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小说 > 琴医帝妃(一)_3000字

琴医帝妃(一)_3000字

2014-04-17

  《琴医帝妃》

  三大帝国交界处,一望无际的森林。由于这片森林没有灵兽,所以神念波动并不是很大。一身布衣的男子,还带着两个身影。早已偏离了官道,如飞般的奔跑,穿梭在这片密林之中,竟没有一丝动静发出!

  让人惊叹的脚步,还在前行。

  他虽一身布衣,却挡不住他那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这种人,即使长相再平凡,身穿多么廉价的衣物,但一站在人群中,还是能轻易就让人注意到。更别说,他还有那么俊毅的容貌了。

  他那温暖的手紧紧握住另一只宛如上好白玉般的手,这只手的主人,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如那男子一样,一身最普通的布衣。她却活出了天仙般的影子。

  一个小小的女孩,跟在他们身后,一只手也拉住了那绝美女子的另一只手,怀中的木盒没有影响到她那份认真,精致的小脸上没有一丝松懈,似乎在用以最大的力气,在母亲的帮助下,跟上他们的脚步。

  这样的一家三口站在一起,显得多么协调。

  他们这样奔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逃亡!

  林间一片寂静,甚至连一丝鸟叫都听不到。处处一片压抑感。在这样一片大森林,却没有一丝声音,诡异。

  能解释的,就是必有凶兽出现,或者,在这片大陆上能称得上神的级别的强者,出现了。

  没有丝毫掩饰地,出现了。

  但他们还是用最快的脚步在林子里穿梭,未曾在意,或许他们知道,也无济于事。

  忽然,远处的林里飞出了几只小鸟,“扑腾扑腾”一丝惨叫都听不见,便直直的落下去。本是好不引起重视的事,但在这样压抑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是多么突出。三人停下脚步。

  女子皱起了眉头,不过她也是略思索,便做出了决定。因为,她知道,结局只有一个。

  今天,必有一场离别。

  她静静思索,一只有些粗糙的大手伸过来,带着温暖,抚平了她的紧蹙的眉。

  “月儿,怎么了?”充满磁性的声音随着那只抚平眉头的手传了过来。让人感到几分安定。

  龙梦月轻轻拿开这只温暖的手,就这么与凤浩云静静对视,脸上慢慢浮起笑意,因为,她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忧,也看到了浓浓的爱。

  “浩,我师傅来了。带着汐儿快走吧。”龙梦月没有多少惊慌,甚至还有笑意。

  这一生,至少她是成功的,她有一个爱她的人,也有一个她爱的人,这便足够。当初在他的身边当卧底,她很庆幸自己没有杀了这个爱她的人。即使最后一刻,她就要完成任务,再也不用受龙皇皇帝的威压,自由地活下去,可她还是选择放弃,哪怕,后果是遭到父皇的追杀。为了他死,愿意。

  六年未见她的师傅,也不知道她又是多少的修为,但是,龙梦月也在进步,他们才二十多岁,就已经到达七级,只要再升三级,她就能和凤浩云晋升神级。

  如果拖住她的师傅,凤浩云必有逃生的机会。

  凤浩云怔怔的望着龙梦月,虽未与她的师傅见面,但她的传闻比比皆是,射月大陆二十岁就突破神级的高手。且善用药。

  平常人如果一听到要与她对抗,或许会吓得不知所措,毕竟她可是用自己一个人的力,保持住了现在龙皇帝国的局面,击退了所有敌军,才使龙皇帝国与其他两国并列成为最强国家。

  但是,凤浩云立马定定地望着龙梦月,声音里似乎有一些恼怒:“月,我会是那临阵脱逃的人吗?早在与你结为夫妻,我就发誓,伤你,就必须踏过我的尸体。如果我是胆小的人,那么就是我不配与你站在一起!”

  早在见到龙梦月,便知道她是卧底,可是,也是她,让凤浩云的脸上出现了除了那公式化的笑容外的情绪。看着她傻傻的以为自己还不知道她的身份,陪着他一起演戏,那时,便已爱上。如果不事先知道,或许会被她骗了过去吧,她演得很像。

  凤浩云其实也不知道,她并没有怎么演,一切,是真情流露。

  那一次故意佯装喝下毒酒,想知道龙梦月会不会阻止,可内心却有些不想面对。他喝下这杯毒酒,龙梦月任务就完成了。他还在赌,反正活在世上也没有多大意思,有人在乎他吗?

  她脸色苍白的打掉了自己手上的酒杯。自己竟有些欣喜,也有些心疼她那苍白的脸色。

  他明白,这是他生命里唯一出现过的爱。所以不顾一切,和自己的父皇闹翻出走,他知道在父亲的眼里,权力最大,为了权力,或许连自己也会放弃吧。

  “不,浩。你是我爱的人,但是,你却必须保证汐儿的安全,汐儿必须活下来,她是我们的孩子。”龙梦月依旧为自己找着借口。

  “月,你忘了么?《龙凤逆踪》也不是白练的,花费了我们六年,本身就有我们念力凝结成的传送功能,只要站在它的保护圈内,也能在最后关头逃脱。汐儿拿着,也会还生。”凤浩云说道,手指着凤语汐怀中的盒子。

  “爹爹,娘亲!汐儿也不走了!汐儿也要陪着你们!”这时,稚嫩的声音响起。一直低头的小女孩凤语汐抬起头来,瓷娃娃般的脸上,却露出同龄人从未有过的坚定。那一刻,似乎连眼神都变得凌厉。

  龙梦月微微一笑:“浩云,汐儿,我毕竟是师父培养出来的,她至少不会杀我。但是有我活着的一天,我相信,我们一定会见面的!”

  “你们觉得你们还能逃得出去吗?”

  话音刚落,另一阵清脆却带着寒冰气息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像冰渣子一样打在人的心头。

  冰冷的气息越来越近,龙皇帝国护国祭司轩辕幻带人赶来,现身他们身前。

  其实如果忽略她冰冷的气息,轩辕幻是一个真正的美人,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只有一头白发显得诡异,而她的相貌在修炼中仿佛越来越美,看似二十岁的人儿,和龙梦月站在一起,忽略一头白发,看似是一对姐妹一般。

  “为什么?”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龙梦月望着这令她敬佩又畏惧的师傅,竟是反抗,“没有为什么,有他,足够。”

  轩辕幻注视着龙梦月,冰冷的声音中带着点惋惜,也带着些心疼:“月儿,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的婚姻本是由陛下做主的,你不追求陛下的意见也就算了,可你竟敢和外族结婚,还生下一个孩子,你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冰冷的气息在最后一句发出。在场所有强者都不得不用念力抵抗。

  只是,同一时刻,他们没有发现,凤浩云身后的凤语汐什么也没做,却并不惧怕这种气息,在她身边,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龙梦月一边用念力抵抗轩辕幻的气息,一边坚定道:“师傅,我身为公主,是当然知道的。不就是一死吗?我不怕!可是,师傅,你尝过爱吗?只有爱过,才能了解爱的痴,爱的乐。我想,公主这位子只是一个装饰,真正的命运,只是帮父皇稳固江山,政治联姻吧?或者还可以放弃,不顾我的死活,让我去用生命完成任务。你们在乎过我吗?”龙梦月紧紧握住刚来到身边的凤浩云的手,目光不禁从轩辕幻转到凤浩云俊美的脸庞,眼神越乎柔和。

  既然这样选择了,何不坦坦面对呢?他也不容龙梦月的反对。他微笑地看向龙梦月,眼神只有平和与鼓励。

  轩辕幻看着他俩互望的眼神,自己眼中竟有些落寞,但只是稍纵而过,快的无法捕捉。

  “唉!”轩辕幻轻叹一声,声音柔和了些,但还是让人忍不住胆寒,“月儿,你的命运不只是陛下能做主的,只要我向陛下请求,他也能答应我让你做下一任的大祭司,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你又何必固执呢?”

  龙梦月没有再理会她,对于她的师傅,她只能说声抱歉。

  转身走向凤语汐,轻声道:“汐儿,你待会儿离远些,站在《龙凤逆踪》的保护圈内,知道吗?”凤语汐没有迟疑,轻轻点头,抱着装有《龙凤逆踪》的木盒奔向不远的山坡。

  她没有说什么,但眼神却说明了一切,她明白留在这里无法帮忙,反而会拖父母的后腿。她脸上很平静,没有五岁孩童的恐慌与害怕,只有坚定与决绝。

  那根本不是一个孩子有的表情。

  如果爹爹娘亲真的死去,她绝不独活!凤语汐没说话,但脸上的坚毅,透露出她内心的想法。

  《龙凤逆踪》融合了龙皇帝国王族秘籍《龙天离舞》与天凤帝国王族秘籍《云凤寂灭》重要环节,其融合过程更是辛艰,因为在融合中,必须暂时放弃所有念力,让自身暂时成为一个普通的人,并且还要以自身为鼎,接受两者的冲击作用,这仅仅是痛苦,就让人不能忍受。而且融合之后,创建者也必须重头练起。

  可《龙凤逆踪》是花费了六年研究,才刚刚创好,又有什么时间修炼呢?但他们把刚刚学熟的第一重配合的话,效果也是不容小视的。

  轩辕幻当然听到了龙梦月说的话,眼眸微微一寒,“你想好了?为了这个男人,值得吗?”

  龙梦月轻轻点头,拉着凤浩云。

  凤浩云也是微笑,注视着这个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女神般的人物:“前辈,早听说您了。我想,死在您手里,也值。不过,请您但答应我一个要求。”随即一停顿,满眼便是坚定,那都让轩辕幻有些欣赏。

  “我希望能堂堂正正和您打一场!”的确,有选择吗?与其无意识的死,又或让一个人背负罪恶的活,还不如怀着幸福轰轰烈烈的打一场。

  但是,轩辕幻的修为,又岂是凤浩云和龙梦月所能了解得到呢?

  轩辕幻轻哼一声,表情冰冷道:“好,别后悔。”冰冷的声音中,反而隐藏着心痛。待两方都准备好了之后,右手抬起,拿起她的佩剑,她甚至没有召唤出她的守护神兽。

  另一边,龙梦月和凤浩云也双双出手,也是快得无法捕捉!

  龙梦月的守护神兽与凤浩云的守护神兽一起随着他们剑舞的节奏起浮。《龙凤逆踪》九重,第一重霞影无痕,在两人的配合下,真正的完美无瑕。轩辕幻只用上了自己的神念,就和他们打在一起。

  周围笼罩着层层由念力撩起轻微的三色彩雾,白,蓝,紫。似梦似幻。看似没有华丽的打杀,但这其中蕴含着几大高手的全部精髓,更有一名神级高手的放水!

  终于,紫光和蓝光微弱。一切都沉寂在白光中,不远处的凤语汐在《龙凤逆踪》的保护下,安然无恙。可她的眼睛不顾白光刺激,硬是看向父母和轩辕幻打斗的地方,小脸上一片焦急。心跳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紧张,恐惧充斥着她的内心。

  白光散尽,一切终于变清晰。

  也让凤语汐看到让她的心提到嗓子眼的一幕,脑子瞬间“轰”的一下,一片空白。

  龙梦月和凤浩云倒在地上,轩辕幻立在一旁,丝毫不能看出一点不妥之处,周围轩辕幻的部下充当炮灰,死了一地,只有她的几个嫡传弟子还在不远处站立。

  是的,龙梦月和凤浩云完败了。只是,龙梦月和凤浩云并不知道,他们的《龙凤逆踪》第一重,霞影无痕却真的伤了轩辕幻。虽然是小伤,但毕竟是伤了啊!要知道轩辕幻,已是神级的存在了啊!

  “爹爹,娘亲!”凤语汐反应过来,不顾一切地抱着《龙凤逆踪》来到父母身边,根本是无视轩辕幻的气息。

  轩辕幻的眼眸一闪,不禁也有些纳闷。这个小女孩不怕她的气息?为什么从她身上能感到一股天然的王者风范?

  一串串疑问闪过,她很是明白,《龙凤逆踪》是不能抵挡她的气息的。但她没有阻拦,这个小女孩还构不成威胁。

  龙梦月和凤浩云的眼中一份释然,嘴角一丝微笑,对视一眼,双手齐出,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却只是封印《龙凤逆踪》,随即昏睡!他们脸上已是幸福与坦然。只是,两滴泪滑过两人脸庞,一淡蓝,一淡紫,飞向凤语汐的胸口,随即不见。而装有《龙凤逆踪》的木盒金光一闪,凤语汐也随之和木盒消失不见。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轩辕幻没有一丝丝防备,顿时反应过来,冷冷一声“追!”便向凤语汐消失的方向追去,她的弟子声声答应,也一齐飞去。

  凤语汐能靠着《龙凤逆踪》瞬转,但也只是一个孩子的体质呀。哪怕她再怎么跑,也敌不过那些靠着自己深厚念力,渐渐靠近的那群人。追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旁,也就被追上了。

  瀑布流水声在凤语汐耳边响起,那条瀑布冲击着这个初春,带来无比清爽的感觉,从她身边流过,饶是这样,天气虽然不热,凤语汐脸上还是密布着汗珠,显然她的体力已经用完,甚至一丝念力都没在她身体里留下。不过她又有什么念力呢?普通孩子到十岁,才有不到一级的念力,她已经够特殊的了。

  瀑布直至坠入那不见底的深渊,听不见一丝回音,让人有一种看了就想拔腿往回跑的感觉。

  凤语汐看着身前的人们,一声冷笑,满头的汗水,掩饰不住的疲倦,丝毫盖不住她的的美,虽是冷笑,但这并不重点,重点是她只有五岁啊!一个小小女孩,便有一个成人也无法拥有的心智!

  “哼!爹爹娘亲有错吗?做的这么绝。我的命给你们了!但是,这《龙凤逆踪》是父母的心血结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你的!”说罢,没有迟疑,竟向深渊奔去,抱着木盒,纵身一跳,蓝衣飞舞,消失在尽头……

  轩辕换也是一呆,和凤语汐只不过一个照面,凤语汐竟然影响到她的情绪。这……这是气息!她竟然从一个五岁孩童身上看到已成气候的气息!没想到这孩子有这份胆识与果断。

  摇摇头,罢了,随缘吧。

  爱是苦涩的,也是甜蜜的,这她怎么不知,她也想要去爱他,只是他背叛了她!轩辕幻眼中满是恨,仿佛灵魂都在颤抖。很快掩饰住这悲恨,不让身旁弟子察觉,就继续思索。《龙凤逆踪》的存在本是逆天的,消失了就消失了吧。闭上眼,仿佛看见了凤浩云和龙梦月倒在地上时的幸福与坚定,里面好像掺杂着泪水。不对,泪水?不可能,王族怎么会流泪?

  迅速返回与两人打斗的那片森林,那两人还那么安详的躺着,脸颊上似乎的确有两条泪痕。

  轩辕幻眼中闪过一道光,或许这只是个开始吧……

  没有人知道,她做出了一个决定。

  “你们先回去,我稍后就到。”轩辕幻抬头望了望天,眼里也有丝不确定,月儿,你会醒吗?

  ……

  “汐儿,汐儿……”

  一声声飘渺的声音仿佛从远方传来。

  嗯,这是什么声音?

  凤语汐自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醒来,可她的心却早已冰冷,剩下的只是发呆。听到这个声音,让凤语汐已死的心渐渐有了生机。

  娘亲!这时娘亲的声音!

  “娘亲!汐儿在这里!你在哪里?”凤语汐的声音中带着点哭诉,本绝望的面孔变得激动,只是,没有泪。

  “汐儿,娘亲在这里。”龙梦月和凤浩云出现在半空中,只是,他们的身体是虚幻的,一个幻蓝一个幻紫。

  “爹爹!娘亲!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声惊呼,但也随即平和,“爹爹,娘亲。你们是来带汐儿一起走的吗?汐儿再也不离开你们了!汐儿要永远和你们在一起!”面对死亡,一点也不害怕的五岁女孩凤语汐,此刻就像一个满足的小女孩,脸上满是幸福。

  “汐儿,你要记住,你还没死。这里是你的神识之境,我也没有想到你的神识竟这么宽广,还没有一丝杂念,我很欣慰。我和你娘亲的本体只是沉睡下去,我们现在的神识,只是储存在这两滴泪念力幻化的幻体中。而这两滴泪,是我泪下的信念与希望之泪和你娘亲流下的守望与幸福之泪。”凤浩云娓娓说道,拉着妻子的手,看向凤语汐的目光一片慈祥。

  听完爹爹的话,凤语汐也只抓中了一个重点,“爹爹,这么说,你们都没死,是吗?”

  听到女儿说的话,凤浩云将目光转向龙梦月,龙梦月也看向凤浩云,两人深沉的眸中闪过一抹黯淡,随即又是一片祥和。与爱人相伴,死又如何?

  “汐儿。”龙梦月先开口,清风般的声音充满慈爱,抚慰着凤语汐,“我们的本体为了封印《龙凤逆踪》和流下泪而沉睡,应该还在师父那里,但我们的神识只有沉睡前的记忆,不过我想,师父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凤语汐听完,眼中茫然。

  在轩辕幻那里?轩辕幻千方百计的想要杀父母,父母在她手上,她不会杀?

  答案是否定的。

  “汐儿,你听我说。”凤浩云的声音郑重起来,“自射月大陆开始,王族是不会流泪的,可我和你娘亲却流下泪。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哪怕我们是神识体,也能感到这泪中的巨大能量。而且我能感到,不久的射月大陆会不太平。”

  龙梦月接着说道:“但是汐儿,我们并不希望你去冒险。对于世界,就让我们自私一回吧,我们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龙凤逆踪》上的封印只允许我们的血脉看或者是你让他看的人。好好保护自己……”

  龙梦月的声音变得飘渺,和凤浩云携手的身体变的虚幻。

  “汐儿,你是我们的希望……”凤浩云和龙梦月的声音仿佛从很远传来,幻体终于支持不住了,破碎,又凝固成两滴泪,冲向凤语汐的胸口,化作泪形印记,印在了她细腻的肌肤上,也印在了她的心中。

  “爹爹娘亲!”

  眼泪消失,剩下的只有凤语汐近乎绝望的呐喊。

  呐喊过后,凤语汐颤抖着手,轻轻按着这个印记,沉默了。

  其实,没有一个人知道,就连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在这一个身体里,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孤魂。

  上一世,哪怕现在,凤语汐也清楚的记得,师父摸着她的头,对她说:“汐儿,在你很小的时候,你的父母研制出了一个新式武器,取名叫“毁灭”,一旦造成,会具有很大的杀伤力,但那时只是个半成品。被人追杀,他们为了保护你而死。是我救了你,你虽然没有感受到父母的爱,但我希望你别忘记了,父母的爱,力量是无穷的……”

  那时,凤语汐只有三岁,一个懵懵懂懂的年纪,但她怎么能用特殊来形容,那时的她,下意识的记住了这句话,同时,她也有了恨那些追杀的人的意识。聪明绝顶的她,早已有了成人都还没有的灵智,而她的生活,被琴,武器,和剑法,还有学不完的各行各业的知识遍布。可能真正走入她的心间,却只有琴。

  那时,只有师父,给了她温暖,教她识字弹琴,还把自己珍藏的玄水琴送她。

  想到这里,凤语汐也不禁怀念起来那个苍老的身影,白衣配着白发白胡子,总该喊她傻丫头的老顽童。她那时的不告而别,会让她的师父生气吧。

  七年,她只用了七年,学完了所有,样样精通。但是七年的习武,让她自身也造就了气场,几乎是除了师父外,她对一切人都是冰冰冷冷的。离开师父外出去历练,也是必然。

  那时,她的师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舍,只是叫她两年后回来,末了,也说了一句:“自己的命运,自己要把握好,一切,在你的一念间。”那时的她,还不懂他说的话,但也出了山,去历练。

  两年,足以让她在特工界崛起,以她的聪慧,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除了开始碰了几次钉子,可以说她的路一帆风顺。两年的历练,她学会了隐藏气息,至少从外表看,她可以化装成任何看似无害的孩子,也学会了笑。

  那时所有同事也对她佩服之极,因为,她任务中要杀的黑道,几乎没有活过明天太阳升起,被杀的黑道也无一不震惊,他们谁也没想到,刚刚被他们夸的小女孩,转眼杀了他们。

  不过,她只接杀黑道人物的任务。

  一时间,“蓝天”这个名号在特工杀手界无人不知,但也因她自己的年龄身份,被集团认为是机密。所以只有集团中的重要人员知晓。外界知道的,不是死了,便是她一起执行过任务,切信得过的同伴。

  但是,她也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只会弹着她的那把古琴,没有几个同事敢接近她,即使她的琴声绝世无双。因为他们知道,这位看起来非常小的小女孩,却从不接近任何人。在“蓝天”笑的同时,下一个被杀的也许会是他自己,在凤语汐的眼里,从来没有朋友和亲人的区别。只有他们集团的老板心疼她,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或许在那个时候,他是除师父以外唯一一个给过她温暖的人,也是她除了师父外,唯一一个能成为自己的亲人的人。

  但以她聪慧,只用了一年,就当上了他们组的老大,只是,熟悉她的人也都知道,或许只要她愿意,以她的聪慧和能力,世界都可能是她的。对于这个十二岁的老大,他们只有敬佩和爱惜。而她的生活,只有服从命令。

  也才到十二岁,独自查到了当年杀她父母的人的那年,她没有向任何人说,也没有遵守与师父的约定,带着被自己完善的“毁灭”,潜伏在那个人的身边,伺机下手。最后一刻,与那个人同归于尽……

  来到这个世界,纯属巧合,可就是这个巧合,让她感到父母的爱的温暖,让她知道,爱,原来是这样的。

  她开始学喜欢真正地笑,

 

    初一:凌清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琴医帝妃(一)_3000字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