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小说 > 只要和他坐同桌_3000字

只要和他坐同桌_3000字

2014-04-07

  (一)

  星期天的下午,朱思琪坐在一家“星巴克”二楼的靠窗位置,三月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温和地洒在她栗色的长发上,泛出微微的金光。

  “晓欣这死丫头怎么还不来啊?都快等了半小时了。“朱思琪把头枕在胳膊上,忍不住泛起嘀咕,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知不觉中,分针已经从十二的位置划到了六的位置了。

  “打电话不接,QQ也不在线,发微信也不回,害我等那么久,等她来了,看我不弄死她!”朱思琪气呼呼地自言自语道。

  “琪,谁那么惨,要被你弄死啊?”

  朱思琪抬头看着姗姗来迟的李晓欣,嘴角泛起冷冷的寒意:“弄死,你啊!看我九阴白骨爪!”

  “啊——救命——”杀猪般的叫声传遍了整个“星巴克”二楼。

  ……

  “呼……呼……我,我求饶,求饶还不行嘛……”李晓欣手插着腰,气喘吁吁地冲朱思琪说。

  “以后还敢迟到吗?”朱思琪威胁道。

  “不,不敢了,女侠饶命。”李晓欣心有余悸地摆摆手,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喝起饮料来。

  朱思琪将头发加到耳朵后面,拿起果汁,一边看着李晓欣,一边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李晓欣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往后边缩了缩,“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朱思琪摇了摇头,接着说:“看你好看呗!”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是我们班的大班花啊!能和班花成为好朋友,是我一生的荣幸!”李晓欣双手抱在胸前,做出仰慕的表情。

  “不要拿着你的大饼脸正对着我,我怕我怕晚上会做噩梦。”朱思琪毫不领情地将手横在眼前。

  “哼,朱思琪你这个畜生。”朱思琪将手拿下,冲李晓欣办了个鬼脸。

  “对了,你这么急找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啊?”李晓欣看着朱思琪,不可能就单纯找她出来吃东西的吧?

  朱思琪的小脸上,突然挂满了忧愁,她叹了口气,叼着吸管咬呀咬呀咬。

  “哎呦,大姐你倒是说话啊,我看不懂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OK?”李晓欣有些急了,“你再这么咬下去,吸管都要被你咬烂了。”

  朱思琪叹了口气,说道:“明天上学时,老班好像要换座位。”

  李晓欣听了,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么急把我叫出来。不就换个座位吗?你干嘛搞得跟世界末日来临了一样。”

  朱思琪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踹了李晓欣一脚。

  “本来就是嘛,你干嘛踹我!真是……”李晓欣揉了揉被踹疼的脚,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两眼放光,“莫非,你舍不得陆宇恺?”

  “屁!我舍不得他?你想象力太好了一点吧!”朱思琪用吸管在果汁里面搅啊搅啊搅,“不过说实话,还真有一点诶。”

  “你不是喜欢王世杰的吗?”李晓欣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罪在对面优哉游哉喝着饮料的朱思琪。

  “对,没错啊。”朱思琪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李晓欣由的表情,由不可思议转为震惊了,“琪,脚踏两条船不好哦!”

  朱思琪又一脚狠狠踹向李晓欣。“啊——嘶!你又踹我!”李晓欣瞪大眼睛,死死看向朱思琪。

  “踹的就是你,叫你乱说话!我喜欢王世杰没错,我对陆宇恺只不过是坐了一年多的同桌,习惯了,才有点舍不得的,看你说的,我有多邪恶似的。”朱思琪两手托着脑袋,鼓着腮帮子,同样瞪着李晓欣。

  李晓欣翻了个大白眼,有区别吗,真是。

  “那你是想和陆宇恺坐同桌呢,还是想跟王世杰坐同桌哩?”李晓欣说着,伸出两只手,“左边是陆宇恺,你的老同桌。右边是你的暗恋对象,体育委员王世杰。你选哪一个?”

  “陆宇恺?王世杰?陆宇恺?王世杰?陆宇恺?王世杰……”她拿两只手在朱思琪面前晃呐晃。

  “Stop!”朱思琪抓住李晓欣两只手,眼里带着肯定,“我选——王世杰!”说着,将李晓欣的左手松开,推了回去。

  李晓欣笑嘻嘻地说道:“哎呀,爱情那伟大的力量啊……”话还没说完,又挨了朱思琪一脚。

  “不疼,不疼,我不疼!嘿嘿……”

  “晓欣,皮又痒了,是吗?”

  “嘿嘿……”

  (二)

  “听一下,今天我们要将座位重新排一下,大家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周一早晨,老班大声说道。

  “总算可以换同桌了!”教室里一片欢腾,其中同样了包括朱思琪和李晓欣。

  朱思琪收拾东西时,有意地看向王世杰,没想到看见他正看向班里安安静静地在收拾东西的“乖乖女”鲍佳怡,她心里一沉,难道王世杰想和她坐同桌?不行,不行,这不可以!

  李晓欣收拾好座位,走过来拍了拍朱思琪的肩膀,在她耳边嘀咕一句:“琪,祝你如愿以偿哦!呵呵!”“我看八成是没戏了。”朱思琪淡淡道,说着,不顾李晓欣莫名其妙的表情,埋头收拾课桌里的东西。

  “收拾好的同学走到外面排好队,我叫到两个人,就进来,你们是一桌。知道了吗?”老班说道。

  “知道了。”全班异口同声地回答。

  (三)

  走廊上,朱思琪手里拎着书包,靠在墙上。眼睛有意无意地瞟向王世杰,他正背着书包,和前后的男生聊天。

  “高菡,施一斌,你们俩进来吧。”老班在教室里一个一个地叫。

  “王珂苗,朱耀宇,你们一桌。”

  ……

  “殷可盈,陆宇恺,你们俩坐一块儿。”

  朱思琪一愣,回过头冲老同桌陆宇恺笑了笑,他也回过头来冲她摆摆手,就算是旧同桌的告别仪式吧,陆宇恺歪着头对朱思琪说了一声:“拜拜!”就拎着书包进去了。

  “刘涵,要不,你还是跟裘拥贤坐吧,把他交给你,我放心。”老班话音刚落,朱思琪就贼贼地回头看向老班最喜爱的学生——刘涵。唉,这命苦的娃子,谁让她是个好学生呢,好学生终究是要和坏学生坐在一块儿的呀,这叫做定律!

  走廊上的人越来越少了,里面包括了朱思琪、王世杰、李晓欣等人。

  “鲍佳怡,王世杰,进来吧。”老班的探出头来叫道。

  朱思琪的心头一凉,结果还真是这样,自己傻得真是天真啊。

  (四)

  李晓欣回过头里看看朱思琪,朱思琪冲她笑着摇摇头。

  “朱思琪,王镱澄,你们两个女生进来吧。”老班走出来对我们招手,朱思琪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是和女生坐同桌,微微有点吃惊。王镱澄是上学期期末的时候转进来的,原来一直坐在她的前上方,好在她们两的关系还不错!

  朱思琪冲李晓欣说道:“伙计,哥们儿我先走一步了,你继续努力啊!”说着,拎起书包,和王镱澄手挽手走进教室。

  她看了一遍教室,意外的发现王世杰没有和鲍佳怡坐在一桌,而是错开来了,鲍佳怡坐在了王世杰的正前方。

  老班继续说到:“是这样的,王世杰和鲍佳怡的身高差的有点多,王世杰坐在前面会挡住别人视线的,所以,我让他坐后面了。你们两个身高比一下,谁更高一点?”

  “老师,我更高一点!”朱思琪脱口而出,心里早就开心的要飞起来了!

  “啊?”老班有点儿疑惑。

  “哦,是因为我排队排在王镱澄的后面嘛,呵呵。”朱思琪脸颊有些发烫,赶紧解释道。

  老班看向王镱澄,王镱澄笑着点点头,她这才说道:“那好,朱思琪和王世杰坐。王镱澄和鲍佳怡坐。”

  朱思琪努力掩盖住自己的狂喜,拎着书包走向座位。

  “李晓欣,周奔,你们俩继续坐同桌。”

  朱思琪看见李晓欣满脸不乐意地走进教室,嘴里还一边嘀咕,周奔,周奔,又是周奔!她好像只跟周奔做过同桌,一直都是周奔,讨厌死了!

  “好,下面……”

  (五)

  放学时,李晓欣破天荒的头一次原意陪朱思琪绕远路回家。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哟,李大千金今天咋么有兴致陪本姑娘走远路啦?不怕遭罪啊!”朱思琪看着乐颠颠的李晓欣童鞋。

  “琪琪,你今天如愿以偿和某人坐同桌了,是不是应该请客啊?我要吃羊肉串!还有年糕串!恩,里脊肉也不错,再来个炸鸡柳吧!哈哈”李晓欣两眼发光地看向路边的小摊,但她显然已经得寸进尺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吃成个大胖子,连蹲都蹲不下去,到时候你连后悔都来不及了!”朱思琪用食指点着李晓欣的额头。

  “怎么样,新同桌处的不错吧?”李晓欣搭着朱思琪的肩膀,笑嘻嘻地问。

  “就那样吧,当然比陆宇恺要好很多!”朱思琪虽然表现的漫不经心的样子,但这一天,真是她入学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能和暗恋的王世杰做一块,以前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哦,我懂了。”李晓欣若有所思地说,“当初和你跟陆宇恺坐同桌的时候你说蛮好,现如今,来了个比陆宇恺更好的,啧啧……不可限量啊……”

  朱思琪满脸黑线地看向李晓欣,这丫头思维太活跃,她有点儿合不上拍了。

  “别光说我呀,你呢,怎么样,跟老同桌继续坐同桌,心情怎么样啊?”朱思琪贼贼地笑了起来。

  李晓欣一提这个,马上耷拉着脸了:“我现在讨厌死周奔了,他就是我的灾星,霉神,扫把星!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煮了吃了!”

  朱思琪嘿嘿笑了起来,搂着李晓欣的肩膀,笑着说:“我可是看见人家周奔一听见还和你坐同桌,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哈哈哈……”

  “朱思琪!你说什么呢你?!”李晓欣抬起手气急败坏地作势要打这个没轻没重的丫头。

  “Stop!”朱思琪拽住李晓欣的咸猪手,大声说:“我妈来接我了,拜拜!”

  看着朱思琪跑向她妈妈开来接她的车子,李晓欣大声抗议:“朱思琪,你个畜生!”

  朱思琪坐上车,摇下车窗,对李晓欣抛出一个飞吻,接着,车子扬长而去。

  (六)

  三月的阳光真的很温暖,也同样温暖着朱思琪的心。

  中午,是难得的午休时间,朱思琪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享受着从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

  “喂,你过线了。”一个声音从旁边响起,朱思琪抬起头,看向新同桌王世杰。

  “你这么坐着,叫我怎么写作业啊,过去点。”

  “哦。”朱思琪点点头,向左边挪了一点。

  刚才的一点点不愉快,并没有让朱思琪不开心。她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坐在自己右边专心写作业的王世杰,笔杆微动着,潦草的字迹留在本子上,一点点的阳光投射在他的脸上,不知不觉中,朱思琪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喂,猪死琪,你在看什么呢?犯花痴啊?”王世杰拿笔在她眼前晃了晃。

  朱思琪回过神来,尴尬地瞟了一眼王世杰,赶紧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做自己的事情。

  王世杰朝她伸出手:“喂,花痴女。借你作业本用一下。”

  她从课桌里拿出作业本,问道:“干什么?”

  “看一下嘛。”王世杰继续伸着手,眼睛诚恳地看向朱思琪。

  “给你。”她犹豫了一下,把作业本递了过去。

  王世杰低下头,看了一眼朱思琪,问道:“你的脸怎么红的跟苹果一样啊?”

  “哪,哪有……”朱思琪赶紧用手捂住脸,用书挡住王世杰的视线,丢死人了!

  (七)

  “收作业了,收作业!”数学课代表走到朱思琪面前,她吧作业本从桌子里拿出来,叠在课代表手中已经堆积如山的作业本上。

  “啊!小心!”一声尖叫从不远处传来。

  “啊——”的一惨叫声,课代表、朱思琪还有刚才被别人推过来的鲍佳怡,三人狼狈地摔倒在了一大堆作业本里。

  课代表捡起掉落的眼镜,朱思琪气急败坏的爬起身来,拉起同样摔倒在地的鲍佳怡,气呼呼的问:“喂!鲍佳怡,你干是么呀!”

  “我……我……”鲍佳怡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里却怎么也都解释不清楚。

  一个身影走到朱思琪和鲍佳怡的身边,不满的说:“朱思琪,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刚才是我不小心挤到鲍佳怡的,所以她才会摔倒在你们身上的,你不要不明青红皂白就诬赖人啊!”这是王世杰的声音。

  朱思琪被他这么一说,心里难受得要死,自己做错什么了?他干嘛要这么责骂她,鲍佳怡都还没说什么,他凭什么插嘴,装什么英雄好汉,不就是英雄救美吗,她朱思琪不稀罕!

  眼眶中渐渐染上了湿意,朱思琪扭头走出了教室。独自走到了花坛边坐下。

  “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嘛呢?”一个声音缓缓响起,说话人的身影从远处走来,替她挡住了有点强烈的太阳光。

  “晓欣,你怎么才来啊。”朱思琪没有抬头,语气低落。

  “咳咳……话说我声音有这么娘吗?”

  朱思琪一听,抬起头来眯着眼看着这个此时此刻略显高大的身影,运动服服的袖子挽到了上面,胳膊下夹着一个篮球,额头上布满了密密的汗珠,一只手在朱思琪的眼前晃了晃。

  为什么每次在朱思琪不高兴的时候,都是陆宇恺出现在自己身旁?她站起身来笑了笑,夺过陆宇恺手中的篮球,拍了几下,跑到前面对着他说:“本姑娘现在心情不大好,命令你陪我去篮球场打球,听懂了吗?”

  陆宇恺无奈的说道:“喂,大姐,我刚刚打完球回来,你又让我去?“

  “你不去算了。“朱思琪回过身,一边运球一边小跑向篮球场。

  陆宇恺看着她背阴,不一会儿,嘴一撇,也跟了上去。

  “等等我啊……“

  “有本事你追上我啊!“

  “我就不信了!“

  “哈哈,抓不到抓不到……“

  ……

  (八)

  晚上,朱思琪坐在床上玩着手机。

  “叮——“

  刘涵在QQ空间里发了一条新的说说:

  班上人人呢,都想着换同桌,他们发挥自己十八般武艺,最后如愿以偿,也坐到了自己心中想的那个人。可慢慢时间久了,却发现,他她不是自己心中的完美同桌,也开始慢慢怀念起原先同桌的好了……

  朱思琪会意一笑,在下边点了一个赞,评论说:

  我为什么要换同桌呢,当初和陆宇凯做同桌做的好好的,后来都怪我,呜呜呜

  评论完,就下了线。

  她想,改天再去和老班讲一下,还是把陆宇恺换回来吧。

    六年级:刘涵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只要和他坐同桌_3000字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