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八)_3000字

琴医帝妃(八)_3000字

2014-04-17

  “师妹,你真的要走啊?”

  云凌夜有点不舍的看着凤语汐,眼中满是迟疑。刚刚她找来他,弹了一曲离歌,他就知道,别过这满满不舍的曲子,或许,他就要失去她了。

  凤语汐收起了自己的玄水琴,点了点头。只不过也有些愧疚,和夜凌云相处才一年,她现在就要离开了。

  她也不想走,这里无疑比外面好多了。但是……

  凤语汐咬紧了牙,金丝能陪她的时间不多了,她必须出去,能在这谷中呆上一年,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那为什么呢?就算想要报仇,你也只是十岁啊,才这么小。”夜凌云轻声说着,满满的心疼。

  “金丝它中了一种毒,现在剩的时间,只有十年。”凤语汐定定的望着夜凌云,这件事,她也没打算瞒着他,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或许会还会有些办法,师兄又不是外人,这一年她不说,只是为了能安安稳稳的陪夜凌云一年。

  “这可能吗?金丝它的毒……”夜凌云实在不知道做何表示,那小家伙的毒够变态了,还有毒能伤到她。

  凤语汐叹了口气,她也想,如果金丝不是蛇皇的传人,那有多好?她宁愿自己保护金丝,也不愿看到金丝那偷偷看向她的眼神中带着愧疚。

  凤语汐还是说出了:“师兄,我现在也要告诉你了,金丝是金荃的后人,你应该知道了为什么吧。”

  云凌夜身子微微一僵,金丝它会化人形,是帝级幼兽,云凌夜是知道的,但说真的,从古到今,帝级幼兽出的也不止一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种族。只是并不是每个都能化尊级,有的只能说天赋还行,但是日后的修炼还比普通幼兽困难,金丝青岚的修炼也让他大惊,但是,他并没有联想到金荃。

  他从春云谷走后,还剩下的一些书,他也看了,自然也知道,解药是什么。

  只是,那些都是传说。怎么可能实现?

  “师妹,你一定要出去吗?”云凌夜再次问道,少年特有的嗓音里,多了抹坚定。

  当初,云凌夜本是想在这个山谷里和师妹生活下去,可是他也知道师妹要报仇,这其中又怕不知有多少变故,但是,师妹出谷的一天,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师兄,没事的,又不是再见不到了,怎么像我死了一样?”凤语汐笑说。

  “我……”云凌夜也笑了笑,“那,师妹,祝你能早点找到解药,或许,我们很快见面呢。”

  凤语汐有些奇怪地看着云凌夜,云凌夜在回来后,想开了一切,说他云凌夜要在春云谷内永远的住下去。

  虽然都不知道云凌夜的全部性格,但这她还是知道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心甘情愿被凤语汐坑。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多想也无益,凤语汐笑着:“好,师兄,我会回来的。”

  离开这,她也想过一定会有这个一天,可笑那老头说当她十年师父,没想到才几年啊?她才十岁,就要离开这仙境了。竟有着不愿去面对。深深望了这让她无数次感叹的山谷,红衣猎猎,在那向她招手。可是,终究她要离开。

  师兄,放心。

  凤语汐再给云凌夜最后一次微笑,即使易容,那笑容还是漂亮万分,那骨子里的气质,还是让云凌夜片刻忘神。

  终于,也要走了吗?

  “就算是再痛,我也会为你而闯。不过,小师妹,再见,会是什么样的呢?”云凌夜朱唇勾起一抹惑人的笑。

  那蓝白相间的身影,一头秀丽的黑发,还有那一举一动便会流露出来的气质,终于淡淡的消失在他的视野。

  凤语汐抬头望了望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才出来多久?

  天边早晨还泛着金光的云彩,现在就已经黑压压的了?

  不过她出来时一直在思索该怎样和师兄告别,并未注意天上有什么现象。早知道多留意留意天了。

  她乾坤袋中,多得是绝世的东西,偏偏少了一把伞!

  “唉!”第数不清次叹息了。

  果然是变化无常……

  不过呢,好像快到竹屋了呢。

  凤语汐加快了本就是快速的脚步,向前奔去。

  很快,眼前便出现了竹屋所存的一片空地。

  从外面看,这竹屋也并不起眼,准确来说,是完全看不到。

  药老虽然已经死了,但这结界是永久性的,也是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而存的。一般谁也不会发现那有个结界,即使发现了,也没有谁有那个心思去猜是谁设的。顶多在这里转转。知道是一个神级高手的一处落脚处。

  而且这结界结起来倒也麻烦,破亦是如此。也只有凤语汐这个变态会认为是一个小问题。

  “呼。”

  抬手破了结界,凤语汐前脚跟落入竹屋内,然后,天上就下了大雨。

  如倾盆般洒落,声音震得凤语汐耳朵微微有些发麻。凤语汐望了望屋外,结界已经重新粘合起来了,这也是这种结界的好处,被破之后,还可以自动粘合,只是不能挡着雨罢了,不过这也没什么。

  淡淡收回视线,凤语汐表现的太不像一个十岁女孩了,该有的表情一个也没有。

  屋内,光线有些昏暗,不过也淡雅清新,周围还笼罩着檀香味,使凤语汐微微有些烦累的感觉得到放松。

  这一个小小的竹屋,的确不引起人的注意,但仔细看,处处都低调奢华。

  “不过也幸好,师父还有这样一处落脚的地方。”像自言自语般,凤语汐抬腿走向屋内,眼睛一一扫过屋子里放着的东西,继而走向了自己的房间。药老的风格品味也蛮合凤语汐的意思。这竹屋里,也不缺乏客房,所以,当初凤语汐只是随便选了两处地方。不过不论在这竹屋的哪里,其贵重程度也不是可拟比的。

  凤语汐直径走向自己的床,刚刚的狂奔,也使她有些疲惫。

  刚合上眸子,凤语汐的眉头便皱了起来,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气味也有些熟悉,不是平常的檀香和龙涎香。反正她也不管了,她本来就有些懒,哪管这些什么东西,只要不威胁自己的命就够了。

  “小蓝天……唉……”凤语汐眉紧皱着,睁开了眼。

  这种感觉真的很熟悉,可她就是想不起来了。这“蓝天”是在叫她吗?

  可自己的名字本就是凤语汐,这定不会是他在叫,因为他也知道她的名字。这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为什么呢?

  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凤语汐揉了揉眼,朦朦胧胧发现天已经黑了,定睛看着淡雅的房间,把眼睛眨了眨。方才清晰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什么?

  凤语汐毫无波动的眼睛,看着桌上的一块玉佩。

  刚刚她进来的时候,并没有注意桌上到底有什么,此时,在微微的黑暗中,这个玉佩才有些显眼。它在发光。

  发出的像一抹冰一般颜色的光,柔和美丽,就那么一点点闪烁着。模模糊糊的光有些让人移不开眼。特殊的吸引。

  凤语汐还想看清楚些,就从床上下来,慢慢走到这枚闪着荧光的玉边。她的身子还微微有些酸痛,迫使她先活动活动筋骨。

  凤语汐抬手便抓住了这枚玉佩。很奇怪的手感,这玉佩并不感到冰冷,反而还带着柔和的暖。而且光是手感,她就知道,这玉不一般,至少她没有见过。

  点燃了蜡烛,室内才亮了起来,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吸引了凤语汐目光的,是桌上的一个纸条。

  “凌清水玉赠佳人”

  凌清水玉?

  凤语汐收回了视线,但这“赠佳人”着实让她心头一阵闷堵。她也猜出是谁了,想必这玉应该是那不染凡尘的白云所赠吧。只是才几岁啊?又一个早恋儿童。而且这笔迹真的不像一个小孩子写的,倒像一个青年男子的口吻。书法让人惊叹,只是这不想也知道,因为也只有莫箫绝他会这样做了。赠佳人……赠你妹的佳人!

  刚想放下玉,可这该死的玉竟然会认主!没搞错吧?这是什么玉?凤语汐想翻一个白眼啊!

  看着自动缩在她腰间的凌清水玉,凤语汐一阵发愁,颇为无语。这玉,她估计不到几天,就会有无数强盗来打劫吧?凤语汐用力扯了扯,可这玉真不愧是牛皮糖!这跟牛皮糖根本无异嘛,怎么弄也弄不下来。

  良久,凤语汐沉默了。

  良久,凤语汐屈服了。

  靠!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拉下来的!凤语汐狠狠地瞪了一眼凌清水玉,可这货还在得意的发着亮光,她估计如果这破玉会说话,绝对会当场哼起歌!

  凤语汐看着桌上有苍劲字体的纸条,一个伸手,就拿了起来,刚想撕,但手微微一僵,放入了乾坤袋。

  罢了,留个纪念吧。凤语汐摇了摇头。

  以白云这等的风姿,恐怕世上是没有人能配得上的,凤语汐恐怕也是一个仰视的存在。她承认,她被他吸引过,但是,也不代表她能配得上他,趁自己还没有沦陷,及早脱身才是妙计,否则,指不定会出什么事,现在也不是思量这个的年纪,还是趁早为父母报仇和为金丝找解药为好。

  次日,凤语汐打理好了一切,天边已看不出一点要下雨的痕迹,晴空万里,使凤语汐的心情也没有多少昨夜留下的恼怒。

  离开了竹屋,凤语汐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虽然凤语汐也相当于从来没有没有接触大陆上的一切,但是她可以在这个小镇中,听到许多传闻。也对大陆有一个简单的了解。她还记得,她为药老在这个小镇中治病时,也有很多有自己势力的人闻名而来,为自己的亲人朋友而求医,所以,许多事情,她也是知道的。加上父母居住的地方虽为远僻,但父母也会为她讲一些故事。

  不过,具体这些年变了多少,也是一个未知数。

  荷风镇,虽为一个靠近边界的小镇,属于仰光帝国的地盘,但繁荣也可见到。大街上,一片繁华景象,一幅热闹和谐的图画。

  天空昨日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蓝天上,泛起了一丝丝色彩,渐渐地,越来越清晰。那是彩虹。

  凤语汐坐在一家茶楼里,虽然自己的年龄的确不适合这茶楼的风格。但是,有钱就是好嘛,钱的确可以让凤语汐横着走。

  茶楼老板虽然也不想让凤语汐进来,但是一看到凤语汐手上的银票时,双眼就发出了精光,客客气气地把凤语汐迎到楼上的雅阁内,心里也不以为然,以为凤语汐只是哪个千金小姐偷偷跑出来玩,不过十岁就离家,那家庭也太没用了。

  想是这么想,茶楼老板也未说出,服务周到,确定一切都打理好了,才退了下去。

  “彩虹?”凤语汐望着天边,一双眼睛泛着亮光,看起来非常漂亮,而且声音也极为好听,只是那只能算得上清秀的小脸,有点与这眼睛和声音极为不和谐。

  “是不是会有些什么活动呢?”凤语汐站了起来,慢慢走向窗前。

  她记得,她的娘亲说过,彩虹被视为最神圣的事物,每一个见到彩虹的小镇村庄或城市,都要举行一些活动,不过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凤语汐原来五岁之前,在那个偏僻的村庄也见过几次彩虹,不过彩虹的出现太变化无常了,谁也摸不准是在什么时候。

  楼下,是整个荷风镇的中心,在这道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彩虹出来不久,便建起了一座擂台。

  因为擂台的建立,已有一些百姓驻足观望,结成一团两团,围在一起兴奋的谈论会有什么节目。有彩虹的那一天,基本所有人都会停下手中娱乐,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娱乐一天,轻松轻松。瑞雪兆丰年,彩虹也是这如瑞雪般的存在,有彩虹的那一年,往往都有着好收成。

  周围锣鼓响起。只见一个人已站在擂台上了。

  “大家静一静!”台上那中年男子扯着嗓子喊道,可以看出,这人只有二级念力。但在这平常的小镇中,也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存在。

  要知道,整个大陆,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能修炼念力,大部分人只是普通的百姓罢了。所以,在这也离皇城较远的小镇里,只要会念力,就会受人尊重。

  人们都停下口中话题,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中年男子。

  见周围都渐渐安静下来,男子那平凡的脸上,扬起礼貌的微笑,先向众人鞠了一个,由此可见,他已经身经百战了,是那么的从容不迫。

  “大家都知道了吧?今天,神圣的彩虹又出现在我们荷风镇的上空,预示着我们新的一年里,又会有着多么丰盛的收成。在这美丽的彩虹之下,我也不多话了,大家想不想好好玩上一场!”

  凤语汐不得不说,男子的声音有着号召力,很容易引起众人的共鸣。

  “想!”众人向亮的声音回荡在美丽的小镇内。

  “好!今天,我们也不玩之前的一切了,我们比武,大家说好不好!”男子的声音,传入了在场每一个百姓的耳中。许多人都兴奋得直拍手。

  “好!”

  男子满意的点点头:“大家都知道,当神圣的彩虹到来时,我们都是无法预料的,所有的一切,也都是无法去准备的,这擂台赛的规则很简单,大家谁上来都可以,一对一,赢的人等待下一个人打擂台,直到大家都承认那一个人赢好不好!不过别伤着人家。但是也别有人会一些工夫,却去当懦夫!我告诉大家,最终赢的人会有一个奖品,所以大家要抓紧了!”

  男子的话,使底下的百姓炸开了锅。

  虽然这荷风镇小虽小,但也有许多江湖人士在这里,也有一些将官士兵在这里扎住,因为这里毕竟靠近边境,只是那些人一般不露面,普通百姓能见着的着实不多。

  “你会打擂台吗?”

  “这个考虑一下吧。最先上台的一般都很吃亏。”

  “你还真以为你可以得到这样一个奖品啊?别做梦了!”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不可能呢?嘿嘿,没准彩虹会保佑我,让我走了这样一个运气呢?凡事都有可能。”

  “我可没你这么厉害,不过上去露个面也未尝不可,毕竟那是勇气啊。”

  “你就吹吧,我看你敢上去。”

  ……

  随处可见的,便是这种声音。当然还有人跃跃欲试。

  凤语汐的视线划过众人,慢慢定格在那一个小小的红盒子之上。不过也只是看了几眼,

  那擂台之上的男子,已经退下了,正引着几个人再次来到这擂台上。那几个人的手中,便拿着一个红色的盒子。

  “大家听到,这次镇长可下了血本喽!他可是为了今年的丰收,奖励可不是一般般的!在这个盒子中,可有他珍藏数年的一枚上好玉佩,平时可舍不得拿出来给大家瞧瞧,你们说说,是不是不能辜负镇长的一番心意啊!除了这个,镇长还有一个特殊的礼物哦!”说完,男子笑着鞠躬,退下了擂台。

  终于,人群中,也不是光说不做了,一位大汉挤了出来,爽朗的大笑。

  “哈哈,我虽然知道是不可能获得什么礼物,但是,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我怎么不会来凑个热闹呢?请哪位上台来过之一二,也让我输得心服口服啊!”

  随着大汉的声音,更多声音随着附和,走出来了另一个人。

  这个人,整个身上都透着一股干劲。他也仅是一笑。

  “来到这,图的也是一时的开心,反正今天是一个值得大家开心的日子,我也上来玩玩!”

  群众叫好声一片,但凤语汐真的觉得没有什么能吸引她,于是也就回到自己的桌前,想想自己的计划。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凤语汐轻轻敲打着桌面,茶楼老板给的茶真的引不起她的兴趣,所以她自己用自己带来的茶,向茶楼老板要了一份煮茶的工具。不出多久,一阵迷人的茶香飘了出来。

  接下来……

  凤语汐有些烦恼,准确来说,她还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活了两世,却都在孩子的时候死去,不过她不想像上世一样,只是为了复仇而加入哪个地方,这一世,她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势力。

  想要建造属于自己的势力,也必须要属于自己的实力,包括自己要有一些信得过的人……

  “哇塞!这茶好香啊!”一声比较夸张的声音传入凤语汐耳中,吸引了凤语汐的注意力。

  “嗯,的确不错,不知是谁的茶艺能如此之好,闻着这香味,似乎是从隔壁传来的,我们要不去结识一下?能有如此的茶艺,此人绝非平凡的人。”另一声比较温润的声音,如泉水般流入凤语汐耳中,也让凤语汐起了一个念头。

  不知这两人实力如何,自己刚好要建造势力,或许,结识几个友人也不错。只是自己的年龄会让他们不屑吧?凤语汐有着苦笑的意味。也发现,自己的确有点不适合这种年龄。

  “扣扣……”一阵敲门声,让凤语汐回到现实。

  随后少年温润的声音响起:“请问,在下想要结识阁下,不知在下能否进来?”

  凤语汐想了一想,最终还是用她那清脆的嗓音出了声。

  “当然可以,两位请进。”

  自己都是这么小,又是一个女孩,总不可能瞒人一辈子吧?再说,这是实力的问题,强者为尊,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实力就是一切,什么人都只会屈服于比自己强大的人。

  两人?

  秋枫温和的眸中眼中划过一抹疑惑,自己好像并没有说有几个人吧?她是怎么知道的?这竟是一个女孩?秋枫的眉头稍稍蹙起。

  秋枫当然不知道,自己先前的话,就已经传入凤语汐的耳中了。

  作为《龙凤逆踪》继承者,凤语汐的感官都是最敏锐的,隔壁传来的动静,又不是刻意压低的,她当然能听到,只是这秋枫和赵烨并不知情。

  在秋枫稍稍停顿的一会儿,赵烨就已经不耐烦的推门而入。

  “哇,竟是一个小女孩哎!那这么香的茶到底是哪来的?”赵烨神经很大条地喊了一声,四处张望了一下,飞快的坐在凤语汐身旁,为自己倒了杯茶。

  随后,秋枫才走了进来。

  凤语汐嘴角不停地抽搐,额头的黑线拉得老长!刚开始,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凤语汐的眼睛一亮。很明显,这两个人只有十几岁,但是本身念力就已经到了五级!虽比现在的凤语汐还差了一点,但是这也是天才啊,真不知今年的天才怎么这么多!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八)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