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续写改写 > 琴医帝妃(二)_3000字

琴医帝妃(二)_3000字

2014-04-17

  一晃,七天过去了。

  药老望了望天色,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春云谷还是被山的影子笼罩,也有兽兽在湖边喝水,一切,安宁而美好。

  只是,在不远的蛊虫洞中,一条生命在奄奄一息。

  药老走向山洞,眼里更多的是怜悯。

  蛊虫洞内,凤语汐已经满身伤痕,眼睛微张微合,朦胧地看着远处走来的师傅,小脸发白,但是,疲倦的眼中没有一丝绝望。

  药老拿着专门克制蛊虫的草药,慢慢走向凤语汐。

  “孩子,你又是何必呢?为了父母,值得吗?”药老望着她,“只要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就算这对我是一种机会,我也忍不得我的徒弟受伤。”

  凤语汐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嗓子被虫咬的早已失效,但是,她的眸中仍是坚定,嘴角还有一丝微笑,无论多大的坎,我也会坚持跳,直到有了希望。

  “唉!”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随着药老抱着凤语汐的脚步渐远。

  药老抱着凤语汐,没有直接进屋,而是在湖边的草地上把凤语汐放下,唤出自己的神兽,天鹿。

  “天鹿,去把林子里的羯魔草,乌仙草,落霜红摘来各七两,越快越好。”药老下达指令,转身看向凤语汐。

  白色的皮毛中闪着银色的光,如从仙境中走来。天鹿墨黑的眼眸闪了闪,看着小小的人儿,点了点头,忽然消失不见。

  这林子里的一切都有毒,如果天鹿怕毒,药老肯定不会叫它去,毕竟它是守护神兽啊,一旦它挂了,自己也跟着倒霉。

  但是,这鹿不是一般的鹿,天生的抗毒体质,再加上他还能吸收毒,转化为自己的能量,药老才会让它去的。

  药老望向湖边的动物,那些动物并没有惊怕多了一个人,反而围了过来,还有的竟围着凤语汐舔舔她的脸颊。

  “净月,能不能让你的伙伴去帮我捡些柴火?”药老向一只巨大的雪狮望去。

  那只雪狮站在伙伴的中间,淡黄色的眼眸望向凤语汐,威仪的点点头,眸光收回,望向了他的伙伴。

  众伙伴看到净月眼中的威严,听见它的吩咐,才匆匆散去。

  不出一会儿,那些动物神兽都回来了,嘴里都衔着一根枯枝,堆在一起也有很多了。

  这些动物灵兽其实都受了药老的恩惠,包括这抗毒体质都是药老给他们治病才有的,但是,也仅限在春云谷才有用,外界的毒它们抗制不了。但它们只听它们的王的安排,外加他们有些不是灵兽,根本不能听懂人类的安排。

  可是在药老发现这个仙境之前,这里的环境不得不促使着它们的成长,所以,他们离灵兽也只有一线之隔,不出五年,它们大部分就能成为灵兽。更有一些部分成为神兽。

  只是不论如何,他们也比不上他们的王,净月已经千年,从出生起,便是神兽。

  它是药老从小养到大的,即使随药老到了春云谷,他也被生活在这里的生灵推举为王,只是,他并没有和药老有着契约。其实,如果药老要和它举行契约,它也没有理由不答应,只是药老从未让它做什么,除了从小的训练,药老也只它他当兄弟看,甚至还有丝敬畏。

  天鹿这时也回来了,身上白光一闪,三种毒药也呈现眼前。

  身为神兽,他的修为是会和主人一起进步的,也包括智慧。所以他的灵力达到所有神兽都达不到的境界时,智慧也不亚于人类中长老。

  药老默默地熬着毒药汁,眼睛望向凤语汐还带着笑的脸庞,平常人在这种状况昏睡,早代表着她已放弃,可凤语汐并没有,她只是累了。

  治疗的心态是非常重要的,忍受亦是如此。凤语汐没有放弃,也能让她早点忍受过去。

  既然语汐没有放弃,他也还是将继续下去吧。药老闭上眼。

  七天又过了,每一次的毒草都是充满刺激与痛苦的,可是,在喂药的过程中,凤语汐只是流下虚汗,坚强的意志让她连反抗也不会,每一次都是乖乖张嘴,喝着药汁。

  七天毒虫蚀骨,七天毒草入药,再七天治疗,这三种,治疗的时候其实才是最痛苦的,只是,治疗的三天痛苦之后,四天可以有正常的常识。

  只是,前十四天的虫毒药毒,早已形成平衡,不会让毒攻心,可治疗就必须打断这个平衡,也就是说,凤语汐的身体必须承受毒与仙药的冲击。

  凤语汐遍体毒虫咬的鳞伤还未退去,又是毒药遍部经脉,身体发黑。

  药老看着凤语汐,几百年未出现的眼泪竟顺着他的脸颊流下。

  每天三种毒药各一两的喂下,凤语汐的忍受让他也揪心的疼,他多么想像琴老一样的逃啊,可是他不能,因为如果他真的走了,凤语汐的生命也到了尽头,就算是凤语汐对他的信任也不能让药老逃避。

  好了,让第三个环节开始吧。

  药老来到小屋院子里,各种草药晒着太阳。

  一切有毒但也有着药性的草药在阳光下,毒性也会被消除,最终保留着药性。

  光,水,土壤,这三种构成了生命和世界。

  他捡了三种先前毒药的解药,再加了虫毒的解药,又烧了一桶和着解药的开水。待水温渐渐冷去,变成合适的水温,药老才把凤语汐连着衣服轻轻放下去,然后才催动着自身法力,慢慢的让水升温。

  药老先冷却,再升温。是因为先用各种天然之火烧草药慢慢融入水中,继而冷却,因为药老知道凤语汐忍不住高温的烫煮,还有药草冷却可让药更融入水中,便于吸收。升温可让凤语汐慢慢适应,也能催动血脉流得更快,减少痛苦,升温也不会太热,只是人类的最高极限就是了。

  在草药的催动下,凤语汐有反应了。

  热,热……

  凤语汐的小脸被这高温和草药的运动涨得通红,但她似乎还保留了一丝意志,忍着不挣扎。

  药老眼中一抹伤痛,“孩子,忍不住就动一动吧,那样会好受些。”

  凤语汐虽然忍受了十四天的折磨,但她的神识还是清醒的,痛和难受的感觉也是清晰,但她生像是没听到似的,依旧保持着姿势,想必,她也知道动可能会让药性减弱吧。

  药老之所以让她动,因为他已经放弃了,为了自己的提升,让一个孩子受苦,就算他不是个医者,也是不忍心啊,但是凤语汐为什么不动,难道她知道了原因?

  “继续……”沙哑的声音从凤语汐口中传出。她感到温度下降了不少,也知道药老放弃了,但是,救父母的决心怎么能让她放弃啊!

  药老踌躇不前时听到了这句话,也下定了决心,就让我做这千古罪人吧!

  催温升高,药老不敢去望凤语汐的脸,但他也知道,克制虫毒的草药是火性的,而克制药毒的草药是冰性的,两者冲击,必定会同归于尽,有水温的调和,死伤到没有,但必定是最痛的那种啊!

  凤语汐小脸上红潮消失,转来的即是苍白,仿佛没有一丝血色的尸体。现在就像被人扔在火上烤了半个时辰,再被扔到带冰的寒窟一般。

  药老的泪再一次滑过脸庞,苍老的脸上满是后悔,这种痛持续半个时辰的火痛,半个时辰的冰痛,也就是说一个时辰两种属性轮回,持续三天……

  好在这痛是先是最痛,然后慢慢减弱。

  默默地走出去,老脸上还是泪迹斑斑,能否熬得过去……随缘吧。

  凤语汐的身体在虫毒,药毒的洗礼下,如是普通人,必然会抵制不住而命殒,而她不是普通人,就如她来到这个世界一般,一切,都不是正常的。虫毒药毒在各自解药的冲击下,凤语汐只会难受,还有一口气吊在那里。撑过了最紧要的关头,水温虽是依旧难耐,但是草药的冲击慢慢平息下,只会在胸口留下阵阵刺痛,甚至已经没有知觉了。

  这阵阵刺痛比凤语汐所经历的魔鬼般的痛,可以说是享受了。凤语汐闭着眼睛,睫毛小扇子一般投下点点阴影,嘴唇微抿,但是,从她的脸上找不出一丝后悔。桶中丝丝热气冒出,凤语汐也这么静静躺在里面,可就是这样,她也如同迷雾中的小仙女,静静等待的睡美人。在仙药与毒药的冲击中,凤语汐的皮肤也仿佛更加细腻。绝美脸上呢,也能看出日后天下男儿为之疯狂,天容般的影子。

  静静的,凤语汐就在这木桶里过了三天。这三天,药老也来了好几次,但看着凤语汐挂着笑的嘴角,只能一个劲的叹息。

  三天,就这样流逝了,凤语汐泡了三天的皮肤并没有正常的皱起,反而在治疗的仙药下越来越细腻。

  阳光,偷偷地从窗外射进来,轻轻抚摸着凤语汐的脸颊。

  凤语汐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幽幽的睁开了眼,此时的她,没有一丝中毒症状,但也一脸的疲惫,毕竟她虽有药力的影响,肚子并不怎么饿,但也相当于是没天没夜与药力作斗争,痛苦了十几天。和着湿衣,慢慢的从浴桶中走出来,水珠带着药味,缓缓从凤语汐晶莹的皮肤上滑过,落入还是合适温度的水中。

  微微舒展了四肢,换上了一旁桌上,五岁儿童才穿得上的蓝衣。凤语汐抚摸着印在心口上方的泪形印记,嘴角挂着几天来,在梦里也保持的微笑。

  在这地狱般的十七天中,她想通了,上一世,报仇耗费了她的所有,包括生命,这一世,我一定要活得好好的,把父母的梦想延续。所以,杀了仇人,呵呵,还是必然!只是必须到能够手刃敌人的境界,我才会与他正面对抗,我要开心的活下去,满足父母这微小的愿望。

  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身上一股淡淡的霸气。当年让人闻风丧胆的“蓝天”仿佛又重现。

  走出这间小木屋,凤语汐身上的霸气也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温柔,缓缓走向湖边,瓷娃娃般的小脸,精灵般的笑容,宛如坠落凡间的小仙子,一袭蓝裙,飘飘闪闪,衬托得人更美丽不可方物。

  凤语汐望着这湖面微微出神,的确,这儿很美。至少在她见过的地方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称为仙境并不为过。上一世师父的住所凤语汐总觉得差了些什么,现在想想,她却感觉差的竟是一股喜悦愉快的心境,难道师父有心事?可是凤语汐立马想到师父的琴声。师傅喜欢在幽幽自然中穿梭,心情一好,便也在花丛中弹奏一曲,愉悦的心情甚至可以影响到凤语汐。哪怕七年没听到那带着欢快的琴声,现在也能回想的起来。只是,现在才能感到欢快的琴声其实还压抑着一丝无法言语的忧伤。

  湖边的各兽纷纷注意到凤语汐,围了过来。连兽王净月都围了过来。凤语汐看着周围各兽,不由得把手在净月的头上抚摸。

  “你叫什么名字?”凤语汐不忍说道,说完还自嘲的笑笑,神兽怎么可能会说话?就算听得懂也不能开口说吧。

  “净月。”净月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来了,他对眼前这小小人类就是有好感。只是……他好像说的是兽语。净月也不忍抽出了一下嘴角,好歹他是兽王,怎么不开窍了?

  “净月?好名字,是你自己取的吗?呃……你会说话?”开始的话是她下意识的说出来,随后却反应了过来,天哪?听错了?

  “是你听得懂我说的兽语,人类。”净月暗暗吃惊,这个人类小女孩竟听得懂兽语,逆天?

  “额,别人类人类的叫我了,我叫语汐。”吃惊不是只有一点点的多,看净月的样子貌似她是第一个听懂兽语的人。

  “语汐,你醒了?”这绝对是一个白痴问题,药老问出也后悔了,一如既往的用咳嗽掩饰,“咳咳,语汐,有没有感到不适?”

  凤语汐微笑地回应:“师父,我不是好好的吗,继续下去吧。”轻飘飘的一句话,把药老将要说的堵回了肚子。

  药老暗暗磨牙,这小丫头聪明!简直变态的聪明!

  “语汐,你不痛吗?这痛我自认忍不住。”药老看着凤语汐有些欠揍的表情,“开始我是有些私心,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就在眼前,谁有这个能力却又不锻炼自己?但是语汐,说实在,我也很痛苦啊,算了吧。”那痛苦,看惯了死人的药老都不忍,这哪是锻炼他,分明是折磨他嘛!他早已对这实际相处不久的小徒弟有了深深的喜爱,这么聪明的徒弟,上哪找!

  凤语汐嫣然一笑:“师父,我都不介意了,你还介意什么?痛苦我受得住,希望你成全。”

  呜呜呜,痛在你身,折磨在我心啊!不对,这话怎么听着便扭?“好吧。”药老无可奈何地投降。

  凤语汐轻轻抚摸着净月,净月也一脸享受,唔,以前被人摸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凤语汐抬头淡淡的望着药老“对了,师父,我好像听得懂兽语。”

  “……”

  拜托,别这么逆天好不好!药老几乎要骂天了。

  唔,凤语汐睁开了眼,换上蓝衣,出屋看着这祥和的春云谷。身上的痛一年下来,累积下来,比第一次轮回不知要痛了多少。这是凤语汐也没想到的,第一次尝到痛苦虽是地狱般的,可它毕竟是凤语汐承受得住的,一次比一次的痛,凤语汐还是咬牙坚持。这样,一年就这么过了。

  今年,凤语汐六岁,可她尝遍了世上最痛的痛。

  凤语汐勾起唇角,过了,说明只要再习医九年,就可去外历练了。粉雕玉琢的脸上挂着一丝笑容,这与一年前相差太多了,比一年前也漂亮了不少。长长黑发微湿,披在肩头,蓝衣换在身上,阳光洒在她身上,脸上惊心动魄的美,足以让人为之倾狂,忘了世俗。

  “语汐,你在这做什么?醒了就别站在这里了,来,我有话说。”药老从主屋卧室里走了出来,看着这个绝世无双的小徒弟。啧啧,小语汐这张脸就是好看,就算被她气得太狠也恨不起来,恐怕几年后走出谷,就能轰动半座城,不,是整座城!额,不对,我怎么会想到这些?

  自从一年前凤语汐说了她能听都兽语,药老看她就像看一个怪物。不过仔细想想,帝天血脉的选择这么可能是正常的,能选一个正常人继位那才是不正常!想到这些,药老才好受了些。这一年中的每次治疗的后四天,凤语汐就只是在书堆里泡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非是药老的吩咐,不然想让她出门比登天还难。她只会在房间里看着书,弹着琴,偶尔还发会儿呆。那时,只能说是药老伺候着她。

  现在,既然非常时期过了,呵呵,也该让小徒弟好好补偿了。

  闻言,凤语汐也回了一句:“是,师父。”

  这一年是药老一直照护着她,但看看药老这样,明显是想秋后算账,怎么整她了。不过,她到是想看看,到底谁整谁。

  随着药老进屋,刚刚泡完了药草的浴桶内,还散发着浓郁的药香。药老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凤语汐见状,立马随着他一起坐下。这一年的生活,让凤语汐不得不想,除了这一年外的任何时候,绝对不会再委屈自己半分,自己要舒舒服服的活下去。

  “语汐,我说过多少遍了,我是你师父,你要尊重我,懂不懂?”药老看着一旁悠闲坐着喝茶的凤语汐,想不起这是第几次被她气到了,不过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看一看凤语汐百年难得一见的窘相,只是,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师父。”凤语汐懒懒开口,连她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了,“你也别介意了,你总不希望我是一个表面尊重你而背后骂着你的人吧。”吃一口桌上的点心,“我刚刚结束一年的地狱生活,就让我坐一会,至少我不是阿谀奉承的人,而是在心底非常尊重你的,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凤语汐悠悠说道,然后再吃一口糕点。

  “……”

  呜呜呜,我是第几次被她气得要哭了?

  撇开话题,药老知道她一如既往的黑腹。世上能把她逼得窘相的人似乎没有,只能自取其辱。咳咳,反正被她气也是常事。自己倒了一杯茶,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语汐,你是要和我习医的吧,选择一门吧,不过,用毒和易容一定要和我学。”她看了一年的藏书阁的书,一定知道他的意思,不过不管她学什么,一定要毒防身,和易容掩住面貌。这张小脸,长大还得了,出去绝对会被盯上。

  “我全学。”

  “……咳咳……”刚喝下半口茶的药老,直接被噎着了。真当我的医术是吃素的!

  “我教的和外面不一样,世人的医术也是医术!根本就是一滩烂泥。”在凤语汐抚摸背部下,咳嗽渐渐平息,“别说得这么满,真的很容易吗?看你常常待在藏书阁,也看到了第一层数的书的数量吧,那上千册书就是全部精髓,当年你师兄,花了七年学了毒和医的精髓,还时时出错。你的确是最聪明的,本来你九年学完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你的杂学太多,只学习一门比较好,相信你一定能学入精髓中的精髓。”

  “师父,你怀疑我?”凤语汐上满一杯茶,“我说行,一定行。藏书阁的那些书,如果我说我看完了一半并且背下来了你信吗,你可以随便抽,我看的是靠近门的那一半。”霸气从再说这段话的同时发了出来。

  “你……好……咳咳……”你好逆天啊!这次是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我百年来的事迹啊……我百年来着的书啊……本来是想炫耀炫耀的,没想到,一晃,就仿佛半边天就塌了。

  “你好,师父,你可以随便抽抽。”凤语汐淡淡说道,只是眼眸中掩饰不住的是一片笑意。唔,这个师父,我喜欢!“不过,你来找我闲聊不是为了这些吧。”

  “除了第一层的医学,上面还有两层,是关于武功和其他的一些本事,你也可以学。”深呼吸,默默告诉自己刚刚什么也没听到。喝了口茶,清清嗓子,才道:“语汐,今年你六岁了吧,是时候该去找找守护神兽了。”

  凤语汐看着药老明显不怀好意的笑意,不觉点了点头,心中却警铃大作。这个师父绝对是在想整她的法子。

  “嗯,不用去外面的什么圣雾森林,我春云谷的神兽更好,况且外面太危险了不是吗?”

  明明这里的更危险!虽是如此想的,但凤语汐还是顺着药老的话点点头:“师父,是不是想让我在这里选一个神兽?我也是这么想的,嗯,明天我就去找找,绝对能找得到。”六岁是选择神兽的最佳时期,不过也并非六岁不可,只是有人穷尽一生也找不到合适的神兽,可是,如果连凤语汐都找不到神兽,世界上真没有人找得到神兽了。呃……她师父为毛笑的那么奸诈?

  “嗯,你已是炼药之体修炼成功,最后那一次的确的最痛的,不过,你尝遍了毒草毒虫的痛苦,又加上百药治疗,你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可以说是最毒的毒药,也可以说是最美的仙药。在你的一念之间,就能决定它们药性。所以,世界上,你是最毒的毒药,也亦可解百药。只是要记住,绝对不可多流血,你不同常人,一流就不止,如果受伤,一定要早些止血。今天你准备准备,反正明天进森林也没有什么能伤害的到你。”药老说道,挥了挥手,就走出门去。

  哦?……他吃错了药?凤语汐看着他的背影。不会……他是想让我在净月身上吃亏吧?嗯,的确有这个可能。他是想我出一次窘相,也就会从净月身上下手,他大概知道我会选择净月的吧,毕竟这里只有净月我才看得过去。哎,只要师父叫净月为难我一下,我就不得不跌一个跟头了。

  凤语汐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个老顽童师父,她也没有多少办法。

  一时间,她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看了看角落的《龙凤逆踪》,慢慢走了过去。这一年,她几乎都要忘了这个存在。不是忘记,而是不愿提起。

  打开了盒子,淡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抚摸着盒子内的一卷锦布,里面,是父母留下来的绝世秘籍,只是,故人已去……一手摸着这份秘籍,一手抚摸着心口上方的泪形印记。精致的小脸上满是柔和。妈妈,我不会让你们就这么去了,我会报仇!

  沉默了一会儿,凤语汐才发现异常。这盒子从外部看,其实是很大的,可盒中《龙凤逆踪》占的只有上面一部分,下面看着是实体,可拿起来却那么重。除非……除非盒内另有玄机!

  凤语汐也顾不得多想,小心翼翼拿出《龙凤逆踪》,就向盒内轻轻敲去,的确!真的是空层!拿下这层盖着的木板,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

  “……”凤语汐瞪大了眼睛,看着里面的东西,又不可置信的眨了眨。

  里面是这个大陆象征身份的玉佩和一封信,在这个认玉佩不认人的大陆,玉佩几乎是每个贵族人士最重要的物件。凤语汐当然知道父母是两国的太子公主,也看过了他们的玉佩,但是里面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很多的玉佩。

  没有多想,凤语汐拿起了那两封信,完完全全无视了这些代表权力又代表财富的玉佩。

  那第一封信上有着清秀的字体——父母留字。不错,是妈妈的笔记。颤抖着手拆开信封,凤语汐默默读了起来。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二)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