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九)_3000字

琴医帝妃(九)_3000字

2014-04-17

  

  凤语汐吃惊一望,便低着头吃自己的食物,心里更悲催的暗叹自己的运气。这是什么破运气……

  避个雨,遭到玉佩死皮赖脸的跟着。吃个饭,还不让她歇停!又碰到个撞脸的!

  “小姐,你先到楼上歇息吧,我来为你点菜。”这也是一个长得不错的丫鬟,可凤语汐偷偷望去时,还是看到丫鬟眼底极深的怨恨。

  “不必。”鹅黄衣衫的小女孩不耐的皱起了眉,她年龄虽小,但还是明白这丫鬟不安好心。

  丫鬟咬了咬牙,还是出声。

  “小姐,你看这里已没有空位了,你还是上去吧。”声音中带着命令,真难想象这是一个奴婢对主子的口气。

  “这点事我做不了主?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你随小二去看房间。”鹅黄衣衫女孩摆了摆手,望了望四周,忽然向凤语汐走来。

  蓝羽离也只发现凤语汐的旁边没有人,这下又没有什么选择,就想和凤语汐商量一下,能否在一起吃个饭。

  “你好,这位小姐,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吃个饭,你看,周围已没有空位了,这饭钱我出可以吗?”蓝羽离礼貌的说着,完全一副大家闺范,虽然只有十岁。

  凤语汐第一千零一次叹自己的运气了,为什么茫茫人海中,她的运气是这么好呢?她明白这次躲不了了。

  “当然可以。”凤语汐轻笑着说,无奈的抬起了头。

  四目相对,凤语汐清清楚楚看到了蓝羽歆的震惊。不过这震惊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惊喜。

  “这愿望怎么这么灵验呢?我刚刚想着找一个替身,马上来了一个,这下好了,我终于可以不回皇城了……”

  蓝羽离小声说了好多,凤语汐有些听不清,但还大概知道这丫头嘴里跑的是什么飞机。

  “你说什么?”凤语汐不知为什么,笑不起来,但还是礼貌的问了一句。

  “这个。”蓝羽离欢喜的坐下来,拉着凤语汐,“我叫蓝羽离,我求你一件事可以吗?”

  “我……”凤语汐刚想拒绝,被一个声音打断。

  “小姐,房间选好了,请小姐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那丫鬟大概是选好了房间,一步一步从楼上下来。

  “可以了,我和这位小姐有些话要谈,你去马车上看看有什么东西忘了拿没有,记住,没有我的吩咐,不能进房间!”蓝羽离不耐烦的说,拉起了低着头的凤语汐。

  “可是小姐——”

  “这点事我都做不了主吗?”蓝羽离皱眉说着。

  “是!”那丫鬟咬牙说道,狠狠盯着蓝羽离。哼,看你还得意什么!今晚看你还得意的起来!

  说完,丫鬟也不看蓝羽离一眼,向外走去。

  “好了,跟我来。”蓝羽离拉着凤语汐,跟着小二走上楼去。也没有看凤语汐是否同意。凤语汐皱眉,但也知道现在她不能抬头,也不能说什么,否则被别人看到两人长得一样,那也比较麻烦。所以也只能随蓝羽离去房间再想办法。

  “呼,到了。”蓝羽离关上门,只是个子显得还有点矮。

  “你叫什么名字?”

  凤语汐暗忖这怎么拒绝蓝羽离,但对蓝羽离也有些好感。也不在意,随口回答了她:“凤语汐。”

  “哦,你姓凤啊,我爹爹好像有一个姓凤的朋友,不过这也不是重点,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蓝羽离飞快的说着,拉着凤语汐坐下。

  姓凤的朋友?凤语汐有一瞬的愣神,她还记得父母给她的玉佩中好像是有一个这样的玉佩,是姓蓝的朋友。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的父亲是不是叫蓝铭涯?”

  “是啊?你怎么知道?”蓝羽离疑惑的问道,然后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哦,对,我爹爹是左丞相呢,你肯定知道。”

  左丞相?凤语汐莞尔,她就知道,父母的朋友也绝非普通人,一个人的天才程度,也决定了一个人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否者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呢?

  “那,你说吧。什么事?如果我能做到,我会尽力帮你。”知道了两人的关系,凤语汐也不像刚刚那样了,毕竟两人的父亲是朋友,就相当于自己代爹爹为他的朋友做点事也并不是不可。

  “这个……”蓝羽离脸色微微红了,小手绞着衣角,唯唯诺诺的,一反刚刚的态度,良久,她鼓起勇气。

  “语汐,如果我让你去给我当替身,你不介意吧?”说完这句话,蓝羽离的小脸蛋更红了,偷偷瞅了一眼凤语汐,然后把头也埋的更低。

  虽然两人此刻是一模一样的相貌,但给人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蓝羽离就属于坐不住的那一种,年龄只有十岁,心理也只有十岁,一双大眼睛里,表露出来的满是属于儿童的好奇和天真,现在像是犯了错误的小孩,胆怯地缩在一边。而凤语汐,只要不是她装出来的或特意掩饰,她给人以一种优雅和谐的感觉,虽是十岁,但让人觉得有着属于成人的沉稳,看起来与世无争,宛如落入凡尘的小仙子。

  果然,凤语汐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平淡地重复了一遍。

  “替身?什么替身?”

  蓝羽离的脸蛋爆红,到底她也只有十岁,还不懂掩饰情绪。她微微抬头,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是什么替身啦。要不,你就当个传信人,替我回家给我父母说一声我要先出去一会,可能过些天回去就行了。”嘿嘿,只要你回去了,保准回不来啦。蓝羽离得意的笑着,但小脸上拼命的掩饰,只是太拙劣了,任谁都看得出来。

  凤语汐心里颇为好笑,但还是平静的看着蓝羽离,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

  “如果真的是传信,那个丫鬟也可以传吧?为什么非要说我?”

  “废话!那丫鬟一看,连我都知道她不安好心。”蓝羽离嘟嘟嚷嚷,偷偷看了一眼凤语汐风淡云轻的模样。

  “所以,你就要我去?”凤语汐还是没有一丝的表情。

  “嗯嗯。”蓝羽离厚着脸皮去点头。

  凤语汐沉吟一阵,就在心里做出了选择,“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愿回家?”

  “也不是我不愿回家,只是那个家限制太多了,什么都要学,这次出来,都是我求了好久才能出来的。”

  “你爹也放心?”总共蓝羽离也不过三人,这还算上了那丫鬟和赶车的车夫。那蓝丞相也放心,是不是蓝羽离根本不得宠?所以连个保护的卫士都没有?

  “当然不放心。不过我要求这次出来到别的国家游玩,不许有人跟着,所以爹爹拗不过我,答应了我,但是谁会相信他?我估计这间客栈外面就有爹爹的人守着,只是不会让我看到罢了,不过他也识相,只要保证我的生命,所以从来都不会每一刻都看着我,估计现在,他也去吃饭了吧。放心,他看不到你。”蓝羽离笑着拉着凤语汐。

  凤语汐心中微微不自然,既然她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人守着,那么就说明,那人的念力比她高!

  “语汐,你到底答不答应啊?”蓝羽离声音有些弱弱的,这才是她最关心的。

  “我答应了。”这是她早做好的选择。

  “真的?”蓝羽离变得也太快了,下一刻眼中充满惊喜,不可置信的望着凤语汐,吞了吞口水,她还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亏她还准备那么多话呢,现在都不用说了,而且同是十岁,同是一张面容,为什么她感觉有太多的不一样?到底是哪里?蓝羽离揉揉头发,她小小的脑袋不够用了,到底也只是十岁呀,她也不去思考,心中一喜,顿时眉开眼笑。

  “谢谢你!语汐!”

  凤语汐也淡淡的笑了,只是笑容太浅。

  她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行走,还要一样东西,那不外乎就是身份,纵然父母留下的东西太多、太多,但毕竟还不属于自己,如果真的动用那些身份,轩辕幻必定有所察觉,也有太多的不方便,为了谨慎起见,凤语汐也不得不用另一个身份继续自己的计划。至于秋枫那边也很好说,直接让秋枫独立办事,相比轩辕幻就算有所怀疑,也无从下手。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凤语汐瞄了一眼蓝羽离,心里暗叹蓝羽离的天真,这小丫头还不明白,世界上并没有永远的朋友,除非是过命的朋友,其余的,多半哪不是为了利益?就连她选择替蓝羽离回蓝府,也是有些为了自己。

  “你应该要想想,你一个人,是如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

  弱肉强食?蓝羽离一愣,不过也没有多在意:“没关系,你也是十岁,你也是这么早出来了,我当然也可以。”蓝羽离丝毫不在意,现在正想像自己以后的路是多么光明呢。是呀,她只是一个孩子罢了,并没有过多的接触到社会黑暗的一面,就连小时候她娘亲所讲的故事,都是童话般美好,她现在只是一张白纸。

  “你也是想的太过简单,你要知道,实力才能代表一切。”凤语汐抬起她那略显细小手臂,那一刻,紫色的亮光,炫花了蓝羽离的眼。压迫力也随之发出,使蓝羽离好奇的大眼睛里,多了一抹不敢置信。

  毫无疑问!五级高阶!

  不要以为凤语汐与一年前的提升不大,才区区提升两阶,这看似提升缓慢,但是让别人知道,身在五级,提升两阶只花了一年,那绝对是人人拉拢的对象!

  众所周知,每提升一级,都会是一个瓶颈,都需要是上一个突破整整十倍的努力!就连中间突破一阶的努力,难度都不止比上一阶突破提升一倍。一年,从低阶到高阶,不是在一级中的突破,而是在五级的突破!这对外面那些人来说,是多么骇人听闻啊!而且,就有许多人,是卡在这些瓶颈处,修为再无半分无长进。

  不过,就连凤语汐都没有注意到,她敢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在蓝羽离眼前,就说明,她信任了她。要不然,这等天赋,传到了外面,不是人人想得之,便是人人想毁之。况且自己的势力还没有建出,把自己实力公之于众,就是一个不要命的选择。

  当然她可以对外宣称,自己有一个神级的师父,这样就会使太多人有顾忌,但她师父到底已不再,这样也有风险。万一也有一个神级想凑热闹,那她的命也得玩完。关键是轩辕幻,大陆出了这样一个天才,她不会去查?

  但是,她说给了这一个如白纸的女孩听。

  凤语汐释放的压迫力已收回,她看见蓝羽离的小脸已经因压迫力而不能呼吸涨红了,就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她。蓝羽离赶紧抓过来喝了一口,然后伏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让红通通的小脸慢慢平静下来。那窒息的感觉,让她感觉时离死亡又有多么近!

  这就是有实力的好处,五级之上,你的实力越高,对一个人的压迫力就会越大,一级之差,便是天与地,等级越高,天与地离得更远,甚至可以掌控一个人的生死!

  “你、你……咳咳!”蓝羽离到底说不出话,半天才憋出了一句:“怪物!”不是怪物是什么?不是怪物十岁能有这么厉害吗?十岁,还真的是十岁,不是哪个老家伙返老还童?

  蓝羽离是小,是天真,是纯洁,是还没有接触大千世界,是还不懂那复杂的一切,但不代表她是一个白痴!就算才刚刚学习修炼念力什么的,貌似她还逃过学,但是整天听,她也听会了。她明明听到她爹爹请到丞相府教她的老师说:当你二十岁之前到五级,三十岁之前到了六级高阶,四十岁之前到了七级,那便是天才,十五岁到五级,那便在大陆十大天才榜上就绝会有你的名字。她明白,五级之后的修炼更加困难,但谁能否定凤语汐是个天才!

  如果蓝羽离知道,凤语汐现在至少可以比她高一级的人打成平手,高两级的能一试,有打败对方的可能,这是因为,她的身体强度也随之修炼,保持在与念力平等的级别,这就是别人永远比不上的。希望那时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心脏能练得更结实吧……

  问题就是,她爹爹请的老师说,蓝羽离她的悟性已经算得上是天才了,但如果她是天才,凤语汐是什么啊?这根本是炫耀啊!蓝羽离撅起了小嘴,闷闷地看着凤语汐。

  凤语汐看着那与她一模一样的脸,也知道这个女孩在纠结什么。

  “我并不是向你显摆什么,我只想要你知道,没有家人的庇护,没有足够的实力,在这个世道上,你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蓝羽离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些,当然不知道。但她还是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实力。实力?蓝羽离迷茫的看着凤语汐,拥有实力,是不是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且没人阻止?有人阻止也可以继续?

  她想幻想。

  在此之前,蓝羽离只是一个如白纸一样干净的孩子,但在此时,那张白纸上,开始画上美丽的蓝图。稚嫩而又美丽的色彩。

  “实力真的有那么重要吗?”蓝羽离低低的问道,但免不了眸子里带上天真,晶亮亮的,璀璨得让人不敢对上那纯洁的眼神。

  凤语汐被问得有一瞬的晃神,虽然在她眼前只是一个小女孩,但她并没有敷衍了事,仔细思考一阵,她才认真的回答:“我并不知道实力是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值得付出一切的,有了实力,才有了保护家人的能力。”

  这句话,是对蓝羽离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有了实力,才能为父母报仇,有了实力,才能保护她所在乎的人,如果她能在父母倒下去之前,打败轩辕幻,或许,真的会有些改变。

  可怪就要怪,她那时太过满足与父母在一起的生活,以为会和父母一直平常普通的生活下去,忽略了父母的不平凡之处,是啊,有哪个普通人会那么出众?她没有重视,所以放弃了修炼自己的念力,想要平常一点,要不然她是可以从出生就开始修炼,十岁时的修为,绝不会是现在这样的。

  正是那时忽略了,所以她现在要的,就是实力!凤语汐的小手,攥得死紧,眼里闪着,那名为坚定的东西,久久不散去。

  “如果,实力能给我带来不一样的东西,那我愿意拥有它。”一句回答,代表了一个强者的开始修炼!

  蓝羽离并没有思考凤语汐的话,但在她那纯白的世界,多了一种信念,超越凤语汐的信念!虽然到最后,她的这种目标没有实现,但是也促进了一个强者的诞生。

  “实力不是那么好拥有的。”凤语汐摇头,对着只知道相信她的小女孩,有些无奈,“还有,你如果有了实力,还是这么天真,那就只能沦为别人欺骗的白痴。”

  “那该怎么办?”蓝羽离有些苦恼,但到现在,还是选择一味的相信凤语汐。

  “你还是想要我替你回家?”凤语汐探问道,“家”这个词还是不免让她心中苦涩。

  “嗯,我决定了。”虽然害怕成为凤语汐口中所说的“白痴”,但她对大千世界的好奇还是没有散去,而且,她还期待拥有实力。

  “那你相不相信我?”凤语汐又问,在看到蓝羽离坚定的点头后,她才说道:“如果信得过我,我就带你去一个地方吧。相信在哪里,你会成长。”

  “哪里?”蓝羽离眨巴着大眼,问道。

  “你去了才知道。”凤语汐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她也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另一张人皮面具给蓝羽离,毕竟两个人一个模样,也有些不妥,自己还要顶着她的脸出去问世,外人难免会怀疑。

  “对了,你身边的那个丫鬟,留不得。”凤语汐低头沉思,忽然来了一句。

  “那丫鬟?”蓝羽离还没缓过神来,但立刻眼中闪过不耐烦,皱着眉,“就随便你处置吧,反正她给我的感觉非常不好。”一想到那丫鬟的眼神,蓝羽离心里就一阵发毛,她早就打算让那个她爹爹派来的人把她连同那车夫一起干掉算了,这两个人,都不是好人。

  “嗯。”凤语汐点头,她早就看到那丫鬟眼中的一抹怨毒,恐怕早就想对服侍蓝羽离这个小丫头而不满了,迟早都会对蓝羽离下手。

  门口传来打门的声音,一声一声的,听着就让人心烦。

  “什么事?”蓝羽离烦闷的说了句,一听她就知道是谁在打门。

  “小姐,饭菜已准备好了。”门外一顿,传来的声音中,带着一份不满,一听就知道是咬牙切齿地说出的。

  “你去东边的商铺中,给我买个玉簪,刚路过那时,我看到有一个特别漂亮的,你去吧。”

  这句话,是凤语汐说出的。

  凤语汐模仿着蓝羽离不耐的语气,如蓝羽离近似的清脆嗓音,乍一听到还真是像同一个人说出的,但仔细听,还是有微微不同。只是那丫鬟绝对听不出来。这一模一样的口气,让蓝羽离惊奇地睁大双眼,就差点五体投地。

  老大!佩服!

  蓝羽离偷偷竖起拇指,晶亮的眼睛里,满是佩服,只是她自己还是倔强的认为,自己一定要超越她!

  凤语汐当然看到蓝羽离的小动作,无奈地看着蓝羽离。

  “可是,小姐,我还没有吃过饭啊。”丫鬟不满地说,声音里满是指责意味。不过她忘记了一件事。她是主,她是仆。

  “难不成,你想违抗?”凤语汐清脆声音中,不耐更多了。

  “是,小姐!”咬碎一口银牙,丫鬟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现在是白天。

  脚步声渐远。

  “好了,羽离,我们走吧?”凤语汐松了口气,拉着蓝羽离,站起来了。

  “走?去哪?”小孩就是善忘的生物,愣愣的看着凤语汐。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不过,你别反悔。如果你选择和我走,那么,就最近不能见你的家人。”凤语汐等着蓝羽离回答。

  不能见家人?蓝羽离有些踌躇,不过凤语汐的一句话,让她不再犹豫。

  “不过,如果你选择和我走,那你再次站在你父母面前时,就会拥有实力。”看出蓝羽离的犹豫,凤语汐轻轻说道。现在她要这个身份,所以她必须尽自己所力,让蓝羽离答应他。

  如果拥有实力,爹爹一定很开心!蓝羽离天真的笑了。

  唉,凤语汐看着蓝羽离天真可爱而又纯洁的模样。希望秋枫能把她锻炼成一个能独当一面的才人吧。

  “戴上它吧。”凤语汐从乾坤袋中拿出另一个面容完全不一的清秀面孔。

  蓝羽离随手戴上,惊讶的感觉到,那慢慢地紧贴着她的脸,直到再也感觉不出。

  “这是什么!”蓝羽离感到新奇。

  “你以后会知道的,你现在和我走吗?”凤语汐平视蓝羽离。

  “好!”蓝羽离由着凤语汐牵着她的手,带她出去。

  走出这间客栈,凤语汐朝着一个方向踏去。她记得,秋枫对她说他的宅院就在这小镇里。

  没有过多久,荷风镇中最大的秋府前多了两个小女孩,虽然面容仅算得上清秀,但这两个女孩都有当人移不开眼的吸引力。蓝衣女孩看起来很沉稳,独特的气质,就像竹一样坚韧,但配着蓝衣,倒像蓝天一样,纯洁,高高在上。鹅黄衣衫的女孩,天真可爱,眼睛中不带一丝杂质,纯洁的让人不觉被吸引。

  “请问两位小姐有什么事?”门前两个守门小厮见到有着这样气质的女孩,以为是哪家千金,不过也恭恭敬敬,因为不论是哪家的,都不是他们这群小人物能招惹的。

  “叫秋枫出来见我吧。”凤语汐敢肯定这没有一丝轻视秋枫的意思,因为秋枫也不是她轻视的对象。这完全是一种平等的语气。

  “这位小姐,怎么敢直呼家主名讳呢?”小厮为自己家主抱不平,想他家主不只是在荷风镇有名,还在外面也有些名气,他家主可是一个天才呢!除了这些,家主十五岁就掌管家中大事,有条不紊,让家中数人,无不佩服。

  可这小女孩敢直呼家主名字,让这个崇拜秋枫已到了痴地步的小厮,已有不满。旁边一个小厮一个劲地使眼色,可无奈他不听,可想而知,这个小厮完全不计后果。他也不想想,这是他惹得起的吗?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九)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