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四)_3000字

琴医帝妃(四)_3000字

2014-04-17

  三个月,过得很快。一眨眼就是七月份,正是天气很热的夏季。

  一切,都感受着阳光的吞噬。

  但是湖边那棵榕树下,正荡着秋千的小小女孩可没有这种感觉,清秀的脸上,满是惬意,眼眸微闭,嘴里还叼着一根草,怎么都有点顽劣的感觉。一个人在那,虽是相貌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是那气质,虽然顽劣,但深深让人有种膜拜的冲动。

  这个秋千,是她自己制的,有点像现代公园中的木质长椅,不过可比那要华贵得多,上面刻满了她的回忆。用一条长长的链子挂在这棵树下,而她则是躺在里面,睡着觉,由风慢慢推动秋千。

  的确,这种在谷中生活的安定,只有在那小小村落,和父母生活时才有过。如果娘亲看到,她应该也很开心吧。

  她恍惚记得,在仰光帝国那小村落,一家人温馨的坐在这样的秋千上,而她也幸福地接受父母的夸奖。这次制的秋千,材料都比那次的好多了,可为什么找不到那种感觉呢?

  不知何时,她的眼睛睁开,眼里,绝代风华的气质,一览无遗,静静的欣赏这飞流直下的瀑布,因为靠的近,所以还真是凉爽。

  她的气息在这一刻消失,看起来还真是无害,真的和普通女孩没有两样,甚至还让人容易忽略。

  勾起嘴唇,凤语汐摸了摸自己易过容的脸庞,慢慢坐起来了,吐出嘴里叼着的草,悠闲转过头来,看着八角亭里正向她招手的师父,看似整理衣服,象征性的拍拍毫无灰尘的朴素蓝衣。向着药老奔去。

  一眨眼,凤语汐便跑了过去,坐在药老面前,打着招呼,“师父。”

  “乖徒儿,进步很大嘛,不错。”药老笑眯眯地说,早就习惯她的随意性格,便没有再追究这种“不准坐下,目无尊长”的没营养话题。

  “那是。”凤语汐不动声色,为师父倒了一杯茶,“师父,喝茶,散散热。”

  药老一听,脸色突变,忙赔笑着:“不,不用了,徒儿修炼辛苦,怎劳烦徒儿为我倒茶呢?”他真的怕了啊啊!这可恶的小魔女!

  “哦?师父,本想说您为我操心,为您倒杯茶,可你为什么不领情呢?算了,我自己喝吧。”凤语汐有些胆怯一般,低下头,缓缓为自己倒一杯茶,喝下。

  药老,看着凤语汐,也拿起了茶杯,像上刑场一般,闭眼喝下。知道事实,但他毕竟看到了凤语汐难得为自己倒茶,大不了像上一次,上上一次,上上上一次……自己解毒呗,咦?闻不出来是啥毒?难道没毒?药老皱皱眉。他没有看到,凤语汐勾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几息间,药老冒出冷汗,不可置信的望着凤语汐,“……”

  “不可能啊。我怎么闻不出来?啊!你,你给我等着!”药老愤怒地往回跑,啊!人的身体真是不好用啊!这么容易中毒。

  “师父,我研制了一种新的辅助类型药物,能使主要的药物丧失气味,所以,对不起了。哈哈!”凤语汐看着药老的背影,无辜地说着。但看到药老“啪”的一下摔在地上,还是笑了出来。

  药老拍拍衣服,转头幽怨的看着凤语汐,敢情这魔女是拿他这个便宜师父做实验啊。抖了抖,奇怪的向四周看看,再继续往回跑。云凌夜这小子不在啊,语汐和谁学的?

  不大一会,药老才黑着脸来到凤语汐身边,凤语汐挑眉:“师父,貌似我……”

  还没说完,药老说了起来:“语汐,我又没有对不起你,为什么这样待我?呜呜呜,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好吗?”说罢,硬是挤出了几滴“泪”。

  凤语汐:“……”本来她想说是貌似我道了歉,可是,怎么是他向我道歉?

  凤语汐一阵沉默,药老还在挤着泪。这沉默貌似有点诡异。药老激灵灵地打了个颤。

  他可没忘记,那时云凌夜就因为他对自己下药,自己对他发火,所以,害得他还要天天防着那小子,谁叫他在那人面前发誓不会伤他呢?那小子惹得他够惨了,他可不想这个徒弟也变成虐人狂,不对,只要不虐他就行!

  还有他还想,顺便套出她的一个承诺。省得她发现那个后追杀他。

  见凤语汐沉默,药老似乎装不下去了,准备来个“号啕大哭”。

  “师父,说吧,有什么事,我可不会认为你是真的只为了我的毒道歉。”凤语汐说道。

  “嘎?”药老的哭声戛然而止,差点噎着。

  呆愣之后,声音有点沉重,“语汐,如果我帮你是有目的,你会不会怪我?”

  眼睛望着凤语汐,他在等一个回答。

  凤语汐垂眸,一笑,“师父,有什么说吧,我不会怪你的,你没有目的,我才会担心。”

  的确,谁都会有自己的私心,真的无偿帮助,凤语汐才会担心。况且药老说了出来,说明足够的信任了,有这种师父,她应该高兴。

  “好吧。”药老望向湖边的柳树,眸光中带有凤语汐从没见过的温柔,声音带有一丝愧疚,“你跟我来。”

  说完,直径走向那棵随风舞动柳树。

  凤语汐紧随药老后。

  药老抚摸上那棵柳树,眼神说不出的温柔,“小清清,等着我。”

  这样的眼神狠狠地让凤语汐打个颤,这,这是师父?他可从没有这样肉麻过!

  蹲下,轻轻按了下一个毫不起眼的土坑。

  ……

  凤语汐瞪大眼睛,看着这延伸到地下的通道。

  眼睛都瞪酸了,她在这一年多了,竟然没有发现这棵柳树下有密道!

  药老淡淡看着凤语汐:“跟我来吧,唉!”

  一声叹息,有着心疼,有着对不起的感觉。

  “师父,我们是师徒。”凤语汐感到,这是真正的心疼,那她还有什么顾忌?她也隐隐猜到,或许,这里是有师父在乎的人,需要她的帮助,忙说,“别说太见外的话。”

  药老走向密室的身躯微微一顿,转身,一笑:“是!我们是师徒!”

  再向密室走去:“跟上来,我告诉你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凤语汐忙走上去。

  走进这通道,凤语汐倒吸一口冷气,这里的灵念之力是春云谷的几十倍!如不是师父在前面带领,她就想这么坐下来修炼了!

  外面的灵念之力空气中的含量很稀薄,除了一些有灵兽的森林。而这春云谷灵念之力还比那些森林还要浓郁几分,而这,居然比春云谷还要浓郁几十倍!这还是不是人活的地方!

  念力就是灵念过滤出来的!

  凤语汐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压着想盘腿修炼的欲望,跟上药老。

  前面有三条路,药老直径走向中间一条路,隐约的,前方似乎有亮光。

  越往里走,灵念之力越浓郁,温度也下降不少,在这火辣的夏天,说不出的舒爽。

  尽头,到了。这个世界只有柔柔的浅绿,四壁都散发着浓郁的生命力和灵念之力。触目的只有柔绿,让人赏心悦目,不禁沉醉。抬头就是蓝天,透过几条小鱼,透过一圈圈粼粼波纹,看到天!唯美的让人窒息。普通人看到早昏了。不过凤语汐经受能力在药老的‘帮助’,承受能力早提高不是一个层次。

  中间有一口冰棺,白色中也带着生命象征的绿。这个冰棺并没有棺盖,走几步,便能看到冰棺中的景象,但她没有,她在这时感觉到了,药老浓浓的哀伤!

  是谁能让这老顽童哀伤?凤语汐不禁从这幻境回过神,疑惑起来。

  药老像是没有看到凤语汐般,还是看着那口冰棺,说不出的惆怅,说不出的心痛。

  凤语汐有自知之明,这不是为她心痛。

  那是谁呢?答案,他的爱人。很明显,药老定时深深爱着这棺中人,因为他的眼神,是对爱人才会有。

  药老就这么站着,凤语汐也没去打扰,她知道,这是真爱,受父母的影响,她很敬佩这种人,这并不是傻,天真,而是情,无私。

  她也决定了,只要能留下这一条命去报仇,其他的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这对恋人,再说,有师娘,不是很好嘛。

  等凤语汐想开了一切,药老也动了,他走到靠着墙壁的水晶桌旁坐下,因为颜色和四壁的绿色水晶一样,所以并不起眼。

  凤语汐忙忙跟上,从始至终,没有看冰棺一眼,这一刻,她知道要尊重师长,尊重师傅的恋人。

  随药老坐下,凤语汐依旧等着师傅开口。

  “语汐,愿听我一个故事吗?”半响之后,药老幽幽开口,但他的眼睛依旧没有离开冰棺,只是貌似在沉思,眼神有点飘渺。

  凤语汐乖巧的点点头,并没有出声打断药老的沉思,也没有在意药老是否看到。

  “到底是哪一年,我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记得那是很久以前……”

  药老闭上眼,似乎在回忆。

  无数年前。

  “哈哈……”

  “找不到我吧?”

  “人都在哪呢?”一个小女孩眼睛被绑上布,在湖边转转悠悠,虽然绑上了布带,但仍然能轻易看出那紧蹙的眉头。

  药老躺在亭子里掏了掏耳朵,侧头继续睡觉。

  “扑通……”

  终于,女孩掉到了了湖里。

  “不好,清絮落水了!我们……我们快走!”伙伴们惊慌的声音传来,虽隐隐知道这可能是错误的决定,心中不是一般的慌乱,到底,他们才十岁,懂个什么?而且灵念之力才一级不到,留下来也不知道干嘛。

  “清絮!”一个与柳清絮年龄相仿的男孩慌乱的跑出来,压制住心中焦急,一咬牙,向柳清絮那边游去,可依旧才几岁?十岁不到吧?一个人的力量也实在太小了,也许加上刚刚那些人还有这个可能救上柳清絮,一个人,绝对没这个可能。

  “救命……嗯……”柳清絮灌下一大口水,水花渐渐小了,也许已放弃。

  “清絮……”男孩游到柳清絮身边,刚刚游过来就花了大量念力,此时,也没有了力气。

  药老就在湖边的小亭中睡觉,被这呼救声吵醒,其实可以说早就醒了。听到呼救声,眨了眨眼,挑挑眉:“唉,大清早的,就有人吵我睡觉,真烦。”

  这时的太阳,其实已到正中央了,只是某人懒罢了。

  药老伸伸懒腰,去救起这俩孩子。

  如蜻蜓点水,一个来回,手里就提了两个湿淋淋的东西。

  药老皱着眉头拖着两个孩子到岸。看着昏迷的柳清絮,直接从身上拿起一粒药丸,塞进女孩的嘴里。

  “这小子害我没睡好觉,如不是他,管有多大轰动,我早就换个地方睡了,哼,就让他多睡会儿,先救这小女孩,这女孩看起来挺漂亮的嘛。”药老撇了撇嘴,斜瞄了还在昏迷的漂亮男孩。

  柳清絮醒了,咳出了几口水,便静静看着眼前这潇洒飘逸的白衣人。柳清絮的眼睛很清澈,漂亮的小脸上满是疑惑,看着药老,“是你救了我对吗?谢谢。”

  哦?药老挑挑眉,这种时代,对自己的自称,不是自己的名字,便是自称‘小女子’酸都酸得要死,这让药老十分反感,就算是个十岁不到的女孩,也会受到礼仪教育,可这柳清絮自称‘我’,不卑不亢,让药老多了几分好感。

  柳清絮可能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是自己说的一个字,引起了这位对异性永远无感的人的注意。

  “不必了,你应该谢谢你们自己的嗓子,如果不是你们太吵了,我还真懒得救。”药老无所谓,笑笑,懒懒地说。

  这无所谓的身姿,让柳清絮多了几分欣赏。不是因为药老的相貌。

  你们?柳清絮皱皱眉,忽然看到身边的男孩:“小天?”推了推男孩,不见转醒,她转头看着药老:“你能帮我救救他吗?”

  “哦?为什么?你喜欢这小子?”药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俩孩子,这也太他妈的早恋了吧?但是心中似乎有些不想。

  “不,他是我的朋友,是陛下第二个孩子,也是现在最小的皇子,所以你救救他。”柳清絮恳求的说道。

  药老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似乎松了一口气。

  抬手送了一颗药丸到男孩的嘴里,男孩也醒了。

  他迷迷糊糊张开眼,看到了女孩漂亮的小脸,清澈的眼神。

  “清絮,你没有事吧?”男孩关心的问。第一句不是问自己,而是问柳清絮。其中没有一丝情愫,似玉,纯洁无暇。

  看到男孩醒来,柳清絮笑了:“没事,小天,下次别那么傻了,你可是皇子。”

  “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朋友之间应该互相帮助。”被称之为小天的男孩笑了笑,“皇子又怎么了?”

  药老站在一边,这场面着实有些刺眼,不禁插口,“喂,小子,你喜欢这她呀?这么奋不顾身,哼。”这话似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好像这小天一说是,他就会上去撕了他,不管他是不是被选中的人。

  “喜欢?不,你说错了,我们只是朋友而已,难道友谊就比爱情要低些吗?为了友谊,就不能去救清絮吗?”男孩回答,望着眼前年纪轻轻,便有着神级力量,或许还有神级都没有的力量的人。反问。

  药老倒被问住了,只能就这么算了,半天噎出了一句:“好,算便宜你们了,浪费我的药,行吧,下次小心些。”说完,便想转身走。

  还没走出十步,身后便响起稚嫩的声音。

  “喂,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了。”柳清絮的声音响起。

  药老不由得往下一跌,摔了一跤。转过身去,咬牙切齿。

  “你说什么?”只是这声音中,似乎有些欣喜。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柳清絮坚定地说道,这次连‘好像有点’也省了。

  “我不喜欢你,你没有资格。”药老淡淡地说,拍拍身上的尘土,继续向前走。似乎在掩饰。这世上向他表白的女子多了个去,第一个,她是第一个十岁不到的,这算不算纪录被打破了?不过,她也是第一个让自己有感觉的人。

  “喂,清絮她好不容易说声有喜欢的人了,至少给个机会吧。”男孩叫了起来。

  “小子,你喜欢,你娶啊?找我干嘛。”药老不满地转头训斥。却看见柳清絮坚定的眼神。怔住。

  “给我一个机会,你是神级强者吧,十年,或许不到十年,我会拥有资格,站在你的面前。你记住,我叫柳清絮。到时,我会知道你的名字。”柳清絮淡淡说完,拉着还想说些什么的小天,转身就走了。

  “柳清絮……”药老细细品味,有些茫然地望着不远还在不停拉扯的两个身影。

  ……

  药老睁开眼,眼神依旧没有离开冰棺。

  “那一年,我救了她,她才十岁不到,便敢和她的朋友一起反驳我,我承认,我对她有感觉了,可还是不得不拒绝她,还想说什么,她便坚决地说,一定会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而且是在十年之内。”

  “你应该知道吧,在这片大陆,达到神级是有多难,神级,都要几十年才有可能,而且还是几率最小。许多人都卡在九级上不去。当今祭司轩辕幻也是依靠特殊能力才达到神级,十年,这是几率几乎没有的可能。而且神级的寿命其实也就比正常人多几百年,她为我,而修炼。”

  “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但是,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喜欢她这种性格。”药老沉静在自己的回忆里,摇了摇头,微笑起来。

  “七年,她达到了神级,来到我的面前,当时我不知道是有多欣喜,是的,她达到我的目标了,我终于有理由和她在一起了。”

  “她说,我不能再为难她了,柳家因为她反对当皇后,而被迫改名隐世,但她爹娘并不后悔,只因希望她幸福,所以,我不能抛下她,她把一切赌注压在了我身上,只为我一句话。”

  “她说,小天为了帮助她,脱离了皇族,抛弃了荣华富贵,自立一派,名曰帝宗,她希望我能能在危急时刻帮助小天,但也希望我平时不去打扰,让小天成长。”

  “她说,她唯一的愿望,便是能和我在一起,我第一次的身姿,深深映在她的心中,她也不悔。”

  “她说,神级低阶,她达到了,用了七年。她谢谢我,在此之前,身边没有一个女子,依旧在等着她。一切,她都在赌,赌上我对她的信任,本钱,便是她的一切。”

  “我问她,值吗?她无所谓,笑笑。我当时怔住了,她这个身姿,便是第一次见面,我对救她的表现。”她说。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四)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