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七)_3000字

琴医帝妃(七)_3000字

2014-04-17

  与凤语汐辞别,也是在第二天上午,因为柳清絮才刚刚醒来,身体上有许多不便之处,甚至走路都有些难走,休养了将近一天,才有些好转,至少动作也不再那么不自然。

  春云谷谷口,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青衣女子,站着那里,不掩绝世风华,温柔地像要滴出水般。

  蓝衣女孩,裙褶上缀着点点白云,年龄虽小,却给人以一种不敢靠近,心生膜拜的气质。

  “清姨,出去了尽快找到自己的丈夫,你这样的美丽,出去了,我还真是担心呢。”凤语汐半开着玩笑,递给柳清絮一大堆银票。

  柳清絮本想不要的,但这世道改了多少,她也不太清楚,重要的是,无钱寸步难行,当下也不扭捏,直爽的接了过去。

  “小语汐,我怎么可能会被人盯上呢?他们别被我盯上就万事大吉了。”柳清絮摸着凤语汐的脑袋,“倒是你,你出谷后的危险可比我大多了。你这样的一个小人儿,任谁都想拐回去吧。”

  “哦,对了。”凤语汐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像面具般的东西,塞到柳清絮手里。同去的,还有两瓶药水。

  柳清絮低头望着那一块东西,入手舒适,还有一丝清凉,像婴儿皮肤般光滑,似乎还有些弹性。

  “这是。”柳清絮重新望着凤语汐。

  “清姨,为了你的安全,我可是昨天晚上赶出来的呢。这个是人皮面具,至少这样,也不会有人盯上你了。”凤语汐微笑着,永远看起来是那么优雅。

  人皮面具不似易容,它可以保存很久,而且戴上了,就不会看得出来,只有特殊的药水才可以洗去。只是人皮面具要花费的时间精力财物都比易容要多。这种东西,只能说不会易容的人想改变面貌才会去求,当然,身边有个易容师,谁也不会傻到去买人皮面具,而且外面的人皮面具要多劣质就有多劣质,亏外面的人还捧到了天价。

  “这个面具,你戴上以后,会与常人无异,你去也取不下来,只有这种药水可以让你取下面具。不过那么你最好在找到那个尹智风之前别取下面具。”

  “当然,语汐,谢谢你。”柳清絮心里暖暖的,根本不害怕凤语汐会动什么人手脚,直接把药水递给凤语汐,动手戴上了面具。

  取而代之,一个相貌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女子,只是温柔的气质还在女子如秋波的眼眸。

  柳清絮戴上面具,首先感觉到的是点点凉意,然后就感觉不到面具的存在,抬手摸摸脸颊,触感也似变得粗糙,但是脸上依旧可以感到手的触碰。

  “好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凤语汐把药水塞到柳清絮怀里。

  “那我走了啊,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嗯,回来的话,会有些麻烦,这四周有结界,不过你回来,这结界定会为你撤去。”

  柳清絮点了点头,走出了这个她沉眠已久的山谷。

  望着柳清絮的背影,凤语汐忽然想到了什么,良久,苦笑地望着早已没有人影的一片空地。

  “好像我忘了一件事,虽然都不知道清姨昏睡了多少年,可是师父早已那么老了,看样子,那个尹智风绝对不会年轻,那,现在怎么办?”

  凤语汐摇了摇头,转身回到谷中,既然人都走了,再多说也没有多大意义。

  ……

  柳清絮走在离春云谷不远的树林内,总觉得某个地方有个东西看着她,不过那个东西没有做什么,柳清絮也懒得去揪出来,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待柳清絮走远后,那个影子终于出来了。

  一个人。

  红衣如火的少年。

  少年看着柳清絮渐隐的背影,眼神有些疑惑。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吗?”

  ……

  凤语汐为自己易好了容,又变成一个清秀的女孩。

  看了又看,凤语汐这才出去准备训练。

  相比一年前,她已经四级,可是修炼一级,难度就要更上一层,凤语汐的难度还要比普通人要难上许多,因为,现在她在练念力时,还在练习身体强度,还有各种各样的技能。速度也不似从前。

  她的天赋已经够好了,但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其实凤语汐知道那个让她训练了一年的黑洞是哪来的,是药老用自己的念力凝结出来的幻境,在其中可以随自己的意愿设置训练的难度,凤语汐受的那些训练,其实还不算是最苦的,但也能让人够呛了。

  而且,这个黑洞,总的来说,是一个项链,但是药老把它变成了一个黑洞大小在那个密道深处,不过药老把一切他在谷里拥有的都给了凤语汐,当然,也包括了这个黑洞项链。

  此时,她的手里,紧紧篡着项链,这一条项链,闪着耀眼的光芒,但本身却是黑晶石,里面还包含着一个人的念力,这才可以开辟出另一个空间,一个毫无人烟且是训练圣地的空间。

  这黑洞里的难度,包括一切,都可以随凤语汐设置。

  所以,凤语汐想把难度提高一下,想要突破至六级初阶。

  当然,还要带着那两只兽兽。

  几乎是一眨眼,凤语汐消失在原地。

  “主、主人,也不必这么狠吧?”青岚和金丝在进入黑洞项链的一瞬间,被凤语汐放了出来,本来,它们也跃跃欲试,可是,眼前的一切,把它们吓得一愣一愣的。

  照样是那个灰蒙蒙的森林,可是,所有的东西,好像是升级了一般,连带着个头也大上许多,不对,也有更小巧的……

  “别多说了,快点去训练吧。”一句话,青岚金丝回过神来。

  凤语汐拿出了一柄宝剑,寒光闪闪,冲向了那个大块头黑影,可这也奇怪,明明那么大,动作却也迅速,就那么迟了不到一息的时间。

  黑影一个转身,胳膊肘往凤语汐身上狠狠地撞去,凤语汐也算是敏捷的了,一见没有刺到,心里也仅是一惊,立马向旁边躲去,可就是这样,凤语汐的左手还是被撞到了,虽是剧痛,但凤语汐还是忍着。也看准机会,凤语汐右手长剑对准黑影刺去。

  但是这也奇怪,削铁如泥的宝剑刺上黑影,也只是划出一个口子,黑影并没有消失。

  凤语汐继续闪躲、冲刺。

  同时,青岚和金丝配合得恰到好处,解决了另外一些很小的黑影,黑影虽小,但是也是灵敏异常,非常棘手,但两道人影虽是只有十岁,但也配合得没有一丝空隙,金丝先是上前去打伤黑影,并不致命,打伤后立刻闪到一边,紧接着,青岚便解决了那道黑影。

  虽然黑影闪躲得极快,但在两人的围攻下,渐渐招架不住了。

  青岚金丝身上仅仅也只有几处伤痕。

  解决完这边,恰好碰到凤语汐那便有些吃力,找准一个时机,在凤语汐刺出那一剑后,金丝化为原形,一个闪身,咬着黑影,虽然在这里毒不至死,但也可以让黑影够迷惑一段时间了。

  又是一个时机,青岚扶住凤语汐坐下后,执起他主人所给的长剑,刺向黑影,黑影挥舞了一下手臂,最终还是不甘的倒下。

  三道身影此刻在离森林不远的空地上,都坐在地上,喘着气。

  同时,也没有黑影再来骚扰他们了,反正这是凤语汐设置嘛,凤语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待呼吸平静后,凤语汐开了口。

  “青岚,金丝。”

  “主人。”青岚和金丝望向凤语汐。

  “这一次,就算了,不过下一次,你们不许帮我知道吗?”

  “为什么?”金丝撅着小嘴,可爱的脸上满是不解。

  “主人,怎么了,不过我们配合一下,不也是很好吗?”青岚也有些不解,虽然灵兽神兽可以活很久,但是,它们也足够单纯,不像人类一般拐弯抹角,即使再聪明。

  “记住,你们在我身边,我就要保护你们,哪怕我现在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我只能尽快地获得实力,你们懂吗?”凤语汐坚定地望着青岚金丝,眼里写满了不容反驳。

  望着凤语汐,青岚金丝都沉默了,他们知道,主人的命令,不能违反,也知道,主人是个多么要强的女孩,可是,他们舍得吗……

  “好吧。主人。”青岚开口,声音中有些沉闷,但也说出了金丝想要说的。

  “但是,能不能让我们去别处?”金丝有些不舍,但也毫无办法,在这看着凤语汐受伤,她还真的不想看到。

  凤语汐点点头,一抬手,让青岚金丝去了别处。

  而她,终究还是要继续……

  一个月后,春运谷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时,恰好凤语汐突破了,刚到五级初阶,和青岚金丝出来。

  而且五级的瓶颈一过,凤语汐就能和原来修炼速度一样了,因为身体强度也开始随着念力的增长而增长。

  “啊?你是谁?”凤语汐疑惑的看着眼前红衣张狂的少年,倒也是第一次看到穿红衣也可以穿得这样,气质毫无保留的让凤语汐看出。不过这个少年也只有大概五级的水平,凤语汐的身体硬度,早就到了五级高阶,现在念力虽是五级初阶,但也能和高阶一拼。

  “那你又是谁呢?怎么在老头的老窝里?”少年极美的凤眼上下打量了一下凤语汐,看他的样子,似乎和口中的“老头”很熟。

  凤语汐想到了一个人,让药老死也害怕的人,答案呼之欲出。

  “看样子,你被那老头虐得很惨啊?身上都是破破烂烂的,那老头呢?”少年眼中一抹戏虐,看着凤语汐。

  虐的很惨?破破烂烂?

  凤语汐摸摸鼻子。貌似被虐的很惨的是那个老头吧。

  还有,破破烂烂?凤语汐看到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裙,本是蓝裙,现在已看不清原色了。

  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洗澡。

  “哦,你等一下。”凤语汐往回走,准确来说,是准备回到屋子里,然后再到黑洞项链中的那个水源处洗澡。

  少年看了看,倒也没说话,在湖边等了起来。

  凤语汐本来是在今天突破到五级初阶,身上还没有清洗,在她想洗个澡时,黑洞项链外就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害得她以为发地震了,想要出来看看。可是一出项链,就听到谷口传来炸结界的声音,似乎累了,然后没有声音,于是凤语汐就撤了结界,她倒也不怕外面是一群会杀她的人,结果,就这样了,她连衣服都没换,为的竟然是来受那人的嘲笑?

  不出多久,凤语汐再次出来。

  她换了一身蓝衣,如往日的一样,蓝色的裙褶上追着白花白云,清秀的脸上,淡淡的看不出表情,让少年以为刚刚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女孩被掉了包。

  “你不会就是刚刚那个吧?”少年一脸惊讶,不住的点头,“不错,长得挺好看的。”

  凤语汐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但是,她忍了!点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看来,你就是那个让师父头疼的师兄了。”对于外人,凤语汐从来不会有太多的表情,因为她不想与太多人有纠纷,也不喜欢多管闲事。既然他是师父的徒弟,能说句话就够好了。

  “哦?你还真是那老头的徒弟,那老头呢?”云凌夜笑眯眯地说着,好像有种自来熟。

  “死了。”

  “啊?看样子,你还真是受虐受久了,这么希望他死?虽然我也希望那老头翘辫子了,但是也不会这么快死了呗,叫那老头出来,我云凌夜回来炸他的窝了!”云凌夜还是笑着说,俊美的脸庞,给她的感觉是有那么一点危险。

  凤语汐嘴角抽了一下,突然感觉,她出来就是个错误。

  我忍!我忍!我再忍!

  不管了,忍不住了!

  “我说了,师父的确去世了!你去留随便!”凤语汐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药老临终前的吩咐,估计凤语汐会立马暴走,把这所谓的无赖轰出谷外!

  “真死啦?那老头死啦?我还以为他是永远不会死的呢!既然死了,他的墓在哪?”云凌夜愣了好久,兴奋地说道,还四处张望。

  这就是那个极品徒弟?果然。称得上极品。凤语汐想捂泪狂奔,师父,还真是错了,到底是谁欠谁啊!

  这小子是人么?好歹师父也养了十年啊!一回来就想挖师父的坟!

  “这就是那老头的坟?”云凌夜挑着眉,看着由碧翡翠雕磨而成的石碑,“那老头也真舍得花钱,他不是最小气的吗?还用这样好的碧翡翠给他做归眠地,嗯,反正也快被我挖了,做得这么好有何用?”

  说着,云凌夜发出了红色的念力,直奔那晶莹的玉碑。

  凤语汐淡淡地看了一眼,左手一挥,挡住了云凌夜的念力。

  “靠!”云凌夜傻眼了,爆了一句粗口。咽了咽口水:“小师妹,你是什么怪才啊!我从小练到大,都只是现在五级,你最多是在我走之后在和这老头相认的,还比我小,五级!你是人吗?”

  一般来说,十到三十岁,才是修炼最好的时间,云凌夜从一岁练到现在,准确来说,是从十岁速度才步入正轨,十岁之前也用了些药物,十岁之后,外出历练,但也才五级啊!

  这他妈的变态!

  不知他知道了莫箫绝有着神级,是什么感想……

  凤语汐嘴有些掩不住的笑意。虽然她的念力说真的还比不上云凌夜,但有《龙凤逆踪》的优势,同级之内打平,同阶之内无敌。再加上这一年来苦练的身体强度,高出一级的也可以试试。

  “我是不是人关你何事?我说了,去留随便。”凤语汐说完,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留着云凌夜在那里石化……

  摇了摇头,云凌夜反应了过来,满脸笑容地凑了过去。

  “留!怎么不留呢?这老头的坟的确没有什么吸引力,亲爱的小师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家是住哪?是不是这老头把你抓来的?要不要我给你报仇,把他的坟给挖了?喂!喂!小师妹!等等我啊!”云凌夜急速奔过去,无奈凤语汐早就把他关在门外。

  说真的,凤语汐听得脑袋里嗡嗡响,真不知道她师父怎么教出了这样一个怪物。

  云凌夜摸了摸碰了一层灰的鼻子,嘴唇还是笑着的。

  小师妹!你绝逃不出我的手心!

  无所谓的往回走,云凌夜看着满谷的春色,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地方的确美丽,他也比较怀念在这个谷里的生活。

  他在湖边久久伫立,望着安宁舒适的春云谷,眼里包含的太多了,谁会想到,会在这样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眼中,看到成人都无法明白的沧桑呢?

  一抹火红色的华服,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他给人的感觉,是孤傲。

  入夜,一阵幽凉的笛声,缓缓传入凤语汐的耳里,她睁开了双眼,虽然她的修炼被打断,但她没有多大的愤怒,反而眨着大眼睛,有一抹好奇,她知道,这是她那个所谓的师兄在那里吹笛,可是,这笛声似乎有感染力,凤语汐也比较佩服,因为这笛声,完完全全地把吹笛之人的心声表露出来,淋漓尽致。

  可是凤语汐也很疑惑,她明白师兄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为何这般悲凉?

  她是个通晓音律之人,她知道,音由心生。

  出于好奇,凤语汐受他情绪的感染,拿出玄水琴,按照云凌夜的音调,表达自己对父母的思念。

  于是,一首更有悲凉之意的琴声,缓缓在这月光下流淌,似乎是悲愤,似乎是无奈,似乎是凄凉,还有更多的是思念。

  每拨动一根琴弦的声音,都让人感到弹奏之人的心情,闻之流泪。

  刚开始,是琴笛合奏,静谧的月光使这更带一抹悲凉思念。

  慢慢的,笛声停止,独留琴声在谷中回荡,为天地奏了一曲动听的仙音。不似在人间。

  云凌夜坐在树枝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睛微眯,极力感受奏乐之人的心情,也沉浸在着思念之音中无法自拔。

  良久,一曲终了,但他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他也是通晓音律,他能感到,这个小师妹心中的悲凉,于他而言,有之过而无不及。他想通了,为什么自己的相貌无法引起她的注意,自己的实力无法让她多看一眼。并不是她没有情绪而瞧不上,因为她的心早就被一股情绪占领,就如当年的他一样。

  不顾后果,年少轻狂,那时,他也只有十岁。

  可这个小师妹,年龄虽小,却比他沉稳,比他有实力,让他无法不自愧不如。

  清凉的月,洒遍谷中,一切还沉浸在刚刚那一曲中,没有半点声响。

  “吱呀”一声,打破了这无限宁静。声音虽小,但显得多么突出。

  云凌夜回过神来,居高临下地望着靠近他的清秀女孩,清风把凤语汐的蓝裙吹得翩翩起舞,树叶“沙沙”响起,树枝上的红衣少年,就这么双手抱在胸前,如火的衣服忽隐忽现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樱花的花瓣也开始为两人舞蹈。

  两人就这么对持。

  很久之后,凤语汐抬头望向云凌夜的眸子中,带着丝丝友好。

  “师兄。”凤语汐微笑道,虽然貌不其扬,总给人以一种安定的感觉,这不是来自她的相貌,而是气质。

  云凌夜微微怔了一下,这是凤语汐第一次喊他师兄,虽然他不想借那老头的名义在凤语汐身边当个师兄,但是,这是他记忆中,第一个能无条件,对他好的人。而对他好的人,只有老头和这个小师妹。

  就在云凌夜愣了那一下时,凤语汐一个闪身,坐到云凌夜身边的枝桠上。

  两人可以说,第一次靠的那么近。虽然他们两才白天相见,凤语汐也承认了师兄这个身份,但是对他一直是没有多少表情。

  “嗯。”云凌夜脸上泛着可疑的红光,微微别开头,他才十四岁,总的来说,没有和什么女孩走得特别近,凤语汐是第一个,而且,她身上的幽香特别好闻,使人淡淡清爽。

  凤语汐并没有看到云凌夜的表情,而是望着天边一轮明月。

  总说,明月最容易勾起人的思念之情。

  云凌夜呆呆地望着凤语汐,这种气质,是他没有见过的,总是会不经意让他深陷其中。

  凤语汐和云凌夜,就这么坐在树枝上,两人都在出神。

  “师兄,你能告诉我,你身上有什么故事吗?”凤语汐望着明月,清凉悦耳的声音传入云凌夜的耳中,终于让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这么不礼貌的盯着一个女孩看,看了看凤语汐的表情,看出了凤语汐不知道他看着她,云凌夜才开口:“好。”

  说完之后,连云凌夜都有些愣了,他不是能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这种时候,他这么不经大脑的说出这句话。

  许久,云凌夜踌躇的眼神才平静。

  “师妹,我从出生到现在,其实也没有多大波折。”云凌夜幽幽开口,太多的惆怅。

  “至少,在我有记忆以来,我的生活是那么平静,每天按照师父的要求,修炼,习医,读书,日子过得还真挺好的,自己也以捉弄师父为乐,可那时的师父虽然气愤,但也没有对我做什么,我还有些疑惑。”

  云凌夜的嗓音是少年独有的,“师父”这个词,也是凤语汐第一次从云凌夜嘴里听到,让凤语汐能真正感到,其实这个如火般的少年,表面上没心没肺,背地里独自忧伤,但他有一颗人心。他对自己的师父,那么多的还是感激和怀恋。

  “但是,十岁,我发现了他对我这么好的原因,对,那只是一笔交易。我娘给他东西,换来我的生存。还要我在长大有实力之后报仇。但那时,我发现了这封信。血书。我明白了一切,出谷。”

  “那时,其实我只有两级的实力,如果在谷里继续下去,或许也能有很大可能让实力快速增长,但那时的我,把一切都花费在医学和其他方面,对修炼也只是马虎的心态,所以从小修炼的我,也才两级。但那时的我,不愿就这么憋屈的修炼,然后报仇。”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七)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