞也跳得好,不如陪我喝几杯如何?”

  “多谢公子如此看重紫衣,”她想用力抽出手臂却以失败告终,“只是紫衣今天身子稍有不适,还望公子成全。”

  “成全?你说到底,还不就是一个歌姬,谈何成全?”“就是,连咱们九王爷的话也不听了,胆子可真大啊。”一边的近侍开始起哄。

  就连妈妈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九王爷,我们紫衣……”

  话音未落,妈妈被踢飞了出去。九王爷一声冷笑:“哼,我想要的东西,至今还没有得不到的!”语罢,即刻扑向那位佳人。她只能一直闪躲,但长裙终究还是绊住了她的脚步,眼看危急,不料一颗黑色的飞镖飞了过来,极准地割伤了九王爷的脚腕,不由得使他摔倒在地。

  “哪家的这么放肆!”他大骂着拿起飞镖,盯着上面的家族刻字看了一会,随即大惊失色。

  飞镖之上的,是“墨”字。

  墨家,扬州家世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其家主以研究神秘之术着称,丹药自然是少不了的。传闻墨家的武器,样样涂有丹药,凡是被弄伤的,接下来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了:

  ——保持微笑,然后等着过奈何桥!

  因为墨家的丹药,至今只有家主才有解药。

  九王爷狼狈地带着自己的人马离开了,佳人急忙扶起妈妈:“没事吧?”

  “没事没事,紫衣你没事才好啊。”妈妈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佳人回过头,望向坐在角落里的一位黑衣少年,而他的手中,还捏着与先前一模一样的飞镖。很显然,他就是刚才出手的那一位。

  “多谢公子刚才出手相助,”佳人向他行了大礼,“只是公子是墨家的人,如此会否……”

  “姑娘请放心,我早已叛出墨家,所以丹药之类的东西,我是断然不会使用的。”少年收起飞镖,站起身来。他又转了一个身,面向妈妈说道:“妈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说你说。”妈妈对于救命恩人自然没有怠慢。

  “我想带走这位姑娘。”少年指向身边的佳人,在佳人和妈妈的一片愕然中,解释道:“想必各位心里面都清楚,九王爷的性子一向乖张,如今被姑娘拒绝,再加上被我所伤,若是今后找起麻烦来,这香满楼想必是留不下去了。我带走紫衣,若是九王爷再想找茬,也定然不会拿妈妈怎么样,接下来的事情我会独自承担的。”

  “这……但紫衣是我们的头牌,这样的损失……”妈妈吞吞吐吐。

  少年又道:“妈妈请放心,作为赔偿,明早我会送来十万两雪花银,然后再带走这位姑娘,如何?”

  听到这钱的数量,妈妈顿时双眼放光:“好说好说!紫衣,还不快谢谢人家!”

  “多谢。”佳人却是惜字如金,满脸淡然。妈妈欢天喜地地回房歇息去了,少年见佳人依旧没什么反应,便转身离开。

  “公子请留步!”佳人忽然追了上来,“敢问公子姓名?紫衣……感激不尽。”

  “在下墨修。姑娘,既然你已然要出香满楼,就别再自称紫衣了,这样……也太憋屈了。”少年作揖回答,之后默默离开。

  佳人突然瘫坐在地上,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流过脸颊,弄花了妆容,却也点开了她心头的涟漪。

  ……这好像也是第一次,她没有被人唤作紫衣吧。

  真好。

  【幻歌·此生无悔】

  第二天清晨,佳人早早地就收拾好了行装,等着墨修前来。很快他便出现在了香满楼的门口,将一个明显沉甸甸的盒子交给了妈妈,随后不动声色地将一边等候多时的她带进了马车。

  不得不说,墨修的车夫驾车技术很好,一路上鲜少颠簸。佳人垂下眼帘,将头倚在车框上,开始小憩。墨修见状,便也收住了本想交谈的想法,不再打扰她。良久,他却听见她轻唤一声:“墨修。”

  他应了一声,她这才继续说道:“为什么,你不让我自称紫衣?”

  墨修听见她不再“公子公子”那样叫唤,便放松语气接口道:“紫衣,想必应该是姑娘你的艺名吧?这不是你真实的名字,我想,谁都不会喜欢一直被人夸赞那个不真实的自己吧。”

  半晌,佳人沉默了。墨修以为她又要休息,却听见一阵低微的抽泣声。他诧异地抬起头,望见她的脸颊两旁滴下一串晶莹。她低垂着头,墨修看不见她的神色,只好先拿出自己的手帕,递到她的面前。她摆摆手没有接受,墨修无奈,只好自己凑了过去,展开手帕,小心翼翼地为她拭去眼泪。

  不料,她却哭得更厉害了。墨修怔住了,虽说在墨府的时候他算是读遍家中整个书库里的书了,但面对这样一位嘤嘤哭泣的少女,他不得不承认,在安慰女生这一方面他的确还是一个菜鸟。

  墨修的手就这样停在佳人的脸侧,正在这时,她开口道:“自从我家为了钱把我卖到香满楼,就从来没有人唤过我的真名,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紫衣,那个香满楼最有名的的歌姬紫衣。可我不是啊,紫衣只是那个我装出来踏破红尘的我啊……我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啊……”

  墨修此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只好抚着她的后背,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没事了,现在没事了。”

  “墨修,今日你带我出香满楼,是不是因为……我有着歌姬紫衣那样的歌喉与舞技?”她双肩的颤抖稍微缓了一下。

  “不,”墨修认真地望着她的双眸,“我带你出来,是因为……我不想你像我一样,因为背负了一个自己全然不想要的名号,而走入一生的歧途。”

  她含泪的眼睛凝视着他眼中的一汪深潭,拼命咬住双唇,靠在了他的肩上。墨修的脸微微发烫,伸手扶住了她的双肩,轻声道:“没关系的,想哭就哭吧,我在这里陪着你呢,一直都是。”

  哭了许久,她这才渐消愁容,抬起了头。墨修问了一声:“现在,可否告诉我你的真名?”

  她抹了抹双眼,随即绽开一抹最美的笑容:“安雅。我的真名是,安雅。”

  黄昏将至的时候,马车终于停在了墨修的府邸门口。因为墨修是家族中叛出的孩子,所以现在一个人独来独往毫无拘束,家族里面也不派人抓他,一方面是因为他毕竟还是家主的儿子,另一方面很简单,那就是一个字,懒。

  就这样,安雅在墨修的府邸中安安稳稳地住了下来。墨修也时常摆出少爷的派头,吩咐管家准备一桌的好酒好菜,和安雅酌酒对诗,别有一番情趣。

  不过,墨修唯一不解的是,安雅时常站在府邸的后院中,整整一个下午发呆。直到有一天,墨修开了一坛自己新酿的梅子酒小酌的时候,安雅举着酒杯,脸色略显潮红,软软地问了一句:“墨修,后院里的那些紫藤,都是你种的吗?”

  “没错,刚搬过来的时候我闲着无聊,便种了一些。”墨修本来还想再扯几句,没想到安雅竟然自顾自地举着酒杯走向了后院。在意识到她已经小醉的时候,墨修急忙抓了一件自己的外衣冲了过去。

  夜色苍茫,繁星点缀在夜幕之中,闪闪烁烁。墨修把外衣披在了安雅的肩上:“风大,小心着凉。”

  安雅缩了缩身子,开口道:“墨修,你知道吗?我的家乡,漫山遍野都有紫藤花呢。到了花期,满眼都是紫色。可是……那也只是我对家乡的唯一记忆了。被卖到香满楼之后,眼前之景皆是灯红酒绿,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可言。我好害怕,害怕到最后,我也会撑不下去,变成那一个只会假惺惺对着别的男人微笑去讨好他们而谋生的人……我真的不想这样……”

  “笨蛋。”腰间一下子被紧紧搂住,安雅感到劲后传来墨修浅浅的呼吸,晃了晃身子想要挣脱,不料却被抱得更紧。

  “安雅,你根本不用再这么想了,你也不用再害怕了。因为……我会一直在你的身后,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一直陪着你,守护着你。”墨修半垂下眼帘,星光映在他的眸中,柔和地散开点点光斑。

  鉴于他从未说过如此这般的话语,安雅惊异地扭过头:“墨修?”

  “安雅,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一直为你种紫藤花,院前院后,漫山遍野,都可以。或许你过不了家乡的生活,也不会再有香满楼那样响亮的声誉,但是,我绝对会让你幸福,然后,永远永远陪着你看你最喜欢的紫藤花海。”

  安雅的心口一阵小鹿乱撞:“墨修,可是你这样为了我……值得吗?”

  “怎会不值得?”墨修仰头,“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很值得啊!”他凝视着安雅闪着点点晶莹的双眸,认真地补上一句:“安雅,我很喜欢你啊。你……”

  “笨蛋。”这回,却是她笑骂道。她指尖抵住墨修的下巴,微微踮起脚尖,靠在了他的肩上。墨修怔住了,清醒之后才后知后觉地紧紧将安雅搂在怀中。

  幸福的泪滴从安雅的脸侧划过,悄无声息。

  墨修,之前我的命运再怎么坎坷,都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遇见了你。

  所以,为了你,无论今后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底弦·花落终有时】

  就这样,安雅每天都会在紫藤花丛中静静地站着,回想那天晚上与墨修紧紧相拥时的温暖。这样的幸福,是她从未拥有过的。

  只是有一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安雅无奈,只能呆在房里,透过窗外的雨帘望着雨景。

  突然,门扉处传来“笃笃”的叩门声。坐在厅中读着藏书的墨修起身,透过门缝看了一看,脸色随即变得难看起来,转过头示意安雅安静不要跑出来,然后才调整神色开了门。

  安雅这时突然如此庆幸在香满楼的时候为了探听楼下的情形,练出了不凡的耳力。她清楚地听见,门卫的男子声音十分沙哑:“少爷,希望你和我们回去一趟。”

  “我已不是墨家人,自然不会回去的。”安雅小心翼翼地透过房门与墙壁之间的缝隙看去,墨修面无表情。

  “少爷,这一次是家主让我们来的,他希望少爷您能继承家业啊。”另一个少嫩一些的声音说道。

  墨修依旧淡然:“我不在乎这些,况且,二弟三弟他们也已成人,为何不请他们担此重任?”

  “这……是家主的意思,还是请少爷走一趟吧。”先前的那位说道。

  “我不会去的。”墨修甩了甩袖子转过身,“如此丹药,尽为害人之物,若是经我之手传承,岂不是玷污我的人格!”

  一个侍从动怒了:“这可是家主的毕生心血!虽说您是少爷,可也不能如此口出狂言!我……”

  安雅看到旁边的侍从不动声色地扣紧了那个生气的同伴的手腕,眼睛迅速向安雅这边扫来,墨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略显慌张地看了过来,安雅急忙缩了身子,蹑手蹑脚地躲到了衣柜后的角落处。

  好险,好险……安雅此刻脸色依然发白,心口也一阵发慌,但接下来的对话让她的瞳孔蓦然放大了。

  ——因为她听见,那个侍从轻笑了一声开口道:“真没想到,墨修少爷你居然会迷上一个香满楼的歌姬。在下以前还以为少爷不喜欢美人呢……”

  安雅听出了墨修声音中细微的颤抖:“我何曾这样过?”

  “是吗?”侍从声音低了一些,“那么……”

  这时,安雅突然听不见声音了,再响起的,便是告别:“少爷,我会等着你的抉择。”她听见墨修恼怒地一拳打在墙上,轻手轻脚地把门打开一条缝,看见没有外人了,才小步移了出来,心疼地握住墨修的手:“别打了,伤的还不是自己。”

  “可是我宁可伤害自己也不肯伤害别人!”墨修摊开手掌,现出一个小瓶,“他们给了我一瓶丹药,说是只要我能用它……他们便不再追究,否则,便要伤害我娘和我的两个弟弟,还有……你。”

  安雅瞪大了双眼,不知该如何劝慰墨修,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用力握着瓶子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厅内一片鸦雀无声,寂静的有些恐怖。

  此后的几天,安雅一直非常担心,因为墨修要么一直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凝视着那个瓶子一声不吭,要么就是一整天都跑去后山寻找能够解毒的草药。

  一边,是自己的理想和人格,另一边,是自己的至亲,这样的抉择,又有谁能够狠下决心?

  但,终究,总有那样的一个人要做出牺牲的啊。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

  然后,义无反顾地就这样一路走下去。

  安雅望着墨修黯然神伤的背影,暗自握了握双拳,悄声离开了。

  当墨修采好草药回来的一天下午,惊讶地发现安雅依旧坐在后院里,手中还捧着一杯热茶,凝望着远方。他急忙放下草药跑到她的身后,轻轻地说了一句:“天有些凉了,进屋吧。”

  安雅没有说话,只是扭过头,笑着看着他。那笑容是如此的凄惨,以至于墨修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可还是试探着问道:“怎么了?生病了么?”说着,抓起她的手。茶杯顿时摔成碎片,一缕黑色的轻烟在两人的脚边缠绕着。墨修大惊,突然感觉到她手心的温度一阵冰凉,再接下来,便是看到安雅惨白的面容无力地倒在了他的胸口。

  “安雅,安雅!”他不断地唤着她的名字,但应他的,只是她有气无力的一声:“墨修,谢谢你……”

  “笨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墨修恼了,但望着地面上的黑烟,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等等,你不会是……吃了,那一瓶……”

  安雅抬起手臂,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这样的话,墨修你和你的家人,都不会再出事了吧。”

  “那你呢?你把丹药放进茶里喝下的时候,就没有想过,失去了你,我该怎么办?”墨修的声音哽咽着,略显嘶哑,“没有你的世界,你让我如何,一个人走下去……”

  安雅淡淡地笑了:“带着你的理想,你的人格,一直走下去啊。还有,你才不会是一个人呢。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着你的,一直……一直都是……咳咳……”她一阵咳嗽,捂住嘴的掌心中滴下殷红的血。

  墨修拼命咬住下唇,不想让泪水流下,可终究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安雅,安雅,你不要走,好不好……你答应我啊……安雅……”

  安雅没有说话,只是细心地拭去他眼角的泪水,轻轻地唱起了一首久久藏在心底的歌谣:

  “紫藤绽,吾心欢,日日夜夜,望乡台。依君言,着新裳,淡抹浅妆,随君狂。

  不求恒,但愿常,朝朝夕夕,伴君旁。待到终,紫英飘,吾欲随风,天地荡。

  看罢纸醉金迷,走尽歌舞离殇,而今桃源山水,如花美眷,非幻想。

  一曲满树花开,一舞落英飞扬,只求君若安好,吾愿化蝶,将愿偿。

  只求……

  君若安好……”

  墨修,这首歌,是我专门为你所作的呢……

  谢谢你,让我离开了红尘乱世,让我看到故乡的紫藤花,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

  ——原来就是,纵使万劫不复,也会让对方,好好的,活下去。

  好可惜,这些话,我已经没有力气告诉你了……

  安雅用最后的一丝力气,眯起双眼,亲了一下墨修的脸颊:“墨修,别哭了。”

  ——然后,带着最后的微笑,永远,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墨修就这样跪坐在那里,死死地抱住安雅的身躯,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悲痛,仰天长啸。

  “安雅——!”

  后院的紫藤花,无声无息地凋落。

  满园的芬芳。

  满园的忧伤。

 

    初一:邓漓诺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花落终有时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