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四年级 > 想象作文 > 第二章【秦国咸阳 被笔仙附身的女孩】_3000字

第二章【秦国咸阳 被笔仙附身的女孩】_3000字

2014-04-13

  沿着朱红的楼梯走上二楼,刚推开房门,每天相同的一幕就映入我的眼帘,斜坐在米色藤椅上的司音一边喝着刚泡好的西湖龙井,一边看着当天的早报。黑色长发犹如瀑布一般披散下来,泛着淡淡的光泽。清晨的阳光沿着他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薄薄的唇勾勒出一条完美的线条,听见我推门的声音,他缓缓抬起头,他有一双很美的眼睛,或者说是有点妖诡,一只眼睛是月光般的银色,另一只却是紫罗兰般的淡紫,他用那双异色的眼睛看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就因为这双眼睛和他总是不变的容颜,我已经无数次怀疑他倒底是不是人类了。

  “师父,师兄还没有回来吗?我看他在巴比伦玩得不亦乐乎了吧?”当着他的面,我可不敢叫他名字。

  他饮了一口茶,道:“飞鸟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他放下茶杯,又说道:“对了,今天开始,你就要开始完成被委托的任务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当然!师父,我可兴奋呢,可是。。”我四处张望:“怎么没见到委托人呢?”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道:“不是说过了吗,不是每个人都能来委托的,来这里委托的都是有缘人。”

  对了,司音是说过,只要是前世今生纠缠不清的人都会梦到这个地方,很多人醒来都会不记得,也有很多人根本不信,一笑了之,唯有真正的有缘人才会找到这个地方。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里只是一个茶馆,一个很普通的茶馆。

  “咚,咚”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我神色一振,立刻大声道:“进来!”门慢慢被推开了,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请问,请问,这里真的可以委托吗?”

  我寻声望去,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白衣女孩正站在门边,清秀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你是做梦”

  “对,对,我是做了一个这样的梦,所以。。。”她神色有些激动,飞快的打断了我的话。

  “那么,你要委托什么。”司音在我身后冷冷道。那女孩望了一眼司音,显然大吃一惊,这个反应很正常,什么女性见了司音这样的超级帅哥都是这样的反应,有的还更夸张。

  “真的可以委托吗?”她仍然不敢相信。

  “当然。”

  “实在……实在是太好了。”她看起来激动的就快流出泪来,“我这不是也在做梦吧?”我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很多委托人来都会是这个样子。

  她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说了起来:“我叫柳颜,从四个月前开始和同学玩一种很流行的游戏--请笔仙。当时很疯狂,所以每天都请,每天都和亿说话,哦,亿是他的名字。到后来亿就没有回去,一直附在我的身上,他说是我前世的情人,每晚都入我的梦里,他说我们遭遇了三世情劫,每一次都是以悲剧结束,所以这次好不容易遇上我,他要一直跟着我,他说要---带我回去。”她的神色复杂,又隐隐带着一丝惊慌。

  原来是笔仙,这样的游戏听说在大学的女生中颇为流行,请笔仙或是碟仙都是源自于中国一种最古老的巫术“扶乩‘,也叫作灵子术。所谓笔仙,也就是灵,是一种中阴身,人死后进入中阴界变成中阴身,中阴身是死后没有投胎的生命,他没有固定形状的身体,但是由于思维的惯性由自己意念想出来的身体,会具有前世的外形特征,大多数这样的灵都比较弱,所以偶尔请出来也没有大碍,但一天之中有两大‘逢魔之时‘,一次是太阳刚落山,另一次就是子夜12点到2点之间,前一个是野外的‘逢魔之时‘,而后一个则是室中的‘逢魔之时‘。在这两个时段请仙就比较容易招惹灵力较强的恶灵。

  “笔仙并不是高等灵,我就替你收了他吧。”我有点不屑的说道,第一个委托人的任务也太简单了,根本不用穿越时空。收灵,是通灵术最基本的法术之一。低等灵和中等灵都是很容易对付的,现在的什么笔仙,筷仙,镜仙都是属于这一类。

  “不要!”她的脸色一变,连忙阻止道。

  “那么让他把你带回去?”我微笑着说。“你要知道,他只能带你的灵回去,带不走你的**,你就等于死了,明白吗。

  “不要。。。”她摇了摇头,又轻声道:“能不能不要伤害他,也不要让他带我回去,他对我真的很好,如果有什么不好的事,他总会提前告诉我,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所以我不想伤害他。。我想委托你们去我的前世……”

  “明白了,我们去你的前世寻找你和他为什么三次都是悲剧收场的根源所在,改变根源,结果也自然改变。那么就没问题了。”司音淡淡道。

  “天哪,真的,真的有穿越时空?”柳颜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过来。”司音招了招手,等柳颜走到他身边时,他伸出右手食指抵住了她的眉心,闭上眼睛,口中念着咒文,一团白光渐渐凝聚在柳颜的眉心之间,若隐若现的映出了一个字:辽,辽字褪去,又有一字浮现,汉,汉字褪去,又清晰的出现一字:秦。在一边看着的我不禁有些吃惊,平时都是浮现出根源所在的那一个朝代。今天怎么有三个。天哪,不是让我三个朝代都去吧。

  待字迹褪去,司音收回手指,低声道:“果然是三世情劫。”他顿了顿道:“我要你的笔仙现身,有话问他。”说着,他掏出一张符咒,默念九字真言,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符咒,往地上一扔,一股白烟冉冉升起。

  “师父?灵呢?在哪里?”我看见前方什么也没有,连忙问道。

  “在你身边。”他轻描淡写道。

  我一侧头,紧挨着我的左边,赫然站了一个高大的人,吓了一跳,赶紧蹦开。虽然我不怕灵,可是忽然出现在我身边,当然会吓一跳,人吓人还吓死人呢。

  依稀看清了身边这个男人,大约二十几岁,容颜俊朗,面带英气,就是身着一袭古怪衣服,拜电视剧所赐,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少数民族的服装,莫非这个男人就是那个辽时代的?想不到笔仙还有帅哥啊。

  “你,你果然和梦里一模一样……”柳颜喃喃道,一脸震惊,

  “刚才我们的话你也都听见了,你有什么想说的,——耶律阿保机。”

  司音的话令我和柳颜都大吃一惊,眼前的这位男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辽国皇帝,想不到一来就来个这么大牌的。赶紧又盯住了他。

  柳颜更是脸色苍白,道:“你,你不是告诉我你叫亿吗?原来,原来你是这么有名的人物。。”

  阿保机没有否认,他牢牢看着柳颜,眼神流转,似有千言万语,而柳颜则是一脸惊诧的看着他,脸上的神色变换不停。

  “那是我的汉名。何况,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区别。我始终是我。”他沉声道,又转向了司音道:“果然是位高人,那么我也开门见山,说说我和她的故事。

  ”我和阿颜的悲剧是从两千多年前就开始了,那时候,她是秦国太卜之女,叫做茗颜,我则是秦国的将军李信,从小我和她就情投意合,也曾私订终身,将来一定要结为夫妇,永不相离。在众人眼里,我们早就是一对了,只等一个合适的时候来宣布这件事。就在这个时候,我奉命出征,在临出征前,我特地去她家提亲,在得到应允之后我满怀激动的心情踏上征途,想早点回去见她的愿望令我斗志昂扬,很快我就率大军凯旋而归。”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是在回忆着痛苦的事情,“本以为回去看到的是她的如花笑靥,谁知——看到的却是她的坟冢。我当时就如同疯了一般,抓着他们问为什么,好端端的她怎么会死?当我知道原因后,更是悲痛难抑,原来我的弟弟一直也爱着她,趁我不在的时候。。污辱了她,她的父母怕家丑外扬,就逼着她嫁给我弟弟,就在出嫁的那一天,她就自尽了。我一怒之下杀了我弟弟,万念俱灰之后也在她的坟前自刎了。”

  我看了一眼柳颜,她的眼眶泛红,隐隐有泪光。

  “第二世,我投胎为汉朝将军霍去病,而她则是李广的小女儿,我和她互有情意,但是再一次相逢的机会是我没有好好珍惜,当时,说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我年少气盛,只想着建功立业,而且还亲手射死了她最爱的哥哥李敢,从此,爱意不再,她带着对我的恨意匆忙嫁人,而我继续征战沙场,不久就因病突然去世了。结果,那次我还是没有抓住她。”

  我不禁又看了他一眼,这人还投来投去尽投胎些名人。

  “第三世,说来也是可笑,前世还在驱逐匈奴的我,在第三世却成了契丹族的辽国皇帝,她也投胎为我所任用的汉人韩延徽之女韩燕,我对她一见钟情,不顾朝臣反对,纳她为妃,但是老天总是在开我的玩笑,就在她入宫的前一天,传来她们全家被入室强盗杀害的消息,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虽然怀疑皇后述律平派人所为,却苦于没有证据,就这样,我又一次和她擦肩而过。”

  “你每一世都没有前世的记忆吗?”

  他摇了摇头,道:“只有在我死的一瞬间,前几世的记忆才会出现。而每一次投胎后,又会把记忆都忘却,所以我决定,再也不投胎,一直在那里等待阿颜的召唤,把她带回去。”

  “等待?那么如果她没有请笔仙呢?”我不由好奇的问道。

  他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所以,我已经等了一千多年。”

  “什么,那么如果她一直没有召唤你,你就一直等吗?”我心中有些吃惊。

  “是,一直等到她出现,一千年,两千年,三千年,一直等。”他语气坚定的说道。我在愕然的同时也有些感动,转头看看柳颜,她已是泪流满面,

  “亿。。。”柳颜低低唤了一声,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阿保机。。

  阿保机动容的看着她,两人深深的凝视着对方。此时柳颜的心情想必是纷乱不堪吧。

  “那么,委托就成立了。”司音冷峻的声音打破了着份氛围。

  “嗯。”柳颜点了点头。

  “放心,我一定去找出根源,化解你们的三世情劫,一定。”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鼻子酸酸的,心中有点闷闷的,不知是为了他们三世悲哀的爱情,还是阿保机无望的等待,要有个男人等我千年,管他是人是鬼是妖,我,我都嫁了!

  司音忽然站起身来,冲着阿保机甩出一张符咒,白烟过后,阿保机就消失了,“柳颜,阿保机就暂时在这里,你先走吧,到时我会通知你。”

  柳颜眼角似乎还垂着泪,轻轻点了点头,转身往门外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我道:“请你一定要帮助我们。”

  我重重点了点头,看着她跨出房门,在她跨出去的一瞬间,她在这个房里的记忆也同时被抹去了,只有等我任务完成后,司音的梦才会再次召唤她回来,等她付出一滴眼泪后,关于前世今生这个茶馆的记忆就永远消失了。

  初到咸阳

  “师父,那么我应该去哪里?”

  司音看了看我,道:“你说呢?”

  我想了想道:“应该是战国时代的秦国,这是他们的第一世,如果能阻止他弟弟的暴行,那么柳颜就能顺利嫁给阿保机了,第一世情劫被化解,之后的也会被改变吧。”

  “嗯,有进步。”司音的脸上似乎有丝淡淡笑意一闪即逝,“你到达的确切时间应该是秦王政八年,上党郡原属赵国六城复反归赵,李信奉命率兵征伐之前的一个月。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道:“那差不多只要在那里呆两个来月就可以了。”看起来似乎并不难,很快就能回来了,而且异时空的一个月才相当于现实世界的一天,也就是说两天内就可以回来了。

  司音点点头,道:“不错,这次任务应该不难完成。”他顿了顿又道:“你的符咒呢?”

  我摸了一下衬衣内侧口袋,笑道:“都随身带着。”

  “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在人前使用法术。”

  “放心吧师父,就算不用法术我也会很快完成任务的。就准备让我出发吧。”我已经完全等不及了,想要立刻开始我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司音走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串水晶手链,放入我的手中,水晶一共有八粒,分别有红,紫,白,绿,黄,金等不同八种颜色,颗颗晶莹剔透,隐隐的透着光泽,司音一脸凝重道:“这八颗水晶分别代表水、木,火、金,土,风、暗、悍。切记千万不能丢失,少了一颗,我就不能召你回来了。”

  我点点头,同样的水晶手链我在师兄手上也看到过,一般的水晶是用来制造结界,防止灵界骚扰的常用品,而司音给我们的这串水晶,可谓是弥足珍贵,我把手链带在了腕上,暗暗祈祷可千万不能丢了,我可不想在古代过完我的下半生。而且,如果回不来,还有更可怕的后果。

  “师父,放心吧,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我的心中可是激动不已。

  “怎么,你就想这么离开了吗?”司音瞥了我一眼。

  “嗯,对啊,师父的交代我都清楚了,快点把我送回战国时代吧。我想快点帮助柳颜和阿保机,哦,不,应该是茗颜和李信。”我迫不及待道。

  他看着我,忽然开口道:“叶隐,你要记着,千万不能和历史中的任何人物有任何感情纠葛,不然我也救不了你。这只是一桩生意,不要投入自已半点感情。我会把你送到咸阳城,接下来的事情就看你自已了。如果遇到危险,就通过“风”来联络我,我会把你召回现代,明白吗?”他指了指我腕上那颗紫色的水晶。

  我心中有一阵暖意流过,笑吟吟道:“原来师父还是很关心我的哦。”

  他眼中似乎有什么闪过,侧过头去。“怕你本领太差,丢了我的脸。”

  “师父,你就不要狡辩啦,哈哈。”我笑了起来,司音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好了,你快出发吧。”司音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不过立刻他的脸又恢复了平常的神态。他顺手在我口袋里放了些什么,又退后几步,在我的正前方盘腿坐下,双手合什,口中开始不断吟诵起咒文,我诧异的发现手腕上的八颗水晶开始发光,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刺得我的眼睛都睁不开,全身也越来越热,意识渐渐开始模糊,依稀听见司音的声音:“黑暗中时空的大门,现在就请打开。。。。。”接下去就什么也听不清了。

  我的浑身被水晶所发出的彩色光芒所笼罩,通体只感到灼烧般的炙热,好难受,原来穿越时空并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我的呼吸好像就快停止了,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司音的身影也越来越远,一阵炸裂般的头痛终于让我失去了知觉。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慢慢醒了过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又酸又痛。猛的睁开眼,不由啊的一声喊了出来,四周杂草丛生,一片荒凉,哪里有半点城市的影子,师父啊师父,这误差也太大了吧,虽然太卜只是个负责应皇帝诏命进行卜筮的奉常属官,但怎么也不可能在这种荒山僻壤吧,一时有些紧张起来……

  待我慢慢冷静下来,赶紧先摸了一下衬衣内侧的兜,掏出来一看,还好还好,隐身符,除灵符,召灵符统统都在,又赶紧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链,也在。忽然想起司音在我的白色外套口袋里也放了什么,摸出来一看,不由大喜,原来是几块成色极好的玉,司音倒是想得周到,当了这些玉,暂时就不必为金钱烦恼。

  但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是该怎么去咸阳呢?如果像寻秦记那样是在赵国之类的,我可真要吐血了。望了一眼腕上的水晶,我抑制住了询问司音的念头,第一次执行任务,可不能让他小看了。我就不信我到不了咸阳。

  定下心神,我盘腿坐下,掏出符咒,默念咒文,开始召唤这附近的游浮灵,死去的人,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或者对世间还有留恋,便会变成游浮灵在人间游荡。很容易被召唤过来。淡淡的风吹起,四周半人多高的杂草密密的随风动了起来,一道白色光闪过,符咒化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我停了下来,微愕的看着她,怎么是个小女孩,看来我的功力还是有待加强。不过召也召来了,我就问问她吧。

  “小姑娘,你是秦国人吗?”

  她点了点头。

  “那么知道咸阳在哪里吗?”我继续问道。

  她又点了点头,伸手望杂草外一指,低声道:“沿这条驰道一直走就是咸阳城。”

  我心里一阵释然,还好是在咸阳城附近。

  “那不远吧?”

  “不远,坐马车大概只要两个时辰。”

  “什么!”我又跳了起来,做马车都要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那么走路还不走到天黑了?

  “好吧好吧,谢谢了,你回去吧。”我又念了一阵咒文,食指和中指并拢结出手印,朝她一点,顿时女孩消失不见,只有一张符咒飘了下来。

  我收起符咒,无奈的站起身来,抬头看看天,天色尚早,一阵清冷的风迎面吹来,我不由打了个冷颤,看季节似乎是初秋,我看了看自已的白色外套,浅绿格子衬衣和牛仔裤,好像到了咸阳城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赶紧买一套秦服。

  走过杂草丛,便看见了一条不宽不窄的驰道,前后张望一下,似乎毫无人迹,只得沿着驰道往前走。要是现在有什么人赶着马车过来就好了,那么或许还能搭个顺风车。

  正想着,身后远远的传来了马蹄声,回头一望,尘土飞扬,依稀可见有一人正策马朝这个方向疾驰而来。天无绝人之路啊,可这马的速度飞快,看起来是不会停下来了,不管了,怎么也要试一试,我赶紧冲到路中央,一边大喊:“停停停!”

  马还真的停了下来,正当我窃喜之时,马鞭也随着落了下来,尽管来势极快,但我还是条件反射般的一把握住了那条马鞭,什么人啊,我也恼了,一抬头正打算用我的眼神杀死他时,却对上了一双幽黑狭长的眼睛,不由一愣,出乎我的意料,他很年轻,也就二十左右,身材高大挺拔,容貌俊朗,轮廓分明,一袭简单的黑色镶银边的秦式深衣,在他身上却显得尊贵无比,气势不凡。令我惊讶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我从没有看过一双如此深邃清冷的眼睛,让人看了有些凉意。我好像——犯了个错误,不该招惹这样的人吧。

  “好大胆。”他微微一皱眉。

  “可是。。是你不分青红皂白一鞭打来,我也有防卫意识啊,难道就这么让你白白抽一鞭吗?”我脱口道。

  他似乎没料到我敢还嘴,微愕之后眼中隐隐有了一丝怒意,道:“是你先拦我的马,光这条就能治你死罪,还有,”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道:“你是哪里来的,穿的这是什么乱气八糟的衣服?还披头散发,成何体统。”他的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讶。

  “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你不要看我穿得怪,我可不是什么坏人。”我也有点不耐的看了他一眼,要不是司音说不要在人前乱用法术,我早就在他脑门上贴个定身符,抢了他的马跑。还跟他多什么废话。

  “那你为什么拦住我的马?”

  “我想去咸阳城,你能带我去吗?”

  “不行。”

  “如果你带我去,我可以付你钱。”

  “钱?我多的是。”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隐隐透出一丝不屑。

  “我说你也太不善良了,看到一个落难中的可怜女子,不是应该帮一把吗,难道你忍心看着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徒步走到咸阳,而且或许还有野兽匪徒出没……”我不停把能想到的悲惨的情况说给他听。

  “那关我什么事,我本来就不是善良之辈”他冷冷道,不过眼中神色略有缓和。这倒底是个什么人阿,怎么我一来秦国就遇上这么一个硬心肠的人。

  “算了,我也不想求你,拜拜。就让我这个可爱的女子被豺狼虎豹吃了算了。”我忿忿然道,狠狠瞪了他一眼,就径直往前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忽听马蹄声响,还没回过神来,只觉身子一轻,便被人拎上了马。我愕然回头,他的幽黑双眼中竟隐隐有丝好笑的表情。

  “喂……你怎么……”

  “我就破例一次吧,可爱的女子。”他加重了可爱这个词,语气中夹带着一丝淡淡的嘲笑。

  “我,我可没求你。”我的心情有些郁闷起来,虽然不是国色天香,但样子也还算清秀可爱,怎么这个可爱的词用在我身上就这么可笑吗,太瞧不起人了。

  生平第一次和陌生男人挨得这么近,而且还是个两年多年前的老男人,真是有点不可思议,他的身上散发着阵阵清幽的檀香味,看他这个样子,一定是个贵族子弟。

  在风驰电掣的速度中,大概只过了一个多时辰,就远远的看见了暗红色的城墙,“啊,咸阳城!”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心情一阵激动,马上就能看见战国时期的秦国面貌了,不知道和电视里的像不像呢?

 

    四年级:墨轩寒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第二章【秦国咸阳 被笔仙附身的女孩】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